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说明

本博客意在汇总托尔金教授作品中诗歌的所有汉译版本,以便编辑查用。

《魔戒》

卷一


The Road Goes Ever On and On

大门外,从此始
旅途永不绝。
纵然前路漫漫,
我有脚步切切,
追行不停歇。
直抵大道歧处,
无数路径交会,
届时何处去?
我自随其缘。

The Road goes ever on and on,
    Down from the door where it began.
Now far ahead the Road has gone,
    And I must follow, if I can,
Pursuing it with eager feet,
    Until it joins some larger way
Where many paths and errands meet.
    And whither then? I cannot say.

無盡頭道路長又長
從家門出發通向遠方
不管這道路多麼遙遠
我要盡力沿著你向前闖
我急切的腳步追隨你
一直通往那大道康莊
許多道路在那兒交匯
到時我又往何處?這可不能講。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

穹苍下,精灵众王得其三,
    石殿中,矮人诸侯得其七,
尘世间,必死凡人得其九,
魔多翳影,王座乌沉,
黑暗魔君执其尊。
魔多翳影,邪暗深处,
统御余众,魔戒至尊,
罗网余众,魔戒至尊,
禁锢余众,魔戒至尊。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
    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
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
    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 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Shre nazg golugranu kilmi-nudu,
    Ombi kuzddurbagu gundum-ishi,
Nugu gurunkilu bard gurutu,
    Ash Burz-Durbagu burzum-ishi,
Daghburz-ishi makha gulshu darulu.
    Ash nazg durbatulûk, ash nazg gimbatul,
    ash nazg thrakatulûk agh burzum-ishi krimpatul,
Daghburz-ishi makha gulshu darulu.

—— 未加粗部分为语言学者戴维·萨洛(David Salo)
为电影创作的译文,并无正典依据。

天下魔戒有三枚屬於小精靈國王
七枚在侏儒王爺那石頭的殿堂
九枚屬於壽命不長的世間凡人
還有一枚屬於黑暗之君,在黑暗寶座上
在摩爾多國那陰影居住的地方
這一枚魔戒統轄著全部戒指
持有它就能找到所有魔戒
在摩爾多國那陰影居住的地方


A Walking Song

壁炉暖融融,
家中好安眠,
可是我们还不倦。
转过下个弯,或有
陌生的石和树,
待我们发现。
林木和花朵,叶片和小草,
都从身边飞掠。
天空下,山丘和流水,
我们全不留恋。

转过下个弯,或有
一条新路,秘密关口,
就算今天错过,
明天仍然可能,
走上隐秘小径,
奔向太阳与明月。
苹果和荆棘,核果和枣莓,
都放下!都放下!
沙子和岩石,水塘和山谷,
再见啦!再见啦!

家园已在身后,
世界尽在眼前,
路径纷纷待挑选,
走出阴影暮色,
直到黑夜尽头,
群星照临光灿灿。
转回身,向故乡,
我们悠然归家园。
迷雾和微光,积云和阴影,
终消散!终消散!
炉火和灯光,美食和大餐,
入梦乡!入梦乡!

Upon the hearth the fire is red,
Beneath the roof there is a bed;
But not yet weary are our feet,
Still round the corner we may meet
A sudden tree or standing stone
That none have seen but we alone.
    Tree and flower and leaf and grass,
    Let them pass! Let them pass!
    Hill and water under sky,
    Pass them by! Pass them by!

Still round the corner there may wait
A new road or a secret gate,
And though we pass them by today,
Tomorrow we may come this way
And take the hidden paths that run
Towards the Moon or to the Sun.
    Apple, thorn, and nut and sloe,
    Let them go! Let them go!
    Sand and stone and pool and dell,
    Fare you well! Fare you well!

Home is behind, the world ahead,
And there are many paths to tread
Through shadows to the edge of night,
Until the stars are all alight.
Then world behind and home ahead,
We'll wander back to home and bed.
    Mist and twilight, cloud and shade,
    Away shall fade! Away shall fade!
    Fire and lamp, and meat and bread,
    And then to bed! And then to bed!

壁爐裡爐火紅又旺
安穩的屋頂下有臥床
我們的雙腳卻不知疲倦
峰迴路轉還要看好風光
只有行路人我們能欣賞
這樹這花這葉這草
讓它們在身邊向後跑,向後跑
天空下面千山萬水
都在我們身邊向後退,向後退

峰迴路轉會有景色新
也許會遇到新路會發現暗門
雖然我們今天匆匆路過
也許明天會把舊地重尋
也許要走那隱蔽的小徑
朝著太陽或月亮的光輪
蘋果和山楂、核桃和野梅
讓它們從身邊後退,後退
沙子和石頭、山谷和水潭
我們跟它們說再見!再見

家園拋身後,世界在前方
千條道路任你去闖盪
穿透黑暗到那夜幕邊緣
所有星星發出耀眼光芒
然後世界拋身後,家園在前方
浪子歸來尋覓居室和臥床
白雲和日影、煙霧和夕陽
紛紛消逝如浮光,如浮光
升起爐火點著燈,飽食麵包和香腸
然後上床入夢鄉,入夢鄉


Snow-white! Snow-white! O Lady Clear!

纯净如雪,洁白晶莹!
明净的夫人,西海彼岸的王后!
莽莽林中,我们漫步迷行,
您乃指引之光明!
啊,吉尔松涅尔!埃尔贝瑞丝!
您的双眸清澈,气息辉煌!
纯净如雪,洁白晶莹!
    大海此岸的遥远异乡,我们向您歌唱!
远在太阳诞生之前,
您的闪耀素手播撒星辰;
穹苍风野中璀璨盛放,
您的银色繁花生姿摇曳!
啊,吉尔松涅尔!埃尔贝瑞丝!
    在这遥远异土,林木之下,
留驻的我们犹记,
    西方海上您的点点明星。

Snow-white! Snow-white! O Lady clear!
    O Queen beyond the Western Seas!
O light to us that wander here
    Amid the world of woven trees!

Gilthoniel! O Elbereth!
    Clear are thy eyes and bright thy breath!
Snow-white! Snow-white! We sing to thee
    In a far land beyond the sea.

O Stars that in the Sunless Year
    With shining hand by her were sown,
In windy fields now bright and clear
    We see your silver blossom blown!

O Elbereth! Gilthoniel!
    We still remember, we who dwell
In this far land beneath the trees,
    Thy starlight on the Western Seas.

白雪呀白雪!清秀的姑娘
哦!妳西海之外的女王
哦!妳把流浪者照亮
在這枝葉交織的樹海

古爾索尼爾!哦,埃爾伯列思
妳呼吸清澈,妳雙眸明亮
白雪呀白雪!我們對妳歌唱
在大海對岸遙遠的地方

哦!在暗無天日的年代
她用發亮的手撒播星光
在冬天的曠野吹散
妳銀色的花朵清純而明亮

哦!埃爾伯列思!吉爾索尼爾
當我們在這遙遠的地方
在樹林裡到處流浪
卻總記得妳西海上那熠熠星光


Ho! Ho! Ho! To the Bottle I Go

嚯!嚯!嚯!我往醉乡游,
治我心伤消我愁。
风吹雨淋随他去,
前程路远无须计,
悠然林下且高卧,
闲看白云乐悠悠。

Ho! Ho! Ho! to the bottle I go
To heal my heart and drown my woe.
Rain may fall and wind may blow,
And many miles be still to go,
But under a tall tree I will lie,
And let the clouds go sailing by.

哈!哈!哈!讓我喝上一瓶吧
澆一下我的憂愁,醫一下心頭傷疤
風兒你只管吹,雨兒只管下
長路遙遙何時才到家
我躺在這高高的大樹下
看身邊飄過悠悠雲霞


The Bath Song

嘿!辛苦的一天结束了,
大家来唱首洗澡歌!
洗澡水热腾腾多痛快,
谁要是不唱就是傻气!
哦!滴答小雨虽然悦耳,
叮咚溪水虽然好听,
可比起洗澡水热腾腾,
落雨小溪都万万不及!
哦!口渴时,冷水清凉
我们乐于仰头痛饮,
但是啤酒更受欢迎,
还有热水冲背刷刷洗!
哦!蓝天下,白泉飞跃
水花跳荡固然美丽,
但是喷泉都比不上
脚拍热水哗哗动听!

Sing hey! for the bath at close of day
that washes the weary mud away!
A loon is he that will not sing:
O! Water Hot is a noble thing!

O! Sweet is the sound of falling rain,
and the brook that leaps from hill to plain;
but better than rain or rippling streams
is Water Hot that smokes and steams.

O! Water cold we may pour at need
down a thirsty throat and be glad indeed;
but better is Beer if drink we lack,
and Water Hot poured down the back.

O! Water is fair that leaps on high
in a fountain white beneath the sky;
but never did fountain sound so sweet
as splashing Hot Water with my feet!

一天快結束,來把浴歌唱
一身的疲勞全洗光
不唱浴歌是傻瓜蛋
啊!熱水熱水清又爽

啊!雨水淅瀝聲悅耳
山溪潺潺入大荒
勝過雨水和溪
煙霧騰騰暖浴場

啊!當我們口乾舌又燥
灌一口冷水也舒暢
可是還不如喝啤酒
再把熱水淋背上

啊!那噴泉中的白水花
高高噴到天幕上
但噴泉的水聲哪能比
我腳踏熱水嘩嘩響


Farewell We Call to Hearth and Hall!

告别温暖的炉火与厅堂,
纵然风吹,纵然雨打,
我们可得趁早出发,
跨过高山森林去远方。
我们要去幽谷,精灵之家
在轻雾弥漫的林间地上。
匆匆越过旷野荒原,
哪怕到时不知所往。
虽有敌凶虎视眈眈,
我们露宿天幕下,
也要坚忍长途跋涉,
完成使命终将抵达。
上路吧,上路吧!
黎明之前就出发!

Farewell we call to hearth and hall!
Though wind may blow and rain may fall,
We must away ere break of day
Far over wood and mountain tall.

To Rivendell, where Elves yet dwell
In glades beneath the misty fell,
Through moor and waste we ride in haste,
And whither then we cannot tell.

With foes ahead, behind us dread,
Beneath the sky shall be our bed,
Until at last our toil be passed,
Our journey done, our errand sped.

We must away! We must away!
We ride before the break of day!

說聲再見告別爐火和廳堂
踏上征途不管它雨雪風霜
我們要趕在天明前出發
穿密林越高山奔向遠方

去利文德爾那小精靈眷戀之鄉
山崗下林間空地雲霧迷茫
馬蹄匆匆走過沼澤和荒野
我們不知道自己來到何方

仇敵在前頭,追兵在後方
天空作屋頂,大地作睡床
一直到我們歷盡世上艱險
完成使命達到成功的理想

我們要奔向遠方奔向遠方
天明前出發馬頭迎向朝陽


O! Wanderers in the Shadowed Land

噢!阴影里的流浪者,
你们不要绝望!
深林纵幽暗,
依旧有尽头。
看那太阳运行,
沉坠又高升,
一日复一日,
无论在东还在西,
深林终究必退让……

O! Wanderers in the shadowed land
despair not! For though dark they stand,
all woods there be must end at last,
and see the open sun go past:
the setting sun, the rising sun,
the day's end, or the day begun.
For east or west all woods must fail...

啊,陰影中的流浪者你不必失望
雖然這森林是一片黑暗茫茫
所有的森林畢竟都有個盡頭
走過黑暗就會有燦爛的陽光
有日落和日出,有夕陽朝陽
無論東方西方,樹木將會退讓


Hey dol! merry dol! ring a dong dillo!

嘿嘿咚!欢乐咚!敲响叮叮咚!
响叮咚!跳叮咚!柳树倒叮咚!
汤姆砰!开心砰!邦巴迪尔砰!


嘿嘿咚!欢乐咚!我的小心肝哟!
微风轻轻吹,小鸟轻轻飞,
远在山坡下,阳光里闪亮,
披泠泠星光,等在门阶上,
就是河婆的女儿,我心上的姑娘,
身条细如柳,心地比水清,
老汤姆·邦巴迪尔带着睡莲花
快快乐乐回来啦!你听见他的歌声吗?
嘿嘿咚!欢乐咚!回来啦!
金莓呀金莓,可爱的鲜黄莓果呀!
可怜的柳树老头啊,快把你的绊子收起来!
汤姆赶着要回家,夜晚就要到来,
汤姆带着睡莲回家来!
嘿嘿咚!回来啦!你听见我的歌声吗?

Hey dol! merry dol! ring a dong dillo!
Ring a dong! hop along! fal lal the willow!
Tom Bom, jolly Tom, Tom Bombadillo!


Hey! Come merry dol! derry dol! My darling!
Light goes the weather-wind and the feathered starling.
Dawn along under Hill, shining in the sunlight,
Waiting on the doorstep for the cold starlight,
There my pretty lady is, River-woman's daughter,
Slender as the willow-wand, clearer than the water.
Old Tom Bombadil water-lilies bringing
Comes hopping home again. Can you hear him singing?
Hey! Come merry dol! derry dol! and merry-o,
Goldberry, Goldberry, merry yellow berry-o!
Poor old Willow-man, you tuck your roots away!
Tom's in a hurry now. Evening will follow day.
Tom's going home again water-lilies bringing.
Hey! Come derry dol! Can you hear me singing?

嗨多兒!快樂的多兒!鈴兒敲得響叮噹!
鈴兒響叮噹!跳呀跳,湯姆·邦巴迪洛!


嗨!來呀快樂多兒!泰樂多兒!我親愛的人兒!
微風輕輕吹,鳥兒輕輕唱。
在那希爾山下沐浴著燦爛陽光,
你比河水更清純,身材像柳枝細又長。
老湯姆·邦巴迪爾拿著睡蓮趕回家,
你可聽見他在把歌唱?
嗨!來呀快樂多兒!泰樂多兒!快樂哦,
金莓娘子!金莓娘子!快樂的果子泛金黃,哦!
可憐的柳樹老人呀,快把你的樹根收一旁!
白天過後是傍晚,湯姆現在得趕忙。
湯姆手拿睡蓮又要趕回家,
嗨!來呀泰樂多兒!你可聽見我在把歌唱?


Hop along, my little friends, up the Withywindle!

小个儿朋友呀跟我来,沿着柳条河!
汤姆来带路,为你举烛照。
太阳西沉啦,快要摸黑啦!
夜影来临时,家门为你开,
晕黄灯火映窗棂。
不怕黑桤木,不怕白头柳!
不怕老树把你绊,汤姆为你开路啦!
嘿嘿咚!开心咚!欢迎到我家!


嘿嘿咚!快来吧!我的小伙计!
霍比特,小驮马,欢聚一堂吧!
欢欣乐事开始啦,大家一起唱!


歌声起,大家一起唱!
唱那太阳、星星、月亮与轻雾、雨水与云天,
唱那新芽上的阳光,羽毛上的露珠,
开旷山头的风,帚石楠的花,
唱那幽池的芦苇,水中的睡莲,
就像老汤姆·邦巴迪尔,与河流的女儿!

Hop along, my little friends, up the Withywindle!
Tom's going on ahead candles for to kindle.
Down west sinks the Sun: soon you will be groping.
When the night-shadows fall, then the door will open,
Out of the window-panes light will twinkle yellow.
Fear no alder black! Heed no hoary willow!
Fear neither root nor bough! Tom goes on before you.
Hey now! merry dol! We'll be waiting for you!


Hey! Come derry dol! Hop along, my hearties!
Hobbits! Ponies all! We are fond of parties.
Now let the fun begin! Let us sing together!


Now let the song begin! Let us sing together
Of sun, stars, moon and mist, rain and cloudy weather,
Light on the budding leaf, dew on the feather,
Wind on the open hill, bells on the heather,
Reeds by the shady pool, lilies on the water:
Old Tom Bombadil and the River-daughter!

往前蹦呀我的小朋友,沿著柳條河往上!
湯姆先走一步去把蠟燭點亮。
紅日已西沈,你們眼前黑茫茫。
夜幕降臨時,我的大門為你們開啓。
夕陽的餘暉在窗外一片金黃。
別管那灰色的柳樹!別怕那黑色的赤楊!
別怕樹根和樹枝,湯姆在前面把路闖!


嘿來吧!快樂多兒!我等待你們來賞光!
嘿!來呀快樂多兒!往前蹦呀親愛的人兒!
霍比特人和小馬兒!歡喜聚會在一堂。
正是行樂好時光,讓我們一起來歌唱!


讓歌聲開始吧,讓我們一起歌唱!
歌唱陰晴雨霧,歌唱星月和太陽,
歌唱那嫩葉的潤澤,歌唱羽毛上的露光,
歌那鐘聲傳過荒野,唱那風兒吹過山崗,
唱蘆葦倒影在清潭,唱睡蓮在水面開放,
老湯姆與河的女兒恭候各位賞光!


O slender as a willow-wand!

身条细如柳,心地比水清!
清流照芦苇,美丽的河之女!
春日复夏日,来年春又临,
风吹流泉上,笑动万叶鸣!


老汤姆·邦巴迪尔,乐天老伙计,
他身穿外套天蓝色,脚蹬黄皮靴。

O slender as a willow-wand! O clearer than clear water!
O reed by the living pool! Fair River-daughter!
O spring-time and summer-time, and spring again after!
O wind on the waterfall, and the leaves' laughter!


Old Tom Bombadil is a merry fellow;
Bright blue his jacket is, and his boots are yellow.

啊!妳苗條得像柳枝!啊!妳比清水更清純!
啊!妳活像水潭邊的蘆葦!河的女兒頭髮金黃!
啊!妳瀑布上的清風,妳樹葉的笑聲!
啊!春天後面是夏日,夏日之後又是春光!


老湯姆·邦巴迪爾是個快樂的伙伴,
他的上衣淺藍,他的靴子金黃。


I Had An Errand There: Gathering Water-Lilies

为了心上人,我往水边采莲回,
莲花何皎皎,莲叶何青青,
赶在冬季前,收来莲花好护花,
来春雪融前,盛开佳人玉足边。
每当夏日尽,我便为她把花寻,
柳条河水顺流下,路有清池宽又深,
花开先报春,花时也缠绵。
多少年前在池边,我遇见河之女
美丽的金莓,端坐青草间,
年轻又鲜活,歌声真甜美!


这对你们是幸事:从此我不再
岁末彷徨清流岸,严冬徘徊柳林间;
只等欢喜春又来,
河的女儿
翩翩漫舞柳荫小径,
嬉戏春水间。

I had an errand there: gathering water-lilies,
green leaves and lilies white to please my pretty lady,
the last ere the year's end to keep them from the winter,
to flower by her pretty feet till the snows are melted.
Each year at summer's end I go to find them for her,
in a wide pool, deep and clean, far down Withywindle;
there they open first in spring and there they linger latest.
By that pool long ago I found the River-daughter,
fair young Goldberry sitting in the rushes.
Sweet was her singing then, and her heart was beating!


And that proved well for you – for now I shall no longer
go down deep again along the forest-water,
not while the year is old. Nor shall I be passing
Old Man Willow's house this side of spring-time,
not till the merry spring, when the River-daughter
dances down the withy-path too bathe in the water.

我在那兒有一個使命把睡蓮尋訪
採來綠葉白花去取悅我的美麗姑娘
歲暮前採來花兒,避過寒冬
在她嬌小的腳旁開放,直到冰消雪融
年年夏末我到遠遠的柳條河下游尋找睡蓮
那兒的水又清又深是個寬闊的水潭
那兒的睡蓮春天最早開遲遲不謝
就在這水潭旁很久前我找到河的女兒
黃髮的金莓娘子坐在燈芯草上
她的歌聲那樣甜美心兒在跳蕩

他睜開眼睛看著他們,眼裡突然閃出一道藍光

看來你覺得那樣很順心
因為我不再在歲暮時分
深深進入森林河的河濱
也不再在新春時節
走過路邊的柳樹老人
直到春光爛漫,河的女兒
跳着舞來到柳條河現身

—— 海舟版将本诗两段之间的叙述部分也一并译入。

Ho! Tom Bombadil, Tom Bombadillo!

嚯!汤姆·邦巴迪尔!汤姆·邦巴迪尔!
奉水之名,奉树木与山丘之名,奉芦苇与柳树之名!
奉火、日、月之名!听见我们的呼声!
快来!快来!我们有难了!

Ho! Tom Bombadil, Tom Bombadillo!
By water, wood and hill, by the reed and willow,
By fire, sun and moon, harken now and hear us!
Come, Tom Bombadil, for our need is near us!

哦!湯姆·邦巴迪爾你在何方?
不管你是在水邊還是在山上,在柳林还是在蘆蕩,
不管你是坐在爐火旁還是沐浴日月之光,
請你傾聽我們的願望!
來吧,湯姆·邦巴迪爾啊,我們需要你幫忙!


Cold Be Hand and Heart and Bone

四体僵冷,刺骨入心,
岩洞长眠寒似冰,
如今墓穴长眠罢,
直到日月陨落不再明。
黑风吹袭,星辰将晦,
身披黄金卧不醒,
只待魔君发号令,
大地荒芜四海寂。

Cold be hand and heart and bone,
and cold be sleep under stone:
never more to wake on stony bed,
never, till the Sun fails and the Moon is dead.
In the black wind the stars shall die,
and still on gold here let them lie,
till the dark lord lifts up his hand
over dead sea and withered land.

手兒冷心兒冷骨頭也冰涼
冷冷地長眠在這冷冷石床
長眠在這碑石下永不甦醒
直到那太陽褪色月亮無光
就連群星也在黑風中死去
他們仍躺在這裡遍體金裝
直到黑暗之君抬起他的手
遮蔽枯萎的原野死的海洋


Get Out! You old Wight! Vanish in the Sunlight!

老汤姆·邦巴迪尔,乐天老伙计,
他身穿外套天蓝色,脚蹬黄皮靴。
从未有人捉得住,汤姆才是真主人,
他的歌曲更嘹亮,脚步更迅捷。


腐朽尸妖滚出去,消失在阳光下!
退散如迷雾,悲鸣如冷风!
遁逃千山外,荒野上,
从此永不归,圹穴空!
快消失,被遗忘,藏身黑暗中,
禁门永锢,直到世界重铸。

Old Tom Bombadil is a merry fellow,
Bright blue his jacket is, and his boots are yellow.
None has ever caught him yet, for Tom, he is the master:
His songs are stronger songs, and his feet are faster.


