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隆德的会议The Council of Elrond),是《魔戒I-魔戒同盟》第二卷的第二章节。[1]

章节详情

第二天,弗罗多醒来,和比尔博山姆一同被甘道夫带到门廊。众人已在那里等候,他们后来在埃尔隆德的会议里叙述了诸多外面世界发生的事件。

格罗因说,戒灵戴因合作,向矮人索求魔戒以作为友谊的标志,戴因于是派格罗因前来幽谷警示比尔博。埃尔隆德称众人被召唤来此,也正是为了魔戒。于是,埃尔隆德从头讲述起“魔戒传说”。


埃尔隆德从索隆和“力量之戒”的故事,讲到伊熙尔杜将魔戒据为己有之事。[2]之后波洛米尔叙述了努门诺尔后裔在刚铎大地上抵御魔影之事。[3]他还说,他和弟弟法拉米尔在梦中听到有个声音,这样喊道:

寻找断剑
它隐于伊姆拉缀斯
彼处将有聚会共议
威力远胜魔古尔咒语。
议中将有符物现身,
命数结局在指掌间。
伊熙尔杜的克星苏醒,
半身人将仗义挺身。 
—— 波洛米尔转述谜语诗

他因此遵循梦境指引亲自前来伊姆拉缀斯阿拉贡随即向众人展示诗中提到的“断剑”,公开北方杜内丹人族长的身份。为解开波洛米尔的全部谜题,甘道夫郑重地让弗罗多呈上魔戒。但高傲的波洛米尔怀疑阿拉贡是否能重振埃兰迪尔家族,比尔博替朋友打抱不平,脱口念道:

真金未必闪亮,
浪子未必迷途;
老而弥坚不会凋萎,
深根隐埋不惧严霜。
冷灰中热火苏醒,
暗影中光明跳荡;
青锋断刃将重铸,
无冕者再临为王。

阿拉贡则告诉波洛米尔,倘若刚铎是一座高塔,杜内丹人扮演的就是守卫刚铎之外的角色。


接着,比尔博向众人叙述他的故事,有关他与咕噜的整个历险过程。众人惊讶不已。弗罗多说了他从收下魔戒保管那天开始所经历的一切。

灰港加尔多问道:如何证明半身人的珍宝就是主魔戒,以及萨茹曼怎么说、有何建议。加尔多的问题实则相互联系。甘道夫回答,他在多年前闯入多古尔都探查出死灵法师已再度凝聚成形,萨茹曼起初力劝不要公开对抗他,但阴影的逐渐增长最终让白道会选择全力以赴将索隆的邪恶逐出了黑森林。甘道夫恐惧霍比特人的戒指就是失落已久的至尊戒,为了验证他的恐惧是否成真,甘道夫找到阿拉贡寻求帮助,他们展开了对咕噜的追捕。在漫长无望的搜索中,甘道夫想到铸造者给至尊戒做的记号。于是他赶往刚铎,从伊熙尔杜写下的书卷找到答案:

Ash nazg durbatulûk, ash nazg gimbatul,ash nazg thrakatulûk, agh burzum-ishi krimpatul.

阿拉贡告诉众人,他在死亡沼泽逮到了咕噜,并将他交给了黑森林的精灵。甘道夫在那里跟咕噜谈了很久,验证了比尔博的戒指正是咕噜失掉的主魔戒。为进一步证明那就是主魔戒,甘道夫读到魔戒上面伊熙尔杜所说的文字,令众人大吃一惊。而莱戈拉斯叹道,斯密戈已经趁奥克袭击逃脱了。

之后,为回答加尔多的其余问题——萨茹曼怎么说以及有何建议,甘道夫详细叙述了萨茹曼部分的故事。萨茹曼利用褐袍拉达加斯特,引诱甘道夫前往欧尔桑克。在那里,甘道夫知道萨茹曼已坠入邪恶。甘道夫被囚禁在欧尔桑克的塔顶,大鹰风王格怀希尔前来帮助他逃脱,载他去埃多拉斯。抵达洛汗之后,甘道夫驯服了马匹捷影。他赶路去找弗罗多,却失之交臂。在布理跃马客栈,老板黄油菊告诉他弗罗多等人已经跟着大步佬离开了。于是甘道夫将计划改为牵制戒灵,并率先抵达幽谷派出援手。


埃尔隆德对萨茹曼的消息表示痛心,并且提到了邦巴迪尔埃瑞斯托提议向邦巴迪尔寻求帮助,但甘道夫、格罗芬德尔和加尔多持否定态度——他们认为邦巴迪尔不会明白危机何在,也没有能够对抗大敌的力量。然而魔戒无法凭借他们阵营拥有的任何技艺销毁,也不会被大海彼岸接受;将它丢入深海,也不会永远安全;取道西行最容易,必然不可。据此,埃尔隆德提出,当此最后关头,必须选择一条艰难的路,一条无人预料的路:

步上险途,前往魔多。

波洛米尔提出动用魔戒的力量打败大敌,但埃尔隆德说,只要魔戒存在于世间,就连智者都有危险。格罗因延续运用力量之戒一事,被告知瑟罗尔之戒已被夺走,而精灵三戒的力量并不在战争或征服。众人回到摧毁魔戒一事。埃瑞斯托认为这是一条绝望而愚蠢的路,但甘道夫说,大敌凭借欲望揣度人心,这样做必让他们失算。而埃尔隆德认为,这项危险的任务,可由心怀强者信心的弱者来达成。他说:

当伟人的目光投向别处,是那些微渺之手因为感到责无旁贷而采取行动。

比尔博当即主动请缨,但甘道夫告诉他这个任务并非他力所能及。在二人的对话下,会议引入了决定派去护送魔戒上路的使者。

没有人回答。最后,弗罗多率先决定肩负这项任务,山姆也选择跟从他的步伐。

轶闻

托尔金手绘-瑞文戴尔

2019年1月19日,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 L'Abbaye du Thoronet 分享了他的轶事:家父以前经常作画和著书到深夜。在我还非常年幼的时候,时常在夜里担心我的父亲是不是还活着。那是一个深夜,当整栋房子都陷入了沉寂,我下楼找父亲。看到他在那里,我松了口气。于是,我这个可怜的小蠢蛋开始哭了起来。一滴豆大的眼泪,落在了画上。想象一下!但我父亲一点儿也不生气,他拿起小号的刷子去擦拭泪痕。因为眼泪滴在了画上,他不得不稍稍修改树上的叶子。那是一棵摆在显眼位置的、漂亮的树。画作的标题是瑞文戴尔,在那座房子里,弗罗多在《魔戒》中说出了那句至关重要的话:

我愿意带走魔戒,尽管我不知道路在何方。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