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传记:芬罗德·费拉贡德》(Character Biography: Finrod Felagund) 的作者是 oshun,这篇文章于2009年九月发表在 The Silmarillion Writers' Guild。本站对该文的转载和翻译经过原作者授权;译文遵循CC-BY-NC-SA 3.0协议,共享及演绎时请参见魔戒中文维基:著作权

原文可在 The Silmarillion Writers' Guild 阅读:Character Biography: Finrod Felagund by oshun


角色传记
芬罗德·费拉贡德
作者:oshun

罗德·费拉贡德身上有哪点不值得喜爱?  他睿智俊美,满头金发,超脱凡世,他的英雄气概与他那火焰般的同胞相同,那些恶名远扬又魅力无穷的西方诺多王族。如果这还不够,他还是一位伟大的智者,是人类矮人的朋友,他对朋友与亲族无比忠诚,不曾泄露他们不堪的秘密。他的美誉四海皆知,远超他的亲族,但他并非完美无瑕,这一点又使他多了一份性感。

贝烈瑞安德的诺多族第一纪元历史中,根据《精灵宝钻》记载,芬罗德是领导族人离开阿门洲芬威家族的王族中年纪最轻的。芬罗德是中洲菲纳芬家族之首。《精灵宝钻》中将芬罗德列为四位最强大的诺多王族之一(芬国昐芬巩迈兹洛斯以及芬罗德·费拉贡德这几位强大的诺多王族[1])。芬罗德于双树纪元出生在阿门洲。他是芬威的幼子菲纳芬的长子,四个孩子中年纪最大的,其母亲是澳阔泷迪泰勒瑞族之王欧尔威的女儿埃雅玟


菲纳芬的四个儿子是:忠诚的芬罗德(后来他被称为费拉贡德,“洞穴之王”),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艾格诺尔。他们四个跟芬国昐的两个儿子关系亲近,仿佛亲兄弟一般。他们有个妹妹加拉德瑞尔,她是芬威家族中最美的一位。她的头发闪烁着金光,仿佛以细网捕捉了劳瑞林的璀璨光辉[2]


在已出版的《精灵宝钻》中,欧洛德瑞斯是菲纳芬之子,但在日后,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承认这是自己的判断错误,他理应是芬罗德的侄子[3]

种族与姓名

如果我们假定他的母亲埃雅玟是纯血的泰勒瑞族,那么芬罗德有着四分之一的凡雅族血统,源自他的祖母茵迪丝;四分之一的诺多族血统,源自他的祖父芬威;一半的泰勒瑞族血统,源自他的母亲。由于埃雅玟的父亲是欧尔威,因此中洲的辛达族之王[4]埃路·辛葛是芬罗德的舅公。埃尔达的种族划分似乎是取决于文化的自我认同与政治派别而非实际的血统。在第一纪元的早期故事里,对芬罗德·费拉贡德的关注点在于他是重要的诺多王族之中最受喜爱的一位。

托尔金笔下,许多第一纪元的重要精灵王族都拥有许多名字,而芬罗德尤甚,包括不同时期获得的赠名,翻译或是演变自托尔金早期文本中曾用过的名字。芬罗德(Finrod)在阿门洲的名字是 FindarátoFinrod 是这个名字的辛达语形式。与他们的亲族不同的是,菲纳芬的儿子们的名字是取自泰勒瑞族的语言。


FindarátoAngaráto 都是泰勒瑞语形式(因为菲纳芬使用的是他妻子族人的语言);这些名字很容易转化成辛达语,因为阿门洲的泰勒瑞语与他们的亲族,贝烈瑞安德的辛达族使用的语言相近,尽管后者在中洲发生了许多变化(ArtafindëArtanga 会是这两个名字的更为自然的昆雅语形式……)[3]


第二个名字,费拉贡德(Felagund),常跟在芬罗德这个名字之后,是矮人在建造纳国斯隆德时给予他的赠名(epessë[5])。


其名费拉贡德源自矮人语。费拉贡德在扩建纳国斯隆德的底下堡垒时得到了矮人的帮助。

费拉贡德:矮人语里 felek 的意思是挖掘岩石,felak 是一种用来切割石头的工具,形似宽刃的凿子或小型的无柄斧头;使用这种工具。gunud 在埃尔达的语言里等同于 s-rot[6]gundu 的意思是地下宫殿。felakgundufelaggundu 的意思是“掘洞者”(cave-hewer)他得到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在轻石雕方面有着高超的技艺。他在纳国斯隆德切割出了许多梁柱和墙壁,以此作为装饰。他对此名十分自豪[3]


芬罗德理应为费拉贡德这个名字感到骄傲,因为他在岩石工艺上的技术是他在同辈中独一无二的本领之一。同时,被神秘难测的矮人赠名亦是难得的荣誉。尽管矮人因锻造技术而闻名,他们也十分热爱岩石工艺。

