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均来自: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
《中洲历史IV:中洲的变迁》内容不定期更新。
欢迎大家捉虫和讨论,包子爱你们~❤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第四章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
Part IV The First 'Silmarillion' Map

更新时间:2018年9月22日 19:07 星期六

页面大小:86,193

〇、前言

  • 看不懂的词汇大多来自有道翻译,可能与原文的意思有很大偏差。不是正经翻译!
  • 第一人称是小托。后文有完整故事。基本上——(原文注释)、【我的注释】
  • 引用维基留言框中的一句经典格言“我自以为对第一纪元地理知之甚多,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 照片上直接标注实在不太清楚,所以地图我重画了新的放上来。
  • 比起编年史,我觉得还是地理更和蔼可亲一些(。•ˇ‸ˇ•。),哪年要是能肝完就成仙了~

一、正文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这张地图创作于一份利兹大学的试卷上(如同创作《胡林的子女之歌》A版大部分篇章那样,见III.4)。由此可推断,这份地图的起源同《胡林的子女之歌》有关,或者可能同写在旁边的“神话概略”有更大的联系(第11页)。换句话说,一些看似在初次创作地图时就出现的名字,却并没有在《征战史》之前的正文中出现。虽然它不是以最初的方式绘制的,因有迹象表明我父亲确有打算以某种方式继续创作,但是他在地图的创作上花费了数年的时间,地图最后也有了很大的改动。父亲修改过它们的名字,重新设定了地理的位置;用红墨水、黑墨水、绿墨水、铅笔和蓝蜡笔书写,通常那些文字都相互堆叠。一些线条代表了地区边界,而另一些线条代表了河流。它们同改变地域界限、改变河流走向和删除线纠缠在一起。但值得注意的是,绘制在第一版地图上的河道,在日后的创作和修改中,几乎没有改变过。

同这份地图相关的,还有两份增补,给出了主地图或是地图中间部分的东方和西方扩展;这些是后来重新摹拟和标注的(见插入段)。主地图在一张独立的纸头上,但这儿我将他摹拟成了两个部分——北方和南方。用红墨水书写的,似乎属于名字最原始的“一层”,用黑墨水书写的(例如:胡安墨玟[Mavwin]图尔巩)也同样如此;但像用红墨水写的泰格林河贝烈瑞安德[Geleidhian][1]两个名字,却并没有在《征战史》之前出现过。用绿色墨水写的则更少:如贝烈瑞安德[Broseliand];如写在北半张地图刚多林旁、南半张地图纳国斯隆德旁的诺多[Gnomes];还有写在东南方的四处游荡的诺多[Wandering Gnomes]

在接下来以字母表顺序排序的列表中,我会将每个部分依次呈现[2],并在几乎每一项后作出评注,尤其侧重当前这个名字首次在叙事文本中出现的地方。

1. 北方部分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北方部分(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1. 阿格隆隘口Gorge of Aglon
这个名字是后期仓促加上的。阿格隆隘口首次出现在《蕾希安之歌》中(1928年创作的短文,第2062、2995行)。在《蕾希安之歌》和《征战史》(第9、10节)中,隘口是费艾诺众子的居住之地。地图上,他们的名字被写在隘口的北边(并用圆圈圈出,圈上连有箭头指向东边)。【在重置地图上,因为东方已有希姆凛的标注,为了地图整体效果,因而我省略了圆圈和箭头。】

2. 安格班Angband
安格班的地理位置与桑戈洛锥姆之间的联系,表明了我父亲在创作长诗[Lays]和“神话概略”[Sketch]时,是怎么看待这两个地方的。在《胡林的子女之歌》(第712-714行)中,在桑戈洛锥姆雷鸣之山,那咆哮不惜的断崖脚下,“令人绝望的地狱厅堂”在此建起。
在《蕾希安之歌》(第3526行ff.)中,安格班的大门明显是在开在桑戈洛锥姆山脚下的;在“神话概略”(第8节)中,桑戈洛锥姆是“魔苟斯势力范围内,铁山脉的最高峰”。更多详情,请参阅《世界的面貌》章节,第307页。

