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来自HoME1第五章,精灵的出现与科尔的建造,起因是最近查资料的时候发现lofter和贴吧上没人翻译这一章,或是曾经可能有但是链接失效了(?)……然后看原文的时候发现也有一些维基未收录的词条、别称、早期设定之类的,索性就自己闲时消磨时间翻译一番。

每翻译好1k字左右,稍加润色就会更新。英语水平和汉语水平不精敬请谅解。

以下是正文: 翻译进度:53.6%

精灵的出现与科尔的建造

       埃里欧尔说:“悲哉!米尔冦已无牢狱所困,即便似乎仁慈公正,但众神何必如此?”

       梅里尔[1]继续说:

       不久之后,米尔冦在曼督斯的殿堂中的第三次囚期即将结束,曼威坐在山顶,目光锐利刺入维林诺外的阴影,大鹰载着众多消息在他身边环绕。而瓦尔妲望着维林诺的平原唱起了歌,怡然自得。维尔玛的屋顶染上了熙尔皮安的银光;倏尔曼威开口道:“看呐,松树下金光闪烁,尘世深暮脚步促。塔尼魁提尔啊,埃尔达来了!” 瓦尔妲随之起身,伸开双臂向南北,解开长发,唱起维拉之歌。伊尔威一时间充满其曼妙乐声。

       随即瓦尔妲来到奥力在维尔玛的居所;彼时他正在为罗瑞恩制作银器。奥力身侧摆着装满泰利姆佩[2]光芒的大碗,他将之巧妙运用于其造物中。瓦尔妲对他说:“埃尔达来了!”,奥力于是抛下铁锤说:“总算!伊露维塔把他们送来了,”锤头砸到地上的银锭,击出活力四射的火花,穿透窗户直窜云霄。瓦尔妲见此取了碗中光辉,与银锭混合而使其更加稳定。她挥动速度之翼,在苍穹上布置繁星,天空因此变得绚丽异常、光彩倍增。瓦尔妲布置的繁星具有令人昏沉欲眠的魔力,因为用于制作繁星的银锭来自罗瑞恩的宝库,繁星所蕴含的泰利姆佩的光芒,也是从罗瑞恩的花园中收集而来。

       据说七颗大星就是瓦尔妲此时布置的,用于纪念埃尔达的到来。而在世界边缘燃烧发亮的墨温扬据说也是此时被瓦尔妲丢下,因为她急着赶回维林诺。现在我们知道墨温扬的来历的确如此,但七颗大星并非出自瓦尔妲之手,而是从奥力锻炉中逃出的火星,正是它们的夺目亮光迫使瓦尔妲制作更加耀眼的星辰——然而她从未做到。

       正当瓦尔妲忙于制作繁星时,看!欧洛米在大地上横冲直撞,拉紧缰绳放声高呼,维尔玛内外无不听得一清二楚:“Tulielto! Tulieito!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欧洛米站在双圣树之间,吹响号角。维尔玛大门敞开,维利成群结队来到平原,因为他们猜测有妙闻奇讯等候于此。于是欧洛米开口:“听!中洲林中充满奇异嘈杂,尤其是中间的帕利索尔!松树在此咕哝低语,一刻也未曾停息!我正是在此处游荡,看!恰在最新的星辰之下,好似有生灵诞生于此。远处林中骚动不息,只言片语夹杂传出,脚步零碎来来往往。我猜这定是母亲帕露瑞恩所为,于是我前去询问她,而她说:‘非我所为,而是出自我远不能及的那一位之手。伊露维塔终于唤醒了他的儿女——快骑回维林诺,告诉众神:埃尔达确实来了!’”