贝奥的族人是第一批从东边来到贝烈瑞安德的人类,他们为芬罗德取名为诺萌(Nóm),在他们的语言里是“智慧”的意思[7]。(见下文关于芬罗德与人类初遇的选段)Athrabeth 里提到伊甸人给芬罗德的另一个赠名是 Edennil,意思是“人类之友”[8]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  中将 Ingoldo 列为芬罗德的母名。埃尔达认为母名有着重要的意义。同父名一样,母名在生活中也比其他名字更常用。此外,托尔金声称母亲对孩子未来的个人特征拥有着预见性,这反映在母名上:“因为埃尔达的母亲对孩子的性格和能力有着深刻的洞察力,许多还具有预见性[3]。”


Ingoldo 这个名字的形式需要注意:它是 Ñoldo 的一种形式,拥有音节 ň,其完整庄重的形式或多或少等同于“the Ñoldo,族人中的佼佼者”。它是 Arafinwë [菲纳芬]的母名,同茵迪丝Ñolofinwë [芬国昐]的名字 Arakáno “高贵的领袖”一样,拥有着预言性。埃雅玟将她的长子 Artafindë(芬罗德)命名为[Ingoldo],他的弟弟妹妹通常以这个名字来称呼他,他们都十分敬爱他。这个名字从未转为辛达语形式(如果有的话,应该是 Angoloð)。这个名字从他的族人那传到许多其他的敬爱他的人那里,尤其是那些人类(阿塔尼),他们视他为埃尔达中最伟大的朋友[3]


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在芬罗德的一生中,他最亲密的朋友,以及他的亲族里的兄弟姐妹,都称呼他为 Ingoldo

人们通常认为,芬罗德离开阿门洲时没有妻子,他的爱人阿玛瑞依没有随他一起离开。她在出版的《精灵宝钻》中提及,《名词索引》中称她“是费拉贡德的爱人,一个留在维林诺的凡雅族精灵。”(有关她的更多资料请查阅SWG上她的角色传记。)

托尔金的作品中并没有谈及芬罗德的子嗣。但是,有一个问题常被拿出来讨论,“吉尔多·英格罗瑞安是谁?”


“我是吉尔多,芬罗德家族的吉尔多·英格罗瑞安。”他们的领头人回答,就是那第一个跟他(弗罗多)打招呼的精灵。“我们是流亡者,我们的亲族绝大部分早已离去,我们如今也只是在渡过大海归去之前,再多逗留一会儿[9]。”


文中他自称属于芬罗德家族,使用英格罗瑞安(Inglorion)这个名字,其含义为“Inglor 之子”(托尔金曾将 Inglor 这个名字赋予芬罗德,使用时间长达数十年,在《中洲历史》的多数篇章中都是使用此名),一些读者认为,也许吉尔多与芬罗德有着直接的血缘关系。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在此不做过多讨论。

菲纳芬的金发家族

芬罗德最突出的外貌特征是他那四分之一凡雅族血统的体现:著名的耀眼金发,这使得他们家族时而被称之为菲纳芬的金发家族[10]


“他们[诺多族]高大白皙,灰瞳黑发,除了芬罗德[之后改为菲纳芬]的金发家族。”上述的文字仅仅是描述诺多族的外貌,而非全体埃尔达:的确凡雅族有着金发,而这个特征从菲纳芬的凡雅族母亲茵迪丝传给他与他的孩子,芬罗德·费拉贡德和加拉德瑞尔,使他们在诸多诺多王族中格外突出[10]。[oshun的强调]


在提及菲纳芬的金发家族时,暗含的不仅是芬罗德之父的发色,还有其他明显程度不一的凡雅族特征。比如,芬罗德在音乐与歌曲上的本领正是凡雅族特征的体现。“在所有的精灵中,他[曼威]最爱凡雅族,他们从他那里学会了诗与歌;因曼威心喜诗篇,有字词吟唱的歌曲是他的音乐[11]。”托尔金将凡雅族置于阿门洲精灵之首,并且似乎在流亡中洲的诺多族之中偏爱菲纳芬的金发家族。

仍有争议的一点是,加拉德瑞尔和芬罗德那值得注意的野心和无尽的好奇心胜过了他们的凡雅族特征,使得他们的确更适合与贝烈瑞安德上那些意志坚定、自我放逐的诺多族为伍,而非那些忠诚于维拉而留在维林诺的诺多族,更不用说他们忠贞的凡雅族祖母。关于他们身上勇敢而富有个性的诺多族特征,将会在下文中详述。


他们心中的火烧得正旺

一些粉丝极力赞扬芬罗德,称他几乎是一位圣人而且完全将他与那些直接受到曼督斯诅咒影响的人区别开来。对他的角色和命运来说,这个评价是简化而且错误的。芬罗德远比粉丝心中“良善的诺多”的固化形象更复杂。


芬罗德肖似其父,容貌俊美,一头金发,内心也是高尚宽容,然而他拥有诺多族的非凡勇气,并且年轻时也有他们的渴求和浮躁。他还从出身泰勒瑞族的母亲那里继承了对大海的热爱与对从未见过的遥远土地的梦想[12]。[作者强调]


渴求和浮躁相结合,再加上对冒险的欲望,这些必定是促使芬罗德离开阿门洲、跟随费艾诺前往中洲的理由的一部分。

芬罗德并非一个消极被动的参与者,而是叛逆者与探险者的领队之一,他们一同构成了离开阿门洲去往中洲的诺多族团体。芬罗德的特征在另一篇讲述加拉德瑞尔的段落中有更多的叙述,强调他与加拉德瑞尔志趣相投。


