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章,是一种用来辨别不同个体、家族(主要是王室及贵族家族)、组织和国家的世袭性图案设计,通常绘制于盾牌和旗帜上。纹章的图案设计和应用规范是纹章学的研究对象。在中洲系列作品里,精灵人类矮人迈雅等种族均被记载使用过纹章,本词条主要介绍中洲世界已知的纹章图案和纹章学信息。

可参阅:纹章相关的图片。(74张

精灵纹章

样式规范

总的来说,埃尔达精灵使用纹章样式的规则和现实世界中欧洲的纹章学大相径庭。首先,它们的外框并非中世纪欧洲最为常见的盾牌形,这可能意味着精灵纹章的起源并非战场上用以辨别身份的盾徽。其次,精灵的纹章上较少出现明确的造型图案,例如在欧洲纹章上流行的狮子、雄鹰等图案,取而代之的是繁复的几何图形。此外,大多数精灵纹章是中心对称图形,这在以轴对称和不对称图形为主的现实纹章中是极为少见的。一种理论推测认为,中心对称的纹章图案象征着永恒的轮回(它们只需要旋转半周或更少就能够和原图案重合),这似乎暗示精灵永生不死的命运。

关于埃尔达精灵的纹章学,能够明文确定的基本原则包括以下四条,虽然它们并不总是得到严格遵循:

  • 男性精灵私人纹章的外框应为菱形;
  • 女性精灵私人纹章的外框应为圆形;
  • 家庭、家族和国家纹章的外框应为正方形;
  • 纹章中心图案朝纹章边框延伸出的尖角(points)数量,与纹章使用者的身份地位相挂钩。具体规定为:王子的纹章可含四尖,国王的纹章可含六至八尖,家族创始人的纹章可含至多十六尖。

精灵王室纹章

下列纹章图案均为托尔金亲自设计,粉丝在原画手稿基础上进行高清重绘。

芬威的纹章 芬威的私人纹章是带有翅翼装饰的太阳图案。纹章有十六个尖角触及菱形外框,同芬威的地位相配。芬威家族的纹章通过此纹章旋转变化而来,以符合家族纹章边框应为正方形的原则。[1]


费艾诺的纹章 费艾诺及其家族成员的私人纹章是宝石状图案(象征精灵宝钻)和围绕宝石的火焰(费艾诺的母名意为火之魂魄)。该纹章有十六个尖角,即八个接触菱形边框的火焰状尖角和八个接触圆形内框的刺状尖角,但芬威其余儿子的纹章只有八个尖角。[2]


费艾诺家族之星 费艾诺及其家族成员的另一种纹章是费艾诺家族之星。它可以被视作上述费艾诺纹章的简化版本,其尖角的数量与排列方式跟原纹章完全相同。凯勒布林博铸造的墨瑞亚西门上刻有费艾诺家族之星。[3]


芬国昐的纹章 芬国昐及其家族成员的私人纹章和费艾诺纹章类似,唯背景是衬着银星的蓝底,且尖角总数仅有八个。芬国昐纹章的背景配色被他的盾牌(镶水晶的蓝盾)和旗帜(蓝银两色)所沿袭。[4][5][6]


菲纳芬的纹章 菲纳芬及其家族成员(除芬罗德外)的私人纹章同样包括中心圆框和八个放射状尖角,跟他的兄长(费艾诺芬国昐)保持风格一致。纹章的整体造型是一个抽象化的金色花环。[7]


芬罗德的纹章 芬罗德的私人纹章由竖琴和火炬图案组成。该纹章和其他精灵纹章迥异,很可能是人类为芬罗德制作的,以此纪念他和人类的首次相遇:当时,他在人类的营地篝火旁弹奏着竖琴。[8][9]


吉尔-加拉德的纹章 吉尔-加拉德的私人纹章是蓝底上的白色群星图案,同样的群星纹章也被刻在他的铠甲和盾牌上。吉尔-加拉德本名埃睿尼安,他的新名称(意为璀璨之星)正是人们根据其纹章而取的。[10]


埃尔威的纹章 埃尔威辛葛)的私人纹章是带有翅翼装饰的冷色调月亮图案,背景衬有白星,跟芬威的暖色调太阳纹章相对应,虽然它的八个尖角意味着纹章主人的地位略逊于芬威。[11]


