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 Papakhian - I Behold (colour).jpg
巴拉督尔围城战
Siege of Barad-dûr
所属战争 最后联盟大战
时间 第二纪元3434年 - 3441年
战场 巴拉督尔
末日山
魔多
结果 最后联盟胜利
索隆失去肉身
战斗双方
最后联盟 索隆的势力
指挥官
吉尔-加拉德
 奇尔丹
 埃尔隆德
 伊熙尔杜
 埃兰迪尔
 阿纳瑞安
 瑟兰杜伊
索隆
 
战力
杜内丹人的大军
洛丝罗瑞恩林顿幽谷大绿林精灵
卡扎督姆矮人
飞禽与走兽
奥克
黑努门诺尔人
哈拉德人
都林一族的部分矮人
人员伤亡
伤亡惨重 绝大部分死亡
配图:I Behold by Abe Papakhian

巴拉督尔围城战Siege of Barad-dûr)是第二纪元末期最后联盟大战中的一场关键战役,由精灵人类组成的最后联盟对阵索隆的黑暗势力。第二纪元3434年,最后联盟在达戈拉德之战中以惨痛的伤亡击败了索隆的军士,掌控通往魔多的道路。长达数年的围城就此开始。

战争经过

巴拉督尔围城战持续了七年,从第二纪元3434年一直到第二纪元3441年。最后联盟的大军攻入了魔多,将邪黑塔团团围住,却无法将其攻破。伊熙尔杜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阿拉坦奇尔扬——派去镇守米那斯伊希尔,[1]以阻止索隆通过奇立斯乌苟逃脱。伊熙尔杜的长子埃兰都尔则一直留在他身边,直到战争结束。[1]

索隆于巴拉督尔的防御无比坚固。他仿佛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补给与军士。他多次派出突袭部队,并从塔中撒下无数烈焰和箭雨,还用了许多其他方法攻击围城军。许多精灵和人类都没能躲过一劫。阿纳瑞安死于第二纪元3440年[2]他的头盔被一块邪黑塔上掷下的石块击碎。

终于,在第二纪元3441年,索隆从他的要塞中走了出来,想要亲自打破封锁。他径直向末日山走去,在那里他和埃兰迪尔与吉尔-加拉德迎面相遇,一场杜内丹人至高王诺多至高王对阵黑暗魔君苦战随即爆发。埃兰迪尔因不敌索隆而阵亡,纳熙尔在他倒下的身躯下裂为碎片。吉尔-加拉德的面庞被索隆之手的高温烧焦,他也倒地死去了。[3]索隆也在决斗中受到重创,稍许松懈下来。趁此机会,埃兰迪尔之子伊熙尔杜捡起纳熙尔的残片,斩下了索隆佩戴着至尊戒的手指,于是,索隆的肉身消亡了。

后世影响

随着战役落下帷幕,第三纪元到来了。索隆受到重创,又失去了至尊戒的力量,看似已被完全击败。奇尔丹埃尔隆德力劝伊熙尔杜将至尊戒投入末日山的火焰中将其摧毁,但后者拒绝了:


我要将这枚戒指当作对我父亲与弟弟之死的赔偿。难道不是我给了大敌致命的一击?[2]


伊熙尔杜将至尊戒占为己有。然而因为索隆绝大部分力量都蕴藏在至尊戒中,他的灵魂得以留存。[3]伊熙尔杜回到刚铎,在那里接受了象征阿尔诺王权的埃兰迪尔之星。刚铎的国力渐盛,人们在通往魔多的道路上修建了诸多要塞,如魔栏农杜尔桑奇立斯乌苟之塔,以监视魔多的入口。伊熙尔杜在刚铎停留了一年,期间他编写了关于巴拉督尔围城战的详细记载,其中记录了战役历程与细节,以及埃兰迪尔与吉尔-加拉德同索隆的对决。[3]米纳斯提力斯居住的时间里,伊熙尔杜思念着故国与家人,迫切期望北上。第三纪元2年,他带着儿子埃兰都尔、阿拉坦和奇尔扬,以及数百名阿尔诺士兵启程。10月5日,他们于金鸢尾沼地遭到了奥克的伏击,几乎全军覆没,史称金鸢尾沼地之祸。伊熙尔杜奔逃渡过安都因河时,至尊戒背叛了他,自他的手指落入河水,使他暴露于奥克的视野中,遭箭矢穿身而死。至尊戒——“伊熙尔杜的克星”——自此时起在安都因河河底沉寂千年,直到2463年被斯密戈意外拾起。第三纪元末期,索隆积蓄了力量卷土重来,便一直在寻找它的下落。

吉尔-加拉德并无子嗣或继承人,因此诺多至高王就此断绝。埃尔隆德与奇尔丹领着幸存的子民回到林顿。来自罗瑞恩大绿林西尔凡精灵部队也受到重创,大绿林之王欧洛斐尔于先前的达戈拉德之战中身亡,其子瑟兰杜伊带着余下的三成幸存者返回家乡。[4]因着埃兰迪尔与吉尔-加拉德的牺牲,以及伊熙尔杜独占至尊戒的举动,精灵与人类之间逐渐疏远了。第三纪元里,许多精灵扬帆前往阿门洲,而人类的统治逐渐降临。首生儿女次生儿女之间再未有过最后联盟一般紧密的联系。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未完的传说第三辑-第一章,金鸢尾沼地之祸。
  2. 2.0 2.1 精灵宝钻魔戒与第三纪元
  3. 3.0 3.1 3.2 魔戒I-魔戒同盟卷II-第二章,埃尔隆德的会议。
  4. 未完的传说第二辑-第四章,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的历史。
本词条部分内容来自 Tolkien GatewaySiege of Barad-dûr 词条。本维基基于 GNU 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 分享其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