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刚刚完成,还需要进一步校对和完善。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需要校对的词条列表编辑者签名:。

维拉语Valarin),也被称为主神语[1],在昆雅语被称作Valya或Lambë Valarinwa,是众爱努使用的语言。

描述

作为能以思维直接交流的灵魂体,严格来说,众维拉并不需要语言,他们创造语言是因为对发挥自己躯体的能力和技巧感兴趣,也是为了能更好地理解即将在阿尔达出现的肉体化身(即伊露维塔的孩子们)的心灵。

对于精灵来说,维拉语听上去极其异质,甚至可造成实际的不适[2]。当维拉们在时间之初进入一亚,他们赋予了自己肉身(self-incarnate)。“lambe(昆雅语,意为“语言”)的创造,是具有肉身的种族最为普遍和重要的一个行为特征,”刚多林的诺多圣贤朋戈洛兹说,“众维拉以这种(穿上肉身)的方式来到世间,在他们在阿尔达的逗留的如此漫长的时间内,一定不可避免地会为自己制造一个语言。”(《HoME 卷11:珠宝之战》397页)。毫无疑问,情况确实如此,因为在诺尔多的古老传说中提到了维拉的语言。“维拉的言语庄严而坚定,”提理安的诺多精灵儒米尔写道:“他们的口舌运动灵巧而敏捷,发出的声音十分微妙,令我们很难摹仿;而且他们的词汇大多长而急促,像剑般闪烁,像大风中的叶片般疾驰,像山岭上的石块般滚落。”对于这个话题,朋戈洛兹则没有那么有诗意,也没有那么客气:“很明显,维拉语对精灵的耳朵来说是不太悦耳的。” 维拉语里面含有很多对精灵来说十分陌生的发音。(《HoME 卷11:珠宝之战》398页)

精灵中极少有人通晓这种语言,仅吸收了部分维拉语中的单词进入自己的昆雅语

从《精灵宝钻》中,我们可以得知,埃泽洛哈尔(Ezellohar)和玛哈那哈尔(Mhanaxar)来自于维拉语,它们的维拉语原文分别为:Ezellôchâr 和 Mâchananaškad。此外,维拉的名字:曼威Manwë)、奥力Aulë)、托卡斯Tulkas)、欧洛米Oromë)和乌欧牟Ulmo),也是从维拉语里直接借来的;它们的维拉语原文分别为:Mânawenûz, A3ûlêz, Tulukastâz, Arômêz 和 Ulubôz ( Ullubôz)迈雅的名字: 欧西(Ossë)维拉语形式为 (Ošošai, 或 Oššai)。埃昂威的名字 “Eönwë ”可能也出自维拉语,因为虽然这个词是一个昆雅语形式的词汇,但是它并没有任何含义,因此这可能意味着这是对一个维拉语名词的音译。还有许多精灵的语言里的词汇,我们已知是来自于维拉语,但是维拉语原型却并未被给出,在此就不一一列出了。

有时候,一个源自维拉语的昆雅语单词并不完全是其在维拉语里本来的意思。例如,昆雅语中的axan「法律、规则、戒律」源自于维拉语中的akašân,原意据推测为「他说」,这里的「他」不是别人,正是伊露维塔本尊。

维拉的关系比诺多精灵更为密切的凡雅族精灵,自然采用了更多的维拉语词汇,像是ulban「蓝色」这个词(原本的维拉语形式已失传)。据朋戈洛兹说,凡雅族精灵拥有更多的关于维拉语的知识,然而以诺多族精灵为主的Lambengolmor语言大师公会)却并未与凡雅精灵有过这方面的沟通,对于他们的知识文化也并没有太多了解。

事实上,据说费艾诺在他的不满情绪增长之前,比在他之前的任何人都更了解这种语言,也比他的后辈们在此事上精通得多,无论如何,他的维拉语知识一定远远超过了现存记录的那一点点;但是因为他后来与维拉之间发生的争执和嫌隙,他故意将维拉语相关的学识隐藏起来,自己知道的知识都被他隐瞒在心里,甚至连Lambengolmor语言大师公会)也不肯告诉。

但维拉们鼓励精灵将维拉语的词汇翻译成自己的美丽语言,而不是单纯地采用原本的形式。因此,精灵们经常说:一如(Eru )、瓦尔妲(Varda)「崇高的,高贵的」,米尔寇(Melkor)「拥力而生的强者」和其它的几个名字,都是用的百分之百的精灵语形式,但同时也是译自维拉语的名字。《珠宝之战》: 402-403载有诸如此类的完整译名列表。