美丽安的纹章 美丽安的私人纹章由层叠的花瓣图案、星形、方形和圆形构成,含八个尖角。它是托尔金笔下最复杂的纹章设计之一,或许喻示着美丽安身为迈雅的特殊地位。[12]


露西恩的纹章 露西恩拥有两枚私人纹章,可能分别代表她的父系精灵血缘和母系迈雅血缘。第一枚纹章以花朵为设计元素(因妮芙瑞迪尔花随着露西恩的诞生而绽放),且和美丽安的纹章比较近似。它有四个尖角,契合露西恩的精灵公主身份。[13][14]


露西恩的纹章 露西恩的第二枚私人纹章同样以花朵为设计元素,但更接近父亲埃尔威的纹章,两者的背景上均有星形图案。[15]


伊缀尔的纹章 伊缀尔的纹章图案以矢车菊为原型。刚多林陷落之后,伊缀尔的纹章得到埃雅仁迪尔的保管,流传至努门诺尔刚铎,逐渐演变成一种名叫 Menelluin Irildeo Ondolindello(“刚多林的伊缀尔矢车菊”,简称 Menelluin)的流行花纹。[16]

刚多林精灵纹章

下列纹章图案仅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中得到文字描述,粉丝基于文字描述进行了再创作。刚多林陷落的故事是托尔金最早完成的作品之一,作品中对刚多林各家族纹章的描绘自成体系,似不遵循任何已知规则,但较接近现实世界中欧洲的盾徽。

王之家族的纹章 王之家族的纹章是月亮、太阳和一颗红心。在早期版本中,红心是对刚多林之王图尔巩奥克手中夺回父亲被剜出的心脏这一壮举的纪念。[17]


天虹家族的纹章 天虹家族的纹章是天蓝底上红宝石、紫水晶、蓝宝石、绿玛瑙、翡翠、黄玉和琥珀七种颜色的珠宝。该家族成员是刚多林城最富贵豪奢的居民。[17]


金花家族的纹章 金花家族的纹章是放射光芒的太阳。书中没有指明纹章的底色,但它有可能是绿色,因为金花家族领主格罗芬德尔的披风犹如春天的原野。[17]


黑鼹家族的纹章 黑鼹家族的纹章是完全的深黑色,或者可以理解为他们没有纹章,但黑鼹家族领主迈格林的纹章是一只鼹鼠。值得注意的是,黑鼹家族在刚多林陷落之战中投靠了魔苟斯,而魔苟斯的纹章同样漆黑无物。[17]


竖琴家族的纹章 竖琴家族的纹章是黑底上的银竖琴,竖琴家族领主萨尔甘特本人的纹章则是黑底配金竖琴。[17]


怒锤家族的纹章 怒锤家族的纹章是铁砧和一把敲出四溅火星的铁锤,因为该家族的成员是刚多林最出色的铁匠,他们使用巨大的钉头锤作战。[17]


飞燕家族的纹章 飞燕家族的纹章是一枚箭头,代表这一家族拥有全城最多、最优秀的弓箭手。[17]


白翼家族的纹章 白翼家族图奥的近卫队,他们的纹章是海鸟的白色羽翼。图奥作为乌欧牟的使者初到刚多林时,他用以证明使者身份的信物中就包括一面镶嵌白天鹅翅膀纹章的盾牌:该纹章是乌欧牟有意挑选的,谕示着图奥未来的命运。[17][18]

除上述八大家族以外,刚多林精灵还有另外四大家族,即巨柱家族雪塔家族绿树家族涌泉家族,他们的纹章没有留下记载。

人类纹章

伊甸人纹章

伊甸人三大家族(贝奥家族哈烈丝家族哈多家族)进入贝烈瑞安德之后,在精灵文化的熏陶下,很快便开始采用精灵式样的家族与私人纹章,但也保留了自己的特点。伊甸人纹章和精灵纹章的主要差异在于:首先,伊甸人忽视了尖角图案和地位相挂钩的一整套规则;其次,大多数伊甸人纹章是沿纵轴对称的轴对称图形,且强调图形的横轴。相比起中心对称、旋转轮回的精灵纹章,伊甸人的纹章展现出从中心向两侧突围的张力,如同人类终将脱离世界的必死命运

