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词条叙述的对象是诺多族的至高王图尔巩。想要了解刚铎的宰相图尔巩,请参看图尔巩(刚铎宰相)


Antti Autio - Turgon Aran Gondolin.jpg
图尔巩
Turgon
基本信息
别名 Turukáno
其他译名 特刚
图尔冈
头衔 刚多林之王
诺多至高王
统治时期 第一纪元116年 - 510年
(刚多林之王)
第一纪元472年 - 510年
(诺多至高王)
出生 双树纪元1300年,生于提力安
死亡 第一纪元510年(享年2426岁),死于刚多林
势力信息
种族 精灵
文化 诺多
家族 芬国昐家族
语言 辛达语(北方方言)
昆雅语
人物关系
父亲 芬国昐
母亲 阿耐瑞
兄弟姐妹 兄长芬巩
妹妹阿瑞蒂尔
弟弟阿尔巩
配偶 埃兰葳
子嗣 伊缀尔
友善 芬罗德
仇视 魔苟斯
涉及作品
书目 《精灵宝钻》
体貌特征
性别
发色
服饰 腰系金色腰带
身着白衣
头戴石榴石王冠
武器 格拉姆德凛
画廊 图尔巩相关的图片
配图:刚多林的图尔巩王 by Antti Autio
在他(芬国昐)的诸多亲族当中,魔苟斯最惧的便是图尔巩,他过去在维林诺就已注意到图尔巩,后者无论何时接近,他心头都会蒙上一层浓重的阴影,预示着不祥:在命运尚未揭晓的某时,图尔巩将导致他的败亡。

图尔巩Turgon),又称为“智者”,乃是诺多一族的至高王。他是芬国昐的次子,是芬巩的弟弟、阿瑞蒂尔阿尔巩的哥哥。他曾是奈芙拉斯特的领主,而后成为了刚多林之王。他十分高挑,被认为是“除辛葛以外,伊露维塔的子女中最高的一个”。身着腰系金色腰带的白衣并带着石榴石王冠,常坐在自己高塔的王座上,手握“裁决之杖”[1],并持有格拉姆德凛[2]


生平

在阿门洲的生活

图尔巩出生于双树纪元1300年,同年亦是他的堂兄芬罗德出生的年份[3]。在维林诺生活的某个时候,他娶了凡雅族埃兰葳,二人育有一个女儿伊缀尔

维林诺黑暗降临之后,费艾诺提力安诺多族精灵面前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并宣布了他的誓言。图尔巩和他的父亲芬国昐反对费艾诺的言辞,双方一时间剑拔弩张,但菲纳芬最终介入了此事,希望诺多精灵们三思而后行。图尔巩和他的好友芬罗德全都反对诺多族的出奔,但大部分诺多精灵都选择了离开维林诺。于是图尔巩最终也踏上了出奔的道路,尽管他最初反对出奔,但在曼督斯的预言宣布以后,他没有选择回头,因为“芬巩与图尔巩都是勇敢无畏又心烈如火之人,他们都不愿放弃已经插手的任务,即便到头来真是死路一条,那也是至死方休”。在费艾诺与他的儿子们和追随者们乘着仅有的船只离开,并抛下了剩余的诺多族精灵以后,图尔巩与他的父亲芬国昐带领着他们的人民一起步行穿越了危险的赫尔卡拉克西冰峡[4]。途中,图尔贡的妻子埃兰葳和女儿伊缀尔掉进了严寒的冰水之中。图尔贡冒死救下了伊缀尔,但却失去了妻子埃兰葳。此后,图尔巩便一直对费艾诺家族充满敌意。[5]

