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ey - Hurin.jpg
泪雨之战
Nírnaeth Arnoediad
所属战争 精灵宝钻争夺战
时间 第一纪元472年[1]
战场 安法乌格砾斯
结果 魔苟斯大获全胜
迈兹洛斯联盟解散
大片自由领地沦陷
战斗双方
迈兹洛斯联盟 魔苟斯
指挥官
芬巩
 图尔巩
 玛布隆贝烈格
 格温多
 胡林胡奥
 哈尔迪尔
迈兹洛斯
 玻尔
 阿扎格哈尔
魔苟斯
 格劳龙
 勾斯魔格
 乌方
 乌多
战力
希斯路姆精灵军队
费艾诺众子的军队
多尔罗明伊甸人
刚多林的战士
纳国斯隆德的战士
多瑞亚斯的战士
布瑞希尔哈拉丁人
贝烈戈斯特矮人
不计其数的奥克
炎魔
格劳龙
临阵倒戈的东来者
人员伤亡
成千上万的人类与精灵被俘虏
贝烈瑞安德沦陷
东来者侵占多尔罗明
受到相对惨烈的打击
配图:Steamey

泪雨之战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即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Nirnaeth Arnoediad),是在贝烈瑞安德发生的第五场大规模战役,它爆发于第一纪元472年[2]战役总计持续了六天。最终,精灵人类矮人组成的迈兹洛斯联盟惨败,魔苟斯大获全胜。

此战的名字源自曼督斯北方预言的第一句:[3]

汝等将洒下无数的眼泪。
—— 曼督斯的预言


战争进程

备战

骤火之战贝烈瑞安德诺多精灵和伊甸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在听闻贝伦露西恩事迹后,迈兹洛斯重燃希望。他意识到魔苟斯并非不可战胜,但若他们不重新团结起来、不建立更强大的联盟以应对战事、商讨谋略,魔苟斯很可能会在未来将他们逐个击破。于是,迈兹洛斯建立了迈兹洛斯联盟。

由于费艾诺的誓言与费艾诺众子的不当行径,迈兹洛斯得到的援助比他本能得到的要少。

  • 纳国斯隆德
    因为凯勒巩库茹芬在纳国斯隆德的背叛,欧洛德瑞斯不愿与费艾诺的儿子们合作,纳国斯隆德的居民也只愿秘密作战来保护他们的国度。只有古伊林之子格温多违抗了欧洛德瑞斯的意志——他在骤火之战中失去了兄长盖米尔,因此他带领同伴参加了北方的战争。他们佩戴芬国昐家族的标志,在芬巩的旗帜旁行军。
  • 多瑞亚斯
    为履行誓言,迈兹洛斯曾在战争开始前写信向辛葛索要精灵宝钻,但辛葛以言辞傲慢的信件回绝了他的请求。迈兹洛斯本人忙于准备战争,没有回应,但凯勒巩和库茹芬公开扬言,一旦他们自战争中凯旋,就要辛葛付出代价。为此,辛葛加紧修整边防,多瑞亚斯也没有参战。但玛布隆贝烈格不愿错过这场伟大的战斗。辛葛准许他们离去,但勒令他们不能为费艾诺家族效力。于是两人加入了芬巩麾下。
  • 矮人
    矮人为迈兹洛斯提供了兵力和装备的援助。
  • 东来者
    玻尔乌方的族人在费艾诺众子麾下备战。
  • 芬巩
    芬巩作为迈兹洛斯的挚友,加入了迈兹洛斯的计划。希斯路姆的诺多精灵、法拉斯的精灵、多尔罗明的伊甸人进行了战争的准备,胡林胡奥是此处伊甸人的首领。
  • 哈拉丁人
    布瑞希尔森林的哈拉丁人磨亮了利斧,但他们的老首领哈尔米尔死于开战之前,其子哈尔迪尔带领族人参战,他们效力于芬巩麾下。

然而迈兹洛斯在计划完备之前过早地暴露了他们的力量。奥克被驱逐出了贝烈瑞安德的北部地区,甚至多松尼安一度也被收复,但魔苟斯从这些事件中得到警示,并且密谋破坏精灵与同盟者的力量。他向联盟中派遣了许多间谍,费艾诺众子麾下的一部分东来者事后被就证明是无忠无义的。[4]

