这篇文章刚刚完成,还需要进一步校对和完善。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需要校对的词条列表编辑者签名:熬夜编程的蛋花汤。
古英语版年表求救!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1]The Earliest Annals of Beleriand),是《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中的第七章节。[2]

章节详情

本章共由三篇J.R.R.托尔金的手稿和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相应的两篇评述组成,包括:两版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1]和附录里的古英语版《贝烈瑞安德编年史》[1]。其中,只有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版本Ⅰ[1]是一份完成稿。在前言中,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大为赞扬了父亲这份手稿书写清晰且流畅。然而,后两篇文稿则略显仓促和潦草,且均在创作过程中戛然而止,并再未续写。

第一篇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版本Ⅰ

第一篇被称作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版本Ⅰ[1]。正文开始于:魔苟斯窃得精灵宝钻,回到安格班要塞;费艾诺一系偕同他们第三家族的朋友前往北方追击魔苟斯,焚烧了泰勒瑞族的船只;星下之战,费艾诺死于勾斯魔格之手,迈兹洛斯被俘,剩余人马在米斯林湖畔安营扎寨。结束于:西方诸神对魔苟斯发动的愤怒之战,埃雅仁迪尔击败恶龙安卡拉刚桑戈洛锥姆倒塌,贝烈瑞安德大陆分崩离析,精灵启程返回维林诺;迈兹洛斯与玛格洛尔在从曼威之子Fionwë处偷窃精灵宝钻时死亡,第一纪元就此落下帷幕。这份年表全长250年,大体上同最后出版的故事有着极为相似的历史进程,但在细节上则大相径庭。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猜测,这份年表大约是在创作本书第三章《诺多史》时,为了巩固历史架构的内在联系并统一年份而创作的,但它在《诺多史》的基础上又有了些许展开。他也在文后附上了对此篇文稿详细的评述。

第二篇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版本Ⅱ

第二篇被称作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版本Ⅱ[1]。这份手稿与版本Ⅰ在第51年条目前都大同小异,但在第51年及之后则近乎是一份新作。J.R.R.托尔金扩写了“荣耀之战”达戈·阿格拉瑞布刚多林的建立以及安格班合围时期诺多众王子在贝烈瑞安德大地上的领地划分,有许多描述甚至保留在了最后出版的《精灵宝钻》中。同时,他也更加详细地叙述了安格班合围时期诸多美好、繁荣的景象和伊露维塔儿女们的英勇事迹:海港城镇的建立、人类的到来、矮人的商路以及芬巩击退格劳龙的故事,以致安格班合围足足比前一版延长了100年。可惜,这份手稿在第220年——费艾诺众子与邪恶人类结盟而后患无穷处——戛然而止,且再未续写。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后文附上了对此篇文稿详细的评述。

第三篇 古英语版《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第三篇,也是此章节的附录,被称作古英语版《贝烈瑞安德编年史》[1]。这份手稿未收录于《艾尔夫威奈之书》[1]之中,是艾尔夫威奈在托尔埃瑞西亚岛上,用他的母语——古英语创作的唯一一份片段稿。同时,它也是已知《贝烈瑞安德编年史》[1]的最后一个版本。在内容上,这份年表与前两篇保持着高度一致,且有着两份年表共同的特征。据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猜测,其父J.R.R.托尔金大约是在创作第一份年表后、修改第二份年表的时间前创作了这份古英语版。只可惜,这份手稿也是一份未完之作。

年表

以下是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的大事年表的详述。它虽与后期的时间线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整个故事已有了许多相似的故事情节。

版本Ⅰ

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版本Ⅰ

魔苟斯带着精灵宝钻——费艾诺的魔法宝石——从维林诺逃离,回到了北方之地,并且在黑山桑戈洛锥姆下重建了他的安格班要塞。他创造了炎魔奥克。精灵宝钻被镶嵌到魔苟斯的铁王冠上。

第一家族的诺姆,即“被褫夺者”,在费艾诺和他七个儿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北方。同行的还有他们的朋友:芬罗德之子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埃格诺尔[3]。他们焚烧了泰勒瑞族的船只。

贝烈瑞安德的第一场大战星下之战[4]。在这场战争中,费艾诺击败了奥克,但被炎魔的首领勾斯魔格重伤致死。他的长子迈德洛斯中了敌人的埋伏,后被悬囚于桑戈洛锥姆上。剩余的费艾诺众子黯影山脉为屏障,在米斯林湖的西北方扎下营地[5]

年份 事件
1 维林诺双圣树死亡后,诸神用它们创造的日月出现了。因此尘世之地开始用日月来计时。芬国昐带领着诺姆第二家族,跨越了坚冰海峡来到尘世之地。与他一同到来的有芬罗德之子费拉贡德[6],一部分第三家族的子民和诺姆族中最年轻的一些成员。太阳升起时,诺姆的军队自北境而来,他们的旗帜迎风招展;队伍来到了米斯林地区,但他们同费艾诺众子的矛盾[7]依然存在。光明的到来,使得魔苟斯不得不撤退至他最深的地下城堡,但他秘密地炼铁铸器,并排出了大量的浓烟黑云。
2 芬国昐之子芬巩救回了迈德洛斯,从而消除了诺姆族之间的嫌隙。
1-100 诺姆族勘测探索了贝烈瑞安德大地,并在此定居下来。他们走遍了西瑞安河所有的溪谷[8],从大海蓝色山脉[9],除了大陆中部辛葛美丽安的领地——多瑞亚斯
20 重聚的宴会和比试【日后的“重聚的盛宴”米瑞斯·阿黛沙德】在西瑞安河三角洲边的“垂柳之地”南塔斯仁[Nan Tathrin]举办。参与者有从维林诺返回的精灵、黑暗精灵、西岸双港(布砾松巴尔埃格拉瑞斯特[Eldorest])[10]的精灵、分散在西部的木精灵辛葛派来的使者。自此之后,他们享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时光[11]
50 魔苟斯的爪牙们可能再次有了动静。北方地动山摇,奥克开始突袭。芬国昐之子图尔巩芬罗德之子费拉贡德有着深厚的友谊,但芬罗德的其他三个孩子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埃格诺尔费艾诺众子交好,尤其是凯勒巩库茹芬



