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与第五位杜内丹人族长阿拉贡一世混淆。 Disambig.png
John Howe - Elessar.jpg
阿拉贡
Aragorn
基本信息
发音 [ ˈaraɡorn ]
其他译名 亚拉冈
头衔 伊熙尔杜第39代后裔[1]
杜内丹人第16代族长[1]
泰尔康塔家族族长
阿尔诺第11代国王[1]
刚铎第34代国王[1]
阿尔诺与刚铎联合王国首位国王
统治时期 杜内丹人族长:
第三纪元2933年 - 3019年[1]
(86年)
联合王国国王:
第三纪元3019年5月1日
- 第四纪元120年3月1日[1]
(122年)
出生 第三纪元2931年3月1日,生于埃利阿多[1]
死亡 第四纪元120年3月1日,死于拉斯狄能[1],享年210岁
居住地 幽谷
米那斯提力斯
势力信息
种族 杜内丹人
家族 维蓝迪尔家族
泰尔康塔家族
语言 通用语
辛达语
昆雅语
人物关系
父亲 阿拉松二世
母亲 吉尔蕾恩[1]
配偶 阿尔玟
子嗣 埃尔达瑞安
至少两个女儿[1]
继承人 埃尔达瑞安
涉及作品
书目 魔戒I-魔戒同盟
魔戒II-双塔殊途
魔戒III-王者归来
精灵宝钻
未完的传说
电影 指环王:护戒使者
指环王:双塔奇兵
指环王:王者无敌
演员 Viggo Mortensen
体貌特征
性别
发色 夹白的黑色[2]
眼睛 灰色[2]
服饰 在荒原:高统皮靴与暗绿斗篷[2]
在刚铎:黑甲银带与纯白大氅[3]
武器 安督利尔
坐骑 哈苏费尔[4]
洛赫林[5]
配图:埃莱萨 by John Howe

阿拉贡Aragorn),阿拉松之子,是杜内丹人第16代[1]也是最后一代族长。他是伊熙尔杜第39代直系后裔[1],是他的时代里最伟大的人类。在魔戒大战中,他领导人类对抗索隆的邪恶势力;他帮助护戒远征队完成了销毁至尊戒的任务、彻底消灭了大敌;在战后,他建立了阿尔诺与刚铎联合王国阿尔诺刚铎再次团结在了一起。


最终他成为世间人类之中最坚强的一位,他精通他们的技能学识,又更胜一筹,因他拥有精灵的智慧。他双眼炯炯有神,每当定睛凝视,几乎无人能与之相抗。他背负的命运使他面容悲伤严厉,然而他内心深处却希望常驻,偶有欢笑由衷迸发,就如泉水涌出岩石。[1]


外貌

可参阅:阿拉贡相关的图片。(18张

阿拉贡初次在《魔戒》中登场时已经87岁了,但由于杜内丹人的长寿,实际上他才刚走完人生旅途的三分之一。(阿拉贡寿终时享年210岁[1])彼时的他“有着一头蓬松斑白的黑发”[2]、“消瘦”[6]但“苍白坚毅”[2]的脸庞,“一双锐利的灰眼睛”[2]“炯炯有神”[2],“声音深沉又浑厚”[7]。经年累月的旅途在阿拉贡的脸上留下了“痕迹”,“游民”身份的他并不“美善”[8],但他年轻时也曾“高大又英俊”,像是位“年轻君主”。[9]尽管在旅途中阿拉贡并不常着华服,但他伊熙尔杜继承人的威严总是能在适当的时候迸发出来。他“英气勃发”,“身形似乎骤然拔高”[4],身上散发出“强大无匹的力量与王者威势”[10]。这种王者威严能令朋友折服[4],也能吓退敌人[10]

生平

早年

第三纪元2931年3月1日,杜内丹人族长阿拉松二世之子阿拉贡诞生。[11]

传说中提到,巫师甘道夫维林诺带来一枚精灵宝石。他将这枚称作“埃莱萨”的宝石赠予了加拉德瑞尔夫人,并且预言,未来她会将这枚“埃莱萨”赠予一位同样被称为“埃莱萨”的人。[12]这位“埃莱萨”,将是一名医疗者和复兴者。他就是阿拉贡,在日后称王时,他因此被唤作埃莱萨王。

阿拉贡两岁时,他的父亲阿拉松被奥克的箭矢射穿了眼睛而死。根据杜内丹人族内的传统,阿拉贡被送往幽谷、由埃尔隆德领主抚养。埃尔隆德害怕阿拉贡会像他的父亲与祖父一样死于非命,因此他授命严守他身份的秘密。阿拉贡被命名为“埃斯泰尔”,在精灵语[13]中意为“希望”。在他早年在幽谷的生活中,他常与埃尔隆德的双生子——埃洛希尔埃尔拉丹一起旅行。[1]

第三纪元2951年,“埃斯泰尔”年满二十岁。当他自一次旅途中凯旋归来时,埃尔隆德向他揭示了他的真名以及他的身世。他将埃兰迪尔家族的祖传遗物交付给阿拉贡,即巴拉希尔之戒纳熙尔剑的碎片。就在这时,埃尔隆德的女儿阿尔玟自她外祖母加拉德瑞尔夫人的居处洛丝罗瑞恩归来。阿拉贡与阿尔玟,在伊姆拉缀斯的树林中邂逅了。如同第一纪元中的贝伦露西恩,阿拉贡对阿尔玟一见钟情。[1]

游民生活

“埃斯泰尔”接受了他的真实身份——阿拉贡,杜内丹人的第16代族长。他和母亲埃尔隆德道别,出发进入大荒野[1]第三纪元2953年,当白道会最后一次召开会议时,阿拉贡人不在幽谷,错过了甘道夫。但在第三纪元2956年,两人相遇,并就此结下深厚的友谊。[11]阿拉贡听从了甘道夫的建议,将注意力投向了夏尔地区。在那儿,他被布理的人们称为“大步佬”。[2]

第三纪元2957年 - 2980年,阿拉贡四处游历,他帮助反抗大敌索隆的势力,立下不少伟大功绩。他以“梭隆吉尔”为化名先后为洛汗森格尔王与刚铎执政宰相埃克塞理安二世效力。他的这些旅程削弱了索隆和其盟友的力量,并在日后的魔戒大战中帮助西方人类魔多的阴影中幸存。在刚铎,他是埃克塞理安二世最重要的谋士。他警告宰相不要信任白袍萨茹曼而应该欢迎灰袍甘道夫。他告诫宰相应警惕乌姆巴尔的海盗,他们是刚铎南方领地的最大威胁,并最终得到埃克塞理安的首肯带兵攻打乌姆巴尔。“梭隆吉尔”集结了一支小型舰队,乘夜突袭乌姆巴尔。他烧毁了敌人许多船只、亲自击杀港口统帅,损失却微乎其微。当他回到佩拉基尔时,他选择横渡安都因河、离开刚铎,而不是凯旋米那斯提力斯。他孤身深入东方、南方,探索人类的是非善恶,并伺机窥探大敌索隆的各种阴谋诡计。[1]

第三纪元2980年,在返回幽谷的途中,阿拉贡路经洛丝罗瑞恩。在卡拉斯加拉松,阿拉贡与阿尔玟重逢。他们在洛丝罗瑞恩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在仲夏日的傍晚,阿拉贡将巴拉希尔之戒赠予阿尔玟,他们在凯林阿姆洛斯山上约定终身。[11]

