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的蜕变[1]Myths Transformed),是《中洲历史》第十卷《魔苟斯之戒》的第五章节。本章节共分为十一个部分,是托尔金晚期的一些作品集合。克里斯托弗推测,这些文章创作于20世纪50年代,即《魔戒》出版之后。与此同时,托尔金还在编写《埃尔达的风俗与社会准则》、《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对《精灵宝钻征战史》进行后期后改。它们主要围绕“神话”这一议题进行探讨,包含着许多核心要点的重新解答,使“神话”与整个故事大背景和设定保持一致。此外,文稿中有着许多模棱两可的暗示和描述,以及托尔金并没有给这些文稿标注明确的日期,导致我们无法为这十一篇文章进行排序,也无法理清托尔金实际的创作过程。[2]

章节详情

在《魔戒》完成以前,托尔金创作了新一版《爱努林达列》,在神话中修改了中洲天文学说的本源,导致在后续发展的过程中,旧神话体系不再合理,因而需要对这个世界的基本设定做修改。此外,托尔金还希望将基础设定更加“理论化”、“系统化”,因而创作了这十一个小篇章。本章节有大量思辨过程的记载,是解决设定冲突和引进新设定的真实写照[2]

第一篇

克里斯托弗在《阿门洲编年史》的打字稿中,发现了这个只有两张纸条的短篇,他推测这份《阿编》打字稿创作于1958年或之后,但并未对纸条的创作时间做出分析。

此文主要阐述了托尔金对远古神话的一些个人看法和中洲天文学设定。托尔金认为,“神话”实则是从人类(或精灵)的视角看待历史事件。例如,早期埃尔达师从大能者时,得知的“真相”,像费艾诺那样;以及日后努门诺尔、中洲的阿尔诺刚铎时期,人类记录下来的传说,实则是对于知识和故事的理解以及再创作。因为这些均是人类视角的神话和宇宙观,所以一个有着“平坦大地”的宇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于是,托尔金在重构早期神话宇宙时,保留了《失落的传说之书(上)》第八章《日月传说》里一些荒谬的天文学理论,例如日月的诞生和日月的寓意(濒死的劳瑞林宛如预示着凶兆,众神惊惧太阳的明亮与灼热,它有着可怕与无法预料的力量)模板:Home1。这些在《精灵宝钻》中都有修改和削减,但它荒诞、离奇和古怪的情节未减反增。托尔金在《书信集》信件131号中写道,自己的传说故事与其他神话故事最大的区别——太阳并非象征神圣,而是一件次好的东西,而太阳下的世界则变为了堕落和不完美的世界。人们偏居一隅,想法和看待问题的方式都会变得相像,编造一个使所有人信服的故事是完全做得到的,因为没有人见过真相的模样。而“平坦大地”一词则出自《中洲历史》第四卷第五章的《阿姆巴坎塔》,文中伊露(Ilu,即宇宙)就有着“平坦大地”的特征[3]

当然,这样的宇宙观还有别的好处,即故事的文学性和戏剧性。例如,精灵(原文使用“人形生物”一词)苏醒在一个洒满星光的世界,以及芬国昐抵达中洲大地时,在初升的月光下展开了第二家族的银蓝旗帜。

克里斯托弗在后文的评述中,提到《精灵宝钻》中的宇宙观是神话的根基,起源复杂,但普遍被人接受,即便它是个“创造性的错误”。当然,这个理论也有不足之处。倘若日月是被大能者用双圣树最后的果实与花朵创造出来的,那贝伦撬下的精灵宝钻又是如何成为金星的呢?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托尔金想要表达一个观点,就是人类视角的再创作,是无法被扩展成一篇神话启示录的。这个虚假的天文学仅是被大众所接受,而非真是如此。因为,“物理上的阿尔达就是我们所说的‘太阳系’……无论如何,它和现今人类生活的太阳系、规模、还有它在宇宙中相对位置的观点相比,这些故事里面并不存在什么严重的冲突”[4]。努门诺尔智者记载的星辰和日月,就与《精灵宝钻》中的十分不同。阿尔达[5]被星辰环绕,而日月星辰则要比阿尔达更加古老。太阳守护着阿尔达,而不是“次好的”,也并非象征精灵的衰微和星辰纪元的终结。而《精灵宝钻》等书中所写到的故事,也是努门诺尔以及后来阿尔诺与刚铎的人类记录下来的传说,混入了人类自己的看法。而实际上,那些未曾与维拉卡拉昆迪有过直接或间接交往的精灵和人类,他们的天文学更接近于我们的真实世界。

克里斯托弗还提到了他父亲的一张备忘录小纸条。上面写着三大传说的标题,声明这三则传说均来源于保存在刚铎的努门诺尔文献,且是《阿塔那塔瑞安》(Atanatárion,即《人类先祖的传说故事集》)的一部分。它们是:

  • Narn Beren ion Barahir,又称Narn e·Dinúviel (Tale of the Nightingale《夜莺的故事》)
  • Narn e·mbar Hador 包括
    • Narn i Hin Hurin(《纳恩·伊·希恩·胡林》),又称Narn e·’Rach Morgoth(Tale of the Curse of Morgoth《魔苟斯诅咒的故事》,以及
    • Narn en·Êl,又称即Narn e·Dant Gondolin ar Orthad en·Êl(Tale of the Fall of Gondolin and the Rising of the Star《刚多林的陷落与升起的星》)