图尔巩费拉贡德被梦境和不祥的预感所困扰。费拉贡德找到了纳洛格河的洞穴,并在那里建造了他的军防设施[12]图尔巩凭一己之力,找到了刚多林的隐匿山谷。然而,图尔巩内心依然感到不安。他带领着自己的族人离开了米斯林的迷雾之地——希斯路姆,而他的哥哥芬巩留在了那里。
51 诺姆再次击退了奥克安格班合围就此建立,北方再度平静下来。芬国昐统治了西北地区和希斯路姆全境,包括纳洛格河以西的黑暗精灵。他在黯影山脉埃瑞德罗明[13]的山坡上集结力量,从此长年监视着北方。他的军队横穿了阿德嘉兰[Bladorion]的辽阔平原,直抵魔苟斯山脉的城墙前。费拉贡德掌控了除多瑞亚斯以外的西瑞安河谷,且在纳洛格河以南拥有一席之地[14],但他的军队也在北方埃瑞德罗明和“松树之地”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之间的西瑞安隘口驻扎。他在西瑞安河中央的岩岛托尔西瑞安上,建立了一座要塞。费拉贡德的弟弟们住在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的中央,自那以后一直清扫着阿德嘉兰[Bladorion]上残存的邪恶势力。他们的领地在东边与费艾诺众子的相接壤。费艾诺众子的军队驻守在希姆凛[Himling]【“希姆凌”,这个单词后来是希姆凛沉了之后,那座小岛的名字】上,但他们常常在东贝烈瑞安德漫游、在林间狩猎,甚至东抵蓝色山脉。彼时,许多精灵领主们常常外出狩猎,但图尔巩与他的族人音讯全无,也无人知晓他们在何处。
70 贝奥在东方出生。
88、90 哈烈丝、金发的哈多在东方出生。
100 费拉贡德在东方狩猎,恰巧遇见了人类贝奥和跟他一同漂泊到贝烈瑞安德的族人们。贝奥成了费拉贡德的臣属,同他一起去了西方。贝奥的儿子布瑞国拉斯出生。
102 贝奥之子巴拉希尔出生。
113 哈烈丝之子Hundor出生。
117 哈多之子贡多出生。
119 哈多之子加尔多[Gumlin]出生[15]
120 哈烈丝来到了贝烈瑞安德。金发的哈多和他人数众多的同行者也进入了贝烈瑞安德哈烈丝留在了西瑞安河的溪谷,但哈多成了芬国昐的臣属并在希斯路姆的封地上壮大了自己的军队。
122 人类的力量随后加入到诺姆之中,而魔苟斯的要塞依旧大门紧闭。诺姆自信安格班合围是不可破的,但魔苟斯仔细制定了新策略,并将恶龙纳入其中。三大人类家族繁荣兴旺、子孙满堂,他们为臣属精灵领主们十分高兴,也从诺姆那儿学到了很多技艺。贝奥家族的人类有着黑色或棕色的头发,但他们脸很白,有着灰色的眼睛。他们身材匀称,有着强大的毅力和勇气,甚至要比当时的精灵还强一些。哈多家族的人类有黄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身材高挑、强有力量。哈烈丝家族的人同另两个家族的人类很相像,但要比他们矮一些,身板更阔一些。
124、128 贝奥之孙、布瑞国拉斯之子,巴拉贡德贝烈贡德出生。
132 巴拉希尔之子、后世被称为埃尔哈米安[Ermabwed][16]或独手[17]贝伦出生。
141 加尔多[Gumlin]之子,“坚定者”胡林出生。哈烈丝之孙、Hundor之子韩迪尔出生。
144 胡林的兄弟胡奥出生。
145 巴拉贡德的女儿,“精灵光辉”墨玟出生。
150 贝烈贡德的女儿、图奥的母亲莉安出生[18]。人类之父贝奥贝烈瑞安德寿终正寝。精灵初次见到因衰老而亡的现象,人类之间也因被给予的时间短暂而弥漫悲伤。布瑞国拉斯统领了贝奥家族
155 魔苟斯派出了他的军队,试图冲破合围进入贝烈瑞安德。战争在仲冬时节的一天夜里爆发,芬罗德的儿子们最先受到了猛烈的攻击。这场战争被称为骤火之战[19]。火海从桑戈洛锥姆上倾泻而下,恶龙之父金色的格罗蒙德出现了[20]阿德嘉兰[Bladorion]的平原褪去了绿色,成了一片广阔而荒芜的沙漠。此后它被称作多尔-那-法乌格砾斯,意为“呛人烟尘笼罩之地”。



在这场战役中,布瑞国拉斯被杀,贝奥家族的战士们伤亡惨重。芬罗德之子安格罗德埃格诺尔陨落。巴拉希尔和他选定的同伴救了费拉贡德欧洛德瑞斯一命,费拉贡德因这份友谊对巴拉希尔的亲族和子嗣发下重誓。巴拉希尔统治了贝奥家族剩余的子民。



芬国昐芬巩联合了军队救援了他们的亲族,但他们损失惨重而不得不折返退守。年事已高的哈多在保护他的领主芬国昐时牺牲,他的儿子贡多也随他一同战死。加尔多[Gumlin]成为了哈多家族的首领。

费艾诺众子没有被杀,但凯勒巩库茹芬被敌军击退,与芬罗德之子欧洛德瑞斯一同败退了战场。惯用左手的迈德洛斯确实无比勇猛,因而魔苟斯暂时没有攻下希姆凛,但他突破了辛姆凛东边的通道,大举进攻了东贝烈瑞安德,分散了追随费艾诺家族诺姆们。

图尔巩没有被卷入这场战争,哈烈丝和他的族人们也几乎没有被战火波及。传说,胡林哈烈丝收养。当哈烈丝和胡林在西瑞安河谷打猎时,遇上了图尔巩的族人,并被带去了刚多林的隐匿山谷——一个外界除了鹰王梭隆多[Thorndor]无人知晓的地方。因图尔巩通过梦境收到了来自众水之王神明[God]乌欧牟的消息。乌欧牟沿着西瑞安溯流而上提醒图尔巩,人类的帮助对他而言是非常必要的。但哈烈丝和胡林发誓为图尔巩保守秘密,绝不会透露刚多林的消息。但哈烈丝从图尔巩的忠告里意识到了写什么,随后将之告诉了胡林。图尔巩十分喜爱胡林这个男孩,想将他留在刚多林。可惜,外界战争惨烈的讯息传来,他们不得不离开。图尔巩秘密派出使者前往西瑞安河口,在那里建造船只。很多信使开始乘船前往维林诺,但他们再无人返航[21]

芬国昐眼睁睁看着诺姆领地一片废墟,王室三大家族尽数惨败。他既愤怒又绝望,独自一人骑马直抵安格班大门前同魔苟斯决斗。可最终,芬国昐被杀,但梭隆多[Thorndor]带回了他的尸体和战场的消息。鹰王将他葬在刚多林北山上的一座石冢里,使这座山谷不受敌人侵犯。芬巩统治了诺姆王室三大家族。
157 魔苟斯占领了托尔西瑞安,突破防御进入了西贝烈瑞安德。他派遣了巫师夙巫驻守托尔西瑞安,使得那儿成了一片邪恶之地[22]费拉贡德欧洛德瑞斯凯勒巩库茹芬一起,撤退至纳国斯隆德。他们依照辛葛多瑞亚斯千石窟[23],在那儿建起了一座恢宏的隐匿王宫。

巴拉希尔没有撤退,依然坚守在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的阵地上。魔苟斯击败了他们,并将之变成了一片恐怖之地。因此,后来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被称作陶尔-那-浮阴,意为“暗夜笼罩的森林”,或被称作Math-Fuin-delos[24],意为“致命的暗夜阴影”。只有巴拉希尔、他的儿子贝伦、他的侄子巴拉贡德贝烈贡德和一些人类活了下来[25]。巴拉贡德和贝烈贡德把他们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墨玟莉安,送去了[26]加尔多[Gumlin]的领地。
158 哈烈丝和他的族人住在位于多瑞亚斯西部边缘的西瑞安河旁的森林中,并时常游击沿途的奥克[27]
160 巴拉希尔戈利姆所背叛,奥克杀了他所有的同伴,独自在外狩猎的贝伦逃过一劫。贝伦追击奥克,杀了害死他父亲的凶手,夺回了费拉贡德给予巴拉希尔的戒指。贝伦成了一个独自流浪的亡命之徒。
162 魔苟斯的攻击又恢复了。奥克包围了被神祇美丽安的魔法所保护的多瑞亚斯,他们西下西瑞安河,东抵希姆凛[Himling]。贝伦被逼至南方,差点没能进入多瑞亚斯[28]埃瑞德罗明[29]以西的西瑞安泉[30]边,在守卫芬巩的要塞时,加尔多[Gumlin]被杀。他的儿子胡林如今已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族人召他去希斯路姆,胡林匆匆赶往那儿。他统领了哈多家族,并继续侍奉芬巩。
163 黑肤人类首次进入了东贝烈瑞安德。他们个子矮、体型宽阔,双臂长且有力量。他们的脸上有更多的毛发和胡须,瞳色更深,但他们大部分人都不太友善。他们的房屋有很多,而且同居住在山中的诺格洛德贝烈格斯特的矮人居所[31]很相像,与精灵的居所就相去甚远了。在那些岁月里,矮人同精灵初次相识,但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友谊。无人知道矮人源自何方,只知道他们既不是精灵,也不是人类,更不是魔苟斯的从属[32]。但迈德洛斯意识到诺姆精灵的力量衰减,魔苟斯军队的力量依然在增强。因而他同新来的人类——波尔家族乌方[Ulfand]家族结盟[33]乌方[Ulfand]的儿子们有:日后被称为“该受咒诅者”的乌多乌法斯特乌瓦斯[Ulwar]。他们最受费艾诺之子克兰希尔的青睐,而他们也对克兰希尔宣誓效忠。
163-164 贝伦露西恩惊天动地的举动[34]纳国斯隆德的王费拉贡德死在了托尔西瑞安[35]妖狼之主索伦[[[索隆|夙巫]]]的地牢里。欧洛德瑞斯统治了纳国斯隆德,他与凯勒巩库茹芬的决裂。随后,两人被逐出了城[36]。露西恩和胡安打倒了索伦[[[索隆|夙巫]]]。贝伦和露西恩前往安格班并取回了一颗精灵宝钻。安格班的巨狼卡哈洛斯吞下了精灵宝钻,疯狂地冲入多瑞亚斯。贝伦和猎犬胡安被卡哈洛斯所杀,但胡安牺牲前奋力杀死了卡哈洛斯,精灵宝钻被重新取回。