埃尔隆德得知女儿的选择后向阿拉贡许诺:他可以迎娶阿尔玟,但条件是他首先得成为阿尔诺与刚铎的国王——因为只有这样的一位国王才有资格执起“暮星”阿尔玟的手。[1]

追捕咕噜

第三纪元3001年魔多的魔影越发深重,甘道夫怀疑比尔博·巴金斯在旅途中获得的戒指正是大敌索隆至尊戒。为查明真相,他寻求阿拉贡的帮助,一起搜捕戒指此前的主人咕噜[14]第三纪元3007年,阿拉贡回到北方的埃利阿多、探望母亲吉尔蕾恩。她在次年春天前逝世。[1]

第三纪元3017年2月1日,在断断续续搜捕咕噜多年后,阿拉贡总算在死亡沼泽逮捕了他。为了躲避索隆的密探与眼线,他带着咕噜穿过北埃敏穆伊丘陵,并在萨恩盖比尔渡过安都因河。他沿着范贡森林边界向北走,来到洛丝罗瑞恩。那里的精灵向甘道夫发出了消息。阿拉贡继续沿着安都因河向北抵达卡尔岩。在贝奥恩一族的帮助下,他带着咕噜横渡大河,最终进入黑森林,并将咕噜交付瑟兰杜伊看管。之后,阿拉贡回到西方,5月1日于萨恩渡口与甘道夫相遇。从甘道夫口中,他了解到弗罗多·巴金斯计划在那年九月的最后一周带着至尊戒离开夏尔,并且甘道夫会亲自陪同。于是阿拉贡就去办自己的事,但后来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8]

魔戒起行

布理

当阿拉贡返回后,精灵吉尔多·英格罗瑞安告诉他坏消息——甘道夫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就失踪了、黑骑手出现在了夏尔。于是阿拉贡召集他的游民,日夜监视夏尔的边界与东大道,等待弗罗多的出现,但并没有传来霍比特人离开雄鹿地的消息。[8]

终于,在布理跃马客栈,阿拉贡与离开夏尔的四位霍比特人相遇。他在角落里看着他们笨拙地想要掩盖自己的身份,看着弗罗多摔下桌、然后凭空消失不见。阿拉贡对此并不惊奇,因为他知道弗罗多和戒指的事情。他只对弗罗多斗胆戴上至尊戒的愚行感到愤恼。[2]

大步佬 by Matthew Stewart

当夜,他约见了弗罗多一行,他警告他们要小心危险的黑骑手与居心不良的比尔·蕨尼。同时,他请求担当霍比特人的向导,但遭到霍比特人的拒绝,因为他们并不信任初次见面的“大步佬”。就在这时,客栈老板麦曼·黄油菊向弗罗多坦白,三个月前甘道夫将一封信件留给他,要他寄给夏尔的弗罗多·巴金斯先生。但健忘的老黄油菊忘了这事,最终导致弗罗多一行在黑骑手的追捕中匆忙赶到跃马客栈。信中,甘道夫提及了“大步佬”的身份,他就是阿拉贡——[8]

真金未必闪亮,浪子未必迷途;
老而弥坚不会凋萎,深根隐埋不惧严霜。
冷灰中热火苏醒,暗影中光明跳荡;
青锋断刃将重铸,无冕者再临为王。


风云顶

仰视风云顶 by John Howe

于是霍比特人一行在阿拉贡的带领下离开跃马客栈。为了隐匿行踪,阿拉贡选择不走大道,而是先朝阿切特走,从它东边经过;穿越蚊水泽与荒野,直达风云顶。他希望在风云顶能够观察到甘道夫的动向,但其实甘道夫先于他们三天抵达,并在顶上塔楼的废墟中与黑骑手交战。阿拉贡一行抵达风云顶后发现了甘道夫留下的记号,同时也发现了黑骑手。当夜就遭到了他们的伏击,弗罗多被魔古尔之刃刺中、身负重伤。[7]后来,一行人遇上了阿拉贡的老朋友精灵格罗芬德尔。他带着他们来到布茹伊能渡口,遭遇全部九位骑手的追击。但保护幽谷的洪水适时到来、格罗芬德尔从后驱逐,九名骑手被全部冲下河。弗罗多一行得以安全抵达幽谷。[15]

幽谷

护戒远征队离开幽谷 by Ted Nasmith

一行人在幽谷见到了甘道夫,以及为了会议赶来的其他族群的代表。[16]埃尔隆德会议后,弗罗多接受了前往魔多销毁至尊戒的任务。[6]此后,数批斥候被派向各地,他们要将幽谷方圆百里都侦察个一干二净。阿拉贡和埃尔隆德的双生子也在其中。霍比特人在幽谷呆了将近两个月,斥候才一批一批地返回。于是,埃尔隆德与甘道夫确定了护戒远征队的九名成员,他们是:弗罗多·巴金斯、山姆怀斯·甘姆吉、甘道夫、阿拉贡、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佩里格林·图克、莱戈拉斯、吉姆利与波洛米尔。[17]

远征队定于七日后出发。阿拉贡和甘道夫常在一起讨论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他们研究收藏于幽谷的历史古籍与沿途详细的地图,为远征作最后的准备。阿拉贡家族的祖传遗物纳熙尔剑也在它破碎三千年后得以重铸。阿拉贡将它重新命名为安督利尔,意为“西方之焰”。[17]

出发当日,也许是因为他要与阿尔玟再度分离,阿拉贡显得十分忧伤。这一切都被埃尔隆德看在眼里,他也全然明白此刻对阿拉贡来说意味着什么。[17]

墨瑞亚

阿拉贡计划在护送持戒人一段路程后与波洛米尔一同返回刚铎。在路径的选择上,他与甘道夫存在分歧。阿拉贡建议取道红角门、翻越卡拉兹拉斯,但暴雪使得他们不得不原路折返。由于座狼的突袭,远征队当即选择了甘道夫此前的提议——穿越墨瑞亚。但阿拉贡敏锐地预感到在墨瑞亚等待甘道夫的厄运。[18]他提醒甘道夫,但最终不幸一语成谶——在卡扎督姆桥上甘道夫与炎魔都林的克星”一起坠落深渊。悲痛之下,阿拉贡承担起领导的责任,他一马当先带领远征队冲杀出墨瑞亚,继续护戒的征途。[19]

领导护戒远征队

洛丝罗瑞恩

在逃出墨瑞亚后,阿拉贡领导护戒远征队洛丝罗瑞恩前进。波洛米尔对此颇有微词,因为在刚铎,那片森林被认为极其危险。[9]但他并不知道阿拉贡与洛丝罗瑞恩的女主人加拉德瑞尔夫人的因缘。护戒队一行在卡拉斯加拉松受到领主凯勒博恩与夫人的热情款待,[20]并在离开时赠以厚礼[21]加拉德瑞尔将镶有珍贵的精灵宝石埃莱萨”的别针赠予阿拉贡,因为她预见了她的外孙女阿尔玟将嫁予阿拉贡为妻,“埃莱萨”就如同嫁妆一样赠给了他。[22]阿拉贡从此佩戴这枚宝石别针,并接受了他在预言中的名字——埃莱萨。

帕斯嘉兰

波洛米尔的遗言 by Ted Nasmith

远征队一行在离开洛丝罗瑞恩后并不能立刻决定未来的走向:是走安都因河东岸前往魔多,还是走大河西岸南下刚铎,又或是各走各的、分道扬镳。但他们也并不急于做出决定——直到涝洛斯瀑布前他们都还有考虑的时间。[23]在河上航行的第十日旅程结束,阿拉贡安排远征队在帕斯嘉兰草坪休息。第二天醒来,没有人能给出肯定的回答,因此阿拉贡将最后的决定权交给持戒人弗罗多。就他个人而言,他毫无疑问是希望前往米那斯提力斯,手持安督利尔,率领刚铎子民与索隆的军队对抗,但他内心的责任感又要求他必须对弗罗多负责到底。也就在这时,来自艾森加德奥克突袭了他们。[24]

在混乱中,弗罗多与山姆悄悄离开众人、划向大河东岸的埃敏穆伊丘陵[24]梅里皮平被奥克俘虏带走;波洛米尔英勇战死。在他最后的时刻,阿拉贡来到他的身边,给予他临终的宽慰:[25]

不!你战胜了。很少有人取得过这样的胜利。放心吧!米那斯提力斯绝不会陷落!

