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决战The Last Battle),辛达语达戈·达戈拉斯,是一场阿尔达的世界末日之战,黑暗魔君魔苟斯将在这场决战中重返世界,并被彻底击败。

《精灵宝钻》中的设定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主编的、已出版的《精灵宝钻》中,只有三处间接提及了末日决战:

他曾向他们古时的祖先宣布,世界终了之际,伊露维塔会封他们为圣,将他们位列在自己的儿女中,此后他们的角色将是侍奉奥力,在末日决战后帮助奥力重造阿尔达。


她还收聚了其他许多远古的星星,在阿尔达的天空中排列成星座—— 纬尔瓦林泰路门迪尔梭隆努米阿纳瑞玛,以及系着闪亮腰带的美尼尔玛卡,它预示了世界终结时的末日决战。


踏上阿门洲的国王阿尔-法拉宗与他麾下的凡人将士则被崩塌的山峦活埋,据说他们被囚在那里的被遗忘者之穴中,直到末日决战与审判之日来临。

《精灵宝钻》中另有两处提及爱努的第二乐章,有理由推测,这支乐章将在末日决战结束后奏响:

据说在世界终结之后,众爱努伊露维塔的儿女将在伊露维塔面前合唱,创作一首比这首更为恢弘的乐章。那时,伊露维塔的诸般主题将得以正确演绎,并在唱出的那一刻化为实形,因那时人人都将彻底领会伊露维塔赋予自己的角色有何深意,并且知晓彼此的领悟。那时,伊露维塔在大喜之中,将把秘火赐入他们的意念里。
—— 创世录


不过古时维拉曾在维林诺告知精灵,人类将会加入爱努的第二个大乐章。

末日决战的辛达语名称,达戈·达戈拉斯(意为“终极大战”),并未出现在《精灵宝钻》里,而出现在一份探讨甘道夫的来历的笔记中:

曼威直到达戈·达戈拉斯,终结将至,米尔寇归返,才会亲下圣山。
—— 《未完的传说》,“伊斯塔尔”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整理得出:阿尔达世界最终将迎来一场对抗魔苟斯的决战。决战过后,世界会得到重塑,爱努伊露维塔的儿女将在伊露维塔的面前合奏比创世大乐章更加恢弘的第二个大乐章。

曼督斯的第二预言

许多版本的《精灵宝钻征战史》中,末日决战都和曼督斯的第二预言联系在一起。据说,曼督斯预言了末日决战的降临,这被称作他的第二预言北方的预言是他的第一个预言)。然而,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编纂《精灵宝钻》时有意删除了这个设定。他做出决定的依据是《晚期精灵宝钻征战史》中的一句话:

倘若未来会有任何改变,伤毁可以得到补救,曼威与瓦尔妲或许知晓。但这一点他们尚未揭示,曼督斯的裁决也还未曾宣告。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指出,上述语句显然意味着曼督斯没有对末日决战进行任何预言。他将这段话,而不是对末日决战的描述,放在了出版版本《精灵宝钻》的结尾,这似乎说明他认为父亲也放弃了末日决战的设定。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的决定长期受到粉丝质疑,因为在《精灵宝钻》之后出版的大量中洲相关资料表明,托尔金并未抛弃阿尔达将会发生一场末日战争的想法。正如托尔金研究者 Verlyn Flieger 所说:

倘若传说故事并非如此结局,反而显得奇怪,因为他的神话主要取材自犹太-基督教神话和北欧神话,而在这两大神话体系中,都以惊人相似的口吻讲述了世界的再造和新生。
—— 《Splintered Light》

值得注意的是,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三十周年纪念版的《精灵宝钻》中,收录了托尔金写给出版商米尔顿·怀德曼的信,而这封信件里直接描述了末日决战:

这部传说以世界末日的景象收场:世界被打碎并重造,精灵宝钻和先于太阳问世的光在末日决战之后被夺回。我认为,它最接近的便是北欧神话中诸神的黄昏的景象,不过颇有不同。
—— 托尔金给出版商的信(1951)

《失落的传说之书》中的设定

《失落的传说之书》是青年托尔金自创神话的首次尝试。尽管这部作品并未完成,因而无从得知故事的结局,但文中多次提到世界末日,并存有末日景象的描述,这可能是对末日决战最早的构想:

据说,终焉降临之前,米尔冦蓄谋离间太阳和月亮,伊林索尔将追赶着乌温迪尔穿过世界边缘之门,他们甫一离去,东方和西方的大门即被摧毁,乌温迪尔和伊林索尔遂不复归还。于是,乌温迪尔的恋人菲昂威,因爱而成为米尔冦的灾星,不惜摧毁世界以消灭仇敌,万物往逝。

随着故事的演进,人类英雄图林很快也被添入了末日决战的设定中。《图伦拔与佛阿罗奇》的结尾处写道,图伦拔和妹妹涅诺尔的灵魂死后得到净化,升入维拉行列。而且:

大崩毁之时,图伦拔将与菲昂威并肩迎敌,米尔冦和他的恶龙必要诅咒宝剑墨玛吉尔

同样是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中,最早出现了有关于末日决战的预言,尽管其预言者并非曼督斯,内容也和后来的版本相去甚远:

如果人类伸出援手,仙灵将引人类去往维林诺,同米尔冦的大战要在一如玛尼和维林诺的原野上进行。劳瑞林熙尔皮安复活,山障夷为平地,双树之光普照,太阳和月亮功成身退。如果人类选择敌对,助力米尔冦,则诸神陨落,仙灵灭亡,世界或许亦会终结。