3. 安格埃瑞德[3]Angeryd
即铁山脉。参见:《图伦拔的传说》中的安格欧洛丁[3][Angorodin]。
Angrin Aiglir Aiglir Angrin,在《胡林的子女之歌》中出现了两次(第711、1055行),后期被修订为Eiglir Engrin(在《精灵宝钻》中则被称为埃瑞德恩格林Ered Engrin))。

4. 阿亚多[3]Aryador
从《失落的传说》,到希斯路姆的第三个名字,这个名字一而再地出现,很是令人吃惊。在《精灵的出现》(见《中洲历史》第一卷第119页)中,人类把希斯罗迷叫做“阿亚多”;另见第一卷第249页。

5. 泪雨之战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
在《胡林的子女之歌》(第1439行ff.)中,阵亡者之丘“位于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呛人烟尘笼罩之地’的最边缘”(格温多[Flinding]和图林向西边游荡,第1436行);另见:《征战史》第11节,“芬巩[Finweg]、图尔巩和希斯路姆人类,在西边、干渴平原[Thirsty Plain]的边界上集结”。

6. 贝烈格图林Beleg and Túrin
这两个名字标注在多瑞亚斯的北防线上,在那里贝烈格和图林并肩作战打击奥克,这一故事要素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7页)中。

7. 奇立斯梭隆Cristhorn
在刚多林所处山脉的北边(而不是在最初的南边),最早出现于《埃雅仁迪尔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43页)中,那是首未完成的头韵体诗。

8. 暗影死亡森林Forest of Deadly Nightshade
陶尔-努-浮阴[Taur-na-Fuin]。

9. 多尔罗明Dorlómin
希斯路姆

10. 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
这个名字诞生在创作《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55页)的时期,那里也能看到“干渴平原[Thirsty Plain]”一词。在地图上,“多尔-努-法乌格砾斯”是由“黑色平原[The Black Plain]”修订而来的。

11. 去往南方贝烈戈斯特诺格罗德矮人路Dwarf-road to Belegost and Nogrod in the South
真有意思,这条矮人路,是由在遥远南方的诺格罗德和贝烈戈斯特,直通到千石窟大门口的。即便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有这可能,地图上的那条“矮人路”,仅仅指的是矮人们被召唤去多瑞亚斯时的取道,而非他们平常走的路。

12. 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
一处后期的修改,替换了原本的名字“埃瑞德罗明[Eryd Lómin]”。另见《征战史》Ⅱ第15节(注释1)。
埃瑞德罗明Eryd Lómin),这一名字出现在画作的说明上。这幅画作创作于1928年7月,画作的主题是托尔西瑞安【也许暗示着埃瑞德罗明与托尔西瑞安之间的联系】。然而,在地图和《征战史》Ⅱ第15节中,它都指的是黯影山脉;见本书第192-193页。

13. 埃斯加尔都因Esgalduin
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93页)中。据《征战史》(第9节)记载,它“发源于陶尔-努-浮阴[Taur-na-Fuin]的暗泉”;见“黯溪[Shadowy Spring]”。埃斯加尔都因河的走向,日后也没有再修改过。

14. 金格漓斯Ginglith
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88页)。这条河的走向未曾改变过。

15. 刚多林Gondolin
立于该处,日后也是如此。由环抱山脉而出,向西南而下的一些线条【重制的图中,因为实在看不清了,只表现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可能代表了秘密的“逃亡路线[Way of Escape]”。

16. 希斯路姆Hithlum
很显然,希斯路姆的领域并没有越过黯影山脉以南,尽管在地图上这道山脉的的位置有些区别。由那些等高线可见,米斯林的山脉此时还未出现。多尔罗明则是作为它的别名出现,就像在《神话概略》和《征战史》中,米斯林湖先后位于希斯罗迷/希斯路姆/多尔罗明;而在地图上,米斯林则仅仅是一个湖名(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03页)。

17. 胡安Huan
那是一片领土,在伊芙林湖的东南面,归胡安管辖。这是贝伦与露西恩传说中非常早期的一个阶段,那时胡安是个独立的角色,且它没有任何一位主人(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44页)。

