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洲的变迁》第三辑 《诺多史》

诺多史(The Quenta),是《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中的第三章节,其中小托爷爷的碎碎念和附录部分已有包子太太珠玉在前,指路:博客:《诺多史》by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

以下是对正文及评注的翻译,需注意:

  • 在一些相近的词句上借用了世纪文景版的《精灵宝钻》。
  • 译名表中列出的是文中出现的一些早期名称的译名,名称按出场的先后顺序排序,并区分了官译和非官译;若涉及名称的演变,将用“>>”表示,演变的结果若有官译则一并给出。
  • 文中的注释均来自于克里斯托弗·托尔金;【】中的文字是译者(太阳雨)的说明。

诺多史


此处乃是
诺多族的历史
或称之为
朋那斯-那-纳国艾莱兹

此乃诺多利族,或称诺姆族的简明史,
摘自蕾希安的埃瑞欧尔所著的《失落的传说之书》 ,
他在“孤岛”托尔埃瑞西亚的科尔提力安,
阅读被埃尔达称作 《帕尔玛·库露伊那》*的《金皮书》后,
写下了《失落的传说之书》

生万物之父,其名在精灵当中称为伊露维塔,自祂创世之后,许多与祂同住的强大神灵进入世界,管理世界,因他们在创世之初远观世界时便感到无比欣喜。精灵称这些神灵为维拉,即大能者,而人类常称他们为众神。还有一些神灵(1)与他们一同进入世界,其中有的强大,有的弱小,有些会被人类误以为是埃尔达或精灵:实则并非如此,因神灵在世界诞生前便已经存在,而人类与精灵在维拉降临世界后才苏醒。精灵与人类的诞生,以及他们所拥有的独特天赋,乃伊露维塔独自创作的成果,因此他们也被称为世界的儿女或伊露维塔的儿女。

维拉当中的最强大的有九位,以下记载的是维林诺使用的精灵语中对他们的称呼,不过诺姆族对他们有不同的叫法,人类为他们取的名字更是繁多。曼威是众神之首,气与风之王,天空的主宰。与他同住的是他的妻子,至高之山上的不朽女神,群星缔造者瓦尔妲。之后是力量稍次且与曼威亲近的众水的主宰乌欧牟,他独自一人居住在外环海中,却能统御大地上的一切海洋、湖泊、河流、喷泉和泉源。欧西是乌欧牟的臣属,他掌管人类生活的大陆上的海洋,他的妻子是诸海之后乌妮,她的长发伸展遍及普天之下所有的海域。与乌欧牟力量相当的是奥力,他是锻造金属的巧匠,是通晓一切工艺的大师,“喜爱果实者”,她热爱大地上生长的万物。在女性维拉当中,她的力量仅次于瓦尔妲。她美丽非凡,精灵常称她为帕鲁瑞恩,“大地之心”。

范图瑞是兄弟两人,分别是曼督斯和罗瑞恩。哥哥也被称为奈范图尔,他是是“亡者的殿堂”的掌管者,也是被杀亡灵的召唤者。弟弟也被称为欧罗范图尔,想像与梦境的创造者。他的花园位于诸神之地,是世间最美的地方,众多拥有美与力量的神灵在那里流连。众神中力气最大,立下的勇武功绩最多的是托卡斯,因此他也被称为波尔多瑞亚,“强壮者”(2),他是米尔寇的死敌。欧洛米是一位强大的神灵,其力量稍弱于托卡斯。他是一位猎手,喜爱树木(因此他被称作阿勒达隆,诺姆族称他为塔夫洛斯(3),“森林的主宰”),喜爱骏马和猎犬。在太阳升起前他就开始了狩猎,他的号角响亮无比,就好像仍在他维林诺的狩猎场中。他的妻子是繁花之后瓦娜,她是瓦尔妲和帕鲁瑞恩的妹妹,天地之美显映在她的脸庞上,亦显映在她的繁花上。能力强于瓦娜的是涅娜,她与奈范图尔·曼督斯同住。涅娜的心中满是怜悯,哀悼与泪水始终伴随着她,悲伤是她的国度,夜晚是她的王座。

最后一位是米尔冦。诺姆族受他荼毒最深,他们不愿用自己的语言说他的名字(魔烈格),而是给他取名魔苟斯·包格力尔,残暴的黑暗之神。伊露维塔赐给他极大的能力。其他维拉拥有的力量与知识,他都拥有一些,但他将它们用于邪恶目的。他垂涎世界与曼威的王权,以及众神的国度;傲慢与嫉妒、贪婪在他的心中膨胀,直到他与自己那睿智大能的同侪们大相径庭。他热衷于暴力、激怒和毁灭,以及一切过度的寒冰或烈焰。但他使用最多的是黑暗,他将其转变成人类和精灵心中邪恶与恐怖的代名词。