《神话概要》中的设定

《神话概要》托尔金笔下第一份具备了《精灵宝钻》故事雏形的文稿。文稿的结尾讲述了末日决战,这段描述中的许多要素,都被日后的其他版本所继承:

当世界迟暮,众神衰颓,魔苟斯将穿越世界边墙之门,卷土重来,掀起末日决战。菲昂威要和魔苟斯搏斗于维林诺的平野,图林的魂魄与他并肩作战;诛杀魔苟斯的乃是手握黑剑的图林,胡林之子女的深仇如此得报。彼时,散落于海洋、大地和天空的精灵宝钻失而复得,迈兹洛斯将它们打碎,贝尔劳林用宝石之焰点亮双圣树,大光重现于世,维林诺的山脉降为平地,于是光芒流泻四方,众神、精灵和人类要重焕青春,逝者复活。

根据《神话概要》,埃雅仁迪尔也是末日决战的参与者。他负责看守被囚禁在世界之外的魔苟斯,直到末日决战爆发,那时他会从天而降,加入战斗。不过,此处并未说明埃雅仁迪尔在决战中扮演的角色。

《诺多史》中的设定

继《神话概要》之后,托尔金创作了《诺多史》。《诺多史》是唯一一部完整记载了从世界诞生到魔苟斯覆灭之间历史的作品,其主要内容已经接近于出版版本的《精灵宝钻》。在《诺多史》中,首次出现了曼督斯对末日决战做出预言的情节,虽然他所预言的决战过程,和《神话概要》中的说法稍有不同:

当世界迟暮,众神衰颓,魔苟斯将穿越世界边墙之门,从永恒黑夜中归来;他会摧毁太阳和月亮,但埃雅仁迪尔冲向他,宛如一团白焰,把他逐出苍穹。于是,末日决战在维林诺的平野上打响。那一日,托卡斯和魔苟斯缠斗,他的身旁,右侧站着菲昂威,左侧乃是图林,胡林之子,命运的主宰;图林的黑剑会给魔苟斯带去死亡和终结,胡林的子女和所有人类就像这样报了大仇。然后,精灵宝钻从海洋、大地和天空中寻回,因埃雅仁迪尔将从天而降,献出他保管的那团光焰。费艾诺把三颗宝石交给雅凡娜;她打碎宝石,用其光辉点亮双圣树,大光重现于世,维林诺的山脉降为平地,于是光芒流泻四方,众神要重焕青春,精灵苏醒,他们的逝者复活,伊露维塔赋予精灵的使命最终实现。但是关于人类,预言并未讲述,唯一被提到的人类只有图林,而他已名列众神之子当中。

托尔金的下一部作品《精灵宝钻征战史》(1937)直接挪用了《诺多史》中关于末日决战的内容,仅对措辞稍作修改。在这个版本里,曼督斯关于末日决战的预言,第一次被明确地冠名为曼督斯的第二预言

《晚期精灵宝钻征战史》中的设定

1958年,托尔金重写了1937年的《精灵宝钻征战史》,这个新版本被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称作《晚期精灵宝钻征战史》。如前所述,《晚期精灵宝钻征战史》中提到,曼督斯没有对阿尔达的未来进行任何宣告,因此曼督斯的第二预言应被视为作废。《晚期精灵宝钻征战史》未能写完,它没有给出关于末日决战设定的新版本,但托尔金在这段时期对《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手稿进行过微小的改动,或许能够部分地反映他头脑中的构思。根据改动,贝伦也参加了末日决战,他站在图林身边;打碎精灵宝钻的人变成了费艾诺本人;原文的最后部分,即万物恢复青春、精灵死者复活、以及图林位列众神之中,被托尔金删去了。

托尔金研究者 Douglas Kane 指出,托尔金仅仅修改了《精灵宝钻征战史》中末日决战相关内容的个别语句,而没有删除整个段落,这证明他有意保留末日决战这一情节。那么,为什么要放弃提到末日决战的曼督斯的第二预言?答案或许是:预言仍然存在,只是托尔金不再将曼督斯视作预言者。

人类的预言

研究托尔金在人生最后岁月里写下的手稿,可以发现,关于末日决战的预言仍被提及,但它变成了人类之间流传的一个预言:这可能是因为,托尔金决定把《精灵宝钻》设定成一部人类遗留下来的史书,而非此前设定的精灵史书。《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中如此写道:

精灵们相信,阿尔达世界的末日会是一场浩劫……当然,阿尔达的末日并不等于一亚的末日。精灵认为,关于一亚的末日,一切都是不可知的,能够确定的仅有一亚的寿命是有限的这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精灵没有描述世界末日的传说和神话。《精灵宝钻》一书结尾记载的神话源于努门诺尔;它无疑是人类所创造出的,虽然人类熟知精灵的传统。

在这里,精灵对世界末日的相信,并非来自于任何传说或预言,而是来源于他们认为万物皆有尽头的观念。与之相反,人类确实有讲述世界末日景象的神话,这里的神话,据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所说,指的正是《精灵宝钻征战史》结尾的末日决战。对于人类的末日预言传统,另有一处佐证:

他们的语言不会再现于人世,除非女智者安德瑞丝的预见成真,图林在最后一战中死而复活,在他永远离开世界的范围前,他挑战魔苟斯的巨龙,黑龙安卡拉刚,并给予了它致命一击。

无法确定,此处所说的末日决战是否指世界末日时的正邪大战,因为在这篇文稿中,第一纪元末期的愤怒之战同样被称作末日决战。不过,可以明显看出,这条预言从末日决战的设定中汲取了某些要素,例如图林的复活。

来源与注释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