高傲、坚强、固执己见,芬威的后裔除了菲纳芬一人,无不如此。亲人中,她与兄长芬罗德最为志趣相投她像他一样梦想着遥远的土地和疆域,它们或可归她所有,随心所欲、无约无束地治理[12]。[作者强调]


不,实情是在与芬威的后裔及多数诺多族一同离开阿门洲去往中洲时,菲纳芬的孩子们并非被不情不愿地踏上旅途。在已出版的《精灵宝钻》中,有一个选段也许能为粉丝的或常见的误解负责:


殿后的是菲纳芬和芬罗德,以及很多最高贵和最有智慧的诺多族人,他们频频回望背后那座美丽的城市,直到明登·埃尔达冽瓦的灯光隐没在夜暗里。比起其余的流亡者,他们对自己放弃的福乐怀有更多回忆,甚至随身带走了一些在那里造就之物,它们在途中既是安慰,也是累赘[13]


就像被问及他们的争斗时,加拉德瑞尔对美丽安所说的,“我们并非被驱逐,而是违背维拉之意,自愿离开。我们不顾维拉的反对,冒着奇险前来,目的在于向魔苟斯复仇,收复他窃走之物[14]。”

尽管对遗留在背后的事物感到悔恨,他们拒绝了回头的机会,在刚踏上离开阿门洲的旅途时他们便遭遇了洛斯加的焚船,芬罗德和他的族人拿出所有的意志来驱使自己前进。


他们心中的火烧得正旺,在芬国昐与他两个儿子,以及芬罗德与加拉德瑞尔的带领下,他们大胆进入了北方的严酷极地。当他们发现别无选择,便最终忍受了可怕的赫尔卡拉赫海峡与残酷冰山的考验。诺多族日后立下的诸多功绩中,论起刚毅或悲苦,少有哪项能超过这场孤注一掷的涉渡[13]


在他那不太像圣人的特点中,芬罗德被描述为一个比较物质的人:“因为诺多王族当中,数芬罗德从提力安带出来的珍宝最多[3]。”珍爱自己的所有物,这一诺多族特征也体现在上述的选段中,他们所携带的“既是安慰,也是累赘”[13]。 一个令人发笑之处是,在描述矮人对财宝的痴迷和埃尔达对保存珍贵记忆的渴望时,托尔金使用的言辞的不同。人们可能会争辩称他们同样是沉迷于繁华[15]

芬罗德与图尔巩的友谊

芬威的孙子辈里,芬罗德的年龄排在第四或第五。据说他与芬国昐的次子图尔巩同岁[16],但没有资料表明这对堂兄弟到底哪个年长。所有的文本里都提及菲纳芬的长子与芬国昐的次子始终关系密切。《精灵宝钻》中不止一次地描写芬罗德和他的兄弟们“跟芬国昐的两个儿子关系亲近,仿佛亲兄弟一般[2]”,而且特别描写芬罗德与图尔巩特殊情谊。

当费艾诺在提力安发下誓言时,“他[芬国昐的]儿子图尔巩发言反对费艾诺,引起激烈争辩,怒火险些再次发展到拔剑相向的地步。”这段话的后面又说:“芬罗德与他的朋友图尔巩立场一致”[13]。人们推测这表明芬罗德与图尔巩一同在这场激烈争辩中出言反驳费艾诺,彼时那场激辩爆发于费艾诺和对他那可怕的誓言感到震惊的人们之间,而费艾诺还未说服大多数诺多族离开阿门洲随他前往中洲。

另一段对芬罗德和图尔巩的特殊情谊的描写,是他们共同沿西瑞安河出游的故事,发生在他们抵达中洲的约三十年后。在那时,图尔巩居住在奈芙拉斯特而芬罗德定居在托尔西瑞安。当他们陷入沉睡时,乌欧牟向他们各自传递了一个梦。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梦当做私人信息,令他们前去寻找能隐藏力量并保护族人的地方,以此对抗敌人到来的那一天,那时米尔寇将“冲出安格班,击溃当前镇守北方的大军”[17]。有趣的是,尽管他们情同手足,他们并没有对彼此诉说自己的梦。他们都依照梦中的指引行事,于是,图尔巩找到了日后建立隐秘之城刚多林的地方,而芬罗德开始挖掘建造安全的堡垒纳国斯隆德

关于芬罗德与图尔巩的亲密友谊,文中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这与《精灵宝钻》的行文风格一致,这本书中充满了简要的叙述,但有时缺少进一步的解读或详实的细节。

精灵眼中的智慧

在托尔金笔下的埃尔达历史中,他使用“智者”一词(比如常用句式“智者传说……”[11])来描述那些在埃尔达和迈雅、日后的稍次的努门诺尔人当中拥有杰出本领的人。

在《Athrabeth》中的一段关于角色的描述性评论中,托尔金写到:“芬罗德菲纳芬之子,芬威的孙子)是流亡的诺多族中最为睿智的人”[8]