*

*此处的帕尔玛·库露伊那是 Parma Kuluina,在早期的昆雅语词典中,金皮书被称为帕尔玛·库露伊能 Parma Kuluinen (II.310)
1. Many spirits 后来改成了 Many lesser spirits【此句对应改为:还有一些次级神灵与他们一同进入世界,其中有的强大,有的弱小】
2. the Strong One 后来改成了 the Valiant【此句对应改为:因此他也被称为波尔多瑞亚,“勇者”】
3. Tavros 后来改成了 Tauros【此句对应改为:诺姆族称他为陶洛斯】

文章中音符均是用墨水标识(因为打字机不具备这个功能),一些名字上也标有简要的音符:范图瑞 Fanturi,欧罗范图尔 Olofantur,欧洛米 Orome,阿勒达隆 Aldaron,瓦娜 Vana

译名表.0


1

维拉降世之初,世界混沌昏暗,光芒四散在天空、大地与海洋上。为了照亮世界,维拉打造了两盏明亮的巨灯,将它们置于南北两极。他们居住在海中的一个岛屿上,彼时正在进行首个任务,即整顿大地。但魔苟斯前来与他们争斗,大战一触即发。米尔寇推倒巨灯,于混乱中掀起海浪吞没了维拉的岛屿。于是众神搬到了西方,永久地定居于此,但魔苟斯逃脱了,他在北方修建了堡垒与洞窟。而维拉对他也无可奈何。于是他们在世界的最西端建立了维林诺。维林诺的西边紧邻外环海,外环海之外是世界之墙,墙外只有无尽的虚空和最古老的黑暗;但在东边,他们建造了维林诺山脉,它是大地上最高的山脉。世间一切的光明与珍宝都汇聚在维林诺,维拉在此修建了他们的住所、花园与塔楼。在平原的中心修建了百钟齐鸣的众神之城维尔玛。但曼威与瓦尔妲居住在维林诺最高峰上的殿堂中,他们可在此远眺,将整个世界收入眼中,即使是最东端也不例外。精灵称这座神圣的山峰为塔尼魁提尔,诺姆族称之为泰因格威希尔,在这座岛的古老语言中称之为蒂姆布伦廷。

维林诺的平原上坐落着蒙福的维尔玛,在它的大门外不远处,雅凡娜种下了两颗树。在她的歌声下,两棵树茁壮成长,神之造物中,以双圣树最负盛名,远古时代的一切传说,皆是围绕着它们的命运织就。双圣树中有一棵叶子墨绿,叶背色如亮银,白色的花朵如樱花般盛开,银光充盈的露珠不断从中落下。另一棵有嫩绿的叶子,就像新绽的山毛榉,叶缘金光闪烁。金色的花朵在枝条上摇曳,向地面洒落金色的雨滴,就好像人们如今说的圣诞树上。花朵盛开时散发温暖,放出灿亮的光芒。在七个小时内,单棵树的光芒会由亏转盈,而在随后的七个小时内,它便由盛而衰(1)。两棵树交替发光,因此,维林诺每天两次各有一个光晕柔和的小时,因为那时两棵树的光芒都还微弱,金光与银光融合交织;当洁白的熙尔皮安开满六个小时后,金色的劳瑞林便苏醒了。双圣树中,熙尔皮安较为年长,它发光的第一个小时并未计入时历,而是称其为“时日之始”,由此开始计算他们治理维林诺的漫长岁月,而在熙尔皮安首次开花那天的第六个小时,它的花朵首次闭合,而在第十二个小时,劳瑞林的花朵首次闭合。诺姆族日后称双圣树为班熙尔和格林葛;但人类没有为它们取名,因为早在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到来之前,双圣树便已经失去了光芒。(2)

*

1. 这句话进行了修正以便大家阅读:原文是,在七个小时里每棵树由亏转盈,由盛而衰,这一段文字十分难懂,因为十四小时和七小时都是描述双圣树;但接下来的句子里,一个接一个地开花……这些地方有重写和擦除的痕迹,无法阅读,毫无疑问这就是难懂的原因,在日后得到了修正。【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小时”(hour)指的是“维拉时”(Valian hour),在已出版的精灵宝钻中译为“时辰”。一个维拉日(Valian day)有12个维拉时,一个维拉时相当于我们的7个小时】
2. 打字稿的这一页开始自“外环海之外是世界之墙,墙外……”直到这一节的结尾,这一页的内容被替换了。第一段的结尾被几近相同的段落替换了,不同的地方是:曼威和瓦尔妲有了宫殿,他们在那里远眺;塔尼魁提尔有了一些新的名字:


精灵称那座圣山为塔尼魁提尔,或拉莱雪,意为“永远洁白”,以及婷玟耐琳,意为“众星为冠”,以及许多其他名字;诺姆族后来用自己的语言称之为阿蒙-微拉斯;在这座岛屿的古语中,它的名字是婷布伦廷。


替换的篇章接下来是:


