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金真的是个种族主义者吗?》(Was Tolkien really racist? )的作者是迪米特拉·费米(Dimitra Fimi)[1]。这篇文章于2018年底发表在 The Conversation,荣获2019年托尔金学会奖的最佳文章奖。原文遵循CC-BY-SA 4.0协议,共享及演绎时请参见:CC-BY-SA 4.0

原文可在 The Conversation 阅读:Was Tolkien really racist? by Dimitra Fimi


托尔金真的是个种族主义者吗?
作者:迪米特拉·费米


灵的敌人,丑陋畸形的奥克,J.R.R.托尔金在作品中将他们妖魔化,这一行为是否暴露了他自己的某个信念“一些种族比其他种族更低劣”? 这是英国媒体最近指责《魔戒》作者暗藏种族主义观念的言论中的核心观点。

关于托尔金与他的种族观念的话题不算新鲜;许多的学者早已全面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包括我在内。此外,这个问题也早已被媒体广泛报道过。上一次这种媒体上的争论爆发于2002年,由彼得杰克逊指导的魔戒电影三部曲引发。

为何是现在?

最近,一个有线播客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奇幻小说作家Andy Duncan在播客中讨论了他写于2002年的短篇故事《Senator Bilbo》,其中的主人公与托尔金笔下的霍比特人英雄比尔博同名。在故事中,Duncan 想象一位现实世界中的议员 Theodore G Bilbo,二十世纪早期密西西比的一位白人至上主义者,他在一个现代化的中洲世界中反对奥克移民到夏尔。

这位虚构的议员反对一切外来者,认为他们会“污染”夏尔的纯粹。这是一个聪明而优秀的故事,其中奥克被描写成饱受误解与歧视的形象。但在播客中,Duncan 讲到,“托尔金反复重申了一个观点:一些种族比其他种族更加低劣”,而且 Duncan 还讲了这个想法如何导致危险的结果。

他是对的吗?好吧,其实对错参半。

托尔金的世界

托尔金的中洲是一个存在等级划分的强有力的视觉隐喻,采用中世纪的“存在之链”理论,将所有的生物按“灵魂”与“肉体”的比例排序。上帝与天使在最顶端,人类在下端,动物在更下端,以此类推。

相似的,托尔金的精灵位于中洲等级制度的顶端,而奥克在低端,因为他们有着与该地位相称的精神与灵魂(或完全缺乏)。在托尔金的神话体系里,奥克是很传统的“畸形丑陋”的形象,他们由魔苟斯(托尔金世界中初始的黑暗魔君)创造,代表着腐化,扭曲版的精灵与人类。

从神学角度来说,这是合理的。这在托尔金的神话中也是合理的,即组成《精灵宝钻》的精灵神话与传说系列(始自《魔戒》之前,从未完结,在托尔金死后才出版)。

但在书写《魔戒》时,托尔金改用了记叙文的模式。他在书写一本小说,这对角色的描述及对话等有着不同的要求。奥克变成了更加圆形的角色。他们有了更为明确的外貌,幽默感和性格。他们变成了类人的种族。

与此同时,托尔金开始重新思考奥克的起源。“腐化”版的精灵与人类在神学上讲是合理的,因为魔君米尔寇没有创造新物种的能力,他能做的只有扭曲已存在的生物。但如此一来,这些奥克拥有自由意志吗?他们能得到拯救吗?

托尔金对此感到纠结,这些丑陋的生物曾经是高尚的精灵,这个理论让他苦恼不已。他尝试了好几种解释来说明奥克的起源,甚至认为奥克可能是只能重播声音的录音机,就像鹦鹉。

他没能完成《精灵宝钻》,因此对于奥克的起源问题没有一个最终的“答案”。但是,《魔戒》中的奥克无疑拥有着有争议的种族特征:我们没有在文中得到详细的描写,但有一些重复出现的特点,包括斜眼,皮肤黝黑。这些元素像是来自维多利亚时期的人类学,将外貌与精神联系在一起。

目的重要吗?

托尔金不是第一个创造邪恶丑陋,像是“其他”种族的奇幻生物的作家。George MacDonald 在《公主与哥布林》中创造的哥布林也是同样的(令人不适的)产物,源自十九世纪对种族进化退化的焦虑。正如优秀的黑人奇幻作家 NK Jemisin 所说“奥克是毒树上的果实,源自于人们对‘其他种族’的恐惧。”这是否能说明托尔金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好吧,实情比这个更加复杂。

文学创作不是闭门造车。文学作品是传统的一部分。它们与其他作品相呼应,回应人们的期望。托尔金的早期创作是在企图书写一部神话,因此自然有丑陋的生物。George MacDonald 已经从欧洲的民间传说中提取出哥布林来作为自己书中“好人”的敌人,托尔金则从《贝奥武夫》的邪恶生物那里借来“奥克”。

托尔金笔下的怪物也(跟MacDonald的一样)回应了彼时人们对种族特征的焦虑担忧甚至“科学性的”争辩,这并不出人意料,但也为奥克增加了一层复杂性。尽管托尔金反对“种族主义”理论,拒绝为了保证《霍比特人》的德语译本而宣布雅利安人的起源,并且谴责纳粹德国,但这不能说明他早年 维多利亚晚期/爱德华早期 的成长历程中遗留下的偏见没有渗透到中洲的世界观中。

意识形态是强有力的,在文学中的作用是复杂的。有些作家的写作带有社会目的或政治目的。有些作者不这样做,但是他们的世界观、信念和价值观都难免隐含在他们的作品中。我相信托尔金的种族偏见也隐含在他的中洲世界,但他的价值观——友谊、团契、利他主义、勇气以及其他种种——是清楚明确的,这使得中洲世界变得更加复杂、有趣。

在《魔戒》的中洲世界,不同“种族”和民族需要团结合作来战胜敌人,主要是精神上邪恶的敌人。当山姆·甘姆吉看向一个死去的敌人时,他思考着这个人是否真的邪恶,或只是被迫参战,这个场景没有把敌人妖魔化或把“其他种族”非人化。这种复杂性正是一些文学作品经久不衰的原因,每一代人都能从中得到不同的感悟。 (全文完)


引用与注释

  1. 译名来自 ArdaNEWS
avatar
太阳雨
愿星光照耀你的前路。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