Get out, you old Wight! Vanish in the sunlight!
Shrivel like the cold mist, like the winds go wailing,
Out into the barren lands far beyond the mountains!
Come never here again! Leave your barrow empty!
Lost and forgotten be, darker than the darkness,
Where gates stand for ever shut, till the world is mended.

老湯姆·邦巴迪爾是個快活人
他的上衣淺藍靴子金黃
沒人能捉住湯姆因為他是師傅
他的雙腳總比你快歌聲總比你響亮

老妖怪滾出去!在陽光中消亡!
像冷霧般收縮像風兒痛哭哀傷!
把你趕到山那邊遙遠的不毛之地!
再也不許回歸讓你的古墳空盪盪!
讓你被遺忘在比黑暗更黑的地方,
那裡重門永閉直到世界重新開創。


Wake Now My Merry Lads! Wake and Hear Me Calling!

快乐的小伙子们,听我呼唤快醒来!
冰冷岩石已倾颓,温暖重回身与心!
黑暗之门已攻破,死亡之手已斩断!
黑夜阴影已驱散,重返出口已敞开!

Wake now my merry lads! Wake and hear me calling!
Warm now be heart and limb! The cold stone is fallen;
Dark door is standing wide; dead hand is broken.
Night under Night is flown, and the Gate is open!

醒來把快樂的小伙子!醒來吧聽從我的呼喚!
讓心兒和四肢暖起來!陰冷的墓石已經倒坍;
黑暗之門如今已洞開;死亡之手已經被斬斷。
黑夜中的黑夜已逝去,大門開處是陽光燦爛!


Hey! Now! Come Hoy Now! Whither Do You Wander?

嘿呦回来吧!你们上哪儿啦?
跑上还是跑下,附近待着还是跑远啦?
尖耳朵、灵鼻子、刷子尾、小土佬儿!
白蹄小家伙,还有老胖墩儿!

Hey! now! Come hoy now! Whither do you wander?
Up, down, near or far, here, there or yonder?
Sharp-ears, Wise-nose, Swish-tail and Bumpkin,
White-socks my little lad, and old Fatty Lumpkin!

嘿!聽著!問你要往何處行?
是這裏還是那裏,是上還是下,是遠還是近?
尖耳朵、快鼻子、搖尾狗和鄉下人,
我的孩子穿著白襪,還有老胖子蘭普金!

湯姆的國土這裏已是盡頭
他可不願在別人地界停留
湯姆有自己的家需要照料
金莓娘子她正在把我等候


The Man in the Moon Stayed Up Too Late

古老的灰色山丘下,
有座温馨老客栈,
酿成麦酒色深褐,
酒香飘飘,佳酿诱人,
月仙趁夜也来品。

马夫有只小醉猫,
小猫会拉五弦琴,
琴弓上下飞不停,
高声呀呀,低声咪咪,
还有中音嘎嘎锯。

店主有只小小狗,
小狗爱把笑话听,
每当旅客开怀饮,
小狗竖耳,到处留心,
哈哈大笑岔了气。

客栈有只带角牛,
架子大得像王后,
听曲开心如饮酒,
摇头晃脑,牛尾扫扫,
绿草地上撒蹄跑。

噢,看那银盘排成列,
银勺也来排成队,
周六午后先齐备,
细心擦擦,闪闪发光,
等待周日摆上桌。

月仙放量饮佳酿,
小猫放声吱哇唱,
银盘银勺对对舞,
菜园里,母牛狂踢跶,
追尾巴,小狗环环撞。

月仙豪饮更一杯,
杯尽醉卧坐椅下,
好梦正酣梦佳酿,
不知不觉,天色微亮,
黎明就要来到啦!

马夫对猫把话讲:
“拉动月亮的白马,
嘶鸣且把银衔咬,
月仙还在睡大觉,
太阳可要来到了!”

高高低低,小猫忙把琴声奏,
快板一曲,足把死人吵活了,
吱吱嘎嘎,曲调急速,
店主则把月仙唤:
    “天快亮啦您可快醒醒!”

齐心合力慢慢扶,
月仙送进月车里,
白马放蹄使劲推,
母牛蹦跳,好像野鹿,
银盘跟着勺子跑。

吱吱嘎嘎,小猫狂奏,
呜呜汪汪,小狗狂吼,
白马母牛拿大顶;
好梦惊醒,一跃而起,
旅客也来团团舞。

嘎嘣一声琴弦断,
母牛跳过了月亮,
小狗开心高声笑,
周六银盘,一溜小跑,
    跟着周日银匙去了。

圆圆的月亮滚下山,
太阳女仙爬上来,
火眼亲见犹未信:
这些家伙,大白天里,
睡着回笼觉还不起!

There is an inn, a merry old inn
    beneath an old grey hill,
And there they brew a beer so brown
That the Man in the Moon himself came down
    one night to drink his fill.

The ostler has a tipsy cat
    that plays a five-stringed fiddle;
And up and down he runs his bow,
Now squeaking high, now purring low,
    now sawing in the middle.

The landlord keeps a little dog
    that is mighty fond of jokes;
When there's good cheer among the guests,
He cocks an ear at all the jests
    and laughs until he chokes.

They also keep a horned cow
    as proud as any queen;
But music turns her head like ale,
And makes her wave her tufted tail
    and dance upon the green.

And O! the rows of silver dishes
    and the store of silver spoons!
For Sunday there's a special pair,
And these they polish up with care
    on Saturday afternoons.

The Man in the Moon was drinking deep,
    and the cat began to wail;
A dish and a spoon on the table danced,
The cow in the garden madly pranced,
    and the little dog chased his tail.

The Man in the Moon took another mug,
    and then rolled beneath his chair;
And there he dozed and dreamed of ale,
Till in the sky the stars were pale,
    and dawn was in the air.

Then the ostler said to his tipsy cat:
    ‘The white horses of the Moon,
They neigh and champ their silver bits;
But their master's been and drowned his wits,
    and the Sun'll be rising soon!’

So the cat on his fiddle played hey-diddle-diddle,
    a jig that would wake the dead:
He squeaked and sawed and quickened the tune,
While the landlord shook the Man in the Moon:
    'It's after three!' he said.

They rolled the Man slowly up the hill
    and bundled him into the Moon,
While his horses galloped up in rear,
And the cow came capering like a deer,
    and a dish ran up with the spoon.

Now quicker the fiddle went deedle-dum-diddle;
    the dog began to roar,
The cow and the horses stood on their heads;
The guests all bounded from their beds
    and danced upon the floor.

With a ping and a pong the fiddle-strings broke!
    the cow jumped over the Moon,
And the little dog laughed to see such fun,
And the Saturday dish went off at a run
    with the silver Sunday spoon.

The round Moon rolled behind the hill
    as the Sun raised up her head.
She hardly believed her fiery eyes;
For though it was day, to her surprise
    they all went back to bed!

從前有家古老的小小酒店
坐落在一座白色的小山邊
店裏釀造上好的棕色啤酒
這一晚引來月亮上的神仙
要把這美酒痛飲一醉方還
客棧的馬夫有隻喝醉的貓
牠會演奏五根弦的小提琴
牠把琴弓上上下下地拉動
琴聲一會兒高亢一會低沈
一會又徘徊在悠揚的中音

店主人養著一隻心愛小狗
最喜歡聽別人把笑話來談
每當客人們發出一片歡聲
牠就豎起耳朵聽俏皮語言
一直笑呀笑直到咳嗽氣喘

他們還養了頭長角的奶牛
牠就像所有王侯那樣高傲
但音樂像醇酒能教牠回頭
牠會在音樂中把尾巴搖動
在青翠的草地上跳起舞蹈

噢你看這一排排銀色碟子
還有那數不盡的銀色羹匙
星期天還要用特別的一副
他們小心細致地把它擦拭
星期六下午就要準備及時

月裏的仙人喝得大醉酩酊
馬夫的貓兒開始嗚嗚哀鳴
銀碟和銀匙在餐桌上舞蹈
母牛在花園裏瘋狂地跳蹦
小狗兒追著牛尾東跑西奔

月裏的仙人再喝了一大盅
從椅子上滾下倒在塵埃中
他在椅下作夢還夢見啤酒
直到黎明天空中星光漸淡
一顆顆從天幕上消失無蹤

於是馬夫對他的醉貓發話:
「你可知那月宮中白色神馬
正咬著銀轡頭在發出嘶鳴
牠們的主人喝得神志不清
但眼看朝陽很快就要上升!」

貓兒在琴上拉起的嘟的嘟
聽見這琴聲死人都會起舞
它反覆拉出高音越來越快
店主人也用力搖著月中人
嘴裡大叫著:「黎明已經臨近!」

他們把月中人緩緩推上山崗
大家一起用力把他塞進月亮
他的白馬都跟在他後面奔跑
母牛像鹿一樣輕快地奔上前
碟子和湯匙也雙雙跑著趕到

現在提琴的嘟聲響得更急
小狗兒在琴聲中開始吼叫
母牛和馬兒們在一起倒立
客人們一個個從床上跳起
在地板上跳起快樂的舞蹈

提琴的絲弦突然劈啪斷絕
母牛跳起來高高越過明月
小狗哈哈笑看著如此趣事
星期六的銀湯匙奔跑而出
在一起的是星期日的銀碟

圓滾滾的月亮滾進山後邊
紅紅的太陽在她頭頂升起
太陽幾乎不相信她的火眼
她驚奇地看到在這大白天
大家紛紛跑回床上去睡眠

月中老人熬长夜

有家客栈,欢乐的老客栈
落在一个古老的灰色山坡下,
这家店酿的啤酒美名远扬
月中老人也忍耐不住
某夜下凡来喝个痛快。

马夫有只喝醉的猫
拉着把五弦的提琴;
猫儿上下快拉琴弓
一会儿高声尖啸,
一会儿呼噜低叫,
一会儿中间拉锯。

店主养着条小狗
小狗极喜听玩笑;
每当来客在欢笑,
他竖耳倾听玩笑
笑到喘不过气来。

这一家还养了条带角的牛
得意洋洋似女王;
但音乐使牛像喝了
麦芽酒似的昏了头,
摇起她那簇牛尾巴
在草地上跳起舞来。

还有,哦!成排的银碟子
和成堆的银调羹!
因为星期天有一堆特殊的宾客
所以这家子在星期六的下午
对这些器皿细擦精磨。

月中老人开怀畅饮,
猫儿开始嚎啕怪叫;
碟子和调羹在桌上跳跃,
母牛在花园中发疯似的腾跳,
小狗在转圈追逐自己的尾巴。

月中老人又喝了一大杯酒,
然后一骨碌滚到了椅子下;
他躺在那儿打起盹儿
在梦中梦见麦芽酒,
直到星空泛白,晨曦初露。

马夫对喝醉的猫儿说:
“月亮来的那些白马,
嘶鸣并大声嚼着马蹄铁;
但马儿的主人喝得酩酊大醉
已经神志不清,
但太阳就要升起!”

于是猫儿拼命用提琴拉出,
连死人都吵得醒的快步舞曲:
猫儿吱嘎拉锯加快旋律,
而店主把月中老人摇晃:
“过三点了!”他说道。

大家把老人慢慢滚上山坡
把他乱七八糟塞进了月亮,
而他的马儿紧随其后奔跑。
母牛像鹿儿似的欢蹦乱跳,
碟子随调羹一起往上奔跳。

此刻小提琴拉得像发了疯;
狗儿也开始咆哮,
母牛和马儿们拿起了大顶;
来客全都跳下卧床,
在地板上跳起舞蹈。

乒乓一响琴弦断掉!
母牛一跃跳过月亮,
小狗感到如此滑稽,放声大笑,
星期六的碟子加上
星期天的调羹
开始奔逃。

圆圆的月亮滚到山坡后
太阳刚刚抬起了她的头。
太阳睁大了火红的眼睛
难以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尽管已经光天化日,
她大吃一惊地发现
大家却都回床睡觉!


All That Is Gold Does Not Glitter

真金未必闪亮,
    浪子未必迷途;
老而弥坚不会凋萎,
    深根隐埋不惧严霜。
冷灰中热火苏醒,
    暗影中光明跳荡;
青锋断刃将重铸,
    无冕者再临为王。

All that is gold does not glitter,
    Not all those who wander are lost;
The old that is strong does not wither,
    Deep roots are not reached by the frost.
From the ashes a fire shall be woken,
    A light from the shadows shall spring;
Renewed shall be blade that was broken,
    The crownless again shall be king.

閃光的東西不一定是黃金,
到處流浪的未必是迷路人;
有個人永不枯萎老當益壯,
像樹根深入土地不畏嚴霜。
灰燼中新的火苗會被喚醒,
陰影裡將會湧出新的光明;
利文德爾有一柄斷刃寶劍,
無冕的國王重新坐上寶殿。


The Fall of Gil-galad

精灵王吉尔–加拉德,
诗琴仍为他把哀歌传唱:
他的王国东起高山,西至海洋,
最后的乐土任人徜徉。

他的佩剑锐长,枪矛锋利,
他的战盔醒目闪亮,
他的银盾映照
穹宇无垠群星煌煌。

多年前他纵马出征,
如今何在无人能明;
他的命星陨落,
落入魔多翳影掩蔽。

Gil-galad was an Elven-king.
Of him the harpers sadly sing;
the last whose realm was fair and free
between the Mountains and the Sea.

His sword was long, his lance was keen.
His shining helm afar was seen;
the countless stars of heaven's field
were mirrored in his silver shield.

But long ago he rode away,
and where he dwelleth none can say;
for into darkness fell his star
in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are.

吉爾加拉德是小精靈的國王
彈豎琴的歌者為他悲哀歌唱
那最後一位國泰民安的君主
他的王國連接著高山和海洋

他的長矛銳利他的寶劍刃長
他的鎧甲遠遠發出耀眼光芒
吉爾加拉德手持閃亮的銀盾
鏡子般映出天幕上萬點星光

可是很久以前他騎著馬離去
誰也不知道他去到什麼地方
因為他的星辰在黑暗中殞落
殞落在摩爾多國那陰影之鄉


Song of Beren and Lúthien

木叶长,蔓草绿,
    野芹花采采苍苍,
林中若有微光,
幽暗里闪烁明星。
和着天籁笛声,
缇努维尔翩然起舞,
星光掩映在她的秀发
点缀着裙裾晶莹。

冷冷山巅,下来了贝伦,
迷失徘徊林下,
精灵河水滔滔,
水之涯,他踯躅郁郁。
蔓草间,他寻寻觅觅,
忽见金色花朵
点缀伊人袖口与披纱,
飘飞乌云秀发。

命定跋涉山野虽久,
    却因迷醉疲惫全消,
倏忽迅捷,他拔足疾赶,
握在掌心只有月光皎皎。
精灵家园的密林中,
飘忽轻盈,她翩然远逝,
留下贝伦踽踽夷犹,
在寂静林中侧耳谛听。

他经常听见飘然跫音,
如椴叶一般轻盈,
袅袅乐声来自地底,
在悠悠空谷回荡。
如今野芹枯黄,
落木萧萧,
山毛榉木叶零落,
在荒凉林间飞扬。

林深叶落无人履及,
他徘徊四方将伊人寻觅,
明月明,霜天重,
漫天星汉瑟瑟而抖。
远方一座高岗上,
月光下她的披风闪烁,
脚边萦绕轻雾如银,
    随着舞步微微颤动。

严冬已尽,伊人重临,
    歌声如云雀翻飞,春雨润物,
如消融春水琤鸣吟,
引领春天骤临。
他看见精灵花朵,
盛放伊人足边,
他渴望且歌且舞,
在芳草地上,伊人身旁。

她再次躲避,他紧追不停:
缇努维尔,缇努维尔!
他呼唤伊人精灵之名,
于是她驻足聆听。
他的声音仿佛咒语,
    命运主宰了缇努维尔,
贝伦上前将她拥抱,
臂弯中缇努维尔闪烁晶莹。

她的长发如云飘映,
贝伦凝视她的双眸,
他看见穹苍星空,
伊人眼中流转盈盈。
秀美的精灵缇努维尔,
永生的少女蕴含睿智,
长发飞掠在贝伦身旁,
双臂如银将他轻拥。

一双伴侣走上命定之途,
翻越幽岩巉崖,荒凉冰冷,
走进铁石深殿,黑黯门户,
密林隐暗,犹如末日。
隔离之海将他俩分离,
最后仍再相聚,
多年前他俩远去凡尘,
隐逸林中无忧和鸣。

The leaves were long, the grass was green,
    The hemlock-umbels tall and fair,
And in the glade a light was seen
    Of stars in shadow shimmering.
Tinúviel was dancing there
    To music of a pipe unseen,
And light of stars was in her hair,
    And in her raiment glimmering.

There Beren came from mountains cold,
    And lost he wandered under leaves,
And where the Elven-river rolled
    He walked alone and sorrowing.
He peered between the hemlock-leaves
    And saw in wonder flowers of gold
Upon her mantle and her sleeves,
    And her hair like shadow following.

Enchantment healed his weary feet
    That over hills were doomed to roam;
And forth he hastened, strong and fleet,
    And grasped at moonbeams glistening.
Through woven woods in Elvenhome
    She lightly fled on dancing feet,
And left him lonely still to roam
    In the silent forest listening.

He heard there oft the flying sound
    Of feet as light as linden-leaves,
Or music welling underground,
    In hidden hollows quavering.
Now withered lay the hemlock-sheaves,
    And one by one with sighing sound
Whispering fell the beechen leaves
    In the wintry woodland wavering.

He sought her ever, wandering far
    Where leaves of years were thickly strewn,
By light of moon and ray of star
    In frosty heavens shivering.
Her mantle glinted in the moon,
    As on a hilltop high and far
She danced, and at her feet was strewn
    A mist of silver quivering.

When winter passed, she came again,
    And her song released the sudden spring,
Like rising lark, and falling rain,
    And melting water bubbling.
He saw the elven-flowers spring
    About her feet, and healed again
He longed by her to dance and sing
    Upon the grass untroubling.

Again she fled, but swift he came.
    Tinúviel! Tinúviel!
He called her by her elvish name,
    And there she halted listening.
One moment stood she, and a spell
    His voice laid on her: Beren came,
And doom fell on Tinúviel
    That in his arms lay glistening.

As Beren looked into her eyes
    Within the shadows of her hair,
The trembling starlight of the skies
    He saw there mirrored shimmering.
Tinúviel the elven-fair,
    Immortal maiden elven-wise,
About him cast her shadowy hair
    And arms like silver glimmering.

Long was the way that fate them bore,
    O'er stony mountains cold and grey,
Through halls of iron and darkling door,
    And woods of nightshade morrowless.
The Sundering Seas between them lay,
    And yet at last they met once more,
And long ago they passed away
    In the forest singing sorrowless.

草葉兒輕輕樹葉兒長,
高高的鐵杉樹花兒真漂亮,
在那林間空地陰影裏
那裏星星在閃爍光芒。
蒂努維爾在那裏舞蹈,
無形的蕭管為她伴唱,
她的秀髮上綴滿星星,
星光灑落在她的霓裳。

貝倫來自寒冷的群山,
他迷了路在樹下徬偟,
來到滾滾的精靈河畔,
獨自漫步止不住悲傷。
他向鐵杉樹葉間凝視,
驚異地發現金花飄降;
落滿他的斗篷和衣袖,
落上頭髮像影子一樣。

喜悅治好他疲倦的雙足,
命運伴他走過座座山崗;
他步履爽健急急向前
要伸手攫取明亮的月光。
透過小精靈之鄉密密的樹林,
她輕輕逃脫舞步飛揚;
任他孤伶伶依舊流浪,
傾聽那大森林靜謐安詳。

他常常聽見飛動的足音,
腳步像樹葉輕輕飄揚;
又聽見音樂在地下沈聚,
在隱蔽的窪地顫聲歌唱。
你看一樹樹冷杉在枯萎,
發出一陣陣嘆息音響;
山毛櫸的落葉也在悄語,
在密密的林地寒冷之鄉。

他一直不停地把她尋訪,
直到多年落葉厚積的地方,
藉著明亮的月色和星輝
在霜華滿布的嚴寒天上,
她的斗篷在月光中閃亮,
好像在遠處高高的山崗,
她翩翩起舞灑下銀色的霧
在她腳下顫動飄揚。

當冬天過去她又歸來,
一曲清歌把春天釋放;
像雲雀高飛甘霖普降,
溶雪的春水汨汨流淌。
他看見小精靈花朵在腳邊綻開,
美好的情感又撫平憂傷;
他渴望看見她無憂無慮
在草地上舞蹈歌唱。

她再次逃跑,但他很快追上。
蒂努維爾!蒂努維爾!
他喊起她的小精靈名字。
她駐足為之延宕;
就在這瞬間有如咒語
他的聲音傳到她耳旁;
貝倫來了,蒂努維爾注定
要在他的懷抱中閃光。

當貝倫注視她的眼睛
在秀髮的影子裡躲藏,
她雙眸澄澈有如明鏡
映出天上閃爍的星光。
蒂努維爾聰明又美麗
長生不老的小精靈姑娘,
她向他偷取雲影般秀髮,
張開她雪白晶瑩的臂膀。
他們共負命運走過長長的路,
越过嶙峋的山脈灰暗冰涼;
穿過長夜般無天日的森林,
進過暗門與鐵的殿堂。
大海雖曾把他分隔,
最後他們仍重聚一堂。
很久之前他們雙雙隱去,
在大森林里無憂地歌唱。


The Stone Troll

食人妖独坐在石凳上,
嚼啊啃着一根老骨头;
好多年啦他只啃这一根,
    因为活人不打这儿过。
都不过!没人过!
山里的洞穴他自己住,
活人全不打这儿过。

汤姆穿着大靴子上山来,
“请问你啃的那是啥?
倒像是我老叔提姆的小腿骨,
不过他老人家此时该在墓中躺。
穴中躺!土中躺!
    提姆走了多年啦,
他该安眠墓中躺。”

“小伙子,这是我挖到的骨头。
骨头埋在土堆里能抵啥用?
你老叔早就冰凉又死透,
我就拿了他的小腿骨头。
冷骨头!瘦骨头!
他就行行好给我这老鬼塞牙缝,
反正他用不着这根老骨头!”

汤姆说:“你这货色也没问问,
我老爸家的小骨头老骨头,
怎能让你随便啃;
快把骨头还给我!
交过来!滚过来!
就算老叔已死透,骨头他的可没错!
快把骨头交给我!”