       随即维林诺的民众高呼:“I-Eldar tulier ——埃尔达来了!”——在此之前,众神只知道它们的福乐之中仍有一瑕疵,即它们只能翘首以盼这世界达到圆满,而现在它们终于知道,这世界原来起初只有一片空旷,没有生灵蕴含其中。

       维拉们再度召开会议,曼威端坐在众神面前,双圣树之间——这两棵树自散发光亮以来已经过去四载。每一名维利都匆忙赶到,甚至乌欧牟也火急火燎从外环海赶回,难掩面上迫不及待与欣喜。

       正值此日,突如其来的喜悦蒙蔽了众神的慧心。曼威解开了拴着米尔冦的锁链安盖诺,但因未到其被判决出狱日期,由提卡尔制作的手铐脚铐仍未解开。回到维拉的会议上,最后一位到来的是帕露瑞恩·雅凡娜,她从帕利索尔匆匆赶到。众维拉正讨论埃尔达的问题;而米尔冦坐在图卡斯脚下,佯装欣喜而谦逊附和。最终众神决定,一部分初生的埃尔达应该被邀请前来维林诺,在这里同曼威的子民交谈,讲述他们的到来,讲述他们的愿景。

       然后诺尔诺瑞从维林诺飞奔而出,速度惊人,载着曼威的口信翻山越岭,横穿大洋,马不停蹄赶到帕利索尔。他发现了一处深谷,松树覆满四周山坡,地面水池宽阔,穹顶暮色夹杂瓦尔妲的繁星,欧洛米正是在此听到了苏醒的精灵,后世的诗歌将此称为科维奈尼,“苏醒之水”。

       此刻,谷中所有山坡、平原,乃至崎岖山脚都挤满了生灵。头顶星光闪烁,他们惊奇地凝视着来者,其中更有婉转歌喉唱出美妙歌曲。诺尔诺瑞站在一座小山上,惊异于这群生灵美丽动人,对维拉而言他们娇小精致,面孔温柔悲惋。然后他开口,声音洪亮,那些闪亮的面孔全部因此转向。

       “埃尔达族啊,你们的出现被寄予深切厚望,在此前的祥和时日中我们已找寻你们许久,直至今日。让我前来的是众神之主曼威·苏利牟,肃穆与智慧的化身,他住在塔尼魁提尔。而你们乃伊露维塔的儿女,听!以下是曼威借我之口所言:‘吾并非维拉信使诺尔诺瑞,你们中一些现应同此人一起返回维林诺,同吾交谈,令吾得知你们的到来,得知你们的心中所想。’”

       于是科维奈尼水畔响起一片惊异与激动,随后埃尔达中三位鼓起勇气走上前来,随诺尔诺瑞同行返回维林诺,而当他们定居科尔时得名伊希尔·英威(图隆多之父)芬威·诺烈米;和(缇努维尔之父)廷威·林托。但诺多族称他们为英威希尔国昐威格廷威林特。这三人后世皆为埃尔达中的佼佼者,追随伊希尔的精灵被称为泰勒瑞族,而伊希尔的亲属与后代皆为王室的成员——(指此时讲述故事的梅里尔?薇瑞)体内也流着英威家族的血。诺烈米是诺多族的王,有关其子图隆多(也被他们自己称为图尔巩)的传说流传甚广。而廷威[3]在其族人之中并未停留许久,而据说他还是希斯罗迷的王,统治那里零星的精灵,与他妻子温德琳在暮色起舞——温德琳是一直居住在罗瑞恩的花园中的仙灵之一;伊希尔·英威则成为了众精灵中最有名望的一位,直至今日,众精灵都对他心怀崇敬。

       诺尔诺瑞带来的三位精灵站在众神面前,正值双树光辉交替,熙尔皮安的光芒衰退,就算熙尔牟倒空了银壶中的液体浇灌,它也不如光芒渐强的劳瑞林。精灵们未曾见过比瓦尔妲的繁星更耀眼的光芒,更是对这灿烂耀眼的光芒一无所知,他们因此惊讶失神。无论是与会众神的美貌与大能,还是远处维尔玛的灿烂屋顶,无不令精灵们敬畏颤抖。他们对众神鞠躬,毕恭毕敬——而曼威对他们说:“伊露维塔的儿女,不必卑躬屈膝!因在场众神对汝等到来十分欣喜!告诉吾等,汝如何来到这世界;汝如何寻到这世界;汝如何看待身为首生儿女;汝心中有何念想充斥。”

       而诺烈米首先答道:“大能者!我们究竟从何处来!余自认如梦初醒,早已将深远念想抛诸脑后。”随即廷威说他们从无边之境(illimitable regions)初来乍到,然而业已遗忘走上的是一条如何黑暗奇异的道路;最后英威说:“我既不知晓从哪里来,也不明晰到哪里去。但此刻所处的世界于我而言实乃奇迹,我爱这世界。也渴望这世界的光辉。”当其他人发言时,英威一直注视着劳瑞林,目不转睛。

