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le of the Hornburg by lee Alan.jpg
号角堡之战
Battle of the Hornburg
其他译名 海尔姆深谷之战
所属战争 魔戒大战
时间 第三纪元3019年3月3夜到4日黎明[1]
战场 海尔姆深谷
号角堡
深谷宽谷
结果 洛希尔人胜利
战斗双方
洛希尔人
胡奥恩恩特
来自艾森加德
乌鲁克族半奥克
来自黑蛮地黑蛮地人
指挥官
希奥顿
伊奥梅尔
阿拉贡
埃肯布兰德
甘道夫
不详
战力
大约三千名洛汗士兵
数量众多的胡奥恩
三位猎手
至少有一万兵力
人员伤亡
伤亡惨重,但具体数目不详
殿门守卫哈马
所有参战的奥克均战死
很多黑蛮地人被杀,余众投降
配图:by Lee Alan

号角堡之战Battle of the Hornburg),也被称为“海尔姆深谷之战”,发生在洛汗海尔姆深谷号角堡,开始在第三纪元3019年3月3夜,结束于4日黎明,洛希尔人希奥顿埃肯布兰德的带领下击退了萨茹曼麾下的奥克黑蛮地人[2][3]

交战双方

洛汗

洛汗的军队包括埃多拉斯的一千骑兵组成,由希奥顿王指挥。其中还包括了三位猎手阿拉贡吉姆利莱戈拉斯,还有希奥顿的外甥伊奥梅尔。这只军队将与洛汗在号角堡的由老甘姆林指挥的大约一千守卫军一起作战。

甘道夫集结了先前被打散的西伏尔德的约一千名步兵前来支援,由埃肯布兰德指挥。同时一片由胡奥恩恩特组成的森林独自进入了深谷宽谷,想要找萨茹曼的奥克报仇。

艾森加德

萨茹曼的军队由来自艾森加德的乌鲁克族和半奥克,以及来自黑蛮地的黑蛮地人组成,总兵力无法完全统计,但比守卫要塞的洛希尔人多很多,据估计可能有万余人。

战争进程

备战 

3月2日午后两点,在甘道夫唤醒希奥顿王后,大约一千名洛汗骑兵从埃多拉斯出发,希奥顿骑着自己的座驾雪鬃领队,三位猎手与甘道夫随行。他们打算去艾森河渡口与阻挡萨茹曼军队的守军会和。

第二天他们继续赶路去艾森河渡口,但午后他们在西伏尔德遇到了一个名叫克奥尔的信使,得知埃肯布兰德在第二次艾森河渡口之战中被打败了,已经带人撤退到了海尔姆深谷。甘道夫建议希奥顿也带着人去海尔姆深谷,甘道夫则离开他们去进行一项秘密任务。

路过深谷宽谷时,希奥顿得知萨茹曼的军队,一群奥克黑蛮地人正从艾辛河渡口急行军,目标似乎是朝向海尔姆深谷。 他们一路赶往海尔姆深谷,路上碰到了少数奥克,但奥克四散而逃,骑兵们没有追赶。

快到海尔姆护墙时,他们发现敌人已经进入深谷宽谷伊奥梅尔提议在海尔姆护墙转身应战,但希奥顿判断己方人数不足以守卫此处,因此继续前进。

到达海尔姆深谷时,已是傍晚,希奥顿得知埃肯布兰德留下来千余人守卫海尔姆深谷,但埃肯布兰德还没来。此时负责深谷防御的是镇守海尔姆护墙的老甘姆林。他们得知西伏尔德的老弱妇孺和粮食牲畜都在海尔姆深谷中,随后他们把带来的马匹送进了深谷,只留了少数士兵看守,而国王和禁卫军的马与阿拉贡的马一起放在号角堡内院。

他们把西伏尔德的守军和希奥顿王的卫军安排在号角堡,而伊奥梅尔率领东部骠骑们镇守在深谷防御墙的城墙和高塔上,因为他们判断此处最容易被攻破,阿拉贡和伊奥梅尔亲自在围墙上指挥,而希奥顿在号角堡内院中的高塔中坐镇。而外围的海尔姆护墙上只安排了少数守军。

莱戈拉斯吉姆利都在深谷防御墙上等候战争来临。此时已是深夜,他们已经可以看见敌人的火把。

时间缓慢流逝,底下的山谷依旧野火四窜,艾辛加德的部队正沉默地前进。守军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的火把排成许多列,同时朝向此地进发[2]