食人妖,咧嘴笑:“小指头都不用动,
我也能把你嚼嚼吞下肚。
鲜肉顺口又滑溜!
现在拿你磨磨牙!
现在磨!现在咬!
    受够了厚皮老骨头,
现在拿你打牙祭!”

食人妖以为抓个正着,
谁知居然两手空空,
汤姆脚底抹油溜到身后,
狠踹一脚给点颜色瞧瞧!
    踹一脚!狠一脚!
一脚踹在屁股上,汤姆想
    叫老妖一辈子忘不了!

可是深山老林长年坐,
老妖皮肉倒比石头硬,
脚上皮靴就像踹上山脚,
踹上老妖活像挠痒痒!
    挠痒痒!太轻啦!
汤姆只叫疼,老妖笑哈哈,
疼的不是屁股是脚丫!

废了一条腿,汤姆逃回家,
从此穿不上靴老瘸着,
老妖怪可管不着,
照旧呆坐把老骨头嚼,
骨头嚼!骨头咬!
食人妖的屁股依然完好,
牙里照样把老骨头咬!

Troll sat alone on his seat of stone,
And munched and mumbled a bare old bone;
    For many a year he had gnawed it near,
        For meat was hard to come by.
            Done by! Gum by!
    In a cave in the hills he dwelt alone,
        And meat was hard to come by.

Up came Tom with his big boots on.
Said he to Troll: 'Pray, what is yon?
    For it looks like the shin o' my nuncle Tim.
        As should be a-lyin' in the graveyard.
            Caveyard! Paveyard!
    This many a year has Tim been gone,
        And I thought he were lyin' in the graveyard.'

'My lad,' said Troll, 'this bone I stole.
But what be bones that lie in a hole?
    Thy nuncle was dead as a lump o' lead,
        Afore I found his shinbone.
            Tinbone! Skinbone!
    He can spare a share for a poor old troll,
        For he don't need his shinbone.'

Said Tom: 'I don't see why the likes o' thee
Without axin' leave should go makin' free
    With the shank or the shin o' my father's kin;
        So hand the old bone over!
            Rover! Trover!
    Though dead he be, it belongs to he;
        So hand the old bone over!'

'For a couple o' pins,' says Troll, and grins,
'I'll eat thee too, and gnaw thy shins.
    A bit o' fresh meat will go down sweet!
        I'll try my teeth on thee now.
            Hee now! See now!
    I'm tired o' gnawing old bones and skins;
        I've a mind to dine on thee now.'

But just as he thought his dinner was caught,
He found his hands had hold of naught.
    Before he could mind, Tom slipped behind
        And gave him the boot to larn him.
            Warn him! Darn him!
    A bump o' the boot on the seat, Tom thought,
    Would be the way to larn him.

But harder than stone is the flesh and bone
Of a troll that sits in the hills alone.
    As well set your boot to the mountain's root,
        For the seat of a troll don't feel it.
            Peel it! Heal it!
    Old Troll laughed, when he heard Tom groan,
        And he knew his toes could feel it.

Tom's leg is game, since home he came,
And his bootless foot is lasting lame;
    But Troll don't care, and he's still there
        With the bone he boned from its owner.
            Doner! Boner!
    Troll's old seat is still the same,
        And the bone he boned from its owner!

特洛爾巨人獨自坐在石座上,
叭嗒叭嗒嚼著白骨細細品嘗;
他年年歲歲在附近啃著這骨頭,
因為很少有肉走到他身旁。
來到!身旁!
他獨自一個住在山洞裡,
很少有肉來到他身旁。

湯姆穿著大靴子走上山崗。
「天哪,那是什麼?」他對特洛爾人講:
「那好像是我蒂姆叔叔的腿骨,
本該靜靜安息在墳場。
安息!墳場!
這蒂姆去世已經多年,
我一直以為他安息在墳場。」

「孩子,」巨人說:「我把這骨頭偷來品嘗。
骨頭躺在墓穴裡又能怎樣?
你叔叔死得就像一塊鉛塊,
這腿骨就是來自他的身上。
腿骨!身上!
他得拿出東西給可憐的特洛爾人分享,
那腿骨對他自己根本沒用場。」

湯姆說:「我真不明白你們這些混賬,
未經許可竟敢使用刀斧
把我父親兄弟的腿砍傷;
快把那枯骨給我捧上!
腿骨!捧上!
雖然他已死去,這仍是他的東西l快把那枯骨給我捧上!」

巨人獰笑道:「我恨不得把你也吃掉,
把你的腿也拿來嘗一嘗。
新鮮肉吃下去甜又香!
我看著你牙齒直發癢!
牙齒!發癢!
我啃厭了枯骨和乾皮;
想要你的鮮肉嘗一嘗!」

他正以為一頓豐盛晚餐在望,
卻發現手裡的東西全丟光。
他還沒反應過來,湯姆已來到身後,
用皮靴教訓了他一場。
教訓!一場!
湯姆以為——靴子踢在屁股上,
就是對他教訓了一場。

但那獨自坐在山間的特洛爾人,
他的骨和肉比石頭還硬朗。
你就像用靴子踢著山腳,
巨人的屁股沒有任何痛癢。
沒有!痛癢!
聽見湯姆呻吟,老特洛爾笑了笑,
知道他的腳指倒懂得痛癢。

湯姆走回家,他的腿受了傷,
他不穿靴子的腳一瘸一晃;
特洛爾人可不管,手拿偷來的骨頭,
他仍舊待在老地方。
原來!地方!
老特洛爾的屁股還是那模樣,
他手拿偷來的骨頭待在老地方!

石巨人

巨人独坐石椅子上,
津津有味地大声嚼着光秃老骨头;
他啃这骨头啃了好多年,
因为肉类很难搞到。
吃光了!搞糟了!
巨人独自居住在山中的洞穴之中,
肉类实在难以搞到。

汤姆穿着大靴子一路上山。
他对巨人说道:“请问,那是什么?
因为那看来像是我叔叔提姆的胫骨,
应该把它埋葬在坟场。
洞穴之场!铺设之场!
提姆已走了这么多年,
我以为他还躺在坟场。”

“小家伙,”巨人说,“骨头是我偷的。
但躺在洞里的骨头又有何用?
你叔叔死得像块僵硬的铅块,
早在我发现他胫骨前就这样。
胫骨!瘦骨!
他可以留一块给可怜的老巨人;
因为死人不再需要他那根胫骨。”

汤姆说:“我不懂为何有你这种人
不问一声就私自取走
我父亲亲属的腿骨或者胫骨;
因此把老骨头还来!
海盗!强占!
尽管他已经死了,骨头还应归他;
因此把老骨头还来!”

“想耍花头,”巨人咧嘴而笑,
“我要吃了你,再啃你的骨头。
来点鲜肉甜孜孜滑下去更受用!
此刻我先要用利牙来把你品尝。
听见吗!看见吗!
我啃够了老骨头以及皮;
眼下决心把你当顿晚餐。”

正当巨人以为晚餐有了着落,
却发现双手什么都没有抓到。
趁其不备汤姆溜到巨人身后
踹了巨人一脚作为他的教训。
警告他!教训他!
汤姆感到碰的这一脚踢到了
椅上,这又怎么教训得了他。

但是单独坐在山坡上的巨人
他的皮肉和骨头比石椅更硬。
就如一脚踢到了山脚的上面,
因为巨人的椅子没感到一切。
脱落!痊愈!
听到汤姆呻吟巨人哈哈大笑,
他知道汤姆的脚趾痛彻心骨。

汤姆回家他的脚却成了笑料,
他那没有靴子的脚拐了好久;
但巨人并不在乎,
他依然住在那儿
拿着他从死人那里挖来的骨头。
捐赠者!骨头的主人!
巨人的石椅子依然如旧,
还有他从死人那里挖来的骨头。


卷二


Eärendil was a mariner

水手埃雅仁迪尔
在阿维尼恩停留,
宁布瑞希尔的白桦,
他亲手斫斩为舟;
它的风帆以白银编织,
它的悬灯以白银雕镂,
它的船首曲颈如天鹅,
它的旗帜有光照映。

铠环森严,埃雅仁迪尔
全副披挂如古代君王;
闪耀盾牌錾刻古奥符文,
屏挡伤害灾难永不临身;
他的长弓以龙角打磨,
他的箭矢以乌木削制,
纯银织成一领锁甲,
剑鞘镶嵌玛瑙碧青;
他的淬钢雪刃豪勇,
钢石精炼战盔高隆,
鹰羽一翎装饰盔顶,
胸前佩戴宝石翠绿。

星月交辉,
他启航远离北方海岸,
茫然穿梭在迷咒航道上
不知多少凡世辰光。
狭窄冰峡森冷严酷,
永冻冰山寒影寂寂,
疆外蛮荒,热炎高炽,
他连忙转向,在不见星月的
黑水上,漂泊续航。
他终于来到虚空永夜之域,
却匆匆而过,一路上不见
辉煌海岸,也没有他寻找的
光亮。
阵阵怒风吹袭摧折,
迷眼白浪中他乘风疾行,
自西至东,抛下使命,
孤舟飞渡只为还乡。
黑暗中光焰照临,
白羽埃尔汶翩然而至,
垂挂在她的项圈正中,
远胜凡珍灿灿煌煌。
精灵宝钻,光华自有生命,
埃尔汶为他佩戴额上,
眉宇辉煌,他鼓勇无惧
转棹前航;黑夜里
远从海西尽头彼岸世界,
一场风暴兴起,奔放强劲,
塔美尼尔之风含威来自主神居地;
鲜有凡人经过的海路上,
强风凛冽,如死亡之力;
吹送孤舟驶过
久经遗弃的凄迷灰海:
自东向西,埃雅仁迪尔终于穿航。

航越永夜海域,他被带回
黑海狂涛之间,
水下绵延旧时海岸,
乃是远古陆沉海下。
在西海尽头,他终于听见,
珍珠长滩上,乐声悠长,
滔滔白浪奔腾不绝,
这里赤金澄黄,宝石闪亮。
他看见圣山巍峨静立,
半山间暮霭轻笼住
维林诺;他从海上遥遥望见
埃尔达玛地方。
挣脱了黑夜的水手,
终于来到洁白港湾,
来到翠绿幽美的精灵之乡,
这里微风清新,
在伊尔玛林山下,
傍着险峻山崖,闪耀着
提力安灯塔,净如琉璃
倒映在微影塘上。

埃雅仁迪尔暂搁使命,在此逗留,
精灵传授歌谣旋律,
年长智者讲述奇异史话,
黄金诗琴且吟且奏。
他们给他换上精灵纯白装束,
并送来七盏灯火前引
他只身攀越卡拉奇瑞安,
前往那久无人迹的隐秘地方。
他走进永恒厅堂,
这里辉煌年月流淌无尽,
高峻圣山的伊尔玛林宫殿里,
大君王临宇无极。
前所未闻的话语响起,
述及凡人与精灵,
超然物外的景象预示,
非俗世物类所能窥及。

精灵为他打造新船,
用的是秘银与琉璃,
船首光亮;既不用光滑摇橹,
银色桅杆上也不见风帆张挂。
精灵宝钻就是悬灯,
旌旗灿烂,鲜活火焰栖燃其上,
乃是埃尔贝瑞丝亲手安放。
她现身驾临,赐给埃雅仁迪尔
不朽双翼添生舷上,
赐予他命定永生,
航越无涯天海,跟随
日光与月光。

永暮之地山峦入云,
银泉簌簌流洒,
舷上双翼带着他,这漫游不止的光亮,
飞过雄伟屏障之山,飞向远方。
在世界尽头,
他终于返航,再度渴望着
穿越来时阴影,重归遥远故乡。
孤星璀璨如炽,
埃雅仁迪尔凌雾而来,
他是日出前的遥远火焰,
北境灰海翻腾汹涌,
他是黎明苏醒前的瑰异奇景。

他航越整片中洲,
在远古时代,久远以前,
终于听见人类妇女与精灵少女的
悲愁哀泣。
须知在他身上,强大的命数已定:
直到明月殒灭,
灿星运行不息,
尘世凡土不再履及;
永为使者,埃雅仁迪尔
穿航前驱永不停歇,
他的宝钻明灯耀眼,
他乃西方之地的光焰。

Eärendil was a mariner
that tarried in Arvernien;
he built a boat of timber felled
in Nimbrethil to journey in;
her sails he wove of silver fair,
of silver were her lanterns made,
her prow was fashioned like a swan,
and light upon her banners laid.

In panoply of ancient kings,
in chainéd rings he armoured him;
his shining shield was scored with runes
to ward all wounds and harm from him;
his bow was made of dragon-horn,
his arrows shorn of ebony;
of silver was his habergeon,
his scabbard of chalcedony;his sword of steel was valiant,
of adamant his helmet tall,
an eagle-plume upon his crest,
upon his breast an emerald.

Beneath the Moon and under star
he wandered far from northern strands,
bewildered on enchanted ways
beyond the days of mortal lands.
From gnashing of the Narrow Ice
where shadow lies on frozen hills,
from nether heats and burning waste
he turned in haste, and roving still
on starless waters far astray
at last he came to Night of Naught,
and passed, and never sight he saw
of shining shore nor light he sought.
The winds of wrath came driving him,
and blindly in the foam he fled
from west to east and errandless,
unheralded he homeward sped.

There flying Elwing came to him,
and flame was in the darkness lit;
more bright than light of diamond
the fire upon her carcanet.
The Silmaril she bound on him
and crowned him with the living light
and dauntless then with burning brow
he turned his prow; and in the night
from Otherworld beyond the Sea
there strong and free a storm arose,
a wind of power in Tarmenel;
by paths that seldom mortal goes
his boat it bore with biting breath
as might of death across the grey
and long forsaken seas distressed;
from east to west he passed away.

Through Evernight he back was borne
on black and roaring waves that ran
o'er leagues unlit and foundered shores
that drowned before the Days began,
until he heard on strands of pearl
where ends the world the music long,
where ever-foaming billows roll
the yellow gold and jewels wan.
He saw the Mountain silent rise
where twilight lies upon the knees
of Valinor, and Eldamar
beheld afar beyond the seas.
A wanderer escaped from night
to haven white he came at last,
to Elvenhome the green and fair
where keen the air, where pale as glass
beneath the Hill of Ilmarin
a-glimmer in a valley sheer
the lamplit towers of Tirion
are mirrored on the Shadowmere.

He tarried there from errantry,
and melodies they taught to him,
and sages old him marvels told,
and harps of gold they brought to him.
They clothed him then in elven-white,
and seven lights before him sent,
as through the Calacirian
to hidden land forlorn he went.
He came unto the timeless halls
where shining fall the countless years,
and endless reigns the Elder King
in Ilmarin on Mountain sheer;
and words unheard were spoken then
of folk of Men and Elven-kin,
beyond the world were visions showed
forbid to those that dwell therein.

A ship then new they built for him
of mithril and of elven-glass
with shining prow; no shaven oar
nor sail she bore on silver mast:
the Silmaril as lantern light
and banner bright with living flame
to gleam thereon by Elbereth
herself was set, who thither came
and wings immortal made for him,
and laid on him undying doom,
to sail the shoreless skies and come
behind the Sun and light of Moon.

From Evereven's lofty hills
where softly silver fountains fall
his wings him bore, a wandering light,
beyond the mighty Mountain Wall.
From a World's End there he turned away,
and yearned again to find afar
his home through shadows journeying,
and burning as an island star
on high above the mists he came,
a distant flame before the Sun,
a wonder ere the waking dawn
where grey the Norland waters run.

And over Middle-earth he passed
and heard at last the weeping sore
of women and of elven-maids
in Elder Days, in years of yore.
But on him mighty doom was laid,
till Moon should fade, an orbéd star
to pass, and tarry never more
on Hither Shores where Mortals are;
for ever still a herald on
an errand that should never rest
to bear his shining lamp afar,
the Flammifer of Westernesse.

伊倫迪爾是一個航海家,
阿文尼恩長停留,
尼姆布瑞爾去伐木,
造好大船去遠航,
銀灰色的帆上銀灰色燈。
天鵝形船頭齊飛揚。

銀環鏈甲身上披,
華蓋傘下先帝再現,
亮閃閃的盾牌刻滿古字,
保佑他遠行一路平安;
神弓龍角做,利箭檀木製,
銅劍髓木鞘,白銀鎖子甲,
胸前寶石綠瑩瑩,鷹羽頭盔高高飄。

月光中繁星點點,
漫步在遙遙北海濱外,
沉醉在天國的餘暉;
沿著齒狀狹長的冰川,
寒冷地投下陰影,
劃過岸邊熾熱的荒野大地。
猛然回首,大海茫茫,
飄流在沒有星光的水面,
長夜漫漫無際,
默默航行在沒有景觀的海岸,
不見萬家燈火。

怒吼的大海追趕著水手,
巨浪中他茫然飄泊,
早已連失了方向,
偶然間回到家鄉,
卻聽不到鄉親們的掌聲。
只有飛奔的愛爾溫,
黑暗中的一團火焰,
鑽石般的光輝,

映照在她那珠寶項鍊;
她為水手披上西爾麥瑞爾衣,
用閃亮的光束為他加冕;
無畏的勇士揚起烈火般的眉毛,
掉轉船頭 在這夜晚,
任那彼岸刮起
肆虐兇猛的疾風驟雨,
席捲塔梅內爾;
一葉扁舟闖蕩多少急水險灘,
如死神涉過那灰色,
被人遺忘憂傷的海面,
由西向東飄然遠去。

漆黑的夜色洶湧的海浪,
幾里格之內無光的世界,
倒坍的海岸,
黎明已漲滿潮水,
直到珍珠淺 灘傳來那水手早已陌生的音樂,
驚濤拍岸捲起千重浪,
世上珠寶黯然失光。
一座高山拔地而起,
晨踐灑在瓦利諾和艾達瑪爾的膝上,
相對無言,遙望大海彼岸。
漂泊的游子作揖漫漫長夜,
擁抱這靜候的避風港灣。
來到小精靈的家園,蔥綠嬌美,
清新的空氣,淡淡如鏡,
伊爾瑪林山下
提里昂塔燈火輝煌,
陡峭的山崖 折照,
影子湖中相映成趣。

歡樂的水手留連忘返,
動聽的歌聲與古老的傳奇,
還有那黃燦燦的黃金,
陶醉了伊倫迪爾,
身著潔白的小精靈衫,
眼前亮起七盞燈,
恍憾墜入加勒西裡安,
被人遺忘了的神秘之地。

他來到永恆的大堂,
陽光照射數不清的歲月,
先帝的江山世世代代,
傳說中的普通人與小精靈,
塵世中卻互不往來。

米勒瑞爾銀與小精靈玻璃,
他們為水手造了一艘新船,
船頭閃光;沒有平櫓,
銀制桅桿也沒掛船帆,
西爾麥瑞爾做為燈光,
火紅的旗幟鮮豔無比,
照耀在埃爾伯列斯身上,
像天仙她飄然飛落,
灑下永不隱失的月光,
航行在無岸的天空,
去到太陽與月光的背後。
從艾弗利文高傲的山峰,
銀色的山泉輕然流下,
他插上翅膀,一束飄泊的燈光,
飛過高山的陡壁。
離開世界之極,
他又飛過陰影,
尋尋覓覓自己的家園。
又像一顆島星燃燒,
在高高的雲霧,他來了,
太陽前星星之火遙遙而至,
拂曉前的一大奇觀。
挪蘭水卻在淡淡地流淌。
於是他穿過中原,
最後又聽到遠古時代,
女人和小精靈少女的哭泣。
他卻承受著毀滅的沉重,
直到月亮褪色,一顆圓圓的星星,
飛過,留連不再,
在那彼岸,俗世人們;
或者信使著的一場,
永無結果的使命,依舊,
舉盞燈照亮遠方西部的弗萊明爾。


A Elbereth Gilthoniel

啊,埃尔贝瑞丝!吉尔松涅尔!
澄净晶莹,群星璀璨
流泻犹如宝钻光华!
茂林幽深的中洲上,我们遥遥仰望!
永葆洁白的星辰之后,我将你歌颂,
在大洋此岸,隔离之海的这一方。

O Elbereth Starkindler
(white) glittering slants down
sparkling like jewels
from [the] firmament [the] glory [of] the star-host!
To-remote distance far-having gazed
from [the] tree-tangled middle-lands,
Fanuilos, to thee I will chant
on this side of ocean, here on this side of the Great Ocean!

—— 托尔金教授在《旅途永不绝》中给出的逐字译文

A Elbereth Gilthoniel
silivren penna míriel
o menel aglar elenath!
Na-chaered palan-díriel
o galadhremmin ennorath,
Fanuilos, le linnathon
nef aear, sí nef aearon!

A Elbereth Gilthoniel,
silivren penna miriel,
o menel aglar elenath!
Na-chaered palan-diriel,
i galadhremmin ennorath,
Fanuilos,le linnathon,
nef aear, si nef aearon!

A Elbereth Gilthoniel
silivren penna míriel
o menel aglar elenath!
Na-chaered palan-díriel
o galadhremmin ennorath,
Fanuilos, le linnathon
nef aear, sí nef aearon!

呵!伊尔碧绿丝,姬尔松耐尔,
silivren penna míriel
o menel aglar elenath!
Na-chaered palan-díriel
o galadhremmin ennorath,
Fanuilos, le linnathon
nef aear, sí nef aearon!