       曼威于是得知,伊露维塔已将精灵们到来的方式从其脑海中全部抹去,这样众神便无法窥探其中奥秘,它对此感到讶异;而雅凡娜却因为英威说渴望光辉而讶异,屏住呼吸。她看向劳瑞林,想着维尔玛的丰硕果园,对坐在身旁的图伊瓦娜低声耳语,后者正目不转睛盯着埃尔达的优雅;随即这对双生子(指瓦娜涅娜)对曼威说:“您瞧!尘世暗影充斥,绝非此些优美造物适居其中,其头脑心智皆为伊露维塔构作。彼处松林灌木美丽确实,但生物出没皆非精灵:曼督斯的儿女四处游荡,米尔冦的爪牙潜伏其中——何况这些可爱生灵不在膝前,想想便令人痛心。从帕利索尔传来的笑声太过遥远,但我们本能让其在维尔玛的大厅和游园久久回响!何不让埃尔达到我们中来居住,让欢乐之井充满清泉,永不干涸!”

       于是众神之间产生一股嘈杂,大部分人都站在帕露瑞恩与瓦娜一侧。玛卡尔说,维林诺为维拉而建——并且“已是美女的玫瑰园,而非男人的居住地。何必再让尘世的孩童定居其中?”美亚西也支持他的观点;曼督斯和芙伊对埃尔达及其它一切都不置可否;瓦尔妲近乎狂热般赞成雅凡娜与瓦娜,事实上她也是全维林诺对埃尔达爱得最深沉的一位;奥力、罗瑞恩、欧洛米、奈莎乌欧牟也极力表达其希望埃尔达能来到众神中间居住的渴望。尽管也有欧西小心谨慎发表反对意见——也可能是出于长时以来对乌欧牟的嫉妒与叛逆——而会议上最大的声音始终是:埃尔达应该被允许来到众神之中;大家此时都在等待曼威做出决定。甚至米尔冦见此,都在嘀咕中旁敲侧击夹杂其狡诈耳语,且从此刻开始便开始为维拉抹上污名:称他们把埃尔达召唤到这所监狱,只是贪求嫉妒其美色罢了。此后每当他想激起诺多族的不安,都会加上这句谎言,还会补充道:只有他一人力挽狂澜,为精灵的自由发声。

       倘若众神意见完全相反,世界或许会更加美好,埃尔达也会更加快乐,但却少了这些荣耀、知识与旧日的美丽。更别提米尔冦从未想让埃尔达好过。

       听罢众神所想,曼威欣喜,因他也倾向于引导埃尔达走出黄昏尘世、来到维林诺。于是他转向三位埃尔达道:“诺尔多瑞会携汝等迅速回到科维奈尼亲族身边。现在请听!此乃曼威·苏利牟所言,亦即维拉心中所念:埃尔达们、伊露维塔的儿女啊,现在前往维林诺,定居在劳瑞林和熙尔皮安的光辉中,与众神共享福乐!汝等将有住所美丽非凡,众神将帮助汝等搭建!”

       英威随即回答:“我们十分愿意尊听吩咐。渴爱繁星已久的那些埃尔达必将驻足于此,直到享尽维林诺的蒙福辉光!”随后诺尔诺瑞带着三位精灵回到科维奈尼的水畔空地,英威站在一处巨岩上,向全体埃尔达宣读了曼威的口信,这些首批苏醒的生灵无不生出欲望,渴求见众神一面。

       早在诺尔诺瑞告诉众维拉埃尔达苏醒、伊露维塔早在中洲安置了大批生灵时,众神就开始忙活起一场宏大的准备工作。奥力拿起工具物品,同雅凡娜和图伊瓦娜四处游荡,走遍平原山脉,甚至远至黯影海域的海岸边,以找寻能作为家园的安置地点;而欧洛米径直走出维林诺,走入森林。走遍他熟悉无比的每处林间空地、盘曲小径。因他打算带领埃尔达一众从帕利索尔穿过广袤大地,直到大海边。

