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多族回到中洲》Of the Return of the Noldor)是《精灵宝钻》第三大部分《精灵宝钻征战史》的第十三章。本章主要讲述了诺多族回到中洲后的几次战争,以及诺多族在中洲定居的情况。[1]

章节概述

费艾诺及其众子是最先回到中洲的流亡者。他们在拉莫斯的荒野靠岸,登上了专吉斯特狭湾外围的海岸。诺多族踏上海滩之际,欢呼在群山间回荡增强。而洛斯加烧船的巨响乘着海风传开,远方听到响声的人无不充满了惊疑。

见到那场熊熊大火的,不只是被费艾诺抛弃在阿拉曼芬国昐一行,还有魔苟斯奥克与哨兵。魔苟斯并未见识过诺多族的武力,打算把他们赶回海里去。在月亮升起之前,费艾诺的大队人马进入希斯路姆,并在米斯林湖的北岸扎营。魔苟斯的大军穿过埃瑞德威斯林的多处隘口发动了突袭。贝烈瑞安德的第二场大战“星下之战”达戈-努因-吉利亚斯就这样在米斯林的灰暗原野上打响了。诺多族虽被攻其不备,又是以寡敌众,但仍迅速取得胜利。他们越过黯影山脉追杀奥克,直到阿德嘉兰平原。围攻奇尔丹的大军闻讯回头赶来支援,结果一并遭遇了败绩。最后传回安格班的消息着实堪称噩耗,魔苟斯大为惊愕。

怒恨大敌的费艾诺却不肯回师,而是对奥克残兵穷追不舍。他一马当先,远远冲在先锋部队之前。魔苟斯的爪牙见状反扑,炎魔也从安格班赶来相助。费艾诺被团团包围,他周身浴火,负伤多处,却毫不惊惶,奋战许久。但最后,他还是被炎魔之首勾斯魔格击倒,他的儿子们率领援军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众炎魔见状便抛下他退回安格班去了。

在返回的路上,费艾诺知道自己死期已至,便吩咐儿子们停下。他最后望了一眼桑戈洛锥姆,意识到仅靠诺多族之力永远无法推翻它们。但他诅咒了三次魔苟斯之名,并要求儿子们坚守誓言,为父报仇。然后他就死了,躯体随着过于炽烈的灵魂的离开而化为灰烬,随风而逝。他的形貌再未出现在阿尔达,他的亡魂也不曾离开曼督斯的殿堂。他的事迹给诺多族带来了最大的名望,也给他们带来了最深的悲伤。

彼时米斯林地区有灰精灵居住。诺多族从他们那里了解到多瑞亚斯之王辛葛的势力,以及美丽安环带的存在。北方这些重大事迹的消息也向南传遍了贝烈瑞安德。

费艾诺死后,魔苟斯派遣使者来见费艾诺众子,假意屈服和谈。迈兹洛斯派出的使团人数超过了约定,可是魔苟斯派得更多,其中还有炎魔。迈兹洛斯遭到伏击,被生擒到了安格班。魔苟斯以一道钢箍铐住他右手的手腕,将他吊在桑戈洛锥姆悬崖的石壁上。迈兹洛斯的弟弟们则撤回希斯路姆,筑起大营对峙。

芬国昐及其追随者越过了坚冰海峡,全世界都为初升的月亮而惊奇。芬国昐一行进入米斯林时,烈焰万丈的太阳自西方升起,芬国昐展开旗帜,吹响号角。属于星辰的纪元至此结束。魔苟斯的爪牙见到这上升的大光,全逃入了安格班。芬国昐得以畅通无阻地过了多尔戴歹洛斯重地,精灵擂响了安格班诸门。

芬国昐比费艾诺更加警惕着魔苟斯的诡计,他带着部队折返米斯林,寻找费艾诺众子。他也希望借着黯影山脉的防御庇护,因他已经见识过安格班的实力。追随芬国昐的诺多族人数众多,且对费艾诺家族没有好感。于是后者拔营退走,搬到湖的南岸去住。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后悔洛斯加烧船的举动,又惊叹于芬国昐属下的勇气。他们本想欢迎这群朋友,却又因为羞愧而不敢付诸行动。

就这样,诺多族因着加在身上的诅咒,在魔苟斯迟疑不决的日子里,一事无成。魔苟斯因敌人的内讧而狂喜,安格班的地穴中升起大量浓烟和蒸汽,一阵东风将其送到希斯路姆。于是,芬巩下定决心化解分裂了诺多族的宿仇。他孤身一人潜入敌人的腹地,攀到桑戈洛锥姆高处的山肩,却无法找到进入魔苟斯要塞的通道。他在绝望中拿出竖琴歌唱,而迈兹洛斯回应了他。梭隆多回应了芬巩的祈求,载着他飞到吊着迈兹洛斯的峭壁前。但迈兹洛斯腕上的钢箍无法解开,芬巩只得自腕上割断了他的手。梭隆多载着他们回到了米斯林。

