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刚刚完成,还需要进一步校对和完善。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需要校对的词条列表编辑者签名:。


霍比特语Hobbitish)是夏尔霍比特人所说的西部语(普通话)的子方言。

历史

由于他们自身独特的起源,霍比特人最原始的语言无法得到考证。已知的霍比特人最早的定居点是安都因河谷上游,在这里,他们已经和同样居住在此地的伊奥希奥德人有了交流,所以霍比特人已知最早的语言就应该是从伊奥希奥德人那里习得的北部人类语northern Mannish tongue)。霍比特人的另一个名字Kuduk就是一个例子,它被认为是来自北部人类语词汇kûd-dûkan(Holbytlan;Hole builders)。

最终,因为黑森林中不断增长的危险,伊奥希奥德人移居到了南方的卡伦纳松,而霍比特人迁移到了西部,开始了流浪时代。在埃利阿多,他们遇到了精灵和逐渐消亡的阿尔诺杜内丹人,所以霍比特人使用了西部语腾格瓦字体,但他们始终保留了一些老语言中的部分特定单词和名称。

一小部分壮躯族[1] 短暂地移到了河角地,和黑蛮地人产生了交流,并吸取了一些黑蛮地语词汇。在这支壮躯族和他们其他的亲戚移居到了夏尔时,他们迅速的改用了当时在夏尔使用的语言。不过毋庸置疑的是,他们的黑蛮地人背景导致了其定居点的某些地方特色(如雄鹿地泽地

尽管霍比特人已经采用并适应了国王纪年(见:夏尔历),他们也保留了一套自身对月份和星期的名称。《塔克领年鉴》中的内容可以追溯到第三纪元2000年左右。在这里,天份的称呼像Sterrendei和Sunnendei(之后演变为Sterday和Sunday)等等,都被记录了下来。[2]

无论如何,到了魔戒大战时,洛汗语和霍比特语具有了许多语言共通点,这一特点即使对于非语言学家例如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也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拥有在安都因河谷的北方人类的背景缘故,霍比特语保持了一些在西部语中消失的古代元素。梅里仅仅听了部分洛汗语就注意到了数个听起来很像在夏尔使用的古语单词。[3]

梅里在晚年著有一本关于这两种语言关系的语言学著作——《夏尔旧词与名称

语法差异

霍比特语是一种在乡村农业地区使用的方言。因此,作为一种口语,这种语言并没有那么“精炼”。例如在刚铎幽谷,它包含了许多过时和简化的用法。

现实背景

事实是,西部语是由J.R.R.托尔金在他的著作中创作的。而托尔金的作品中都有这样一种看法:西部语是作为一种完全的独立外语被托尔金翻译为英语的。例如,“Meriadoc Brandybuck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就是从西部语名字“Kalimac Brandagamba”翻译过来的(实际上是一个“通用霍比特语”名字)。 为了反映霍比特人们具有乡土特色的方言,托尔金用“现代化”已经过时且被废弃的古英语单词来创造新的词汇。像“Thain”来源于“Begn”,“Mathom”来自于“māþum”,“smial”来自“smygel”。

在霍比特语和洛汗语最明显的语言平行关系就是“Hobbit”本身这个称呼。根据希奥顿王的描述,洛汗有些传说中对于类霍比特人生物的称谓在洛汗语中是“Holbytlan”。和西部语在书中被翻译成英语一样,洛汗语确实被“翻译”成了在书中呈现的古英语,因为洛汗语是一种被淘汰的西部语形式。“Holbytlan”在古英语中意为“挖洞者”,很适合用来指称霍比特人。不过,被翻译为英语“Hobbit”的西部语单词其实是"Kuduk"。与其相符合的洛汗语形式则为“Kûd-dûkan”

托尔金在提到他用来作为霍比特人名字来源的语言时说[4]: “不过,在一些古老的家族中,像白肤族的始祖家族图克家和博尔杰家,习俗是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作为其名。因为大多数的名都是从人类或霍比特人过去的传说中找来的。许多对于现在霍比特人没有意义的名字都和在安都因河谷,戴尔和洛汗的人类的名字极为类似。我已经将这些名字变成了法兰克和哥特式的旧名,它们有些仍然为我们所使用,而有些则出现在历史当中。所以,我不管怎样都保留了一些名和姓之间好笑的反差,霍比特人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古老来源的名字已经很少被使用了;和拉丁语以及希腊语最接近的,相等的词语是精灵语。霍比特人也极少运用命名法,小部分霍比特人明白“国王语”是用来指霍比特语的。 雄鹿地人的名字跟其余夏尔霍比特人的名字不同。巴兰都因河沿岸的泽地及其周边地区的民俗一直被认为很有特色。他们古怪的名字毫无疑问是从西边壮躯族的语言继承而来的。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一直如此:假如他们现在的名字是奇怪的话,那么在当时也就是奇怪的。我们应该能隐约感到它们的风格有些英格兰凯尔特元素,我有时在翻译中会模仿后者。因此布理镇,库姆村,阿切特和切特森林地区的名字都是在英国命名法的遗存上被塑造而成的。”

引用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