贝伦被露西恩从死亡之地唤回,他们一同前往“七河之地”欧西瑞安德,居住[37]在一个不为人类和精灵所知的地方【日后的多尔费恩–伊–圭纳,“死而复生者之地”】[38]
164 胡林迎娶墨玟
165 胡林之子图林出生在一个有着悲伤预兆的严冬[39]
165-170 迈德洛斯联盟迈德洛斯贝伦露西恩的事迹所激励,准备再度集结力量击退魔苟斯势力。但因为凯勒巩库茹芬之前的举动,使得他没有得到辛葛的任何帮助,来自纳国斯隆德的援助也寥寥无几。纳国斯隆德的诺姆精灵更倾向于暗中打击、秘密行动。迈德洛斯集结武装了所有费艾诺家族的诺姆军队,人数众多的黑暗精灵,和东贝烈瑞安德的人类。他得到了来自矮人铁匠的帮助,甚至召集了山那边、居住在东贝烈瑞安德以外的人类。

消息传到了隐匿国王图尔巩那里,他秘密地为战争做准备。他的子民没有参与第二场战役,如今也不该再约束他们(不去参战)了。
167 贝伦露西恩的孩子,俊美的迪奥出生在欧西瑞安德[28]
168 最后一位人类之父哈烈丝去世了。Hundor统领了他的族人。奥克渐渐被逐出贝烈瑞安德
171 图尔巩之女阿瑞蒂尔[Isfin]在刚多林城外迷了路,被一个黑暗精灵埃尔欧娶为妻子。
172 哀悼之年迈德洛斯计划从西到东联合打击安格班势力。迈德洛斯的主力部队在多尔-那-法乌格砾斯【原阿德嘉兰】东部给出信号后,芬巩第一时间响应号召。在战争前夕,哈多之子胡奥[40]迎娶了贝烈贡德的女儿莉安后,同他的哥哥胡林一同加入芬巩的军队出征。

泪雨之战[41]——诺姆和魔苟斯的第三次大战,在多尔-那-法乌格砾斯平原、陶尔-那-浮阴【原多松尼安】与埃瑞德罗明[Ered Lómin][42]之间、西瑞安源泉进入贝烈瑞安德的通道前开始了。此地日后因一座巨大的阵亡者之丘被历史铭记,由那些被杀的精灵和人类的尸体堆起而成。在多尔-那-法乌格砾斯的呛人烟尘笼罩之地,唯独此处有青草长出。精灵和人类已经一败涂地,再无法挽回[43]

迈德洛斯在途中被魔苟斯买通的间谍——“该受咒诅者”乌多的诡计所阻碍。芬巩没有等待信号便发起了进攻,击退了魔苟斯的佯攻,乘胜追击至安格班。来自纳国斯隆德的队伍冲进了安格班的大门,但这些士兵和他们的将领古伊林[Fuilin]之子格温多[Flinding][44]被一网打尽。此时,魔苟斯派出了他不计其数的军队,击退了诺姆,令他们伤亡惨重。从沙地撤退的途中,哈烈丝之子Hundor和林中居民被杀。奥克混入林中居民之间,冲入了希斯路姆。林中居民撤退至托尔西瑞安

图尔巩和来自刚多林的军队吹响了他们的号角,从陶尔-那-浮阴之中涌出。局势扭转,诺姆军队开始前进。胡林与图尔巩相见,两人十分高兴。

东方传来了迈德洛斯的号角声,诺姆大军重新振作起来。日后,精灵们总说,若不是乌多的背叛,胜利可能就是他们的了。可那时,魔苟斯放出了安格班的全部势力,犹如地狱恶魔倾巢出动。他重新派出了10万只奥克和1千只炎魔。在大军的最前方是恶龙格罗蒙德,精灵和人类在它面前化为灰烬。因此,芬巩迈德洛斯的大军未能会合。此时,乌多倒戈并袭击了费艾诺众子军队的右翼。

克兰希尔杀了乌多,但乌法斯特乌瓦斯[Ulwar]杀了波尔、波尔的三个儿子和许多忠诚的人类。迈德洛斯四散溃退,消失在了远方的东贝烈瑞安德群山之间。

在西边的战地上,芬巩陨落了。据说,当芬巩炎魔击倒时,火焰从他的头盔中腾空而起。胡林哈多家族的人类和他的弟弟胡奥坚守阵地,因而奥克未能进入贝烈瑞安德。在日后的精灵之间,胡林的坚守成了人类事迹中最著名的一则。当图尔巩和芬巩的残余军队撤退时,胡林为他断后。他们消失在了群山谷地之间,再未被精灵或魔苟斯的间谍发现,直至图奥到来的那天。因而魔苟斯并未取得完全的胜利,他为此十分生气。

胡奥被一只毒箭射死后,胡林依旧坚持战斗,最后只剩下他一人。他丢掉了盾牌,用一柄斧头作战,杀了一百个奥克

魔苟斯的命令,胡林被生擒带去了安格班。魔苟斯在那里诅咒了他和他的亲族。因为胡林不愿透露图尔巩去了哪里,魔苟斯将他锁在桑戈洛锥姆上,并给他施了魔咒,令他眼睁睁地看着厄运降临在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身上。那时,他的儿子图林快三岁了[45],他的妻子墨玟再次怀上了一个孩子。

奥克将死者的尸骸堆积起来,进入贝烈瑞安德大肆掠夺。因战后没有消息传入希斯路姆莉安动身去寻找图奥。她在荒野里生下了她与胡奥的孩子图奥。男孩被黑暗精灵收养,但莉安去了阵亡者之丘[46],并死在了那里[47]
173 魔苟斯占领了贝烈瑞安徳全境,派出了奥克和妖狼的游击队遍布大地,但多瑞亚斯依然屹立不倒。纳国斯隆德的消息他也听闻甚少,刚多林更是无迹可寻。除此三地之外,只剩流落在外的零星精灵和人类,其中有哈烈丝之孙、Hundor之子韩迪尔带领着哈烈丝一族剩下的人民[48]