Seek for the Sword that was broken

尋覓一把斷劍
藏匿於伊姆拉德里斯
而且會找到密令
強過摩古爾的咒語
劍中尚有一條顯示
噩運即將臨頭
伊西爾德毒物轉生
小矮人義膽救世


When winter first begins to bite

當冬季初露崢嶸,
巖石在霜夜龜裂,
當池水渾濁,樹木乾枯。
荒野行走小心邪惡。


I sit beside the fire and think

坐在爐邊我在想,
我去過的所有地方,
草地花開蝴蝶翩舞,
那已是夏天裡的故事。
金黃色的樹和游絲,
早已變成秋天的回憶,
晨霧中托起淡淡的太陽,
滴滴落在我的髮簪。

坐在爐邊我在想,
世界將會什麼樣,
當冬天來臨春天不再,
那將是我聽不到的故事。
因為仍有許多事,
我還沒有見到過,
每一日樹林每一春,
年年出綠綠不同。

坐在爐邊我在想,
悠悠上古人間心情,
還有未來人的世界,
那將是我不知道的事。
但我一路坐來一路思,
想起許多故時情,
靜聽著返來的腳步聲,
還有門外的談話聲。


The world was young, the mountains green

世界伊始,山巒黛綠,
月亮白璧無暇,
自然山水尚無命名,
都林醒來時獨自漫步林中,
山谷大地從此有了名字。
他喝過一口清純未染的井水,
俯身探視鏡池:
水中浮起皇冠般的星群,
頭部的陰影之上,
如一絲銀線牽起一串寶石。
世界如此美麗,山峰高聳如雲,
遠古時代納格斯萊德,
強大的王國的衰落,
以及貢多林在西海逝去之前:
都杯時期的世界無比美好。

他是一國之君端居寶座,
大堂有諸多矗起的石柱,
金瓦銀地,
大門刻有盧恩神力。
陽光月光星光,
組成水晶般的光束,
驅散烏雲與黑夜的陰影,
永遠照耀壯美的世界。

鐵錘、鐵碪叮叮噹噹,
鑿子飛舞留下碑文;
鑄劍 刀光劍影;
深挖洞 地下宮殿顯輝煌,
金屬製成魚鱗般甲冑,
圓盾,盔甲,斧頭,寶劍,
亮閃閃的長予齊齊入兵庫。
都林的子民自強不息,
山下地宮樂聲飄揚:
豎琴悠悠,詩人吟唱,
門邊響起號角聲聲。

好景不在,山水友老,
鍛爐只餘爐渣冰冷;
沒有豎琴聲,也沒有了鐵錘聲;
都林的大堂一片黑寂。
荒家陰影籠罩
在魔里亞,在卡扎德東姆。
殞落的星星仍舊倒掛
在黑暗無風的鏡池,
皇冠沉在深深的池水。
直到都林從沉睡中再度醒來。


An Elven-maid there was of old

很久以前有一位小精靈少女,
白天裡的一顆閃耀的明星;
白色的斗篷鑲滿金邊,
腳穿一雙銀灰鞋。

她的額上星光熠熠,
一道日光照在髮絲,
當太陽照在金色的樹枝,
在美麗的洛思洛連。

她的長髮如絲,四肢潔白,
嬌美又自由。
走在風裡她像一束光,
又像一片椴樹葉。

在那尼姆羅黛爾瀑布旁,
一池清水碧如藍;
少女臨風展銀喉,
大珠小珠落玉潭。

姑娘啊你如今在何方,
陽光照耀還是陰影籠罩?
尼姆羅黛爾達失在山林,
她永遠飄泊在遠方。

小精靈的大船銀灰色,
一路泊在山腳下,
日夜等待她的歸來,
在那洶湧的大海旁。

狂風突起北海岸,
呼嘯怒吼掠海面,
不見大船在沙灘,
黑壓壓駭浪卷無蹤。

黎明時分,不見了陸地在山腳,
灰朦朦的大山在下沉,
浪濤沙卷盡海岸,
一切舊時痕跡。

阿姆羅斯凝視著沙灘,
漸隱沉入驚濤裡,
可恨那無信的大船,
一任沖走尼姆羅黛爾。

他曾是小精靈之王,
叢林山谷是他的國土,
春天裡金黃的樹葉,
美麗動人的洛思洛連。

而今卻一縱跳大海,
離開船頭離弓的箭,
一頭扎入深深的海洋,
翅膀羽毛永不分。

海風吹起他的發端,
浪花雲影亮閃閃;
遠遠的人們注目看,
天鵝展翅掠海岸。

從此西部空惆悵,
大海茫茫不見蹤影,
阿姆羅斯你在哪兒?
小精靈們失去了他。


When evening in the Shire was grey

當夏爾國的黃昏是灰色的時候,
他的腳步聲便響起在山路上;
黎明前他又出發,
默默踏上遙遙征途。
從荒野到西海岸,
從北部廢墟到南部山崗,
入虎穴潛龍潭,
下叢林他來去自由。

與侏儒,霍比特,小精靈和普通人,
與凡夫與神人,
與樹中烏林中獸,
他用各自言語來溝通。

一把奪命劍,一隻回春妙手,
重擔下彎著的腰,
號角般的聲音,燃燒著的火炬,
漫漫長途疲倦的朝聖者。
坐下如君王,
喜怒形於色,
舊帽下的老人,
拄著一根帶刺的法杖。

他獨自站在橋頭,
魔火陰影皆漠視,
他的法杖在石頭上折斷,
智慧消失在卡扎德東姆。

甘公爆竹獨天下,
藍星級星散天上,
雷鳴一聲下金雨,
落到地下開水花。


I sang of leaves, of leaves of gold (Galadriel's Song of Eldamar)

我歌唱樹葉,金色的樹葉,那裏生長的金色樹葉,
我歌唱風,那裏的風在樹枝間流動。
太陽那邊,月亮那邊,浪花升起在大海,
伊爾瑪林海灘生長的金樹。
暮星下閃耀在艾爾達瑪,
在艾爾達瑪小精靈蒂里昂壁前。
金黃樹葉長年茂盛不落。

而現在遠離大海的這裡卻流下了小精靈的眼淚。
啊,洛連!冬天來了,光禿,沒有樹葉的季節;
樹葉落在小溪,流入河水,
金色的伊萊諾樹纏繞著正褪色的樹冠。
如果我要歌頌船,什麼樣的船會來到我身邊,
什麼樣的船能載著我穿過如此寬闊的大海?


Ai! laurië lantar lassi súrinen (Namárië)

啊!黃金般的樹葉在風中飄落
悠悠歲月在芬香的蜂蜜酒中流過
在那神聖的大廳中
在那遙遠西部瓦爾黛藍色的蒼穹下
星星在那歌聲中顫抖
她那聖潔、女神般的歌喉
又有誰再為我斟酒?
瓦爾黛,善良的星空女神,
像兩片雲自常白山舉起雙手
山下的路便在黑影中沈沒
灰木的家園與浪花四濺的大海
中間卻隔著無邊的黑暗
迷霧永遠遮住了卡拉塞亞
消失了,消失在東方的瓦利瑪爾!
再會
或許你們可以覓到瓦利瑪爾
或許你們可以覓到瓦利瑪爾
再會


卷三


Through Rohan Over Fen and Field Where the Long Grass Grows

穿過羅罕越過沼澤和曠野的草莽,
西風漫步而來在墻頭逡巡回蕩。
「噢!遊蕩的風你帶來什麼西方的消息?
你可曾見得博羅米爾高高的身影披著星月之光?」
「我看見他乘風踏浪飛過七條河水遼闊茫茫;
我看見他走在空曠的原野直到身影消失;
在那北方的陰影中從此音訊渺茫。
北風也許聽過德內索爾的兒子把號角吹響。」
「噢!博羅米爾!我從那高墻上遙遙西望,
那空寂無人的曠野再也沒有你的足音回響。」

南風從大海的出口從沙丘和岩石處吹來,
它在門前呻吟帶著海鷗的鳴聲嗚咽悲哀。
「噢!嘆息的風兒你今晚有什麼消息從南方帶來?
英俊的博羅米爾他在哪裡?遲遲不來令我悲哀。」
「請勿問我他在何處滯留——暴風雨的天空下,
黑海岸和白海岸都躺著無數的屍骸。
你去問問北風吧,是它告訴我他們的消息——
千萬具遺骨從安杜因河漂向奔騰的大海。」
「噢!博羅米爾!門前的路通往海濱朝南而開,
你不再隨著海鷗的哀鳴從灰濛濛的大海歸來。」

從諸王之門北風刮來越過轟鳴的瀑布,
寒冷而清晰傳來高塔上的號角聲嘹亮。
「噢!強勁的北風你今天給我帶來什麼消息?
勇敢的博羅米爾怎樣了?他久已去往遠方。」
「我在阿蒙翰聽見他呼喊,他在那裡力搏眾敵。
他的斷劍和破碎的盾牌捲入大河的波浪。
他的頭高傲地昂起,四肢在休息,容色安祥。
勞羅斯啊,那金色的瀑布張開懷抱把他帶上。」
「噢!博羅米爾!守護之塔將永遠朝北遙望,
注視著勞羅斯那金色的瀑布直到地老天荒。」


Gondor! Gondor, between the Mountains and the Sea!

貢多啊貢多!你背靠群山面對海洋,
西風吹落你銀樹上的點點亮光,
像古時國王花園裡耀眼的雨點。
啊!長翼的王冠和純金寶座,白色塔樓和傲岸城墻!
貢多啊貢多!你是讓人類看那銀樹閃光,
還是讓西風在高山大海之間重新滌蕩?


Learn now the lore of Living Creatures!

生靈萬物有學問,請君聽我細細講!
先說世間自由人,四大種類先報上:
最久遠數小精靈,小小娃兒歷史長;
洞穴為家是侏儒,陰暗地道有殿堂;
天生地造有恩特,古遠久長如大山;
壽命有限普通人,遼闊草原,牧馬郎。

呵,呵,呵!

勤建家園有河狸,高高躍起是羚羊,
饑餓如狼獵狗萌,聞風溜號野兔逃;
蜜蜂獵手大狗熊,兇猛強悍野豬狂。

呵,呵!

高山峭壁有雄鷹,公牛驍勇草原上,
頭頂犄角是公鹿,隼鷹疾速在翱翔;
潔白羽毛白天鵝,體溫冰涼是蛇蟒。


In The Willow-meads Of Tasarinan

春天裡我走在塔薩里楠柳樹成蔭的青青草地上,
啊!景色宜人、芬芳撲鼻春色裡的南塔薩里昂!
我說哪裡景色棒,
夏日裡我在奧西里昂德榆樹林遊逛,
啊!奧西爾七大江河流水動聽,波光闪耀!
我想那是景色最美的地方,
秋風裡我來到奈爾多雷思山毛櫸樹林,
啊!秋日裡的托爾納奈爾多金色般的葉紅紅如火好悲傷!
美好景色勝過了我的希望,
寒冬裡我登上多思奧尼翁高原松林旁,
啊!寒風陣陣、白雪皚皚、松枝黝黑,冬日到訪奧羅德納松之上!
我的聲音高陽在天空中放聲歌唱,
聲波響徹大地傳遍四方,
我走在昂姆巴羅納、托勒默爾納、奧達洛米,
走在我的領地方貢的大地上,
方貢那地方源遠流長、地老天荒,
它的年齡比樹上葉子還久長,
在那托勒默爾納洛米的土地上。


When Spring unfolds the beechen leaf, and sap is in the bough

恩特:
當春天催開山毛櫸樹葉,枝頭生機勃勃春意鬧;
當陽光灑進野森林的溪流,當春風吹上眉梢;
當步子邁得寬又大、呼吸深又深、山裡空氣新鮮清涼,
回到我的身旁!回到我的身旁,道聲我的土地真美好!

恩特老伴:
當春天來到庭園來到田野,玉米長出青苗;
當果園裡白燦燦一片鮮花怒放如潮;
當陽光雨露遍灑大地,空中洋溢芬芳氣息,
我要盤桓此處,不願回去,因為我的土地真美好。

恩特:
當夏天來到世間,輝煌麗日當空照;
來綠葉的屋頂下樹木的美夢逍遙;
當森林大地青翠涼爽,西風浩蕩,
回到我這裡來吧!回來道聲我的土地最美好!

恩特老伴:
當夏日催熟累累果實,棕色漿果紅似火燒;
當稻草金黃稻穗白,村鎮的豐收就來到;
當蜂蜜溢流、蘋果脹大,就讓西風去吹拂,
我將逗留此地沐浴陽光,因為我的土地最美好!

恩特:
當冬天來到山崗樹林一片萧瑟枯槁;
當樹木倒下,無星的夜空吞噬太陽,白天不再有光照;
當寒風吹自東方,寒雨陣陣來纏繞,
我要想念你,呼喚你;我將再次來把你尋找!

恩特老伴:
當冬天到來歌聲終止;當大黑暗終將來到,
光禿禿樹枝在折斷,告別光明和勤勞;
我要尋找你,等你等到再相逢:
我們將冒著寒冷的雨水一同走上前方的大道!

合唱:
我們一起走上西去的陽光大道。
到遠方尋找一片土地讓我們心靈共樂逍遙。


O Orofarne Lassemista, Carnimirie!

呵,奧羅法尼,拉寨米斯塔,卡尼米里!
呵,美麗的花楸樹啊,你頭髮上的鮮花潔白多美麗!
呵,我的花楸樹啊,眼見你油光閃閃、綠葉婆娑的夏日裡,
你的樹皮多麼明亮,你的樹冠又多麼金碧輝煌好神氣!
呵,死去的花楸樹啊,你頭上的頭髮灰白又乾枯,
你的樹冠一朝被砍落,你的聲音永遠沉寂,
呵,奧羅法尼、拉寨米斯塔、卡尼米里!


We come, we come with roll of drum

我們來呀,我們鼓聲隆隆地來了,嗒——隆嗒隆嗒隆嗒隆!
恩特們走過來了,越走越近,他們的歌聲越嘹亮。
我們來呀,我們號角齊鳴、鼓聲陣陣:嗒——隆嗒隆嗒隆嗒隆!

到伊森加德去!管它伊森加德石墻包裹石門當道,
管它伊森加德強大堅固,像冰冷的岩石和裸露的骨頭,
我們前進,我們前進,我們前進去戰鬥,將它的石墻砸碎大門劈倒,
因為樹幹枝葉被燃燒在火爐之中——我們出去戰鬥!
決一死戰步伐堅定,戰鼓隆隆我們前進,我們去烏雲密布的地方戰鬥;
我們決一死戰去伊森加德戰鬥!
決一死戰,決一死戰我們前去戰鬥!


Where now are the Dunedain, Elessar, Elessar?

埃列薩呀埃列薩,杜內登人今在何方?
你的親人們為什麼四處流浪?
迷路的人啊前進的時刻就要到來,
穿灰衣的隊伍騎馬來自北方,
但為你指出的途程沉沉黑暗,
通向大海的道路有陰魂執掌。

萊戈拉斯綠野森林中歲月久長,
你至今一直生活得幸福歡暢。
提防那大海啊當你聽見海鷗鳴唱,
你的心兒在森林裡不再安詳。

格羅因的公子吉姆利,
無論你走到哪裡,
我的思想也跟到那裡,
不過要當心別用你的斧子砍錯樹木!


Where now the horse and the rider?

哪裡還有駿馬和騎士,哪裡再聽得見號角吹響?
哪裡有頭盔和鎧甲,哪裡有亮麗的長髮飄揚?
哪裡有撫弄琴弦的手啊,哪裡再有熊熊的火光?
哪裡有春華秋實啊,哪裡有無骨茁壯生長?
一切像山中的雨、草地的風,瞬間成為過往,
一個個白日墜入西山沉沒在陰影茫茫。
有誰去收拾枯木焚燒的煙霧,
有誰去留意從大海歸來後流逝的時光?


In Dwimordene, in Lorien

在德威莫丁,在洛連,
普通人足跡罕到的地方,
凡胎肉眼很少見到,
那裡長存著久遠明亮之光。
加拉德里爾!加拉德里爾!
妳井中的水澄澈清涼;
妳潔白的手中星星白晃晃;
純淨無垢的樹葉和土壤,
在德威莫丁,在洛連,
美好的東西凡人難以想像。


Arise now, arise, Riders of Theoden!

如今奮起鬥爭、奮起鬥爭吧,西奧登國王的騎士們!
災難降臨,覺醒起來行動起來,黑暗的勢力在東方,
套上韁繩,吹響號角!
伊奧爾的後代子孫奮勇前進!


Ere iron was found or tree was hewn

當鐵還未發現,樹還未被砍伐,
當月色之中大山年輕的時候,
當戒指尚未被辛苦製作出來,
它在遙遠過去的森林中行走。


Long List of the Ents

大地裡生長的恩特古老如山,
他們遇著大步走路以水為糧;
霍比特小人飢餓像獵手一樣,
快樂的小矮人永遠笑聲朗朗。


A Rhyme of Lore

高高的國王和高高的戰艦三乘上三,
他們從那沉沒的陸地越過汪洋大海帶來什麼?
七塊寶石和七顆星星還有一顆白色的樹。


卷四


The cold hard lands

這地方凍又硬,
我手腳酸又軟,
石頭大又尖,
像無肉的老骨頭,
但溪水清又涼,
我腳兒多好受,
我們現在想——

活著不呼吸;
死了冷又直,
整天都喝水,從來不口乾,
渾身披著甲,不會響叮噹。
旱地會淹死。

把噴泉當冒氣,
把小島當作山。
亮閃閃,真好看。
碰上了,真歡喜!
我們只是想,
去抓一條魚,
味道甜滋滋!


Oliphaunt

灰得像隻鼠,
大得像座房,
鼻子蛇般長。
我踏過樹林和草地,
大樹在嗶剝響,
大地也抖顫。
我口中吹著號,
身在南方闖,
兩耳像對大蒲扇。
多少年和月,
我走北又闖南,
從不地上躺,
至死也好漢。
我是奧利方,
長得最強壯,
你要是把我來遇上,
我叫你永不忘,
如果你永不忘,
又說我難思量,
可我就是老奧利方,
一輩子從不撒謊。

奥利芬特

灰就灰得像只老鼠,
大就大得像座房屋,
鼻子就像一条长蛇,
我会使大地摇晃震动,
随着我沉重踏过草地;
树木随我断裂噼噼啪。
我嘴上长着几个触角,
扇动两只大耳,
去到南方漫游。
不知多少年数
我一圈圈乱踩,
从不躺在地上,
到死也不躺倒。
奥利芬特就是我,
在所有的奥利芬特当中,
巨大、古老、高大。
要是你有机会碰到我,
你不会忘掉我。
要是你从未碰到过我,
你不会相信当真有我;
但老奥利芬特就是我,
我从来不会乱说。


卷五


Over land there lies a long shadow

大地籠罩著狹長的陰影,
黑暗帶著翅膀向西飛近。
塔樓在顫抖;
毀滅威脅著王者的墳塋。
死者被喚醒,
違誓者的時刻業已來臨:
在厄雷赫之石前重聚,
靜聽號角在山間回鳴。
號角屬於何人?何人在召喚?
被遺忘者崛起於灰色的黎明?
從北方趕來,受使命驅使,
那監視者的繼承人,
他將闖過死者之路的石門。


From dark Dunharrow in the dim morning

陰冷的早晨,
從黑暗的頓哈勞,
走來森格爾之子,
還有他的文臣武將。
他們前往埃多拉斯,
馬克總督們的昔日殿堂,
那裡霧靄繚繞,
金色大柱一片神傷。
告別他自由的人民,
告別爐火、王座、聖地,
那常在暮色前舉行歡宴的地方。
國王騎馬向前闖,
恐懼追逼身後,
死亡橫呈前方。
一樣忠貞、一樣宣誓,
履行誓言絕不走樣!
西奧登騎馬向前闖,
五日五夜,
伊奧爾子弟揮師東方,
伏爾德、芬馬奇、飛嶺伍德,六千支長矛一齊指向——
桑蘭丁、眀朵盧因山下的芒伯格、
南方王國的海王之城,
它們正受敵圍攻,
四面一片火的海洋。
馬兒與騎兵,
死神驅使他們前進,
黑暗吞噬他們的身影,
直至蹄聲漸遠、不聞聲響。
歌兒就這樣世代傳唱。


Arise, arise, Riders of Theoden!

起來,起來,西奧登的騎兵!
烈火、屠殺——
野蠻的行動正在挑戰!
讓長矛去發抖,讓盾牌也粉碎,
一個刀劍之日、向紅之日
將發生在日出前的黎明!
前進,前進,向著貢多——前進!


Song of the Mounds of Mundburg

號角在山間回響,
長劍在南國閃亮,
駿馬向斯通尼爾奔馳,
快如晨風——
戰鬥已經打響。
倒下了,西奧登,
偉大的森格爾後代,
軍隊的最高統帥,
一去不返,長辭他的北方家鄉,
還有那金殿與綠色牧場。
哈丁與格斯拉夫,
鄧赫爾與迪奧瓦恩、
勇猛法拉與赫魯布蘭德、
霍恩與法斯特里德,
均戰死在遙遠的異國疆場,
躺在芒伯格山岡的沃土之下,
身旁是他們的戰友、貢多眾將。
英俊的赫連回不了海邊山地;
老將福朗永別了鮮花溪谷,
不再凱旋阿納赫他的故鄉;
魁梧的弓箭手杜路芬和杜林,
也永遠離開莫桑山蔭下,
那幽暗的河流與池塘。
從清晨到黃昏,
眾將們從容面對死亡,
此刻長眠貢多草地大江邊上。
咆哮的江水,
當時色如血紅滾滾流淌,
如今似淚水灰白閃爍銀光。
烽火臺與群山,
在黃昏中燃燒;
大海被血染紅,
在夕陽下一片輝煌;
血紅露水,
降於拉馬斯埃科城墙。


When the black breath blows

黑氣息,喘聲急,
死神陰影在近逼;
光漸淡,天地暗,
「阿瑟拉斯」快採集!
垂危之人有希盼,
國王之手喚命起!


Silver flow the streams from Celos to Erui

從賽洛斯到埃瑞,銀溪流淌,
在列貝寧綠野之上!
草兒茂密,海風送爽,
白百合隨風搖盪;
馬洛斯、阿芙林抖落金鈴,
列貝寧綠野,海風送爽。


卷六


In western lands beneath the Sun

太陽照耀西方之鄉,
春日百花競相開放,
樹木吐芽流水潺潺,
鳥兒高歌雀兒歡唱。
或許此時夜無雲裳,
山毛櫸在婆娑搖盪,
滿樹枝杈就是秀髮,
將白寶石星星戴上。

漫長行程在此告終,
深沈黑暗將我埋葬,
比所有山更加深邃,
比所有塔更加高壯。
陰影之上星星常駐,
陰影之上運行太陽!
我絕不說白晝已盡,
也不辭別永久星光。


Long live the Halflings! Praise them with great praise!

萬歲,小矮人!千言萬語歌頌你們!
Cuio i pheriain anann! Aglar'ni Pheriannath!
千言萬語歌頌你們,弗羅多和薩姆維斯!
Daur a Berhael, Conin en Annun! Eglerio!
歌頌你們!
Eglerio!
A laita te, laita te! Aandave laituvalmet!
歌頌你們!
Cormacolindor, a laita tarienna!
歌頌你們!魔戒執掌人,千言萬語歌頌你們!


