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来自魔多。”大步佬低声说,“来自魔多,麦曼,如果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的话。[1]
Angus McBride - Rivendell.gif
那兹古尔
Nazgûl
基本信息
居住地 米那斯魔古尔
语言 黑语西部语
成员 巫王可哈穆尔
体貌特征
寿命 未知
特点 没有形体
画廊 那兹古尔相关的图片
配图:by Angus McBride

那兹古尔Nazgûl),即戒灵Ringwraiths),也被称为九骑手Nine Riders)或黑骑手Black Riders),是索隆手下“最可怕的仆役”。他们原先是人类,但在接受了索隆赠予的九枚力量之戒之后慢慢被侵蚀为灵体并服从于他的意志。

历史

起源

索隆于第二纪元1697年间将九枚力量之戒赠与了九位强大的凡人。世说其中三位是努门诺尔贵族[2],而唯一知名的是东夷中的国王“东方魔影”可哈穆尔[3]

起初那九位人类使用戒指的力量来获得巨大的财富、声望与权力,使得他们成为了强大的国王、巫师与武士。戒指的力量也延长了他们的生命,他们开始看见原先看不见的东西。

堕入黑暗

他们的肉体被力量之戒侵蚀殆尽,成为不可见的灵体。最终,九位持有力量之戒曾经伟大的人类都渐渐被手上所持的戒指奴役,一一落入索隆至尊戒的掌控,成为了那兹古尔,戒灵。他们无法反抗索隆的意志并失去了自我意识。[4]一些人类被轻易奴役,而那些内心强大或尚存善念的则挣扎了一段时日。

那兹古尔于第二纪元2251年现身中洲[5],他们的首领是那兹古尔之首,第二指挥是可哈穆尔。他们已经完全被索隆征服,以至于不需要再佩戴力量之戒,索隆也得以不使用力量之戒来驱使他们。于是九戒被收回。

那兹古尔能够感知到幽界,但他们所见的大多数不过是索隆创造的幻影和幽魂。他们在正常世界难以视物,在正午的阳光下更如眼盲;在黑暗中他们尤其危险,因他们能察觉凡人所不能视之物。人类在他们的感知中如同幢幢阴影,然而不论时间与距离,他们都能清楚看见彼此。

当索隆于第二纪元3441年最后联盟大战中战败失去形体,伊熙尔杜得到至尊戒,那兹古尔也纷纷遁入暗影。[5]

第三纪元

然而大约第三纪元1050年索隆以一道阴影的形态回归大绿林,他的仆役也随之归来。他们在大绿林的南部建立了多古尔都要塞。

第三纪元1300年,那兹古尔之首召集邪恶人类建立了安格玛王国,自此他以安格玛巫王之名为人所知;从此,他开始带领索隆的军队对抗人类国度。第三纪元1356年安格玛鲁道尔的联盟袭击了阿塞丹阿盖勒布一世被杀。第三纪元1409年,那兹古尔之首再度发起进攻。卡多蓝的最后一位王子被杀,杜内丹人躲到老林子古冢岗避难。鲁道尔的杜内丹人被驱逐出境;阿塞丹的阿维烈格一世亦被杀害,但他的儿子阿拉佛成功在林顿幽谷精灵的帮助下击退了巫王的势力。

第三纪元1636年的大瘟疫期间,卡多蓝的杜内丹人灭亡。巫王将邪灵从安格玛和鲁道尔送往古冢岗古冢尸妖由此出现。

第三纪元1975年,巫王占领了阿赛丹的首都佛诺斯特。北方的杜内丹人与林顿幽谷刚铎组成联军,在佛诺斯特之战击败了他。巫王于第三纪元1980年逃回魔多并召集其他戒灵。[5]第三纪元2000年,戒灵兵临米那斯伊希尔,在两年的围困后终于取得此城,控制帕蓝提尔,并将该城变为戒灵的要塞米那斯魔古尔,在此他们开始重新组建索隆的大军。[5]第三纪元2041年,安格玛巫王向刚铎国王埃雅努尔挑衅,诱使国王孤军深入米那斯魔古尔,一去不返。由于埃雅努尔没有留下后嗣,刚铎王室家族亦无血统纯正的继承人,从此刚铎开始由执政宰相治理。

很快,出于对戒灵力量壮大的担忧,第三纪元2063年甘道夫来到多古尔都进行调查,索隆忌惮时机还未成熟,再次遁走东方。警戒和平时期开始,戒灵在米那斯魔古尔蛰伏。近四百年后,待刚铎国力日渐衰弱,索隆返回多古尔都,警戒和平结束。

第三纪元2942年,索隆回到魔多并于九年后公开现身。随即,可哈穆尔和另外两名戒灵被调往多古尔都,那兹古尔之首和其他戒灵仍留在米那斯魔古尔。第三纪元3017年咕噜被抓获后,索隆命令戒灵从“夏尔的巴金斯”那里夺回至尊戒,那兹古尔以黑袍骑手的面貌出发。

