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均来自: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
《中洲历史IV:中洲的变迁》内容不定期更新。
欢迎大家捉虫和讨论,包子爱你们~❤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第四章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
Part IV The First 'Silmarillion' Map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20日 17:12 星期一

页面大小:55,879

〇、前言

  • 看不懂的词汇大多来自有道翻译,可能与原文的意思有很大偏差。不是正经翻译!
  • 第一人称是小托。后文有完整故事。基本上——(原文注释)、【我的注释】
  • 引用维基留言框中的一句经典格言“我自以为对第一纪元地理知之甚多,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 照片上直接标注实在不太清楚,所以地图我重画了新的放上来。
  • 比起编年史,我觉得还是地理更和蔼可亲一些(。•ˇ‸ˇ•。),哪年要是能肝完就成仙了~

一、正文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这张地图创作于一份利兹大学的试卷上(如同创作《胡林的子女之歌》A版大部分篇章那样,见III.4)。由此可推断,这份地图的起源同《胡林的子女之歌》有关,或者可能同写在旁边的“神话概略”有更大的联系(第11页)。换句话说,一些看似在初次创作地图时就出现的名字,却并没有在《征战史》之前的正文中出现。虽然它不是以最初的方式绘制的,因有迹象表明我父亲确有打算以某种方式继续创作,但是他在地图的创作上花费了数年的时间,地图最后也有了很大的改动。父亲修改过它们的名字,重新设定了地理的位置;用红墨水、黑墨水、绿墨水、铅笔和蓝蜡笔书写,通常那些文字都相互堆叠。一些线条代表了地区边界,而另一些线条代表了河流。它们同改变地域界限、改变河流走向和删除线纠缠在一起。但值得注意的是,绘制在第一版地图上的河道,在日后的创作和修改中,几乎没有改变过。

同这份地图相关的,还有两份增补,给出了主地图或是地图中间部分的东方和西方扩展;这些是后来重新摹拟和标注的(见插入段)。主地图在一张独立的纸头上,但这儿我将他摹拟成了两个部分——北方和南方。用红墨水书写的,似乎属于名字最原始的“一层”,用黑墨水书写的(例如:胡安墨玟[Mavwin]图尔巩)也同样如此;但像用红墨水写的泰格林河贝烈瑞安德[Geleidhian][1]两个名字,却并没有在《征战史》之前出现过。用绿色墨水写的则更少:如贝烈瑞安德[Broseliand];如写在北半张地图刚多林旁、南半张地图纳国斯隆德旁的诺多[Gnomes];还有写在东南方的四处游荡的诺多[Wandering Gnomes]

在接下来以字母表顺序排序的列表中,我会将每个部分依次呈现[2],并在几乎每一项后作出评注,尤其侧重当前这个名字首次在叙事文本中出现的地方。

1. 北方部分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北方部分(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1. 阿格隆隘口Gorge of Aglon
这个名字是后期仓促加上的。阿格隆隘口首次出现在《蕾希安之歌》中(1928年创作的短文,第2062、2995行)。在《蕾希安之歌》和《征战史》(第9、10节)中,隘口是费艾诺众子的居住之地。地图上,他们的名字被写在隘口的北边(并用圆圈圈出,圈上连有箭头指向东边)。【在重置地图上,因为东方已有希姆凛的标注,为了地图整体效果,因而我省略了圆圈和箭头。】

2. 安格班Angband
安格班的地理位置与桑戈洛锥姆之间的联系,表明了我父亲在创作长诗[Lays]和“神话概略”[Sketch]时,是怎么看待这两个地方的。在《胡林的子女之歌》(第712-714行)中,在桑戈洛锥姆雷鸣之山,那咆哮不惜的断崖脚下,“令人绝望的地狱厅堂”在此建起。
在《蕾希安之歌》(第3526行ff.)中,安格班的大门明显是在开在桑戈洛锥姆山脚下的;在“神话概略”(第8节)中,桑戈洛锥姆是“魔苟斯势力范围内,铁山脉的最高峰”。更多详情,请参阅《世界的面貌》章节,第307页。

3. 安格埃瑞德[3]Angeryd
即铁山脉。参见:《图伦拔的传说》中的安格欧洛丁[3][Angorodin]。
Angrin Aiglir Aiglir Angrin,在《胡林的子女之歌》中出现了两次(第711、1055行),后期被修订为Eiglir Engrin(在《精灵宝钻》中则被称为埃瑞德恩格林Ered Engrin))。