魔苟斯没有遵守与乌方儿子们[49]之间的诺言,邪恶人类没有得到任何奖赏就被赶去了希斯路姆。他们粗暴对待并奴役了哈多家族剩下的老人、妇女和小孩。魔苟斯奴役了大部分希斯路姆残存的精灵一族,把他们押去了安格班的矿坑。该地的其他精灵则被禁止离开希斯路姆,若是被奥克黯影山脉[50]的东边和南边发现了,则难逃一死。胡林墨玟之女,“哀悼的”涅诺尔于次年年初,在希斯路姆出生。

图奥跟着米斯林湖沿岸[51]逃亡的精灵,在荒郊野岭里长大了。与此同时,墨玟考虑到她是贝伦的亲族,因而送图林前往多瑞亚斯,祈求辛葛收养帮助他。七岁的男孩同两位向导一起踏上了艰难的旅程[52]
181 魔苟斯的势力扩大,多瑞亚斯被阻隔,外界的消息无法传入其中。还未完全长成的图林多瑞亚斯边缘,同贝烈格一起作战。
184 图林杀了王室的亲族西罗斯[Orgof],从辛葛的法庭上逃离。
184-187 图林成了林间的法外之徒。他召集了一帮亡命之徒,在多瑞亚斯边缘和更外沿的地区掠夺路人。
187 图林的同伴抓住了贝烈格。但图林放了他,他俩重建了友谊,大胆冲入多瑞亚斯以外的地区,开始了针对奥克的战斗[53]
189 Ban的儿子Blodrin【诺姆】背叛了图林,出卖了他们的藏身之处,图林被生擒。贝烈格治好自己的伤后,追了上去。他在途中遇见了从矿坑出逃的古伊林[Fuilin]之子格温多[Flinding][54]。他俩齐心协力,从奥克手中救出了图林。图林不幸误杀了贝烈格。
190 伊芙林泉治好图林的疯狂[55]。最后,他被格温多[Flinding]带去了纳国斯隆德。在从前爱着格温多[Flinding]的芬杜伊拉丝的恳求下,两人被准许进入纳国斯隆德。
190-195 图林寄住在纳国斯隆德。他重铸了贝烈格的剑,并舍弃了他从前的名字,日后他以“黑剑”墨米吉尔[Mormakil][56]闻名遐迩。他称呼他的剑为“死亡之杖”古尔桑[Gurtholfin]。芬杜伊拉丝忘了她对格温多[Flinding]的爱,转而爱上了图林。图林不愿失信于格温多[Flinding],而没有表达出他对芬杜伊拉丝的爱。格温多[Flinding]为此感到痛苦而愤恨。

图林成了一员大将。他带领着纳国斯隆德诺姆走向胜利,但同时王国古老的隐蔽术被破坏。魔苟斯得知了这处要塞不断增强的力量[57],但奥克统统被赶出了纳洛格河西瑞安河之间的地区。东至多瑞亚斯、西抵的沿海、北至埃瑞德罗明[58]再无奥克的踪迹。纳洛格河上建起了一座桥。诺姆与韩迪尔治下的哈烈丝族人结盟。
192 迈格林来到了刚多林,作为图尔巩妹妹的孩子被接受了。
194 如今,世道好了起来。墨玟涅诺尔离开了希斯路姆,前往多瑞亚斯打听图林的消息。他们听闻了很多关于墨米吉尔[Mormakil][59]英勇事迹,但图林的消息却无人知晓。
195 格罗蒙德和一众奥克翻越了埃瑞德罗明,击败了在纳洛格河泰格林河之间的诺姆。韩迪尔被杀。格温多[Flinding]拒绝图林的救助而死。图林急忙赶回纳国斯隆德,但王国在他到来前就惨遭掠劫。他被格罗蒙德的咒语镇住。芬杜伊拉丝和纳国斯隆德的其他女人被当做奴隶带走,但图林被格罗蒙德欺骗,而动身前往希斯路姆寻找墨玟

消息传到了多瑞亚斯纳国斯隆德被敌人占领,并且墨米吉尔[Mormakil]即是图林。

图奥乌欧牟的引导下,通过一条秘密小道逃离了希斯路姆。他沿着海岸行走,途径了布砾松巴尔埃格拉瑞斯特[Eldorest][60]的海港废墟,抵达了西瑞安河口[61]
195-196 图林去了希斯路姆,发现母亲已经离开。他杀了布洛达后逃离了故乡。图林加入了林中居民。因韩迪尔之子布兰迪尔从小跛足,所以图林成为了他们的领袖。图林称自己为“命运主宰”图伦拔[Turumarth][62]
196 图奥西瑞安河口遇见了沃隆威[Bronweg]。乌欧牟亲自在“垂柳之地”南塔斯仁[Nan Tathrin]现身【“重聚的盛宴”米瑞斯·阿黛沙德举办地】,在乌欧牟的引导下,图奥和沃隆威[Bronweg]找到了刚多林。他们在被问讯后准许进入,图奥作为使者转达了乌欧牟的话。如今,图尔巩已不留心这些了,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迈格林怂恿。但图奥因家族的缘故,赢得了很大的尊重。

墨玟前往纳国斯隆德格罗蒙德回到了王国里,躺在费拉贡德的财宝上。墨玟四处寻找图林的消息。涅诺尔]伪装成辛葛派给墨玟的护卫,违反了她不得骑行的禁令。

格罗蒙德给队伍下了咒语,令他们失散了。墨玟消失在了树林里,涅诺尔的意识中一片漆黑。

图林发现涅诺尔被奥克围猎。涅诺尔既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图伦拔是谁。因而,图林为她起了新名字,“泪水姑娘”妮涅尔。
197-198 涅诺尔·妮涅尔居住在林中居民间,同时被图林·图伦拔和“跛足”布兰迪尔所爱。
198 图林迎娶涅诺尔
199 格罗蒙德发现了图林的住处。图林用他的剑古尔桑[Gurtholfin]杀了格罗蒙德,但自己也昏倒在格罗蒙德一旁。涅诺尔找到了他,但格罗蒙德在临死前解开了她中的诅咒,并告诉她,她是图林的血亲。涅诺尔在该地的一处瀑布跳崖自杀[63]布兰迪尔告诉了图林真相,但被图林所杀。图林让古尔桑[Gurtholfin]杀了自己,于是他死了。魔苟斯所做的罪大恶极之事中最可恶的一件,就这样结束了。但还没有完全结束,因为魔苟斯把胡林放了。胡林离开了安格班,因年岁增长而成了驼背。他前去寻找墨玟

图奥迎娶刚多林图尔巩之女伊缀尔·凯勒布琳朵,并被迈格林暗中嫉恨。
200 两支民族间的希望之星,图奥伊缀尔的孩子,“明辉”埃雅仁德尔出生了。与此同时,迪奥之女“白羽”埃尔汶出生在欧西瑞安德,她是除了露西恩之外世间最美的女子。

胡林聚集起了一众人类。他们发现了纳国斯隆德的宝藏,并杀了将财宝占为己有的矮人密姆。宝藏被密姆诅咒。胡林将这些财宝带给辛葛,但自己却甩下狠话离开了多瑞亚斯。他和墨玟的命运,日后再没有他俩确切的消息。
201 辛葛雇佣了矮人工匠,为他重新锻造来自纳洛格河的金银财宝。矮人们将它们打造成为日后著名的“矮人项链”瑙格拉弗灵[64]精灵宝钻镶嵌在项链之上。精灵与矮人之间的敌意被唤起[65],矮人被辛葛赶走了。
202 矮人入侵了多瑞亚斯。很多精灵对被诅咒的宝藏起了贪欲,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因而有许多变节者帮助了矮人。辛葛被杀,千石窟被掠劫。但无人能战胜神祇美丽安,她离开了多瑞亚斯,去了欧西瑞安德