他对远征队的分崩离析感到内疚,对波洛米尔的死感到悔恨。他紧握着波洛米尔的手,久久地跪在他的遗体边,躬身哭泣。阿拉贡、莱戈拉斯吉姆利将波洛米尔的遗体安放在其中一艘船上,把他送下涝洛斯瀑布。回到帕斯嘉兰,阿拉贡决定尊重弗罗多的选择,但表示不会放弃另两名伙伴。于是他们三人展开对奥克的徒步追击。[25]

洛汗

三位猎手在四天内长途奔袭了四十五里格。在洛汗境内,他们遇上了伊奥梅尔和他的骠骑。吉姆利和莱戈拉斯几乎就要与伊奥梅尔发生冲突,但阿拉贡拔出安督利尔、以不容置疑的王者威严揭露了自己的身份。伊奥梅尔折服了,因为彼此的真诚,第一次见面的他们就此结下了友谊。伊奥梅尔告诉三人,他们追击的奥克已被他们全歼,而且并没有看见那两位被俘虏的霍比特人朋友。但阿拉贡仍然不放弃希望,于是伊奥梅尔冒着风险将马匹哈苏费尔阿罗德借给阿拉贡一行,阿拉贡也承诺将在事实弄清楚后驰援埃多拉斯[4]

甘道夫归来 by Ted Nasmith

三人来到奥克被歼灭的地方,发现了梅里与皮平的踪迹。于是一路追进范贡森林,并在一处岩架上与复生的“白袍”甘道夫重逢。重聚的四人相互诉说着各自的旅程,甘道夫在此前曾经过洛丝罗瑞恩,加拉德瑞尔夫人有话稍给阿拉贡:[26]

埃莱萨,埃莱萨,杜内丹人今何在?
汝族人因何离散不还?
未远矣,失落之物将重现,灰衣劲旅自北归。
然汝命途幽暗,亡者当关,一路向海


在甘道夫的带领下,他们回到埃多拉斯的美杜塞尔德。大殿上,阿拉贡第一次见到了洛汗公主伊奥温。甘道夫帮助希奥顿王恢复了神智,希奥顿决定亲自上战场,而阿拉贡也遵守他与伊奥梅尔的约定,与洛汗将士共赴战场。出征前,伊奥温为国王与四位客人祝酒。当她来到阿拉贡面前时,阿拉贡察觉出异样,并为此感到困扰。伊奥温公主留了下来,她将带领洛汗的子民坚守黑蛮祠。阿拉贡则随着大军出征。[27]

海尔姆深谷

由于战况剧变,洛汗大军退至海尔姆深谷。来自艾森加德的奥克大军紧跟在洛汗人身后,就在他们进驻海尔姆关口不久后,战斗打响了。阿拉贡与伊奥梅尔并肩作战,三次在危急时刻击退城墙上的敌人。但城垛的防御还是被冲破了,阿拉贡与莱戈拉斯守在号角堡后门的楼梯,安督利尔的寒光令敌人惧怕无比,但由于太过疲惫,阿拉贡在后撤时跌倒,险些丧命,侥幸逃回号角堡。希奥顿王表示他将在破晓时分带领骑兵冲出要塞,阿拉贡愿与其并骑冲锋。阿拉贡到处鼓舞守军的士气,并在防务吃紧的地方伸出援手。最后,他来到堡门上方,等待黎明的到来。他身上透出的王者威势,吓得野人战栗不已。[10]

破晓时分,希奥顿带领骑兵冲锋,阿拉贡骑在他的右侧。他们杀出一条血路,直抵护墙。他们发现本应是平原的地方突然长出一片森林。而另一边的山脊上,是甘道夫与埃肯布兰德的上千步兵。在两军的夹击下,奥克慌不择路、逃入这片无名森林中。[10]

艾森加德

甘道夫领着阿拉贡、莱戈拉斯、吉姆利,与希奥顿王、伊奥梅尔及二十名近卫军前往艾森加德。此时的艾森加德已经被树须率领下的恩特攻占,只留萨茹曼一人被困在欧尔桑克内。他们在那儿与梅里和皮平重逢。甘道夫带着希奥顿一行去见树须;阿拉贡三人留了下来。他们抽着霍比特人缴获的南区叶,彼此诉说着各自的遭遇。[28][29]

稍后,他们来到欧尔桑克门口与萨茹曼谈判。谈判破裂,但同在塔内的格里马欧尔桑克的晶石砸下,意欲谋杀萨茹曼。这枚晶石从塔上落下,被皮平拾起、交给甘道夫。[30]当夜,皮平偷窥晶石被另一端的索隆发现。经历了这恐怖的经历,甘道夫与阿拉贡都明白了这晶石正是帕蓝提尔。甘道夫躬身将晶石交给了唯一有权保管它的人——埃兰迪尔的继承人——阿拉贡。甘道夫警告他不要使用这真知晶石,但阿拉贡表示自己已经为此准备多年,不会急躁大意。[31]

离开洛汗

那兹古尔立刻就飞向了欧尔桑克。于是甘道夫急忙骑上捷影、带着皮平朝米那斯提力斯奔去。阿拉贡陪同希奥顿又骑行了一阵,然后遇见了他来自家乡的族人哈尔巴拉德和他带来的三十人,以及埃尔拉丹埃洛希尔。哈尔巴拉德为阿拉贡带来了阿尔玟亲手缝制的王旗,双生子带来他们的父亲埃尔隆德的口信:

时日仓促。汝欲急行,勿忘亡者之路。


一行人回到号角堡。阿拉贡使用了真知晶石、向大敌揭露了自己的王者身份,并与之展开了激烈的较量,最终竟使晶石服从了阿拉贡的意志。阿拉贡预计米那斯提力斯十日内就将沦陷,因此思虑再三,他决定取道亡者之路。他邀请了莱戈拉斯与吉姆利,两位朋友欣然接受。而哈尔巴拉德带来的灰衣劲旅、埃尔隆德的双生子也跟随阿拉贡一同前往。[5]

国王归来

亡者之路

希奥顿伊奥梅尔听说了阿拉贡的决定后,无不诧异,并且认为他们可能会就此失去阿拉贡。但阿拉贡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于是希奥顿带着大军走山路取道黑蛮祠前往埃多拉斯,而阿拉贡选择在平原上飞驰。第二天下午就到达了埃多拉斯,天黑时分抵达黑蛮祠。[5]