雅凡娜在维林诺唱起一首蕴含力量的歌,以此封山丘为圣,涅娜用泪水浇灌了土壤。在蒙福的维尔玛的金色城门附近,众维拉齐聚在“审判之环”玛哈那哈尔,静坐在为会议而设的王座上,观看雅凡娜·帕鲁瑞恩在他们面前歌唱。上破土萌生出两株细长的芽苗,彼时除了雅凡娜的颂唱,大地上万籁俱寂。两株俊美的树苗在她的歌声中茁壮成长。从此世间便有了维林诺的双圣树。雅凡娜所造的万物,以双圣树最负盛名,远古时代的一切传说,皆是围绕着它们的命运织就。神之造物中,以双圣树最负盛名,远古时代的一切传说,皆是围绕着它们的命运织就。双圣树中有一棵叶子墨绿,叶背色如亮银,白色的花朵如樱花般盛开,银光充盈的露珠不断从中落下,飘摇的树叶在地面洒下无数斑驳碎影。另一棵有嫩绿的叶子,就像新绽的山毛榉,叶缘金光闪烁。金色的花朵在枝条上摇曳,向地面洒落金色的雨滴,就好像人们如今说的圣诞树。花朵盛开时散发温暖,放出灿亮的光芒。

在七个小时之内,单棵树的辉煌会由亏转盈,再由盛而衰,且会在另一棵完全熄灭前的一个小时,再度开始发光。因此,维林诺每天两次各有一个光晕柔和的小时,因为那时两棵树的光芒都还微弱,金光与银光融合交织。熙尔皮安是双圣树中年长的一棵,他首先完全成熟开花。他首度闪耀时宛如银色黎明的雪白微光,那个时辰众维拉并未计入时历,而是称其为“时日之始”,由此开始计算他们治理维林诺的漫长岁月。于是,第一日以及此后所有欢乐的日子,到维林诺黑暗降临为止,熙尔皮安都在第六个小时停止开花,劳瑞林则在第十二个小时停止盛放。诺姆族日后称双圣树为班熙尔和格林葛;但人类没有为它们取名,因为早在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到来之前,双圣树便已经失去了光芒。


在下一页有一个表格,它明显是与修改后的内容相关联。在被替换页面下方有一张内容相近的简明表,它明显与上文列出的注释1的删改有关,这张表带有如下注释:

"一天"结束于劳瑞林的光芒熄灭时,或是第二次双光融合的结束之时。


译名表.1

  • 非官方译名:
    • 泰因格威希尔 Taingwethil
    • 班熙尔 Bansil
    • 格林葛 Glingol
    • 拉莱雪 lalasse >> 欧幽洛雪 Oiolossë
    • 婷玟耐琳 Tinwenairin >> 埃璃瑞娜 Elerrína
    • 阿蒙-微拉斯 Amon-Uilas >> 阿蒙微洛斯 Amon Uilos
    • 婷布伦廷 Tindbrenting >> 蒂姆布伦廷 Timbrenting【塔尼魁提尔的古英语名字】
  • 官方译名:

2

时,由于魔苟斯摧毁了巨灯,维林诺山脉以东的域外(1)之地一片昏暗。在两盏巨灯照耀时,彼处万物已开始生长,这时却都中止,因为全地再度陷入了黑暗。不过,最古老的生物已经出现:海洋中有庞大的海草,大地上有杉木和常青藤,树木底下生活着安静微小的生物(2)。欧洛米偶尔会来中洲的森林间狩猎,众维拉中除了雅凡娜和欧洛米外,便再无人离开维林诺,但在北方,魔苟斯壮大了实力,他将众恶魔召聚在身边,它们挥舞着火焰之鞭,日后被诺姆族称为炎魔。他用石头制造出了成群的奥克,用仇恨填充它们的内心。诺姆族称它们为格拉姆惑斯,“仇恨的种族”。他们也被称作半兽人,在远古的时候他们强壮残暴又堕落。魔苟斯占据了中洲。于是瓦尔妲看见中洲笼罩在黑暗中,并深有感触。她从熙皮瑞安的枝头收集了银色的露水,用以制造闪亮的星辰。于是她也被称作婷威塔瑞,“星辰之后”,诺姆族称她为提姆-布砾第尔。她为昏暗的天空撒上银色的焰火,那是闪亮的群星,在北方的高空里,她令排成冠状的七颗大星摆动,作为对魔苟斯的挑战,那是众神的象征,也预示魔苟斯在劫难逃。据说就在瓦尔妲制造明星时,大地的儿女苏醒了: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他们称自己为埃尔达,我们称之为精灵,但他们初时比日后更强壮也更非凡,惟独美丽不曾稍减。他们定居在远东,在星光照亮的“苏醒之水”奎维耶能(3)湖畔,欧洛米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欧洛米热爱美丽的精灵,于是他急忙返回维林诺。众维拉听闻他的消息后沉默了许久,并回想起了他们的使命。因为他们来到这世界的职责就是管理世界,以备日后到来的伊露维塔的儿女,他们将各自在指定的时间苏醒。

