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其他的词条可能与此词条重名或近似,请参阅消歧义页面Disambig.png
Treebeard.jpeg
树须
Treebeard
基本信息
别名 范贡
出生 双树纪元
居住地 范贡森林
势力信息
种族 恩特
语言 恩特语
通用语
人物关系
配偶 菲姆布瑞希尔
仇视 萨茹曼
涉及作品
书目 魔戒II-双塔殊途
魔戒III-王者归来
电影 指环王: 双塔奇兵
指环王: 王者无敌
体貌特征
性别
身高 至少14英尺
眼睛 褐色的眼睛,闪着绿色的光芒
画廊 树须相关的图片
配图:《指环王》系列电影中的树须

树须Treebeard),是最老的恩特。恩特是“百树的牧人”,外表与树相似。第三纪元末期,由于范贡森林的树木被萨茹曼大量砍伐,树须领导恩特进攻了萨茹曼的要塞艾森加德,并取得了胜利。

生平

树须是中洲土地上的最年长者之一,在双树纪元期间,群星尚未被点亮之时,维拉之一的雅凡娜创造了恩特这一种族。最初恩特的王国西起贝烈瑞安德,横跨埃利阿多,一直延伸到卡伦纳松。但是随着岁月的变迁,大片的森林消失了。不过树须仍保留着南塔斯仁的柳树、欧西瑞安德的榆树、多松尼安的松树以及尼尔多瑞斯的山毛榉的记忆。


塔萨瑞南的柳荫地,我在春日散步。
啊,南塔萨瑞安的春日景色与气息!
那时我说:这可真不赖。
欧西瑞安德的白榆林,我在夏日漫步。
啊,欧西尔七河的夏日阳光与天籁!
那时我想,这无与伦比。
尼尔多瑞斯的山毛榉,我在秋日走来。
啊,陶尔-那-尼尔多的焜黄秋叶微叹,
那时我心,别无所求。
多松尼安的松林高地,我在冬日登临。
啊,欧洛德-那-松的冬日苍松,寒风白雪!
……

—— 树须


树须的爱人是恩特婆菲姆布瑞希尔,但是与所有其他恩特婆一样,菲姆布瑞希尔在努门诺尔人索隆的战争之后离开了恩特婆的花园,从此失去踪迹。

恩特居住的范贡森林是昔日的大森林的残余部分。树须居住的恩特之家是位于美塞德拉斯山脚的涌泉厅

第三纪元3019年,树须在范贡森林遇上了刚刚从奥克手中逃走的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佩里格林·图克。他带着霍比特人来到了涌泉厅,并从他们那里得知了萨茹曼的变节以及奥克正在砍伐森林的消息。

平时耐心而稳重的恩特,对派军队大规模砍伐他们的树木的萨茹曼感到愤怒。树须在秘林谷召集恩特们,举行了恩特大会[1]

在漫长的的深思熟虑后,3月3日,树须带领着恩特们向萨茹曼在艾森加德的要塞进军,两个霍比特人与他们同行,这被称为“恩特的最后进军”。在欧尔桑克之战中,他们摧毁了山谷,并把萨茹曼控制在了欧尔桑克塔中。树须任命两个霍比特人为欧尔桑克的守门人,以便迎接即将到来的甘道夫等人。树须也见到了为萨茹曼传递信息的佞舌,并抓住了他,将他关进欧尔桑克。

两天后,从号角堡战役中凯旋的洛汗军队和甘道夫前来加入了他们。甘道夫在折断萨茹曼的魔杖后,请树须把河水引入欧尔桑克,这样萨茹曼便无法逃脱了。树须表示树会回归这里,新的森林将会被称作“监视森林”。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恩特摧毁了艾森加德环场,并让那里布满树木。树须见证了很多奥克逃进森林,在那里迎接他们的是厄运。树须允许犯人萨茹曼通过艾森加德的窗户听到外面的消息。

最后,巫师萨茹曼的力量衰亡了,并成功让恩特对他产生怜悯。8月15日,恩特放他离开了艾森加德。但是在他离开前,树须让他锁上了塔,交出了欧尔桑克的钥匙。一周以后,树须在欧尔桑克迎接了甘道夫、埃莱萨王一行人,并向他们讲述了发生的事。[2]

据推测,树须在被埃莱萨王宣布为恩特领地的欧尔桑克树园停留了一段时间。[3]

早期版本

在《魔戒》的早期文稿中,树须是一个邪恶的角色。他在故事中第一次出现时,是抓住甘道夫的人,这也是巫师没能回到夏尔的原因:“我在范贡被抓,被巨人树须囚禁,度过了许多乏味的日子。”在1939年写的第一稿中,巫师萨茹曼还没被构思出来。在一张单页手稿中,弗罗多也成了树须的受害者。虽然树须似乎是个温和善良的角色,但手稿下方那六行精灵文字呈现的却是更黑暗的真相。精灵文字的翻译如下:

《霍比特人》续集《魔戒》中的片段。弗罗多在尼尔多瑞斯森林中寻找他失散的伙伴时,遇到了巨人树须,他被这个巨人骗了,巨人假装友好,但其实是大敌的同伙。


在故事构思的早期阶段,托尔金就知道在森林里会有一场与树须相关的冒险,不过当他真正写这一章时,他回忆说,这章就像是自发涌出笔尖的。手稿证明了这一点:“树须”这一章的第一稿非常接近最终完成的定稿,几乎没有大的改动。[4]

引用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