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希安之歌》余下的故事情节The Narrative in The Lay of Leithian to Its Termination),是《贝伦与露西恩》的第八章节,选自《中洲历史》第三卷《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三章《蕾希安之歌》的第八歌至第十四歌[1]。诗歌主要讲述了露西恩受凯勒巩和库茹芬挟持,被囚纳国斯隆德,及之后发生的故事。《蕾希安之歌》在1931年创作第十四歌时被放弃,托尔金在完成《魔戒》的创作后,大量修订初稿,但未再扩写这个故事。[2]

章节详情

第八歌(1-328)

胡安是维林诺的不朽种族,年幼时期便追随塔夫洛斯麾下。他长大后,欧洛米将他赠送给了追随自己的凯勒巩。当费艾诺众子背离家园,光明之地的猎犬中,唯有他追随主人。他参与每一场奇袭、突击和致命的战役,多次救了凯勒巩。他熟悉贝烈瑞安德的每一条小径,勇猛无倦、专猎恶狼,夙巫的狼群惧怕他。


无论巫术,枪箭,咒祷,

无论獠牙,还是邪术的毒药
都不能伤他分毫。因为他的命运
已经织就。但是他丝毫无惧
那业已判定,昭告于众的结局:
他将死在最强大者手下,
他将死于最强大的妖狼爪牙,
面对最强大的妖狼生长于石窟,他终将殒命。

—— “胡安的命运”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51-58行


费拉贡德一去经年,夙巫的狼群四处游荡、逼近纳洛格河对岸。库茹芬怂恿凯勒巩外出狩猎恶狼,一来保卫国家,二来可以查明纳国之王的下落,三来兴许能遇上他将精灵宝钻带回。如此,王权与宝石都能归他们所有。凯勒巩随即带猎犬和人马出发,在外猎狼三日,才在多瑞亚斯西部边界稍作歇息。胡安在一次行猎中遇到了仓皇逃离的露西恩。露西恩的魔法和黑袍都对胡安无效,但她的美貌驯服了猎犬。胡安于是带她去见了凯勒巩。

露西恩表明身份后,脱下黑袍。库茹芬随即对她着了迷。不知情的她将辛葛给贝伦的任务,还有美丽安的预见都告诉了凯勒巩和库茹芬。兄弟两人听后,并不想去夙巫领地救费拉贡德和贝伦,于是诱骗露西恩同他们一起回到纳国斯隆德,并将她软禁,想要逼辛葛将女儿嫁给费艾诺家族。欧洛德瑞斯知道两人的谋划,但无奈无人听他的诤言。胡安听了露西恩的倾诉,保护她远离库茹芬,并用精灵语回答露西恩,为她制定了逃跑的计划。

第九歌(329-618)

夙巫令妖狼杀了十人,仅剩费拉贡德和贝伦。贝伦想要将实情告诉夙巫,并解除费拉贡德与贝奥家族的誓约,也许夙巫能让纳国之王活着离开。但费拉贡德告诫他,夙巫若是知道两人身份,他们可能会遭受更可怕的折磨。

隔墙有耳,夙巫得知了费拉贡德的身份,随即命恶狼杀死贝伦,好留下纳国之王再做打算。就在恶狼逼近的时刻,费拉贡德挣脱了铁链,徒手杀死了妖狼,但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向贝伦告别后便死去。贝伦陷入了至深的绝望,他无畏无惧地等待着死亡。


永别了!

无畏的贝伦,我的伙伴与战友,
这片凡世,我不再停留。
我已经全身冰冷,心房爆裂。
我用尽最后的力量
挣脱了束缚,致命的毒牙
已经刺进了我的胸膛。
现在我得走了,走向长久的歇息
去那时光停驻的殿堂,蒂姆布伦廷山下,
那里诸神饮宴,光明照耀在
闪光的海上。

—— “费拉贡德之死”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389-399行


突然传来的歌声震撼山丘和监牢,光明刺破黑暗,带来希望。贝伦回唱了一首北方古老的战歌,让露西恩知道自己在这里。但夙巫也从露西恩的歌中,得知了她的身份。夙巫想俘获露西恩去向魔苟斯邀功,派出妖狼想将露西恩捉回,但都被胡安悄悄杀死,除了肇格路因在死前向夙巫报信,夙巫才知道胡安在门外。他想起胡安命运的预言,因而化作一只巨狼,但胡安与露西恩将他联手打败。任凭夙巫不断变化形态,使尽邪术毒药,也逃脱不了胡安的紧咬,直到现出原形。

夙巫认输,将钥匙、魔咒和密语告诉露西恩。她随即解开了岛上的魔咒,救出了地牢的俘虏。夙巫趁机舍弃狼形躯壳,变作吸血魔鬼,逃亡暗夜笼罩的森林。露西恩和胡安找了许久,才发现为费拉贡德哀悼的贝伦。两人在破晓时分重聚。

