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平乱The Scouring of the Shire),是《魔戒III-王者归来》第六卷的第八章节。至尊戒被摧毁后,弗罗多山姆皮平梅里四个旅人回到夏尔,当他们终于又湿又累来到白兰地河,却发现路被挡住了。原来,夏尔遭受了沙基恶棍帮的侵扰。四个旅人最终集结夏尔的霍比特人奋起反抗,打响傍水镇之战。他们最终驱散萨鲁曼的邪恶势力,欲修缮家园,使夏尔恢复和平与美丽。[1]

章节详情

夏尔历1419年十一月初秋末,四个旅人的归途终于来到白兰地河,却被桥两端竖起的大门挡住去路,还看见河对岸不合夏尔风俗的几座新房子。梅里认出霍伯·篱卫,欲让他开门,却被告知上头袋底洞的头头洛索·萨克维尔-巴金斯不允许他们进入。梅里和皮平翻过大门,要求比尔·蕨尼开门。比尔·蕨尼出于畏惧他们手中的宝剑而交给他们钥匙,随即逃跑。四个旅人在守卫房子下榻,意识到夏尔如今并不太平。

没欢迎、没啤酒,反而有一大堆规定,还有奥克词儿。我本来指望能休息的,但我看得出来,前头有活儿得干,还有麻烦。
—— 山姆如是说


四人于次日出发,直接前往霍比屯,此时他们还不知道不久就被揭发,告密给“头头”洛索。他们打算在蛙泽屯过夜,来到村庄东端时却发现这里有道栅栏,后头的一大群夏警以四人违反规定[2]而逮捕四人。若非弗罗多和同伴们配合,夏警并不敢“逮捕”他们。

栅栏后头站着一大群夏警,他们手持大棒,帽子上插着羽毛,一副既神气权威却又相当害怕的模样。


山姆发现他认识的夏警罗宾·掘小洞,向罗宾打听他们所遇情况的缘由。罗宾说,夏尔的霍比特人被洛索制约了,因为他有人类手下。小种人若是抗议,就会被拖到牢洞关起来,如今事态已发展到动不动就打人。四人要被押送到傍水镇

四人逗留在蛙泽屯的夏警局一夜,早上十点出发去傍水镇,引得村民围观。四个旅人在路上有意让小马加快速度。在三区石,疲倦的夏警只得妥协,放走四人。

四人在夕阳西沉时来到傍水池塘,痛苦地发现他们所熟知的事物被毁,建起了丑陋的建筑。

来到绿龙酒馆,他们看见六个人类,其中一个恐吓他们,且透露真正的幕后主使是沙基,洛索不过是个傀儡。但皮平、梅里和山姆拔剑,毫不畏惧,将欺软怕硬的恶棍赶跑。

正当山姆赶去科顿的农庄时,梅里在傍水镇中央吹响雄鹿地的动员号角,鼓动霍比特人奋起反抗。

醒醒!快醒醒!出事了,失火了,敌人来了!醒醒!


山姆见到科顿和他的三个儿子,科顿惊喜地认出了山姆。山姆见到了罗西

你去哪儿啦?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我从春天开始就盼着你回来。你一点都不急着回来,是不是啊你?
—— 罗西对山姆说


待山姆回去,整个镇都被鼓动起来。聚集了超过一百位身强力壮的成年人,还有更多人陆续赶来。四人经农夫科顿之口,了解了恶棍帮的状况。皮平带着六个年轻人去塔克领集结图克大军。二十个人类进入大洞镇南路口,被霍比特人包围,领队被射杀,剩余同伙被俘虏。山姆去看望“老头儿”汉姆法斯特,由科顿的儿子乔利带路。临行前,科顿告诉山姆袋下路被挖,老头儿如今住在离傍水镇头上再往北不到一哩远的某座新房子里。

夜里,梅里安排人在镇子周围巡逻,派驻警卫。梅里和弗罗多来到科顿家。在厨房里,科顿把夏尔所发生的事告诉梅里:人称痘王的洛索从弗罗多离开夏尔开始,便想方设法地搜刮夏尔的民脂民膏,使唤乡亲;还带来了一大堆人类,镇压乡亲的不满;人类在夏尔安营扎寨,砍树、挖洞,盖自己的窝棚和房子,很快便开始到处为非作歹;市长老威尔前去袋底洞抗议,恶棍帮就将他关押在大洞镇;痘王自称“夏警头头”,胆大妄为,不允许除手下以外的人享用烟酒;沙基在去年秋收到来后,可说是彻底毁了夏尔,他们的行径已经到了作恶都解释不了的地步;山迪曼的老磨坊被拆,盖起新磨坊,泰德·山迪曼在里头帮忙;他们在磨坊里整天作业,排放污染,令霍比屯不得安宁;连痘王的老妈洛比莉亚都因痛斥沙基及其手下被抓。

