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须Treebeard),是《魔戒II-双塔殊途》第三卷的第四章节。[1]

章节概述

梅里皮平奥克的追捕中逃脱,沿着溪水深入范贡森林。他们感到森林的气氛不仅阴森而压抑,更是古老非凡。在转瞬即逝的阳光下,灰暗破败的森林竟然焕发出早春的生机。

他们手脚并用爬上高耸的岩石阶梯,观察自己所处的位置。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向他们说话,并用巨大的手臂把两人举了起来。两个霍比特人面对着一张离奇古怪的脸,注意力完全被对方深邃的、闪着绿色光芒的棕色眼睛吸引。他自称树须,是一个恩特

树须发现两人不是他厌恶的奥克,也不是其他自己熟悉的物种。他念起罗列世间所有生物之名的古老名单,但霍比特人却失望地发现,自己的种族未被包含在内。于是皮平建议在“人类(大种人)”之后加上一行:

洞穴居住者,半身霍比特。[1]


树须认可,并说他们真是个性急的种族。

你们自称霍比特人?可是你们不该随便告诉人。如果你们不小心,会连自己的真名都泄露出去。[1]
—— 树须

树须告诉他们,恩特的名字随他们存在的时间加长,像故事一样,包含他们经历过的事物。自己暂时不打算告诉他们自己的名字,原因之一是,那很费时。

树须向两人问起甘道夫,称他是“唯一一个真正关心树木的巫师”。皮平悲伤并委婉地告诉他甘道夫离去的消息。

虽说故事还没完,但恐怕甘道夫已经从故事里退场啦。[1]
—— 皮平


树须将两个霍比特人拥在臂弯中,大步在树木间穿行,一路深入森林。途中,皮平询问凯勒伯恩警告的原因,而树须由此讲述了洛斯罗瑞恩的过去和现在,以及森林中恩特与树的联系。恩特是树的牧人,稳重且善于理解其它事物的内在。很多恩特会发生变化,变得像树,困乏嗜睡;而树也会变得有“恩特味儿”。其中有些发生变化的树是“坏”的,并非树干的腐朽,而是“有坏心眼”,例如远处北方那片老林子。树须开始怀念过去年代曾经连成一片的、年轻的森林,吟诵起一首歌谣。

塔萨瑞南的柳荫地,我在春日散步。啊,南塔萨瑞安的春日景色与气息[1]
—— 树须


经过大约“七万恩特步”,在傍晚,他们来到迷雾山脉脚下,美塞德拉斯青翠的山脚,恩特河上游。树须带霍比特人进入涌泉厅,请他们各喝了一碗恩特饮料——以后他们才发现这种饮料真的能让他们长高。两个霍比特人告诉树须他们离开霍比屯起的冒险故事,未提到魔戒和此行的目的。

听完故事,树须大致了解了近来正在发生的一些大事,也知道他们并没有讲出全部。他表示自己不关心大战,不完全站在任何一边——不过肯定不站在索隆萨茹曼那边。他见证了萨茹曼的变化,从最初来到森林时礼貌地向他请教各种问题,到如今肆意砍伐树木,并且培养奥克军队,密谋成为一方霸主。为了阻止萨茹曼的行为,树须打算找其他恩特商量此事。

关于恩特一族人数很少的原因,树须解释道,恩特的人数已经不再增加,因为恩特婆全都消失了。曾经恩特与恩特婆共同生活在森林中,但恩特婆向往秩序与安定,开辟花园并住在其中,而恩特漫游四方。随着时间流逝,战火蔓延,恩特婆的花园荒芜了,而恩特婆们不知所踪。人类和精灵中流传着恩特寻妻的歌谣,恩特多年来到处寻找,期盼与她们重逢。树须为两人唱了其中一首(见恩特与恩特婆)。

晚上,梅里和皮平躺在床上休息,而树须像树那样站着睡。第二天早晨,树须告诉两人,他们今天将前往秘林谷参加恩特大会。在一个长青树篱围绕的山谷里,他们见到了许多外貌各异的恩特。到齐后,恩特们开始用他们吟唱般的语言进行缓慢的讨论。期间,两个霍比特人离开会场,爬上山坡,一边眺望远方,一边猜测恩特会对艾森加德采取怎样的行动。由于会议太长,树须请两人跟随“急楸”布瑞加拉德前往他的恩特之家。急楸哀悼被奥克砍伐的花楸树,吟唱一首歌:

哦,欧洛法尔尼,拉塞米斯塔卡尼弥瑞依
—— 急楸的哀歌[1]


会议又进行了两天。第三天下午,森林中突然传出嘹亮高亢的歌声。恩特们高唱着“去艾森加德!”的进行曲,踏着节拍,向南走去。萨茹曼和奥克的恶行,让一向不容易被鼓动的恩特们燃起了怒火,他们准备摧毁艾森加德。天色暗了,皮平仿佛看见山坡上的树木全都在向前移动。

诗歌

以下诗歌出现在本章正文中,原文没有给出标题。

扩展阅读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