建立刚多林

图尔巩与伊缀尔-Mysilvergreen

一旦抵达中洲后,图尔巩便在奈芙拉斯特温雅玛安顿下来,成为那里的领主。第一纪元50年左右,他与堂弟芬罗德沿西瑞安河向南旅行,当他们在艾林微奥附近就寝时,乌欧牟进入了二人的梦境,并令他们寻找能够保护他们的隐秘居所,以免于魔苟斯的侵犯。次年,乌欧牟亲自向他显现,并在他的指点下,图尔巩发现了环抱山脉中的图姆拉登谷。起初,图尔巩离开图姆拉登谷、回到温雅玛,多年以来一直对这一秘密守口如瓶。但心中已开始计划建造一座城市。[6]

达戈·阿格拉瑞布(即“荣耀之战”)后,图尔巩再次因乌欧牟的预言而感到坐立不安。思绪再次转向图姆拉登谷,于是他将许多技艺高超的工匠秘密送去,并在那里开始兴建刚多林。当刚多林于第一纪元116年[7]终于落成后,图尔巩带领着他的子民离开温雅玛,秘密迁移。在乌欧牟的力量下,无论是迁移的踪迹还是山谷的入口都得以保持隐匿。但在离开前,图尔巩遵照乌欧牟的预言,为未来那个将要来到温雅玛并为诺多族带来希望之人留下了头盔、甲胄与宝剑。在他所兴建的隐蔽之城当中,图尔巩成为了刚多林之王,他的子民们都在竭力将刚多林建设的更加美好,图尔巩本人甚至亲自仿照维林诺双圣树的形象,雕塑了格林加尔贝尔希尔两颗宝树。[8]

第一纪元400年[7],在他的妹妹阿瑞蒂尔不幸去世后,图尔巩的外甥迈格林来到了他的国度,并成为了王下的得力顾问。[1]

诺多族的厄运

第一纪元458年,图尔巩收留了被大鹰救下的胡奥胡林兄弟二人。他与兄弟二人结下了身后的友谊,一年后,他甚至允许兄弟二人离开隐蔽之城,尽管这违反了他本人所定下的法律。[9]后来,图尔巩率军驰援泪雨之战,并与兄弟二人再度相见。据说,图尔巩和芬巩身边的胡林,胡奥在战场上相见,彼此都十分欣喜。随着芬巩的牺牲,战役的失败已成定局,胡林于此时督促图尔巩离开战场,保留最后的希望。

“王上,在死亡的凝视下,且容我向您这么说:虽然我们在此永诀,我再不能见到您的洁白城墙,但从你我之中必要升起一颗新星。别了!”[10]
—— 胡林,《胡林的子女》第二章“泪雨之战

靠着哈多家族的战士们在色瑞赫沼泽的拼死抵抗,图尔巩得以和刚多林大军一并撤回隐蔽之城当中。但最终胡奥被杀,胡林被俘。泪雨之战虽然失败,但图尔巩的意外参战令这次溃败没能彻底摧毁诺多族及其盟友的全部军事力量。[11]

图尔巩,伊缀尔与迈格林-Catherine Karina Chmiel

随着兄长芬巩的离世,图尔巩继承了诺多族至高王的职位,成为了魔苟斯最为忌惮的敌人,因为大敌尚未发现他那隐蔽王国的所在。[12]那段时间里,奇尔丹率族人定居在了西瑞安河口,在他的帮助下,图尔巩派遣了7艘船前往西方,向众维拉寻求援助,但他们无一例外全都遭遇海难沉没。[11]

第一纪元495年[7],7艘船中唯一幸存下来的水手沃隆威将一个人带来了隐蔽王国:胡奥之子图奥。图尔巩王在王之高塔上接见了他,图奥亮出了将近400年前[12],图尔巩在乌欧牟令下放于温雅玛的装备。图奥向图尔巩传达了乌欧牟的警告:诺多族的厄运即将到来,刚多林民将不得不放弃他们美丽的城市,沿河南下西瑞安河口。但王此时已变得愈发高傲,且难以割舍自己美丽的王国,因而他拒绝了维拉的提议。转而下令严密封锁七门,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这座城市,仅有大鹰梭隆多能够带来消息。[13]