有关诺多族的智慧的组成,以及这智慧如何既超过了人类也超过了其他精灵,书中的描述众多。


那段时期的事迹,此处只讲述一部分,大多与诺多族、精灵宝钻和那些卷进他们的命运的人类有关。在那段岁月里,精灵与人类的身材和体力都很相似,不过精灵更有智慧,更有技能,也更美。而那些曾住在维林诺,见过大能者的精灵,在这些方面又超越了黑暗精灵,就像黑暗精灵在这些方面超越了必死的人类种族一样[18]


他解释称,埃尔达眼里的智慧与我们现在的含义“远见卓识,明智的判断力”不同[3]


“知识”的含义更为接近,或古老用法中包括科学在内的“哲学”。ÑolmëKurwë 的含义大相径庭,后者的意思是“技艺,创造力”,尽管这两个评价未必由不同的人持有。这个词干出现在昆雅语中,(它在昆雅语中最常使用的)形式源自于通用埃尔达语里的 ňgol-, ňgōlo-,有无音节 ň 皆可:正如 Ñgolodō 演变为昆雅语中的 Ñoldo泰勒瑞语中是 golodo辛达语中是 goloÐ)诺多族自初以来便关心这种“智慧”并以此闻名;ňolmë 是智慧的一种(包括科学等);Ingolë (ňgōlē) 是科学/哲学的统称;ňolmo 是睿智的人;ingólemo 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一位“wizard(智者)”……第三纪元的 wizards (巫师们)-维拉的使者-被称为伊斯塔尔,“知晓万物者”[3]


看起来芬罗德不仅是最睿智的精灵领导者之一,莫种意义上讲,在整体诺多族当中,他也常常被认为在 ñolmëkurwë 方面堪称睿智,但他被称作 ingolë 的体现,这个词似乎囊括了前两种智慧,而且还添加了一些独特的东西,也许可以称之为精灵的魔法。在芬罗德与索隆的歌声争斗中,芬罗德的魔力十分令人吃惊,尽管他最终落败,他证明了自己在独自面对一位迈雅时仍可算是一位可敬的对手。

他不仅是最为睿智的人之一[8],也是一位乐于与他人分享智慧的人,尤其是对他遇见的伊甸人:“但费拉贡德在他们当中住下,教导他们真正的知识,而他们敬爱他,尊他为主,从此之后对菲纳芬家族始终忠心不贰。[7]”芬罗德以自己“传送与接受意念”的能力闻名于埃尔达之间[19]。参加下文描述他初遇人类时理解他们的能力。

建筑师,开拓者和人类学家

诺多至高王芬国昐的统治时期,主要由迈兹洛斯、芬国昐和芬巩指挥前线的防御部队,以此抵挡安格班的大军。芬罗德的国土最大,尽管大部分土地上人烟稀少:“芬罗德守卫着西瑞安隘口,他在河中的托尔西瑞安岛上建了一座坚固的大守卫塔——米那斯提力斯[1]。”(日后,当索隆最终占领米那斯提力斯,它改名为托尔-因-皋惑斯[20]。)

芬罗德因建造了宏伟的地下堡垒纳国斯隆德而闻名,其灵感来自于辛葛那洞穴式的宫殿明霓国斯


芬罗德见到了坚固壮丽的明霓国斯,它的藏宝库、兵器库和有着众多石柱的岩石厅堂,心中充满了惊奇。他生出一个念头,要在山底的某个隐秘深处、严密把守的门户之后建造广大的厅堂[17]


此外,在奇尔丹法拉斯辛达族的协助下,芬罗德麾下的诺多族重建了布砾松巴尔埃格拉瑞斯特的海港:“它们有高大的城墙保护,成为美丽的城镇和港口,码头与防波堤都以岩石造成[1]。”芬罗德还在埃格拉瑞斯特的西边的峡角上,建立了一座用来监视西方海面的高塔巴拉德宁拉斯

由于芬罗德对中洲的各个民族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一定十分乐意去参加米瑞斯·阿黛沙德,“重聚的盛宴”,因为许多不同种族的精灵都聚集在了这里:“另外还来了为数众多的灰精灵,有贝烈瑞安德森林里的漫游者,还有海港的子民和他们的首领奇尔丹。就连绿精灵也从遥远的蓝色山脉脚下的“七河之地”欧西瑞安德来了[17]……”

芬罗德是第一位遇见次生儿女埃尔达,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托尔金将芬罗德描述成一个有着好奇心和探索心的精灵


诺多族来到贝烈瑞安德三百多年后,在长期和平期间,纳国斯隆德之王芬罗德·费拉贡德旅行到西瑞安河东边,与费艾诺之子迈兹洛斯、玛格洛尔一同狩猎[7]


芬罗德厌倦了狩猎并打算独自去探索。起初,他听见了奇怪的声音,随后他便发现了林中的人类。惊喜之下,他并没有显露身形,而是躲藏在树后观察他们。“心中萌动了喜爱之情[7]”。在人类熟睡之后,芬罗德“在无人守望的将熄营火旁坐下,拿起贝奥放在一旁的简陋竖琴,弹起人类从未听过的乐曲。此前除了游荡在荒野中的黑暗精灵,没有谁传授给人类这门艺术[7]。”于是人们醒来,聆听芬罗德弹琴歌唱。