       乌欧牟走向的那些黑暗海岸,在那些旧日子中依然残留着米尔寇的暴怒,无光的海浪咆哮着拍打在岩石海岸上。法尔曼-欧西并不情愿看到乌欧牟在大海边的身影,因为乌欧牟夺走了欧西那座将众神引往阿瓦林的岛屿,这座岛屿自很久以前众神初来乍到时就这样一直飘在暗影海域中,荒凉无人。只有欧西偶尔从深海窜出爬上这座岛屿的海岸,正是这座岛屿帮众神躲过了由于凛吉尔赫尔卡解冻而引发的洪水——现在乌欧牟来到这座秘密岛屿,为众多大鱼套上缰绳,正中的则是最古老最庞大的鲸鱼乌因;他命令众鱼使出全力,将这座岛屿拉到中洲海岸边,最后甚至越过铁山脉,到达了希斯罗迷的北部海岸。这里的所有阴影都早已随着太阳的升起而烟消云散。

       乌欧牟站在此处,树林一路延伸至泡沫飞溅的海边。倏尔一阵光芒自林中闪出,听!是泰勒瑞族的脚步声劈啪作响,英威走在最前,走在欧洛米的坐骑旁。尽管欧洛米强大而无所不能,这场远征在穿过希斯罗迷的黯影地区时依然遭遇险阻众多,苦痛充斥。事实上,远在维林诺的福乐冲淡这些苦痛很久很久后,精灵们仍然在传唱这些悲痛过往,诉说他们迷失在古老森林中亲族的故事:直至米尔冦统治了希斯罗迷的人类时,这些精灵仍在林中游荡;直至人类在光明中四处游走时,这些精灵仍在林中起舞。希斯罗迷的人类称此地为阿里雅多,称这些迷失的精灵为暗影种族,对其只有惧怕。

       无论如何,泰勒瑞族的大多数已经来到海边,登上乌欧牟运来的岛屿。乌欧牟劝诫他们不要再留待落在后面的亲族,诚然,他们起初并不愿意,往往以泪洗面,但最终还是听从乌欧牟的话。乌欧牟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拉过黯影海域阿瓦林海湾,抵达维林诺的海岸线。双树的耀眼光芒从远处洒在入口的小丘,令精灵们心醉神迷,但他们转过身去望着水面,只因下落不明的族人始终被其记挂于心,即便维林诺的美好也无法令他们动摇。

       乌欧牟让他们静悄悄在岸边游荡,随即又将承载精灵过来的岛屿拉回希斯罗迷的石滩。看啊,远处劳瑞林的暖光洒在仙境海湾西侧,小坡上出现了油绿的牧草,更多柔嫩的树苗也得以在此生长。

       而欧西怒火中烧,将脑袋高举过巨浪,因他认为乌欧牟不仅没有寻求他的帮助,还私自挪动他的岛屿,这是对自己的轻视。而乌欧牟将维拉的大能注入进了鲸鱼乌因中,因此即便欧西紧随其后,依然被落了很远一段距离。

       此时,中洲岸边的悬崖上站着一些诺多族,痛苦万分,认为自己被遗弃在黑暗之中。而诺烈米·芬威——这位带领他们来到此地的人——走到他们面前鼓舞他们。这旅程的确艰辛异常,他们从最远端的帕利索尔穿越几乎半个世界来到此处,彼时既无太阳也无月亮,连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欧洛米在旅程中一直远远骑在队首的泰勒瑞族前方,现在终于又乘着去时的岛屿回到了中洲大陆上,他的号角声传进岸边的精灵耳中——这位维拉在希斯罗迷的黑暗山谷中四处寻找迷失在森林深处的梭洛辛佩族,号角声也穿过山谷到达他们的耳中。

       现在乌欧牟想将诺多族立刻拖回维林诺,等欧洛米把其他精灵带到岸边再回来一趟。于是法尔曼看到又一座大岛劈开水花疾速驶过,其上的泰勒瑞族和诺多族欣喜异常,因他们看到林黛洛克希的光芒从远处洒在岸边,彼时正值夏末傍晚。至此让我对他们按下不表,先来讲讲梭洛辛佩族遇到的事情,以及托尔埃瑞西亚岛上的第一座建筑。

