缇努维尔的传说The Tale of Tinúviel),是《贝伦与露西恩》的第一章节。正文开始之前,克里斯托弗摘取了父亲的亲笔书信,讲述了中洲历史的创作起源,对比了托尔金笔下的精灵与传统观念中的精灵之间的区别,分析了一些早期用词和设定的演变,介绍了贝伦与露西恩传奇故事的基础——精灵宝钻,以及围绕这颗珠宝所发生大事件。最后,通过(《失落的传说之书》里记载的)维安妮的说法,引出正文的第一章节《缇努维尔的传说》。除了主人公和大纲相近,这个故事与《精灵宝钻》里的《贝伦与露西恩》大相径庭。 [1]

章节详情

写在故事前的介绍

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起源自一片位于霍尔德内斯的鲁斯附近的“野芹”,1917年托尔金曾在约克郡的亨伯驻军待过一段时间,并写下了这则《缇努维尔的传说》[2]。数十年后,克里斯托弗花了很多心血整理、识别、汇编了父亲模糊不清的手稿,将它编入1984年出版的《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中,是托尔金早期“神话体系”的故事之一。

《失落的传说》主要讲述了“有关精灵之地的失落的传说”。故事背景设定在”盎格鲁—撒克逊“时期,英格兰水手埃里欧尔(或艾尔夫威奈)向西航行,抵达托尔埃瑞西亚。旅居期间,他从“孤岛”上的精灵那里听得了关于创世、众神、精灵和英格兰的古代史。

向埃里欧尔讲述《缇努维尔的传说》的少女名叫维安妮。她从缇努维尔父母相遇的故事讲起,提到了阿塔诺尔的布局、环绕它的魔法和咒语,廷威林特和格玟德凌成了迷途精灵的王和王后。

彼时,托尔金的故事有细致入微的描写、极具个性的叙事风格和古风的遣词造句,与日后激烈、诗意和神秘的文风全然不同。

缇努维尔的传说

故事原本并无章节,但为了阅读与查询方便,因而加上了概括大意的小标题。

贝伦来到阿塔诺尔

廷威林特和格玟德凌的儿女戴隆和缇努维尔喜欢离开宫殿去森林玩耍,戴隆吹奏芦笛,缇努维尔随乐起舞。因为魔法阻挡了邪恶,在夜里他们也不曾害怕。

六月黄昏,诺姆精灵贝伦翻越铁山脉来到此地,正巧看见缇努维尔身着银白衣裙,在野芹丛中跳舞。由于诺姆族在天鹅港的残暴行径,以及米尔冦在贝伦族人中流传的谎言,使得森林精灵与诺姆族相互敌视。虽然戴隆大喊让缇努维尔快逃,但她却躲进了花丛中,之后才甩开了贝伦。由于贝伦在寻找的过程中,恰巧碰到了她的手臂,自此他便忘不了这位美丽的精灵少女,多日在森林里游荡。他时常在远处看着她舞蹈,秘密尾随她穿过森林,缇努维尔装作没有发现。

一天,贝伦鼓起勇气走到缇努维尔面前,希望她能教自己跳舞。缇努维尔带着他一路跳进了石窟里的幽深殿堂,来到了国王与王后的面前。廷威林特不满贝伦的到来,缇努维尔替他辩解后,国王问贝伦回去之前想要什么。贝伦诚实地说自己想去缇努维尔为妻,戴隆和廷威林特听罢大笑起来。国王把贝伦的话当作是粗俗无礼的玩笑,因而故意要求一颗米尔冦王冠上的精灵宝钻作为聘礼,如若女儿愿意,就可成亲。

贝伦前往安加曼迪

贝伦听后明白国王是在奚落他,一气之下走到了铁山脉附近。数夜后,他逐渐失去勇气,看不到希望,那片可怕的地域给他带来极大的恐惧。米尔冦的居所有毒蛇、恶狼、兽人和奥克,每一日都危机重重、险象环生,但最终还是被捉住,押到了米尔冦面前。贝伦用谄媚奉承的谎话,骗得了米尔冦的欢心,让他去厨房当猫王泰维多的奴工。

猫群的居所光线昏暗,充满着怪怖的呼噜和咆哮声。泰维多十分讨厌贝伦身上有狗的气味,还瞧不起贝伦捕猎的能力。他给安排了一项考验,去抓三只邪恶又巨大的魔鼠,但贝伦追猎三天仍然一无所获。他被群猫的差遣折磨得没法吃饭睡觉,变得蓬头垢面、形容枯槁。