18. 妖狼岛Isle of the Werewolves
这座岛屿首次出现在《蕾希安之歌》中,那是一段写于1928年3月的文章(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34页)。在原先的地图上,标注在刚多林的西南方。它由西瑞安河先分成两条相隔甚远的支流、后又汇聚,从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岛屿。不过,这个位置随后被弃用,一个箭头由此地指向更遥远的北方,直至泪雨战场略往南一些。但在晚期的地图里,这处岛屿又往南挪了一些。

19. 伊芙林湖Lake Ivrin
该地名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第1526行)。它在图中的地理位置,我想可能是来源于《歌谣》(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87页),它后来一直保留了下去。

20. 恐怖之地Land of Dread
该地名在《蕾希安之歌》中出现了两次(第49、383行),位于魔苟斯的领地内。

21. 墨玟Mavwin
地图保留了它的旧名,Mavwin可以追溯到《图伦拔的传说》。这很奇怪,因为早在第二版的《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94页)和《神话概略》中,就已经出现Morwen这个名字了。在《神话概略》(第9节)中有,胡林和墨玟“住在希斯路姆边缘的树林里”。

22. 明迪布河Mindeb
首次出现在《蕾希安之歌》,第2924行(创作于1928年4月)。

23. 米斯林湖Lake Mithrim
希斯路姆

3. 铁山脉Mountains of Iron
见安格埃瑞德AngerydAngrin Aiglir

24. 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
该地最初是被设定在了西瑞安河的西岸、刚多林的西南,且十分靠近妖狼岛[Isle of the Werewolves](原先的位置)。因而,它同《刚多林的陷落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48页)里的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肯定不是同一个地方。因为诗歌中写道,刚多林的隐匿大门,事实上“坐落于黑暗的顿埚塞布[Dungorthin]”。
随后,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被删去,它的名字被写在了更远的北方,不过依然位于西瑞安河的西岸,几乎就在黯影山脉的山脚下。这一地点很明显就是《胡林的子女之歌》中所提到的。图林格温多[Flinding]穿过了泪雨的战场,在西瑞安源头附近过了河,来到了“黯影山脉的……山脚下”。他们在那里,进入了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的山谷(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59、87页)。
之后,又一个箭头将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移到了西瑞安河以东、多瑞亚斯以北,差不多就是晚期地图上Nan Dun-Gorthin(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eb])的位置了。

25. 奥克栈道Ores' Road of Haste
参见:《神话概略》第12节:“奥克之路[Orc-road]……当奥克要赶路时会使用。”

12. 黯影山脉Shadowy Mountains
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9页)。见埃瑞德罗明Eryd Lómin)。

89. 黯溪Shadowy Spring
值得注意的是,阿洛斯河埃斯加尔都因河发源自同一地点——黯溪(这一名字先前并未出现在文本中;见埃斯加尔都因河)。那张由我绘制、出版在《精灵宝钻》中的地图,是参照了较晚期的地图。晚期地图中, 依然是这种情况。但在我绘制的地图里,这两条河流的源头是分开的,很抱歉,这可能是个错误。

26. 银碗河Silver Bowl
即是泰格林河(银碗河不是日后的支流凯勒布洛斯河【因为凯勒布洛斯河有着“银色泡沫、银色的雨”的别名,而泰格林河只是“分界线”的意思】),在《图伦拔的传说》、《神话概略》和《征战史》的第13节均是如此。

27. 西瑞安河Sirion
西瑞安的河道走向从未改变过;在晚期的地图里,我父亲精确地遵照了早期的版本。

28. 西瑞安泉Sirion's Well
即《胡林的子女之歌》(第1460行)。它的位置从未改变过。

88. 费艾诺众子Sons of Fëanor
见上文阿格隆隘口

26. 泰格林河Taiglin
这看上去像是地图上最初的元素,虽然这个名字不知怎么直到《征战史》第13节才出现(见第223页)。

8. 陶尔-努-浮阴Taur-na-Fuin
这个名字(在《失落的传说》中是“陶尔-浮阴[Taur Fuin]”)和它的翻译“暗影死亡森林”,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55页)。