第十歌(619-1008)

日落之前,你们必须

永远离开这里。你们乃至任何费艾诺之子, 永远不得返回此地; 你们与纳国斯隆德 永远没有情义可言。

—— “欧洛德瑞斯的驱逐令”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669-674行


胡安和岛上的俘虏回到故土,带来了费拉贡德死亡、夙巫被击败、岩石塔楼崩坏的消息。于是,纳国斯隆德的子民重新倾向芬罗德家族,要杀了两个不忠不义的王子。但欧洛德瑞斯不允许亲族相残,于是驱逐了凯勒巩和库茹芬。两人召集亲随,愤怒地离开。


贝伦扛起库茹芬,远远掷在一边,
“滚!”他喊,言语不留情面;
“快滚!愚蠢的叛徒,
愿你的贪婪在流亡中冷却!
起来,快走!别再效仿
魔苟斯的奴隶或该受诅咒的奥克!
高傲的费艾诺之子,
愿你今后的作为比过去的行径高贵!”

—— “贝伦放走库茹芬”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827-834行


贝伦与露西恩在离开小岛前,埋葬了芬罗德之子费拉贡德,为他立碑。两人在西瑞安河边的林间草地生活了一段时间。这时,他们已来到多瑞亚斯的边境,贝伦因自己没有完成誓言,向露西恩告别。但露西恩不愿与他分别,也不愿听贝伦的劝说。不巧,凯勒巩和库茹芬正在寻找陶尔-那-浮阴与多瑞亚斯之间的小道,去投奔在希姆凌和阿格隆隘口的亲族,恰好看见了漫游的贝伦与露西恩。库茹芬骑马掳走露西恩,被贝伦扑到在地。胡安为了救贝伦和露西恩,拦住了想要杀死贝伦的凯勒巩和亲随。贝伦听了露西恩的话后,放了库茹芬,但夺了他的坐骑、锁甲和宝刀。凯勒巩诅咒贝伦后,飞身下马扶起库茹芬,并用金弦紫杉弓向贝伦与露西恩放冷箭。胡安挡住了第一箭,贝伦为露西恩挡住第二箭而受了伤。因为这背信一箭,人类在大出征时依然牢记,助长了魔苟斯的邪念。


远远地滚!费艾诺众子的怒火

将烧遍谷地山岭
你哪怕在荒野里饿死,
也好过品尝我们的愤怒。
什么宝石,美女,精灵宝钻,
你休想长久占有!
我们在光天化日之下诅咒你,
我们从晨起到安歇都诅咒你!
后会无期!

—— “凯勒巩诅咒贝伦”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838-846行


凯勒巩与库茹芬逃走后,胡安寻来一片最具疗效的草药,露西恩用泪水与咒语为贝伦止血治疗,用歌声治愈伤口。次日,贝伦醒来劝露西恩回多瑞亚斯,但露西恩预见贝伦独自一人兑现誓言的结局,不愿离开。最后,贝伦说服露西恩,两人一同赶往多瑞亚斯。但一天清晨,贝伦将露西恩托付给胡安,独自骑马奔赴北方。


他俩歌唱坚贞不渝的爱,

纵然大地沉入海底,
他俩被迫分离
也必将在西方海岸上重聚。

——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987-990行


第十一歌(1009-1300)

追忆骤火之战前,精灵王芬国昐吹响军号挑战魔苟斯,但大敌按兵不动。后来,火焰的洪流席卷了冰冷的原野,将大地化为干渴的沙丘。致命夜翳森林的松树,如死亡之船的桅杆。贝伦越过荒漠,眺望桑戈洛锥姆隘口的塔楼。贝伦放走从库茹芬那里缴获的马匹,唱起一首告别的歌。


        永别了,树梢的林叶,

你们在晨风里奏响的音乐!
永别了,见证四季变迁的
长草、花朵与绿茵;
溪石上潺潺低语的流水,
还有静静独处的小湖!永别了,群山、河谷与平原!
永别了,风霜与雨水,
轻雾与云朵,还有穹苍气息;
耀眼美好的星辰明月
将依然从天上俯视
这辽阔的世界,无论贝伦死去
还是留得一命——
倒卧大地深处,
在永恒的黑暗与浓烟中窒息
哭泣的悲惨回音也无从逃逸。
        永别了,亲切的土地,北方的天幕,
此方永得祝福,只为她曾在此留驻,
只为她轻捷的双足,曾在此徜徉,
在明月之下,在艳阳之下,
露西恩·缇努维尔,
凡人言词,无法述尽的美好。
哪怕天地终将倾覆,
万物崩解,霍然重归
无尽深渊,鸿蒙远古,
过往创造却非虚掷,只为那
薄暮,黎明,大地,海洋
曾有露西恩片刻驻足!