由于精灵的缘故,众神向魔苟斯位于北方的堡垒发动了进攻;魔苟斯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点。对于这场西方大军征讨北方,声势浩大的“众神之战”(4),精灵与人类知之甚少。托卡斯打败了魔苟斯,并活捉了他,从此天下太平了很长一段年月。然而,魔苟斯在地底深处建造的,伪装起来的巨大地窖与洞穴,众维拉并未尽数摧毁。许多魔苟斯麾下的邪恶之物仍在其间逗留,或逃入世间的隐蔽之处。众神将魔苟斯用锁链捆住,带回了维林诺,并把他关进曼督斯的殿堂中的监狱里,若非众维拉的意愿,任何神灵、精灵或人类都无法逃离此地。曼督斯的殿堂宽阔而坚固,坐落于维林诺的北部。众神邀请埃尔达列(5),精灵族人前往维林诺,因为他们十分喜爱美丽的精灵,也因为他们为精灵感到担心,精灵生活在星光阑珊的暮色里,而魔苟斯带来的诡计与邪恶或许仍在大地上蔓延。

尽管他们拥有着自由意志,但由于敬畏诸神的力量和威严,精灵们同意了。于是他们准备离开位于东方的初时家园,踏上一场大迁徙。当准备就绪后,欧洛米骑着黄金蹄铁的雪白骏马领着他们前行。埃尔达列分为了三支部族。最先动身的一支由精灵之王英格威带领,他是所有精灵族人的至高王。诺姆族如今称他为英格,但他不曾再回到域外之地,直到传说接近尾声(6)。他的族人被称作昆迪族(7),有时也被单独称作精灵;他们是光明精灵,最受曼威夫妇的喜爱。第二支精灵部族是诺多利族。我们也称他们为诺姆族,这个名字的含义是“智慧”;他们是渊博精灵,在这场伟大旅程中的领袖是芬威,他的族人日后用自己的语言改称他为芬因(8)。他的家族在精灵的诗歌中广富盛名,有太多关于他们的传说可以讲述,因为他们曾在古时的北方大地上艰苦奋战了许久。第三支精灵部族是泰勒瑞族。他们也被称作弄潮者;他们是海洋精灵,而在维林诺他们被称作梭洛辛佩族(9),“海边的吹笛者”(10)。他们的领导者是埃尔威(或叫埃路)(11)。

许多的精灵族人在黑暗的旅程中走失了,他们徘徊在世间的树林与山脉中,未曾抵达维林诺,也未曾见过双圣树的光芒。于是他们被称伊尔科林,不曾抵达科尔(12),众神之地的埃尔达之城的精灵。他们是黑暗精灵,其部族分散在各地,其语言种类繁多。

黑暗精灵的领袖是辛葛。因此他不曾到过维林诺。美丽安是一位神灵。她曾居住在罗瑞恩的花园里,在她所有俊美的族人当中,她最美丽、最有智慧,最精通魔法的技艺,也最擅长吟唱使人迷醉的歌曲。据说,美丽安于柔光交织之际在罗瑞恩的花园里开口歌唱时,众神会搁置手中的工作,维林诺的鸟儿会忘记欢叫,维尔玛的百钟沉寂,连众多喷泉也都停止涌流。夜莺总是随她同行,她教它们唱歌。但她喜爱深幽的阴影,常流连在域外之地,她用歌声和她那些鸟儿的鸣唱,填满了破晓之际世界的沉寂。

在听见美丽安的夜莺歌唱后,辛葛被深深地迷住了,于是他离开了自己的族人。他在树下找到了美丽安,并陷入梦境与睡眠中,他的族人苦苦搜寻却徒劳无功。在后来,美丽安和辛葛成为了多瑞亚斯林地精灵的女王与国王;辛葛的宫殿被称为千石窟宫殿。

*

1. 在本段“域外之地”出现的三处,“域外”二字上都写上了“尘世”(“域外”二字未被划掉)。【域外之地 Outer Lands;尘世之地 Hither lands】
2. 在“【树木】底下……”这句后面新增了“在丛林间居住着古老又强壮的黑暗生物”
3. Cuivienen 后来改成了 Kuivienen
4. the battle 后来改成了 the first battle 【此句对应改为:对于这场西方大军征讨北方,声势浩大的第一次“众神之战”】
5. Eldalie 改成了 Quendi(后来又做出了更改)【此句对应改为:众神邀请昆迪】
6. 从“诺姆族现在称他为英格”开始,这句话做出了调整,以供阅读: “他来到维林诺,居住在圣山脚下,所有的精灵都尊崇他的名号,但他再未回到域外之地。”
7. Quendi 改成了 Lindar(后来又做出了更改)【此句对应改为:他的族人被称作林达族】【此处的 Quendi 指的是精灵的一个部族,故译作昆迪族, Lindar 同理】
8. “他的族人日后用自己的语言改称他为芬因” 后来改成了 “世界的儿女中最为睿智的一位”
9. Solosimpi 后来改成了 Soloneldi 【此句对应改为:而在维林诺他们被称作梭洛尼尔迪族】
10. “海边的吹笛者” 后来改成了 “因他们在海浪旁创作音乐”
11. “他们的领导者是埃尔威(或叫埃路)” 后来改成了 “埃尔威是他们的领袖,他的头发又长又白。”
12. Cor 后来改成了 Kor