29. 桑戈洛锥姆Thangorodrim
见上文安格班

30. 希姆巴尔特Thimbalt
这个名字没有出现在其他任何地方。从地图来看,我并不是很确定它代表了什么。但既然,安格班是用围绕在它四周的点所标记出的一片区域【我重绘时用了更深的灰色标记出它的范围】,而希姆巴尔特[Thimbalt]周围也有相似的点,那么它似乎像是另一处要塞。不过,父亲用铅笔划掉了它。

31. 干渴平原Thirsty Plain
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干渴”一词,是用黑墨水修订的,原文是用红墨水写的“黑色”。

32. 千石窟Thousand Caves
该词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它位于此地,且未再改动过。埃斯加尔都因河由此西折,向西瑞安河流去。

33. 图伦拔的林中居民Woodmen of Turambar
这是“林中居民”[Woodmen]一词第二次出现在地图上,且它后期也位于此地;见南方部分的注释。

2 南方部分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南方部分(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34. 阿洛斯河River Aros
迄今为止,阿洛斯河仅在《瑙格拉弥尔的传说》中被给予了名字。在阿尔塔诺尔[Artanor](即多瑞亚斯)的覆灭后,矮人从那里回到他们在南方的家园(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25页),需要在“碎石渡口”萨恩阿斯拉德[Sarnathrod]处,跨越“湍急的溪流”阿洛斯(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36页)。在相同的地方也有指出,更靠近它的源泉,从Rodothlim居住的洞穴[Caves of the Rodothlim][4]门口流过,虽然这与父亲后期的注释“不[那?]是纳洛格河”相悖(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44页,注释15);然而在《图伦拔的传说》的传说中,那些洞穴是在一条“奔流汇入西瑞安河”的溪流上方(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81页)。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倘若假定在《瑙格拉弥尔的传说》中,碎石渡口在(日后的)阿洛斯河上,那么Rodothlim居住的洞穴[Caves of the Rodothlim]应当同样在阿洛斯河上,但这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换句话说,如果阿洛斯河仅仅只是纳洛格河的早期名字,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矮人们匆忙离开了阿尔塔诺尔[Artanor]【多瑞亚斯】后,会往纳洛格河的方向走呢[5]?总而言之,我

3 地图的西方和东方扩展

3.1 西方扩展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西方扩展(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3.2 东方扩展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东方扩展(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附录:《中洲的变迁》地图集

图1

《中洲的变迁》第五章图1(J.R.R. 托尔金绘,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图2

《中洲的变迁》第五章图1(J.R.R. 托尔金绘,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图3

(图+文)

地图4

(图+文)

地图5

(图+文)

借地存一点(有译文但)没有前言的部分

全书开头

……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前言中简单介绍了《中洲的变迁》的章节构成,章节名字的来源,七个章节之间的联系与创作的先后顺序。


第五章 世界的面貌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Part V The Ambarkanta
第五辑 世界的面貌

这是一份非常简短的作品,有着重要的价值(不仅仅是作为地图的附文)。在正文开头,它被定名为“世界的面貌”;在一张脱落的、但很明显属于这份作品的标题页上写着:

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

世界的面貌

儒米尔

还有用滕格瓦写的Ambarkanta一词。这是儒米尔自《失落的传说》后,首次出现在别的地方;但正文中没有提及他的名字。

那么《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毋庸置疑是在《征战史》之后创作的了(可能晚了几年)。乌图姆诺[Utumna]这个名字在《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再次出现,而它在《征战史》中是一处增补;同样“中洲”这一术语在《征战史》中也还未出现;埃茹曼则在《征战史》中(反常地)成了人类苏醒之地(第119页、第205页),而在《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中,它的名字首次变成了希尔多瑞恩;另外,这里也有些线索,可以证明《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有着一些只能在《征战史》修订部分才有的名字和细节(例如:第289页的精灵家园,但法埃瑞依海湾[Bay of Faërie] > 精灵家园海湾[Bay of Elvenhome]出现在《征战史Ⅱ》,第186页第12条注释)。