To the Sea, to the Sea! The white gulls are crying

向海洋啊,向海洋!
白鷗在歌唱,
風兒吹啊,白浪飛,
一輪夕陽墜西方。
灰色船啊,灰色船,
是否聽端詳,
離我而去前輩人,
他們呼喚的聲浪?
要離開啊,要離開,
養我育我的林疆,
我們的歲月在流逝,
我們的時代在消亡。
跨大海啊,獨自去遠航。
波濤長,消失在最後的海岸;
聲浪輕,回旋在失落的島上。
埃列薩,無人發現的小精靈之國,
那兒的樹葉兒永不落,
那兒是我族人永遠的家鄉。


Sing now, ye people of the Tower of Anor

阿諾塔的人們,你們唱吧,
索倫王國已經毀掉,
黑塔已經崩潰傾倒。
崗樓上的人們,唱吧笑吧,
你們的守望並非徒勞,
黑城墻已被攻破,
國王闖過去,凱歌傳捷報。

西方的孩子們,唱吧高興吧,
你們的國王即將歸來,
他要生活在你們中間,
一生一世永不分開。

重逢新生啊,那棵枯樹,
國王將把它植入高坡,
讓全城都得到祝福。
所有的人們,你們唱吧!


Out of doubt, out of dark, to the day’s rising

國王們的故事千古流傳,
赫爾姆的號角響徹群山,
直到黑暗來始登鞍,
衝過大陰影赴臨,
西奧登國王赴湯蹈火,
光榮獻身;
他沒有知覺地歸來,
朝陽在眀朵盧因山上閃爍。
走出黑暗,迎接黎明,沒有疑慮。
陽光下,他利劍出鞘,高歌長驅。
他點燃希望,又在希望中結束。
超越毀滅,超越死亡,超越畏懼。
損失之外,生命之外,是永久的榮譽。


The Road goes ever on and on

The Road goes ever on and on
    Out from the door where it began.
Now far ahead the Road has gone,
    Let others follow it who can!
Let them a journey new begin,
    But I at last with weary feet
Will turn towards the lighted inn,
    My evening-rest and sleep to meet.

門前有路通遠方,
起步登程無止盡,
前路迢迢望不斷,
還請他人繼續行!
他人踏上新旅程,
鄙人腳軟身疲困,
欲尋客棧燈火暖,
夜來一覺到天明。


Still around the corner there may wait

前路有彎彎幾重,
新路暗門在其中,
來去過往竟匆匆;
千里登程終有日,
神秘之徒一脈通,
月亮之西太陽東。

A! Elbereth Gilthoniel!
Silivren penna miriel
o menel aglar elenath,
Gilthoniel, A! Elbereth!
遠在故鄉林蔭下,
西方大海在心中,
波峰浪尖星光湧。


《霍比特人》


Chip the glasses and crack the plates

把杯子打碎碟子打爛!
把刀子弄鈍叉子弄彎!
砸碎瓶子再燒掉瓶塞——
這樣子比爾博可不喜歡!

割破桌布再弄上油斑!
牛奶灑遍食物間地板!
骨頭扔上臥室的床墊!
醇酒濺滿每一扇門面!

打碎陶瓷倒進煮食物的罐;
再拿根棒槌把它搗爛;
做完後如果還剩完整的盤;
再把它拿到客廳裡滾著玩!

這樣子巴金斯先生可不喜歡!
所以嘛我們要小心這碟和盤!


Far over the misty mountains cold

翻越寒冷的遠山穿過霧和雲,
到那古老的岩穴與暗室深處,
我們要在黎明前從這裡出發,
去探尋魔法禁制的燦燦黃金;

昔日的侏儒產生出強大誘惑,
錘子敲響就好像鐘聲叮噹,
那深邃之處一切都在昏睡,
在空心的山崗下幽暗的殿堂;

那古代的君王小精靈的主人,
擁有過多少金光燦燦的寶藏,
他們鍛造製作,往那劍柄上,
嵌進顆顆寶石的閃光;

在銀項錬上串起璀璨的群星,
在王冠上鑲上龍的火光,
他們在一股股金縷之間,
織進那皎潔月色和明亮太陽;

翻越寒冷的遠山穿過霧和雲,
到那古老的岩穴與暗室深處,
我們要在黎明前從這裡出發,
去找回我們遺忘已久的黃金;

他們雕刻出金杯和金色豎琴,
都在地底下長久地靜靜存放,
聽不見人們常年的歌聲,
也聽不見小精靈的吟唱;

松濤在高處怒吼,
夜風在發出哀號,
烈焰熊熊撲向四方,
樹木像火炬被一一點亮;

山谷裡鐘聲在鳴響,
人們面色蒼白,抬頭仰望,
巨龍的憤怒比火還強烈,
掃蕩他們的高樓與平房;

山嶺冒起烽煙遮蔽月光,
侏儒們聽見命運之神的腳步聲響,
他們逃出殿堂紛紛倒斃,
在巨龍腳下,月色蒼茫;

翻越寒冷的遠山穿過霧和雲,
到那陰沉的岩穴與暗室深處,
我們要在黎明前從這裡出發,
去收回那失去的黃金和豎琴。

翻越寒冷的遠山穿過霧和雲,
到那古老的岩穴與暗室深處,
我們要在黎明前從這裡出發,
去找回我們遺忘已久的黃金。


O! What are you doing?

哦!你為什麼奔忙?
你想去什麼地方?
你的馬需打蹄鐵,
那河水正在流淌,
              哦!特拉拉拉利!
                            已經下到谷底……

哦!你為了什麼在尋訪?
你要趕往何方?
一把把木柴冒青煙,
一個個燒餅烤得香,
              哦!特哩哩哩羅哩!
                            河谷裡一片喜氣!
                                          哈!哈!

哦!你想去什麼地方?
你的鬍鬚搖搖晃晃,
是什麼引來了巴金斯先生?
這事情有點費思量,
              還有巴林和朵林,
                            在六月的時候,
                                          來到這山谷深深……
                                                        哈!哈!

哦!你願在此徜徉,
還是要飛向遠方?
光陰正在飞逝,
你的坐騎迷失徬徨;

飛走的愚不可及,
留下來是樂事一,椿
請你仔細傾聽,
直到黑夜銷亡,
              我們歌唱……
                            哈!哈!


Elvish Song in Rivendell

注:本诗为手稿,并未发表。

回家吧,回家吧,欢乐的百姓!
太阳下山,天色昏暗,
橡树也用幽暗把脚裹住。
回家吧!夜幕渐浓
山脚下,淡淡绽放
洁白清香的夜花。

回家吧!鸟儿也逃离黑暗,
夜空中,银白闪亮
星辰纷纷跃出。
回家吧!蝙蝠开始飞翔,
壁炉边小坐的时光来到。
回家吧!回家吧!高声歌唱!

开心唱,开心唱,齐声唱!
让歌声响!让声音亮!
月亮带着光,鸟儿带翅膀:
让月光曳航,让鸟儿飞翔!
花朵带着蜜,大树带着天气:
让花开放,让树摇摆!
开心唱,开心唱,齐声唱!


Clap! Snap! The black crack!

啪拉劈!劈哩啪!黑黑的縫罅!
把你捏,把你抓!抓住把你掐!
往下沉啊沉,沉到魔鬼城,
                            去吧,哥兒們!

搗碎聲、壓碎聲!丁噹響、嘩啦響!
榔頭和鐵鉗!銅鑼和鑼棒!
艱難行復行,深入到地層!
                            荷!荷!哥兒們!

劈嚦又啪啦,鞭梢密密下!
哭嚷加悲鳴,亂抽又亂打!
快幹,快幹!沒人敢偷懶!
妖怪們,喝得樂;妖怪們,笑得歡!
轉彎又轉彎,來到地獄間,


Riddles in the Dark

什麼東西比樹高,
明明有根看不到;
儘管向上再向上,
卻是從來不生長。

一座紅山上,
三十匹白馬;
先磨磨,再砸砸,
然後站著不動啦。

沒嗓子會叫喊,
沒翅膀會飛翔;
沒牙齒會咬人,
沒嘴巴會嘟囔。

藍色臉上有隻眼,
看到綠色臉上眼;
「那隻眼像這隻眼,」
第一隻眼說,
「但是在下邊。

看不見也摸不著,
聽不見也聞不到;
星星後面小山下,
空空山洞裝滿了;
最先來到後跟隨,
結束生命停歡笑。

一個箱子沒有蓋,
也沒鑰匙和鉸鏈;
問你認識不認識,
金色珍寶藏裡面。

活著不吸氣,
冷得像死人;
從來不口渴,
不斷把水飲;
鎧甲裹全身,
從無叮噹聲。

沒腿的躺在一條腿兒上,
兩條腿坐三條腿在一旁,
四條腿的也弄點嘗一嘗。

有樣東西啥都吃,
鳥獸樹花全不放,
會啃鐵,會咬鋼,
石頭磨成麥片嘗,
毀城市,殺國王,
高山被它減身量。


Fifteen birds in five fir trees

五棵樹上有十五隻小鳥,
火熱的風兒把羽毛烤焦;
可笑的小鳥沒翅膀,
可笑的小鳥飛不了!
我們把小鳥怎麼辦?
能做的事情真太少;
火火烤熟還是放鍋裡燜?
用水煮呢還是用油來炒?

燒呀燒,燒蕨又燒樹!
火把滋滋響,夜空亮光光,
我們歡樂齊歌唱,
              呀嘿!
燒燒又烤烤,煎煎又炒炒!
燒得他兩眼發直,燒得他鬍子變焦!
頭髮燒得臭,皮膚燒裂口;
              骨頭燒得黑,肥肉燒出油!
              灰堆朝天敞,
骨頭灰里藏,
這就是侏儒們的好下場!
夜空亮光光,我們齊歌唱,
              呀嘿!
              呀呼哩嘿!
              呀嗨!


The wind was on the withered heath

荒野上風吹動枯萎石南,
森林裡無風樹葉兒不翻,
陰森森暗影不分日與夜,
黑傢伙在暗中悄悄往還;

好像潮汐奔瀉咆哮喧騰,
森林裡枝椏在呻吟嘆息,
樹葉飄落覆蓋層層霉爛;

風兒不斷地吹從東到西,
只有樹林裡是一片死寂,
而沼澤上風在放聲呼嘯,
它橫掃一切生硬而銳利;

草葉嘶嘶響草穗兒低低,
涼風從天上來吹過水池,
蘆葦在簌簌聲水波搖蕩,
水面奔跑的雲碎裂成絲;

吹過孤零光禿的芒丁山,
掠過那惡龍的巢穴上空,
巢裡一片黑暗碎石裸露,
毒煙在空氣中到處飛動;

它離開這塵世遠遠飛揚,
讓黑夜吹越那遼闊重洋,
讓月兒駕颶風揚帆破浪,
把群星吹散成萬點浮光。


Old fat spider spinning in a tree!

老肥蜘蛛織網樹群中!
老肥蜘蛛不見我影蹤!
              害人蟲!害人蟲!
                            勸你快停工
停工停工來尋我影蹤!

大塊頭,老笨蛋,
老笨蛋難尋我影蹤!
              害人蟲!害人蟲!
                            你敢下來才算有種!
你在樹上怎能把我動!

懶大個,瘋蜘蛛,
織個網兒把我捕。
我的肉兒甜又香,
可惜你們吃不上!

我是淘氣小蒼蠅;
你是肥懶大笨蟲,
施展陰謀蛛網裡,
休想讓我中詭計!


Roll-Roll-Roll-Roll

咕嚕咕嚕往下滾,
咕嚕咕嚕滾進洞!
嗨呀啊!撲通一聲落水中!
往下漂呀漂,往下碰呀碰!

你順著那黝黑湍急的河水流淌,
回到你昔日熟悉的地方,
告別這北方陡峭的山嶺,
告別這深深洞穴和殿堂,
這裡的森林陰暗又寬廣,
在灰暗的影子裡屈曲生長,
漂呀,漂出這森林的世界,
漂到那和風吹拂的地方,
衝過那激流衝過蘆蕩,
流過那沼澤上草色波光,
穿透那一片迷濛白霧,
夜升起在池沼陂塘,
追呀追趕那跳躍的星星,
追到那寒冷的高高天上,
當黎明降臨的時分,
你在急流和淺灘間徬偟,
流向南方!流向南方!
去尋找白晝,去尋找太陽,
回到草原,回到牧場,
找回了從前餵養的牛羊,
還有那山間美麗的花園,
園裡的草莓長得大又香,
在白晝裡,在陽光下,
流向南方啊流南向方,
你順著那黝黑湍急的河水流淌,
回到你昔日熟悉的地方!


The King beneath the mountains

大山之下的國王,
璀璨寶石的國王,
金銀之泉的故主,
要收回自己的寶藏!

把他的王冠重新戴上,
把他豎琴的絲弦更張,
重唱起那舊日的歌曲,
殿堂裡回響著金子的鏗鏘。

山上的松濤在歡唱,
青青的草地沐浴陽光;
他的財富就像湧泉,
在金色的河川中流淌。

河水歡快地奔流,
湖泊發出耀眼的光芒;
芒丁山國王回來了,
從此再沒有痛苦和悲傷!


Under the mountain dark and tall

黑黝的孤山高高在上,
國土榮歸自己的殿堂!
恐怖的巨龍已被消滅,
我們的仇敵沒好下場。

寶劍利,槍鏢長,
弓箭快,大門強,
眼看著黃金心高膽壯;
再欺負侏儒你休想!

昔日侏儒非凡力作,
鐵錘落下似鐘聲鐺鐺,
黑暗深處寶物在沉睡,
在荒野之下空盪殿堂。

銀閃閃項鏈串起星辰,
王冠上綴著巨龍火光,
一股股金線絲絲纏繞,
侏儒的豎琴音韻悠揚。

芒丁山王冠重現光芒!
失散的遊子莫再流浪!
越過荒野你快快歸來!
骨肉同胞國王在盼望!

國王的召喚越過大山,
回歸家園那古老洞堂!
家園大門國王在等待,
寶石和金子與你共享。

黑黝的孤山高高在上,
國土榮歸自己的殿堂!
恐怖的巨龍已被消滅,
我們的仇敵沒好下場。


The dragon is withered

惡龍斯毛格如今完蛋,
惡龍的骨頭已經砸爛;
惡龍的盔甲劈得粉碎,
再不像從前神氣活現!
儘管利劍將鏽蝕缺殘,
寶藏與王冠也會腐爛,
他們創造的財富永存,
他們信任的力量不變,
茵茵青草还茁壮成长,
樹上綠葉仍隨風搖蕩,
白花花水流奔騰不息,
小精靈們還不停歌唱,
              來呀!特啦啦啦哩!
              回到那山谷裡頭來!

天上的星星又明又亮,
遠遠超過鑽石的寶光,
天上的月兒這樣皎潔,
遠遠超過銀子的閃光;
爐火燃得呀愈加紅光,
燃燒在薄暮中的爐膛,
勝過開採冶煉的黃金,
你為何要去漫遊四方?
              哦!特啦啦啦啦啦哩!
              回到那山谷裡頭來!

哦!問君今從何處來,
遲遲不歸究竟為哪樁?
河流在原野奔騰不息,
星星在天際燃燒發亮!
哦!為什麼你心事重重,
如此悲哀又如此憂傷?
這裡的小精靈少男少女,
為倦遊的歸客來歌唱,
              特啦啦啦啦哩!
              回到那山谷裡頭來!
                            特啦啦啦啦拉哩!
                            非啦啦拉哩!
                                          非啦!


Sing all ye joyful!

唱起快樂的歌,大家齊歌唱!
風兒吹動樹梢,風兒吹過大荒;
群星燦若鮮花,月兒在花叢開放,
夜之神的高塔窗戶明晃晃。

跳起快樂的舞,共度快樂的時光!
綠草如茵,我們的舞步似飛翔!
河水如銀,陰影如今全銷亡;
五月時節好風光,我們歡聚喜洋洋。

暫且柔聲低唱,編織個美夢黃粱!
讓我們留在沉酣的夢鄉!
流浪者睡了。讓他枕衾柔軟、好夢悠長!
睡吧!睡吧!榛樹、柳樹都睡吧!
松濤也不要吵嚷,直到晨風飄蕩!
              月亮西沉!大地黑暗迷茫!
              噓!噓!橡樹梣樹荊棘都別聲響!
河水也不要喧譁,直到黎明重降!


Roads go ever, ever on

悠遠的道路往前伸,
越過岩石穿過樹叢,
經過永不到大海的河流,
經過陽光永不照射的山洞;
越過寒冬播下的積雪,
穿過六月艷麗的花叢,
跨過草地跨過岩石,
踏著月色走過高山峻峰。

悠遠的道路往前伸,
頭頂白雲和星星,
漫遊的腳步走過去,
天涯海角終須有歸程。
殿堂裡邊開眼界,
看過烈火寶劍與神兵,
最後歸看青翠的草地,
還有那熟悉的樹木與丘陵。


《汤姆·邦巴迪尔历险记》


The Adventures of Tom Bombadil

汤姆·庞巴迪尔历险记


老汤姆·庞巴迪尔,一个快乐的家伙;
外套天蓝色,靴子黄澄澄,
皮腰带、皮马裤全呈绿莹莹;
高帽上还插了根天鹅翅膀的大羽毛。
他就住在那山坡下,柳条河
涌自芳草萋萋的井泉,奔流下幽谷。

夏日炎炎,老汤姆在草地上漫游,
边手摘毛莨,边追逐阴影,
逗弄在花间嗡嗡飞舞的大黄蜂,
静坐水边消磨夏日的燕燕时光。

他坐在那儿,胡子随风晃荡落入水中:
河女的女儿,金浆果随之浮了上来;
一把扯住汤姆垂下的头发。他滚进河中,
沉到睡莲之下,连吐泡泡,连喝河水。

“嘿,汤姆·庞巴迪尔!往哪里去?”
美丽悦目的金浆果说。“你吹的泡泡,
吓坏了带鳍的鱼儿、棕色的水老鼠,
惊走了小鷿鷈,淹没了你的羽毛帽!”

“请把帽子取回来,你这美丽的姑娘!”
汤姆·庞巴迪尔说。“我可不在乎蹚水。
潜下去!再度安睡在水潭的庇荫处
远在柳树根下,娇小的水中小姐!”

年轻的金浆果朝水中最深处游去
那是她母亲的家。但汤姆并未跟随;
他坐在结节的柳树根上,趁着阳光充足
晒干自己的黄靴子,还有拖湿的羽毛。

柳树老头一觉醒来,展喉唱起歌来,
唱得枝条乱晃,催汤姆很快入眠
裂开一条缝把他抓住:卡塔,缝又再次合拢,
把汤姆·庞巴迪尔逮住,连衣带帽带羽毛。

“哈!汤姆·庞巴迪尔!你在想什么,
偷看我的树木内部,瞧我在
木屋深处喝酒,还用羽毛逗我,
湿答答地滴在我脸上,就像下雨天。”

“放我出去,你这个柳树老头!
我躺在这儿浑身僵硬,这可不是枕头,
你这些弯弯曲曲的硬树根。喝你的河水去!
就像河之女儿那样回去睡大觉!”

柳树老头听了这番话后,把他放松让他脱身;
随后吱吱嘎嘎、喃喃不休、低声耳语地
在树内锁紧了自己的木屋。挣脱柳树的幽禁
汤姆沿着柳条河往上一路行走。
坐在林檐之下,他好一会儿竖耳倾听:
鸟儿在枝头梢顶唧唧喳喳、婉转啼鸣,
蝴蝶在他的头上一合一放、翩翩起舞,
直到太阳落山,灰云密布。

随后汤姆向前疾行。雨声阵阵,
在奔流的河水中飞溅起一个个圆环般的涟漪;
阵风吹过,树叶颤抖,坠下清凉的雨点;
不料老汤姆一下子掉入了一个隐蔽的洞穴。

雄獾出来,前额雪白,
眼睛黑又亮。獾在山坡里使劲挖掘,
带着妻子和许多儿子。獾们一把抓住了
老汤姆的外衣,把他揪进了獾们的洞里,
而老汤姆便沿着獾们的隧道一路直下。

在其秘密的居所里,獾们坐着嘟嘟囔囔:
“嗬,汤姆·庞巴迪尔!你打哪里来,
一路筋斗,撞进了前门?獾族正好把你逮住。
你永远也不会找到,我们带你进来的那条道!”

“嘿,老獾,你没听见我在说话?
马上带我出去!我非得赶路。
带我到野蔷薇花下你的后门去;
随后你得清清脏爪子,擦擦满是泥土的鼻子!
回去再睡一觉,枕着你那个草枕头,
就像美丽的金浆果和柳树老头!”

随后所有的獾族齐声道:“请你多多原谅!”
獾们带汤姆再度出洞,到了布满荆棘的花园,
接着回去又躲了起来,浑身直颤抖哆嗦,
一起扒了一阵子泥土,把所有的出口全封住。

雨过天晴,夏日的黄昏渐渐降临。
老汤姆·庞巴迪尔一路回家一路笑,
拉起了房门,拉起了百叶窗。
厨房里飞蛾开始拍翅扑灯;
透过窗户,汤姆看到刚醒来的星星眨着眼睛,
一弯新月刚开始朝西面下沉。

黑暗笼罩山坡下。汤姆,点起了一盏蜡烛;
吱吱嘎嘎地上了楼,扭动了门把。
“嗬,汤姆·庞巴迪尔!瞧,夜晚带给你啥!
我就躲在这门背后。此刻我终于把你逮住!
你忘了古墓老鬼,住在老坟墩里的,
就在那山坡顶上,围着一圈石头的。
老鬼又溜了出来。老鬼会把你揪到阴曹地府。
可怜的汤姆·庞巴迪尔,他会让你苍白又冰冷。”

“滚出去!把门关上,别回来,直到永远!
移开你那忽隐忽现的鬼眼,带走你那空洞的惨笑!
回到青草覆盖的坟墩,在你那石头的枕上,
放下你那瘦骨嶙峋的脑袋,就像柳树老头
就像年轻的金浆果,就像地洞中的獾族们!
回到埋藏的黄金和遗忘的哀痛中去!”