缇努维尔逃离树屋寻贝伦

而缇努维尔因贝伦的离去哭了很久,不愿再去森林跳舞,戴隆为此很生气。她向母亲寻求帮助,格玟德凌告诉她贝伦的处境。缇努维尔希望母亲能求父亲帮忙出兵安加曼迪救出贝伦。廷威林特得知此事暴跳如雷,不许缇努维尔再想再提贝伦。于是缇努维尔转而去向戴隆寻求帮助,但戴隆一点儿也不喜欢贝伦,担心姐妹出事,将此事禀报给父王。廷威林特在震惊和恐惧中,把女儿软禁在“万树之后”希利珑的树屋上。戴隆对自己造成的后果深感悲伤,为缇努维尔造了一台她想要的小织布机。

在备齐清水、酒和纺纱轮后,缇努维尔吟唱了四首有魔力的歌。唱第一首歌时,她将酒与水混合;待酒水盛在金碗中,她唱起一首生长的歌;待酒水盛在银碗里,她将大地上最高最长之物的名字都编在歌曲里;最后,她将头浸到混合的酒水中,唱起第三首沉睡之歌。缇努维尔的头发开始疯狂生长,十二小时后,便充满了整个小屋。她用剪下的头发,纺织成一件迷雾一般、饱含睡意的黑袍和一条长绳索。她用黑袍使卫兵陷入沉睡,飞快地逃走了。

国王搜遍森林,却一无所获。戴隆追着缇努维尔却迷了路,在后来图林不幸误杀贝烈格的暗夜森林里与她失之交臂,回到帕利索尔南方的森林里孤独地奏乐。

缇努维尔遇胡安巧计逮猫王

而独自上路的缇努维尔也开始恐惧,甚至在暗夜森林里走了一段回头路,希望戴隆能陪着她。而后,她才鼓起勇气继续前行,幸运地绕过了黑暗疆域,遇到了泰维多最惧怕的犬族之首胡安。胡安询问缇努维尔只身踏入险境的原因,她道明来意后,胡安说自己和贝伦是老朋友,愿意帮助她。胡安想了个一举两得的计策,让缇努维尔去告诉泰维多,她在森林里恰好看见病倒在地的胡安,并亲自带他过来。缇努维尔照办。

缇努维尔勇敢地穿越森林和长草地,来到泰维多那黑沉沉的古堡前。由于台阶落差大,且大门开在半空,缇努维尔请求老猫乌穆扬帮忙,带她去见正在睡午觉的泰维多。缇努维尔说服猫王带自己进入古堡内部后,她找到了在厨房辛苦劳作的贝伦,她故意大声透露自己的身份,好让贝伦知道自己来救她。随后,缇努维尔向泰维多透露胡安病倒在森林里的“秘密”。

诚实之人的谎言,反而更加可信,泰维多上当了。他让缇努维尔指路,带着两个头领向陷阱走去。胡安咬死了欧伊克洛伊,将剩下两只猫逼上树。泰维多在搏斗中受了伤,在疲惫、饥饿和恐惧下,同意与胡安和缇努维尔谈判。他将自己的黄金项圈和米尔冦的魔咒交出来,让缇努维尔回到古堡救贝伦,但这之后胡安得放他离开。

缇努维尔救出贝伦

缇努维尔解除魔咒,古堡的猫都缩成小猫,害怕拿着黄金项圈的精灵公主。缇努维尔救出贝伦和诺姆族的吉姆利后,回到胡安身边。胡安兑现了承诺,但把赋予力量、权威的魔法金项圈戴在了自己颈上,令泰维多尤为愤怒。

此后,猫族一直害怕犬族。听闻了事情的经过米尔冦,狠狠地惩罚了泰维多和他的族类。而胡安与缇努维尔和贝伦一起漫游到了远方,一起过着原始艰苦但自由的生活。

贝伦与缇努维尔再次前往安加曼迪

一段时间后,缇努维尔越来越思念母亲格玟德凌,想要回家,但贝伦因为没有拿到精灵宝钻,又不愿再冒险踏入米尔冦的殿堂,不想随她返回阿塔诺尔。缇努维尔无言静坐了许久后,贝伦决定去夺回一颗精灵宝钻。他向胡安寻求帮助和建议,但胡安认为他俩的做法是荒唐不智的。缇努维尔请求胡安将战利品——欧伊克洛伊的皮毛赠予她,把贝伦缝进皮毛里,并教他猫的行为动作。最后,他俩告别胡安,一同上路。

