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姆深谷Helm's Deep),是《魔戒II-双塔殊途》第三卷的第七章节。[1]

章节详情

甘道夫唤醒希奥顿王后,大约一千名洛汗骑兵从埃多拉斯出发,希奥顿骑着自己的座驾雪鬃领队,三位猎手与甘道夫随行。他们打算去艾森河渡口与阻挡萨茹曼军队的守军会合。

第二天他们继续赶路去艾森河渡口,但午后他们在西伏尔德遇到了一个名叫克奥尔的信使,得知埃肯布兰德在第二次艾森河渡口之战中被打败了,已经带人撤退到了海尔姆深谷。甘道夫建议希奥顿也带着人去海尔姆深谷,甘道夫则离开他们去进行一项秘密任务。

路过深谷宽谷时,希奥顿得知萨茹曼的军队,一群奥克黑蛮地人正从艾森河渡口急行军,目标似乎是朝向海尔姆深谷。 他们一路赶往海尔姆深谷,路上碰到了少数奥克,但奥克四散而逃,骑兵们没有追赶。

快到海尔姆护墙时,他们发现敌人已经进入深谷宽谷伊奥梅尔提议在海尔姆护墙转身应战,但希奥顿判断己方人数不足以守卫此处,因此继续前进。

到达海尔姆深谷时,已是傍晚,希奥顿得知埃肯布兰德留下来千余人守卫海尔姆深谷,但埃肯布兰德还没来。此时负责深谷防御的是镇守海尔姆护墙的老甘姆林。他们得知西伏尔德的老弱妇孺和粮食牲畜都在海尔姆深谷中,随后他们把带来的马匹送进了深谷,只留了少数士兵看守,而国王和禁卫军的马与阿拉贡的马一起放在号角堡内院。

他们把西伏尔德的守军和希奥顿王的卫军安排在号角堡,而伊奥梅尔率领东部骠骑们镇守在深谷防御墙的城墙和高塔上,因为他们判断此处最容易被攻破,阿拉贡和伊奥梅尔亲自在围墙上指挥,而希奥顿在号角堡内院中的高塔中坐镇。而外围的海尔姆护墙上只安排了少数守军。

莱戈拉斯吉姆利都在深谷防御墙上等候战争来临。此时已是深夜,他们已经可以看见敌人的火把。

时间过得很慢。下方远处的山谷中仍有零星的火光在烧。艾森加德的大军现在正沉默地推进,看得到他们的火把正一排排蜿蜒着涌上宽谷。[1]


快到午夜时,萨茹曼的大军向外围的海尔姆护墙发起了进攻。守军射光了箭,短暂交锋后不得不后撤。于是奥克们纷纷进入到护墙内,奔向深谷防御墙和号角堡。

石墙上的守军只见那里有无数黑色身影攒动,有些又矮又壮,有些高大狰狞,都戴着高头盔,拿着黑盾牌。此外还有成百上千的敌人正汹涌越过护墙,穿过缺口。这股黑色的潮水充斥了两侧峭壁之间的空隙,朝防御石墙涌上来。雷声在山谷中隆隆滚动。滂沱大雨倾盆降下。[1]

萨茹曼的军队逐渐逼近了号角堡和深谷防御墙,他们放出一阵阵箭雨,守军躲在胸墙后没有反击。在号角声中,奥克和黑蛮地人对号角堡大门的斜坡和深谷防御墙同时发起了冲锋。守军开始反击,他们用巨石和箭雨击退了敌人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但敌军不断涌上来,一点点地前进到了号角堡大门和高墙跟前,此时许多高大的黑蛮地人一起抬着粗壮的树干撞击城门和高墙,同时他们高举盾牌来抵挡守军的攻击。

阿拉贡伊奥梅尔站在深谷防御墙上,发现号角堡的大门在敌军的撞击下已经支撑不住,他们跑到号角堡的外庭,召集一些勇敢的战士从北边的侧门冲出,他们沿着城墙外围跑向大门,从号角堡和号角岩间狭长的小路来到通向大门的斜坡旁,阿拉贡与伊奥梅尔同时拔剑,扑向敌人,部下们紧随其后。


撞槌手大惊之下,抛下树干转身迎战。但他们的盾墙如同被闪电击中一般溃散开来,他们或是被横扫逐开,或是被砍倒,还有的被抛下号角岩摔到了下方溪流的石砾上。[1]


