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魔戒》的读者提出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大鹰不能直接把弗罗多载去末日山,或者至少捎带护戒远征队一程?它们本可以大大降低魔戒远征的难度。也有读者质疑,为什么埃尔隆德的会议没有把让大鹰护送至尊戒作为待议的方案之一?埃尔隆德的会议讨论了许多种处置魔戒的方案(将魔戒送往阿门洲、把它交给邦巴迪尔,等等),而甘道夫恰好在会议上讲述了自己被大鹰搭救的经历。参会者理应考虑到让大鹰帮助销毁魔戒的可行性,哪怕该方案会被立即驳回。

托尔金的信件或许有助于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在信件210号中,托尔金批评了莫顿·齐默尔曼在其《魔戒》电影改编剧本中对大鹰的滥用:

大鹰是一种危险的“机器”。我使用他们时向来谨慎,这是让大鹰保持可信性和有用性的绝对的限制。……
在这页剧本的最后,大鹰又一次出现了。我感觉这是对故事完全不可接受的篡改。我写的是九位行者,他们却突然飞上了天!如此唐突的情节起不到任何效果,只会显得不可信,而且不等真正需要大鹰出场的时候,就已用滥了大鹰救场的手法。借助电影画面的力量,相对简单地展现一段漫长艰辛、行动隐秘的徒步旅程,三座不详的山峰愈发靠近:这么做足矣。……
难道他认为,譬如说,在一部关于登顶埃佛勒斯山的电影里,让直升机半路把登山家们送上峰顶(纵然这是有可能的),会让电影的效果更好吗?[1]


托尔金之所以反对让大鹰频繁救场,同他独创的文学观念善灾有关。所谓善灾,是指和急转直下、灾难性的转折相反的情节设置,亦即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喜从天降。托尔金认为,善灾是优秀的幻想故事必需的,而大鹰是他用来实现善灾情节的一种手段(他在信件89号中指出,《霍比特人》结尾处大鹰加入五军之战,就是一种善灾[2])。既然善灾的出现应该是意外的、任何人无法预料的,那么大鹰就不应该经常出现,角色同样不应该事先寄希望于大鹰的救助。

读者们自己也为这一问题提出了多种可能的解答。一种回答是,护戒远征队任务的成败依赖于他们的隐蔽性,只有步行才有可能保持隐蔽,而骑着大鹰前往魔多则过于张扬。索隆可以轻易地从远处发现大鹰,命令戒灵和他的弓箭手军团将其击落。在《指环王》系列电影的DVD评论音轨中,电影编剧之一菲利帕·博延斯采用的就是这种解释:

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乘着妖兽的戒灵会阻拦他们的!这不要太明显啊!魔多也是有会飞的生物的!


其他一些读者提出的解释还包括:

  • 大鹰畏惧弓箭。在《霍比特人》中,鹰王不愿意靠近人类的领地,因为人类会用紫衫木大弓射它,使它有生命危险。[3]显然,魔多的弓箭手数量更多。大鹰仅仅在索隆覆灭、没有军队还能阻拦它们之后,才飞进魔多救出了弗罗多山姆
  • 大鹰可能被至尊戒的力量诱惑而堕落。甘道夫作为一名迈雅,对至尊戒表现出了明显的畏惧,担心自己因接触它而堕落[4];大鹰也是迈雅的化身,至尊戒对于它们同样可能是非常危险的。
  • 大鹰是维拉的使者,它们的行动可能受到限制,不被允许过度干预世界的命运。试类比维拉派出的五位巫师,他们被禁止展现自己的真实力量,只能靠建议来引导自由民族[5]索隆是一个最终要由人类来解决的问题,是第一个必须靠人类独立去战胜的人格化的邪恶力量。[6]大鹰数次参加了反抗索隆的战斗,这或许已经是它们对世界局势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影响。
  • 大鹰不易联络,并且其飞行能力是有限的。格怀希尔艾森加德救出甘道夫,并不是收到甘道夫的请求,而是在替拉达加斯特送信时,凑巧发现了甘道夫。因此,可能只有拉达加斯特掌握了同大鹰联络的方法,但拉达加斯特亦行踪不定。格怀希尔救出甘道夫后,只带他飞到埃多拉斯就将他放下,这或许说明大鹰不擅长做长途飞行。[7]大鹰数次协助了反抗索隆的战斗,这或许已经是它们对世界局势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影响。
  • 魔戒大战波及到中洲西部的所有地区,大鹰可能也要保护自己的领土,无暇帮助护戒远征队。
  • 另外,埃尔隆德的会议之所以没有将求助大鹰作为议案之一,是因为会议的主题在于如何处置魔戒,而非如何销毁魔戒。直到会议结束时,参会者们才同意将魔戒送往魔多销毁,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探讨具体的毁戒方式。

有一些粉丝认为,《指环王》系列电影的改编助长了围绕大鹰问题的争议。在电影中,甘道夫多次通过一只飞蛾召来大鹰的援助,这容易使人误解甘道夫拥有召唤大鹰的能力。但在原著中,大鹰对甘道夫的救助只是因缘际会。

来源与注释

5.0
6人评价
avatar
avatar
SerGawen
2

这个好棒~

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