伊奥温公主接待了他们,但当她听闻阿拉贡的决定时,她同她哥哥伊奥梅尔一样惊讶。伊奥温恳求阿拉贡留下,但阿拉贡拒绝了。任谁都能看出公主内心的痛苦,稍后,伊奥温提出追随阿拉贡一起共赴亡者之路,但阿拉贡再一次拒绝,并劝说公主她的使命“不在南方”,伊奥温则说:

“那些跟随你去的人也一样。他们去,只是因为不愿与你分离——因为他们爱你。”[5]

第二日,伊奥温一身戎装,再次请求与阿拉贡同行。坚强又高傲的洛汗公主流泪下跪,但阿拉贡还是拒绝了她。他将她扶起,转身头也不回地策马离去。[5]

就这样,阿拉贡一行进入了“鬼影山”德维莫伯格。他们穿过迪姆霍尔特的古道来到亡者之路的入口黑暗之门前,尽管心存恐惧,阿拉贡靠着坚定的意志带头走进黑暗之门,义无反顾地踏入亡者之路。他们在洞穴中穿梭,亡者既没有发动攻击、也没有现身阻拦,只是在身后窃窃私语、一路随行。在一处极空旷的地方,阿拉贡发现了布雷戈之子巴尔多的遗骸。他跪下向其致敬,叹其不幸。随后他站起,向身后所有的亡者发出召唤:

留着你们在邪恶年代中隐藏起来的宝物和秘密吧!我们只要快速通过。让我们过去,然后你们跟来!我召唤你们去往埃瑞赫黑石[5]
背誓者之王 by Ted Nasmith

终于,一行人在亡者的跟随下穿越了亡者之路。他们来到墨松德山谷,再度上马疾驰至埃瑞赫山上的埃瑞赫黑石。阿拉贡在伊熙尔杜设立的黑石下吹响号角、发出召唤。他扯开阿尔玟为他缝制的王旗、宣示了自己伊熙尔杜继承人的身份。他要求亡者履行当年未完成的誓言,而他们为了寻得安息,遂听命于阿拉贡、跟随他前往佩拉基尔战斗。[5]

佩拉基尔

于是,他们展开了四天四夜、长达九十三里格的昼夜疾驰。他们经过塔朗颈,来到拉梅顿;涉过奇利尔河凛格罗河。第三日,他们到达吉尔莱恩河口上游的林希尔,阿拉贡吩咐在此遇上的拉梅顿领主安格博召集百姓前往佩拉基尔。他们度过吉尔莱恩河,将拦路的魔多盟友击溃,然后疾行穿越莱本宁的平原,终于抵达目的地——港口佩拉基尔。[32]

亡者散播的恐惧先于他们来到港口,但那些走投无路的哈拉德人在绝境中挣扎得非常凶猛,他们嘲讽阿拉贡一行人的人数,直到阿拉贡发出召唤:

现在,我以黑石之名召唤你们,上吧![32]

幽灵大军如潮水涌上敌人的每一艘船,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在那天结束前,佩拉基尔的敌人已经一个不剩。阿拉贡接收了敌人的黑舰队,在旗舰上,他向岸上的亡者宣告:

现在,请听伊熙尔杜继承人之言!你们已经履行了誓言。回去吧,从此勿再骚扰那片山谷!离去吧,并得安息![32]


亡灵安息后,从莱本宁和埃希尔来了一大批人,安格博也带着所有骑手加入阿拉贡。即使刚取得大胜,阿拉贡仍然忧虑是否赶得上米那斯提力斯的战事。他们驱船向哈泷德的码头驶去,他们沿安都因河逆流上溯,速度很慢。但当夜,风向变了。[32]

阿拉贡在哈泷德港登陆 by Ted Nasmith

于是在佩兰诺平野之战打响后的早晨,在洛汗人于黎明加入战斗后的第三个钟头,阿拉贡的舰队抵达了哈泷德港。他打出那面王旗,拔出安督利尔加入战斗,为刚铎锁定胜局。[33][32]

米那斯提力斯

战斗结束后,阿拉贡、伊奥梅尔与伊姆拉希尔亲王来到城门前。阿拉贡为避免与宰相德内梭尔发生龃龉,拒绝进入城内、宣称自己的王权。但战事不仅发生在城外,城内的局势也发生剧变。德内梭尔自焚于火葬堆内,其继承人法拉米尔昏迷濒死。他、伊奥温以及梅里都在与那兹古尔的交锋中得了黑魔影症甘道夫为拯救三人的性命,遂将杜内丹人族长阿拉贡请入城,希望这位预言中的“医疗者”能够挽救他们。[34]

阿拉贡与众人来到诊疗院,与皮平重逢。皮平称阿拉贡为“大步佬”引起伊姆拉希尔亲王的不满,但阿拉贡认真地回应:

“在古时的高等语言里,我叫‘埃莱萨’,意思是‘精灵宝石’,又叫‘恩温雅塔’,意思是‘复兴者’。但是,倘若我的家族有朝一日得以建立,就将以‘大步佬’为名。在高等语言里,它听起来不会这么俚俗。我将叫‘泰尔康塔’,我所出的所有子孙亦然。”[34]

阿拉贡依次看望了法拉米尔、伊奥温与梅里的伤情。他们不容乐观,尤其是法拉米尔,因此阿拉贡顾不得战后的疲惫,急忙吩咐伊奥瑞丝找来阿塞拉斯贝尔吉尔最终找来六片叶子。阿拉贡揉碎两片叶子扔进热水里,将碗凑到法拉米尔让他嗅闻,法拉米尔立刻就苏醒了。阿拉贡命他醒来,稍事休息、做好准备。他来到伊奥温的病榻前,高度评价了这位洛汗公主,并道出了她内心的渴望——摆脱牢笼、立下功绩、赢得光荣。他揉碎另两片叶子扔进热水中,擦拭伊奥温的额头与冰冷的右臂,呼唤着公主的名字。他将她的手交到伊奥梅尔手中,并悄悄退出房间。最后他来到梅里的床前,用剩下的两片阿塞拉斯救醒了霍比特人[34]

阿拉贡与甘道夫一起会见了诊疗院的院长,对三位伤者治疗作了嘱咐。而后,他与埃尔隆德的双生子一起帮助治疗垂危的伤者。直到深夜,当阿拉贡疲累得实在不行时,他悄悄溜出白城,回到了自己的帐篷。[34]

魔栏农

大战次日早晨,阿拉贡召集众将,在城外他的帐篷内商议接下来的对策。甘道夫分析了他们的处境,认为昨日不过击退了索隆的第一波攻击,但以后的攻势只会更加猛烈。他猜出阿拉贡使用了欧尔桑克的晶石。阿拉贡也承认他使用了真知晶石,意图逼迫索隆将视线移向别处、为持戒人创造机会。他打定主意,决定继续施压魔多,众将纷纷表示愿意追随阿拉贡。于是他们布置了正面挑战魔多以及留下防守白城的兵力分配,并决定在两日后出发前往魔栏农[32]