开端

迈兹洛斯的计划中,他的军队由东进发,旌旗展遍安法乌格砾斯。若如他所料,魔苟斯的军队当做出回应后,芬巩以多松尼安的烽火为信号,自西取道希斯路姆进军,两军会师于安格班,如铁锤与铁砧夹击,将魔苟斯的要塞一举攻下。

在约定之日,仲夏日的清晨,精灵的号角迎来了晨曦。东西两方阵线上,费艾诺众子与诺多至高王芬巩整装待发。希斯路姆的军队陈列在艾塞尔西瑞安的谷地与林间,避开敌人的眼线。芬巩看到桑戈洛锥姆的阴云和浓烟,知晓魔苟斯已经应战。一丝阴影掠过他的心头,他转望向东,以他作为精灵的卓越目力寻找迈兹洛斯行军的扬尘。他不知迈兹洛斯为乌多所欺,因安格班来袭的假消息而暂缓了行军。

这时,南方传来的高呼吸引了西线上精灵与人类的注意。在未被召集的情况下,图尔巩打开了刚多林的大门,带领一万名士兵前来作战。芬巩闻得图尔巩出兵的号角,喊道:“Utúlie’n aurë! Aiya Eldalië ar Atanatári, utúlie’n aurë! 黎明已至!看啊,精灵的子民与人类的先祖,黎明已至!”众军回应他:“Auta i lómë! 长夜即逝!”[4]

出击

格温多的出击-Peter Xavier Price

魔苟斯知道他安插的奸细会成功阻挠迈兹洛斯行军,破坏东西两线会师。他向巴拉德艾塞尔派遣了一支看上去数量极多、但只占他全部大军的一部分的奥克,命令他们不择手段将芬巩的军队引出要塞。这支奥克军队遮掩行装,遮藏利刃,直到离开安格班很久才被发现。

尽管未见多松尼安燃起烽火,心绪激昂的诺多精灵仍急于进攻。起初,在胡林的劝阻下,他们没有对奥克的挑衅做出回应,因此,哪怕魔苟斯的士兵长行军直到艾塞尔西瑞安的城墙之下,要塞之上的士兵可以看清敌人的眼睛,奥克所有的骂战都没有起到效果。于是魔苟斯的骑兵将格温多的兄长盖米尔带到防御工事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折磨杀死了他。凑巧的是,格温多正守卫在要塞之上。这位来自纳国斯隆德的领主盛怒至狂,上马出战,大批骑手与他为伴。

事已至此,诺多精灵心中的火焰熊熊而起,芬巩戴上他的白头盔,吹响号角,希斯路姆全军进发,攻势迅猛。他们扫平了魔苟斯西遣的军队,魔苟斯的诡计几乎难以奏效,芬巩的旗帜横越安法乌格砾斯,飘扬在安格班城墙之上。格温多与纳国斯隆德的士兵冲在最前,无可阻挡。他们横扫安格班长阶上的守卫,擂响黑暗要塞的大门,沉重浩大的敲门声让魔苟斯蜷缩在他地底的王座上瑟瑟发抖。

魔苟斯的主力军队藏身于桑戈洛锥姆的无数密门之中,伺机出击。纳国斯隆德的军队被伏击,除了格温多被生擒外无一存活。芬巩的军队来不及前去救援,亦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自安格班要塞下败退。[4]

苦战

大战第四日,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无数的眼泪”在安法乌格砾斯的平原上开始了,没有歌谣能诉尽其中的哀恸。芬巩的军队穿越了沙漠,试图回撤到埃瑞德威斯林要塞。殿后的哈尔迪尔阵亡,几近全部的哈拉丁人伴随领主战死沙场,再也没有回到布瑞希尔森林

直到第五日日落,撤退的战士与埃瑞德威斯林要塞仍相距甚远。希斯路姆的军队被半兽人包围,彻夜战斗。一线希望诞生在黎明——刚多林的军队此前驻守在西线阵地南部的西瑞安河道,图尔巩阻止了大部分刚多林士兵参加先前的猛攻——此时他们作为援军赶到,连绵的甲胄闪闪发亮,在阳光下宛如一条晶莹的钢铁洪流。国王卫队的方阵冲破了奥克的防线,图尔巩杀出一条血路,与他的兄长芬巩会合。