山姆带着他家老头儿进入科顿家,随口抱怨几句弗罗多将袋底洞卖掉后的祸事,询问山姆此前的表现。

“......从这儿到大海边,到大河对岸,他们正把他的事迹写成歌谣呢。”山姆脸红了,但他满心感激地看着弗罗多,因为罗西正双眼闪闪发亮地看着他,对他微笑。


第二天一大早,农夫科顿全家和所有的客人都聚集在一起。从图克地来的信使说,长官鼓动了全地,监视图克地的恶棍往南逃跑。大约在十点钟时,在外守了一夜的梅里骑马过来,说有一大帮恶棍正从路汇镇来。皮平带足有一百个从塔克领和绿丘陵的霍比特人赶到。恶棍打算在傍水镇来一场残酷无情的镇压。

但是,不管他们多冷酷残忍,他们当中似乎没有懂得作战的领头人。


恶棍踏着重重的步伐沿东大道而来,拐上傍水路,最终踏入梅里的陷阱。梅里劝说他们缴械投降,有几人顺从,另有人往回朝大车冲去,其余的人冲出包围,往林尾地的方向四散奔逃。傍水镇之战打响,最终以霍比特人胜利而结束。

此战......在《红皮书》中独占有一个章节,所有参战者的名字都收入一份《名录》,被夏尔的史学者们铭记于心。科顿一家的声誉和财富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鹊起,但无论如何,列在名录卷首的两位领袖是梅里阿道克和佩里格林。


弗罗多在此战中没有拔尖,而是阻止霍比特人杀害缴械投降的匪徒。最后,四人带领科顿召集的二十来个强壮的霍比特人,徒步出发去对付“头头”。一路上,他们悲伤地见证了夏尔遭受的毁坏和改造。在新磨坊,他们见到了泰德。泰德见到梅里,方如梦初醒吹响号角报信。随后梅里一吹响银号角,霍比屯的所有霍比特人都闻声回应,跟着一行人沿路走去袋底洞。众人在小路顶端停了下来,弗罗多和他的朋友们继续向前,进入袋底洞。

袋底洞里脏乱不堪,四人找了每个房间也没有找到洛索,最后却在门口见到了沙基——萨茹曼。他做这一切都是为得到报仇的甜美快感。在一番对峙后,弗罗多怜悯萨茹曼,命令他离开。各村的霍比特人立刻愤怒反对。萨茹曼信誓旦旦地说,他若在此溅血,夏尔便将永远衰败,一众霍比特人因而退缩。于是萨茹曼喊来佞舌上路,却突然刺杀弗罗多。刀刺在坚硬的铠甲上应声折断。山姆领着十几个霍比特人将那坏蛋摔在地上,却被弗罗多口头制止杀死他。萨茹曼爬起来继续上路,弗罗多好意劝说佞舌改过自新。佞舌犹豫不定时,萨茹曼揭发他趁夜杀死洛索的恶事。佞舌在悔恨与疯狂的憎恨中失控,杀死了萨茹曼,然后沿着小路奔了下去。弗罗多还没反应过来,佞舌便亡于三个霍比特人的弓弦下。

“没做过恶事?“他咯咯笑道,“......倒霉的洛索躲哪儿去了?佞儿,你知道,对不对?你要不要告诉他们?”

佞舌缩起身子,呜咽着说:“不,不!”

......突然间,佞舌爬起来,拔出隐藏的刀,接着像狗一样咆哮一声扑到萨茹曼背上,将他的头往后一拽,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


站在近旁的人,这时无不惊愕,因为萨茹曼的尸体周围凝聚起一股灰雾,像火冒的烟一样缓缓上升到高空,如同一个穿着寿衣的苍白身影,隐约笼罩着小丘。它飘摇了片刻,望向西方,但从西方吹来了一阵寒风,它弯身转向,随着一声叹息,消散得无影无踪。


最后一击,在弗罗多所有的希望和恐惧当中,都没有料想地,落在了袋底洞的门口。夏尔,这片备受摧残的土地,如今百废待兴。

引用和注释

  1. 魔戒III-王者归来卷VI-第八章,夏尔平乱。
  2. 规定(Rules),本章中的Rules译作“规定”,以和楔子中提到的霍比特人自愿遵守的国王法令(他们称之为“规矩”)区别开来。——译者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