下列纹章图案均为托尔金亲自设计,粉丝在原画手稿基础上进行高清重绘。

贝奥的纹章 贝奥是最早进入贝烈瑞安德的人类首领,他的纹章应是伊甸人学习精灵风格仿制的第一批纹章,也是最像精灵纹章的人类纹章之一。贝奥族人的肤色与发色深暗,性格内敛,纹章黯淡的色彩与之契合。


哈多的纹章 哈多的纹章遵循何种设计理念无从得知,但它的配色令人想起芬威家族的纹章:哈多是芬威次子芬国昐的臣属和朋友,他的纹章确实可能受到后者的影响。纹章看似呈中心对称,实则是轴对称图形,它下端的尖刺图案比上端细长。


哈烈丝家族的纹章 哈烈丝家族的纹章是一棵藤蔓缠绕的树木,左右两侧的树杈下各有一朵白花,反映出哈烈丝族人隐居深林的生活习惯。作为家族纹章,它违背精灵纹章学对边框形状的规定,使用了菱形而非正方形边框。


贝伦的纹章 贝伦的纹章是桑戈洛锥姆的三座尖峰、魔苟斯铁王冠上的精灵宝钻,以及贝伦在夺取宝钻的冒险中失去的右手。这枚纹章是后人为纪念贝伦而绘制的。[19]


埃雅仁迪尔的纹章 埃雅仁迪尔的纹章以象征精灵宝钻的六芒星为中心,六芒星上嵌套两个同心圆,黑色背景绘有盈亏月相。纹章呈中心对称,色调接近埃雅仁迪尔之母伊缀尔的纹章,似强调纹章主人的半精灵血统。[20]


埃雅仁迪尔的纹章(2) 埃雅仁迪尔的纹章的另一种设计版本。该版本的纹章同样以六芒星为主要设计元素,整体呈中心对称。[21]

第三纪元的人类纹章

第三纪元的人类纹章不再遵循精灵纹章学的古老规范,而是形成了使用具体图案造型以及姓名首字母充当纹章的独特传统。下列纹章图案仅在《魔戒》《未完的传说》中得到文字描述,粉丝基于文字描述进行了再创作。

刚铎的纹章 刚铎王国的纹章是黑底上的刚铎白树。刚铎白树的祖先是努门诺尔的白树宁洛丝,它的植株由刚铎开国之祖伊熙尔杜在努门诺尔毁灭前抢救出来,成为刚铎的象征。[22][23]


刚铎王室的纹章 刚铎王室家族(即埃兰迪尔后嗣)的纹章在白树纹章的基础上,增添了七星和王冠图案。七星象征埃兰迪尔带来中洲的七颗帕蓝提尔晶石,王冠代表刚铎的有翼王冠[24][22][25]


胡林家族的纹章 刚铎执政宰相家族的纹章是纯白的,或者可以理解为他们没有纹章。执政宰相在国王缺位时期代理国事,他们不能使用纹章、权杖、冠冕等权力象征。[25]


多阿姆洛斯的纹章 多阿姆洛斯的纹章是蓝底上天鹅般的白船,这是由于多阿姆洛斯滨临贝尔法拉斯湾,且历史上曾经作为精灵海港(天鹅船是典型的精灵船只)。多阿姆洛斯的统治者家族以自己拥有精灵血统为傲。[26][27]


洛汗的纹章 洛汗王国的纹章是绿底上奔驰的白马。马匹是洛希尔人的生活中极其重要的部分,他们驯养着天下无双的骏马,在战场上以骑兵称雄。[28]


哈拉德人头领的纹章 佩兰诺平野之战中,一名哈拉德人头领使用猩红底上一条黑蛇的纹章,猩红色是哈拉德人崇尚的颜色。这名头领和他带有纹章的旗帜均被希奥顿砍倒。[22]


埃兰迪尔的纹章 埃兰迪尔的私人纹章是他的名讳省去元音标注(Elendil 去除元音,剩余 L·ND·L)后的滕格瓦字母拼写,被用于他的印章和墓碑上。[29]