这份文稿由六页用墨水书写的、完好的手稿组成,手稿上几乎没有修订;因而我通篇给出了文本的最终形式,并将所有废弃的文段都写在了文后的注释里。与这份作品紧密相关的,有从原图摹拟下来的三张世界示意图,在本书中编号Ⅰ、Ⅱ、Ⅲ;还有两张摹拟的地图,编号Ⅳ、Ⅴ(见插页)。在那些与摹拟图相对的页面上,我为名字的变化添加了注释。文稿始于一张宇宙志词汇和相应说明的表单;表单我会在第294~296页给出。

第六章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Part VI The Earliest Annuals of Valinor
第六辑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我把这份作品取名为“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是因为在这份作品之后,大约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父亲创作了第二个版本的年表。再后来,父亲完成《魔戒》的创作后,很可能是1951~1952年间,他又创作了第三个版本,取名为《阿门洲编年史》。虽然《阿门洲编年史》仍有一部分是演化自先前两份年表的,但它大体上是一份全新的作品,而且它包含了一些有关发生在远古时代重大事件的最完整文段。

这份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由九张钢笔墨水写就简短手稿组成。手稿上有着大量的修订和插入段。其中用墨水做的那些修改,可能是在正文初稿完成后不久写就的;而在第二层上的那些修改,是模糊且潦草的铅笔字,也不太容易辨识出来。后者包涵了两页篇幅相当可观的文段(在注释14至18给出),这些文段介绍了有关发生在中洲的事件,且是全新的资料。

以下便是《编年史》的原稿,除我悄悄改掉了一两处不太重要的语法问题外,其他所有的后期改动我都写在用编号标记的注释中,不同于那些用日期标注的。那些用日期标注的注释不仅量多复杂,还相互修订,因而我将它们写在所有注释的最后,以示区别。

很显然《编年史》同《征战史》是同一时期的作品,但它的创作时间要晚于《征战史》。我们可以从以下这点做出判断。起初,芬罗德(即日后的菲纳芬)是在船被烧毁后,才从遥远的北方回到了维林诺;而后期的故事中,他折回得更早一些,在北方的预言后便动身返回了维林诺。尽管在《征战史》中, 后者业已出现,然而它仅是页边的一处旁注修改(§5的注释8和评注的第204页),而在《编年史》里,后者已编入了正文中(见维林诺2993年[Valian Year 2993])。这份《编年史》中,已出现贝烈瑞安德[Beleriand]这个词;然而就《征战史》的§12而言,贝烈瑞安德[Beleriand]一词都是由Broseliand修订而来的;此外,在《编年史》中,还有许多其他的专有名词都未曾出现在《征战史》里,例如:阿德嘉兰[Bladorion]达戈-努因-吉利亚斯[Dagor-os-Giliath]专吉斯特[Drengist]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这个词只出现在《征战史》的晚期修订中);埃瑞德罗明[Eredlómin]增加了它晚期才有的含义“回音山脉”,而《征战史》和第一版地图上的黯影山脉还没有“回音山脉”这个解释(见第233-234页)。然而,我无从判断《编年史》的创作时间比《阿姆巴坎塔》是早还是晚,但这似乎也并不重要;很显然,这两份文稿几乎是创作于同一时期。

在《编年史》(下文我会将它简称为“AV”)的评述后,我会在附录中给出它的几个古英语版本。 (前言OVER)

test

Map of 努门诺尔


存档:(摘自群内多谷大的消息记录) 原著词条按照

写作过程

内容

目录

梗概

影响

这个结构来写,具体小标题的名称可以不同,但总之是按照“创作/出版过程” “作品本身” “影响/评价/改编”这个结构顺序

  1. 在英语中,“贝烈瑞安德”被称为Broseliand,而诺多们则称它为Geleidhian
  2. 我们在复制品中可以看到,北方部分的名字列表中,包含的、最南边的地名位于原图的折叠处;因此,金格漓斯河、埃斯加尔都因河和千石窟出现在第一份地名列表中,而西瑞安河以外的多瑞亚斯、阿洛斯河则出现在第二份列表中。
  3. 3.0 3.1 3.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E9.9D.9E.E5.AE.98.E8.AF.91的引用提供文字
  4. 译者注: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中,居住在纳国斯隆德的精灵被称作Rodothlim,后来被改为Rothwarin
  5. 译者注:纳洛格河在多瑞亚斯西边,而矮人的王国在多瑞亚斯的东边。