两日后,集结在佩兰诺平野的七千人大军开拔。路上丝毫不隐藏行踪,阿拉贡和甘道夫命人时不时吹响号角,宣示“刚铎的王侯”的到来。但伊姆拉希尔亲王提议使用“埃莱萨王”代替,于是传令兵一日三次宣告,但始终无人回应挑战。军队的士气一路走低,即使在路上遭遇奥克与东夷并获得胜利后也没能给士兵带去多少鼓舞。在离开米那斯提力斯的第六天,大军来到了魔栏农荒地,恐惧击溃了一部分士兵。阿拉贡怜悯他们,于是准许他们转身离开,但要他们夺回凯尔安德洛斯、去保卫刚铎和洛汗,而不至于颜面尽失。一些人因着这怜悯而感到羞愧,竟克服了恐惧继续向前;另一些人怀着新的希望选择离开。因此,当西方大军终于抵达黑门时,人数已不足六千人了。开拔后的第七天傍晚,他们最后一次扎营休息,然而无人能够安心入眠。[35]

面对高塔和巨墙,西方军队完全无望攻取,但他们誓要将这出戏码唱完。阿拉贡尽己所能摆出最佳阵势,然后与甘道夫、埃尔拉丹与埃洛希尔、伊奥梅尔、伊姆拉希尔、莱戈拉斯、吉姆利、佩里格林——与魔多对抗的每一个种族都有一名见证者在场,去见证最后的谈判。[35]

索隆之口代表魔多来到众人面前。阿拉贡只用眼神就逼得他向后退缩,但他拿出了弗罗多与山姆的装备,众人一下子陷入绝望。谈判如预期般破裂,魔多的大军倾巢而出。很快,西方军队就被十倍、甚至超过己方兵力十倍的魔多人马团团包围。[35]

戒灵从空中俯冲,但大鹰也来了,直扑那兹古尔。突然,那兹古尔像是收到了它们主人的召唤,转身飞入魔多的阴影。敌人也感觉到了大敌力量的动摇,他们不再嘲弄西方大军,害怕、颤抖起来。新的希望燃起,西方大军发起冲杀。但甘道夫大声喝令停下,要所有人等待这决定命运的时刻。持戒人终于完成了任务,黑暗魔君被消灭了。魔多的势力土崩瓦解,阿拉贡带领西方军队对付仍然负隅顽抗、为大敌效力的邪恶人类[35][36]

科瑁兰原野

完成任务的弗罗多和山姆陷入昏迷,甘道夫与大鹰将他们从喷发的末日山上救出、带到阿拉贡身边。阿拉贡对两位霍比特人做了精心的照料,同时他的军队收复了刚铎的所有失地。直到索隆灭亡后的第十四天,两名持戒人才在科瑁兰原野苏醒。集结于此的每一个人都对他们做了极力地赞美。自帕斯嘉兰分别后,他们终于和阿拉贡重逢。阿拉贡单膝下跪向他们致意,领着他们来到王座前再次接受所有人的盛赞。[36]

临近五月,大军再次出发。他们登船从凯尔安德洛斯启航,沿安都因河顺流而下来到欧斯吉利亚斯。随后穿越佩兰诺平野,凯旋米那斯提力斯。阿拉贡等待着五月一日的黎明,因为在这一天,他将以国王的身份踏入他的白城。[36]

加冕

于是,五月一日早晨,自平野大军中走出一名杜内丹人

阿拉贡大人当先缓步而来,他身穿黑甲、腰系银带,披着纯白大氅,领口扣以一块碧绿的大宝石,其光辉远远可见;但他头上未戴盔冠,只在额前以细银带系着一颗亮星。[3]

法拉米尔掌钥官胡林出城迎接。法拉米尔屈膝跪下,交出象征宰相权力的白色权杖。阿拉贡取过权杖却又交还给他,仍让他担任宰相之职,之后更是封为伊希利恩亲王。法拉米尔大声呼喊,询问白城的百姓是否认同阿拉贡成为他们的国王、入主米那斯提力斯,没有人提出异议。[3]

于是法拉米尔从匣子中取出最后一任刚铎国王埃雅努尔白王冠。阿拉贡接过王冠,高举起来说:

Et Eärello Endorenna utúlien. Sinome maruvan ar Hildinyar tenn’ Ambar-metta!
“我越过大海,来到中洲。我与我的子孙后嗣将在此地居住,直到世界终结。”[3]

但他没有戴上王冠,反而交还给法拉米尔。他念着持戒人与甘道夫的功绩,想施予他们加冕刚铎国王的荣耀。于是,弗罗多从法拉米尔手中接过王冠,将其交予甘道夫手中;阿拉贡屈膝,甘道夫将白王冠戴在他的头上。[3]

他像古时的海国之王一样高大, 高过身旁立着的诸人;他看似年老, 却又正当盛年; 他眉宇之间透出智慧, 双手掌握力量与医治之能, 周身似乎散发出一团光芒。
—— 加冕后的阿拉贡


终于,刚铎的国王归来了。埃莱萨王的时代来临。[3]

埃莱萨王

成婚

阿拉贡的毕生所愿便是阿尔玟。他将护戒远征队的众人留在了白城,因为他希望在他与阿尔玟成婚时这群朋友能够都在身边。当弗罗多询问甘道夫,甘道夫却又打起哑谜,说阿拉贡在等待一个“征兆”。有一日,甘道夫趁夜将阿拉贡带出城,来到明多路因山脚下,走古道上到一处以前只有国王才常去的圣地。阿拉贡在那儿发现了一株宁洛丝一系的幼树。这就是阿拉贡一直等待的“征兆”。于是他将它带回白城,在王庭种下。六月来临时,它已经繁花盛开。[3]

仲夏日前夕,一群精灵抵达白城,他们包括:埃尔隆德阿尔玟埃尔拉丹埃洛希尔格罗芬德尔埃瑞斯托凯勒博恩加拉德瑞尔,以及其他许多族人。埃尔隆德将安努米那斯权杖呈给国王,并终于将阿尔玟的手交到阿拉贡手中。[3]

于是在第三纪元3019年仲夏日,埃莱萨王与阿尔玟·乌多米尔成婚了。[3]后来,他们育有儿子埃尔达瑞安以及至少两个女儿。[1]

远征队的离别

此前返回洛汗伊奥梅尔在处理完家乡的事务与伤痛后,回到白城。阿拉贡与伊奥梅尔来到拉斯狄能,请出希奥顿王的遗体,并带齐人马一路护送回埃多拉斯。经过十五天的旅途,一行人抵达埃多拉斯。三日后,希奥顿王在洛汗诸王的陵地下葬。[37]

稍后,阿拉贡一行又来到艾森加德。国王向树须表达谢意,因为他的恩特们在北高原阻击了南下的奥克,使得洛汗骠骑能够如愿南下驰援刚铎。阿拉贡将艾森加德交托恩特管理,并禁止任何人进入欧尔桑克急楸它的钥匙交给了国王。[37]

最终,护戒远征队的各位在当初皮平偷窥欧尔桑克晶石的地方分别了。[37]

统治

阿拉贡加冕后,各地各族的使节都来拜见。国王宽恕了投降的东夷,任他们自由离去;他与哈拉德人签订了和平条约;魔多的奴隶得到释放,努尔能湖周围所有的土地都被赐给了他们。伊希利恩被赐封给法拉米尔,他也因此成为伊希利恩亲王。在贝瑞刚德的判决上,国王显示出他的宽恕与公正——他将贝瑞刚德逐出禁卫军,甚至逐出米那斯提力斯;但又任命他为法拉米尔的白卫队的队长,为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全性命的人效力。[3]

