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 Papakhian - The Death of Celebrimbor.jpg
精灵与索隆之战
War of the Elves and Sauron
时间 第二纪元1693年 - 1701年
战场 埃利阿多
埃奈德地区
主要战役 埃瑞吉安之劫
伊姆拉缀斯之困
格瓦斯罗之战
结果 埃利阿多满目疮痍;
索隆战败,撤回魔多
战斗双方
埃瑞吉安
林顿王国
努门诺尔王国
卡扎督姆
洛丝罗瑞恩
魔多
指挥官
凯勒布林博
 凯勒博恩
吉尔-加拉德
 埃尔隆德
塔尔-米那斯提尔
 奇尔雅图尔
都林三世
阿姆洛斯
索隆
战史总览
精灵与索隆之战
配图:by Abe Papakhian

精灵与索隆之战War of the Elves and Sauron),是第二纪元中期爆发的一场大战,精灵人类矮人、各邪恶种族均被卷入其中。战争肇因于黑暗魔君索隆铸造至尊魔戒的阴谋,祸乱绵延八年之久,使中洲西部地区饱受摧残。

背景

自从中洲的邪恶力量在愤怒之战中被西方大军击败后,魔苟斯的忠实仆从索隆便一直谋划着东山再起。第二纪元初,他在埃瑞吉安诺多族精灵身上发现了实现野心的良机。于是,索隆化名为安纳塔,前往埃瑞吉安,赢得了当地领主凯勒布林博的信任。他利用诺多族精灵重建家园的善良愿望,怂恿他们铸造具有强大魔力的力量之戒,与此同时自己却在魔多境内的末日火山内锻造一枚能够操控其他力量之戒和戒指佩戴者的至尊魔戒[1]

然而,凯勒布林博在最后一刻察觉到了索隆的阴谋。他原本打算将力量之戒全部销毁,但力不从心,只好将其中最强大的三枚魔戒纳雅维雅能雅)分散藏匿起来:纳雅和维雅被送给林顿精灵王吉尔-加拉德,吉尔-加拉德又把纳雅转赠给奇尔丹;能雅则由洛丝罗瑞恩森林加拉德瑞尔夫人保管。索隆得知计划败露后,勃然大怒。第二纪元1695年,他集结大军穿越洛汗豁口,挥师埃瑞吉安,精灵与索隆之战就此爆发。[2]

过程

埃瑞吉安陷落

得知索隆率领军队北上直取埃利阿多的消息,诺多至高王林顿国王吉尔-加拉德立刻派遣副手埃尔隆德领军援助,但林顿和埃瑞吉安相距太远,敌军抢在埃尔隆德之前兵临城下。面对索隆军队,凯勒博恩带兵出城迎战,他获得一场胜利,和抵达战场的埃尔隆德部队成功会师。然而,索隆的兵力远远超过他们两军之和,足以一边围困城池,一边阻挡援军返回。最终,侵略军攻进埃瑞吉安,拿下了索隆此次军事行动的主要目标:存放力量之戒的珠宝匠公会会所[2]

凯勒布林博亲自在会所大门前的台阶上抵抗敌军,惨遭生擒。索隆从会所中搜到了人类九戒,并靠严刑拷打,逼迫凯勒布林博透露了矮人七戒的下落。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关于最强大的三戒的信息。于是,索隆处死了凯勒布林博,把他插满箭矢的尸身挑在杆头,充作军旗,转而向吉尔-加拉德宣战,因为他已经猜到,戒指必然是被托付给了吉尔-加拉德与加拉德瑞尔。[2]

索隆的新一轮攻势,埃尔隆德凯勒博恩的孤军首当其冲,虽然这支军队集结了少部分逃出埃瑞吉安的幸存者,但仍然不可能抵挡敌军。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索隆军队的后方遭到了都林三世派出的矮人阿姆洛斯率领的洛丝罗瑞恩精灵联军的攻击。埃尔隆德和凯勒博恩从绝境中脱困,他们一路向北逃亡,在伊姆拉缀斯裂谷中建立了避难要塞。都林与阿姆洛斯的军队则被索隆击退,但他无力围攻防守严密的墨瑞亚,也无暇入侵洛丝罗瑞恩,两地得以保全。[2]

全面战争

埃瑞吉安之劫后的两年里,邪恶势力席卷埃利阿多,他们杀害或赶走所有善良人类,猎杀残余的精灵。许多难民逃往伊姆拉缀斯寻求庇护,埃尔隆德和凯勒博恩的实力在此期间不断壮大。不久,索隆便占领了埃利阿多全境,只有伊姆拉缀斯要塞尚在敌军围困下勉力支撑。于是索隆集结起分散在各地的兵力,一路劫掠,杀向吉尔-加拉德的林顿王国,不过他必须留下一支强大的分遣队继续牵制埃尔隆德和凯勒博恩,主力部队因此有所削弱。[2]

埃利阿多并非唯一深陷战火的地区。尽管墨瑞亚的长须矮人紧闭城门,令索隆无计可施,但迷雾山脉还是被再度崛起的奥克侵占,矮人的其他聚居地亦不能幸免:贡达巴德山沦陷,灰色山脉饱受侵扰,铁丘陵和外界的联系被切断。奥克对矮人的骚扰乃是出自索隆本人的命令,后者对都林三世的突袭怀恨在心。罗瓦尼安北方人类则受到了奥克和东方野蛮民族的双重侵略,他们古老的家园沦为废墟,人口锐减,只有少数人能在森林和山洞中苟且偷生。[2][3]