4. 阿亚多[3]Aryador
从《失落的传说》,到希斯路姆的第三个名字,这个名字一而再地出现,很是令人吃惊。在《精灵的出现》(见《中洲历史》第一卷第119页)中,人类把希斯罗迷叫做“阿亚多”;另见第一卷第249页。

5. 泪雨之战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
在《胡林的子女之歌》(第1439行ff.)中,阵亡者之丘“位于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呛人烟尘笼罩之地’的最边缘”(格温多[Flinding]和图林向西边游荡,第1436行);另见:《征战史》第11节,“芬巩[Finweg]、图尔巩和希斯路姆人类,在西边、干渴平原[Thirsty Plain]的边界上集结”。

6. 贝烈格图林Beleg and Túrin
这两个名字标注在多瑞亚斯的北防线上,在那里贝烈格和图林并肩作战打击奥克,这一故事要素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7页)中。

7. 奇立斯梭隆Cristhorn
在刚多林所处山脉的北边(而不是在最初的南边),最早出现于《埃雅仁迪尔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43页)中,那是首未完成的头韵体诗。

8. 暗影死亡森林Forest of Deadly Nightshade
陶尔-努-浮阴[Taur-na-Fuin]。

9. 多尔罗明Dorlómin
希斯路姆

10. 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
这个名字诞生在创作《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55页)的时期,那里也能看到“干渴平原[Thirsty Plain]”一词。在地图上,“多尔-努-法乌格砾斯”是由“黑色平原[The Black Plain]”修订而来的。

11. 去往南方贝烈戈斯特诺格罗德矮人路Dwarf-road to Belegost and Nogrod in the South
真有意思,这条矮人路,是由在遥远南方的诺格罗德和贝烈戈斯特,直通到千石窟大门口的。即便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有这可能,地图上的那条“矮人路”,仅仅指的是矮人们被召唤去多瑞亚斯时的取道,而非他们平常走的路。

12. 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
一处后期的修改,替换了原本的名字“埃瑞德罗明[Eryd Lómin]”。另见《征战史》Ⅱ第15节(注释1)。
埃瑞德罗明Eryd Lómin),这一名字出现在画作的说明上。这幅画作创作于1928年7月,画作的主题是托尔西瑞安【也许暗示着埃瑞德罗明与托尔西瑞安之间的联系】。然而,在地图和《征战史》Ⅱ第15节中,它都指的是黯影山脉;见本书第192-193页。

13. 埃斯加尔都因Esgalduin
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93页)中。据《征战史》(第9节)记载,它“发源于陶尔-努-浮阴[Taur-na-Fuin]的暗泉”;见“黯溪[Shadowy Spring]”。埃斯加尔都因河的走向,日后也没有再修改过。

14. 金格漓斯Ginglith
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88页)。这条河的走向未曾改变过。

15. 刚多林Gondolin
立于该处,日后也是如此。由环抱山脉而出,向西南而下的一些线条【重制的图中,因为实在看不清了,只表现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可能代表了秘密的“逃亡路线[Way of Escape]”。

16. 希斯路姆Hithlum
很显然,希斯路姆的领域并没有越过黯影山脉以南,尽管在地图上这道山脉的的位置有些区别。由那些等高线可见,米斯林的山脉此时还未出现。多尔罗明则是作为它的别名出现,就像在《神话概略》和《征战史》中,米斯林湖先后位于希斯罗迷/希斯路姆/多尔罗明;而在地图上,米斯林则仅仅是一个湖名(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03页)。

17. 胡安Huan
那是一片领土,在伊芙林湖的东南面,归胡安管辖。这是贝伦与露西恩传说中非常早期的一个阶段,那时胡安是个独立的角色,且它没有任何一位主人(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44页)。

18. 妖狼岛Isle of the Werewolves
这座岛屿首次出现在《蕾希安之歌》中,那是一段写于1928年3月的文章(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34页)。在原先的地图上,标注在刚多林的西南方。它由西瑞安河先分成两条相隔甚远的支流、后又汇聚,从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岛屿。不过,这个位置随后被弃用,一个箭头由此地指向更遥远的北方,直至泪雨战场略往南一些。但在晚期的地图里,这处岛屿又往南挪了一些。