古墓老鬼从窗口一跃而出,逃得飞快,
穿过院子,越过高墙,宛似迅捷的影子。
一路悲叹上山,回到倾斜的石头圈里,
回到孤独的坟墩下面,骨头震得格格响。

老汤姆·庞巴迪尔躺到枕头上,
睡得比金浆果还甜美,比柳树还安谧,
蜷伏得比獾族或者古墓老鬼更舒坦;
睡得像个嗡嗡作响的陀螺,鼾声如雷。

他在晨曦中醒来,像椋鸟似的吹起口哨,
唱着,“来吧,戴瑞多,麦瑞多,我亲爱的!”
他扣上旧帽子、靴子、外套和羽毛;
敞开窗户迎接晴朗的好天气。

聪明的老庞巴迪尔,也是谨慎的家伙;
外套天蓝色,靴子黄澄澄,
没人曾在高地或幽谷逮到过老汤姆的心,
也不管走在林间的小径,抑或柳条河边,
还是在百合花的池塘上外出泛舟。
但有一天,汤姆竟一眼看上了河之女儿,
身穿绿长袍,长发飘拂,坐在灯心草丛,
唱着古老的水中曲给灌木上的鸟儿们听。

汤姆一把逮住了她,把她紧紧抱住!
水老鼠落荒而逃,芦苇嘶嘶响,鹭鸶呱呱叫,
她的心似小鹿乱跳。
汤姆·庞巴迪尔说:“这就是我漂亮的姑娘!
快随我一起回家!餐桌已经齐齐端正:
橙黄的奶油、蜂巢、雪白的面包和牛油;
你该来到山坡下!别管你的母亲,
在她满是水草的深池塘里:那儿找不到情郎!”

老汤姆·庞巴迪尔举行了欢乐的婚礼,
头上戴满毛莨,帽子和羽毛也分离;
他的新娘戴着勿忘我花和鸢尾花环,
穿着一身银绿色的长袍。汤姆唱得像椋鸟,
嗡嗡鸣得像蜜蜂,随着小提琴轻快地起舞,
紧抱着河之姑娘的纤纤细腰跳个不停。

房间里灯具通放光芒,寝具一片雪白;
在喜洋洋的蜜月里獾族踏步而来,
跳舞直跳到山坡下,柳树老头
轻叩玻璃窗,正当两口子睡在枕上,
河岸上芦苇中河女在叹息
听到古墓老鬼在坟墩中哭泣。

老汤姆·庞巴迪尔对这些声音才不加理会,
叩窗声、敲门声、舞步声、所有夜晚的声音;
直睡到太阳升起,然后像椋鸟般的鸣唱:
“嘿!来吧,戴瑞多,麦瑞多,我亲爱的!”
汤姆坐在门阶上劈柳条,
而美丽的金浆果在梳着她披肩的金黄长发。


Bombadil Goes Boating

汤姆·庞巴迪尔泛舟记

旧的一年转瞬即过;西风又在呼唤;
汤姆在森林中随手接住
纷纷飘落的山毛榉树叶一张!
“微风扑面吹,我感到了快活的时光!
为何留待明年呢?我要趁兴而发。
今天我就要修好小舟,随小舟
沿着柳条河西下,随心所欲,随兴所至!”

柳莺鸟栖息在树枝上。“喂啰,汤姆!我留意到你,
让我猜猜,我猜得到你兴之所至的地方。
我该去,我该去,捎话给他来迎接你吗?”

“不许提名字,你这多嘴鸟,不然就剥皮吃了你,
到处在人家耳边喋喋不休跟你毫不相关的闲事!
如果你告诉柳树老头我的去向,我会用火烧你,
把柳树杈当烤肉叉活烤你。让你无法再窥视!”

柳莺鸟翘起了尾巴,一面飞走一面长鸣道:
“先来抓抓我,先来抓抓我!不必提名字。
只消停在他这边的耳朵上:口信就会被留意到。”
“沿密特河顺流直下,”我会说,“正如日落的方向。
快呀,快呀!该是畅饮的好时光!”

汤姆哈哈大笑:“也许我就会去那儿。
我本可走别条路,但今天我偏要划去那儿。”
汤姆削桨修船;丛隐秘的小溪里拖出了小舟,
穿过芦苇和黄华柳做的水闸,就在倾斜的桤木树下,
开始顺流而下,唱着:“傻黄华柳做的小舟,
顺着柳条河深深浅浅一路漂流!”

“喂!汤姆·庞巴迪尔!往哪里去,
轻舟荡漾,顺流划行吗?”

“也许顺着柳条河再上白兰地酒河;
也许住在干草尾部那地方的,
心心相印的朋友,我所认识的那些小个子,
霍比特人会在黄昏的时刻,为我点燃火把。
我不时地会去那儿。”

“帮我带话给亲人吧,再带回他们的消息!
告诉我可潜水的池塘,还有那鱼儿的藏身地方!”

“这可不成,”庞巴迪尔说,“我来划船
只是为了来亲近河水,不是为了来当信差。”

“啐!趾高气扬的汤姆!当心你的老爷船沉掉!
留心水下的柳树沉木!我会笑看你翻船挣扎而逃。”

“蓝翠鸟,少说点话!把这些美好祝愿留给你自个儿!
飞开去吧,用鱼骨头梳理梳理你自己的羽毛!
在枝头上你快活似君主,在家里却肮脏如臣仆。
住着邋里邋遢的屋子,尽管你有一片紫红胸毛。”

翠鸟闭上了鸟喙,一面眨眼一面鸣唱。
汤姆从树枝下穿过。刷的一闪,翠鸟展翅高飞;
飘落一根艳若蓝宝石的羽毛,汤姆正好一把接住。
在阳光下灼灼闪光,好漂亮的礼物,汤姆心想。
他把新羽毛插到高帽子上,旧的羽毛随手扔掉:
“现在蓝色成了汤姆的记号,”他说道,
“这可是欢乐而且持久的色调!”

圆环似的水波围着小舟打旋,汤姆看见水泡浮动,
他用桨一拍,啪的一声!落到河中的阴影上。

“呼嘘!汤姆·庞巴迪尔!好久不曾相见。
你倒成了个水上的船夫,呃?把你弄翻会怎样?”

“什么?嘿,带胡子的家伙,我要骑着你顺流而下。
我的指头一放到你的背上,管教你的皮颤抖不已。

“呸!汤姆·庞巴迪尔!我会去告诉我老妈;
叫出所有的亲戚,老爸、姊妹兄弟一大帮!
汤姆疯了,就像装上了木腿的傻瓜:
他居然摇桨直下柳条河,摇着破船一条。”

“我要把你的水獭皮剥给古墓老鬼。他们会
把你的毛皮再鞭打加工!
再用金环把你闷得透不过气来!
即使你的老娘,也别想再认出你来,
你老娘再也认不出儿子,除非看到胡子一条。
别,别逗弄老汤姆,直到有一天你更加老辣!”

“喔嘘!”水獭小子说,喷出了一股河水
喷到汤姆的帽子和身上;小舟左摇右晃,
水獭潜在船底,又游到岸边凝神盯望,
直到汤姆欢乐的歌声消失在远方。

幼鳗岛的老天鹅骄傲地游过汤姆的身旁,
恶狠狠地盯了汤姆一眼,大声哼哼表示不满。
汤姆笑道:“你这老天鹅,是否想念你的羽毛?
那就给我一根新的!旧的已经风吹雨打用坏了。
你能否说句好话,那你就更加讨人喜欢:
长长的脖子哑巴喉咙,可还是个傲慢的冷笑者!
要是国王有一天归来,他可能会把你拿起带走,
把你的黄嘴巴烙个印记,你就不会再那么嚣张!”
老天鹅拍拍翅膀,嘶嘶作响,加快了拨水;
随着天鹅的踪迹,汤姆继续划桨前行。

汤姆来到了柳条河堰。顺流下冲,
激起的白沫拥入温多河段,水花飞溅;
汤姆的小舟,像风打落的果实一样旋转不止,
又像瓶塞般起伏不停,漂往格林德渥的岸墙。

“嗨哟!这可不是蓄着山羊胡子的护林人汤姆!”
干草尾部和布瑞莱登所有的小个子齐声大笑。
“当心呀,汤姆!我们会用弓箭把你射死!
我们不让林中人也不让古墓鬼怪
泛舟或摆渡越过白兰地酒河。”

“呸,小胖肚子!可别笑得这么欢畅!
我可见过霍比特人如何挖洞躲藏,
吓得灵魂出窍,哪怕带角山羊或獾盯上一眼,
连月光都怕,还要躲避自己的影子。
我要把半兽人找来,这可定叫你们抱头鼠逃!”

“叫便叫吧,护林人汤姆。
你可以吹牛直吹到把胡子都吹光。
三箭已中你的帽子!我们才不会对你害怕!
现在你要上哪里去?要是你为了喝啤酒,
布瑞莱登的酒桶可没那么深,救不了你的渴!”

“我要先通过郡河,再越过白兰地酒河,
但此时河水流得太快,轻舟也难以航行。
要是小个子霍比特人让我上他们的平底船,
我就会祝福他们夜夜平安天天快乐。”

白兰地酒河水泛红;看起来像火焰般地点燃,
夕阳西下,落到郡之外;接着天色越变越暗。
密特河的台阶上空无一人。没人在那儿迎接。
大堤道路静悄悄。汤姆说:“好欢快的会面!”

汤姆跌跌冲冲顺路前行,因为光线越来越暗。
罗辛的灯光在前面时隐时现。他听到有声音,
招呼。“吁,停!”矮马止步,轮子不再滑动。
汤姆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过去,没有旁顾一眼。

“嗬,唷!沼泽地里有乞丐跋涉!
你来此地有何贵干?帽子上插满箭矢!
有人警告过你,在你偷摸过境时把你活逮?
来来!告诉我此刻你正在把什么寻找!
来找郡里的酒,我敢打赌,虽然你一文不名。
我要叫他们紧锁大门,你连酒香都别想闻到!”

“好,好,泥腿子!对迟来密特河畔赴会的人,
这样的接待可确实客气!
你这个老农夫胖到气喘吁吁地无法行走,
像口袋似的由车拖着,照理应该更和善。

“像我这样的酒桶,身无分文,自然别无选择!
否则我会叫你走开,你就成了一个输家。
来,马嘎!拉我上车!此刻你欠我一大杯酒。
即使天昏地暗,老朋友应该还认得出老朋友!”

他们一路欢笑一路驶,马不停蹄过罗辛,
尽管客栈门仍开,酒香还闻得到。
他们转入马嘎家的小巷,车声辘辘、七上八下。
汤姆在农夫的车上兜圈跳舞,
班佛朗星光熠熠,马嘎家灯火通明;
厨房里炉火熊熊,迎接夜归人。

马嘎的儿子们在门前鞠躬,女儿们也行屈膝礼,
他的太太端出了大啤酒杯,给口渴难忍的客人。
他们边唱歌,边叙说快乐的故事,边啜饮跳舞;
一家之长马嘎神气活现,欢呼雀跃,
汤姆畅饮之余跳了个角笛伴奏的水手舞,
女儿们围圈跳起了斯普林格舞,女主人哈哈笑。

当别的人在干草堆、羊齿植物或羽毛间入睡,
老伙伴俩在火炉旁把脑袋凑到一起,
老汤姆和泥腿子两个,交换了所有的信息
从古墓岗到塔儿坡:关于步行和骑行;
关于小麦穗和大麦粒、播种和收成;
来自布理的奇闻逸事,
还有铁匠铺、磨坊及市场上的蜚短流长;
以及树木低语、南风吹来的落叶松的闲言,
浅滩上的高大守夜人,和边境上出没的阴影。

老马嘎终于在炉火余烬旁的椅子里进入梦乡。
黎明之前汤姆离去:正如一个人隐约记得的梦,
有些快乐,有些哀伤,有些隐含着警告。
没人听到门锁开启的声音:清晨一场阵雨
汤姆的足迹被冲得干干净净,密特河上他没有
留下任何痕迹,
干草尾部的人们没有听到歌声,
也没有听到沉重的脚步声。

汤姆的小舟在格林德渥的岸墙停靠了三天,
却在一个早上又返回了柳条河。
据霍比特人说,水獭一族趁夜而来把舟松开。
将其拖过河堰,还推着小舟逆流而上。

老天鹅从幼鳗岛游了出来,
喙中衔着船首缆绳在水中拖行,
得意洋洋朝前拖;水獭们围着小舟游,
绕过柳树老头的歪树根引导着小舟;
翠鸟在船首栖息,鹪鹩在横坐板上引颈歌唱,
这些动物快活地把小舟带往老家,
终于到了汤姆的小溪。水獭小子说:“唿嘘!
这下可不是野鸡没了腿,鱼儿丢了鳍?”
哦!傻柳条河!这些动物把船桨遗留在身后!
船桨久留在格林德渥岸墙,等汤姆再度寻找。


Errantry

游侠


有一个快乐的旅客,
是个信使,也是个航海者:
造了一艘镀金的威尼斯小船,
为了要漫游,所以他在船中
装满了黄色的橙子
和麦糊作为食料;
还用墨角兰、小豆蔻
和薰衣草把船熏得喷喷香。

他召唤装着货物的大商船队
上的管乐演奏者,让船过来
带他越过十七条横隔其间
耽搁他行程的河流。
他孤寂一人登录,在铺着许多鹅卵石的地方。
戴瑞林河始终不断地
欢快地朝前奔流。
他接着穿过草地,
到达令人沉闷的阴影之地,
无论在山坡下,还是在山坡上
继续流浪,走向乏味的旅程。

他坐着唱起一段旋律,
延误了他的游侠行程;
他向一只扑翅而过的漂亮的蝴蝶
求婚,求她嫁给她。
蝴蝶责骂游侠,嘲笑游侠,
还毫不留情地加以讥笑;
于是他旷日持久地研习诸般法术。

游侠编织起空灵薄纱,
想把蝴蝶捕捉;为了跟踪她,
游侠自制了甲虫皮做的羽毛翅膀。
趁蝴蝶迷惑之际,游侠用
蜘蛛的长丝逮住了她;
游侠为她建了用百合花制的
柔软的尖顶帐篷,还用花朵和
蓟花的冠毛造了婚床
好让蝴蝶安卧栖息;
游侠用薄膜似的白丝网
还用银光来为蝴蝶着装。

游侠把宝石串成串串项链,
但蝴蝶却毫不介意地浪掷乱丢,
终至吵到不可开交;
随后游侠只好痛苦地继续漂流,
而把蝴蝶留在原处任斯人憔悴,
游侠颤抖着飞开去。

他越过海中的许多密集的岛屿
那里长着黄色的金盏花,
还有无数银色的喷泉,
山峦仿佛镀上了一层仙境般的金色。
游侠开始了战争和奇袭,
掠夺海外的领地,
漫游过贝玛丽
还有泰拉米和方塔西。

他用珊瑚和象牙
制作了盾牌和高顶头盔,
再用翡翠造了一把宝剑。
他的对手令人生畏,
有艾瑞的精灵骑士们,
还有仙境的武士们,
金发亮眼,
驰骋而来向他挑战。

水晶制成他的锁子甲,
他的剑鞘用的是玉髓;
银子装饰在星月顶端
他的长矛用乌木削成。
标枪用的是孔雀石和钟乳石
——他挥舞着一支支标枪,
往前和天堂的蜻蜓对战,并让其俯首称臣。

游侠同黄蜂大战,
并力战蜂鸟和蜜蜂,
赢得金色的蜂巢;
在洒满阳光的大海上直奔回家
乘坐树叶和蛛丝做成的、
带着花朵顶篷的船儿,
他坐着歌唱,磨光擦亮
自己的全副盔甲。
他耽搁了一小会儿,
在孤寂的小岛上,
发现那里一无所有,只有
风过青草把头儿低;
因此他所采取的最后的
唯一道路,只能是返身回老家
带着蜂巢,作为纪念
他的信息来到,还有使命!
在大胆的行动和刺激中
他却将此遗忘,
旅行和马上比武,一个漫游者。
因此眼下他必须再度离去,
再摇起他那威尼斯小船,
永永远远依然是个信使,
一个旅客,一个逗留者,
像羽毛似的四处漂泊,
一个被天气驱使的航海者。


Little Princess Mee

蜜公主


娇小的蜜公主
玲珑可爱,
正如精灵歌谣所唱:
她头戴珍珠全都美丽成串;
用金丝般的蛛丝
织成了她的头巾,
用星星织成的银色的饰带
围绕着她的脖子。
她穿的一件外套
用蛾网般轻盈的材料编织
像月光似的洁白无瑕,
而围着她的长袍所系的腰带
用的是钻石般明亮的露珠水。

她在白天行走
裹着灰色的披风
戴着暗蓝的兜帽;
但她在夜晚出来
浑身晶亮晶亮
在繁星点缀的夜空下,
她穿着鱼儿鳞片
做成的轻脆便鞋
随着她移步发光
行至她的舞池,
在清凉的镜面上
无风的水所戏成。
如光之雾
在飞翔旋转之中
每当她的脚
银色的脚丫轻掠过
舞池的地面
她就发出一道玻璃似的闪光。

她抬头仰望
看到无盖的苍穹,
再回顾幽暗的水边;
接着她绕过身来,
眼睛俯看
看到正在她的脚下
有位“茜”公主
像“蜜”公主一样美丽:
她们俩脚尖对着脚尖跳舞!

“茜”轻盈而晶亮
就像“蜜”一样;
但“茜”,令人奇怪,
身子倒悬
带着繁星的冠冕
如入无底的深井!
她那闪烁的双眼
也大吃一惊地
仰视“蜜”的眼睛:
不可思议,
头朝下摇荡在
缀满繁星的海面上!

只有她们的双脚
才有可能相遇;
因为那儿也许有路
要想找到一块
她们并非站立
而是悬在空中的地方
这可没人可以讲述
也无法在所有的
精灵学问的魔咒
中去学到。

因此她还是孑然一身
一个孤独的精灵
“蜜”如以往那样
翩然起舞
头发上饰着珍珠
身穿漂亮的长袍
脚上还有鱼儿鳞片
做成的轻脆的便鞋:
“茜”也头发上饰着珍珠
身穿漂亮的长袍
脚上还有鱼儿鳞片
做成的轻脆的便鞋
翩然离去!


The Man in the Moon Stayed Up Too Late


從前有家古老的小小酒店
坐落在一座白色的小山邊
店裏釀造上好的棕色啤酒
這一晚引來月亮上的神仙
要把這美酒痛飲一醉方還
客棧的馬夫有隻喝醉的貓
牠會演奏五根弦的小提琴
牠把琴弓上上下下地拉動
琴聲一會兒高亢一會低沈
一會又徘徊在悠揚的中音

店主人養著一隻心愛小狗
最喜歡聽別人把笑話來談
每當客人們發出一片歡聲
牠就豎起耳朵聽俏皮語言
一直笑呀笑直到咳嗽氣喘

他們還養了頭長角的奶牛
牠就像所有王侯那樣高傲
但音樂像醇酒能教牠回頭
牠會在音樂中把尾巴搖動
在青翠的草地上跳起舞蹈

噢你看這一排排銀色碟子
還有那數不盡的銀色羹匙
星期天還要用特別的一副
他們小心細致地把它擦拭
星期六下午就要準備及時

月裏的仙人喝得大醉酩酊
馬夫的貓兒開始嗚嗚哀鳴
銀碟和銀匙在餐桌上舞蹈
母牛在花園裏瘋狂地跳蹦
小狗兒追著牛尾東跑西奔

月裏的仙人再喝了一大盅
從椅子上滾下倒在塵埃中
他在椅下作夢還夢見啤酒
直到黎明天空中星光漸淡
一顆顆從天幕上消失無蹤

於是馬夫對他的醉貓發話:
「你可知那月宮中白色神馬
正咬著銀轡頭在發出嘶鳴
牠們的主人喝得神志不清
但眼看朝陽很快就要上升!」

貓兒在琴上拉起的嘟的嘟
聽見這琴聲死人都會起舞
它反覆拉出高音越來越快
店主人也用力搖著月中人
嘴裡大叫著:「黎明已經臨近!」

他們把月中人緩緩推上山崗
大家一起用力把他塞進月亮
他的白馬都跟在他後面奔跑
母牛像鹿一樣輕快地奔上前
碟子和湯匙也雙雙跑著趕到

現在提琴的嘟聲響得更急
小狗兒在琴聲中開始吼叫
母牛和馬兒們在一起倒立
客人們一個個從床上跳起
在地板上跳起快樂的舞蹈

提琴的絲弦突然劈啪斷絕
母牛跳起來高高越過明月
小狗哈哈笑看著如此趣事
星期六的銀湯匙奔跑而出
在一起的是星期日的銀碟

圓滾滾的月亮滾進山後邊
紅紅的太陽在她頭頂升起
太陽幾乎不相信她的火眼
她驚奇地看到在這大白天
大家紛紛跑回床上去睡眠

月中老人熬长夜

有家客栈,欢乐的老客栈
落在一个古老的灰色山坡下,
这家店酿的啤酒美名远扬
月中老人也忍耐不住
某夜下凡来喝个痛快。

马夫有只喝醉的猫
拉着把五弦的提琴;
猫儿上下快拉琴弓
一会儿高声尖啸,
一会儿呼噜低叫,
一会儿中间拉锯。

店主养着条小狗
小狗极喜听玩笑;
每当来客在欢笑,
他竖耳倾听玩笑
笑到喘不过气来。

这一家还养了条带角的牛
得意洋洋似女王;
但音乐使牛像喝了
麦芽酒似的昏了头,
摇起她那簇牛尾巴
在草地上跳起舞来。

还有,哦!成排的银碟子
和成堆的银调羹!
因为星期天有一堆特殊的宾客
所以这家子在星期六的下午
对这些器皿细擦精磨。

月中老人开怀畅饮,
猫儿开始嚎啕怪叫;
碟子和调羹在桌上跳跃,
母牛在花园中发疯似的腾跳,
小狗在转圈追逐自己的尾巴。

月中老人又喝了一大杯酒,
然后一骨碌滚到了椅子下;
他躺在那儿打起盹儿
在梦中梦见麦芽酒,
直到星空泛白,晨曦初露。

马夫对喝醉的猫儿说:
“月亮来的那些白马,
嘶鸣并大声嚼着马蹄铁;
但马儿的主人喝得酩酊大醉
已经神志不清,
但太阳就要升起!”