几年以后,胡林魔苟斯释放,他寄希望于回到刚多林,便来到了环抱山脉脚下。梭隆多将此事告知了图尔巩,但图尔巩出于怀疑和谨慎,并没有帮助胡林。当他最终反悔时为时已晚,籍由胡林的行踪,魔苟斯知晓了隐蔽之城的大体方位。[14]

在来到刚多林七年以后,图奥娶了伊缀尔。图尔巩对他们的结合表示祝福,因为他尊重图奥,并且始终没有遗忘胡林在泪雨之战时所说的那些话。[13]

第一纪元510年[15],魔苟斯攻击了刚多林,刚多林的陷落最终发生了,在《精灵宝钻》中,甚少提到刚多林领主们的事迹,但在《刚多林的陷落》中则讲述了许多:刚多林民与他们的领主们拼死保卫城市与王之高塔,直到整座城市陷于敌手。

高塔崩毁时声势惊人,图尔巩王也壮烈牺牲于废墟中。
—— 《精灵宝钻》第二十三章“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

一群流亡者在刚多林的陷落当中幸存了下来,在图奥与伊缀尔的带领下前往了西瑞安河口。在那里,埃睿尼安·吉尔-加拉德继承了图尔巩的至高王位。如胡林所预言的那样,图尔巩的外孙“明辉”埃雅仁迪尔终将为中洲世界带来救赎,魔苟斯对于图尔巩的恐惧最终实现。

名字与词源

Turgon 是一个辛达语名,可能含有“统御领主(Ruling Lord)”或“胜利王子(Victory Prince)”的意思,其可能是tur(“主人”)[16]gon(“领主,王子”)[17]两词结合而成。

然而,在《费艾诺的用语》中,托尔金将Turgon翻译为“吼声之主(Master Shout)”。还有人解释说,Turgon 是他的昆雅语父名 Turukáno [17]辛达语形式。后者包含着 káno,意为“指挥、领导”,因此Turgon的含义可能是“胜利指挥官(Victory Commander)”

一个被放弃的昆雅语名想法是图隆多(Turondo,岩石之主)。在托尔金的早期构思中,图尔巩的昆雅语名便是这个,而诺姆族语名则仍是Turgon,克里斯托弗·托尔金认其源自词根TURU(Strong,意为强壮)。[18]

家谱

 
 
 
 
 
 
芬国昐
双树纪元1190年 - 第一纪元456年
 
 
 
阿耐瑞
生于双树纪元
 
 
 
 
 
 
 
 
 
 
 
 
 
 
 
 
 
 
 
 
 
 
 
 
 
 
 
 
 
 
 
 
 
 
 
 
 
 
 
 
 
 
 
 
 
 
 
 
 
 
 
 
 
 
芬巩
卒于第一纪元472年
 
图尔巩
双树纪元1300年 - 第一纪元510年
 
埃兰葳
卒于双树纪元1500年
 
埃欧尔
卒于第一纪元400年
 
阿瑞蒂尔
双树纪元1362年 - 第一纪元400年
 
阿尔巩
卒于第一纪元1年
 
 
 
 
 
 
 
 
 
 
 
 
 
 
 
 
 
 
 
 
 
 
 
 
 
图奥
生于第一纪元472年
 
伊缀尔
生于双树纪元1479年
 
 
 
 
 
迈格林
第一纪元320年 - 510年
 
 
 
 
 
 
 
 
 
 
 
 
 