两人经过了许多诺多族奴隶的作坊,终于来到了安加曼迪那布满利刃尖刺的铸铁大门前,门前躺着世间最大且从不打盹的“刀牙”卡卡拉斯。此时,泰维多狼狈大败还未在安加曼迪传开,缇努维尔谎称自己是泰维多手下护送来谒见米尔冦的。她在卡卡拉斯识破她身份前,用舞蹈和黑袍使他陷入沉睡。

扮成欧伊克洛伊的贝伦顺利地潜到了米尔冦的宝座下,宝座底下的毒蛇和邪物令他一动也不敢动。但米尔冦看见了缇努维尔,喝问她的身份和来意。缇努维尔谎称因自己飞扬跋扈而被父王廷威林特赶出家门,来此地投奔米尔冦作舞娘,并愿意向他献上一支舞。

在获得米尔冦的许可后,缇努维尔跳起了一支空前绝后的舞蹈,使大殿里所有的生物都陷入了深沉的睡梦。贝伦撕掉伪装,用泰维多的厨刀拼命撬下一颗精灵宝钻,厨刀也应声而断,惊动了所有沉睡者。两人不顾一切地逃离了大殿。

然而,卡卡拉斯已经苏醒,在缇努维尔施展沉睡魔咒前拦下了贝伦。卡卡拉斯在和贝伦的搏斗中,一口吞下了贝伦握着精灵宝钻的手。精灵宝钻的神圣魔法猛烈地灼烧卡卡拉斯,他撞破了格玟德凌的魔法,来到殿堂门前的那条河边饮水。缇努维尔治愈了贝伦的断腕,此后他便获得了“独手”埃尔马布威德(Ermabwed the One-handed)的名号,孤岛的语言称他为埃尔马沃伊提(Elmavoitë)。

贝伦与缇努维尔回到阿塔诺尔

米尔冦派出大军搜捕逃脱的缇努维尔和贝伦,胡安听闻此事率领狗群猎杀奥克和泰维多的手下,在维拉的引导下,于“黑暗偶像之地”南杜姆戈辛(Nan Dumgorthin, the land of the dark idols)找到了两人。胡安带着他们沿秘径避开大队敌军,来到阿塔诺尔的领地。贝伦因为失去了那颗精灵宝钻,不愿进入廷威林特的殿堂。但在缇努维尔的劝说下,放弃了自己的骄傲,和胡安一同回到了家园。

廷威林特因为女儿的失踪,派出战士深入险恶森林寻找,放松了警戒和谨慎。在北方和东方的边境上同米尔冦爪牙作战,有很多战士都被杀或失踪,而他们的亲人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与恐惧。格玟德凌因失去女儿而变得憔悴,环绕森林的魔法之网也被削弱。戴隆为寻找缇努维尔一去不返,森林因而死气沉沉。

缇努维尔为族人与家人的遭遇而悲伤,赶忙回到了大殿。廷威林特为女儿毫发无伤地回来而欢欣,询问贝伦是否带着精灵宝钻回来。贝伦顽强又不失礼地回答了他,国王吩咐两人将全部的遭遇都告诉他。

追猎卡卡拉斯

廷威林特听完后,非常赏识贝伦,为缇努维尔心中之爱的力量而讶异。他请求贝伦留下,但贝伦在从胡安那里获得卡卡拉斯的消息后,想要一举猎杀危害国家安全的疯狼,并夺回精灵宝钻。于是,廷威林特带着贝伦、胡安和“重手”玛布隆一起去森林里猎杀恶狼。他们追踪了一整天,在后半夜时,卡卡拉斯突然现身袭击贝伦。

众人合力将巨狼杀死,玛布隆剖开狼腹,取出精灵宝钻,但廷威林特执意要贝伦交给他才行。但此时贝伦已伤重昏迷,在为他清洗伤口后,他们将他小心地抬了回去。缇努维尔悲痛地亲吻贝伦,他终于清醒过来,从玛布隆手中接过精灵宝钻,交给廷威林特,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死去了。

之后的故事

维安妮讲完了她确知的部分,但故事还未结束。在接下来的交谈中,奥西尔说缇努维尔那具有魔力的吻将贝伦的灵魂从曼督斯大门前召了回来,从此他们又一同在阿塔诺尔生活了很长时间。但有人反驳,讲述了故事的另一个结局。