于是猫儿拼命用提琴拉出,
连死人都吵得醒的快步舞曲:
猫儿吱嘎拉锯加快旋律,
而店主把月中老人摇晃:
“过三点了!”他说道。

大家把老人慢慢滚上山坡
把他乱七八糟塞进了月亮,
而他的马儿紧随其后奔跑。
母牛像鹿儿似的欢蹦乱跳,
碟子随调羹一起往上奔跳。

此刻小提琴拉得像发了疯;
狗儿也开始咆哮,
母牛和马儿们拿起了大顶;
来客全都跳下卧床,
在地板上跳起舞蹈。

乒乓一响琴弦断掉!
母牛一跃跳过月亮,
小狗感到如此滑稽,放声大笑,
星期六的碟子加上
星期天的调羹
开始奔逃。

圆圆的月亮滚到山坡后
太阳刚刚抬起了她的头。
太阳睁大了火红的眼睛
难以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尽管已经光天化日,
她大吃一惊地发现
大家却都回床睡觉!



The Man in the Moon Came Down Too Soon

月中老人降得太早


月中老人穿银鞋。
胡子装饰以银线;
蛋白石做成冠冕
腰带上镶满珍珠,
一天身披灰斗篷
走过闪亮的地板,
拿出水晶的钥匙
悄悄打开象牙门。

轻轻地走下微微闪亮
饰有金银花环的楼梯,
他欢喜终于得到自由
可专注于疯狂的历险。
因对白色钻石没兴趣;
还已厌倦于他自己的
尖塔,那在月亮山上
孤独竖立、用高大的
月亮石块砌成的尖塔。

他愿冒任何风险去得到
红宝绿玉,
来装饰自己黯淡的衣着,
还为了一顶新的王冠,
用光彩的珍宝、祖母绿
和蓝宝石制作而成。
他孤寂一人实在无事可做
盯着黄金的世界,还听着
远远传来的围绕黄金世界
所发出的愉快的嗡嗡声。

在月满时分银色的月亮中
他的心头却充满了对烈火的渴望:
并非那种清澈透明的苍白之光;
而是红色,他所热望的乃是
血红、玫瑰红和烈焰余烬之红,
燃烧着火舌的火焰之红,
还有暴风雨尚在积累之时
喷薄欲出的日出之际
天空中的一片鲜红。

他愿有蓝色的海洋,还有森林之绿
和沼泽之地的活生生的色彩;
他渴望人口众多的地球上的欢闹
还有人们自信的生命力。
他垂涎歌声、开怀大笑、
热乎乎的美味佳肴和美酒佳酿,
吃着上面带有轻薄雪片似的糖霜
的非常珍贵的蛋糕
喝着非法酿造的威士忌酒。

他把双脚碰得丁当响,一想到
肉类、胡椒香和大量潘趣酒,
他在倾斜的楼梯上毫不在意地
轻快行走,就像闪过一颗流星,
在圣诞前夜的飞着的一颗星星,
他在急速下走中一个趔趄,从
他的梯子路上跌入泡沫翻腾的
浴缸,跌入起风的贝尔海湾中。

他开始思考,否则便融化沉掉,
在月亮上这该如何是好,
一条渔船看到他在远远漂浮
令渔夫们大吃一惊地发现
在其磷光闪闪的湿漉漉的
一网打尽之中
什么东西带有蓝白色和蛋白石
之光,以及柔和的透明的绿光。

渔夫们违反他的意愿,把他连同
早晨捕获的鱼儿一起打包送回岸上:
“最好在客栈里找张床,”渔夫们说;
“镇子就在近旁。”
只有面海高塔的一下悠长的钟声
才在这不合时宜的时刻
宣告了月中老人厌月漫行的消息。

没有一个炉子点好,
没有一份早餐备好,
黎明时分又冷又湿。
只有火焰的灰烬,带草的泥潭,
而太阳就像一盏冒着烟儿的灯。
在朦胧的后街,
一个人影也没有遇到,
也没有任何高昂歌声;
相反只有阵阵鼾声,
因为所有的人都在床上
而且还会继续不断睡觉。

他边走边敲着一户户紧闭的大门,
又是喊来又是叫,依然一场徒劳,
直至他走到一家里面还点着灯儿
的客栈,就在玻璃窗上不停地敲。
睡眼惺忪的厨子板起了一张老脸,
“你到底想要什么?”他问道。
“我要炉火、黄金、老歌,
还要红酒无限畅饮!”

“这里都没有,”厨师瞪眉竖眼,
“不过你可以进来。
我缺银子,背上只穿着丝袍——
也许可以让你留宿。”
一件银器可以掀起门栓,
一粒珍珠可以通过大门;
而为了靠近厨子坐炉边椅
整整花了他二十多粒珍珠。

因为他又饥又渴粒米未进
只好乖乖交出王冠和斗篷;
而他所换得的,只有一陶锅
又破又脏还带烟味的陶锅,
里面盛的冷麦糊是两天前的
无奈用一只木调羹喝了起来。
至于圣诞节带葡萄干的布丁,
可怜的傻瓜,来得实在太早:
这个粗心大意的来客
进行的是一场疯狂的探险
因为他来自世外的月亮之山。


The Stone Troll

特洛爾巨人獨自坐在石座上,
叭嗒叭嗒嚼著白骨細細品嘗;
他年年歲歲在附近啃著這骨頭,
因為很少有肉走到他身旁。
來到!身旁!
他獨自一個住在山洞裡,
很少有肉來到他身旁。

湯姆穿著大靴子走上山崗。
「天哪,那是什麼?」他對特洛爾人講:
「那好像是我蒂姆叔叔的腿骨,
本該靜靜安息在墳場。
安息!墳場!
這蒂姆去世已經多年,
我一直以為他安息在墳場。」

「孩子,」巨人說:「我把這骨頭偷來品嘗。
骨頭躺在墓穴裡又能怎樣?
你叔叔死得就像一塊鉛塊,
這腿骨就是來自他的身上。
腿骨!身上!
他得拿出東西給可憐的特洛爾人分享,
那腿骨對他自己根本沒用場。」

湯姆說:「我真不明白你們這些混賬,
未經許可竟敢使用刀斧
把我父親兄弟的腿砍傷;
快把那枯骨給我捧上!
腿骨!捧上!
雖然他已死去,這仍是他的東西l快把那枯骨給我捧上!」

巨人獰笑道:「我恨不得把你也吃掉,
把你的腿也拿來嘗一嘗。
新鮮肉吃下去甜又香!
我看著你牙齒直發癢!
牙齒!發癢!
我啃厭了枯骨和乾皮;
想要你的鮮肉嘗一嘗!」

他正以為一頓豐盛晚餐在望,
卻發現手裡的東西全丟光。
他還沒反應過來,湯姆已來到身後,
用皮靴教訓了他一場。
教訓!一場!
湯姆以為——靴子踢在屁股上,
就是對他教訓了一場。

但那獨自坐在山間的特洛爾人,
他的骨和肉比石頭還硬朗。
你就像用靴子踢著山腳,
巨人的屁股沒有任何痛癢。
沒有!痛癢!
聽見湯姆呻吟,老特洛爾笑了笑,
知道他的腳指倒懂得痛癢。

湯姆走回家,他的腿受了傷,
他不穿靴子的腳一瘸一晃;
特洛爾人可不管,手拿偷來的骨頭,
他仍舊待在老地方。
原來!地方!
老特洛爾的屁股還是那模樣,
他手拿偷來的骨頭待在老地方!

石巨人

巨人独坐石椅子上,
津津有味地大声嚼着光秃老骨头;
他啃这骨头啃了好多年,
因为肉类很难搞到。
吃光了!搞糟了!
巨人独自居住在山中的洞穴之中,
肉类实在难以搞到。

汤姆穿着大靴子一路上山。
他对巨人说道:“请问,那是什么?
因为那看来像是我叔叔提姆的胫骨,
应该把它埋葬在坟场。
洞穴之场!铺设之场!
提姆已走了这么多年,
我以为他还躺在坟场。”

“小家伙,”巨人说,“骨头是我偷的。
但躺在洞里的骨头又有何用?
你叔叔死得像块僵硬的铅块,
早在我发现他胫骨前就这样。
胫骨!瘦骨!
他可以留一块给可怜的老巨人;
因为死人不再需要他那根胫骨。”

汤姆说:“我不懂为何有你这种人
不问一声就私自取走
我父亲亲属的腿骨或者胫骨;
因此把老骨头还来!
海盗!强占!
尽管他已经死了,骨头还应归他;
因此把老骨头还来!”

“想耍花头,”巨人咧嘴而笑,
“我要吃了你,再啃你的骨头。
来点鲜肉甜孜孜滑下去更受用!
此刻我先要用利牙来把你品尝。
听见吗!看见吗!
我啃够了老骨头以及皮;
眼下决心把你当顿晚餐。”

正当巨人以为晚餐有了着落,
却发现双手什么都没有抓到。
趁其不备汤姆溜到巨人身后
踹了巨人一脚作为他的教训。
警告他!教训他!
汤姆感到碰的这一脚踢到了
椅上,这又怎么教训得了他。

但是单独坐在山坡上的巨人
他的皮肉和骨头比石椅更硬。
就如一脚踢到了山脚的上面,
因为巨人的椅子没感到一切。
脱落!痊愈!
听到汤姆呻吟巨人哈哈大笑,
他知道汤姆的脚趾痛彻心骨。

汤姆回家他的脚却成了笑料,
他那没有靴子的脚拐了好久;
但巨人并不在乎,
他依然住在那儿
拿着他从死人那里挖来的骨头。
捐赠者!骨头的主人!
巨人的石椅子依然如旧,
还有他从死人那里挖来的骨头。


Perry-the-Winkle

温克尔家的佩里

寂寞巨人石上独坐
唱着一首悲哀短歌:
“哦,为什么,哦,为什么
偏要我独住在这遥远的山坡?
我的亲人走得远远,
早就把我抛到脑后;
从韦特托普到大海,
我寂然而成最后的一个巨人。”

“我不偷金子,也不喝啤酒,
我连什么样的肉类都不吃;
然而一听到我的脚步声,
人们就怕得纷纷关上大门。
哦,我多么希望双脚干净,
我的双手也并非那么粗糙!
虽然我的心很温柔,我的微笑甜蜜,
我的烹调呱呱叫。”

“嗨,嗨!”他想,“这样下去不成!
我非得出去找个朋友不成;
我会放轻脚步来把整个郡都穿越。”
他足蹬毛皮靴下了山,走了整夜;
黎明时分巨人到达德尔文,
当时居民还刚刚起身。
巨人环顾四周,什么人也没碰到,
除了老邦斯太太
挽着雨伞和篮子在过街道;
巨人微笑着停下打起招呼:
“太太,早上好!祝你一天好!
你今天身体可好?”
不料吓得她发出一声怪叫,
把雨伞和篮子都一起抛掉。

市长老珀特正在附近溜达;
突然听到那声可怕的怪叫。
他怕得面孔紫胀白里透红,
恨不得有缝能够钻入地道。
孤独的巨人黯然神伤,
“别走别走!”他柔声道,
但老邦斯太太发了疯似的
飞逃回家一头钻入床底下。

巨人向前走到市场上
从摊子上方往下探望;
羊群看到巨人的脸膛,
吓得发疯似的四处逃,
鹅群吓得飞过了围墙。
老农夫霍格泼了啤酒,
屠夫比尔丢下了屠刀。
他的狗儿掉转了尾巴
一溜烟地为命而奔逃。

老巨人悲哀地坐下哭泣,
地点就在洛克洞的门外,
温克尔家的佩里爬上来
拍拍巨人的头顶。
“哦,你这个大块头,为何你哭泣?
你最好呆在外面,而不要进来!”
他给了巨人友好的一捶,
并因看到巨人咧开了嘴而欢笑。

“哦,温克尔家的佩里小子,”他喊道,
“来吧,你是我的伙伴!
若是你愿意搭乘的话,
我将带你回家去喝茶。”
佩里跳到了巨人背上紧握不放,
“开路走吧!”佩里说道;
于是温克尔当晚享受盛宴,
还被款待坐在巨人膝盖上。

吃的有小圆面包、奶油面包,
还有果酱、奶油和蛋糕。
温克尔敞开了肚子大吃,
尽管他的扣子全会绷掉。
茶壶唱歌,火光熊熊,
锅是大锅子又呈褐色,
温克尔把茶喝了又喝,
虽然可能会淹死在茶水里。

等外套和皮肤都胀到绷紧,
他们俩就休息不再说话,
直到老巨人开口:“现在
我要开始教你面包师傅的诀窍,
如何制作好看的可口面包,
还有褐色的薄麦饼香又脆;
随后你可以睡在石楠花床上
还带有小猫头鹰羽毛的枕头。”

回到郡里,大家问道:
“年轻的温克尔,你到哪里去过?”
“我去享用了一个丰盛的茶点会,
我吃得体圆肚胖,因为我吃饱了
可口的面包,”温克尔说道。
“好伙伴,这到底在郡里的何方?
还是出去到布利?”大家问道。
可温克尔起身断然答道:
“对此我可不想多说。”

“不过我却知道,”偷觑的杰克道,
“我亲眼看到温克尔如何离去:
他骑到巨人的后背上
向远方的山前进。”
接下去人们只有一个念头,
骑矮马、赶马车、骑驴子都好,
纷纷赶到山上,等看到烟囱冒烟的房。

便对着老巨人的房门大敲特敲。
“请来一个好看的可口面包,
请为我们烘烤,两个或者更多;
哦, 烘烤吧!”众人喊道,“哦,烘烤吧!”
“回去,快回去!”老巨人说,
“我从来没有邀请过你们。
只有星期四我才烘烤自己的面包,
而且只请几个。

“回去!快回去!搞错了。
我的房子实在太小;
我也没有小圆面包、奶油或蛋糕:
温克尔把这些都已经统统吃掉!
杰克、霍格、老邦斯和波特
我可不想再见到你们这伙人。
走开走开,现在全部都离开!
只有温克尔家的小子留下来!”

眼下温克尔家的佩里胖极了
因为他吃了太多的可口面包,
他的背心穿不下,没有一顶
帽子能够安坐在他的脑瓜上;
因为每星期四他要去喝茶,
坐在厨房的地板上,
随着温克尔越长越大
老巨人似乎越来越小。

温克尔成了个伟大的面包师傅,
正如歌里依然传说的那样;
他的各种面包滋味都好
从大海到布利美名远扬。
可就是比不上可口面包;
再也没有那么丰厚慷慨
的奶油,每星期四
老巨人抹在温克尔家的
佩里的茶点上。


The Mewlips

食人妖

食人妖居住的阴暗之处
像墨汁那样黑暗而潮湿,
他们的钟敲起来慢而轻,
就像你在慢慢陷入烂泥。

谁敢去敲他们的大门,
就会陷进那烂泥,
向下作狰狞怪兽状的滴水口
不断喷出令人讨厌的臭水。

在那腐臭的河岸上
低垂的杨柳在哭泣,
沮丧红熊松鸡鹄立
在睡梦中咕咕作响。

在墨洛克山之外,
经过令人疲倦的漫长跋涉,
到树木呈灰、发霉的山谷,
在无风无浪的漆黑水潭边,
那里既没有月亮也无太阳,
这就是食人妖躲藏的地方。

食人妖坐在地窟里面,
那可是又深又潮又冷的地方,
只见一枝蜡烛显得黯淡无光;
食人妖在那里点自己的黄金。

他们的墙壁潮湿,天花板滴水;
他们轻轻地把脚踩到地板上,
只听到嘎吱而嘎吱的声响,
一面侧身而行地走到门旁。

食人妖透过裂缝偷偷向外觑望;
他们的手指窸窸地四处摸索,
完了之后,食人妖会在粗布
口袋里藏好你的骨头。

在墨洛克山之外
经过疲倦而漫长的路途跋涉,
走过蜘蛛的阴影和托德沼泽,
穿越过悬木和纹台草的树林,
你就会找到食人妖——
食人妖便会把你活生生吃掉。


Oliphaunt

灰得像隻鼠,
大得像座房,
鼻子蛇般長。
我踏過樹林和草地,
大樹在嗶剝響,
大地也抖顫。
我口中吹著號,
身在南方闖,
兩耳像對大蒲扇。
多少年和月,
我走北又闖南,
從不地上躺,
至死也好漢。
我是奧利方,
長得最強壯,
你要是把我來遇上,
我叫你永不忘,
如果你永不忘,
又說我難思量,
可我就是老奧利方,
一輩子從不撒謊。

奥利芬特

灰就灰得像只老鼠,
大就大得像座房屋,
鼻子就像一条长蛇,
我会使大地摇晃震动,
随着我沉重踏过草地;
树木随我断裂噼噼啪。
我嘴上长着几个触角,
扇动两只大耳,
去到南方漫游。
不知多少年数
我一圈圈乱踩,
从不躺在地上,
到死也不躺倒。
奥利芬特就是我,
在所有的奥利芬特当中,
巨大、古老、高大。
要是你有机会碰到我,
你不会忘掉我。
要是你从未碰到过我,
你不会相信当真有我;
但老奥利芬特就是我,
我从来不会乱说。


Fastitocalon

法斯提托卡隆


瞧,那里是法斯提托卡隆!
一个适合着落的岛屿,
尽管这岛有点光秃秃。
来吧,离开大海!让我们奔跑,
跳舞,或躺在阳光之下!
看,海鸥栖息在那里!
注意!
海鸥不会沉没。
在那里海鸥或坐、
或昂首阔步、或梳理羽毛:
鸟儿的任务是随时发信号,
要是有谁胆敢定居这个岛,
或只是为了眩晕或者潮湿
而想喘口气,或煮一壶茶。

啊!愚蠢的家伙,一旦登上他(岛),
小小的火焰开始蹿起
也许是希望烧点儿茶!
可能他的甲壳真够厚,
他似乎在睡觉;但他动作快,
此刻他心怀诡计浮在海面上;
一听到啪啪的脚步声,或者
只要稍稍地感到身上突然烫,
带着微微一笑,他向下一潜,
身手敏捷地上下翻了个颠倒
把人们掀倒,人们深深沉没,
就这样将其愚蠢的生命丢掉,
要谨慎啊!人们万没有想到。
大海中有许许多多各种怪物,
但没一个像他那样危险之极,
带角的怪物老法斯提托卡隆,
他那些强大的亲属都已消失,
这是最后的一条古老的鳖鱼。
因此要是你想活命
那请接受我的忠告:
听从水手古老的传说,
绝不登上未知的海岸!
或者更好的仍然会是,
太太平平呆在大地上
欢乐而求个心满意足!


The Cat



肥猫蹲在垫子上
似乎梦到
美味的老鼠多到
自己足以享用
或者梦到奶油汤;
但肥猫也可能
在思想中自由行走,
昂首而又骄傲
大声怒吼并战斗
猫的亲属又细又瘦,
或在东方深深的兽巢中
大吃野兽和细嫩的人肉。

巨大狮子有锋利铁爪,
血盆大口长无情巨齿;
带斑斑黑星的豹子,
奔起来迅捷如飞,
常常由高往下轻轻一扑
扑到看重的肉食之上
森林阴暗若隐若现——
在远离现在的时光,
野兽们凶猛而又自由,
猫儿早被驯服;
不过肥猫蹲在垫子上
养着只是作为个宠物,
这一点猫并没有遗忘。


Shadow-Bride

影子新娘


有个人孤零零独居,
任凭白天黑夜过去
依然坐得像个石雕,
可是没有影子投下。
在冬天的月光下
白猫头鹰栖在他头上
擦着鸟喙以为他死掉;
转眼到六月的星光下。

走来一位裹着灰衣的小姐
走在闪闪烁烁的星光之下:
小姐的发上插着鲜花
一刹那小姐停下站着。
他突然醒来,仿佛从石头跃出,
打破了紧紧束缚他的魔咒;
他把小姐连骨带肉都紧抱。
并把小姐影子裹自己身上。

小姐再也无法走自己的路
无论伴着太阳月亮或星星;
小姐住到地下这样的人地方
那地方既没白天也没黑夜。
但一年一度石雕会打哈欠
届时隐藏的人儿就会苏醒,
他们俩一起跳舞直到拂晓
而且两个人只有一个身影。


The Hoard

秘藏(初版)


有些古老而强大的精灵
在绿色的山丘下,在空荡的溪谷中
他们歌颂着那些黄金,他们欢笑着进行锻造,
在时间的深处,在浅浅的地表下,
那是地狱尚未挖成,那时龙巢也还不在
矮人也还不曾在粗陋的地穴中繁衍;
人类分散在不多的地方,
在那里发挥口舌与双手的灵巧
然而判决到来,他们的歌声隐去,
不劳而获的贪欲偷走藏起
他们的珍宝、黄金和他们的魅力,
阴影降落在精灵之地。

深深的岩洞里有一个年长的矮人
数着他得到的黄金,
都是从精灵和人类那里偷窃得来
藏在暗处,为阴郁的他们所有。
他的眼睛变得昏暗,耳朵变得迟钝。
他那老迈的头颅上,皮肤都已呈黄;
珍宝的微光美丽无瑕
在他枯瘦的指爪中滑落。
他听不到那些震撼地面的脚步,
也听不到年轻的恶龙们在火热的贪欲中挥动的翅膀:
他的希望都在黄金里,他的信任都在珠宝中。
然后有一条恶龙发现了他黑暗冰冷的巢穴,
于是他失去了那片土地和偷来的所有东西。

一块古老的岩石下有一条老龙,
用通红的眼睛四处张望。
他那狂热心中的火焰已渐渐低落;
他满身疙瘩,到处皱纹,肢体已弯曲;
他的欢乐和青春都已逝去。
但是贪欲依然旺盛,他毫不留情。
他腹下的烂泥里塞满珠宝
时时舔嗅他的黄金
躺在那里做着梦,
若有贼人敢偷摸一个小小的戒指
便会遭到粉身碎骨的疼痛;
在不安的睡梦中他动了动翅膀。
他听不到脚步声,也听不到甲胄的撞击
直到那无畏的战士已经来到他洞穴的边缘
呼唤他出现,为黄金而战,
然后用冰冷的铁器撕裂他的心脏。