—— 《贝伦与露西恩》第八章,第1069-1096行


歌毕,贝伦举刀,打算孤身发出挑战。但这时,露西恩找到了贝伦,她不惧死亡,愿为爱涉险,助贝伦一臂之力。贝伦第三次诅咒自己的誓言,嗔怪胡安没有听他的话。露西恩说是她苦苦请求胡安带她来的,这不能怪他。不一会儿,胡安从西瑞安河中岛上,带回了一张巨大狼皮和一件蝙蝠样的外衣。胡安再次开口说话,为两人制定计划,要贝伦化身巫师之岛的妖狼,露西恩披上蝙蝠的外皮,秘密潜入安格班。胡安出于一些原因,没有陪他们前往安格班,但他认为他们会在多瑞亚斯再次相遇。于是,露西恩用法术和皮囊,将贝伦与自己化身成可怕的妖狼和蝙蝠。两人在灰烬与呛人沙丘间奔走,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来到安格班的阴森大门前。

第十二歌(1301-1602)

再次追忆骤火之战时期,芬国昐手持嵌有水晶的天蓝盾牌,擂响安格班大门,向魔苟斯发出挑战。魔苟斯身披黑甲、头戴铁冠、手持巨盾和地狱之槌迎战,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亲自离开安格班作战。芬国昐砍伤了魔苟斯七次,纵使盾碎盔裂,他依然坚持,最后将凛吉尔刺入魔苟斯的脚。最后,精灵王不幸身陨,梭隆多从饿狼嘴下夺回芬国昐的遗体,并啄破了包格力尔的脸。他将遗体带去了南方刚多林,在山巅安葬,堆石为记。

从此,魔苟斯跛脚且破了相,他变本加厉地折磨奴隶和敌人,增设三倍的哨岗与卫兵,知晓北方全境所有的消息。仅有费艾诺七子、纳国斯隆德和希斯路姆的芬巩还在厉兵秣马,对他产生威胁。但后来,魔苟斯得知露西恩在野外流浪,他多次揣测辛葛的用意,最后大举兴兵多瑞亚斯,却吃了败仗。随后夙巫的一败涂地令他对手下的奥克都心生疑虑。贝伦和胡安也是不小的祸害。魔苟斯想起了胡安的命运,于是用人类与精灵的尸体喂养“红色咽喉”卡哈洛斯,令他长得胜过所有同类。

卡哈洛斯见到扮成肇格路因的贝伦和扮成吸血蝙蝠的露西恩,他起先怀疑死而复生的肇格路因,但因为肇格路因是狼族之首,贝伦将他喝了回去。就在卡哈洛斯怀疑露西恩时,她用魔法的披风,使恶狼昏睡。

第十三歌(1603-1938)

安格班的大门后,锻造坊传出的轰响如雷,夹杂呼喝与俘虏悲号,热风与蒸汽在恐怖地道里呼啸,转角处是丑陋狰狞的石像。两人误打误撞,进入了魔苟斯阴森可怖的老巢。贝伦成功潜入,但魔苟斯识破了露西恩的伪装,要她现出原形。

于是,露西恩褪下伪装,高唱一首睡眠与休息的歌谣,比美丽安在森林中唱的还要强。魔苟斯随即认出她就是露西恩,心生邪念,想将她占为己有。但露西恩恳求先让她歌舞一曲,随即将沉睡魔咒织满了整个大厅。随着魔苟斯昏昏睡去,跌下王座,精灵宝钻重燃光明,在黑暗中闪耀。露西恩在耗尽魔法与力气前唤醒贝伦,贝伦拔出库茹芬那柄无鞘长刀削断王冠上的铁爪,取下精灵宝钻。但就在他取第二颗时,刀身折断,划过魔苟斯的眉头。此时卡哈洛斯已苏醒过来。

第十四歌(1939-1986)

两人飞快逃离洞穴,但门口的卡哈洛斯朝他们扑来。贝伦把露西恩推在一边,挺身而上。搏斗中,卡哈洛斯将贝伦右手齐腕咬断,吞下精灵宝钻。

《蕾希安之歌》至此终结。

还在创作中的五行

一页零散的手稿上给出了还在创作中的五行,故事大意是,贝伦用左手护卫露西恩,露西恩眼见贝伦受苦而惊叫。

诗歌末尾的片段

1931年末,《蕾希安之歌》被放弃。但托尔金此时已大致完成了“叙事结构”的最终形式,即出版的《精灵宝钻》的文风。

在完成《魔戒》后,他对《蕾希安之歌》进行了大量修订,但他从未扩写诗歌版本的故事,只在一页零散的手稿上写了一段,题为“诗歌末尾的片段”。主要是对森林和溪水的描写,提到亡者在大海彼岸安逸的失落之境静坐等待,每个纪元末能听到一声叹息,而“你们”已将亡者遗忘(并不清楚诗歌中的“你们”指的是谁)。