缇努维尔在贝伦死后悲伤去世,但她的美丽与温柔触动了曼督斯,他空前绝后地允许缇努维尔将贝伦带回,但他们会像人类那样衰老死去。二人听完条件,依然选则返回,穿过北方地森林,在山岭间舞蹈。维安妮补充,他们还立下了其他伟大的功绩,并邀请埃里欧尔·美利农听那些故事。那些故事把缇努维尔与贝伦称作“死而复生之人”伊—奎尔沃松(i-Cuilwarthon),他俩成了西瑞安河北方流域的强大仙灵。

埃里欧尔惊讶于维安妮能讲出如此惊心动魄的故事,而维安妮告诉他,她是从伟大典籍里读到了它,并不完全理解故事里讲述的一切。

设定演变

  • 米尔冦(Melko)即米尔寇(Melkor)
  • 乌格威立安提(Ungweliantë)即乌苟立安特(Ungoliant)
  • 廷威林特(Tinwelint)即辛葛(Thingol)
  • 格玟德凌(Gwendeling)即美丽安(Melian)
  • 缇努维尔(Tinúviel)即露西恩(Lúthien),此时还未有露西恩一名,缇努维尔是她的本名,并非后来贝伦给她起的名字
  • 戴隆是缇努维尔的兄弟
  • 贝伦的父亲是护林人埃格诺尔·波—(Egnor)
  • 猫王泰维多(Tevildo)率领的群猫与精灵憎恶彼此
  • 胡安(Huan)是生活在大地(The Great Land)上的犬族之首,泰维多唯一惧怕的犬类
  • 安加曼迪(Angamandi)即安格班(Angband)
  • 此时还未出现“中洲”这个名称,《失落的传说》里使用的是“大地”(the Great Lands)。
  • 贝伦与露西恩的最早版本是《缇努维尔的传说》的重写版,且不是《失落的传说》中最早写就的一篇,与已出版《精灵宝钻》中的对应章节有显著不同。
  • 彼时并无费拉贡德及费艾诺众子的故事。
  • 虽然最初的手稿和后来,贝伦都是人类,但在《失落的传说》里,贝伦是诺多精灵(Noldoli),后来也译作“诺姆族”(Gnomes)。
  • Gnomes源自希腊语的gnōmē,意为“思想、智慧”,在现代英语中有“格言、箴言”的含义,暗示诺姆族对知识的追求和渴望。因而,该词并没有现代语境中“地精、侏儒”的意思[3]。托尔金日后还为使用“精灵”(Elves)一词感到后悔[4]
  • 由于森林王国的精灵敌视诺姆族,因而贝伦受到敌意。
  • 在《失落的传说》中,仙灵(fairy,fairies)即精灵。起初,人类与精灵几乎一样大。但日后,人类逐渐强盛,变得更大更结实,而精灵则逐渐衰微,变得又小又脆弱,透明如薄纸,以至其他生物无法再看见他们。
  • 神灵(fay)多用来形容美丽安和泰维多,以及其他在创始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神灵(sprites),他们是神灵(fays)、小精灵(pixies)、小妖精(leprawns)及其他不曾得名的生物。他们与精灵(Elves)不同,他们比世间万物都年长,且不属于世界。例如,草地神灵奈米尔(Nermir)、树林神灵塔瓦瑞(Tavari)、峡谷神灵南迪尼(Nandini)和山脉神灵欧洛西(Orossi)。
  • 维拉可以左右大地上人类和精灵的事务,甚至可以影响他们的头脑和心灵。
  • “方外之地”阿塔诺尔,即后来的“围篱之地”多瑞亚斯。
  • 贝伦翻越“铁山脉”/“严酷山脉”,来到阿塔诺尔;即后来的,贝伦翻越“黯影山脉”埃瑞德威斯林,来到多瑞亚斯。
  • “铁山脉”/“严酷山脉”另一侧是“黯影之地”希斯罗迷(Hisilómë),又称多尔罗明;即后来的“黯影山脉”另一侧是“迷雾之地”希斯路姆(Hithlum),多尔罗明在希斯路姆南方。
  • 精灵苏醒之地名为帕利索尔(Palisor)。
  • 维拉通常被称为“诸神”(Gods),又称“爱努”。
  • “独手”埃尔马布威德(Ermabwed the One-handed)和埃尔马沃伊提(Elmavoitë),即埃尔哈米恩(Erchamion)。
  • “黑暗偶像之地”南杜姆戈辛(Nan Dumgorthin, the land of the dark idols)即“恐怖死亡之谷”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eb)。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