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刚刚完成,还需要进一步校对和完善。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需要校对的词条列表编辑者签名:血影歌者。

John Howe - The Witch-king 01.jpg
安格玛巫王
Witch-King
基本信息
别名 黑统帅,德维默莱克
头衔 安格玛巫王,魔古尔之主,那兹古尔之王
出生 第二纪元
死亡 第三纪元3019年3月15日,死于佩兰诺平野
势力信息
阵营 索隆
种族 人类(曾经)
那兹古尔
语言 Black Speech
通用语
体貌特征
性别
武器 长剑,魔古尔匕首,钉头锤
坐骑 黑马,凶恶巨兽
画廊 安格玛巫王相关的图片
配图:John Howe

安格玛巫王Witch-king of Angmar),即那兹古尔之王,是索隆手下最恐怖的奴仆。他曾为人类,但后来被九戒之一所腐化。他建立了安格玛王国,并以“巫王”身份闻名。魔戒圣战期间,巫王领导了对魔戒持有者的追捕,并担任佩兰诺平野之战中邪恶势力的指挥官,最后在那里死亡。

生平

起源:堕落与腐化

巫王起初的身份是一个谜,但据说九名那兹古尔之三曾为努门诺尔贵族,它有可能便是其一。

第二纪元1500年 - 1600年 间,索隆欺骗并协助凯勒布林博埃瑞吉安的精灵铁匠打造了人类九戒,然后又为自己造出至尊戒以统御众戒。当精灵们察觉到自己受了骗时已经太晚,第二纪元1697年索隆攻陷了埃瑞吉安,九戒也被夺走。

随后索隆将这九枚戒指赠予最易堕落的人类,他们则利用魔戒积聚着力量与财富,但不久索隆便完全控制了他们的灵魂。


那些使用了九枚戒指的人类,在他们的时代里强大起来,成了古代的君王、法师和武士。他们获得了尊荣和大量财富,但这成了他们败坏毁灭的原因。他们看起来仿佛长生不死,但生命对他们而言变得不堪忍受。他们只要愿意,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不被凡人肉眼看见。凡人看不见的那些世界,他们也可以看见其中事物。但太多时候,他们只看得见索隆的魅影与幻象。取决于他们原本的能力大小和起初的意愿是行善还是作恶,他们或早或晚、一个接着一个,落入了自己所戴戒指的奴役,臣服于索隆所拥有的至尊戒的支配。它们永久沦为除了统御之戒的持有者外无人可见的幽灵,进入了阴影的国度。他们便是“戒灵”那兹古尔,大敌最可怕的仆役。他们所到之处,黑暗如影随形,他们的号叫就是死亡的声音。
—— 《精灵宝钻》魔戒与第三纪元


第二纪元2251年前后,这九位首次以戒灵身份现身,其中最强大的成为了戒灵之首。第二纪元3434年,精灵与人类的最后联盟赶赴魔多与索隆交锋。最终,第二纪元3442年,索隆战败,至尊戒落入伊熙尔杜之手,众戒灵隐入阴影之中。

败亡:佛诺斯特之战

中土战争II:巫王的崛起

第三纪元1050年前后索隆秘密返回并在幽暗密林南部边界的多古尔都修起一座要塞。第三纪元1300年前后,九戒灵重新现身,其首北行来到埃利阿多并建立了横跨迷雾山脉的安格玛王国。巫王的堡垒是位于极北峰顶的卡恩督姆,在那里他召集了一支由邪恶人类奥克和其他黑暗生物组成的大军。

巫王之所以选择将王国建立在北方,是因为当时南方的刚铎依然强盛辉煌,而北王国阿尔诺却已混乱不堪:它分裂为了阿塞丹卡多蓝鲁道尔三国,且三国之间纷争不断。巫王借此机会迈出了计划中的一大步。

鲁道尔是最先在巫王力量下沦陷的王国,几乎没有杜内丹人幸存。一名山区人的邪恶首领与巫王签订了盟约,这扩大了他的势力。第三纪元1356年,阿塞丹的阿盖勒布一世国王宣布他拥有统治阿尔诺全境的权利。鲁道尔王国在表示抗议后向阿塞丹宣战,阿盖勒布一世在一场战役中阵亡。第三纪元1409年,巫王的一支大军从安格玛出发,攻陷并掠夺了卡多蓝。一些杜内丹人逃往古冢岗老林子并拒不投降,而鲁道尔的杜内丹人被彻底击溃,那些操控黑巫术并效忠巫王的邪恶人类获得了他们的土地。[1]