敌人被守军的突袭打退后,阿拉贡和伊奥梅尔意识到大门已经破损,敌人的下一波攻势很快就要来了,在大门外无法抵挡敌人,于是他们打算回到门内去修补大门,此时有几个装死躺在地上的奥克突然扑向伊奥梅尔把他压倒,千钧一发之际悄悄跟着他们出来的吉姆利冲出来解救了伊奥梅尔[1]

被守军的突袭打退后,敌军再次集结兵力,更加猛烈地进攻,艾森加德的部队如同怒潮一般不停地拍打深谷防御墙,奥克和黑蛮地人挤满了城墙前的空地。他们企图用长钩和梯子爬上高墙,守军们奋力拦截他们,此时墙角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

城墙下在深谷溪流经处有一个通道。进攻城墙的同时,一群奥克悄悄从墙下的通道中涉水潜入墙内,他们趁守军在城墙上战斗时来到海尔姆关口,与深谷内保护马匹的守军展开战斗。吉姆利及时发现了敌人,他的大吼让号角堡上的老甘姆林也意识到敌人的偷袭,他们召集了一群士兵回身杀向奥克们,将它们全歼在关口的峭壁下。随后在吉姆利的指导下,守军堵住了通道[1]

敌人的攻势稍微松懈,众人在深谷防御墙上交谈,认为即使是黎明也无法带来希望,萨茹曼改良的乌鲁克族和黑蛮地人并不害怕阳光。正讨论时,敌人的号角声又响起,最后一波进攻来临。伴随着一声爆响,刚刚堵住的通道连同城墙一起被敌军用萨茹曼魔法研制的“欧尔桑克之火”炸开。敌军一拥而入,守军都被冲散开。伊奥梅尔和吉姆利,老甘姆林带着一部分骠骑撤退到海尔姆深谷中,而阿拉贡和莱戈拉斯掩护另一部分守军撤退到了号角堡中。阿拉贡来到高塔中找希奥顿王商议防守事宜,都感到希望渺茫。


据说,号角堡从未陷落。但我现在却没了把握。世界变了,曾经坚不可摧的一切,现在都证明是靠不住的。怎么可能有哪座塔楼耐得住数量如此庞大,仇恨又如此深重的敌人?[1]
—— 希奥顿


绝境当中,骠骑王希奥顿决定不待在号角堡里坐以待毙,而是在黎明之际亲自领军冲锋。

或许我们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否则就让自己死得可歌可泣——如果之后还有人活下来为我们作歌的话。[1]
—— 希奥顿


阿拉贡回到号角堡的城墙上指挥守军继续坚守,他们顽强地打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进攻。最后,在黎明到来之际,阿拉贡站在城门上对敌军喊话,威胁他们撤退,否则会有灾难降临。黑蛮地人闻言惊恐不已,而奥克们一阵哄笑并向他放箭。阿拉贡从城门跃下,跑向高塔,就在下一秒,城门在“爆火”的轰炸下坍塌。

洛汗骠骑的冲锋 byJohn Howe

正当奥克们准备一拥而入时,高塔中响起了号角声。奥克和黑蛮地人都十分惊恐,骠骑们激动地大喊“海尔姆王重临”。在号角声中,希奥顿王带领着禁卫军从号角堡中杀出,深谷中的守军也应声杀出。阿拉贡与希奥顿并驾齐驱,骠骑们一路驰骋无人能挡,所到之处敌军纷纷溃逃,毫无还手之力。他们就这样冲到了海尔姆护墙[1]

骠骑们在海尔姆护墙处停了下来,他们沐浴朝阳,惊讶地发现深谷宽谷上出现了一片森林,那其实是恩特胡奥恩们前来向萨茹曼的部队报仇。奥克和黑蛮地人在慌乱中被驱赶到护墙和森林之间,此时,从左侧西边的山脊上响起了号角声,白骑士埃肯布兰德带着千余西谷步兵从山脊冲下,杀向敌人。号角声再次在高塔中响起,希奥顿王的骠骑从护墙的隘口处奔向敌人,夹击下,萨茹曼的大军四散而逃,他们哀嚎着逃进森林中,从此再也没有出来[1]。这场战争就此画上句号,号角堡依旧没有陷落。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