爱努林达列

段落 段首文(中) 段首文(英) 源自
1 始有一如,“独一之神”…… There was Eru, the One... C版[1]第1段
2 于是,伊露维塔召聚所有的爱努…… And it came to pass... C版第2段
3 伊露维塔对他们说道…… Then Ilúvatar said to them... C版第3段
4 于是,众爱努的声音…… Then the voices of the Ainur... C版第4段
5 但此刻伊露维塔静坐倾听…… But now Ilúvatar sat and hearkened... C版第5段
6 如今他将一些这类念头…… Some of these thoughts... C版第6段
7 于是,伊露维塔起身…… Then Ilúvatar arose... C版第7段
8 这场冲突进行到中途…… In the midst of this strife... C版第8段
9 于是,伊露维塔开口说道…… Then Ilúvatar spoke... C版第9段
10 众爱努闻言皆感惧怕…… Then the Ainur were afraid... C版第10段
11 他们进入空虚之境…… But when they were come into the Void... C版第11和12段
12 那时,伊露维塔又向众爱努…… And many other things... D版[2]第13段
13 所谓伊露维塔的儿女…… Now the Children of Ilúvatar... D版第14段
14 但是,其余爱努注视着…… But the other Ainur looked upon... C版第15段
15 精灵称为乌欧牟的那位爱努…… Now to water had that... D版第16段
16 伊露维塔对乌欧牟说…… And Ilúvatar spoke to Ulmo... D版第17段
17 乌欧牟闻言答道…… Then Ulmo answered... C版第18段
18 但就在乌欧牟说话间…… But even as Ulmo spoke... D版第19段(包括脚注)
19 景象的隐没在众爱努中引起了一阵骚动…… Then there was unrest among the Ainur... D版第20段
20 如此一来,有些爱努仍与…… Thus it came to pass... D版第20段
21 然而,众维拉进入一亚时…… But when the Valar entered into Eä... D版第22和23段
22 然而,曼威乃伊露维塔意念中与米尔寇…… But Manwë was the brother of Melkor... D版第24段
23 如今众维拉为自己采用了形体色相…… Now the Valar took to themselves... D版第25段
24 众维拉还吸引了很多同伴加入…… And the Valar drew unto them... C版第26段
25 于是,第一场维拉和米尔寇争夺阿尔达主权…… Thus began the first battle of the Valar... D版第27段(本段最后一句出自D版第28段)
  1. 参考自《魔苟斯之戒》第8-23页,及后文的相关评注,有修改
  2. 全文摘自《魔苟斯之戒》第29-37页,及后文的相关评注