随后,巫王的军队又包围了风云顶阿蒙苏尔的瞭望塔被摧毁,但一些杜内丹人抢救出了帕蓝提尔。阿塞丹的阿维烈格一世国王在此被杀,残余的杜内丹人被击败后只得撤往佛诺斯特。阿维烈格年轻的儿子阿拉佛在佛诺斯特抵挡着巫王的进攻,他得到了由奇尔丹率领的林顿精灵的援助,埃尔隆德则从幽谷洛斯罗瑞恩带来援军。巫王征服阿尔诺全境的计划就此终结。

卡多蓝残余的杜内丹人在第三纪元1636年的大瘟疫中消亡后,巫王立即派出恶灵前去占领古冢岗的山丘,这些恶灵便是后世说的古冢尸妖

到了第三纪元1974年,巫王已召集了又一支大军。他在凛冬中向阿塞丹发起攻击,佛诺斯特沦陷。国王阿维杜伊向刚铎求援并在北岗坚守了一段时间,但最后他被迫撤退,命丧海中。阿维杜伊的子孙和幸存下来的杜内丹人逃过了路恩河[1]

巫王就此坐上了诺佛斯特的王座,并在城内驻满了邪恶大军。第三纪元1974年,一支在埃雅努尔领导下的刚铎军队抵达并向他发出挑战,随行的还有来自安都因河谷的骑手和罗瓦尼安诸亲王。奇尔丹召集了一支林顿精灵军队加入,格罗芬德尔则率领幽谷精灵从东方赶来。据说就连夏尔霍比特人都派出了一队弓箭手参战。

巫王身着黑袍,戴着漆黑面具骑在黑马上出城来会他的敌人,一场大战在北岗和暮暗湖之间的平原上爆发。最后,安格玛大军战败,巫王尽其所能向卡恩督姆撤退,但埃雅努尔率领骑兵在后紧追不舍。此时,巫王的心中满是对刚铎人的憎恨,于是他转身直面埃雅努尔。埃雅努尔本想接战,但他的马却在恐惧中向后退。正在巫王大声嘲笑时,格罗芬德尔赶到,巫王便隐入阴影之中,格罗芬德尔阻止了埃雅努尔继续追赶,说道:

“他的末日尚远,亦不会死于人手。”[2]


于是,安格玛王国消亡了,巫王麾下的奥克和邪恶人类不是被杀就是被驱逐到埃利阿多之外。第三纪元1980年,巫王回到魔多并召集了另外八名戒灵,他们开始为索隆的回归做准备。

东山再起

第三纪元2000年,众戒灵开始围攻米那斯伊希尔,并于第三纪元2002年将其攻占,使其成为自己的堡垒。它就此更名为米那斯魔古尔,意为“妖术之塔”。巫王也成为了魔古尔之主,可哈穆尔成了他的副手。被称为伊希尔晶石的帕蓝提尔被戒灵夺去,后来又转手索隆。

第三纪元2043年,埃雅努尔登基成为刚铎国王后,巫王向他提出一对一决斗,嘲弄他在佛诺斯特战役中不敢正面交锋。埃雅努尔在宰相马迪尔的竭力劝阻下没有接受,但当七年后巫王再次要求决斗时埃雅努尔同意了。他带着一小队骑士行向米那斯魔古尔,从此以后再没人见过他们。人们相信埃雅努尔已在折磨中死去。由于他没有留下子嗣,刚铎的宰相摄政时代开始了。[1]

警戒和平开始于第三纪元2063年,那之前索隆离开了米那斯魔古尔,同年灰袍甘道夫来到多古尔都。这段时间内魔古尔的那兹古尔静静等待着,同时也在继续为魔多招募军队,其中包括一支由黑色乌鲁克组成的军队。

警戒和平于第三纪元2460年索隆返回多古尔都后结束。第三纪元2475年,那支黑乌鲁克军队从魔多出发并攻击了欧斯吉利亚斯。安都因河上的那座桥被摧毁,欧斯吉利亚斯就此毁灭,此后再无人居住。德内梭尔一世之子波洛米尔顽强抵抗着,就连巫王本人也畏惧他。波洛米尔甚至为刚铎夺回了伊希利恩,但他却因负了一处魔古尔伤而折寿。(注:此波洛米尔并非护戒同盟中的波洛米尔。)

