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berly - Grima.jpg
格里马
Gríma
基本信息
别名 佞舌
身份 洛汗国王的谋臣
死亡 第三纪元3019年11月3日,死于袋底洞
势力信息
阵营 萨茹曼
种族 人类
文化 洛希尔人
语言 洛汗语
通用语
人物关系
父亲 加尔摩德
涉及作品
书目 《魔戒II-双塔殊途》
《魔戒III-王者归来》
《未完的传说》
电影 《指环王: 双塔奇兵》
《指环王: 王者无敌》
演员 Brad Dourif
体貌特征
性别
眼睛 黑色
肤色 苍白
武器 短刀
画廊 格里马相关的图片
配图:格里马 by Kimberly

格里马Gríma),绰号为佞舌佞儿,是洛汗国王希奥顿的首席顾问。他秘密侍奉着洛汗王国的强敌萨茹曼,为其通风报信,祸乱洛汗朝政,却一直深得希奥顿王信任。魔戒大战期间,格里马的阴谋终于被白袍巫师甘道夫揭穿。

外貌

格里马是一个身形干瘦、可能年事颇高的男人,皮肤苍白异常,连舌头也是长而苍白的。他长着一张狡猾精明的脸,模糊的黑眼睛垂着沉重的眼皮,半睁半闭,在阳光下眨巴个不停。当权之时,他的言行阴森恶毒,而在失势之后,他变得就像一个畏首畏尾的鬼影子,总是没精打采,哼哼唧唧。总之,这是个一眼看上去就感觉古怪异常的人。[1][2]

生平

早年生涯

没有任何资料记载格里马的早年生涯。他的父亲名叫加尔摩德,此人生平事迹不详,虽然他的姓名(意为轻浮、放荡)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其品行。我们也无从得知格里马跟萨茹曼相识的经过,以及他当时的身份:他是在此之前已经身居高位,抑或是由于萨茹曼的安排才飞黄腾达?希奥顿王后来指责格里马行使江湖医生的把戏:也许这不仅只是一种修辞手法而已,而确实是格里马早年在洛汗宫廷担任过的职位,毕竟,他有能力和机会给希奥顿下毒。可以确定的是,格里马并非从一开始起就对洛汗心怀不轨。甘道夫似乎对格里马的过去有所了解,当他从洛汗王宫驱逐格里马时,曾对希奥顿说道:

公正的做法是杀了他。但它不是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它曾经是个人,曾经以它自己的方式服侍过你。
—— 甘道夫饶恕格里马

此外,根据其他文本推测,格里马沦为萨茹曼的奴仆,替他在洛汗施行阴谋,此事必然早于第三纪元3014年

计除双雄

萨茹曼想要轻松征服洛汗王国,最主要的障碍就在于希奥顿的独子希奥杰德和外甥伊奥梅尔,两人能征善战,且对国王忠心耿耿。为了帮助萨茹曼除掉希奥顿的两员大将,格里马首先竭力增强自己对国王的影响力。从六十六岁开始,希奥顿就有了明显的体弱与昏聩的迹象,这很可能是格里马下了不易察觉的毒药引起的;患病之后,老国王便对自己邪恶的谋臣格里马愈发依赖。然而即便如此,离间希奥顿和他的两位忠臣仍然被证明是不可能的。[3]

因此,格里马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策略。他着重挑拨希奥顿伊奥梅尔之间的关系,把伊奥梅尔描述为自行其是、野心勃勃之人,对国王和王子希奥杰德均无敬意:在这一点上,他最后取得了成功,希奥顿对伊奥梅尔的猜忌日益加剧。与此同时,他的其他任务还包括为萨茹曼收集秘密情报,掩饰萨茹曼的侵略野心,同时不断对国王进献谗言,令其丧失战斗的意志。[3]

第三纪元3018年9月20日,灰袍巫师甘道夫造访了埃多拉斯,警告众人萨茹曼即将撕破伪善的面具,发兵入侵洛汗。格里马那一天恰巧因故外出,在场的王子希奥杰德又对甘道夫颇有好感,于是希奥顿王举棋不定,下令第二天再议。格里马于次日返回埃多拉斯,他虽然将甘道夫逐出了王宫,但此时也已无法再替萨茹曼掩饰,不得不转变策略、铤而走险,设法拖延希奥顿王集结全力对抗萨茹曼的时间。[4]

第三纪元3019年2月25日,第一次艾森河渡口战役艾森加德希奥杰德的军队之间爆发,萨茹曼专门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敌军主帅希奥杰德。战斗以洛汗军队的败退和希奥杰德之死告终,当地将领请求埃多拉斯立刻派遣伊奥梅尔率援军赶来。然而,格里马却进一步推行拖延策略,直到他被甘道夫挫败之前,洛汗军队都没有采取行动。他还借国王之口,禁止伊奥梅尔在西线危急之时前往东部:事实上,这是因为俘虏了梅里皮平的萨茹曼部队正在从东部横穿洛汗。伊奥梅尔公然违抗命令,率军剿灭了这支部队,但他班师之后随即被捕入狱,萨茹曼的两个心头之患至此均被铲除。[3][5]