美丽安找来的贝伦[66]萨恩阿斯拉德[Sarn-Athra][67]打败了矮人,将缴获的金子全部倒入了阿斯卡河。日后,阿斯卡河便被称为“金色的河床”拉斯罗瑞安[68]。但贝伦留下了瑙格拉弗灵精灵宝钻露西恩戴上了项链,精灵宝钻在她胸前闪耀。贝伦与露西恩离开了无人只晓的土地【日后的多尔费恩–伊–圭纳,“死而复生者之地”】,他俩的忌辰也无人所知。一天夜里,一位信使将这条项链带给了多瑞亚斯迪奥,那个精灵说:“露西恩与贝伦死了,就如曼督斯所宣判的那样。”

辛葛的继承人,露西恩与贝伦之子迪奥,回到多瑞亚斯,不久后便重建了国度。但美丽安返回了维林诺,迪奥再无她的保护了。
203 项链传到了迪奥手里,他将它戴在胸口。
205 费艾诺众子在东方听闻了熙玛丽尔的消息,从流离失所的生活中再度集结起来,并召开了会议。他们请求迪奥放弃宝钻。
206 迪奥费艾诺众子多瑞亚斯东边境上开战,但他被杀。凯勒巩库茹芬克兰希尔也死在了战斗中。迪奥年幼的儿子,埃路瑞德[Elboron]和埃路林[Elbereth]被迈德洛斯手下的邪恶人类所杀。迈德洛斯为这罪恶行为哀叹不已,追悔莫及。少女埃尔汶被忠于她的精灵所救,并被带去了西瑞安河口。同时,她也带走了项链和宝钻。

迈格林在丘陵间被魔苟斯俘虏,并将刚多林的地理位置出卖给了他。
207 魔苟斯从北方派出了一支恶龙大军,它们越过山脉占领了刚多林山谷,王城被敌军包围。奥克洗劫了刚多林,杀了国王和他的大部分城民。涌泉领主埃克塞里安死前,拼尽全力杀了炎魔之王勾斯魔格

图奥杀了迈格林。图奥、伊缀尔埃雅仁德尔,从伊缀尔设计的秘密通道逃往“群鹰裂隙”奇立斯梭隆那斯[Cristhorn]。裂隙是一处位于刚多林北边芬国昐石冢旁的高山通道。格罗芬德尔在一次敌人的伏击中被杀,但梭隆多救了逃出刚多林的其他人,他们最终抵达了西瑞安河的溪谷。

对精灵的毁灭打击,如今以近乎完全实现,再也没有足够隐蔽或强大的区域和领土供他们藏身。
208 刚多林的流亡者抵达了西瑞安河口,加入了埃尔汶为数不多的多瑞亚斯流亡者中。精灵宝钻为此地带来福乐,他们人数逐渐增多,建造船只,把西瑞安河口建造成了一座港口,居住在河水中央的三角洲上。许多流亡者投奔了他们。
210 迈德洛斯听闻了西瑞安港口的繁荣,并且港口持有一颗精灵宝钻,但他违背了他的誓言【暂时没有袭击港口】。
224 乌欧牟的焦虑使图奥内心无法平静。图奥建造了“鹰之翼”埃雅拉米[Earámë],带着伊缀尔一同向西远航,两人再无音讯。埃雅仁德尔迎娶了埃尔汶,成了居于西瑞安人民的领袖。
225 迈德洛斯和他的兄弟们备受誓言的折磨。达姆罗德迪瑞尔决定,若是埃雅仁德尔不放弃精灵宝钻,他们就出兵夺回它。

埃雅仁德尔内心焦虑不安,他出海远航寻找图奥维林诺,可什么都没有找到。而他在旅程中,经历、目睹的许多传奇事件,日后流传甚广。埃雅仁德尔之子,半精灵埃尔隆德诞生。

西瑞安的人民拒绝在埃雅仁德尔不在港口时放弃精灵宝钻,而且他们认为西瑞安的福乐和繁荣是精灵宝钻带来的。
229 达姆罗德迪瑞尔毁灭了西瑞安港口,两人都在战斗中被杀。迈德洛斯玛格洛尔不情愿地给予了援助。西瑞安的人民被杀或被编入迈德洛斯的队伍。埃尔隆德被玛格洛尔收养。埃尔汶带着精灵宝钻跳海自杀,但乌欧牟救了她,并将她化为了一只鸟,飞到了埃雅仁德尔的身边。此时,埃雅仁德尔正在返航的途中。
230 埃雅仁德尔精灵宝钻绑在额前,与埃尔汶一起出航寻找维林诺。
233 埃雅仁德尔来到了维林诺,代表两支种族,为他们说情。
240 最后的诺姆玛格洛尔迈德洛斯埃尔隆德和极少数的自由精灵,藏身[69]于魔苟斯的阴影之下。那时,魔苟斯已统治了贝烈瑞安德全境和北方要塞,并向东方和南方继续扩张。
233-243 在曼威之子Fionwë的带领下,诸神的儿子们[70]开始备战。光明精灵加入大军,但泰勒瑞不愿离开维林诺,不过他们为大军造了成千上万艘船。
247 大军临近尘世之地【即中洲】时,Finowë在海上吹响了他的号角,声音响彻中洲西部的树林。在英格威之子英格威尔[Ingwil][71]登陆之地,埃格拉瑞斯特[Eldorest]战役[72]打响了。大决战在整片贝烈瑞安德大地上展开,Finowë召集了所有精灵矮人人类、野兽和百鸟加入他的军队,起初他们并不想同魔苟斯开战。但魔苟斯的力量和恐怖十分巨大,很多生灵都不愿遵从Finowë。
250 Finowë在古老的北境之地打响了最后一战。后世将这场战役称为大决战或可怖之战[Terrible Battle]【日后的愤怒之战】。魔苟斯亲临战场,双方的大军在西瑞安河两岸列阵。但魔苟斯的军队被击溃,炎魔被彻底消灭。Finowë的大军乘胜追击,魔苟斯迅速逃回了安格班

魔苟斯随即放出了全部的有翼恶龙,Finowë的军队不敌恶龙,退守多尔-那-法乌格砾斯【原阿德嘉兰】。那时,埃雅仁德尔自天边归来,击败了邪黑龙安卡拉刚。安卡拉刚从天空摔落,撞塌了桑戈洛锥姆[73]

诸神之子与魔苟斯在他的地下城堡中搏斗。地动山摇,贝烈瑞安德大陆分崩离析。魔苟斯最终被擒获。

Finowë同光明精灵、大部分诺姆精灵和一些其他种族的精灵,从尘世之地启程返回维林诺。但半精灵埃尔隆德留在那儿,统治了世界西部的土地【后来的努门诺尔或是林顿】。迈德洛斯玛格洛尔孤注一掷,在夺取Finowë从魔苟斯王冠上缴获的精灵宝钻时死亡[74][75]。世界的第一纪元就这样结束了,贝烈瑞安德大地不复存在。

版本Ⅱ

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译者:艾尔夫威奈

太阳升起前 魔苟斯带着精灵宝钻——费艾诺的魔法宝石——从维林诺逃离,回到了北方之地,并且在黑色山脉下重建了他的安格班要塞。该地有着他们的最高峰——桑戈洛锥姆。魔苟斯创造了炎魔奥克,他把精灵宝钻被镶嵌到自己的铁王冠上。

第一家族的诺姆,即“被褫夺者”,在费艾诺和他七个儿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北方。同行的还有他们的朋友:芬罗德之子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埃格诺尔。他们焚烧了泰勒瑞族的船只。很快,他们便与魔苟斯展开了第一场战役。这场战役日后被称为“达戈-努因-吉利亚斯[Dagor-os-Giliath]”,或“星下之战”。费艾诺击败了奥克,但被炎魔的首领勾斯魔格重伤,随后在米斯林死去。