第三纪元2942年索隆秘密回到魔多,并于第三纪元2951年正式公开身份。他派遣可哈穆尔和另外一二名戒灵北上驻守多古尔都,巫王和其他那兹古尔则留在米那斯魔古尔。

寻戒

第三纪元3017年,索隆从咕噜处榨出了至尊戒在一个名叫巴金斯的夏尔人手中的消息,但咕噜却诱导索隆错误地相信夏尔是安都因河谷中的某地,而索隆决定派他最忠诚的手下去拿回至尊戒。据信此时索隆亲自保管着人类九戒,而既然那兹古尔都因魔戒之故完全被索隆的意志奴役,他们便无论如何都会把至尊戒献给索隆。

为了掩饰这一任务的目的,索隆于第三纪元3018年6月20日向欧斯吉利亚斯发起佯攻。由于巫王亲自领队,刚铎军士无力抵抗。德内梭尔二世之子波洛米尔和他的弟弟法拉米尔共同组织着防御,他们被迫放弃了对大桥的防守,但在西岸挡住了攻势。不过,忙于战事的刚铎人并没有意识到那兹古尔已经秘密渡过安度因河。

戒灵们以凡人不可见的灵体来到萨恩盖比尔,在那里他们找到了战马,并披上黑衣。他们继续向北抵达凯勒布兰特河,多古尔都的戒灵在可哈穆尔的带领下加入了他们。可哈穆尔告诉巫王安都因河谷中根本就没有名叫“夏尔”的地方,但巫王决意继续搜索,最终一无所获。

9月,戒灵们两手空空回到南方,这时来自魔多的信使告诉他们索隆十分生气,巫王心中充满了害怕与恐慌。于是他们在索隆的指示下赶往艾森加德萨茹曼打听至尊戒的下落。

关于巫王和萨茹曼谈话内容的记录不尽相同。在一个版本中,萨茹曼告诉巫王他并不知道夏尔的所在,甘道夫却十分清楚;稍后戒灵们偶然遇见格里马知道萨茹曼骗了他们,并得到了夏尔的位置信息。在另一个版本中,萨茹曼亲口告诉了巫王夏尔在何处。

于是那兹古尔向北疾行,最后进入埃利阿多搜寻夏尔。他们遇见了萨茹曼手下的一名间谍,一个斜眼南方人,并审问了他。这个南方人交出了夏尔地图,并告诉巫王那个名叫巴金斯的霍比特人住在霍比屯中。随后巫王派这个南方人去到布理,并在那里监视离开夏尔的旅人。

9月22日,众戒灵抵达白兰地河的萨恩渡口,却发现那里被游民守卫着。巫王在夜晚来临后突破防线,一些守在那里的游民阵亡,其余的溃逃而去。巫王派出四到五名戒灵进入夏尔,其中可哈穆尔前往霍比屯;另外几名则被派去监视绿大道。巫王本人行向古冢岗,他唤醒了古冢尸妖,让它们留意经过这一带的旅人。9月28日古冢尸妖捉住了持戒者弗罗多·巴金斯,但汤姆·邦巴迪尔救走了他。[3]

9月30日凌晨,在夏尔的戒灵们攻击了弗罗多在克里克洼的房子,另两名戒灵则进入布理并从他们的密探——那个斜眼南方人和他的助手比尔·蕨尼——处得知他们曾在跃马客栈中亲眼看见弗罗多凭空消失。那家客栈在夜间遭到攻击,但阿拉贡保护着弗罗多和他的同伴。[4]这些戒灵将抓捕弗罗多失败的消息带给正在布理以南等候的巫王后,他料定持戒者会一路东行,便派出四名戒灵前往风云顶,自己则带着另外四名戒灵沿着绿大道搜寻,但一无所获。10月1日午夜后,他们返回布理,拆卸掉大门并洗劫了镇子。随后,巫王和他手下的四名戒灵沿着东大道东行。

先他们一步抵达布理的甘道夫尾随着巫王,而当那兹古尔意识到自己正被跟踪时,他们躲到路边并让甘道夫超到了前面,那天是10月3日。10月3-4日的夜间,巫王率领众戒灵在风云顶向甘道夫发起袭击。他们战斗时发出的光亮与火焰在数里之外仍清晰可见。4日黎明时,甘道夫成功逃脱,戒灵追赶了他一段。10月6日,巫王发现弗罗多及其同伴正在风云顶上,便在夜色正浓时袭击他们的营地。弗罗多戴上魔戒后看见了那兹古尔的灵体真身,他看见他们身披灰色罩袍,脸色苍白而有寒意,目光中毫无怜悯。巫王是几人中最高的一个,他有一头闪亮长发,盔上戴有王冠。[5]