迈兹洛斯不久后便痊愈了,自此他改用左手使剑。芬巩因这项功绩赢得了极大的名望,而两大家族间的敌意也得到了缓解,因为迈兹洛斯为那场离弃恳求原谅,并且放弃了诺多族的至高王权。因此,费艾诺家族被称为“被裭夺者”,这正应了曼督斯的预言。但诺多族得以再度统一,将安格班从西、南、东三面包围起来,并在同时结交贝烈瑞安德的居民。

辛葛对诺多族并未全心欢迎。他既不肯开放自己的王国,也不肯撤除迷咒环带。诺多王族中,只有菲纳芬家族获准通过多瑞亚斯的边境,因他们可以被认为是辛葛的近亲。安格罗德是第一个来到明霓国斯的流亡者,他作为芬罗德派出的使者,与王谈了许久。但他隐瞒了冲突,并未吐露亲族残杀之事,也没提到诺多族流亡的方式与费艾诺的誓言。于是,辛葛宣布准许诺多族住在希斯路姆、多松尼安的高地和多瑞亚斯以东的空旷荒野上,但这欢迎辞在诺多族听来颇为冷淡。卡兰希尔大声斥责了安格罗德等菲纳芬的儿子们,会议不欢而散。会后,迈兹洛斯带着弟弟们离开米斯林,来到希姆凛山周围那片辽阔的大地。此后那里就被称为“迈兹洛斯防线”。卡兰希尔的子民居住的地区最靠东,因而遇见了矮人,并因着共同的敌人而结下了联盟,双方都从中获益匪浅。


二十个太阳年后,芬国昐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与会的有芬国昐与芬罗德麾下的很多将领与子民、迈兹洛斯与玛格洛尔及东边防线的战士、在森林中漫游或是由奇尔丹统领的灰精灵,甚至是欧西瑞安德的绿精灵。多瑞亚斯来了两位使者,玛布隆戴隆,他们带来了国王的致意。

又过了三十年,图尔巩离开治下的奈芙拉斯特,前往托尔西瑞安找好友芬罗德外出。他们途径西瑞安大河旁的微光池塘时,正值夜幕降临,二人便在河岸入眠。乌欧牟沿河上溯而来给二人托梦。他们各自感觉,自己受命要为将来的凶险之时做好准备,奠定一个退守之处。

芬罗德和妹妹加拉德瑞尔应辛葛之邀在多瑞亚斯做客。芬罗德对明霓国斯的壮丽感到十分惊奇。他心中动念,要在山底的某个隐秘的门户之后建造广大的厅堂。因此他向辛葛坦白心事,而辛葛告诉了他纳洛格河的深谷和岸旁的洞穴。芬罗德开始照着明霓国斯那些殿堂的模样,靠着蓝色山脉的矮人的帮助,在那里新建了一座要塞,名为“纳国斯隆德”。就在那时,矮人为他造了瑙格拉弥尔,远古时代矮人最著名的造物。芬罗德与他的众多子民以纳国斯隆德为家,他因而得到一个矮人语名字,“凿洞者”费拉贡德。加拉德瑞尔爱上了辛葛的亲族凯勒博恩。因此,她留在隐匿王国中,与美丽安同住,并从她那儿学到了大量知识与智慧。

但图尔巩记起了那座建在山上的城——提力安。来年,乌欧牟亲自现身,嘱咐他再次单独前往西瑞安河谷。靠着乌欧牟的指引,他发现了环抱山脉中的隐匿谷地图姆拉登。他又一次返回奈芙拉斯特,并在那里秘密召开会议,规划一座城市,蓝本便是他内心渴望的提力安。

如今,魔苟斯相信诺多王族无心战事,便试探了对手的兵力强弱与警惕程度。然而芬国昐与迈兹洛斯并未麻痹大意。他们打败了魔苟斯的爪牙,在能看见安格班诸门的地方将其全歼。这就是贝烈瑞安德第三场大战,“荣耀之战”达戈·阿格拉瑞布。此役为诺多族敲响了警钟。联盟加强并整顿了监视,确立了“安格班合围”,合围持续了将近四百年。但诺多族既无法拿下安格班,也无法夺回精灵宝钻。然而魔苟斯的堡垒从未完全被包围,魔苟斯得以从北方派出密探,在埃尔达当中播下恐惧与不和的种子。

荣耀之战过后将近一百年,魔苟斯力图趁芬国昐不备,对他发动突袭。但他的部队被及时发现了,绝大多数奥克都被赶下了海。此后安格班没再明目张胆地攻击,因魔苟斯意识到,奥克若无旁援,绝不是诺多族的对手。他在心里做着新的盘算。又过了一百年,第一只北方的火龙——格劳龙,趁着黑夜出了安格班。芬巩闻讯带着一支弓骑部队迎击。格劳龙那时还年幼,无法忍受他们的箭矢,只得逃回安格班去。此后和平维持了两百年,贝烈瑞安德全境欣欣向荣。

引用与注释

  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三章,诺多族回到中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