在护送希奥顿王灵柩的途中,他们经过德鲁阿丹森林。由于悍-不里-悍和他的族人在大战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阿拉贡宣布将此地赐给他们,任何人未经允许都不得入内。[37]

满目疮痍的王国亟待阿拉贡来重建秩序,其中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便是复原被萨茹曼长期占据的欧尔桑克——阿拉贡计划将那枚从萨茹曼处缴获的帕蓝提尔重新安置在塔中。他们搜出萨茹曼私吞的许多金银财宝,以及更多的、更糟糕的东西。但在吉姆利的帮助下,阿拉贡从一道秘门中找到储藏室。从中只找到两件物品,一件是伊熙尔杜戴在脖颈上、拴至尊戒的那条项链;另一件则是真正的埃兰迪尔之星。阿拉贡满怀着敬意取走了它。当他回到北方,重建阿尔诺王国时,王后阿尔玟为他戴上这枚埃兰迪尔之星,所有有幸得见它光辉的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阿拉贡只在他身处北方王国的特殊的日子里佩戴它,以防它再度失落;另一方面,他也对那枚传承给他的、由伊姆拉缀斯的精灵工匠制造的埃兰迪尔之星充满敬意——因为在他之前,有三十八位先人佩戴过它。[38][1]

因着四位霍比特人与国王的深厚友谊,夏尔在埃莱萨王统治时期得到多次眷顾。第四纪元6年,国王颁布法令,禁止人类进入夏尔,将其列为受北方王国保护的自由邦。第四纪元13年,阿拉贡任命夏尔长官佩里格林·图克、雄鹿地统领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及大洞镇市长山姆怀斯·甘姆吉为北方王国的顾问。第四纪元15年,国王来到北方王国重建的安努米那斯,在暮暗湖畔的王宫短住一段时日。他恪守自己制定的法令,只来到白兰地桥与朋友们相聚;他将杜内丹之星赠给山姆,并让他的女儿埃拉诺成为王后的荣誉侍女。第四纪元31年,国王将西界赠予夏尔。第四纪元65年,伊奥梅尔王寿终。之后梅里与皮平来到刚铎,并在那儿度过余生,他们的遗体被安放在刚铎诸王长眠的拉斯狄能中。[11]

埃莱萨王再度将奇瑞安的赠礼给予伊奥梅尔,而后者也重新许下“埃奥尔之誓”。在其统治期间,伊奥梅尔多次履行誓言。每当埃莱萨王在外征战,伊奥梅尔必然追随在侧。[39]

在埃莱萨王统治期间,米那斯提力斯恢复了往日的荣光,甚至比全盛时期还要美丽。[3]第四纪元120年,国王埃莱萨·泰尔康塔逝世,享年二百一十岁,是自阿维吉尔王以来之最。那日,他与王后阿尔玟告别;与儿子埃尔达瑞安告别,将刚铎的王冠与阿尔诺的权杖交到他的手中。[1]据说,梅里与皮平的墓床就设在阿拉贡身边。[11]

名字词源

Aragorn辛达语中意为“尊敬的国王”:Aran 意为“国王”,(n)gorn 意为“尊敬的”。[40]

这一明确的语义直到在2007年出版的 Words, Phrases & Passages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中才得以揭露——它本身是作者J.R.R. 托尔金于1950年代晚期撰写的一份手稿。

Aragorn昆雅语形式是 Aracorno[41]

名号与头衔

  • 阿拉贡二世Aragorn II),阿拉贡作为杜内丹人族长所使用的名字,可能取自阿拉贡一世
  • 梭隆吉尔Thorongil),在辛达语中意为“星之鹰”:thoron,意为“鹰”;gil,意为“星”。是阿拉贡在洛汗刚铎使用的化名。发音:[ θoˈroŋɡil ]
  • 埃莱萨Elessar),在昆雅语中意为“精灵宝石”,是阿拉贡成为国王后所使用的名字。发音:[ eˈlesːar ]
  • 恩温雅塔Envinyatar),意为“复兴者”,是阿拉贡在佩兰诺平野之战后的自称。[34]
  • Edhelharn,埃莱萨的辛达语形式,用在国王的书信中。发音:[ eˈðel.harn ]
  • 精灵宝石Elfstone),埃莱萨的通用语形式。
  • 埃斯泰尔Estel),在昆雅语中意为“希望”,是阿拉贡寄养在幽谷所用的名字。estel 更广泛的意思有“希望,信任,持之以恒、不轻言放弃的脾性”。发音:[ ˈestel ]
  • 大步佬Strider),布理人给阿拉贡起的绰号,阿拉贡自嘲时会使用它。
  • 飞毛腿Wingfoot),是伊奥梅尔得知阿拉贡一行为追击奥克、四天不到的时间里奔行四十五里格后给予阿拉贡的称赞。[4]
  • 泰尔康塔Telcontar),大步佬的昆雅语形式。阿拉贡将其作为他的家族姓氏。它不独立使用。发音:[ telˈkontar ]
  • 伊熙尔杜的继承人
  • 杜内丹,是比尔博·巴金斯对朋友阿拉贡的称呼。[6]
  • 长脚佬Longshanks),是布理人比尔·蕨尼给阿拉贡起的蔑称。[7]
  • Arakorno ,阿拉贡的昆雅语形式中比较罕见的一种,仅在讨论昆雅语中的 and 时提及。[41]发音:[ ˌaraˈkorno ]

家谱

 
 
埃雅仁迪尔
 
埃尔汶
 
 
 
加拉德瑞尔
 
凯勒博恩
 
 
 
 
 
 
 
 
 
 
 
 
 
 
 
 
 
 
 
 
 
 
 
 
 
 
 
 
 
 
 
 
 
 
 
埃尔洛斯
塔尔-明雅图尔
 
埃尔隆德
 
 
 
 
 
凯勒布莉安
 
 
 
 
 
 
 
 
 
 
 
 
 
 
 
 
 
 
 
 
 
 
努门诺尔诸王
 
 
 
 
 
 
 
 
 
 
 
 
 
 
 
 
 
 
 
 
 
 
 
 
安督尼依亲王
 
 
 
 
 
 
 
 
 
 
 
 
 
 
 
 
 
 
 
 
 
 
 
 
埃兰迪尔
 
 
 
 
 
 
 
 
 
 
 
 
 
 
 
 
 
 
 
 
 
 
 
 
 
 
 
 
 
 
伊熙尔杜
 
阿纳瑞安
 
 
 
 
 
 
 
 
 
 
 
 
 
 
 
 
 
 
 
 
 
阿尔诺诸王
 
刚铎诸王
 
 
 
 
 
 
 
 
 
 
 
 
 
 
 
 
 
 
 
 
 
阿塞丹诸王
 
昂多赫尔
 
 
 
 
 
 
 
 
 
 
 
 
 
 
 
 
 
 
 
 
 
阿维杜伊
 
费瑞尔
 
 
 
 
 
 
 
 
 
 
 
 
 
 
 
 
 
 
 
 
 
 
 
 
杜内丹人族长
 
 
 
 
 
 
 
 
 
 
 
 
 
 
 
 
 
 
 
 
 
 
 
 
阿拉松二世
 
吉尔蕾恩
 
 
 
 
 
 
 
 
 
 
 
 
 
 
 
 
 
 
 
 
 
 
 
 
 
 
阿拉贡
 
 
 
阿尔玟
乌多米尔
 
 
 