巫王手持长剑和魔古尔匕首向弗罗多迈出一步,弗罗多则一边用他自己的剑向巫王的黑袍猛砍,一边高喊着维拉之一埃尔贝瑞丝的名字,当听到这个名字时,巫王大叫起来。他用魔古尔匕首刺向弗罗多的肩膀,剑刃上的一小块碎片刺了进去并开始侵蚀心脏。后来虽然那块碎片已被移走,弗罗多却一直被它困扰着,直至离开中洲。正当这时,阿拉贡挥舞着火炬从黑暗中冲出,巫王便带着其他戒灵撤退了。他们相信至尊戒已经落入掌中:魔古尔匕首造成的伤口会将弗罗多变成尸妖,那时他将会完全服从戒灵的意志。

但巫王却被风云顶上所发生的深深地困扰着,既因为他在和甘道夫的交锋中未能获胜,又因为他害怕着阿拉贡。但更重要的是,弗罗多,一个非大有能者,抵抗住了他。巫王害怕弗罗多和高等精灵之间建立有盟约,因为他喊出了埃尔贝瑞丝的名字。巫王还认出弗罗多用来刺他的那把剑乃是取自古冢岗。本来是被造出来对抗安格玛王国的。他知道那一记挥击若是没有偏差,他早已一命呜呼。(事实上,在佩兰诺平野战役中,梅里·白兰地鹿将会用同一种剑给予巫王致命一击)由于这些顾虑,巫王没能觉察到弗罗多和他的同伴已从风云顶逃走,魔戒的痕迹也就此消失。直到10月7日他才开始追赶,带领着那四名戒灵沿着东大道继续前行,直至苍泉河上的最后大桥

10月11日,格罗芬德尔将包括可哈穆尔在内的三名戒灵驱离大桥,随后又遇见巫王和另一个戒灵。格罗芬德尔属于高等精灵的一支,因此巫王不敢再白天且只有一名同伴的情况下向他挑战,于是他向南逃走了。

10月20日,九名戒灵聚齐。他们将弗罗多直追到布茹伊能渡口,格罗芬德尔的坐骑阿斯法洛斯载着弗罗多过了河,但弗罗多却被迫停下。众戒灵命令他交出魔戒,但他大喊着拒绝:

“凭埃尔贝瑞丝和美丽的露西恩之名,你们既得不到魔戒,也抓不到我!”
—— 《魔戒I-魔戒同盟》逃亡渡口

巫王驱马上前并举起手,弗罗多的剑碎裂了,他也痛得说不出话。这时,布茹伊能河的水在埃尔隆德的操控下涨了起来,将巫王和其他戒灵直接卷走。[6]后来八匹马的尸体和巫王的长袍在下游被发现,巫王本人则骑着第九匹马星夜赶往魔多,有可能在12月上旬抵达。随后,另外八名戒灵在获得援助后,也秘密回到南方。

覆灭:佩兰诺平野之战

伊奥温与巫王-John Howe

在米那斯魔古尔,巫王为即将来临的决战做着准备。第三纪元3018年3月10日,红色的信号自魔多传来,巫王升起冲天蓝焰以为回应。一声恐怖长嚎后,一支大军自米那斯魔古尔开启的大门中涌出,巫王黑袍黑马、头戴塑成王冠型的头盔走在最前面。

那时弗罗多正在魔古尔谷中,当他看见巫王时肩上的伤口便开始作痛。巫王停了下来,似乎察觉到了弗罗多的存在;弗罗多伸手去够魔戒,拿到的却是加拉德瑞尔的水晶瓶。巫王转开了,带着他的军队向安度因河疾行而去。当他正在穿越伊希利恩时,南方的哈拉德人军队加入了他。作为索隆军队的指挥官,巫王的能力大大加强。恐惧在他到达前便已散开,就连他自己的手下也畏惧他。3月12日,魔古尔军队成功渡河。组织防御的刚铎将军法拉米尔带着他的手下向主道双堡撤去。尽管他尽其所能没有让撤退变为溃逃,两军的人数比却至少是十比一。包围着米那斯提力斯拉马斯埃霍尔被突破后,魔古尔大军驻进了佩兰诺平野[7]

巫王派遣其他戒灵骑着堕落飞兽出动,本人却还没有亲自出战。当戒灵们向下俯冲时,撤退中的刚铎军队开始溃逃。法拉米尔被黑息所伤,又被一支飞矢击中。一支由伊姆拉希尔亲王带领的突袭队及时赶到,将法拉米尔和他的手下安全带回城中。