他的长子迈德洛斯中了敌人的埋伏,后被悬囚于桑戈洛锥姆上。但剩余的费艾诺众子以“黯影山脉”埃瑞德威斯林为屏障,在米斯林湖畔扎下营地。

太阳纪年 事件
1 维林诺双圣树死亡后,诸神用它们创造的日月首次出现了。因此尘世之地才有了计算时间的标准。芬国昐(与他一同到来的有芬罗德之子费拉贡德)带领着诺姆第二家族,跨越了坚冰海峡来到尘世之地[76]月亮升起时,诺姆的军队自北境而来,第一缕破晓的曙光照耀着军队,他们的旗帜迎风招展。光明的到来,使得魔苟斯不得不撤退至他最深的地下城堡,但他秘密地炼铁铸器,并排出了大量的浓烟黑云。但芬国昐在安格班门前吹响他的号角,向魔苟斯发出挑战,之后他们南下来到米斯林费艾诺众子撤退到湖的南岸。因烧船之事,家族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米斯林湖静静地横在两队人马之间。
2 在鹰王梭隆多[Thorndor]的帮助下,芬国昐之子芬巩救回了迈德洛斯,从而消除了诺姆族之间的嫌隙。
1-50 诺姆族深入勘测探索了贝烈瑞安德大地。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并在不同的地方定居下来。他们的足迹从贝烈盖尔大海至“蓝色山脉”埃瑞德林顿,遍布西瑞安河所有的溪谷,除了大陆中部辛葛美丽安的领地——多瑞亚斯
20 “重聚的宴会和比试”(诺姆语为:米瑞斯·阿黛沙德)在西瑞安河三角洲边的“垂柳之地”南塔斯仁[Nan Tathrin]举办。参与者有从维林诺返回的、诺姆三大家族的精灵、黑暗精灵、西岸双港(布砾松巴尔埃格拉瑞斯特[Eglorest])[77]的精灵、分散在西部的木精灵辛葛派来的使者。但辛葛既不会对外开放他的王国,也不会解除它外围的防御魔法,因他坚信对魔苟斯的约束不会持续太久。不过,这确实是一段和平、发展、兴旺、繁荣,充满了欢笑的岁月。
50 焦虑且不安的梦境困扰了芬国昐之子图尔巩和他的朋友芬罗德之子费拉贡德。他们担心魔苟斯会如梦境里预示的那样突然从安格班派出大量军队,因而外出寻找隐蔽的藏身之所。费拉贡德找到了纳洛格河的洞穴,他照着辛葛明霓国斯居所的模样,开始在那里建造强大的军事要塞。他称呼这座要塞为“纳国斯隆德”。另一边,图尔巩独自旅行,在乌欧牟的恩赐下找到了刚多林的隐匿山谷,但他还没有把这一发现告诉任何人。
51 如今,魔苟斯的爪牙们可能突然又有了动静。北方地动山摇,烈火从山脉间喷薄而出,奥克突袭了贝烈瑞安德。但芬国昐迈德洛斯集结了他们的军队和许多黑暗精灵,他们消灭了除了安格班以外所有的奥克后,恰巧遇到了一支在阿德嘉兰[Bladorion]集结的军队。在这支军队撤回魔苟斯的城墙前,他们迅速地摧毁了敌军。这就是著名的“第二场战役”——“荣耀之战达戈·阿格拉瑞布。此后,他们建立了安格班合围,这场合围持续了两百多年[78]。芬国昐扬言魔苟斯绝对打不破包围圈,虽然他们既攻不下安格班,也夺不回精灵宝钻。但这期间,战争也不曾完全停止。因为魔苟斯秘密组建军队,时不时便会试试他新军队的实力和他敌人的警觉性[79]

图尔巩依旧被心事所困,他带走了三分之一追随芬国昐家族的诺姆子民,包括他们的物资和家室。他们向南而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无人知晓图尔巩去了何方。但事实上,他来到了刚多林,在此地建立了一座城市,在环绕四周的丘陵上筑起防御工事。

就这样,剩下的诺姆势力包围了安格班。在西边以居住在希斯路姆芬国昐芬巩为首,他们的主堡垒是位于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东部的“西瑞安泉”(艾塞尔西瑞安)。他们在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上布满防线,从此便监视着阿德嘉兰[Bladorion]平原。他们也时常在那平原上纵马驰骋,直抵魔苟斯大营的山脚下。绿草如茵,马匹迅速繁衍,数量大大增加。它们之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维林诺的优良品种。芬罗德众子掌控了从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至“松树之地”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东境的土地。他们同样在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的北坡上,守卫着阿德嘉兰[Bladorion]平原。南至埃格拉瑞斯特[80][Eglorest]、西抵Eglor的黑暗精灵都尊希斯路姆之王芬国昐为最高统治者;而费拉贡德是纳洛格之王,他的弟弟们是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的领主,也是他们长兄的臣属。从Eglor到西瑞安,除了西瑞安河以西、泰格林河[Taiglin]和乌姆波斯-穆伊林[Umboth-Muilin]之间的区域属于多瑞亚斯外,费拉贡德统治了纳洛格河以东和以西的大片区域,甚至南抵西瑞安河口。但无人居住在西瑞安河与明迪布河之间;在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西南部的刚多林住着图尔巩,但当时无人知晓此事。

费拉贡德王统治着遥远南方的纳国斯隆德,但他的军队和主力驻扎在北方的西瑞安河中央——一座名叫“托尔西瑞安”的岛屿上。他们守卫着一条位于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与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之间、能从北境之地进入贝烈瑞安德的隘口。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以南是一片无人管辖的开阔空地,它位于美丽安的围篱之地和芬罗德众子的领地间,同时他们也将主要军力压在北境的山林之中。芬罗德众子中,欧洛德瑞斯居住在最东边,离他的朋友们——费艾诺众子——最接近。费艾诺众子中,凯勒巩库茹芬掌控了阿洛斯河凯隆河之间的土地,甚至包括了位于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与希姆凌山之间的多瑞亚斯边境线到阿格隆隘口这片区域。他们驻守着这个隘口和隘口以北的平原。迈德洛斯在希姆凌山上部署着重兵。此后,从森林直至埃瑞德林顿之间、地势较缓的丘陵一带,便被称为迈德洛斯防线。他虽然在北方的平原上投入了大量的军备力量,但同时也统治着南边、凯隆河与盖理安河之间的区域。迈德洛斯领地的东边紧邻着玛格洛尔的领地,除了克兰希尔的势力在盖理安河与蓝色山脉间的开阔空地上徘徊,玛格洛尔管辖着兄长领地以东直至埃瑞德林顿的土地。防线背后的整片东贝烈瑞安德是一大片荒野。从西瑞安河口到(布璃尔梭尔汇入)盖理安河(的地方),除了散落各处的黑暗精灵外,此地鲜有住民。不过,这片区域也处在迈德洛斯的统治管理范围内,达姆罗德迪瑞尔也在那里,他们不常参与北方的战事。但再往南的欧西瑞安德地区,既不属于迈德洛斯,也不属于他的弟弟们。绿精灵居住在此地的盖理安河与阿斯卡河阿都兰特河之间,他们也住在欧西瑞安德的群山里。彼时,许多精灵领主们远道而来,在东贝烈瑞安德的原始森林里狩猎。
51-255 [81] 这段时期被后世誉为安格班合围。这是一段充满了欢乐与幸福的岁月,世界重新拥有了和平与光明,贝烈瑞安德变得超乎寻常地美丽。人类的队伍迅速壮大了起来。他们扩张领土,同东方的黑暗精灵间有了交流。他们从精灵那儿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听闻了西方有居住着大能者的蒙福之地的传言。于是,很多游荡者缓慢地向西前行。