 
 
 
 
 
 
 
 
 
 
 
 
 
 
 
 
 
 
 
 
 
 
 
 
 
 
 
 
 
埃尔达瑞安
 
 
 
至少两个女儿
 

其他版本

在最早的一个未出版的《魔戒》版本中,阿拉贡是一个霍比特人而不是人类,他被称为 Trotter 而不是“大步佬”。他有一只木制的假腿,因为他曾深入魔多并在那里被逮捕、折磨。[42]

时间线

第三纪元

2931年3月1日
阿拉松之子阿拉贡二世出生。[11]
2933年
阿拉松被奥克杀害,阿拉贡之母吉尔蕾恩将阿拉贡带去幽谷
埃尔隆德将其收为养子,并给他起名为“埃斯泰尔”,意为“希望”。[11]
2941年6月
甘道夫比尔博·巴金斯以及梭林·橡木盾带领下的十三名矮人来到幽谷。[11]并不清楚他们有没有与十岁的阿拉贡有过接触。
2951年
埃尔隆德告诉了阿拉贡他的真名以及身世,将埃兰迪尔家族的祖传遗物交付给阿拉贡。
阿拉贡邂逅阿尔玟
他离开幽谷进入大荒野[11]
2956年
阿拉贡遇上甘道夫,自此结下友谊。[11]
2957-2980年
阿拉贡在中洲各地旅行。他以“梭隆吉尔”的化名先后为洛汗森格尔刚铎埃克塞理安二世效力。[11]
2980年
阿拉贡率领一支小型舰队突袭乌姆巴尔,在凯旋佩拉基尔后选择离开。他向东向南探索大敌的诡计。[1]
他来到洛丝罗瑞恩,与阿尔玟重逢,并与之约定终身。[11]
3001年
在甘道夫的请求下,阿拉贡开始搜捕咕噜[11]
3007年
阿拉贡的母亲吉尔蕾恩逝世。[11]
3009年
阿拉贡与甘道夫重新开始追捕咕噜。[11]
3017年
阿拉贡在死亡沼泽捕获咕噜并将其带往黑森林、交付瑟兰杜伊看管。[11]

3018年

5月1日
阿拉贡与甘道夫萨恩渡口相遇。从甘道夫口中阿拉贡得知弗罗多将于9月最后一周带着至尊戒离开夏尔[8]
9月29日
阿拉贡在跃马客栈终于见到了持戒人一行,并请求担任他们的向导、护送他们至幽谷[8]
9月30日
凌晨,跃马客栈遭黑骑手袭击。阿拉贡一行离开布理[7]
10月2日
阿拉贡一行出了切特森林。当日,进入蚊水泽[7]
10月3日
阿拉贡一行继续穿越蚊水泽。夜晚,阿拉贡与弗罗多看见远方的白色闪光,那其实是甘道夫在风云顶上与黑骑手激战。[7]
10月4日
阿拉贡一行很快就出了蚊水泽,并且远眺到了风云顶。[7]
10月5日
阿拉贡一行在西坡扎营。[7]
10月6日
阿拉贡一行上到风云顶,他们发现了甘道夫留下的标记,也发现黑骑手在靠近。
当夜,黑骑手袭击了他们。[7]
10月12日
阿拉贡一行抵达苍泉河[15]
10月13日
阿拉贡一行抵达最后大桥,发现格罗芬德尔留下的淡绿色宝石。[15]
10月18日
阿拉贡一行来到比尔博旅途中那三个食人妖石化呆立的地方。
黄昏时分,格罗芬德尔找到了他们。[15]
10月20日
全部九名黑骑手追上阿拉贡一行,但保护幽谷的洪水将他们全部冲下布茹伊能河[15]
10月24日
夜晚,阿拉贡与阿尔玟交谈。[16]
10月25日
阿拉贡与各族代表参与埃尔隆德会议[6]
当夜,阿拉贡与埃尔拉丹埃洛希尔出发侦察。[17]
12月18日
阿拉贡被任命为护戒远征队的一员。[17]
12月18日至12月25日
纳熙尔被重铸,阿拉贡将其命名为安督利尔
阿拉贡与甘道夫反复研究历史古籍与沿途地图。[17]
12月25日
护戒远征队离开幽谷。[17]

3019年

1月8日
护戒远征队抵达冬青郡,遭遇克拉班[17]
1月11日、12日
卡拉兹拉斯暴雪,远征队旅途受阻,折返。[17]黄昏时分,甘道夫提议择道墨瑞亚,尽管阿拉贡先前表示反对,但在此时他愿意听从甘道夫的领导。[18]
1月13日
凌晨遭到狼群袭击。入夜时抵达墨瑞亚西门。[18]
1月14日
远征队在第二十一大厅过夜。[18]
1月15日
早晨,远征队抵达马扎布尔室[18],遭到奥克洞穴食人妖都林的克星袭击。
甘道夫卡扎督姆桥坠落,阿拉贡领导远征队冲出墨瑞亚。[19]
他领着远征队向洛丝罗瑞恩进发,深夜时抵达宁罗德尔溪,并遇见了哈尔迪尔和他的同伴儒米尔欧洛芬[9]
1月16日
远征队在哈尔迪尔的带领下渡过银脉河,进入罗瑞恩耐斯[9]
1月17日
远征队来到凯林阿姆洛斯,阿拉贡沉湎于过去的一段回忆。[9]
夜晚,他们抵达卡拉斯加拉松[20]
2月16日
远征队离开罗瑞恩,加拉德瑞尔埃莱萨赠予阿拉贡。[21]
2月23日
萨恩盖比尔附近,远征队在船上遭到箭矢袭击。[23]
2月24日
远征队将船只扛上岸,走陆路绕过萨恩盖比尔。[23]
2月25日
远征队驶过阿刚那斯[23]
远征队在帕斯嘉兰扎营。[24]
2月26日
远征队遭遇艾森加德奥克突袭,护戒远征队解散
三位猎手——阿拉贡、莱戈拉斯吉姆利波洛米尔的尸体葬于船中,任其在安都因河中顺流而下;然后开始徒步追击俘虏梅里皮平的奥克。[25]
2月27日
阿拉贡追入洛汗境内。[25]
2月30日
阿拉贡与伊奥梅尔相遇,后继续追至范贡森林边界。
夜晚,三位猎手遇见萨茹曼[4]
3月1日
阿拉贡进入范贡森林,在一处岩架上与“白袍”甘道夫重逢,于是四人向埃多拉斯疾驰。[26]
3月2日
四人抵达埃多拉斯。阿拉贡与伊奥温邂逅。阿拉贡跟随希奥顿王向艾森河渡口进军。[27]
3月3日
洛汗大军撤至海尔姆深谷奥克大军紧随其后,号角堡之战打响。[10]
3月4日
黎明到来,希奥顿与阿拉贡冲锋突围,甘道夫与埃肯布兰德援军抵达,两翼夹击、奥克大败。[10]战后,阿拉贡出发前往艾森加德[28]
3月5日
中午,阿拉贡抵达艾森加德,三位猎手和梅里与皮平重逢。[28]夜晚,甘道夫将欧尔桑克晶石交给阿拉贡。[31]
3月6日
凌晨,哈尔巴拉德和他的灰衣劲旅埃尔拉丹埃洛希尔追上了阿拉贡一行。
阿拉贡回到号角堡,他使用真知晶石,向索隆揭示自己的真正身份、逼迫大敌。
思虑再三,阿拉贡决定取道亡者之路[5]
3月7日
下午,阿拉贡抵达埃多拉斯;夜晚抵达黑蛮祠,与伊奥温重逢。[5]
3月8日
破晓时分,再三拒绝伊奥温请求的阿拉贡取道亡者之路。
午夜,抵达埃瑞赫黑石下,对亡者发出召唤。[5]
3月9日
阿拉贡抵达卡伦贝尔[34]
3月10日
阿拉贡越过凛格罗河[34]
3月11日
阿拉贡抵达林希尔,进入莱本宁[34]
3月12日
阿拉贡将敌人驱赶至佩拉基尔[34]
3月13日
阿拉贡抵达佩拉基尔,召唤亡灵大军攻占港口,夺下舰队。[34]
3月15日
阿拉贡与早晨第三个钟头抵达哈泷德港,加入战斗
阿拉贡应甘道夫的请求,以杜内丹人族长的身份进入米那斯提力斯。他来到诊疗院治愈了法拉米尔、伊奥温与梅里。[34]
3月16日
阿拉贡与众将商定策略,阿拉贡与甘道夫拍板继续向黑暗魔君施压,以自己为饵吸引索隆视线、远离持戒人。[32]
3月18日
阿拉贡与七千士兵向魔栏农进发。[35]
3月19日
大军抵达魔古尔山谷[35]
3月23日
大军离开伊希利恩,阿拉贡准许意志薄弱者离开。[35]
3月24日
大军在魔栏农荒地扎营。[35]
3月25日
大军被困在熔渣丘陵上,所幸持戒人完成了任务。索隆灭亡,魔多大军溃逃。阿拉贡指挥军队清剿负隅顽抗的东夷哈拉德人[36]
4月8日
阿拉贡与大军在科瑁兰原野向持戒人致敬。[36]
5月1日
阿拉贡在米那斯提力斯城门口加冕,以刚铎国王的身份正式入主白城。[3]
6月25日
阿拉贡发现了宁洛丝一系的幼树。[3]
仲夏日前夕
埃尔隆德与阿尔玟抵达白城。埃尔隆德将安努米那斯权杖交换阿拉贡。[3]
仲夏日
阿拉贡与阿尔玟完婚。[3]
7月22日
阿拉贡护送希奥顿王的灵柩向埃多拉斯出发。[37]
8月7日
护卫队抵达埃多拉斯。[37]
8月10日
阿拉贡参与希奥顿王的葬礼。[37]
8月14日
阿拉贡与伊奥梅尔告别。[37]
8月18日
阿拉贡来到海尔姆深谷。[37]
8月22日
阿拉贡来到艾森加德,他勒令封锁欧尔桑克并将艾森加德交托树须恩特们管理。
护戒远征队众人正式分别。[37]