埃奈德地区努门诺尔人和土著居民的冲突因为精灵与索隆之战而激化了。努门诺尔人在当地的广袤原始森林中建有伐木场,用于为舰队提供木料,他们毁灭性的滥采滥伐早已招致森林土著的不满。战争期间,土著居民寄希望于索隆能够战胜努门诺尔人,所以甘愿为索隆的小股突击队充当密探和向导,很多努门诺尔木材场被他们焚毁;而努门诺尔人变本加厉地砍伐森林,以此报复。[2]

海国驰援

林顿王国和努门诺尔王国的联盟情谊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吉尔-加拉德和努门诺尔国王塔尔-阿勒达瑞安的私交。吉尔-加拉德在索隆尚未入侵埃利阿多之前,就已经给时任努门诺尔国王塔尔-米那斯提尔送去了警讯,并在战争打响后的第一时间向努门诺尔人求援。然而,塔尔-米那斯提尔派遣的庞大舰队中途耽搁,等到他们抵达林顿海岸时,埃利阿多已全境沦亡,索隆大军推进到了作为林顿王国边境的舒恩河一线,精灵和努门诺尔人仅能苦苦支撑。但敌人还有更多的生力军正从东南方赶来支援,业已逼近沙巴德渡口。[2]

努门诺尔舰队出乎意料的登陆扭转了林顿王国的败局,进攻林顿的索隆军队遭遇重创,惨败溃逃,他们在巴兰都因河萨恩渡口被追军第二次击败。与此同时,努门诺尔舰队统帅奇尔雅图尔命令一部分舰船前往埃奈德地区的泷德戴尔海港,以截断索隆的退路。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奇尔雅图尔所料,索隆的残军一路撤退至沙巴德渡口,得到生力军的增援,但努门诺尔精兵也在那时从泷德戴尔港溯格瓦斯罗河而上,抵达沙巴德,出现在索隆军队的后方。[2]

随后打响的战役史称格瓦斯罗之战,索隆彻底溃败,他自己带着一小股部队勉强得以逃脱,当他逃到卡伦纳松东部时,就连这支仅剩的残军也遭到袭击。最终,魔君索隆只带着几个贴身护卫返回魔多老巢,颜面扫地。吉尔-加拉德展开反攻,肃清了埃利阿多的索隆余部,围困伊姆拉缀斯的敌军在吉尔-加拉德和埃尔隆德的内外夹击下覆灭。精灵与索隆之战至此以索隆的一败涂地告终。[2]

影响

精灵与索隆之战结束后,精灵召开了第一届白道会,商讨劫后余生的大陆的未来。会议决定在埃利阿多东部维持一座精灵要塞,地址选定为在围困期间屹立不倒的伊姆拉缀斯,而非埃瑞吉安。要塞将由半精灵埃尔隆德驻守,吉尔-加拉德任命他为自己在埃利阿多的摄政代理人,并把三戒之一维雅交付给他。从此,伊姆拉缀斯便成为埃利阿多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它发挥的作用在第三纪元至关重要。[2]

然而,努门诺尔人也从这场自己扮演了关键角色的战争中,初次品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从那时起,他们开始在中洲海岸地区建设永久殖民地,统治剥削当地土著,聚敛金银财宝。此后的历史事件宛如连锁反应,努门诺尔人生前的享乐越奢华,他们就越畏惧死亡,也就愈发嫉妒永生的精灵和维拉,以至于由妒生恨。传统的伊露维塔信仰被弃之不顾,尊敬精灵和维拉的少数人受到排挤和迫害,努门诺尔王国从神灵眷顾的福地,蜕变为中洲历史上首屈一指的贪婪霸权,最终迎来毁灭。[2][4]

大事年表

第二纪元1693年
索隆在末日火山铸造了至尊戒凯勒布林博察觉了索隆的计划。
第二纪元1695年
精灵与索隆之战开始。凯勒布林博前去拜访加拉德瑞尔,商讨对策。加拉德瑞尔建议藏匿精灵三戒,她在此时得到能雅维雅纳雅被送给吉尔-加拉德
第二纪元1695年
索隆的大军侵入埃利阿多。吉尔-加拉德派埃尔隆德前往埃瑞吉安,并向努门诺尔求援。
第二纪元1697年
埃瑞吉安沦为废墟,凯勒布林博死于非命。墨瑞亚洛丝罗瑞恩联军袭击索隆后方,墨瑞亚诸门随后关闭。埃尔隆德和凯勒博恩带领残存的诺多精灵撤退,建立了避难所伊姆拉缀斯,但遭到围困。
第二纪元1699年
索隆占领埃利阿多全境。
第二纪元1700年
塔尔-米那斯提尔从努门诺尔派出的庞大舰队抵达林顿。格瓦斯罗之战,索隆被击败。伊姆拉缀斯之困解除。
第二纪元1701年
索隆被逐出埃利阿多。西部地区获得了长期的安定和平。第一次白道会召开。

来源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