除了昆雅语之外,维拉语也很神秘的影响了其它语言。[3]有趣的是,维拉语的单字iniðil 「百合花,或一大朵其它品种的花」也出现在阿督耐克语努门诺尔语),但变成了inzil「花」(例如Inziladûn「西方之花」,《未完的传说》227页)。维拉语的单词是怎么溜进阿督耐克语的呢?是透过参观努门诺尔的精灵,甚或是凡雅精灵吗?或是主神奥力在为矮人设计语言时,将这个词放在了库兹都语语中,并由此传入人类语言?伊甸人祖先的语言无疑受到矮人语的影响很深。也许是通过维拉语的使用者,某位或者数位造访努门诺尔爱努,直接传给努门诺尔人的?虽然完全没有记载提到过任何一位维拉曾经亲自探访过努门诺尔,并直接和他们对话,而即使有维拉曾经这么做过,他也一定会使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而不是维拉语。但另一方面,确实曾有迈雅在不同历史时期造访过努门诺尔,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位迈雅,因此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Anthony Appleyard指出,在索隆黑语中,有一个单字nazg「戒指、环」看起来是取自维拉语naškad 或 anaškad,(这个词是从Mâchananaškad 「审判之环」分割出来的,所以我们无法确定其正确的形式)。身为一个迈雅索隆是必然懂维拉语的。

在不死之地之外的地方,是否有人曾听到过纯正的维拉语呢?迈雅美丽安应该会说维拉语,但在她成为多瑞亚斯王后的时期内,明显地没什么机会使用它。第二纪元,当索隆化身安纳塔,自称奥力的使者,来自维林诺的使者造访埃瑞吉安的时候,有没有曾经让格怀斯-伊-弥尔丹的工匠们听过维拉语呢?很久以后,到了第三纪元,伊斯塔尔一族也应该懂主神语,他们有可能在彼此之间使用它。当皮聘从沉睡的甘道夫那里摸走真知晶球时,根据记载,那位巫师 “动了动,嘟囔了几个字,似乎是种奇怪的语言。”(《魔戒二部曲》第三章第十一节)。这会是维拉语吗?迈雅欧罗林(Olórin)会不会在梦中不经意地说出一些自己的母语呢?(但从创作史的观点来看,我们根本不能够确定托尔金在写《魔戒》时,有没有设计出不同的主神语;见后述的创作史。)

众维拉学习了昆雅语,用于和精灵们交流,也在精灵在场时相互沟通。儒米尔指出,维拉语似乎使用长单词,尤其是名词,例如维拉语表述的Telperion(银树)长达八个音节:I-brī-ni-ðil-pa-thā-ne-zel


维拉语与中洲的任何其它语言都不相关,因为它起源于阿尔达之外,除了少数词语(主要是专有名词)外可谓对其一无所知。在它之前,唯一的语言形式是爱努的大乐章——语言的最纯粹形式,也就是思维本身。不需要参照,每一个思想都明确的指向其本身,因此,大乐章达成了完满的结构。在最后,一如向众爱努展示了乐曲的另一种形式,即说出:,存在。

其他版本的传说故事集

在较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和the Lhammas(语言的记述)中,维拉语被细分成了欧洛米语奥力语米尔寇语。以此为基础,所有的精灵语言都源自欧洛米语,但这个构想稍后就被放弃了。

在出版的《精灵宝钻》中,精灵们在欧洛米发现他们之前就自己发明了语言。有一段时间,整个维拉语的概念都被抛弃了:1958年,托尔金在给罗娜·比尔的信中说,“维拉没有自己的语言,也不需要语言”(书信:282)。但是不久之后,1960年,他在写《Quendi and Eldar》的论述时,维拉语再次出现,尽管它现在被认为与精灵语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肯定不是它们的祖先(珠宝之战:397-407)。如上所述,最终出版的《精灵宝钻》里,包含了埃泽洛哈尔(Ezellohar)和玛哈那哈尔(Mhanaxar)这俩个维拉语词汇。

在早期的资料中,我们发现了维拉语名词中的精灵语词源,而这些名词现在被解释为本来就是从维拉语里借来的。例如,手工艺之神Aulë的名字,就来自精灵语词源中的一个词干GAWA,意思是“思考、设计、发明”(LR:358);稍后定下了维拉语版本的名字A3ûlêz