19. 伊芙林湖Lake Ivrin
该地名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第1526行)。它在图中的地理位置,我想可能是来源于《歌谣》(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87页),它后来一直保留了下去。

20. 恐怖之地Land of Dread
该地名在《蕾希安之歌》中出现了两次(第49、383行),位于魔苟斯的领地内。

21. 墨玟Mavwin
地图保留了它的旧名,Mavwin可以追溯到《图伦拔的传说》。这很奇怪,因为早在第二版的《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94页)和《神话概略》中,就已经出现Morwen这个名字了。在《神话概略》(第9节)中有,胡林和墨玟“住在希斯路姆边缘的树林里”。

22. 明迪布河Mindeb
首次出现在《蕾希安之歌》,第2924行(创作于1928年4月)。

23. 米斯林湖Lake Mithrim
希斯路姆

3. 铁山脉Mountains of Iron
见安格埃瑞德AngerydAngrin Aiglir

24. 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
该地最初是被设定在了西瑞安河的西岸、刚多林的西南,且十分靠近妖狼岛[Isle of the Werewolves](原先的位置)。因而,它同《刚多林的陷落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48页)里的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肯定不是同一个地方。因为诗歌中写道,刚多林的隐匿大门,事实上“坐落于黑暗的顿埚塞布[Dungorthin]”。
随后,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被删去,它的名字被写在了更远的北方,不过依然位于西瑞安河的西岸,几乎就在黯影山脉的山脚下。这一地点很明显就是《胡林的子女之歌》中所提到的。图林格温多[Flinding]穿过了泪雨的战场,在西瑞安源头附近过了河,来到了“黯影山脉的……山脚下”。他们在那里,进入了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的山谷(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59、87页)。
之后,又一个箭头将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in]移到了西瑞安河以东、多瑞亚斯以北,差不多就是晚期地图上Nan Dun-Gorthin(南顿埚塞布[Nan Dungortheb])的位置了。

25. 奥克栈道Ores' Road of Haste
参见:《神话概略》第12节:“奥克之路[Orc-road]……当奥克要赶路时会使用。”

12. 黯影山脉Shadowy Mountains
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9页)。见埃瑞德罗明Eryd Lómin)。

89. 黯溪Shadowy Spring
值得注意的是,阿洛斯河埃斯加尔都因河发源自同一地点——黯溪(这一名字先前并未出现在文本中;见埃斯加尔都因河)。那张由我绘制、出版在《精灵宝钻》中的地图,是参照了较晚期的地图。晚期地图中, 依然是这种情况。但在我绘制的地图里,这两条河流的源头是分开的,很抱歉,这可能是个错误。

26. 银碗河Silver Bowl
即是泰格林河(银碗河不是日后的支流凯勒布洛斯河【因为凯勒布洛斯河有着“银色泡沫、银色的雨”的别名,而泰格林河只是“分界线”的意思】),在《图伦拔的传说》、《神话概略》和《征战史》的第13节均是如此。

27. 西瑞安河Sirion
西瑞安的河道走向从未改变过;在晚期的地图里,我父亲精确地遵照了早期的版本。

28. 西瑞安泉Sirion's Well
即《胡林的子女之歌》(第1460行)。它的位置从未改变过。

88. 费艾诺众子Sons of Fëanor
见上文阿格隆隘口

26. 泰格林河Taiglin
这看上去像是地图上最初的元素,虽然这个名字不知怎么直到《征战史》第13节才出现(见第223页)。

8. 陶尔-努-浮阴Taur-na-Fuin
这个名字(在《失落的传说》中是“陶尔-浮阴[Taur Fuin]”)和它的翻译“暗影死亡森林”,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55页)。

29. 桑戈洛锥姆Thangorodrim
见上文安格班

30. 希姆巴尔特Thimbalt
这个名字没有出现在其他任何地方。从地图来看,我并不是很确定它代表了什么。但既然,安格班是用围绕在它四周的点所标记出的一片区域【我重绘时用了更深的灰色标记出它的范围】,而希姆巴尔特[Thimbalt]周围也有相似的点,那么它似乎像是另一处要塞。不过,父亲用铅笔划掉了它。