破晓后的第三个钟头,东方终于传来了迈兹洛斯的号角声,费艾诺众子的大军向敌军后部展开了攻击。那一日精灵军心稳固,几近胜利,而魔苟斯的大军尽管阵势尚在,已有不少奥克开始溃逃。

就在迈兹洛斯围攻奥克的时候,魔苟斯释放了他全部的黑暗生物。座狼、狼骑兵、炎魔魔龙自安格班倾巢而出。龙之父格劳龙此时已完全长成,精灵和人类无法抵挡它,格劳龙彻底切断了芬巩与迈兹洛斯会师的道路,将两方军队阻绝。

使魔苟斯奸计得逞的并非是座狼、炎魔抑或魔龙,而是人类的背叛。战争的紧要关头,乌方的阴谋显露出来。许多东来者满心虚伪与恐惧地逃离了战场,乌方的儿子乌多作为叛徒的首领,当即便投靠了魔苟斯,率人进攻费艾诺众子的后方,来到了迈兹洛斯的军旗之下。这些东来者最终没有得到魔苟斯许诺的奖赏,玛格洛尔斩杀了该受诅咒的乌多,玻尔的儿子在死前杀死了乌方另外的儿子乌法斯特乌瓦斯,但更多受召于乌多、先前藏身在东部丘陵中的东来者此时发动了袭击。费艾诺众子三面受敌,队伍离散,向各方败退而去。命运眷顾了费艾诺的儿子们,他们都受了伤,但无人死于战斗中。

在西部战场,芬巩与图尔巩的军队被数量三倍于他们的敌军围困。炎魔之王勾斯魔格突破了精灵军队,将图尔巩的军队逼赶至色瑞赫沼泽,又掉头回来攻击芬巩。[4]

星陨

泪雨之战中手持王旗的芬巩,由Anna Lee绘制

芬巩的军队与勾斯魔格展开了极为惨烈的战斗,卫队悉数战死,终余芬巩独面勾斯魔格。苦战一直持续到另一只炎魔自后偷袭芬巩,以火鞭将其缠住。勾斯魔格用它的黑斧劈裂了芬巩的头盔,一道白焰腾出裂口,诺多至高王芬巩就此战死。他的尸身被敌军的钉锤砸得粉碎,银蓝交织的王旗被踩进他的血沼之中。[4]

泪雨

在东部战场,费艾诺众子集结了残部,矮人挥动利斧,砍出一条血路,冲出重围,就此向东南方的多米德山退去。

东部战场最后的坚守力量是贝烈戈斯特的矮人,此役为他们赢得了极高的声誉。矮人忍受火焰的能力比精灵和人类更强,他们佩戴可怖的面具作战的习俗帮助他们在抵抗魔龙的时候占有一定优势。在格劳龙意欲将诺多精灵追杀殆尽时,贝烈戈斯特的矮人包围了它。格劳龙坚硬的鳞甲无法全然抵御矮人利斧的砍击,盛怒之中它向贝烈戈斯特的领主阿扎格哈尔袭去,巨大的身躯碾过了这位矮人。阿扎格哈尔拼尽最后一击,将斧刃砍进了格劳龙的肚腹。格劳龙受伤而逃,安格班的怪物旋即跟随着巨龙在惊惧中逃之夭夭。

矮人们抬起阿扎格哈尔的尸身,步履沉重地离开战场。他们按照盛葬的仪式,以低沉的声音为他们的国王唱起挽歌,毫不留意身边的敌人,也没有魔苟斯的爪牙敢于袭击他们。

胡林与胡奥率领哈多家族的残部,坚守在图尔巩身畔。魔苟斯的爪牙无法夺取西瑞恩河道。

胡林向图尔巩说道:“离开吧,殿下——趁此时机会尚存!您是埃尔达最后的希望,刚多林屹立一日,魔苟斯心内便尚存恐慌。”但图尔巩答道:“刚多林不会隐藏太久,它被发现后便势必陷落。”

这时胡奥开了口,他说:“哪怕刚多林不会屹立太久,您的家族之外将诞生精灵与人类的希望——在死亡的凝视下,殿下,我向您这样断论。我与您在此作别,尽管我此生再也无缘得见您洁白如雪的城墙,我们之间将有一颗新的星辰冉冉而升。永别了!”