灵感来源

Helge Fauskanger提出维拉语有可能受到古巴比伦语的影响:

“……维拉语的一般形式让人想起Etemenanki这个词,即某座巴比伦塔(ziggurat)的名字,虽然这种观点纯粹是推测,但我们可能确实找到了原因,为什么托尔金要在他的神话里使用巴比伦语作为众神语言的范本。他可能只是想寻求一种具有独特的风情,且应当完全独立于精灵语的语言,正是那些超越人类者会发展和使用的。”

结构

托尔金使用了许多特殊字母来拼写主神语词汇。

元音

已知的元音中,a,e,i,o,u存在长短对立,此外还有æ(发音为英语cat中的a)。

辅音

  • 擦音
ð(发音为英语the中的th),þ(发音为英语thing中的th),ʒ(发音类似英语中的g),χ(发德语ach中的ch)
  • 塞音
浊塞音:b,d,g;清塞音:p,t,k
  • 送气塞音
二合字母:ph,th,bh(发音即p,t,b后接h)
  • 有咝擦音
z,s,š(š发作英语she中的sh)
  • 鼻音
m,n

音节结构

词汇的形式通常为:(元音+)元音+辅音+元音...。维拉语中辅音丛出现频率较低,但br,lg,ll,gw,šk,st也被证实出现在词中。

语法

  • 复数中缀-um-是我们唯一所知的维拉语词汇构成上的语法。例如:Mâchanâz意为“权威”,复数为Mâchanumâz意为“大能者”,指“阿尔达的主神”,是指维拉中力量最强的八位。
  • Dušamanûðân 这个词“受损的”似乎是一个被动分词形式;如果我们知道动词“损伤”,我们就可以分离出用于衍生这些分词的语素。然而,唯一有证据表明为一个动词的词汇是 akašan,意思是“他说”。据推测,这个词可以分为一个词根“说”和一个或几个词缀,用来表示“他”和“现在时态”;但仅根据一个词我们不能用任何严谨的形式来孤立这个词里的语素。
  • 所有已知的维拉的名字都以-z结尾:A3ûlêz "奥力(Aulë)" ,Arômêz "欧洛米(Oromë)" ,Mânawenûz "曼威(Manwë)",Tulukastâz "托卡斯(Tulkas)", Ulubôz 或 Ullubôz "乌欧牟(Ulmo)"。尔其他的人名却并没有以-z作结尾,即便是迈雅的名字,也没有以-z作结尾,例如OšošaiOššai "欧西(Ossë)"。但值得注意的是,单词 ayanûz "埃努” 以及Mâchanumâz "阿拉塔(即维拉中的八位主神)" 却拥有相同的-z作结尾。这似乎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屈折变化的词尾。在下面的单词表中关于单词 ayanûz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似乎使末尾的原因变成长元音,并且加上-z做结尾,有使单词成为主格单数的意味。
  • 句法上,我们可以推断,形容词加在它们所描述的那个名词背后。Aþâraphelûn Amanaišal "Arda Unmarred(未被毁伤的阿尔达)", Aþâraphelûn Dušamanûðân "Arda Marred(被毁伤的阿尔达)"。

词汇表

维拉语中有两个表示颜色的词- 昆雅语中的nasar "红色" and ulban "蓝色" 来源于维拉语, 但由于它们的维拉语原文形式没有给出,因此不在下列列表当中。

