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托尔金研究期刊 Parma Eldalamberon 第15期《〈费艾诺如是说〉与其他精灵语作品》(Sí Qente Feanor & Other Elvish Writings)的述评,发表于年鉴《托尔金研究》(Tolkien Studies)2006卷(总第三卷),作者为约翰·加思(John Garth)。约翰·加思是知名托尔金研究者,著有《托尔金与世界大战》(Tolkien and the Great War)等。

本站对该文的转载和翻译经过原作者授权;未经原作者的再授权,不得二次转载;原文可在约翰·加思的个人网站阅读:www.johngarth.co.uk.



Parma Eldalamberon 述评


约翰·加思


《〈费艾诺如是说〉与其他精灵语作品》

—— J.R.R. 托尔金

(收录于 P.E. 第15期,
于2004年出版)


P.E. 第15期封面,作者为 Adam Victor Christensen.

J.R.R. 托尔金笔下的诸类语言,从1915到1925年的最初样貌,已经在 Parma Eldalamberon (下称 P.E.)的11-14期中得到展现。上述几期轮流着眼于“高等精灵语”㫐雅语,以及与它关系紧密的诺姆语或称诺多语;同时,也介绍了最初的两种书写系统,即儒米尔字母维尔玛字母。紧随其后的第15期,也是 P.E. 刊载托尔金作品的第五期,则收录了这个创作阶段中的各种零落珍馐,以飨读者;按霍比特人的话来讲,应该叫“撑实了”。


因此,这期 P.E. 并未揭示托尔金的语言创作中,在语法、语音、语义和书写方面的任何新内容。不过,它还是提供了许多全新的细节,有助于语言学研究;对我们一般读者而言,它则为托尔金惯用的创作手法和主题,给出了许多珍贵的例证。

文辑中最重要的一篇即《费艾诺如是说》("Sí Qente Feanor"),本期也是由之命名。这篇㫐雅语文稿大约在1917年写成,是当时语料最可观的精灵语文本,在此之前只有1915至1916年间写成的 "Narqelion" 一诗。从 Christopher Gilson 小心细致的译文来看,这篇文稿可算是托尔金在《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等后期创作中,探究人类本性的先声。另外,其中的主题也展露了他早期创作中明显的宗教色彩,同样的例子还包括《失落的传说之书》中有关死后审判的记述。

1916年一战期间,托尔金因战壕热退伍回国。他的创作显然反映了这一背景:他在笔记本中加入了少许“代表疾病的词根”,如 Nerqal, “被米尔冦用以毒害他的仇敌,让他们缓慢死去”,这样的词根或许就来自他在医院病房,与被毒气摧残的士兵们共同度过的时光。此外,他还将一些笔记辑录成集,命名为 Enʒlaʒesíþ ——在古英语中指“盎格鲁士兵”。征引古时之事来表达志趣,是个典型的托尔金式行为;身处这支“不列颠人”军队中,他就用这个词来阐明自己的立场。




另外,托尔金在神话创作的早期,习惯融入个人经历的倾向,也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其中提及那位耳闻《失落的传说》的水手艾尔夫威奈,记载了他妻子的名字伊尔里丝(Earisse),它其实就是托尔金自己的妻子伊迪丝(Edith)名字的㫐雅语转写。同时,地理上的对应显示了托尔金此时的生活与创作更紧密的联系:在《嬉乐不再的小屋》手稿中,注明西瑞安河便是如今的特伦特河塞文河,主要位于斯塔福德郡和伍斯特郡境内,托尔金的少年故地伯明翰就位于这两条河的流域。其中,特伦特河还流经大海伍德镇,伊迪丝也就是住在这里给战场上的丈夫写信;在故事里,孤岛上的塔芙洛贝尔就被设定在此。

当然,这些还未成形的构思,同后来的中洲地理毫无关系。不过,其后《失落的传说》中的大河西瑞安又被注明为莱茵河,揭示了这些传说的本意:托尔金是意在重现自己心中的远古故事,传统的欧洲神话和仙境奇谭中仅仅留存了这些故事的残篇断简、绕梁余音。








TBC

avatar
Leopold Break
北京语言大学大四生。

Leopold Break的更多文章

Parma Eldalamberon 第15期述评
  0     0
Parma Eldalamberon 第13, 14期述评
  5     0
词条的编写过程
  5     1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