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奥及他前往刚多林的经过Of Tuor and his Coming to Gondolin),是《努门诺尔与中洲之未完的传说》第一辑:第一纪元的第一章节。[1]

内容介绍

该章节由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整理其父亲未完成的手稿《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完成,其正文部分从图奥出生开始,写到了图奥进入刚多林埃克塞里安表示图奥就是乌欧牟派遣而来。在注释中,经过整理J·R·R·托尔金的备忘笔记,故事的线索一直到了图奥见到图尔巩伊缀尔后图尔巩与图奥的对话。遗憾的是,后来因为出版社拒绝出版该故事,J·R·R·托尔金就此停笔,手稿《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被搁置,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将其改名为《图奥及他前往刚多林的经过》在书中出版。整篇故事基本可以看作《精灵宝钻》一书中《精灵宝钻征战史》第23章《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2]中前⅓的内容的完整详细版本。
相同的片段也作为《刚多林的陷落》一书中《最后的版本》一篇。

主要角色

胡奥莉安图奥安耐尔魔苟斯米尔寇)、图尔巩罗甘乌欧牟奇尔丹盖米尔阿米那斯哈多欧西曼督斯沃隆威阿兰威格温多贝烈格图林(黑剑)、埃伦玛奇尔迈格林埃克塞里安

故事梗概

故事情节见图奥的生平刚多林的建立与乌欧牟的预言图奥来到刚多林

参考文献

《努门诺尔与中洲之未完的传说》一书的导言中,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对这一篇章的参考文献及其历史进行了说明:

家父不止一次说过,第一纪元的故事当中,他最先动笔创作的就是《刚多林的陷落》——没有证据与他的回忆相悖。他在一封写于1964年的信[3]中宣称,这篇故事他是“在1917年因病离开军队休养期间‘异想天开’”写出来的。他在一封1944年写给我的信[4]中说:“我最早动笔写作[精灵宝钻],是在拥挤不堪,又充斥着留声机喧闹的军队棚屋里。”的确,若干行提到刚多林的七个名字的诗歌,就是草草写在一张说明“军营上下级责任”的纸的背面。最早的手稿仍然留存着,写满了两本很小的学校练习本。它用铅笔迅速写就,之后很多部分都用墨水重写过,并且大幅修订过。我母亲以这份文稿为基础,誊写了一份整洁的副本,这显然是1917年【后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指出:“但现在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5]】的事;但接下来这个誊本又经过了进一步的大规模修订,修订时间我不能肯定,但很可能是1919—1920年间,当时家父在牛津任职,参与编撰那时尚未完成的《牛津英语词典》。1920年春天,他应邀在学院(埃克塞特)的散文俱乐部朗读一篇文章;他朗读的就是《刚多林的陷落》。他打算讲的内容是对这篇“散文”的介绍,仍有笔迹留存下来,其中他为未能写出一篇评述文而致歉,接着写道:“因此我必须朗读一篇已经写好的东西,绝望之下,我求助于这个‘故事’。当然,他从没见过天日……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一整套发生在我自己想象出来的‘精灵之地’里的事件已经在我脑海中成熟起来(更确切地说,是构造出来)。我已经草草写下了一些篇章……这个故事并不是其中最好的,但它是迄今唯一一篇修订过的,尽管修订得还很不够,它仍是唯一一篇我敢朗读出来的。”
“图奥与刚多林的流亡者”的故事(在早期手稿里题为《刚多林的陷落》)多年以来都不曾改动,不过家父在某个阶段——很可能是1926至1930年间——写过这个故事的缩略版本,打算用作《精灵宝钻》的一部分[顺便一提,“精灵宝钻”这个标题是他在1938年2月20日写给《观察家报》(The Observer)的信中首次提到的];这个缩略版本后来又经过了改动,以求与书中其他部分里变更了的构思协调一致。很久以后,他着手撰写一篇彻底改造过的故事,题为《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它可能写于1951年,那时《魔戒》已完稿,但出版与否还是个疑问。比起他青年时代写的那版故事,《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在风格和行文上都有深刻的变化,但依然保留了之前那版故事的诸多精要。那一整个创奇故事构成了出版的《精灵宝钻》中简略的第23章,而《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旨在为之提供详尽的叙述。但令人遗憾的是,他只写到图奥和沃隆威抵达最后一道大门、图奥隔着图姆拉登平原得见刚多林,就停了笔。家父为何会放弃,没有任何线索可循。
这篇《图奥与刚多林的陷落》,就是本篇给出的文本。我为了避免混淆,将它改名为《图奥及他前往刚多林的经过》,因为他丝毫没有述及该城的陷落。家父的作品向来包括各种不同版本,这篇也不例外,并且其中很短的一段(图奥和沃隆威接近并渡过西瑞安河)还有若干份候选稿,因此有必要进行一些无关大局的编辑工作。
因此,这个述及图奥在刚多林的旅居、他与伊缀尔·凯勒布琳达尔的结合、埃雅仁迪尔的出生、迈格林的背叛、城邦的陷落和幸存者的逃离的故事,这个在家父对第一纪元的想象中处于核心地位的故事,家父平生写出的完整版本却仅有一个,便是那部创作于青年时期的文稿,这样的事实可谓极不寻常。然而,那部(极其出色的)文稿毫无疑问不适合收入本书。家父当时采用极端仿古的风格写就了它,展现的构思概念不可避免地与《魔戒》和《精灵宝钻》出版稿所描述的世界不同。它和其余最早阶段的神话,即《失落的传说》是一体的,本身就是一部非常充实的作品,对关注中洲起源的读者来说极其重要,但即便真能发表,也必须使用冗长复杂的研究方式【后来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得以将这些故事整理发表,便是《中洲历史》系列的第一卷[6]和第二卷[7]】。
——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


章节详情

引用与注释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