人人都以为自己在做美梦,直到发现身旁的同伴们也跟自己一样清醒。但费拉贡德弹唱依旧,他们既未说话,也未移动,因为乐曲悠扬动听,歌声新奇美妙。精灵王的话语中蕴含着智慧,使聆听者内心变得更加聪慧。因为他歌唱的内容——阿尔达的创造,茫茫大海彼岸的阿门洲的福乐——化作一幅幅清晰的景象,展现在他们眼前,他的精灵语词句也依着各人的理解能力,在他们脑海中获得了诠释[7]


通过歌声传达知识一事体现了两种芬罗德所拥有的特殊能力,据推测这也是高等埃尔达普遍拥有的能力:增强音乐的力量使之蕴含魔法,通过心灵间的直接交谈来同语言不通者沟通。

在讲述芬罗德时,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8](辛达语中的“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是必不可少的。Athrabeth 是一场发生于安格班合围的和平年代间的讨论。这场讨论发生于芬罗德和安德瑞丝之间,她是一位命中必死的凡人,族人中的一位女智者。这场讨论照应了芬罗德对人类语言和人类自我认识的强烈好奇心。他们谈及了人类与精灵在命运和天性方面的差异,以及人类的必死命运和精灵的几近不朽相对比的问题,使得这场讨论逐渐变得火药味十足。双方均为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理解与观点作出辩护。最终,我们在讨论的结尾处得知,安德瑞丝对这个话题的兴趣主要源自于她对芬罗德的兄弟艾格诺尔的爱。于是芬罗德试图友善地解释了为何艾格诺尔认为必须拒绝她的爱,大致地说明了他本应明白人类和精灵不适合在一起。

然而在了解芬罗德和安德瑞丝各自的信念后,你不得不依照这篇文章来评判托尔金的设想,他不想把自己的虚构故事打造成一个基督教的传说故事集,并且他不喜欢也不会在自己的故事中使用寓言[21],它们只会带来危害和/或矛盾。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指出了他的父亲在其中的犹豫纠结:


于我而言,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 中仍存在问题,这是为了解释我的父亲对这些事物的想法;但我没能解决这些问题。很不幸的是,文中开篇的问题表达地如此省略,尤其是这句话“它已经(似乎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对基督教义的过于相似的模仿。”显然,他指的不是整个堕落的传说:他很明显是值引入这么一个传说会使“它”——大概是指 the Athrabeth——加入“对基督教义的模仿之作”[22]


当然,作为研究托尔金的学者,我们很高兴能读到 Athrabeth 的全文,我们需要去阅读并思考。但我认为,对于故事中没有仔细阐明的问题,对确切答案的需求会减弱我们享受“其他”答案的能力,尤其是对于那些信任他人结论而非自行求证的人,托尔金在创造他的奇幻世界时声明了这一点。我们在真实世界中尚且无法在这些问题上达成一致;为什么我们会认为在托尔金的奇幻世界中会有唯一正确的答案呢?尤其是我们无法从一如的角度考虑这些,而只能从部分精灵的角度:即埃尔达。托尔金在他的信件#211中说“……需要记住的是,这些虚构的故事是以精灵为中心,而非人类。”这表示,关于精灵和人类,或是他们最终命运的差异的问题,托尔金并不打算给出其答案的最终解析。

此外,也有其他的一些人试图在托尔金的作品中发现及推测出基督教义直接与间接的影响,他们主要是保守的理论家和宗教作家。专注于这一话题的学术期刊中,Chesterton Review 是权威之一[23]。也有许多人认为 Athrabeth 是托尔金书写和推崇的有力作品之一,它明确拥护基督教或原始基督教思想,这使得它如履薄冰 。例如:

研究托尔金的学者和专家都一致认为,托尔金的传说故事集中最美的篇章是 Ainulindalë爱努的大乐章[24]……但对我来说,托尔金的另一个短篇文章更有吸引……这篇文章的题目是 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或称芬罗德和安德瑞丝的辩论。……跟 Ainulindalë 一样,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 体现了托尔金这位智者的内心想法和神学观念[25]


另一个不那么直白的相似言论是:


这位精灵和这位人类女子也谈到了人类的堕落,彼时这些故事已几乎无人记得,他们还谈到了“古老的希望”(有一些人类知道这个,但与精灵所知的不同),这是一个关于肉体生灵的预言,在未来的某一天,创造者一如将会来到他的造物中,由内治愈米尔寇的伤毁[8]。在这次重要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见托尔金努力地使自己的神话历史与基督教义多少有一些关联[26]


托尔金为精灵书写一部连贯的神话时,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精灵们表现的是基督教诞生前,萨迦中的英雄人物,他们对托尔金有着深远的影响。但精灵的一些其他特征又使得他们更像是天使。有一句话这样讲,在奇幻故事中,保持内容一致是十分重要的。但也许,一位作者会为了使奇幻故事的各个部分完美契合而过分地努力。

诺多族的厄运追上芬罗德——引向悲剧的誓言

芬罗德无法挣脱诺多族的厄运,尽管“茵迪丝的两个儿子伟大而光荣,他们的后代亦然。倘若没有他们,埃尔达的历史将会大为失色[27]。”