精灵宝钻征战史

第一章 天地之初,万物之始

段落 段首文(中) 段首文(英) 主要参考 辅助资料
1 智者传说…… It is told among the wise... 《爱努林达列》[1]版本D第31段 《阿门洲编年史》第13段:“Arda was filled with the sound of his laughter”和“Melkor fled before his wrath and his laughter, and forsook Arda”
2 那时,众维拉整顿了…… In that time the Valar brought order...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1段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2]第11段:“at the prayer of Yavanna”
3 于是,雅凡娜播下的种子…… Then the seeds that Yavanna ...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1段
4 众维拉停下劳作…… Now it came to pass that... 《阿门洲编年史》[3]第16-17段
5 来赴宴的维拉齐聚在…… Now therefore the Valar were gathered... 《阿门洲编年史》第18段
6 然后,心满意足又十分疲倦的托卡斯…… Then Tulkas slept... 《阿门洲编年史》第19段
7 彼时,米尔寇开始挖掘…… Now Melkor began the delving... 《阿门洲编年史》第20-21段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2段:“dyed the earth with blood”
8 米尔寇趁着混乱与黑暗潜逃…… In the confusion and the darkness... 《阿门洲编年史》第22段
9 阿尔达之春就这样结束了…… Thus ended the Spring of Arda... 《阿门洲编年史》第23段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2段:“that is called by the Elves Ekkaia”和“how wide is the sea none know but the Valar”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3段的最后两句话,顺序颠倒
《中洲的面貌》[4],有关“贝烈盖尔”部分。
10 在矗立如墙的佩罗瑞山脉后方…… Behind the walls of the Pelóri... 《阿门洲编年史》第23段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3段:“and there were their houses, their gardens, and their towers”
11 当维林诺完全竣工…… And when Valinor was full-wrought... 《阿门洲编年史》第25-26段(跳过了第24段)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3段:“beyond the mountains”和“Valmar of many bells”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4段的最后一句话
《阿门洲编年史》第122段和《<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58d段,关于“科洛莱瑞(Corollairë)”
《昆迪与埃尔达》[5],关于“玛哈那哈尔(Máhanaxar)”
12 就在他们的注视下…… And as they watched...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5段 《阿门洲编年史》第26段:“And as they watched, upon the mound”和“the saplings grew and became fair and tall, and came to flower”
13 双圣树有一棵叶子墨绿…… The one had leaves of dark green...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5-16段
14 在七个时辰之内…… In seven hours the glory of each tree...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第17段 《阿门洲编年史》第28段:“But the light that was spilled from the Trees endured long, ere it was taken up into the airs or sank into the earth”
《阿门洲编年史》第29段最后一句话
15 然而随着时光流转…… But as the ages drew on to the hour...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3段 《阿门洲编年史》第24段:“Middle-earth lay in a twilight beneath the stars that Varda had wrought in the ages forgotten of her labours in Eä”
16 众维拉极少离开美丽又福乐的维林诺…… From the beauty and bliss of Valinor...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4-35段
17 但是,众维拉中地位最高…… But Manwë Súlimo...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6段
18 曼威从未想过为自己博取名誉…… Manwë has no thought for his own honour...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6段
19 但乌欧牟独居…… But Ulmo was alone...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7段
20 在那段黑暗时期里…… And in that time of dark Yavanna...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4段 《阿门洲编年史》第31段:“and his white hourse Nahar shone like silver in the shadows. Then the sleeping earth trembled at the beat of his golden hooves”,“quailed in Utumno”和最后一句话
21 以上所记载的就是开天辟地之际…… Now all is said concerning the manner... 《爱努林达列》版本D中一个没有小节号的段落,这段在版本C中并未出现过[6]
22 据说,众维拉离开之后一片寂静…… For it is said that after the departure of ...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38-39段
23 不过伊露维塔知道,人类…… But Ilúvatar knew that Men...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40段第1节
24 伴随这个自由的礼物而来的…… It is one with this gift of freedom... 《爱努林达列》版本D第40段第2节