身败名裂

第三纪元3019年3月2日,甘道夫阿拉贡吉姆利莱格拉斯来到埃多拉斯,试图帮助希奥顿摆脱格里马控制。格里马竭力阻拦一行人入宫,阻拦不成之后,又要求他们在宫殿门前卸下所有武器,但甘道夫仍然设法保留了自己的手杖。众人觐见希奥顿王时,格里马百般诋毁甘道夫的名誉,侮辱他是带来噩耗、食尸饱腹的乌鸦,被激怒的甘道夫不愿多费口舌,索性施法击昏了格里马。在甘道夫的鼓舞下,希奥顿王如大病初愈,重新振作起征战沙场的信心。[1]

格里马随后接受了处置。从他的箱子里,人们抄出了很多他人遗失的物品,其中甚至包括国王本人的宝剑赫鲁格林。希奥顿王留给格里马两个抉择:要么跟随大军对抗萨茹曼,要么永远离开,自寻生路。怯懦的格里马选择了后者,他骑马匆匆赶回主人萨茹曼的身边,但等他抵达艾森加德,这座要塞已经被恩特攻破,一地狼藉,他和萨茹曼实际上是被恩特关在了欧散克高塔里。格里马的命运还因为一件愚行变得更加悲惨:甘道夫前来艾森加德和萨茹曼谈判时,格里马把一块所谓的石头扔下塔楼,想要砸死甘道夫,而这块石头其实是萨茹曼极为珍视的帕蓝提尔晶石。毫无疑问,他为此遭受了严酷的惩罚。[1][6][7]

魔戒大战结束后,恩特们认为萨茹曼和格里马无法再危害世间,允许他们自行离开艾森加德,此时的格里马已经彻底沦为了一个乞丐,被迫跟随萨茹曼,挨打受骂。在前往夏尔的路上,两人遇见了甘道夫加拉德瑞尔凯勒博恩,以及弗罗多等四位霍比特人。目睹格里马的处境,甘道夫指出他完全可以离开萨茹曼,但格里马并未作答。[2]

佞臣之死

萨茹曼与格里马一路流浪,来到了霍比特人原本的家园夏尔,此地如今被萨茹曼麾下的恶棍帮占据,这小小的报复令萨茹曼心满意足。然而在这段时间里,格里马的生活却愈发恶化了,他时常四肢爬行,变得几乎像是一条狗。萨茹曼还逼迫他杀死了夏尔的傀儡长官洛索,无从得知格里马如何处理了洛索的尸体,不过萨茹曼暗示,饥不择食的格里马很可能把尸体吃掉了。[8]

傍水镇之战获胜、霍比特人收复夏尔后,弗罗多宽恕了萨茹曼和格里马,并告诉格里马,他不必跟萨茹曼继续流浪,可以留在夏尔休养;但萨茹曼对此只是哈哈大笑,还朝格里马的脸上踹了一脚。这或许是压垮格里马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突然拔出一把藏着的刀,扑到萨茹曼背上,一刀割断了巫师的喉咙。惊骇之下,几个霍比特人弓箭手下意识地拉弓放箭,弗罗多还没来得及制止,格里马就中箭毙命。[8]

名称释义

格里马(Gríma)一名来源于古英语或冰岛语词汇,意为“面具、盔甲、头盔”或者“幽灵”。它也可能与现代英语中“冷酷的、阴森的”(grim)一词有关,该词在古英语中还有”丑陋‘之意。

格里马的绰号”佞舌“(Worm-tongue),直译为“蛇舌头”。它的古英语形式是 wyrm-tunge。当格里马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时,萨茹曼将这个外号缩略为 Worm(中文意译为“佞儿”),这与格里马在地上爬行的丑态暗合。

来源与注释

  1. 1.0 1.1 1.2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六章,金殿之王。
  2. 2.0 2.1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六章,离别众人。
  3. 3.0 3.1 3.2 未完的传说第三辑-第五章,艾森河渡口之战。
  4. Wayne G. Hammond, Christina Scull (2008), The Lord of the Rings: A Reader's Companion, p. 250
  5.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二章,洛汗骠骑。
  6.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九章,一地狼藉。
  7. 魔戒II-双塔殊途卷III-第十章,萨茹曼之声。
  8. 8.0 8.1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八章,夏尔平乱。
4.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Reasno
0

这么重要的人物竟然空着~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