当芬罗德和他的弟弟妹妹初次拜访他们的舅公,多瑞亚斯之王埃路·辛葛时,他们得到了亲族的礼遇,尽管辛葛和美丽安不信任诺多,尤其是费艾诺众子。芬罗德向辛葛诉说了自己的期望和梦境,辛葛向他推荐了日后纳国斯隆德所在之处。在芬罗德修筑纳国斯隆德时,加拉德瑞尔选择留在多瑞亚斯向迈雅美丽安学习(在此期间她与凯勒鹏相爱)。

尽管芬罗德和他的亲人们在辛葛处得到了亲族的礼遇,他们并没有向辛葛或美丽安坦言诺多族的恶行。他们只谈及了芬威王的逝去和精灵宝钻的失窃。他们没有透露分毫澳阔泷迪亲族残杀,以及泰勒瑞族天鹅船的焚毁,或费艾诺众子许下的誓言。

彼时魔苟斯又开始作恶,正如他以往在阿门洲的诺多族中所为,散布恶毒的谣言并引起无数争斗。“(流言蜚语)在辛达族中流传开来”,而“恶事的真相也被谎言添油加醋、恶意歪曲[14]”。海港的奇尔丹听闻了这些事,谨慎的他将自己所听到的报告给了辛葛。就在芬罗德及其弟弟们在多瑞亚斯拜访加拉德瑞尔时,辛葛收到了消息。


辛葛得讯十分激动,愤怒地对芬罗德说:“我的亲人,你对我实在不义,竟然隐瞒了这么大的事。诺多族犯下的所有恶行,我现在都已经知道了[14]。”


芬罗德依旧没有直接回答。他拒绝告密,出卖他的堂兄弟:


陛下,我对您做过什么不义之事?诺多族又究竟在您的领土上犯下什么罪行,令您难过?无论对您的血亲还是您的子民,他们都既没想过,也没做过任何恶事啊[14]


他的兄弟安格罗德仍对卡兰希尔愤愤不平,因为卡兰希尔出言抨击了菲纳芬家族以及他们与辛葛的来往(发生在早些时候米斯林的一场诺多王族的会议上)。于是安格罗德道出了一切。从此刻起,辛葛禁止百姓在多瑞亚斯使用诺多族的语言。

芬罗德始终隐瞒着真相,即使在面对辛葛的指责时也不曾透露,这表明芬罗德对自己的忠诚所属全无二心——并非忠于母亲一族或祖母茵迪丝凡雅族,也非他所敬仰的辛葛,而是忠于流亡的诺多族


于是,菲纳芬的儿子们心情沉重地离开了明霓国斯,意识到曼督斯所言总会应验,追随费艾诺的诺多族没有一个能够逃过笼罩那个家族的阴影[14]


在《精灵宝钻》中,记载了芬罗德对自己命运的预见。


芬罗德·费拉贡德王尚未娶妻,加拉德瑞尔问他为何如此。就在她问话时,费拉贡德心中突然浮现一种预感,因此他答道:“我也将立下一个誓言,必须以自由之身来履行,然后进入黑暗。我的王国中也无一物能存待子嗣继承[14]。”


达戈·布拉戈拉赫,即骤火之战,打破了安格班合围期间警戒而脆弱的和平,这是芬罗德来到中洲后经历的一个重大事件。他的兄弟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均战死,菲纳芬家族的子民伤亡众多,芬罗德在伊甸人中最亲密的盟友,贝奥家族的战士亦死伤殆尽。芬罗德在战争中与大部队分散,他在即将落入敌人之手时得到了贝奥家族的援助,布瑞国拉斯的兄弟巴拉希尔救了他一命。


费拉贡德因此得以脱身,返回地下要塞纳国斯隆德,但他立下一个誓言,无论巴拉希尔和他的所有亲族有何需求,他都将给予友谊与援助,然后他将自己的戒指给了巴拉希尔,作为誓言的信物。此时巴拉希尔依照族规已成为贝奥家族的族长,他返回了多松尼安,不过他的族人大多逃离了家园,前往希斯路姆要地避难去了[20]


骤火之战的两年后,索隆最终攻占托尔西瑞安,夺取了芬罗德的高塔米那斯提力斯。“接着索隆将米那斯提力斯变作魔苟斯的瞭望塔,既是邪恶的堡垒,又是一个威胁。美丽的岛屿托尔西瑞安变成了受诅咒之地,得名“妖狼之岛”托尔-因-皋惑斯[20]。”

战败后的凯勒巩库茹芬被逐出自己的领地,他们逃往纳国斯隆德:“如此一来,他们的子民大大增强了纳国斯隆德的实力。但从后来发生的事来看,他们其实还是留在东方自己的亲族当中比较好[20]。”

起初,纳国斯隆德的民众十分欢迎凯勒巩和库茹芬。他们带来了重要的防御力量,这对纳国斯隆德大有裨益。他们与芬罗德的子民是盟友亦是同胞兄弟,彼时费艾诺的誓言暂时沉睡了。然而当贝伦抵达时,事情逐渐变得复杂。贝伦向芬罗德展示了父亲巴拉希尔的戒指,请求芬罗德协助他在米尔寇的王冠上夺得一颗精灵宝钻,以此完成他当初许下的誓言。尽管芬罗德意识到这几乎是一场自杀式的冒险,他仍然坚守自己的誓言[28]