第四纪元

6年
埃莱萨王将夏尔划为受北方王国保护的自治邦,禁止任何人类进入。[11]
13年
埃莱萨王任命夏尔长官佩里格林·图克雄鹿地统领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大洞镇市长山姆怀斯·甘姆吉为北方王国的顾问。[11]
15年
埃莱萨王与阿尔玟王后来到重建的安努米那斯,在暮暗湖畔的王宫短住。他在白兰地桥与朋友们重聚。他将杜内丹之星赠予山姆,并让他的女儿埃拉诺成为王后的荣誉侍女。[11]
31年
埃莱萨王将西界赠予夏尔。[11]
120年3月1日
埃莱萨·泰尔康塔寿终,享年二百一十岁。儿子埃尔达瑞安继位。[43]

来源与注释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一 列王纪事-第一篇,努门诺尔诸王。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九章,跃马客栈。
  3.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五章,宰相与国王。
  4. 4.0 4.1 4.2 4.3 4.4 4.5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二章,洛汗骠骑。
  5.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二章,灰衣劲旅的征程。
  6. 6.0 6.1 6.2 6.3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二章,埃尔隆德的会议。
  7.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一章,暗夜白刃。
  8. 8.0 8.1 8.2 8.3 8.4 8.5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章,大步佬。
  9. 9.0 9.1 9.2 9.3 9.4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六章,洛丝罗瑞恩。
  10.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七章,海尔姆深谷。
  11.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11.15 11.16 11.17 11.18 11.19 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二 编年史略(西部地区的编年史)
  12. 未完的传说第二辑-第四章,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的历史。
  13. Estel昆雅语辛达语中拼写和意义相同。
  14. 魔戒III-王者归来,appendix。2
  15. 15.0 15.1 15.2 15.3 15.4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十二章,逃亡渡口。
  16. 16.0 16.1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一章,际会众人。
  17.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三章,魔戒南去。
  18. 18.0 18.1 18.2 18.3 18.4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四章,黑暗中的旅程。
  19. 19.0 19.1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五章,卡扎督姆桥。
  20. 20.0 20.1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七章,加拉德瑞尔的水镜。
  21. 21.0 21.1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八章,告别罗瑞恩。
  22. J.R.R. Tolkien, Christopher Tolkien (ed.), Morgoth's Ring, "Part Three. The Later Quenta Silmarillion: (II) The Second Phase: Laws and Customs among the Eldar"
  23. 23.0 23.1 23.2 23.3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九章,大河。
  24. 24.0 24.1 24.2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十章,分道扬镳。
  25. 25.0 25.1 25.2 25.3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一章,波洛米尔离去。
  26. 26.0 26.1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五章,白骑士。
  27. 27.0 27.1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六章,金殿之王。
  28. 28.0 28.1 28.2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八章,通往艾森加德之路。
  29.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九章,一地狼藉。
  30.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十章,萨茹曼之声。
  31. 31.0 31.1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十一章,帕蓝提尔。
  32.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九章,最后辩论。
  33.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六章,佩兰诺平野之战。
  34. 34.00 34.01 34.02 34.03 34.04 34.05 34.06 34.07 34.08 34.09 34.10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八章,诊疗院。
  35.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第十章,黑门开启。
  36. 36.0 36.1 36.2 36.3 36.4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四章,科瑁兰原野。
  37.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六章,离别众人。
  38. 未完的传说第三辑-第一章,金鸢尾沼地之祸。在《未完的传说》中,正文写的是“四十位先人曾佩戴过它”,但同时,编辑者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注解中说,正确的数量应该是三十八位。这与《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部分的记载相一致——自维蓝迪尔埃雅仁都尔的八位阿尔诺国王、自阿姆莱斯阿维杜伊的十五位阿塞丹国王以及阿拉贡之前的十五位杜内丹人族长
  39. 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一 列王纪事-第二篇,埃奥尔家族。
  40. J.R.R. Tolkien, "Words, Phrases and Passages in Various Tongues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in Parma Eldalamberon XVII (edited by Christopher Gilson), p. 113
  41. 41.0 41.1 J.R.R. Tolkien, "Words, Phrases and Passages in Various Tongues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in Parma Eldalamberon XVII (edited by Christopher Gilson), p. 71
  42. The History of The Lord of the Rings
  43. 魔戒III-王者归来附录一 列王纪事-第一篇,努门诺尔诸王。阿拉贡与阿尔玟的故事



5.0
2人评价
avatar
1
3

萌萌吊吊的!!这老长!点赞!——托老脑洞太大最早版竟然是霍比特人【【【【

3年
avatar
Reasno
0

好多分类 调调的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