刚铎宰相的标记 刚铎执政宰相虽然没有纹章,但在必要时仍会使用证明身份的特殊标记。宰相标记是 Arandur(意为国王的仆从)一词省略元音标注(R·ND·R)后的滕格瓦字母拼写,字母上有三颗星。[29]

矮人纹章

都林的纹章 都林的纹章是唯一已知的矮人纹章,它被刻在墨瑞亚西门的顶端。纹章包括铁砧、铁锤、王冠和七颗星辰。铁砧和铁锤象征矮人继承自维拉奥力的工匠热情,王冠和七星图案则源于一段传说:相传都林第一次俯望镜影湖时,湖水倒映的群星如同王冠,戴在他的倒影的头顶。据推测,此处的群星可能是指维拉奇尔卡星座(即北斗七星)。[3][30]

其他纹章

精灵人类矮人以外,奥克那兹古尔等邪恶生物,以及活动于凡人之间的爱努神灵,也会使用纹章。

魔苟斯的纹章 黑暗魔君魔苟斯的纹章是一片漆黑,或者可以理解为他没有纹章。[6]


索隆的纹章 黑暗魔君索隆的纹章是黑底上一只红眼。血红的魔眼是索隆最可怕的武器之一,他坐镇于巴拉督尔塔楼,魔眼却能够扫视中洲各地。


米那斯魔古尔的纹章 米那斯魔古尔城的纹章是扭曲成死亡鬼脸的月亮。米那斯魔古尔原名米那斯伊希尔(意为升月之塔),直到它被那兹古尔攻陷,变成恐怖的妖术之城。[31][25]


萨茹曼的白手纹章 萨茹曼的纹章是黑底上的白手。在萨茹曼的驻地艾森加德附近,有一座巨大的白手雕像,遥指向艾森加德的方位。[32][33]


奇尔斯字母 G 滕格瓦字母 G 甘道夫的纹章有两种:以奇尔斯字母滕格瓦字母分别书写的姓名首字母 G。他在夏尔通常使用第二种纹章,但在布理风云顶时也使用了第一种。[34][35][36]


魔多特种任务飞行队纹章 那兹古尔的纹章,或者按照托尔金的戏称,“魔多特种任务飞行队”(Mordor Special Mission Flying Corps)的纹章,是一张玩笑性质的画作,其原型是那兹古尔的飞行坐骑俯视图。[37]


来源与注释

  1.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4.
  2.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4-195.
  3. 3.0 3.1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四章,黑暗中的旅程。
  4.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5.
  5.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三章,诺多族回到中洲。
  6. 6.0 6.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八章,贝烈瑞安德的覆毁与芬国昐的陨落。
  7.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九章,贝伦与露西恩。
  8.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2.
  9.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七章,人类来到西边。
  10. 未完的传说第二辑-第二章,阿勒达瑞安与埃仁迪丝。
  11.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5.
  12.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6.
  13.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6.
  14.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章,辛达族精灵。
  15.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5.
  16.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2-193.
  17.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I-The Book of Lost Tales Part TwoIII. The Fall of Gondolin
  18. 未完的传说第一辑-第一章,图奥及他前往刚多林的经过。
  19.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2.
  20.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3-194.
  21.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93-194.
  22. 22.0 22.1 22.2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六章,佩兰诺平野之战。
  23. 精灵宝钻努门诺尔沦亡史
  24.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十一章,帕蓝提尔。
  25. 25.0 25.1 25.2 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一 列王纪事-第一篇,努门诺尔诸王。
  26.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八章,诊疗院。
  27. 未完的传说第二辑-第四章,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的历史。
  28.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四章,科瑁兰原野。
  29. 29.0 29.1 未完的传说第三辑-第二章,奇瑞安与埃奥尔,及刚铎与洛汗之谊。
  30.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五章,卡扎督姆桥。
  31.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一章,奇立斯乌苟之塔。
  32.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二章,洛汗骠骑。
  33.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八章,通往艾森加德之路。
  34.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一章,盼望已久的宴会。
  35.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九章,跃马客栈。
  36.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一章,暗夜白刃。
  37. Wayne G. Hammond and Christina Scull (eds), J.R.R. Tolkien: Artist and Illustrator, p. 189-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