  • A3ûlêz 奥力,名词,维拉语含义不明确。昆雅语里被译作Aulë。,其中包含词源中的一个词干GAWA,意思是“思考、设计、发明”(珠宝之战:399)
  • Amanaišal 未损伤的;未沾污的。(珠宝之战:401)      
  • Aþar 固定时间,固定时节,节日,纪念日。昆雅语吸收沿用了这个词,在昆雅语里写作“asar ”,诺多方言中,一般来说 þ [th] 变作 s。(珠宝之战:399)
  • Aþâra (cf. aþar) 任命(工作、角色);约定(时间、地点);命令指定的;被委任的。(珠宝之战:399)
  • Aþâraigas 据说意思是 “被委任的热量”,用于指太阳。
  • Aþâraphelûn 理应指“指定的住所”,但是它的用法和昆雅语中的Arda是一样的,指的是阿尔达,即使对整个世界的称呼(Arda这个词是纯正的精灵语,但是明显受到维拉语Aþâraphelûn的影响。拓展:Aþâraphelûn Amanaišal "未损伤的阿尔达", Aþâraphelûn Dušamanûðân "被伤毁的阿尔达". (珠宝之战:399, 401)
  • Akašân 据测意为“他说”,这里的“他”指伊露维塔本人,这个词被昆雅语吸收,成为了昆雅语词 axan 的词源,意为 “法律、规则、戒律”。(珠宝之战:399)
  • Arômêz (在原始资料中,字母o有一个变音符号,表示它是开放的读音,类似于a的发音)。昆雅语根据它的读音将它译成Orome, 而这个词在辛达语中则是Araw。(珠宝之战:400)根据精灵族的语源学,Orome 的意思是“吹角”或“吹角者”,但原始的维拉语名字仅仅表示这个维拉本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语源学意义 (珠宝之战:401)
  • Ašata "头上的头发", 也可以写作 šata. (珠宝之战:399)
  • Ayanûz "爱努" (珠宝之战:399;昆雅语词汇 ainu 十分明确是来源于并改写自这个维拉语词汇)。托尔金指出,在维拉语里,ayanu- 的意思是“一如最初的造物之灵魂的名称”。我们可以据此推断,ayanu- 是词干,ayanûz 这个词加长了词尾元音并且加上了-z 的后缀,有使单词成为主格单数的意味。
  • Dâhan-igwiš-telgûn 可能是塔尼魁提尔(Taniquetil)的维拉语称呼。 昆雅语 Taniquetil 这个名字,部分是根据维拉语改编,部分是由民间词源引发的“曲解”而来:Taniquetil 可能被解释为“高白点”,尽管这不是正规的昆雅。这个维拉语词汇更常见,但可能不太准确的拼写是:Dahanigwishtilgûn。(珠宝之战:417)
  • Delgûmâ 一个没有给出确切含义的维拉语词。(珠宝之战:399)然而,据说它影响了昆雅语词汇 telumë “圆屋顶,(尤其是)天堂的圆屋顶” (LR:391 stem TEL, TELU),它被改为telluma的“圆屋顶”,特别适用于维林诺上空的“瓦尔妲的穹顶”;也用于塔尼魁提尔山上曼威瓦尔妲的广厦的圆顶。前者的意思似乎与Namárië 有关:Vardo tellumar...yassen tintilar i eleni...瓦尔妲的穹顶…那里的星星在颤抖……”(LotR1 / II ch。8)
  • Dušamanûðân "被损毁,损伤的" (珠宝之战:401)
  • Ezellôchâr “绿丘”,包含了一个代表“绿色”的维拉语单词,但这个词里具体哪一部分是“绿色”并没有给出,而是被采用在凡雅式昆雅语里:ezel, ezella (珠宝之战J:399),因此可能可以猜测Ezel 有绿色的含义。昆雅语里“绿丘” 则改编为Ezellohar (根据流放的诺多方言里z 变成 r 的一般变化规律,这个词可能最后变成了可能成为*Erellohar)。
  • Ibrîniðilpathânezel 银树泰尔佩瑞安的维拉语名字 (珠宝之战:401),词源没有给出,但这个名字似乎将iniðil “花” 并可能ezel “绿色”(见上面Ezellôchâr)这俩词合在了一起。David Salo提出了“银花叶绿”的解释,如果这一解释正确,就意味着ibri 指的是“银色”(或是“白色”?),而pathân 意为“树叶”。
  • Igas "热量,高温", 分离自 Aþâraigas (太阳,"appointed heat" 意为被指定的热量)。
  • Iniðil “百合花,或其他大的单瓣花”,是昆雅语词汇indil 的词源,显然还有 阿督耐克语努门诺尔语)inzil。(珠宝之战:399)
  • Mâchanâz, pl(复数形式). Mâchanumâz  本意为“权威”,用于最伟大的九位维拉(后来米尔寇被清除出此列,因此九位主神变成了八位),在昆雅语中称为阿拉塔 Aratar。这个维拉语词汇也被收编至昆雅语中:Máhan pl(复数形式). Máhani,是对阿拉塔的另一种称法。
  • Machallâm 确切地说,它指的是审判之环中的维拉的一个席位,是昆雅语词mahalma“王座”的来源。(珠宝之战:399,参考 未完的传说: 305,317)。