埃瑞博的矮人称一名骑手曾前来以索隆之名示好,并询问有关霍比特人的事。他要求矮人们“为表友谊”,要从那霍比特人手中拿来一个“小东西”,一枚被他偷走的“最微不足道的戒指”。

那兹古尔此时移动靠的是它们的黑色马匹(盗窃自洛汗),这些马当他们在布茹伊能渡口被水冲走后也随之死亡(除了一只)。它们被迫返回魔多重新集结,不久后骑着凶恶巨兽复出,并被称作“飞行的那兹古尔”。

灭亡

魔戒大战结束后,九名戒灵尽数死亡。在佩兰诺平野之战中,那兹古尔之首被伊奥温杀死(在梅里的帮助下),其余的八名戒灵在黑门之战中被西方大军击败。而当弗罗多将至尊戒投入末日山中时,索隆命令戒灵以最快速度赶去阻止他。为时已晚,戒指已经和咕噜一起落入岩浆。那兹古尔被困在了喷发的火山中,并被其毁灭。

外貌及能力

他们便是“戒灵”那兹古尔,大敌最可怕的仆役。他们所到之处,黑暗如影随形,他们的号叫就是死亡的声音。[4]

凡人无法看见他们的形体,只能通过他们穿戴的黑色斗篷和银制锁子来确认他们的形体。他们的眼睛自黑色斗篷下清晰可辨,具有催眠的能力,它们的盛怒以地狱中的烈火显现。凡人无法触碰他们,只有那些受过第一纪元的精灵或杜内丹人祝福过的武器可以伤害它们(比如梅里用古冢剑伤到了巫王)。戒灵的武器包括钢制长剑,火焰长剑,有毒的匕首,有毒的飞镖以及强力的黑色钉头锤。

它们不仅在物理层面上致命:它们被一层“恐怖的气氛”包围,这种气氛可以影响所有的活物;它们的“呼吸”(被称作黑呼吸)有毒,它们的喊叫可以引起恐惧与绝望。某些那兹古尔似乎还是娴熟的妖术师,能够使用魔法造成毁灭性的效果。但根据托尔金本人的说法,他们引起的恐惧才是最主要的危险:

它们没有强大的力量来攻击无惧的人,但是他们所拥有的能力,以及它们能够引起的恐惧,在黑暗中大大增加了。[6]

那兹古尔存在于不可见之世界中,因此极难受到物理上的伤害。常规武器无法伤害他们,努门诺尔的武器也会在他们的幽灵形态下被摧毁。而他们也无法与可见之世界正常互动:他们需要索隆提供的服装和武器来塑造形体。因此他们只有形体可以被摧毁,并被迫回到索隆处重新塑造。

那兹古尔仅仅是存在就足以向普通生物散布恐惧,只有特殊训练过的马或凶恶巨兽可以听其指挥。他们只需简单地从敌人上空经过就能引起恐慌与绝望,只有个别具有极大勇气的人才可以直面它们并与之战斗。

他们对普通生物来说是剧毒的,仅仅是身处其附近就会遭到迷惑甚至得病,而更紧密的接触则会致命。

那兹古尔在可见之世界中的视力很差,但在不可见之世界中意识十分敏锐,他们能迅速察觉戴上至尊戒的人,或是某些精灵比如格罗芬德尔。任何能看到不可见之事物的人也能看到戒灵。

巫王甚至可以凭声音来影响事物,例如粉碎弗罗多在古冢岗得到的匕首,削弱米那斯提力斯的城门,至于其他戒灵是否也有相同的能力,我们不得而知。

名字及词源

Nazgûl在黑语中意为“戒灵(Ringwraiths)”,由nazg + gûl构成

别名

  • 乌来力(Úlairi):那兹古尔的昆雅语称呼。

ÚlairiÚ + lai + ri构成,即“邪恶的”+“阴影”+“们”,意为“那些身处非自然阴影中的家伙”

  • 魔多使者(Messengers of Mordor)。
  • 尖叫者(Shriekers)。
  • 沉默的监视者(Silent Watchers)。
  • 飞行的使者(Winged Messenger)。
  • 飞行的阴影(Winged Shadows)。
  • 飞行的恐怖(Winged Terror)。
  • 凶残骑手(凶恶骑手)(Fell Rider)

成员

作品中只点明两位:

我们还知道有三位是努门诺尔人。

[2]

其他版本

在书本之外,有许多相关改编作品中出现过戒灵成员。注意! 这些戒灵成员均非原著设定。原著没有说明九戒灵具体是谁,以下为华纳版权自行发挥。都是明显不合理的,甚至是和原著相去甚远。

  • 苏拉丹(Suladan)。努门诺尔的大将军或者努门诺尔的黄金大帝阿尔-法拉宗。
  • “锤手”海尔姆(Helm Hammerhand)。洛汗国王,“海尔姆深谷”这个名字便来自于他。
  • 伊熙尔杜(Isildur)。亚尔诺和刚铎的国王,他曾在战斗中砍断过索伦的手指。
  • 游侠/墓穴行者 塔里昂。中土世界游戏主角,非原著人物。

来源与注释

5.0
3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