攻入护墙

快到午夜时,萨茹曼的大军向外围的海尔姆护墙发起了进攻。守军射光了箭,短暂交锋后不得不后撤。于是奥克们纷纷进入到护墙内,奔向深谷防御墙和号角堡。

所有的守军看到了底下如同白昼噩梦般的景象:地面上挤满了黑色的身影,有些矮胖、有些高壮,戴著头盔和黑色的盾牌,数以百计的敌人不停地穿过护墙,通过那唯一的开口,这道黑色的浪潮一路喷溅到两侧悬崖上。闪电在山谷中滚动著,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哗哗落下[2]

萨茹曼的军队逐渐逼近了号角堡和深谷防御墙,他们放出一阵阵箭雨,守军躲在胸墙后没有反击。在号角声中,奥克和黑蛮地人对号角堡大门的斜坡和深谷防御墙同时发起了冲锋。守军开始反击,他们用巨石和箭雨击退了敌人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但敌军不断涌上来,一点点地前进到了号角堡大门和高墙跟前,此时许多高大的黑蛮地人一起抬着粗壮的树干撞击城门和高墙,同时他们高举盾牌来抵挡守军的攻击。

阿拉贡伊奥梅尔站在深谷防御墙上,发现号角堡的大门在敌军的撞击下已经支撑不住,他们跑到号角堡的外庭,召集一些勇敢的战士从北边的侧门冲出,他们沿着城墙外围跑向大门,从号角堡和号角岩间狭长的小路来到通向大门的斜坡旁,阿拉贡与伊奥梅尔同时拔剑,扑向敌人,部下们紧随其后。


负责破城的敌军被这气势所压,只得丢下大树,转身迎战;但他们的盾牌阵形彷佛被一道闪电所冲破,溃不成军。守军如同斩瓜切菜一般砍倒这些野人,或是将他们推到底下的河流中[2]


敌人被守军的突袭打退后,阿拉贡和伊奥梅尔意识到大门已经破损,敌人的下一波攻势很快就要来了,在大门外无法抵挡敌人,于是他们打算回到门内去修补大门,此时有几个装死躺在地上的奥克突然扑向伊奥梅尔把他压倒,千钧一发之际悄悄跟着他们出来的吉姆利冲出来解救了伊奥梅尔[2]

深谷墙破 

被守军的突袭打退后,敌军再次集结兵力,更加猛烈地进攻,艾森加德的部队如同怒潮一般不停地拍打深谷防御墙,奥克和黑蛮地人挤满了城墙前的空地。他们企图用长钩和梯子爬上高墙,守军们奋力拦截他们,此时墙角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

城墙下在深谷溪流经处有一个通道。进攻城墙的同时,一群奥克悄悄从墙下的通道中涉水潜入墙内,他们趁守军在城墙上战斗时来到海尔姆关口,与深谷内保护马匹的守军展开战斗。吉姆利及时发现了敌人,他的大吼让号角堡上的老甘姆林也意识到敌人的偷袭,他们召集了一群士兵回身杀向奥克们,将它们全歼在关口的峭壁下。随后在吉姆利的指导下,守军堵住了通道[2]

敌人的攻势稍微松懈,众人在深谷防御墙上交谈,认为即使是黎明也无法带来希望,萨茹曼改良的乌鲁克族和黑蛮地人并不害怕阳光。正讨论时,敌人的号角声又响起,最后一波进攻来临。伴随着一声爆响,刚刚堵住的通道连同城墙一起被敌军用萨茹曼魔法研制的“欧尔桑克之火”炸开。敌军一拥而入,守军都被冲散开。伊奥梅尔和吉姆利,老甘姆林带着一部分骠骑撤退到海尔姆深谷中,而阿拉贡和莱戈拉斯掩护另一部分守军撤退到了号角堡中。阿拉贡来到高塔中找希奥顿王商议防守事宜,都感到希望渺茫。


据说号角堡从未被攻陷过,但我现在也不禁感到有些动摇,世事多变化,一度强胜的国家可能在转眼间崩溃,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任何建筑,能够抵御这种狂暴的攻势和无边无际的仇恨[2]
—— 希奥顿


骠骑冲锋

绝境当中,骠骑王希奥顿决定不待在号角堡里坐以待毙,而是在黎明之际亲自领军冲锋。

或许我们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或至少来上一场可歌可泣的战斗──希望到时还会有人活下来,记载我们的事迹。
—— 希奥顿