EldalieTeleri 上标有一个简要的音符。

译名表.2


3

时埃尔达一族来到了最西边(1)的的海岸。古时,北方的海岸线愈向北便愈朝西弯,到了大地的极北地区,只有一道狭窄的海峡将域外(2)之地与众神之地隔开;不过,由于魔苟斯造成的酷寒霜冻,这道狭窄的海峡坚冰密布,倾轧不止。就是在这里,精灵各部族满怀着惊奇,第一次见到了大海,它延展成宽阔、沉暗的汪洋一片,横在他们与维林诺的山脉之间。精灵们凝视着波涛,并等候在岸边;这时,乌欧牟应众维拉的提议,从海中升起一座半沉的岛屿,将它送往西边的海岸,那岛曾是众神的第一处居所。他用岛载着昆迪族(3)与诺多利族,因为他们最先来到岸边,而泰勒瑞族直到他走后才抵达。昆迪族与诺多利族于是来到维林诺山脉脚下的绵长海岸,他们进入众神之地,受到欢迎,共享其中的福乐。泰勒瑞族因此在海岸边居住了许久,等待乌欧牟的归来,他们越来越喜爱大海,用大海之声创作了许多歌曲。欧西喜爱泰勒瑞族和他们的音乐,于是坐在礁石上对他们讲话。当乌欧牟终于回归,接他们去维林诺之际,欧西十分地不舍。他说服(?)一些人留在世界的海岸边,但更多的人登上岛屿远去。随后欧西跟在他们身后,据说他违抗维拉的旨意,抓住岛屿,将它扎根固定在距仙境海湾很远的海床上,岛上的人能望见维林诺山脉朦胧的身影,远方国度的光辉从群山的缝隙中流淌而出。这座岛屿在此处停留了漫长的年岁。没有其它的岛屿与之相邻,它因此被称作托尔埃瑞西亚,或者叫孤岛。泰勒瑞族在此定居了许久,他们学习了欧西奇特的音乐,欧西为了取悦他们而创造了海鸟。由于长期单独旅居在孤岛上,弄潮者的语言变得与维林诺的精灵不同。

维拉为其他的精灵提供家园和住所。尽管生活在沐浴着双圣树之光的众神的花园里,他们仍不时渴望去观看群星,于是维拉在环抱的山脉上打开一道缺口,在直通到海边的深谷中堆起了一座高高的绿色小山,称为科尔(4)。双圣树之光自西照耀其上;山丘东面朝向仙境海湾、孤岛,以及“黯影海域”。因此维林诺的蒙福之光照到孤岛上,岛的西岸变得青翠美丽。在那里开出了众神的山脉以东有史以来第一批花朵。科尔山顶建了一座墙垣洁白、阶地层叠、高塔林立的精灵之城——图恩。众塔中最高的一座是英格(5)之塔,其银色灯光远远照耀,直透进海上的迷蒙雾气,罕有凡人的船舶见过它纤长的光束。精灵族与诺姆族定居于此。曼威与瓦尔妲最喜爱的是昆迪,光明精灵(6),他们的举止与诗歌皆高贵而不朽。诺多利族,渊博精灵,人类称之为诺姆族,最受奥力和智者曼督斯的喜爱;他们工艺精湛,魔法娴熟,技能高超,而求知欲更是旺盛,极其渴望创造伟大而全新的事物。在维林诺,他们首次制作了宝石,于是大量制作,收获数不胜数。他们用这些宝石装点图恩城与众神的殿堂,维林诺因此变得富足美丽。(7)

诺多利族后来返回了大地(8),这个故事主要讲述的就是他们的事迹,因此,这里采用日后大地上诺姆族的语言中的说法,诺姆族之王是芬因(9)。他的儿子是费艾诺、芬国昐和芬罗德。费艾诺的手艺首屈一指,族人当中无人比他更精通语言学。芬国昐是三人当中最强壮、最英勇的一位。芬罗德外表最俊美,内心最睿智。费艾诺有七个儿子:高大的迈德洛斯;非凡的歌手玛格洛尔,歌声远传大海与内陆;俊美的凯勒巩,机巧的库茹芬几乎继承了父亲全部的手艺;乌发的克兰希尔;以及最年轻的达姆罗德与迪瑞尔,他们后来成了世间出色的猎手,尽管仍比不上俊美的凯勒巩,他是欧洛米的朋友。芬国昐的儿子是芬威格(10),他后来成为世界北境的诺姆族之王,以及刚多林的图尔巩;他的女儿是白公主伊斯芬。芬罗德的儿子是费拉贡德、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和埃格诺尔。

在那远古的时日里,费艾诺开始了一场历时甚久而又精妙绝伦的劳作,投入他的全部力量与精微的魔法,因他试图打造一件比埃尔达的所有造物更为美妙的事物,它会存续至万物的终结。他打造了三颗宝石,将它们命名为精灵宝钻。宝钻中封存着燃烧的火焰,融合了双圣树的光辉;他们自身能发出光芒,在黑夜里也依旧璀璨夺目;凡人之躯与邪恶之身都不得触碰它们,否则必定烧焦枯萎。精灵们赞美这些珠宝,认为它们胜过一切埃尔达的造物,曼威封它们为圣,瓦尔妲说:“精灵一族与众多事物的命运,都封藏在它们体内。”费艾诺的心,也牢牢系于这些亲手所造之物。