设定演变

  • 诺姆族称呼欧洛米为塔夫洛斯(Tavros)
  • 出现了对胡安外貌的描写,他的毛皮是灰色的,双眼闪亮。
  • 提及“点燃的烟斗”,这是人类对北方七星地称呼。同时它也有了另一个别名“诸神的镰刀”,与后期设定中“维拉的镰刀”更为接近。
  • 出现了对夙巫外貌的描写,他身裹乌黑斗篷。
  • 提及露西恩认得费拉贡德。
  • 增加费拉贡德的青冢长立,直至贝烈瑞安德沉入深海,但他重生后,在维林诺的树下畅笑无忧,再未踏足泪水与战乱的灰暗世间。后期改为他和父亲在埃尔达玛的树下散步。
  • 在《蕾希安之歌》中,凯勒巩和库茹芬在被驱逐出纳国斯隆德时,依然有亲随追随他俩离开。但后期改为,除了胡安外,无人肯跟他们走。
  • 《蕾希安之歌》中,凯勒巩与库茹芬离开纳国斯隆德前,说的是“我们绝不会忘记”。后期改为,凯勒巩一人说“如你所愿”。
  • 从阿格隆峡谷改成了阿格隆隘口。
  • 添加设定,库茹芬的无鞘宝刀是由矮人在诺格罗德城中吟唱咒语锻造的,它刺破的血肉无法治疗,截铁如软木,断甲如羊毛。它是一把长刀,而非后来的匕首。
  • 《蕾希安之歌》中,是凯勒巩在扶起库茹芬后,用他的金弦紫杉弓向贝伦与露西恩放了冷箭,箭镞是矮人的工艺,还带着倒钩。第一箭被胡安截下,第二箭贝伦为露西恩挡下。后期改为库茹芬在马上用凯勒巩的弓箭,向露西恩放冷箭。结果与《蕾希安之歌》中相同。
  • 提及大出征(Marching Forth),即泪雨之战前,人类加入迈兹洛斯联盟[1]
  • 胡安为贝伦带来的草药,生长在林间草地,有着宽大灰白的叶片。
  • 提到干渴平原的精灵语名“多尔-那-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即日后的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u-Fauglith)。
  • 与后期不同的设定:诺姆族的骏马惧怕陶尔-那-浮阴森林和多尔-那-法乌格砾斯的荒原。
  • 最后作为《骊歌》出版在《精灵宝钻》里的,只有第1069-1096行片段的后半部分。
  • 露西恩说,精灵一族不会抛弃自己终身相许的爱人。
  • 提到胡安带来的战利品,是肇格路因的皮囊,和夙巫信使蝙蝠样的皮囊。且披皮伪装是胡安的主意,而非《缇努维尔的传说》中,是露西恩请求胡安将欧伊克洛伊的猫毛皮送给她。
  • 胡安在贝伦与露西恩潜入安格班前,就已知晓安格班大门前的守卫,是命定要杀死他的巨狼。
  • 如同美丽安和费拉贡德那样,露西恩也会用咒语编织防御和化形的法术。
  • 详细描写了芬国昐与魔苟斯的决战。文中提到的多年前与后期有所不同。早期,骤火之战发生于第一纪元155年,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发生在第一纪元163-164年间,相隔8-9年。而《精灵宝钻》中,骤火之战发生于第一纪元456年,而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发生在第一纪元465年 - 466年,相隔9-10年。
  • 《蕾希安之歌》中,梭隆多啄破了包格力尔的脸,后期改为抓伤了他的脸。梭隆多有着金色尖喙,羽翼宽三十噚。
  • 卡哈拉斯更名为最终版的卡哈洛斯,别名从“刀牙”改为“红色咽喉”,是精灵对他的称呼。是魔苟斯为了杀死胡安,根据其命运的传说,而特意培养的恶狼。
  • 提到炎魔头领的外貌,鬃发如赤焰,双掌血红,口露钢牙。
  • 夙林格威希尔是露西恩在魔苟斯盘问时自己说的名字,前文并未出现对蝙蝠皮主人的描述。
  • 早期贝伦是用刀撬下宝钻,后期设定中,贝伦是用刀挖下宝钻。此处贝伦是用长刀削断了铁爪后,取下宝钻。这一动词的变化,可能也与安格锐斯特不断演变的设定有关。
  • 此处,无鞘长刀断成两截,断刀划过魔苟斯的眉头。出版的《精灵宝钻》改为,刀刃的碎片打中了魔苟斯的脸颊。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感谢菠萝捉虫!

3个月
avatar
0

搞完了orz

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