高高的宝座上有一位老国王:
他白色的胡须一直垂至膝头,
他的嘴已经不用来吃和喝,
他的耳朵也不再听见歌声,
他只能想着他巨大的柜子,
上面有个雕花的盖子
里面深藏着黄金和珠宝
而那巨大的门也被铁锁封住。
他手下武士们的剑已经钝了,锈了,
他的荣光已被玷污,他的统治已经昏聩。
他的殿堂阴暗,他的庭院冷清。
但是他是精灵黄金的国王。
他听不到山谷中传来的号角。
他闻不到被践踏的草地上溅落的鲜血,
然后他的殿堂被烧毁,他的王国陨落,
他的遗骨被遗弃在无名的墓中。
黑暗的岩石中有一个古老的秘藏
遗忘在无人能打开的门禁之后。
钥匙已遗落,路径已消失,
无人看护的小山上青草离离;
羊儿吃草,云雀飞舞
绿色的遮盖下,没有一双眼睛能发现它的秘密,
直到那些锻造者再次归来,直到仙女之光再次闪亮,森林震动,
沉寂已久的歌声将会再度响起。

宝藏


当月亮崭新、太阳年轻
诸神歌唱金与银:
在碧绿的青草上诸神洒银,
在白色的浪花上诸神沥金。
在地坑未掘,地狱未裂,
在矮人未生,强龙还未孕育之前,
在葱绿的山坡下深深的林中谷地
有着古老的精灵,还有强大魔咒
精灵边唱边制作许多美妙的东西,
和一顶顶精灵国王们的明亮王冠。
但精灵们的末日降临,歌声不再,
被铁器劈砍,被钢链囚禁。
贪婪唱不出歌,也无法嘴带微笑,
精灵们在黑暗的洞穴中堆积财宝,
雕银刻金:
而阴影滚滚,笼罩着精灵之屋。
在黑暗洞穴中有个古老的矮人,
矮人用手指劈金砍银;
用锤子、钳子和铁砧石
双手干活直干到筋绽骨裂,
他制造钱币和成串戒指,
矮人想购买国王们的权力。
但他的眼睛变暗耳朵失灵
老头骨上包的皮肤泛了黄;
透过他带有淡淡光泽的、
多骨的魔爪,
石制珠宝难以觉察地滑落。
矮人没有听到脚步声,
尽管大地在震动,
当年轻的龙满足了干渴,
溪流在龙的黑门前冒烟
火焰在湿地板上嘶嘶响,
龙孤独地死在红火之中:
龙骨化为热泥中的灰烬。

有条老龙躲在灰石头下;
龙眨着红眼睛独自躺着。
龙的欢乐消逝青春不再,
老龙瘤节长起肢体盘曲
久被黄金束缚囚禁之中;
龙的心中炉火已经熄灭。
龙腹的黏液中藏有宝石,
老龙对银与金又嗅又舔:
龙知道最小戒指的藏地
就在黑色龙翼阴影之下。
老龙在硬床上想到窃贼,
梦中都把窃贼生生活吞,
咬碎贼骨头还畅饮鲜血。
老龙耳朵下垂呼吸沉重,
锁子甲响龙却一无所闻。
在老龙深洞中一声回响:
手持亮剑的年轻的战士
叫龙出来捍卫龙的宝藏。
龙牙是刀龙皮是甲革,
但铁器终于把老龙撕裂,
老龙的火焰也随之熄灭。

有位老国王高踞宝座之上:
他的白胡子直垂到膝盖下;
他的嘴既不能吃肉又不能喝酒,
他的耳朵也听不到歌声;
国王只能想到
他那带有木雕盖子的庞大柜子
柜子中藏着暗淡的宝石和金子
秘密的财宝被藏于漆黑的地下;
围有铁皮的坚固大门守着宝藏。

领主的宝剑已经生锈迟钝,
他的光荣不再,治理不公,
他的大厅空荡荡,凉亭冷落,
但他是精灵宝藏之王
他听不到山间小径响起的号角声,
他嗅不到踩踏青草地的鲜血淋淋,
但他的大厅焚烧殆尽,王国丢失;
他的尸骨被丢弃在寒冷的地炕中。

在漆黑的岩体里有个古老的宝藏,
被遗忘在再无人能开启的大门后;
那阴森森的大门再没人能够穿越。
坟墩上长起了一片片青草;
羊群在那里吃草百灵在那里高飞,
阵阵风儿从海岸边吹来。
当大地等待、精灵沉睡之际,
只有黑夜守卫那古老的宝藏。


The Sea-Bell

海钟


我信步在大海边,只见迎面漂来,
一个海钟似的白色贝壳,
像照在潮湿沙滩上一缕星光;
海钟躺在我湿手中微微颤抖。
手指中我震动地听到它苏醒
般的丁当一响,海港沙洲上
的浮筒随之左右摇晃,
此刻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
遥远而模糊响起一声呼唤。

接着我看见一艘空无一人的
灰色船儿乘着夜潮
在悄无声息地漂来。
“来得太晚,为何咱们还要等待?”
我一跃而上大喊道:“载我离开!”
船载我离开,被水喷得满身湿。
被迷雾包围,被睡梦纠缠,
到那陌生的陆地和被遗忘的海滩。
在暮色苍茫大洋远处
我听见海钟随着滚滚浪潮而摇晃,
在危险而隐蔽的锯齿般的礁石上
丁当丁当,浪花飞溅、波浪咆哮;
终于我来到了一个长长的海岸上。
海岸上闪着微弱的白光,
大海中翻着银色的细浪
要一网打尽满天的星光;
岩石悬崖白如象牙
在月光泡沫下闪耀。
闪闪烁烁的沙子滑过我的手,
就好像珍珠的尘和宝石的粉,
号角似的蛋白石,宛如玫瑰的珊瑚,
长笛状的绿色和紫色水晶。

但在悬崖顶之下,有着阴暗的洞穴,
以黑色和灰色的海草作为门帘;
冷风吹拂我的头发,
光线沉暗,我赶紧离去。
由山坡而下,流着一条绿色的溪水;
我畅饮溪水,直喝到心满意足。
由喷泉拾级而上,我来到从未见过的、
远离大海的美丽的国土,
攀爬进影子扑动的草地:
花朵四处散落,好似陨落的繁星,
在如镜子般冰凉的蓝色的水塘上,
睡莲像一轮轮月亮漂浮。
在水草起伏的流得缓慢的溪旁
桤木正在沉睡,杨柳正在低泣;
如剑耸立的鸢尾,绿茅,还有
箭似的芦苇守卫着浅滩。

整晚都听得到歌声回荡
在山谷中;有许多动物
跑来奔去:雪白的野兔,
出洞的田鼠,鼓翼飞蛾
长着灯笼似的眼睛;还有
獾们在沉寂的惊奇之中
从漆黑的出入口向外探望
我听到有人在那里跳舞,
空中阵阵音乐传来,
绿色的草地上舞步敏捷。
但无论我到哪里结果都是一样:
只听见飞逃的脚步声
随后是一片沉寂;
从未有过任何问候致意
只有转瞬即逝的
山坡上的笛声、人声与号角声。

我用河上叶和芦苇束
做了件宝石绿的斗篷,
持着高高的权杖,和金色的旗帜;
我的双眼如同星光那样闪耀。
以花儿为王冠,我站在土丘之上,
尖声高叫,就像雄鸡的啼鸣
我骄傲地喊叫:“为何你们要躲藏?
为何无论我到哪里都没人出来说话?
此刻我站在这里,是这块土地的王,
有鸢尾宝剑和芦苇权杖。
回答我的呼唤!全都站出来!
向我说话!露出脸来!”

黑云压城,宛如夜幕。
我像瞎了眼的田鼠摸索向前,
瞎眼弯腰似地
摔倒在地,双手攀爬。
我爬到一个树林:树林默无一言
遍地枯叶;树干光秃秃。
那当口猫头鹰在空屋里打鼾,
我非得坐在那里,竭力思索。
我非得呆在那里一年又一天:
甲虫在腐烂的树木内发出轻叩声,
蜘蛛们在土丘中来回织网,
霉菌在我膝盖上赫然耸现。

漫漫长夜终于见到天光,
我看到披肩长发变灰白。
“虽然弯腰屈膝,我必须找到大海!
我已迷失,找不到路,
但让我离去!”随后我跌跌撞撞前行;
就像捕猎的蝙蝠正笼罩在我头上捉我;
耳旁只听到呼啸而过的摧毁性的风声,
我尽力用参差不齐的荆棘条覆盖全身。
我的双手撕破,膝盖裂开,
岁月沉重地压到了后背上。
雨打脸上我尝到一丝咸味,
还嗅到了海上失事的气息。

鸟儿在飞翔,啼叫,呼啸;
我听到冰冷的洞穴中有声音发出,
海豹嗥叫,岩石咆哮,
海浪在喷水口汹涌澎湃。
冬天快降临;我穿进了迷雾,
走到那尽头,结束我的苦熬;
空中飘起雪,头发上结起冰,
黑暗正笼罩着最后的海岸。

船儿依旧漂浮等待,
在海潮中颠簸,船首在上下起伏。
我疲惫地躺下,任凭船载去何方,
一浪逐过一浪,大海便如此跨越,
从旁经过满挤着海鸥的废旧船壳
还从旁经过灯火通明的巨船大舰,
终于来到避风港,漆黑一片似老鸦,
雪落无声静悄悄,在深更半夜时分。

幢幢房子都拉下了百叶窗,
风吹窗口仿佛在低声抱怨,
路上寂无一人。我坐在门口边,
从毛毛细雨到倾盆大雨
我抛开了至今所忍受的一切:
紧握的手中还留着些许沙粒,
还有默默无言的死去的海贝。
我的双耳再没有听过那钟声,
我的双脚再没有踏过那海岸,
再也没有,在这悲哀的小巷,
在这死胡同和这漫漫的长街
我衣衫褴褛踯行。自言自语;
因为我遇到的人,依然无言。


The Last Ship

最后的船只


菲瑞尔凌晨三点向外张望:
灰色的长夜即将过去;
远处金色的雄鸡
正引颈高亢清澈又尖亮。
树木依旧黑乎乎,破晓苍茫,
刚醒的鸟儿在唧唧喳喳,
穿过颤动的昏暗的树叶
凉风徐徐吹拂,

她望着窗上的微光渐增强,
直到亮光闪闪烁烁
照到大地和树叶上;
还照到下面的草地上
灰色的露珠在微微发光。
她雪白的脚丫轻缓滑过地板,
又轻快地走下楼梯,
穿越草地又踏出了舞步
脚丫上洒满了露珠。

菲瑞尔的长袍边缘上镶有宝石,
她跑向河畔,依靠着杨柳树干,
看着河水在颤动。
翠鸟像块石头似的
蓝光一闪猛地扎进河水,
芦苇弯腰轻轻摆动,
荷花的叶片正慢慢舒展开来。

突然她听到传来一阵音乐,
正当她站在那里微微闪光
发丝飘扬在清晨火焰光中
正当阳光照射到她的肩上。
长笛吹起,竖琴低唱,
歌声荡漾,
宛若风声清朗而明亮
远方的钟声正在敲响。

一艘有着金色的船首和木桨
用白木制成的船只滑行过来;
天鹅在船前游航,
在高高的船首前面领航。
一群来自精灵地的金发人儿
身着银灰服装正在挥动桨儿,
菲瑞尔看到三位头戴王冠者
耸立在船上,
金灿灿的头发随风飘扬。

他们随着桨声放缓
手抱竖琴唱起歌来:
“绿色大地,树叶茂密,
鸟儿们欢声歌唱。
多少日子金色的晨曦都在映照大地,
多少花儿还会在玉米田变白前开放。

“金发的船员啊,顺着河流滑行
你们究竟要划向何方?
是在日暮时分,到隐避在
大森林里的秘密藏身处?
还是到北方的诸岛和石头海岸
那里强壮的天鹅飞翔
在寒冷的波浪上独居
还加上白色的海鸥在呼叫?”
“不是!”他们回答。“更远更远
在最后的航行路上,
离开西方灰蒙蒙的避风港,
再勇敢地越过阴影的海域,
我们要回到精灵的故乡,
那里是白树生长的地方,
而星星照耀着
冲到最后海岸的白色浪花。

“对终有一死的场地道别,
把中土之地抛弃!
精灵故乡有响亮的大钟
在高塔上摇晃摆动。
这里青草凋零,树叶飘落,
日月枯萎,周而复始,
我们听到遥远的召唤
令我们航向天外一方。”

船桨停下。船员们侧身相问:
“大地的少女,你可听到召唤?
菲瑞尔!菲瑞尔!”船员们喊道。
“我们的船还没有载满,
也许只能再搭一人。
来呀!精灵般美丽的大地的少女,
请听我们最后的召唤。”

菲瑞尔从河岸上探望,
只敢向前一步;
接着双脚深深陷入泥潭,
她就止步观望。
精灵的船只缓缓地驶过
窃窃私语传过水波:
“我不能去!”他们听到她喊。
“我生来就是大地的女儿!”

菲瑞尔长袍上的宝石不再发光,
当她从草地上走回
在房顶和暗门之下,
在房子和阴影之下。
她穿上了深褐色的罩衣,
把长长的头发打成辫子,
一步踏回到她的日常生活中。
不久阳光消逝。

年复一年如流水
在那七条河之旁;
云儿飘飘,阳光闪耀,
芦苇和杨柳随风颤抖
早晨和黄昏,年复一日,
但在终有一死的水域之中,
再也没有过像以前那样
涉水而过的西行的船只,
还有船员们永远消失的歌声。


《滨宝湾的故事与歌谣》


The Bumpus (revised "Perry-the-Winkle")


The Dragon's Visit

巨龙来访


巨龙躺在樱桃树上,
温温地冒着火,做美梦;
龙是绿色的,花朵雪白,
金黄的太阳闪闪发光。
他来自大地的尽头,
蓝山的另一侧,
龙族在那里栖息,月光
照在高高的白色泉水上。

“拜托,希金斯先生,你知不知道
躺在你家花园的是什么?
你的樱桃树上有条龙!”
“呃,啥?你说啥?”
希金斯先生拿来花园水管,
巨龙从梦中醒来;
他眨眨眼,支楞起长长的绿耳朵
因为他感到水冲了过来。

“多凉快,”他说道,“希金斯先生的
泉水真是凉快舒坦!
我就坐着唱歌,一直到月亮升起,
就像他们在山那边唱歌一样;
希金斯,他的邻居们,鲍克斯,
比金斯小姐和老塔珀,
会被我的嗓音迷倒,
晚饭他们会吃得很香!”

希金斯先生叫来消防队,
他们带来了长长的红梯子。
消防员们戴着金色头盔。
巨龙的心儿忧伤起来:
“这让我想起糟糕的旧时光,
那时冷酷无情的武士们
会到巢穴中猎龙,
偷窃他们闪亮的金子。”

乔治队长爬上梯子,
巨龙说道:“好乡亲们,
瞎折腾啥?拜托走开吧!
要不然,我就弄塌你们的
教堂尖塔,轰倒你们的树,
把你们统统杀掉当晚饭,
你乔治队长,还有希金斯、鲍克斯,
还有比金斯和老塔珀!”

“打开水龙!”乔治队长下令,
连滚带爬下了梯子。
巨龙的眼睛从绿色变成红色,
肚子开始隆隆响。
他冒蒸汽,喷浓烟,猛甩尾巴,
于是花朵纷纷落下,
白雪般落在草坪上,
巨龙咆哮呼号,嘟嘟哝哝。

他们用杆子从下面捅,
(巨龙的肚皮很软弱):
巨龙发出一声可怕的大吼,
雷霆般奋起。
他把城镇打得粉碎,
在滨宝湾上空,水手们
看得见,从邦博斯角到特林布尔
尽是红彤彤的火焰。

希金斯先生太硬;至于鲍克斯,
他的味道就像盒子一样难吃。
巨龙吃着晚餐,说道:
“这么说,我是白忙一场!”
于是他埋葬了塔珀和乔治队长,
和老小姐比金斯的遗体,
埋在长长白沙滩上方的悬崖;
他还为希金斯唱了首挽歌。

是首忧伤的歌儿,唱的时候月亮升起了,
下方的大海在唏嘘
在滨宝湾的灰岩上,
红色的火焰渐渐熄灭。
他看见海的那一边远方有山峰,
围绕着他自己的家乡;
他思忖着滨宝湾的人们
和变换了的旧秩序;

“他们头脑太笨,不懂得欣赏
龙的歌曲或者色泽,
也没有胆略、勇敢,迅捷地屠龙,
这世界越来越没意思了!”
月光透过他的绿色翅膀,
夜风劲吹,
他飞过斑驳的大海,
去参加绿龙的集会。

(修订版结尾)“他们头脑太笨,不懂得欣赏
龙的歌曲或者色泽,
也没有胆略面对他的烈火——
这世界越来越没意思了!”
他展开宽阔的翅膀,打算飞走;
但正当他升起时,
比金斯小姐一剑刺进了他的心脏,
这让他大吃一惊。

“对此我深感遗憾,”她说,
“你是个美丽的生物,
你的嗓音也着实不一般,
尤其你的歌唱是自学成才;
但我不允许随意搞破坏,
我必须得阻止你。”
巨龙咽气前叹息道:
“至少她说过我美丽。”


Glip

咕溜


滨宝湾的悬崖下
有个石头小洞穴
灰色岩壁潮又亮:
地上有根骨头
用尖锐的白牙
啃得干干净净。
但洞穴内看不见人影——
他住在地底深处
在深入地底,长长的洞穴里
那里海水汨汨淌流与叹息。
他名叫咕溜,白昼时
他圆圆双眼
盲如鼹鼠;但当黑夜降临
它们闪着苍白的光
像绿果冻,他会爬出洞
又长又湿又黏滑。
他在潮水高涨时滑溜过苇草
去到美人鱼唱歌之处,
邪恶的美人鱼在暗中歌唱
将黄金指环串在
湿湿的头发上;许多的船
她迎来撞毙在岩石上。
咕溜聆听,静静地溜过
躺在旁边的阴影中。
咕溜在那里偷他的骨头。
他是个滑溜的小东西
鬼鬼祟祟从鱼腥岩石下爬过。
偷偷溜回家歌唱
咯咯的歌曲在潮湿洞中回荡;
但在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后
有更黑暗更邪恶的东西
潜行
在滨宝湾黑夜的岩石上。


Old Grabbler


Progress in Bimble Town

滨宝镇的进步(献给市长和议会)

滨宝湾有条陡峭街道,
两边房屋可真不少;
有高有低,有肉店,
白菜店,卖女上衣的店,
还卖针织衫、套衫和雨伞,
有家邮局(新开的,脏兮兮);
一家图书馆,放眼望去
尽是畅销书的黄封皮;
一家很多窗户的老客栈,
那里只有汽车臭气熏天,
没有马儿走在卵石庭院;
腌熏鲱鱼的箱子排成排
(是用火车从海边运来);
一家药店买晒伤药膏
也买明信片(老天才知道
画的啥地方,还有肥婆泡热水澡);
玩具市场上有锡做的物件,
又淘气,以及各种家长里短;
橱窗,橱窗里面有巧克力,
香烟和口香糖,可以嚼的,
(包在纸里,装在盒里,
好让大伙儿在草地岸边乱扔的);
吵闹的修车厂,满身油污的人们
敲打,低吼,苦干卖命,
灯光闪烁,引擎轰鸣,
整夜如此——快活的嗓音!
有时,在这嗓音中(稀罕的现象)
人们听得见孩子们的叫嚷;
有时在晚间,当没有摩托车
刺耳地嚎叫着经过,
隐约听得见(如果你喜欢)
海滩上浪涛还在忙活。
忙活啥?忙着翻打橘子皮,
把香蕉皮堆成堆,
咬啮废纸,努力在新的一天到来前
把瓶子、盒子、罐子都碾碎,
因为新的一天会带来更多垃圾,
早班游览车又将进场,
停在老客栈门口之前,
臭气哄哄,隆隆作响,喇叭尖叫,叮叮当当,
带更多游客到“天知道是啥地方”,
和“随便哪个地方”,到滨宝镇,
那儿的狭窄街道,曾经多么美,
如今和座座房屋,一块儿摇摇欲坠!

先看看不列颠!
              K. 拜格普伊兹


A Song of Bimble Bay


《中洲历史》

其他


Goblin Feet

小地精的脚丫


我正沿路而下
一路上仙子的灯笼闪烁
可爱的小鼠轻快飞动:
在空中画出灰色细圈儿
然后悄悄溜走
小树与青草低声细语。
风里是噗噗拍翅的声音,
还有小甲虫窸窸窣窣
哼哼嗡嗡,提醒你。
哦!我听到了号角
那是魔法小地精
还有好多小妖脚步啪嗒啪嗒!

哦!灯火,哦!微光,哦!叮叮当当:
哦!安静小长袍沙沙响:
哦!快乐小脚丫轻轻踏:
哦!晃晃悠悠的小星星是他们的灯光。

我得跟着他们走
走下弯曲的仙子路
很久以前兔宝宝就打这儿走,
小精灵的歌声如银
绕成圈,像月光
他们的珠宝叮咚响。
他们快走远了
就是发光萤火虫的那个方向
脚步啪嗒啪嗒远去了!
哦!敲打着我的心房——
让我走吧!哦!让我启程!
魔法时刻转瞬飞逝。

哦!温暖!哦!低唱!哦!黑暗中的彩色!
哦!金色蜜蜂的翅膀像轻纱!
哦!脚步的音乐——小精灵的轻快脚丫!
哦!还有魔法!哦!当这一切都消失的忧伤!

哥布林之脚(节选)


……
……

我必须跟着他们的步伐,
一切都准备就绪。
要去曲里拐弯的仙境,
那儿的野兔皮,早就不见。
他们的宝石闪闪发光,
他们的月光戒指自己会跑,
他们的歌声宛若密银流淌。
他们此消彼长,
萤火虫,打着苍白之光,
垫了衬底的鞋子,回声渐渐在消失!
噢!它在捶我的心肝呢——
让我走!噢!让我快点走?!
就这么点儿魔法时间,能飞多远就飞。

噢!多么温暖!噢!又在嗡嗡嗡!黑暗中的色彩斑斓!
噢!金色蜜蜂,翅膀薄如纱绸!
噢!从它们脚底传来的音乐,哥布林的跳舞脚底!
噢!魔法!噢!失去它们该多么心痛。


avatar
Leopold Break
北京语言大学大四生。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