在此必须交代,泰勒瑞族远望维林诺的光芒,心中挣扎不已,因他们渴望再次见到亲族,瞻仰众神的灿烂辉煌,同时又热爱大海的音乐。于是乌欧牟教导他们制船的工艺,欧西最终向乌欧牟屈服了,送给他们许多翼翅强健的天鹅当作道别的礼物。于是,欧西的天鹅拉着他们的众多白船,驶过无风的大海,抵达维林诺。他们就住在仙境狭长的海岸边,只要愿意便可见到双圣树的光辉,可在维尔玛的金色街道上徜徉,或爬上图恩城的水晶阶梯——不过他们最常做的事是驾着轻快的船只在仙境海湾中航行,或在岸边踏着波浪散步,山丘那边照来的光映得他们的头发闪闪发亮。其他埃尔达送给他们许多珠宝,有蛋白石、钻石和浅色水晶,他们把这些宝石撒在池塘里,撒在沙滩上。他们制作了大批珍珠,以珍珠装饰殿堂,欧尔威就在天鹅港缀满了珍珠。天鹅港是他们的主要城市,也是船只的停泊港。天鹅港的入口是一座大海刻蚀出来的天然石拱门,它位于仙境的边界,科尔隘口的北方。

*

1. “最西边的海岸” 后来改成了 “尘世之地最西边的海岸”【此句对应改为:彼时埃尔达一族来到了尘世之地最西边的海岸】
2.  “域外”二字的上方写着“尘世”(见第二节注释1)
3. 本节的三处 Quendi 都改成了 Lindar (后来又做出了更改;同第二节注释7)
4. 本节的两处 Cor 都改成了 Kor(同第二节注释12)
5. Ing 后来改成了 Ingwe(同第二节注释6)
6. Light-elves 后来改成了 High-elves 后来又改成了 Fair-elves
7. 在一张单独的字条上写有以下手稿,但没有指明应插入的位置,但它似乎最好是放在这里:

但诺多利族心中仍存留着对星光和域外之地的热爱,他们住在图恩城,或住在城周围的山丘谷地里。但林达族渐渐爱上了维林诺的广阔平原和双圣树的完满光辉,于是,他们放弃了图恩城,很少返回此地;诺多利族成为了一个独居的部族,他们的王是芬威。此后再无人居住在英格威之塔……除了照料塔上不灭明灯的人,而英格威始终被尊为全体埃尔达列的至高王。

8. “大地”二字的上方写着“尘世之地”
9. Finn 后来改成了 Finwe(同第二节注释8)
10. Finweg 后来改成了 Fingon【此句对应改为:芬国昐的儿子是芬巩】

译名表.3

【文中出现的“大地”,原文里是“earth”或“Great land”,指的都是中洲。】


4

接下来要讲述的,便是魔苟斯欺骗众神的故事。此时正是蒙福之地的全盛时期,众神与精灵的荣光与福乐达到了极致。众神当初判处米尔寇在曼督斯的殿堂中服刑七个(1)纪元,受到的刑罚逐纪元地减轻。如今七个纪元已经过去,诚如众神所承诺的,米尔寇再度被带到众神的宝座前。他见到他们的荣光与福乐,心生嫉妒;他见到坐在众神膝上的埃尔达列的俊美儿女,满怀憎恨;他见到诸多灿烂的宝石,起了贪欲;但他把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暂时延缓了复仇大计。

魔苟斯卑躬屈膝,伏在曼威脚边恳求原谅;但众神不准他走出他们的视线,也不容他脱离监视。众神在维尔玛的城内为他安排了一间简陋的居所,那时魔苟斯所有的言行无不显得良好,于是不久他便获得了往来全地的自由。只有乌欧牟仍然提防他,托卡斯更是无论何时见到死敌魔苟斯经过,都会握紧拳头。对于恶行,“强壮者”托卡斯绝不遗忘,也绝不原谅。魔苟斯最关切的是精灵,他给予了他们许多的帮助,前提是他们愿意接受。英格(2)的族人,昆迪族(3)对他心存疑虑,因为他们听从了乌欧牟的警告。但他向诺多族揭示的隐秘知识让他们十分欣喜;他们当中有些听信了他的话,而这些话他们假如从没听过,其实反而更好。于是魔苟斯趁机将谎言的种子与恶毒的建议播散在这些人当中。日后,诺多利族为他们轻信的愚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常告诉他们,说众神把埃尔达带来阿门洲是出于嫉妒,害怕精灵一旦人数增多,遍及世间的广阔土地,精灵妙绝的创造力、美丽和魔力,将强大到维拉无法统治的地步。米尔寇会在他们面前勾勒出一幅幅有关位于东方的强盛国度的美景,他们本可在那里随心所欲,自由掌权统治。此外,虽然维拉那时的确知道人类迟早要出现;但精灵对此一无所知,因为众神尚未对他们揭示此事,而人类的到来仍遥遥无期。但魔苟斯向精灵偷偷提起了凡人,尽管他对真相几乎一无所知,也毫不关心。只有曼威深知伊露维塔心中关于人类的构想,并一直与人类为友。但魔苟斯声称,众神软禁了埃尔达,好使即将来临的人类骗取他们的王国,因为人类那个短寿又较软弱的种族更容易受众神摆布。这些话里真相寥寥,且维拉向来很少能成功左右人类的意志或命运,即使是出于良善的目的。但有很多精灵相信了这些邪恶之语,或半信半疑。这其中大多是诺姆族。而泰勒瑞族中无人相信。