这时,凯勒巩和库茹芬对贝伦和芬罗德染指宝钻的意图感到愤怒。于是这两个目标相背的誓言产生了冲突。费诺里安兄弟们决定阻碍纳国斯隆德的子民,防止他们跟随芬罗德踏上旅途。凯勒巩唱的是白脸,他争辩道自己必遵守誓言,并重申誓言的内容,声明费艾诺众子拥有精灵宝钻的所有权,他的话语“其激烈强劲,恰如很久以前他父亲在提力安城中首次煽动诺多族反叛时所言[28]。”库茹芬唱的是红脸,他呼吁纳国斯隆德子民的理性和责任感,请他们不要支持芬罗德那疯狂的计划,以免将百姓卷入危险当中。

《精灵宝钻》里,凯勒巩和库茹芬出言阻挠芬罗德对贝伦的协助,从这个情节中我们可以看出流亡诺多族的言语当中确实蕴含着魔法或某种力量,也许他们已被费艾诺的誓言腐化,但这力量却不曾减弱。其话语与景象都令人惊讶:


他在众精灵脑海中唤起了战火四起,纳国斯隆德沦为废墟的景象。他在他们心中种下了极大的恐惧,以至于此后直到图林的时代,那个王国没有任何精灵前去参加公开战斗。他们借助埋伏与暗杀,使用巫术与毒箭,追杀所有的陌生人,忘记了亲族的羁绊[28]


他们的话语占了上风,芬罗德被自己的子民抛弃,只有寥寥数人仍追随他。他将自己的王冠与纳国斯隆德的安危托付给了欧洛德瑞斯,随后与贝伦一同离开[28]

在《精灵宝钻》的一个更精彩的情节中,芬罗德与索隆进行了一场著名的歌声对决,芬罗德再次施展了他的魔法。贝伦和芬罗德,和他们的同伴一起被拦下并带到索隆的面前。在纳国斯隆徳败给凯勒巩和库茹芬的芬罗德,对索隆来说是个劲敌(这使人诧异,芬罗德是否真的有全心全力地拉拢纳国斯隆德的子民。或许出于对自身命运的预见,他希望在遵守誓言的同时避免殃及纳国斯隆德的百姓)。

索隆的攻势记载在《蕾希安之歌》中,《精灵宝钻》中的引文如下:


他把一首巫术之歌吟诵,

唱起穿透,开启,唱起阴谋,

揭露,拆穿,出卖与背叛[28]


芬罗德激烈地进行了反击:


如此往复,两方的歌彼长此消。

震荡,淹没,吟诵如浪涛

声势愈高愈强。费拉贡德对抗,

将他的全部精灵魔法与力量

倾注在歌词之上[28]


但那亲族残杀的记忆和背离维林诺的恶行成为了芬罗德最大的弱点。


但是翳影聚集,黑暗滋生在维林诺,

大海边上,殷红鲜血流淌,

诺多族屠杀了自己的

弄潮亲族,从那灯火明亮的港湾

窃取了张着白帆的

洁白航船。海风哭嚎,

恶狼长嗥,群鸦散逃。

大海口中寒冰啁哳推轧[28]


芬罗德与他的同胞亲族和大多数子民一样,忽视了曼威使者的警告,他们拒绝返回维林诺,由此卷入了诺多族的厄运中。芬罗德的故事告诉我们,无论是多么高贵而优秀,即使是最尊贵最受爱戴的精灵,也无法在侮辱背叛维拉后全身而退。 《蕾希安之歌》的选段以如下著名诗句结尾:


雷鸣滚滚,处处火焚——

魔王座前,芬罗德颓然仆倒[28]


此前精灵们与贝伦一直伪装隐藏着自己的身份,直到此时才在索隆面前暴露真身。索隆仍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和意图。但他通过对决得知芬罗德是个渡海而来的强大精灵王族。索隆采用的策略是将芬罗德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处决,企图以此令他们背叛。


因此他把他们关进黑暗死寂的幽深地穴,威胁要将他们残酷处死,除非有人向他坦白真相。他们不时看到黑暗中亮起两只眼睛,妖狼会吃掉他们的一名同伴,可是没有人出卖他们的王[28]


最后,只有贝伦和芬罗德仍活着。当妖狼前来处决贝伦时,芬罗德拼尽全力挣脱束缚,用自己的双手和牙齿杀死了那只野兽。重伤将死之际,他对贝伦说出了遗言:


“如今我将前往大海彼岸、阿门洲山脉背后的永恒殿堂,长久安息。要隔很久,我才能再度回到诺多族当中。无论生死,你我可能都不会再见面了,因为我们两支亲族的命运不同。永别了!”他随即死在了托尔-因-皋惑斯岛上的黑暗中,岛上的高塔正是他当年亲自兴建。芬威家族中最俊美也最受爱戴的芬罗德·费拉贡德王,就这样兑现了誓言。贝伦在他身旁哀悼,满心绝望[28]