托尔金中洲历史写作六阶段

表格部分内容来自伊丽莎白·A.惠廷厄姆的《托尔金神话故事的演变:关于中洲历史的研究》[7],部分内容来自托尔金词条。

阶段 年份 卷号 卷名 主要作品 作者经历的重要事件
1 1914-1920 1 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一 嬉乐不再的小屋
(The Cottage of Lost Play)
爱努的大乐章
(The Music of the Ainur)
日月传说
(The Tale of the Sun and Moon)
维林诺的隐藏
(The Hiding of Valinor)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1915年托尔金入伍,他被委任为兰开夏尔步兵团少尉,并在斯塔福德郡接受了11个月的训练
1916年3月22日,他与伊迪丝结婚
1916年6月4日,托尔金随第11服务营到达法国
1916年10月27日,患上战壕热
1916年11月8日,托尔金负伤回到英格兰
2 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 缇努维尔的传说
(The Tale of Tinúviel)
图伦拔与佛洛克
(Turambar and the Foalókë)
刚多林的陷落
(The Fall of Gondolin)
埃雅仁迪尔的传说
(The Tale of Eärendel)
1917-1918年,在后方服役,被提拔为中尉
1917年11月16日,约翰·托尔金出生
一战后,编辑《牛津英语字典》,主要负责W开头的源自日耳曼语词汇的历史和语源学
1920年,接下利兹大学英语语言的教职,开始教书
2 1920-1935 3 贝烈瑞安德的歌谣 胡林的子女之歌
(The Lay of the Children of Húrin)
蕾希安之歌
(The Lay of Leithian)
1920-1925年,在利兹大学教书
1920年10月22日,迈克尔·托尔金出生
1924年11月21日,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出生
1925年,他接下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教职
1929年6月18日,普莉希拉·托尔金出生
4 中洲的变迁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
(The Earliest 'Silmarillion')
诺多族的历史
(Qenta Noldorinwa)
世界的面貌
(The Ambarkanta)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The Earliest Annals of Valinor)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The Earliest Annals of Beleriand)
3 1937-1938 5 失落之路 努门诺尔沦亡史
(The Fall of Númenor)
失落之路
(The Lost Road)
创世录
(Ainulindalë)
精灵宝钻征战史
(Quenta Silmarillion)
词源及语法
(The Etymologies)
出版《霍比特人
预备写《魔戒
4 1938-1948 6
7
8
9
魔影重临
艾森加德的背叛
魔戒大战
索隆的败亡
魔戒 创作《魔戒
1939年,托尔金在政府编码与译码学校(GC&CS)的伦敦部接受译码培训,但同年10月被告知不需要他的服务
1939-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
1945年,调任默顿学院英语语言及文学的教授
5 1948-1959 10 魔苟斯之戒 创世录
(Ainulindalë)
阿门洲编年史
(The Annals of Aman)
晚期的<精灵宝钻征战史>
(The Later Quenta Silmarillion)
芬罗德与安德瑞丝的辩论
(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
神话的蜕变
(Myths Transformed)
1954-1955年间,出版《魔戒
11 精灵宝钻争夺战 灰精灵编年史
(The Grey Annals)
晚期的<精灵宝钻征战史>
(The Later Quenta Silmarillion)
胡林的漂泊
(The Wanderings of Húrin)
昆迪与埃尔达
(Quendi and Eldar)
12 中洲的民族 楔子
(The Prologue)
有关语言的附录
(The Appendix on Languages)
1959年,从牛津大学退休
6 1960-1973 12 中洲的民族 四份晚期作品:
矮人与人类
(Of Dwarves and Men)
费艾诺的示播列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
洛斯问题
(The Problem of Ros)
有关格罗芬德尔、奇尔丹和其他角色的晚期作品
(Last Writings of Glorfindel, Cirdan, and other matters)
两份未完的传说:
新的魔影
(The New Shadow)
塔尔-埃尔玛
(Tal-Elmar)
退休在家
1971年11月29日,伊迪丝逝世
1973年9月2日,托尔金逝世
  1. 《爱努林达列》一篇中,引用了版本C的第31段,和版本D的第31-40段(包括一个没有小节号的段落),出自《魔苟斯之戒》第17-18和31-37页
  2. 《<精灵宝钻征战史>的晚期资料》,题为《维林诺与双圣树》,出自《魔苟斯之戒》第152-156页(及后文的评注),相关段落为第11-17段(该段落编号是根据《失落之路》的《诺多史》和《诺多族的历史》划分的)。
  3. 《阿门洲编年史》的第16-29段,出自《魔苟斯之戒》第52-56页。第31段的插入部分,出自《魔苟斯之戒》第70页。
  4. 见《中洲的变迁》第五章,第250、254页
  5. 见《精灵宝钻争夺战》,第399页
  6. 见《魔苟斯之戒》,第35、36页
  7. Whittingham, E., & Tolkien, J. R. R. (2008). The evolution of Tolkien's mythology: A study of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Critical explorations in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7). Jefferson, N.C.: McFarland &.
avatar
感觉放寒假前都没有时间写维基了,大哭QAQ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的更多文章

《诺多史》
  5     1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5     5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0     0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论文写得爆炸,我来寻找一点自由的火焰。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