       梭洛辛佩族为那亘古的黑暗感到惧怕,又被温德琳的每秒歌声迷得晕头转向。正如其它故事中所阐述的,梭洛辛佩族的领袖廷威林托迷失在森林中,他的族人寻找许久却仍然徒劳无功,因此他再也没有回到其族人中。[4]当梭洛辛佩族听到林中响起欧洛米的号角声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们随着号角声走到悬崖边,听到了大海的潺潺声。他们在此等待了一段时间,因为欧西扬起风暴和暗影阻挡乌欧牟的旅途,迫使他绕道而行;而大鱼乌因也因此畏缩不前——但最终梭洛辛佩族仍然攀上了乌欧牟拖来的岛屿。他们选出了埃璐代替廷威,从此埃璐被称作梭洛辛佩的王[5]

       且看,梭洛辛佩族行程尚不及暗影海域的浓雾,微光群岛也远在天边,此时欧西和欧能在大海的西部水域拦住了它们。欧西用巨掌抓住这座小岛,即便乌因拼尽全力也无法挪动丝毫,只因海中能游的一切生灵乃至乌欧牟本人,气力均不及欧西。何况此时乌欧牟并不在场,他正遥遥在前方吹动海螺为乌因领航。在乌欧牟到来之前,欧西在欧能的帮助下已让这座岛屿立稳了脚跟:在那段黑暗时日中,欧西用皮革、水草和珊瑚做成的柱子支撑他深海的房舍,而这柱子的周长早已远超人想象,他正是用这些柱子将岛屿牢牢钉在海床上。乌欧牟促使鲸鱼们使出全力拖拽岛屿,而他本人也以神力相助;欧西则拾起曾被米尔寇撒进海中的巨石,在岛屿底部堆出一根巨柱。

       乌欧牟怒吼着,乌因用它那无法丈量的巨尾抽动着大海,但这只是徒劳无功——欧西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深海生灵,它们在巨柱上用石头堆起自己的住所;而欧西种下的珊瑚、海绵和藤壶等物早已牢固如石头。无论如何,这场长时间的角力最终以乌欧牟愤而沮丧回到维尔玛告一段落。他对其他维拉说带回梭洛辛佩族的任务失败了,那座承载他们的岛屿正在世上最僻静的水域中紧紧抓着海床。

       这座岛屿你必定知道,因它被称作“孤岛”——从其悬崖边向外远眺,一片能够航行而至的陆地也找不到,因为微光群岛仍在西边更远的迷雾海域之中,而魔法群岛则在东边更远处。

       在阿门洲,众神让精灵们建造起一处住所,奥力会提供帮助,而乌欧牟则返回了“孤岛”——看呐!这座岛屿现在支在直插海底的一座巨柱上,欧西此时正四处游荡,将他领地内四散的小岛均如法炮制牢牢固定在海床上。于是梭洛辛佩族在“孤岛”上的首个住所由此诞生,他们也因此与其它亲族在语言和习俗上有了更深的分歧;要知道,这些现在只被一笔带过的小故事,却曾是由无数的人物在这片大地上亲身经历;有人成长,有人死亡。

       这座岛屿已经两次受维林诺的双树光辉洗礼,这里已然比世上其它黯淡无光的区域更美丽、更丰沃,有着更甜美的花草;梭洛辛佩族说向西边的小坡已经被草皮覆盖,其上也生出了白桦树和苇草;在黑紫色的峭壁下是一望无际的绵白沙滩。对梭洛辛佩族而言,这里是那些悲伤时光中唯一为他们带来慰藉的居所。

       乌欧牟坐在一处岬角上,对梭洛辛佩族说了些安慰的话和智慧之言,他将所有关于海洋的知识倾囊相授,梭洛辛佩族听得入迷;乌欧牟也教给他们音乐,他们便用贝壳制成细长的管子来演奏。因为欧西所做的一切,世间未曾有任何一处像托尔埃瑞西亚的白滩那样,有着数之不尽的贝壳。梭洛辛佩族住在峭壁上的洞穴中,用从海中拾起的珍宝装饰自己的家;他们吹奏出忧伤的乐曲随风飘荡,也许会进入某人的耳中。