图尔巩的侄子迈格林此时就站在一旁。他沉默地聆听了这些话语,一字未忘。

Aure Entuluva-Jenny Dolfen

于是图尔巩听取了胡林与胡奥的建议,召集了刚多林的军队,集合了他所能集合的芬巩的部下,一起向西瑞安河进军。图尔巩的将领埃克塞理安格罗芬德尔守在军队的左右两翼,因此没有敌人可以突进他们的队伍里。他们的行迹消失在纵横的山脉之间。

胡林和胡奥要求为图尔巩殿后。他们不愿离开北方,如若他们不能凯旋而归,他们情愿战死疆场。他们此举为人类赢得了声名。哈多家族的残部一步步后退,直至退过色瑞赫沼泽,在瑞微尔溪之前无路可退。安格班的爪牙蜂拥而上,希斯路姆的人类血战于斯。

泪雨之战第六日的日落到来,胡奥眼中毒箭而亡,哈多家族的尸体层层叠叠,奥克砍下他们的头颅,在夕阳中堆成一座黄金小丘。最终只余胡林独面重敌。他丢开盾牌,双手挥斧,每砍倒一个敌人便喊一次“Aurë entuluva!光明必重来!”他一共喊了七十余次,直到奥克的数量淹没了他。勾斯魔格将他捆起来,一路嘲讽着拖回了安格班。

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泪雨之战至此终结。落日沉入海面,夜幕渐笼于希斯路姆之上,暴风自西席卷而来。[4]

战争后果

魔苟斯大获全胜,他全部的计划都按他的心意得到了实施。因部分人类的背叛行径,精灵与人类逐渐疏远了,仅对伊甸人保留了友谊。

迈兹洛斯联盟破裂了,费艾诺众子惨败于战场,如秋叶飘零。他们撤退至埃瑞德路因山脚,游荡在山林之中,与欧西瑞安德莱昆迪为伴。

布瑞希尔森林中尚有哈拉丁人居住,哈尔迪尔之子韩迪尔是他们的领主。

芬巩的国境不复存留,没有丝毫幸存者的音讯传回希斯路姆。魔苟斯将希斯路姆作为给予东来者背叛行径的嘉奖,准许他们掠夺和骚扰哈多家族遗留的老弱和妇孺。希斯路姆的全部精灵,除却逃进荒野和崇山之间的那些,都被押进北方的矿脉中当作苦力。

奥克和座狼在北方穿行无阻,甚至南下到极南方的地区,骚扰欧西瑞安德的边境。野外不复安全。

多瑞亚斯的确留存了下来,纳国斯隆德也尚未暴露。许多精灵前往奇尔丹(又称瑟丹)处避难,但在战争结束的次年,冬日到来之前,海港在魔苟斯的攻击下化为废墟,奇尔丹的许多子民被杀。幸存者乘船逃离,来到巴拉尔岛定居,芬巩的儿子吉尔-加拉德也在他们之间。

巴拉尔岛的消息传来,图尔巩寻求奇尔丹的帮助。他派遣了七艘船驶向西方,但无一传回音讯。

在魔苟斯的命令下,大量的奥克前往战场,收集所有阵亡者的尸体,以及他们的甲胄和武器。奥克把这些东西在安法乌格砾斯平原中央堆成了一座自远方便能望见的高丘。精灵叫它“豪兹-恩-恩登禁”,“阵亡者之丘”,也叫“豪兹-恩-尼尔耐斯”,“泪眼之丘”。在魔苟斯灼焦的沙漠上,唯独此处长起了盈盈绿草。魔苟斯的黑暗造物无一胆敢靠近这里,埃尔达与伊甸人的刀剑在此朽烂成尘。[4]

词源释义

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Nírnaeth Arnoediad)是“泪雨”的辛达语形式。[5]

引用与注释

  1.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 XI, The War of the Jewels
  2.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 XI, The War of the Jewels
  3.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九章,诺多族的出奔。
  4. 4.0 4.1 4.2 4.3 4.4 4.5 4.6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二十章,第五战役——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
  5.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 XI, The War of the Jewels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Lantheo
2

翻着英文宝钻自己翻译的,译的时候肝都要掉了_(:зゝ∠)_

2年
avatar
1

一边看这一条一边听era的歌情不自禁要哭出来。始终觉得泪雨之战是托老文字的巅峰。(毕竟是在胡林的儿女里看到这一段才入坑的……)

3年
avatar
多谷
1

太棒了!我最喜欢的词条!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