第二篇

这是一份钢笔写成的长篇手稿,分成了两个部分:

  • 关于神话“再生”议题的讨论
  • 废弃的设定

这两个部分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然而其内容存在诸多问题。 (太长了,先跳过了)

第三篇

这是一份非常简短且仓促写就的手稿,它夹在一沓纸片中,包裹在一张1959年4月的报纸里。这张小纸条是墨顿学院票据的一部分,上面的日期是1955年6月。另一张写着1955年10月的票据上,有着《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的草稿。这些日期可以作为参考,但不一定准确。

本文概要:瓦尔妲仿照一亚寰宇,为阿门洲制作星光穹顶,挡住外界的光芒,双圣树和穹顶上的星光是它仅有的光源。因米尔寇玷污了太阳,因而阳光不再纯洁无暇,而双圣树仍然保有最初的太阳之光。但是,双圣树死后,星光穹顶随之消散,阿门洲被太阳照射,失去了原有的祝福。

虽然这些设定在日后大多都被遗弃,但瓦尔妲的星光穹顶[6]被保留了下来,出现在了《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八和第九章节:


但米尔寇向北望,远远看到了那片闪亮的平原,维尔玛的众多银色穹顶在泰尔佩瑞安和劳瑞林交织的柔光中闪烁。[7]
—— 《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八章《维林诺黑暗降临》


因黑夜降临,众维拉坐在阴影中。不过现在瓦尔妲的群星在头顶闪烁,空气也变得清明……[8]
—— 《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九章《诺多族的出奔》


这一设定在《阿门洲编年史》也有提到:


此时正值夜晚,众神坐在阴影中。群星被漂浮的云朵遮住,时隐时现;冷雾从阴沉的海滨流淌进来;如今,这里的夜晚也同世上其他地方的夜晚一样了。[9]
—— 《阿门洲编年史》


第四篇

“瓦尔妲的穹顶”——出现于《中洲历史》第六卷。此处有着更为详细描写和分析。

第五篇 《太阳、双圣树和精灵宝钻》

此文写在一张单独的纸片上,保存在一张1958年11月的报纸里,题为《太阳、双圣树和精灵宝钻》。

双圣树死后,结出太阳果实的神话是假的。太阳原本就是阿尔达国度的一部分,是阿尔达天然光源。彼时,米尔寇用火山爆发制造云烟,使阿尔达被黑暗笼罩,生物日益减少。当众维拉来到阿门洲时,那里也是漆黑一片。
在日月被米尔寇玷污以前,它们点亮了蒙福的双圣树;在维林诺建成后,米尔寇为制造黑暗而袭击(玷污)了日月;双圣树死前,点亮了精灵宝钻。因此,那未伤毁的阳光仅存于精灵宝钻中。

值得一提的是,原文本是“双圣树死后,点亮了精灵宝钻”。但克里斯托弗指出,这只是父亲的一个笔误。

第六篇 《米尔寇魔苟斯》

有一篇标题为《米尔寇魔苟斯》的文章,写在四张墨顿学院1955年6月票据副本上,保存在一张1959年4月的报纸里,跟第三篇的手稿在一起。

第七篇

有两个版本:

  • A版是一份4页的短篇手稿,题为《有关<精灵宝钻>“哲学体系”的一些注释》,行文仓促,无明确结尾;
  • B版是一份长达12页的扩充手稿,措辞谨慎而字迹清晰,但是一份未完成的作品,题为《有关<精灵宝钻>动机的一些注释》。(这两个标题的英文还需要double check)

第八篇 《奥克》

题为《奥克》,紧接第七篇的内容,讨论奥克的起源。它被保存在一张1959年4月的报纸里,跟第三和第六篇的手稿在一起。奥克的起源设定在《阿门洲编年史》之后发生了变化,托尔金在第七篇的A版中有写到埃尔达相信魔苟斯早期用被俘的人类和精灵来繁殖奥克。

第九篇

另一篇有关奥克起源的注释,铅笔手稿,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日期。

奥克可能起源于精灵。米尔寇不能创造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活物。

第十篇 《奥克》

另一篇有关奥克起源的短文,题为《奥克》,与《中洲历史》第十一卷第四部分的《昆迪与埃尔达》相关,是一份4页的打字稿,保存在一张1960年3月的报纸里。

第十一篇 《阿门洲》和《阿门洲的凡人》

一份字迹清晰的手写稿,题为《阿门洲》,与《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紧密相关。 后加小标题《阿门洲的凡人》

扩展阅读

原著资料翻译——神话的蜕变,选自HOME10(指环王吧 一入盗门深似海译)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吐血……

1年
avatar
1

很好,又干掉一篇

11个月
avatar
0

还有八篇,哭泣qaq

11个月
avatar
0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想不开来填这个坑?:cry:

1年
avatar
太阳雨
0

哈哈哈包子大人加油

1年
avatar
0

回复@太阳雨:没有爱,没有油了:cry:

1年
avatar
太阳雨
0

回复@熬夜编程的蛋花汤:哈哈哈哈来来来:fuelpump: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