露西恩迟来一步,只救下了贝伦,而芬罗德已经死去。经过一番激战,露西恩在胡安的帮助下打败了索隆,索隆被迫投降认输。“他立刻化身成吸血鬼,好似一大片横贯月亮的乌云,逃走时血从咽喉流出,滴在树梢上[28]。”露西恩随后在芬罗德的尸身旁看见了悲痛欲绝的贝伦。


他们将费拉贡德的尸骨埋葬在他的岛的最高处,它再度洁净了。所有精灵王子中最俊美的菲纳芬之子芬罗德,他的青冢始终不受侵犯,直到这片大地破碎改变,沉入毁灭的波涛[29]。那时,芬罗德与他父亲菲纳芬正在埃尔达玛的树下散步[28]


而在另一个版本中,结局是这样的:


于是芬罗德之子英格罗·费拉贡德,芬威子裔中最俊美最受爱戴的一位,他就这样死去了,再也没有回到中洲。但据说他很快从曼督斯中得到释放,来到维林诺与阿玛瑞依同住[30]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2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四章,贝烈瑞安德及其诸国。
  2. 2.0 2.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五章,埃尔达玛与埃尔达王族。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I-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Part Two: Late Writings, XI.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
  4.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三章,精灵的出现与囚禁米尔寇。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四章,辛葛与美丽安。
    欧尔威和埃尔威(辛达语名是埃路·辛葛)是一对兄弟,他们的先辈是奎维耶能苏醒的最早一批昆迪的领导者之一,欧尔威带领族人去往了维林诺,他们被称为泰勒瑞族,而辛葛的族人与他一同留在中洲,他们被称为辛达族,或叫灰精灵。
  5.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I-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Part Two: Late Writings, XI.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任何埃尔达都可以拥有赠名(附加名),或者叫绰号,这个名字未必是亲族所取——往往是出自敬爱或纪念。
  6.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I-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Part Two: Late Writings, XI.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克里斯托弗注称:“在文章的其他处讲到,rot,s-rot 的意思是‘掘地,挖掘’,源自昆雅语的 hrota,‘住在地底,人工洞穴或地下宫殿’,rotto,‘小型洞穴或隧道’”。
  7. 7.0 7.1 7.2 7.3 7.4 7.5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七章,人类来到西边。
  8. 8.0 8.1 8.2 8.3 8.4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Morgoth's RingPart Four: 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
  9. 魔戒I-魔戒同盟卷I-第三章,三人为伴。
  10. 10.0 10.1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The Book of Lost Tales Part OneI. The Cottage of Lost Play
  11. 11.0 11.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一章,天地之初,万物之始。
  12. 12.0 12.1 未完的传说第二辑-第四章,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的历史。
  13. 13.0 13.1 13.2 13.3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九章,诺多族的出奔。
  14.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五章,诺多族在贝烈瑞安德。
  15. 【此处的“繁华”在原文里是 blingbling 在美国俚语中的意思是闪亮、漂亮、有价值的东西,尤其是那些用宝石和金属制作的东西。
  16.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Morgoth's RingPart Two: The Annals of Aman
  17. 17.0 17.1 17.2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三章,诺多族回到中洲。
  18.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二章,人类。
  19.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The War of the JewelsPart Four: Quendi and Eldar
  20. 20.0 20.1 20.2 20.3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八章,贝烈瑞安德的覆毁与芬国昐的陨落。
  21. 托尔金信件集第165封信。“当然,它[指他的作品,特别是这篇 Athrabeth]没有什么寓意,无论是普遍的还是特别的,无关时政,道德,宗教或政治。”
  22.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Morgoth's RingPart Four: 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摘自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的推论,论述 Athrabeth 中神话体系的问题与矛盾。
  23. The Chesterton Review: The Journal of the G.K. Chesterton Institute, Seton Hall University, South Orange, New Jersey
  24. 这段话的作者没有说明“支持”他观点的“学者和专家”是哪些人。读者们或许会选择其他故事作为托尔金作品中最美最吸引人的篇章,比如我。
  25. In Search of Areté, by Phaedrus in Nargothrond
  26. “The Horns of Hope: J.R.R. Tolkien and the Heroism of Hobbits,” by Stratford Caldecott, The Chesterton Review: The Journal of the G.K. Chesterton Institute, Vol. XXVIII, Nos. 1 & 2, February/May 2002.
  27.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六章,费艾诺,与米尔寇的获释。
  28. 28.00 28.01 28.02 28.03 28.04 28.05 28.06 28.07 28.08 28.09 28.10 28.11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十九章,贝伦与露西恩。
  29.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二十四章,埃雅仁迪尔的远航与愤怒之战。第二纪元的精灵或人类不再崇敬芬罗德的坟墓,因为它已随贝烈瑞安德的大部分土地一同在愤怒之战中沉入海底。
  30.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XI-The War of the JewelsPart One: The Grey Annals
avatar
太阳雨
愿星光照耀你的前路。
5.0
3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菠萝辛苦了!

1个月
avatar
太阳雨
0

感谢包子www接下来是76处reference(瘫

1个月
avatar
0

回复@太阳雨::joy:我的天哪,太可怕了!菠萝辛苦了,加油加油!

1个月
avatar
Kaelsmourn
0

贝尔兰第一杰克苏粉耷拉头w

1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