这段时期,海港的居民在布砾松巴尔埃格拉瑞斯特[Eglorest]建立了美丽的城镇,在埃格拉瑞斯特[Eglorest]的西岬筑起了廷多贝尔<ref=非官译/>[Tindobel]来监视西方大海;一些人继续南下,定居在位于西瑞安河入海口巴拉尔湾巴拉尔岛上。在东方,诺姆精灵登上了埃瑞德林顿山,向远处眺望,但他们都没有翻越山脉,也没有进入山脉以东的土地;不过,他们在群山之间遇到了矮人。他们彼此之间还未产生敌意,然而也没什么好感。因为无人知晓矮人来自何方,只知道他们既不是精灵,也不是凡人,更不是魔苟斯的从属。在那些地区里,矮人居住在伟大矿坑和城市中。这些城市位于埃瑞德林顿东部,在贝烈瑞安德以南很远的地方,它们的首都是诺格洛德贝烈戈斯特
102 纳国斯隆德刚多林大约在一时期竣工。
104 大约在一时期,克兰希尔的族人首次遇到了上文提到的矮人。因为矮人有一条通往西部的老路,这条路的东端蜿蜒在埃瑞德林顿的山峦之间,在多米德山[Mount Dolm]向南的隘口处突然向西转弯。这条路沿着阿斯卡河一路向西,在萨恩渡口处跨越了盖理安河,在更遥远的西方跨越了阿洛斯河[82]
105 魔苟斯企图用一小支军队从埃瑞德罗明以西,南下突袭芬国昐。但他的阴谋失败了,这支军队也没能进入希斯路姆。其中,绝大部分的士兵被赶到了专吉斯特狭湾的大海里;因而这一战事便没有计入贝烈瑞安德的数次大战中,虽然他们歼灭了大量的奥克。

自此之后,贝烈瑞安德大地享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岁月。除了155年的一个夜晚,恶龙之祖格罗蒙德爬出安格班的大门。虽然那时,他尚且年幼。精灵们逃往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和陶尔-那-达尼安[1][Taur-na-Danion],只有芬巩和他手下的弓骑兵驱马上前。格罗蒙德抵不过他们的箭雨,仓皇逃回了安格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露面。
170 贝奥埃瑞德林顿东部出生。
188 哈烈丝埃瑞德林顿东部出生。
190 金发的哈多埃瑞德林顿东部出生。
200 费拉贡德遇见了贝奥布瑞国拉斯出生。
202 东部战线发生战事,贝奥费拉贡德也在那里。巴拉希尔出生。
220 因为魔苟斯的谎言,费艾诺众子对人类很不友好:因此费艾诺众子最终与最邪恶的人类立下条约,而后酿成悲剧,他们被这些人类所背叛[83]

古英语版

  • 暂无(求助!)