魔古尔大军包围了米那斯提力斯,并着手围城,狡诈的巫王则继续散播恐惧:弩炮指出的箭矢在某种黑魔法的作用下爆裂开,死去刚铎将士的头颅如雨般打在石墙上,落在他们的同袍中间。飞行戒灵在高空盘旋,他们的嚎叫令整座城市陷入慌乱。在断定米那斯提力斯的居民都已恐惧无比之后,巫王下令全力攻城。著名的撞槌格龙得被拉至城门口,巫王本人骑着黑马、手擎长剑出现在那里,整座战场瞬间一片死寂。然后巫王用古语将一句满是邪恶的咒语喊了三次,格龙得跟着撞了三次。最后,在第三次撞击下,大门被摧毁了。[7]

巫王就这样走过从来未曾有敌人经过的城门,刚铎的兵士四散溃逃,只有甘道夫仍在阻止巫王进城。

黑骑手一掀兜帽。看哪!他戴着一顶君王的王冠,但王冠下的头颅却看不到。在王冠与披着斗篷的漆黑宽肩之间,可见后方红红的火焰跳动,从一张无形的嘴里传来了致命的大笑。

“老蠢货!”他说,“老蠢货!这个时候是属于我的。你见到死亡时,莫非认它不出?你诅咒也是枉然,现在领死吧!”言毕,他高高举起了剑,火焰在锋刃上流动。

—— 《魔戒III-王者归来》刚铎围城

这时黎明到来了,洛汗骠骑的号角响彻佩兰诺平野。巫王离开城门前去迎敌,他骑上一只堕落飞兽,挥舞着钉头锤向平野俯冲,将毁灭和恐惧带给他的敌人。他冲向骠骑王希奥顿,用一支黑色飞箭射中他的战马雪鬃,马匹倒下时将希奥顿压在了底下。

一个冰冷的声音答道:“别挡在那兹古尔和他的猎物之间!否则轮到汝时他不会杀汝。他会将汝带至远在一切黑暗之外的哀悼之所,汝之肉身将在该处被吞噬,汝枯萎之心智将赤裸裸地暴露在无睑之眼面前。”

长剑锵然出鞘。“悉听尊便。但只要能够,我就要阻止你。”

“阻止我?汝这蠢货。没有活人能够阻止我!”

—— 《魔戒III-王者归来》佩兰诺平野之战

但这个骑手却不是男人,她是洛汗伊奥温,骠骑王的侄女[8]。她以一记轻盈的挥击砍倒巫王的堕落飞兽,盛怒之下的巫王则将钉头锤朝她挥去,击碎了她的盾牌,也震断了她的手臂。巫王举起钉头锤,准备给出致命一击。

但这时霍比特人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从后面将剑插入了巫王膝后盔甲中的缝隙。普通宝剑伤不到巫王,但梅里所持乃是许久以前西方人为对抗安格玛王国而造的武器,因此它轻易挑断了巫王膝盖的肌腱。巫王扑倒在地,伊奥温便将她的长剑刺进巫王头盔和衣钵间的空洞。王冠和那一身衣饰掉了下来,巫王就此消亡。[9]


...一声嚎叫蹿升到战栗的空中,衰减成尖利的哭号,随风飘散。一个没有形体可以依附的薄弱声音渐渐消逝,彻底湮没,在世界的那个纪元里再未得闻。
—— 《魔戒III-王者归来》佩兰诺平野之战

由此,格罗芬德尔在佛诺斯特战役后所说的话应验了,巫王的末日由一个女人和一个霍比特人带来。

3月25日,至尊戒在末日山的烈焰中熔化,索隆和另外八个那兹古尔同时消亡。随着九枚人类之戒力量的消去,巫王和那兹古尔将永远没有重在中洲现身的机会。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2 魔戒III-王者归来,appendixl1。
  2. 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一 列王纪事-第一篇,努门诺尔诸王。
  3.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八章,古冢迷雾。
  4.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章,大步佬。
  5.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一章,暗夜白刃。
  6.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二章,逃亡渡口。
  7. 7.0 7.1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四章,刚铎围城。
  8. 此处对应了前文中葛罗芬戴尔的预言“不会死于人手”,所用的词是man,既有泛指人类又有男人的意思,而最终给予巫王致命一击的伊奥温是个女人。
  9.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六章,佩兰诺平野之战。
5.0
3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