阿拉贡回到号角堡的城墙上指挥守军继续坚守,他们顽强地打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进攻。最后,在黎明到来之际,阿拉贡站在城门上对敌军喊话,威胁他们撤退,否则会有灾难降临。黑蛮地人闻言惊恐不已,而奥克们一阵哄笑并向他放箭。阿拉贡从城门跃下,跑向高塔,就在下一秒,城门在“爆火”的轰炸下坍塌。

洛汗骠骑的冲锋 byJohn Howe

正当奥克们准备一拥而入时,高塔中响起了号角声。奥克和黑蛮地人都十分惊恐,骠骑们激动地大喊“海尔姆王重临”。在号角声中,希奥顿王带领着禁卫军从号角堡中杀出,深谷中的守军也应声杀出。阿拉贡与希奥顿并驾齐驱,骠骑们一路驰骋无人能挡,所到之处敌军纷纷溃逃,毫无还手之力。他们就这样冲到了海尔姆护墙[2]

骠骑们在海尔姆护墙处停了下来,他们沐浴朝阳,惊讶地发现深谷宽谷上出现了一片森林,那其实是恩特胡奥恩们前来向萨茹曼的部队报仇。奥克和黑蛮地人在慌乱中被驱赶到护墙和森林之间,此时,从左侧西边的山脊上响起了号角声,白骑士埃肯布兰德带着千余西谷步兵从山脊冲下,杀向敌人。号角声再次在高塔中响起,希奥顿王的骠骑从护墙的隘口处奔向敌人,夹击下,萨茹曼的大军四散而逃,他们哀嚎着逃进森林中,从此再也没有出来[2]。这场战争就此画上句号,号角堡依旧没有陷落。

战争结束

所有的奥克都被消灭了,而有很多黑蛮地人发现大势已去之后选择投降,他们得到了宽恕。

“协助我们收拾你们犯下的过错,在那之后,你们必须发誓永不携带武器跨越艾辛河渡口,也不准再和人类的公敌一起生活;然后,你们就可以自由地回到家园去。我们知道,你们其实是被萨茹曼所欺瞒,许多人因信任他而战死在此处。但即使你们获胜了,可能也不会比死亡好到哪里去[3]。”
—— 埃肯布兰德

胡奥恩们帮助众人将奥克埋在深谷宽谷上,所堆成的土丘后来被称为死岗。战死的黑蛮地人则被更为尊敬地埋在海尔姆护墙下。在号角堡之前的战场上堆起了两座千人冢,所有为了保卫此地而阵亡的骠骑们,都安息在此处。东洛汗的放在一边,西伏尔德的则堆在另外一边。在号角堡的阴影下,一座墓穴中躺著希奥顿的近卫军队长哈马的尸体,他战死在海尔姆关口[3]

到了下午,国王的队伍准备出发去艾森加德。此时葬礼才要开始,希奥顿为近卫军队长哈马的死而哀悼,给他的坟撒了第一把土。

其他版本

在彼得杰克逊指导的魔戒系列电影中,号角堡之战进行了一定的删改。第一次艾森河渡口之战后,希奥顿王在格里马控制下将伊奥梅尔流放,许多骠骑跟随他离开了金殿

白袍巫师甘道夫唤醒希奥顿王之后,希奥顿决定带着人民撤退到海尔姆深谷寻求庇护。三位猎手和伊奥温与他同行,而甘道夫去寻求救援。在路上他们遭到萨茹曼手下的座狼骑兵突袭,在战斗中近卫军队长哈马战死,阿拉贡坠入河中。

众人最终来到号角堡,准备迎接战争。此时负伤的阿拉贡在布雷戈的救助下回到号角堡。洛汗守军共计三百人,危难关头罗斯洛立安哈尔迪尔带领着精灵军队前来支援,三位猎手和他镇守在深谷防御墙上,希奥顿镇守号角堡,而伊奥温带着妇女儿童和老人躲在海尔姆深谷深处的晶辉洞中。

战争中,阿拉贡和吉姆利两人击退了敌军对号角堡大门的攻击,哈尔迪尔牺牲,人类与精灵死伤殆尽。敌军攻破了海尔姆护墙和号角堡的外墙,来到号角堡正中的殿堂大门前,希奥顿和阿拉贡决定发起最后的冲锋。此时黎明到来,甘道夫和伊奥梅尔带领西伏尔德的军队前来支援,他们从山坡冲下,势如破竹。敌军纷纷溃逃,进入了深谷宽谷上突然出现的“森林”中,被恩特们消灭。

在电影中海尔姆护墙并未出现。

引用与注释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