 
埃雅仁迪尔
生于第一纪元503年
 


传说故事集的其他版本

失落的传说之书

但我,图尔巩,将不会舍离我的城市,我将与它一同陨落。

图尔巩在《失落的传说之书》,这一传说故事集最早阶段的作品之一中就已出现。在这部作品中,他被设定为是诺多利(Noldoli)族之主芬威·诺莱姆(Finwë Nólemë,他同时是芬威芬国昐两个人物的前身)之子。在图尔巩(当时他的名字还是昆雅语的Turondo)出生之前,先知阿姆农曾预言了刚多林的陷落与图尔巩的陨落[19]。图尔贡在诺多利族的出奔不久后出生于米斯林湖西瑞安河口附近。后来他参加了泪雨之战,在那里,他的父亲被敌人包围并杀害,奥克们挖走了芬威·诺莱姆的心脏。但图尔巩抢回了他的尸体,在那以后,绯红之心便成了他的徽章。他因父亲的死而出离愤怒,疯狂地跑离了战场,解救了营地中的妇女和儿童。随后,他沿着西瑞安河向南跑去,在那里的魔法之水的帮助下,他来到了一处远离米尔寇势力范围的秘密区域。于是诺多利族便在那里建立了城市,图尔巩成为了他们的王。[20]

许多年后,当图奥来到这座城市时,他在王之广场上发现了图尔贡。“随后,刚多林的图尔巩王身着白色长袍,身着腰系金色腰带的白衣并带着石榴石王冠,站在通向大门的白色楼梯之顶向他说话。”图奥受到了欢迎,因为乌欧牟曾预言他的到来,但图奥带来的乌欧牟的警告却没有得到王的重视,王答曰:他已经派遣船只前往西方,但从没有一艘船成功回来过。然而,图尔巩知道图奥是被维拉选中之人,便礼遇了他,邀请他留在刚多林,甚至是住在王家宫殿里。[21]

多年以后,图尔巩见证了图奥与他的女儿伊缀尔的婚礼。当埃雅仁迪尔出生以后,除了王的外甥与得力顾问米格林(Meglin)以外[21],包括王在内的所有刚多林民都因此而欢喜.一年后,图姆拉丁(Tumladin,即后来的图姆拉登谷)附近出现了米尔寇的间谍,王想起了图奥的传话,于是他增加了三倍哨卫,并下令备战。[21]然而,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大敌都没有入侵的迹象,米尔寇甚至撤回了那些间谍,于是刚多林民重又变得自信起来,哨卫的数量再度减少了。[21]

刚多林的图尔巩王-Natalie Chen

夏日之门庆典的那天,米尔寇大军逼近城市的消息传来,于是图尔巩召集了议事会,刚多林十二家族大都来到了他的面前。其中包括他的贴身近卫——王之家族,王之家族的战士们佩戴着他们的徽章:太阳,月亮与一颗绯红之心。[21]在议事会上,刚多林绝大多数领主都支持图奥的提议,他计划撤离这座城市以拯救所有人民;但王最终却被米格林和萨尔甘特说服,这二人竭力劝王留下来保卫城市,因为他们的贪婪促使自己不愿离开城市的财富和力量。[21]

那日,刚多林的陷落终于发生。战斗的大部分时间里,图尔巩都在高塔上观察着战场的形势[21],王之家族的战士们则被部署在王之广场中,时刻准备保卫他。[21]在整个围城过程中,国王都在不断派遣王之家族的战士前往不同的,需要增援的战场提供支援,直到最终所有家族的残余力量都聚集到了广场之中。在涌泉家族埃克塞理安击杀了勾斯魔格之后,王华丽地出现在战场上,并帮助他的家族清理了广场上的敌人。但米尔寇大军中的炎魔蒸发了广场上的喷泉,杀死了一大批精灵,王则被其他战士救下,并撤退到两颗宝树格林戈尔(Glingol,即后来的格林加尔)和班熙尔(Bansil,即后来的班西尔)。在那里,王说道:“刚多林的陷落何其惨烈。”,而这正是先知阿姆农曾说的那句话。意识到他亲手给自己的城市送来了毁灭,王宣布自己将再不会与毁灭的命运抗争,于是他命令所有生还者追随图奥离开,自己则将王冠抛在格林戈尔的脚下。加尔多捡起了王冠,但图尔贡拒绝再次戴上他,在这之后,他孤身走上了自己的高塔。[21]