  • Mâchan 意思应该是“权威,权威的决定,审判,判决”(WJ:399)。昆雅语Máhan pl(复数形式). Máhani 的词源,虽然阿拉塔 Aratar这个同义词更为常用。它是Mâchananaškad 这个词里的一个语素(见下条)。
  • Mâchananaškad "玛哈那哈尔(审判之环)", 昆雅语改编为 Máhanaxar 或直译为 Rithil-Anamo (ring-doom). (珠宝之战:401)
  • Mânawenûz  曼威的维拉语名字。意为“蒙福的,神圣的,尊敬的;受祝福的。与一如最近的那一位。” 在昆雅语中这个词变更为Manwë. (珠宝之战:399)
  • Mirub “酒” 这一词也出现在mirubhôzê-中(据说是一个较长的单词的开头,这个较长的单词完整形式未能给出),等同于昆雅语里的miruvore,miruvor,一种特殊的酒或酒精饮料的名称。在《魔戒》中加拉德瑞尔的挽歌的翻译中被译成“mead(蜂蜜酒),这个词就出现在这里( yéni ve lintë yuldar avánier...lisse-miruvóreva “漫长的岁月就像甜甜的蜂蜜酒疾风般的酒劲一样过去了。”LotR1/II ch. 8)很可能,这个词最初被改编为 *miruvózë,随着诺多方言普遍改z 为 r的习惯,变成了诺多方言中的miruvórë。而在凡雅语里它则保留了miruvózë 这个原型。RGEO:69证实了miruvórë是“一个源自维拉语的单词;他们给节日里倒出来的饮料取的名字。
  • Naškad (或anaškad) 是从 Mâchananaškad (审判之环)这个词里分离出来的一个语素。含义可能是:环,戒指;环状物;圆形。 cf. 在黑语里写作: nazg.
  • Næchærra (来源中没有大写)欧洛米的马的名字。后来在昆雅语里被改编为 Nahar (呐哈尔)据说是模仿这匹马的嘶鸣。(珠宝之战:401)
  • OšošaiOššai 欧西的维拉语名字。据推测,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起泡沫的,海浪泡沫的”,昆雅语把它变更为Ossai 或 Ossë。辛达语中欧西的名字则是YssionGaerys。(珠宝之战:400)
  • Phanaikelûth (注意不能写成 Phanaikelûþ) 含义为“明镜,明亮的镜子”,用于指月亮。(珠宝之战:401)
  • Phelûn "居住,住处,寓所", 从 Aþâraphelûn (阿尔达,“被指定的居所”)中分离出来。
  • Rušur "火,火焰" (也被写作 uruš) (珠宝之战:401)
  • šata "头上的头发"(也作 ašata,见前文)(珠宝之战:399)
  • šebeth (注意不能写成šebeþ) "空气,大气;天空" (珠宝之战:401)、
  • Tulukha(n) "黄色的" (珠宝之战:399)。在凡雅式昆雅语中则被改编为tulka(黄色的)。
  • Tulukhastâz (读作 Tulukhaštâz) 托卡斯的维拉语名字。应该是将 tulukha(n) "黄色的" 和 (a)šata "头发"这两个语素结合而生成, 因此意为 “金发的”,在昆雅语中译为Tulkas. (珠宝之战:399)
  • Tulukhedelgorûs 金树劳瑞林Laurelin)的维拉语名字。语源没有给出,但是应该是用了tulukha(n) "黄色" 这一语素。(珠宝之战:401)
  • Uluullu "水" (珠宝之战:400, 401).
  • UlubôzUllubôz 乌欧牟的维拉语名字。语源为ullu "水"。昆雅语里将它写为Ulmo, 并且赋予了它“泼水者,倒水的人”的民间释义。(珠宝之战:400)
  • Uruš "火,火焰" (又见 rušur) (珠宝之战:401)

外部链接

引用与注释

  1. J.R.R. Tolkien, "Tengwesta Qenderinwa and Pre-Fëanorian Alphabets Part 2", in Parma Eldalamberon XVIII (edited by Christopher Gilson, Arden R. Smith, and Patrick H. Wynne), p. 71
  2. J.R.R. Tolkien, Christopher Tolkien (ed.), The War of the Jewels, "Part Four. Quendi and Eldar: Appendix D. *Kwen, Quenya, and the Elvish (especially Ñoldorin) words for 'Language': Note on the 'Language of the Valar'", p. 398
  3. Valarin - like the glitter of swords ☀https://folk.uib.no/hnohf/valarin.htm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