扩展阅读

引用和注释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非官方译名
  2.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V-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VII. The Earliest Annals of Beleriand
  3. 相比较维林诺编年史的第21条注释,句子还有他们的朋友:芬罗德(即日后的菲纳芬)之子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和埃格诺尔是早期添加的。
  4. 见于《维林诺编年史》的第一稿,后期在维林诺2996年中插入:达戈-努因-吉利亚斯[Dagor-os-Giliath]
  5. 见于《维林诺编年史》的第一稿,后期在维林诺2996年中插入:(埃瑞德威斯林)。——在边缘处用铅笔添加了注释,但随后被删去了:在诺姆进入米斯林地区的篇章中,相比较《维林诺编年史》第318页,他们用了10个太阳年或1个维林诺年的时间
  6. 这是一处早期的修改, 接在注释1后,可参考《维林诺编年史》的第23个注释:和他一同来的有芬罗德的儿子们
  7. 一处早期的修改:太阳升起时,他们【诺姆的军队】在米斯林地区集结,并展开了他们的旗帜;但是他们之间的矛盾……
  8. 后期加入:贝烈盖尔,这个名字出现在《维林诺编年史》古英语第二版第340页第47行。
  9. 后期加入:埃瑞德林顿。这个名字出现在《诺多史》的晚期版本第九章第3个注释和《维林诺编年史》(第14个注释)。
  10. Eldorest变为Eglarest再变为Eglorest(参考本章第56、57个注释)。在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西方部分(见第281页;见插入文段)中,它的名字是 Eldorest;在《维林诺编年史》(第18条注释)的一处插入中,它是Eglorest;在《精灵宝钻》中,它是Eglarest
  11. 在这份编年史的结局(很可能在创作过程中修改的)是最初的版本:一段和平与发展的岁月。在太阳只是松树和冷杉以前,那时的黑暗……
  12. 后期加入:在纳国斯隆德
  13. Erydlómin变为Eredwethion(两次;后期修改)。见第3个注释和第233-234页;第272页。
  14. 后期加入:在纳国斯隆德
  15. 这三份年表中所列出的,同样也出现在手稿中,这则注释添加在一个括号里。这括号里的内容可能暗示了,在念表中的部分是一处插入(起初,在年表中,加尔多[Gumlin]的出生年份是122年,但可能在创作的过程中就删去了。此外,一处早期的插入中提到,Hundor之子韩迪尔的出生时间是在141年。)
  16. Ermabwed变为ErmabuinErmabwed是在《胡林的子女之歌》和《诺多史》第10章中的名字。
  17. 后期加入:或“空手者”Mablosgen
  18. 124-150年间的大部分出生时间,都改动了1-2年。但由于改动的时间是写在原时间上面的,因而无法准确辨识出被覆盖住的原时间。莉安的出生时间,在152年下面写着另一条:贝烈贡德之女,“哀悼的”莉安出生了
  19. 后期加入:达戈·布拉戈拉赫[Dagor Hurbreged]
  20. 后期加入:完全长成的
  21. 这两个句子是另外加入的,虽然是很早期加入的:因此时局变了
  22. 后期加入:“妖狼之岛”托尔-因-皋惑斯[Tol-na-Gaurhoth]。
  23. 后期加入:明霓国斯。这个名字出现在《维林诺编年史》(第18个注释)的插入文,和《维林诺编年史》古英语第二版第343页第164行中。
  24. Math-Fuin-delos变为Gwath-Fuin-daidelos(晚期修改)。delosdaidelos,见第307页第三条脚注和第322页第27条注释。
  25. 后期加入:戈利姆、拉兹茹因[Radros]、达格尼尔[Dengar]和其他7人。后来,在达格尼尔[Dengar]名字的上方写着他最终版本的名字——达格尼尔[Dagnir]
  26. 这些句子被铅笔划去后,被替换成了:他们的妻子和孩子被魔苟斯俘虏或杀害,除了被送走的“埃列兹玟”“精灵光辉”墨玟(巴拉贡德之女)和莉安(贝烈贡德之女)
  27. 在这之后的原文写着:哈烈丝——人类之父中的最后一位,死在了林间。他的儿子Hundor统领了父亲的族人。在创作的过程中,这些被删去了。因为这句话出现在了后文中,而且不是作为插入语出现的(见本章正文168年)。
  28. 28.0 28.1 感谢LOFTER上工二一的译文
  29. Erydlómin变为Eredwethion(后期修改)。参考本章第11个注释。
  30. Sirion's Well变为Eithyl Sirion(后期修改)。艾塞尔(Eithyl中的y并不清楚)替换了早期的形式,可能是Eothlin
  31. 后期加入:瑙格拉或(例如:为瑙格拉或矮人)。瑙格拉似乎是从《诺多史》中的nauglir演变而来的。
  32. 这两句句子,从无人知道矮人源自何方……,用铅笔归在括号里。见第404-405页。
  33. UlfandUlband的早期修订版本,下一句话中同样。
  34. 后期加入:多瑞亚斯的辛葛之女缇努维尔。——举动geste一词见III.154。
  35. Tolsirion变为Tol-na-Gaurhoth(后期修改;参考第20个注释)。
  36. 后期加入:纳国斯隆德隐藏了起来
  37. 后期加入:在绿精灵中
  38. Elves变为Gnomes(依据第34个注释的后期改动)。
  39. 164和165年的这两个事件,是一处早期的替换。本来,这两个事件是发生在169和170年的:哈多之子胡林迎娶,贝奥孙女、巴拉贡德之女“精灵光辉”墨玟。同年,胡林之子图林诞生。原稿包含两处错误,这无疑是在快速写作中的笔误。因为胡林是哈多之孙、加尔多[Gumlin]之子,而巴拉贡德是贝奥之孙、布瑞国拉斯之子。
  40. 哈多之子胡奥:是一处错误;见第36个注释。
  41. 后期加入: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Nirnaith Irnoth,又修改为Nirnaith Dirnoth。在《胡林的子女之歌》中,泪雨之战有许许多多不同的精灵语名字,一个挨一个地换:最后从Nirnaith Únoth变为Nirnaith Ornoth(泪雨之战最终的精灵语名字是Nirnaeth Arnediad也出现在了诗歌中,不过是一处后期的修改,见《诺多史》第11章第16个注释。【《精灵宝钻》中泪雨之战的精灵语名字是Nirnaeth Arnoediad】)
  42. Erydlómin变为Eredwethion(两次;后期修改;参考第11和27个注释)。
  43. 感谢LOFTER上歌者大大的译文
  44. 起初是Flinding变为Findor,再由Flinding son of Fuilin变为Gwindor son of Guilin(后期修改)
  45. 图林快三岁了,这句话是基于图林早期的出生时间170年推算出的:见第36条注释。
  46. 后期加入:豪兹-恩-恩登禁Cûm-na-Dengin。在后期重写的《诺多史》第16章第3个注释中,出现了阿蒙登禁Amon Dengin的名字。
  47. 这段文字在写的同时被替换了,原文是:莉安前去寻找胡奥,最后死在了他身边。见第46条注释。
  48. 虽然对这篇文稿要早得多,但“173年”这个日期是后期加入的。魔苟斯没有遵守诺言……依然被保留在原先的位置,虽然没有被删去,但也没有保留在此处,而是写在了下一段的开头。
  49. 早期Ulfand<Ulband,如前文的第30条注释。
  50. 文中原有:胡奥之子图奥在哀悼之年出生,但在写作的同时就被删去,而在文段中添加了提到图奥是在172年年末出生的相关语句(第43条注释)。这句还提到了涅诺尔随后出生,也是一处早期的加入。
  51. 这句句子粗糙地标记着由184年变为184-187年之间
  52. 这一段,从图奥在荒郊野岭里长大了……标注着177年,但这个年份随即被删去。在第一版《编年史》中,图林出生于170年,但这一条随后被废弃并被替换为165年(见第36个注释)。而如今的文稿上写着177年,因此,图林在去往多瑞亚斯的时候,确实已经7岁了。但在173年删去的文段中,图林在希斯路姆生活的时间就变为165-173年了。这可能意味着图林前往多瑞亚斯时的年龄会有所变化,但或许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在《精灵宝钻》(第198页)中,图林是八岁前往多瑞亚斯的,但他在这篇文里是七岁的描述在后期并没有改动。
  53. 在这条记录后,有一条用铅笔补充的修订:188年。欧洛德瑞斯之子,哈尔米尔中了敌人的圈套,被奥克吊死在了一棵树上
  54. Flinding son of Fuilin变为Gwindor son of Guilin(后期修改,参考第40条注释)。在190年、190-195年、195年中,Flinding全部变为Gwindor
  55. Ivrin's well变为the well of Ivrineithil(后期修改)。
  56. Mormegil(Mormakil)变为Mormael(昆雅:Mormakil)(后期修改)。这是墨米吉尔Mormegil这个单词首次出现;早期形式见第222页。
  57. 早期修改:从魔苟斯得知了这一处要塞改为魔苟斯得知了这处要塞不断增强的力量
  58. Erydlómin改为Erydwethion,就如前文一样(后期修改)。同195年的条目。
  59. Mormakil变为Mormael(Mormakil)(后期修改,参考第52个注释)。
  60. Eldorest变为Eglorest(后期修改,参考第8条注释)。
  61. 这一条,从图奥逃离了希斯路姆……开始,最初标准的日期是196年,后来变为195年(也是早期修改)。但改了它的日期后,又被闲置在一边,后来又被改为195-196年。而最终印在书里的时间,采纳了用铅笔画的箭头所指的年份。
  62. Turumarth中的h用铅笔圈出后去掉了。这句句子是早期加入的。
  63. 后期加入:Silver Bowl(Celebrindon)。但这个词被删去后替换为:一处被叫做“银色泡沫”凯勒布洛斯的地方,但之后又被替换为“颤抖之水”能激栗斯。
  64. Nauglafring变为瑙格拉米尔Nauglamir(后期修改),同202年的条目。
  65. 早期修改:从战争接踵而至变为敌意被唤起
  66. 后期加入:和绿精灵一起(参考第34条注释)。
  67. Sarn-Athra变为Sarn-Athrad(后期修改)。同《诺多史》(第14章第8个注释)。
  68. Rathlorion变为Rathloriel(后期修改)。同《诺多史》(第14章第11个注释)。
  69. 后期加入:在东贝烈瑞安德的“孤山[Lonely Hill]”阿蒙埃瑞布上。在东贝烈瑞安德上方又写着在南方
  70. the Gods变为the Valar that is the Gods(后期修改)
  71. Ingwil变为Ingwiel(后期修改)。英格威尔Ingwiel这个名字形式,出现在《诺多史》(第二版《诺多史》第17章的第19个注释)的添加文段中。
  72. Eldorest变为Eglarest,再变为Eglorest(后期修改,参考第8和56个注释)。
  73. 在这段的边缘仓促地写着:这场大战打了50年之久
  74. perished in变为made(后期修改)【因而,原文变为迈德洛斯和玛格洛尔,孤注一掷地夺取Finowë从魔苟斯王冠上缴获的精灵宝钻】。
  75. 后期加入:但迈德洛斯死去了,他的宝钻落入了地心。玛格洛尔将他夺得的宝钻掷入大海,他永世在海边流浪。
  76. 铅笔加入:这时,人类在世界中部[改为:东方]苏醒。与此同时(芬国昐等)。在第二句中,带领改为已经带领
  77. Eglorest是早期由Eglarest修改来的,参考《贝烈瑞安德编年史Ⅰ》第8和67个注释。
  78. 在这些《编年史》的创作过程中,时间从一百多年改为两百多年。见此文第6个注释。
  79. 这是一句早期的补充,可能是我父亲在写第105年的内容前添加的。
  80. 参考第2个注释Eglorest < Eglarest。在年表的第51-255年中出现的是Eglorest这个名词。
  81. 父亲用铅笔把155改成了255,但这很明显是在《编年史》的创作过程中、同此章节的第3个注释一起改的。参考第105年的内容中,格罗蒙德在第155年现身时,安格班仍处于合围状态。我的父亲起初定是忘了对年份做一些必要的修改,直到后来才察觉到这一疏忽。
  82. 铅笔加入:但他们在诺姆到来后,依然没有进入贝烈瑞安德,直到迈德洛斯芬巩的军事力量在第三(四)场大战中衰败。
  83. 这篇文本的末尾,父亲加快了书写速度,因而这段文字的最后几行潦草得几乎无法辨识。这份不完整的、总计达220年内容的年表,结束在哈烈丝哈多进入贝烈瑞安德之时。在写作期间,最后一句话中的悲剧替换了公正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