因此,众维拉尚未察觉,维林诺的和平便已遭到了荼毒。诺姆族开始私下抱怨维拉及其亲族,他们变得骄傲自大,完全忘了众神的赠礼与教导。魔苟斯的恶行中最重大的一件便是在费艾诺热切的心中燃起了猛烈的火焰,而他同时还渴望得到精灵宝钻。费艾诺在盛大的宴会上会将它们戴在额上,但其余时候,它们被锁在图恩城的宝库里,被严密看守着,尽管彼时维林诺还没有盗贼。芬恩(4)的儿子们都十分骄傲,其中费艾诺尤甚。米尔寇用谎言欺骗费艾诺,称芬国昐同他的儿子们正在密谋篡夺费艾诺及其众子的领导权,将在父亲和众神的支持下取代他们的位置。在这些谎言的推动下,芬恩的儿子间爆发了争吵,因着他们的争吵失和,维林诺的盛世终于走到了终点,它那古老的荣光也到了衰落时分。(5)

费艾诺被召唤到众神的座前,于是魔苟斯的谎言被揭穿,人们都看清了他的用意。众神判处费艾诺,将他放逐出图恩城。但他的父亲随他同去,因他爱这个儿子胜过另两位,更远超其他诺姆族人。他们在维林诺北方的山丘一带,曼督斯的殿堂附近建了一处坚固的居住地兼藏宝库;但芬国昐留在图恩统治诺多利族。因此米尔寇的谎言似乎成真了,米尔寇播下的怨恨也持续下去,日后仍长久存留在费艾诺与芬国昐的众子之间。(6)

就在会议期间,众神派遣托卡斯前去捉拿魔苟斯,将他捆着带回众神的面前。但他穿过科尔(7)隘口逃走了,英格之塔上的精灵看见他如同一团雷雨云,盛怒而过。

此后,他来到仙境海湾以南的阿尔瓦林地区,众神山脉东侧的山脚下,此地有着世间最深最浓的阴影。乌苟立安特,“阴影织网者”,她有着蜘蛛的外形,盘踞在阿瓦沙,隐秘又不为人知。无人知晓她来自何方,也许她来自世界之墙外的域外黑暗。她住在一道裂谷中,在群山的一道裂罅里编织着黑色的蛛网,她在那里吸收了所有能找到的光,再将它吐出来织成令人窒息的昏暗黑网与粘稠黑雾。但她始终饥饿,渴望更多的食物。魔苟斯在这里找到了她,同她一起筹划着复仇计划。糟糕的是魔苟斯必须对她许下承诺,这样她才敢挑战维林诺的危险和众神的力量。

她在身边升起一股黑暗来掩护自己,随后用她的蛛丝从一个山头荡向另一个山头,直到她抵达那片山脉的最高处。那处是维林诺的南部,脚下便是欧洛米的森林,几乎无人看守,远离魔苟斯位于北方的堡垒,高墙凝视着荒芜的大地和空旷的海面。她制出梯子让魔苟斯爬上来,他俯视着闪亮的平原,远远看到维尔玛的众多穹顶沐浴在光芒中;他放声大笑,迅速跃下长长的西边山坡,心中想的满是毁灭。

于是邪恶侵入了维林诺。熙尔皮安的光芒逐渐黯淡而劳瑞林刚刚开始发光,在命运的庇佑下,魔苟斯和和乌苟立安特在无人注意之时来到这片平原。魔苟斯用黑剑猛刺入两棵圣树的核心,乌苟立安特将它们喷出的汁液尽数吸取,毒液从她恶臭的嘴注入了它们的经络,令它们从树根、树枝到树叶都一一枯萎。双圣树慢慢地衰竭了,它们的光芒逐渐黯淡,乌苟立安特一边喝,一边喷出黑色的蒸汽,并且膨胀成一个极其巨大丑恶的怪物。

于是,维尔玛城的所有人都惊慌失措,黄昏降临了整片大地,黑暗逐渐高涨。城市的街道上弥漫着黑色的蒸汽。瓦尔妲从塔尼魁提尔山往下望,看见双圣树与诸多高塔都好似被雾气笼罩。他们赶到了大门前的土丘上,但已经太迟。双圣树已经死亡,不再放出光芒,四周满是哀悼之声,这使得曼威冷静下来。欧洛米的骑手立即出动,他们冲出平原,蹄声好似雷动,足下火花腾跃。托卡斯跑得比他们更快,他眼中愤怒的光芒好似灯塔,在前方引领骑手。但他们没能找到目标。魔苟斯行经之处,乌苟立安特制造的黑暗与混乱包裹着他,于是追逐者无不陷入盲目的慌乱。