       于是法尔曼·欧西的心融化了,他改变了本想放这些生灵走的念头,因为如此一来他的小王国可以充斥梭洛辛佩族的美丽建筑,且他们的管乐也能终日萦绕耳旁,这为欧西带来了更多愉悦与骄傲;乌妮[6]和欧阿尔尼等一众浪中生灵也均对梭洛辛佩族倾心异常。

       梭洛辛佩族常常在岸边随浪花起舞,尽管他们依旧渴望那片诺多族和泰勒瑞族定居的幸福海岸,但对大海与石滩的爱已然刻入他们心中。

       一季匆匆流过,这些梭洛辛佩族重新燃起了希望,悲伤也逐渐褪去,因为他们得知亲族生活在一片美善之地,乌欧牟也将他们置于自己荫庇之下。于是他们遵从众神旨意,开始专心打磨自己的家园;奥力和曼威也对他们倾囊相授技艺和知识。如今曼威对泰勒瑞族的爱更深,他们从曼威和欧玛处习得歌曲和诗篇的知识也远超任何精灵种族;而诺多族最受奥力喜爱,他们学习了许多奥力的技艺,甚至内心为了贪求更多技艺而躁动不安;但诺多族也因此成为极具智慧与妙技的一支。


(未完)

非正式译名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备注
Angaino Angaino 安盖诺 安盖诺尔的早期称呼
Bay of Faery Bay of Faery 仙境海湾 仙境海湾(Bay of Farie)的早期称呼
Ellu Ellu 埃璐 埃路·辛葛的早期称呼
Falman-Ossë Falman-Osse 法尔曼-欧西 欧西的早期称呼
Finwë Nólemë Finwe Noleme 芬威·诺烈米 芬威在㫐雅语中的早期称呼
Fui Fui 芙伊 涅娜的早期称呼
Golfinweg Golfinweg 国昐威格 芬威在诺姆语中的早期称呼
Ilwe Ilwe 伊尔威 伊尔门的早期㫐雅语版本
Inwithiel Inwithiel 英威希尔 英格威在诺姆语中的早期称呼
Isil Inwë Isil Inwe 伊希尔·英威 英格威在㫐雅语中的早期称呼
Koivië-néni Koivie-neni 科维奈尼 奎维耶能在㫐雅语中的早期称呼
Lindeloksë Lindelokse 林黛洛克希 劳瑞林的早期称呼
Magic Isles Magic Isles 魔法群岛 即后来的迷咒群岛
Meril Meril 梅里尔 人名,㫐雅语
Morwinyon Morwinyon 墨温扬 一颗星星的名称
Nornorë Nornore 诺尔诺瑞 一名埃努的㫐雅语名称,早期版本中是维拉召唤埃尔达西迁的信使
Oarni Oarni 欧阿尔尼 美人鱼
Ónen Onen 欧能 传说故事集的早期版本中欧西的妻子,即后来的乌妮
Silmo Silmo 熙尔牟 传说故事集的早期版本中负责照料银树的爱努。
Telimpë Telimpe 泰利姆佩 泰尔佩瑞安的早期名称
Tinwë Lintö Tinwe Linto 廷威·林托 辛葛在㫐雅语中的早期名称
Tinwelint Tinwelint 廷威林特 辛葛诺姆语中的早期称呼
Tuivána Tuivana 图伊瓦娜 瓦娜在维拉中的称呼
Turondo Turondo 图隆多 图尔巩在㫐雅语中的早期名称
Vali Vali 维利 维拉的早期称呼
Wendelin Wendelin 温德琳 美丽安在㫐雅语中的早期称呼

注释

  1. 手稿上写的是薇瑞,兴许是笔误。
  2. 奇怪的是,在“维拉的到来与维林诺的建立”一章中,这一名称首次是以 “Silindrin” 的形式出现的,而 “Telimpë” 这一名称不仅在这里出现,也在后文“日月传说”一章中出现。
  3. 手稿上写的是“林威·林托”,请见最后的“姓名的改变”部分
  4. 这句“又被温德琳的……”是在文章写完后没过多久添加的
  5. 这句“他们选出了……”与4是在同一时间添加的
  6. 这里是乌妮的首次出现,且未被更正为欧能

NumberSir的更多文章

Quettaparma Quenyallo
  5     1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