在那里,他高声呐喊,声音如同山间回荡的号角,所有聚集在两颗大树下的,或是占据着迷雾中王之广场的敌人都听见了他的宣言:“诺多族的胜利将何其壮阔!”传说记载,彼时正是午夜,奥克们听见这话,纷纷嘲讽般地大笑起来。

彼时图奥肩负着带领妇女,儿童,以及所有幸存者逃离这座城市的任务,但他亦不愿离开王,于是派出使者劝说图尔巩王离开。使者来了三次,图尔巩就拒绝了三次,王表示表示他绝不离开自己的城市,并将与之一同陨落。他的王之家族一直聚集在周围,保卫着王之高塔。[21]后来,图奥与伊缀尔在加尔爱尼安那里目睹了广场的沦陷:巨龙摧毁了塔楼的根基,高塔如此便倒下了,倒在了熊熊烈火之中。“高塔的倒塌发出了可怕的铿锵巨响,刚多林民的王图尔巩就此殒落”。伊缀尔为她的父亲而哭泣,说“智者的盲目常生悲哀之事。”图奥回答说:“我们所爱的人的固执亦然可悲,但王犯下的这个错误象征着勇气”。[21]

灵感来源

图尔巩的故事与东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有着相似性,在《失落的传说之书》当中记载的那些故事里更为明显。在君士坦丁堡即将沦陷时,有人劝君士坦丁十一世逃离城市,而君士坦丁用了与图尔巩极其相似的用语宣布:

上帝将不允我作为一个失去帝国的皇帝苟且偷生。若我的城市陷落,我将与其一同陨落。那些想离去的人,请他们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自救;那些准备面对死亡的人,请你们追随我。
—— 君士坦丁十一世,《君士坦丁堡的沦陷:奥斯曼对拜占庭的征服》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六章,迈格林。
  2. 霍比特人第三章,短暂的休息。
  3.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Morgoth's RingPart Two: The Annals of Aman
  4.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九章,诺多族的出奔。
  5.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I-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Part Two: Late Writings, XI.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The names of Finwë's descendants"
  6.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三章,诺多族回到中洲。
  7. 7.0 7.1 7.2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The War of the JewelsPart One: The Grey Annals
  8.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五章,诺多族在贝烈瑞安德。
  9.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八章,贝烈瑞安德的覆毁与芬国昐的陨落。
  10. 胡林的子女第二章,泪雨之战。
  11. 11.0 11.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二十章,第五战役——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
  12. 12.0 12.1 未完的传说第一辑-第一章,图奥及他前往刚多林的经过。
  13. 13.0 13.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二十三章,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
  14.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The War of the JewelsPart One: The Grey Annals。"Part Three. The Wanderings of Húrin and Other Writings not forming part of the Quenta Silmarillion: I. The Wanderings of Húrin"
  15.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The War of the JewelsPart One: The Grey Annals。"Part Three. The Wanderings of Húrin and Other Writings not forming part of the Quenta Silmarillion: V. The Tale of Years"
  16. 精灵宝钻附录-附录四,昆雅语和辛达语名词的组成要素。
  17. 17.0 17.1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I-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Part One: The Prologue and Appendices to the Lord of the Rings, II. The Appendix on Languages。"The names of Finwë's descendants"
  18.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The Book of Lost Tales Part OneAppendix: Names in the Lost Tales-Part I
  19.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The Book of Lost Tales Part OneVII. The Flight of the Noldoli
  20.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The Book of Lost Tales Part OneX. Gilfanon's Tale: The Travail of the Noldoli and the Coming of Mankind
  21. 21.00 21.01 21.02 21.03 21.04 21.05 21.06 21.07 21.08 21.09 21.10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I-The Book of Lost Tales Part TwoIII. The Fall of Gondo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