31. 干渴平原Thirsty Plain
多尔-努-法乌格砾斯[Dor-na-Fauglith]。“干渴”一词,是用黑墨水修订的,原文是用红墨水写的“黑色”。

32. 千石窟Thousand Caves
该词首次出现在《胡林的子女之歌》。它位于此地,且未再改动过。埃斯加尔都因河由此西折,向西瑞安河流去。

33. 图伦拔的林中居民Woodmen of Turambar
这是“林中居民”[Woodmen]一词第二次出现在地图上,且它后期也位于此地;见南方部分的注释。

2 南方部分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南方部分(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34. 阿洛斯河River Aros
迄今为止,阿洛斯河仅在《瑙格拉弥尔的传说》中被给予了名字。在阿尔塔诺尔[Artanor](即多瑞亚斯)的覆灭后,矮人从那里回到他们在南方的家园(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25页),需要在“碎石渡口”萨恩阿斯拉德[Sarnathrod]处,跨越“湍急的溪流”阿洛斯(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36页)。在相同的地方也有指出,更靠近它的源泉,从Rodothlim居住的洞穴[Caves of the Rodothlim][4]门口流过,虽然这与父亲后期的注释“不[那?]是纳洛格河”相悖(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44页,注释15);然而在《图伦拔的传说》的传说中,那些洞穴是在一条“奔流汇入西瑞安河”的溪流上方(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81页)。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倘若假定在《瑙格拉弥尔的传说》中,碎石渡口在(日后的)阿洛斯河上,那么Rodothlim居住的洞穴[Caves of the Rodothlim]应当同样在阿洛斯河上,但这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换句话说,如果阿洛斯河仅仅只是纳洛格河的早期名字,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矮人们匆忙离开了阿尔塔诺尔[Artanor]【多瑞亚斯】后,会往纳洛格河的方向走呢[5]?总而言之,我

3 地图的西方和东方扩展

3.1 西方扩展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西方扩展(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3.2 东方扩展

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地图东方扩展(J.R.R. 托尔金绘,用户: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附录:《中洲的变迁》地图集

图1

《中洲的变迁》第五章图1(J.R.R. 托尔金绘,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图2

《中洲的变迁》第五章图1(J.R.R. 托尔金绘,熬夜编程的蛋花汤重制)。

图3

(图+文)

地图4

(图+文)

地图5

(图+文)

借地存一点(有译文但)没有前言的部分

全书开头

……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在前言中简单介绍了《中洲的变迁》的章节构成,章节名字的来源,七个章节之间的联系与创作的先后顺序。


第五章 世界的面貌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Part V The Ambarkanta
第五辑 世界的面貌

这是一份非常简短的作品,有着重要的价值(不仅仅是作为地图的附文)。在正文开头,它被定名为“世界的面貌”;在一张脱落的、但很明显属于这份作品的标题页上写着:

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

世界的面貌

儒米尔

还有用滕格瓦写的Ambarkanta一词。这是儒米尔自《失落的传说》后,首次出现在别的地方;但正文中没有提及他的名字。

那么《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毋庸置疑是在《征战史》之后创作的了(可能晚了几年)。乌图姆诺[Utumna]这个名字在《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再次出现,而它在《征战史》中是一处增补;同样“中洲”这一术语在《征战史》中也还未出现;埃茹曼则在《征战史》中(反常地)成了人类苏醒之地(第119页、第205页),而在《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中,它的名字首次变成了希尔多瑞恩;另外,这里也有些线索,可以证明《阿姆巴坎塔[Ambarkanta]》有着一些只能在《征战史》修订部分才有的名字和细节(例如:第289页的精灵家园,但法埃瑞依海湾[Bay of Faërie] > 精灵家园海湾[Bay of Elvenhome]出现在《征战史Ⅱ》,第186页第12条注释)。

这份文稿由六页用墨水书写的、完好的手稿组成,手稿上几乎没有修订;因而我通篇给出了文本的最终形式,并将所有废弃的文段都写在了文后的注释里。与这份作品紧密相关的,有从原图摹拟下来的三张世界示意图,在本书中编号Ⅰ、Ⅱ、Ⅲ;还有两张摹拟的地图,编号Ⅳ、Ⅴ(见插页)。在那些与摹拟图相对的页面上,我为名字的变化添加了注释。文稿始于一张宇宙志词汇和相应说明的表单;表单我会在第294~296页给出。

第六章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Part VI The Earliest Annuals of Valinor
第六辑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我把这份作品取名为“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是因为在这份作品之后,大约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父亲创作了第二个版本的年表。再后来,父亲完成《魔戒》的创作后,很可能是1951~1952年间,他又创作了第三个版本,取名为《阿门洲编年史》。虽然《阿门洲编年史》仍有一部分是演化自先前两份年表的,但它大体上是一份全新的作品,而且它包含了一些有关发生在远古时代重大事件的最完整文段。

这份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由九张钢笔墨水写就简短手稿组成。手稿上有着大量的修订和插入段。其中用墨水做的那些修改,可能是在正文初稿完成后不久写就的;而在第二层上的那些修改,是模糊且潦草的铅笔字,也不太容易辨识出来。后者包涵了两页篇幅相当可观的文段(在注释14至18给出),这些文段介绍了有关发生在中洲的事件,且是全新的资料。

以下便是《编年史》的原稿,除我悄悄改掉了一两处不太重要的语法问题外,其他所有的后期改动我都写在用编号标记的注释中,不同于那些用日期标注的。那些用日期标注的注释不仅量多复杂,还相互修订,因而我将它们写在所有注释的最后,以示区别。

很显然《编年史》同《征战史》是同一时期的作品,但它的创作时间要晚于《征战史》。我们可以从以下这点做出判断。起初,芬罗德(即日后的菲纳芬)是在船被烧毁后,才从遥远的北方回到了维林诺;而后期的故事中,他折回得更早一些,在北方的预言后便动身返回了维林诺。尽管在《征战史》中, 后者业已出现,然而它仅是页边的一处旁注修改(§5的注释8和评注的第204页),而在《编年史》里,后者已编入了正文中(见维林诺2993年[Valian Year 2993])。这份《编年史》中,已出现贝烈瑞安德[Beleriand]这个词;然而就《征战史》的§12而言,贝烈瑞安德[Beleriand]一词都是由Broseliand修订而来的;此外,在《编年史》中,还有许多其他的专有名词都未曾出现在《征战史》里,例如:阿德嘉兰[Bladorion]达戈-努因-吉利亚斯[Dagor-os-Giliath]专吉斯特[Drengist]埃瑞德威斯林[Eredwethion](这个词只出现在《征战史》的晚期修订中);埃瑞德罗明[Eredlómin]增加了它晚期才有的含义“回音山脉”,而《征战史》和第一版地图上的黯影山脉还没有“回音山脉”这个解释(见第233-234页)。然而,我无从判断《编年史》的创作时间比《阿姆巴坎塔》是早还是晚,但这似乎也并不重要;很显然,这两份文稿几乎是创作于同一时期。

在《编年史》(下文我会将它简称为“AV”)的评述后,我会在附录中给出它的几个古英语版本。 (前言OVER)

test

Map of 努门诺尔


存档:(摘自群内多谷大的消息记录) 原著词条按照

写作过程

内容

目录

梗概

影响

这个结构来写,具体小标题的名称可以不同,但总之是按照“创作/出版过程” “作品本身” “影响/评价/改编”这个结构顺序
  1. 在英语中,“贝烈瑞安德”被称为Broseliand,而诺多们则称它为Geleidhian
  2. 我们在复制品中可以看到,北方部分的名字列表中,包含的、最南边的地名位于原图的折叠处;因此,金格漓斯河、埃斯加尔都因河和千石窟出现在第一份地名列表中,而西瑞安河以外的多瑞亚斯、阿洛斯河则出现在第二份列表中。
  3. 3.0 3.1 3.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E9.9D.9E.E5.AE.98.E8.AF.91的引用提供文字
  4. 译者注: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中,居住在纳国斯隆德的精灵被称作Rodothlim,后来被改为Rothwarin
  5. 译者注:纳洛格河在多瑞亚斯西边,而矮人的王国在多瑞亚斯的东边。
avatar 我好懒啊_(:зゝ∠)_……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的更多文章

《诺多史》
  5     1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0     0
《中洲历史》部分诗歌翻译
  5     13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论文写得爆炸,我来寻找一点自由的火焰。

5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