这时黑暗降临了维林诺。那天诺姆族来到维尔玛的城门前痛哭。他们带来的消息使人更加痛苦。他们诉说了米尔寇在北方的行径,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在黑夜中隐约呈现出丑恶的蜘蛛外形。魔苟斯突然来到芬恩的宝库。他在大门前杀害了诺姆族之王在大门前,维林诺的土地上首次有精灵洒下鲜血,并被残忍杀害。许多其他精灵也惨遭杀害,但费艾诺和他众子不在那里。他们悲痛地诅咒这一时刻,因为魔苟斯将精灵宝钻与诺多利族储藏于此的所有珠宝一并夺走。

无人知晓魔苟斯在犯下恶行之后的行踪;但人们都知道,魔苟斯和乌苟立安特在摆脱追踪后最终穿过坚冰海峡,来到世界北方的大地。乌苟立安特在那要求他兑现先前的承诺。她的一半报酬是双圣树的汁液。另一半是夺来的珠宝。魔苟斯向她屈服,于是她吞下了珠宝,它们的光芒从此消失在大地上,她黑暗丑恶的身躯变得更为巨大。但魔苟斯不肯与她分享精灵宝钻。于是盗贼间有了第一场争斗。

乌苟立安特已变得如此强大,于是她使他陷入自己的黏稠蛛丝形成的网里,魔苟斯恐怖的吼声不断回荡,世界也为之颤抖。仍生活在安格班地底深处的奥克和炎魔闻声赶来帮忙。炎魔挥动火焰的鞭子打烂了蜘蛛网,但乌苟立安特逃往大地的最南边,在那里定居下来。

于是魔苟斯返回了安格班,他手下有着数不清的奥克和恶魔(8)。他为自己打造了一顶巨大的铁王冠,自称世界之王。他将精灵宝钻镶嵌在王冠上,作为君临天下的象征。据说他邪恶的双手因碰触那些被封为圣的宝石而被灼得焦黑,从此再未复原,而且他永远摆脱不了烧灼带来的疼痛和疼痛激发的怒气。但他从来不曾把它从头上摘下。他也从来不离北方的疆域,但他坐在北方的王座上统御大军。

*

1. 在“七”字上方写着“九”,但后来删去了。
2. 本节的两处 Ing 后来改成了 Ingwe ,同前。
3. Quendi 后来改成了 Lindar,同前(日后又发生了改变)
4. 本节出现的所有 Finn 都改了 Finwe(除开一处看漏了的),同前。
5. 以下片段由铅笔书写,添加在这里:

费艾诺发表反叛众神的言论,声称要离开维林诺,回到外面那个世界去,并且他还说要把诺姆族从这种奴隶生活中解救出来。

6. 以下片段同样由铅笔书写,而且书写的时间同本节的注释5:

但魔苟斯隐藏了自己的行踪,无人知晓他的去向。众神担忧维林诺的阴影继续增长,当他们齐聚在议会中时,一位使者带来了噩耗,魔苟斯来到了北方,前往了芬威的家里。

7. Cor 后来改成了 Kor,同前。
8. 这里写着一则说明:此处提及的奥克的制作(p. 4)。这篇打字稿的第四页含有以下句子(p. 100):“他用石头制造出了成群的奥克,用仇恨填充它们的内心。”见p. 352。

译名表.4

  • 非官方译名:

5

终,众人都明白魔苟斯已经逃离,众神齐聚在已死的双圣树旁,在黑暗里静坐了许久,并在心中为之哀悼。魔苟斯所选的袭击之日,本是维林诺的一个重大节日。在这日,重要的众维拉与许多精灵依照传统,身着白袍,列队攀上婷布伦廷的蜿蜒小道,抵达曼威位于山顶的宫殿,众维拉中欧西一如既往的缺席,而这些精灵主要是英格(1)的族人。所有的昆迪族(2)与图恩城芬国昐治下的许多诺姆族都来到了婷布伦廷的山顶,正当他们在瓦尔妲的座下歌唱时,守卫远远望见了双圣树的衰败。但大多数诺姆族身处平原,所有的泰勒瑞族一如既往地待在海岸边。双圣树枯萎之际,迷雾与黑暗从海上飘来,飘进科尔隘口(3)。Elfland上满是悲伤的哀悼之声,弄潮者也在海边哭泣。

随后,费艾诺违抗放逐的惩罚,召唤所有诺姆族前来图恩城。庞大的人群聚集在科尔山顶的庭院中,他们人手一支火把,众多火把的光辉照亮了山顶。

费艾诺是一个出色的演讲家,其言语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那日,他在诺姆族面前发表了一席凶狠又可怕的演讲。他的愤怒大多针对魔苟斯,但所说的又有很大一部分是魔苟斯的谎言所造就的恶果。他为杀父之仇悲伤若狂,又因夺宝之恨而痛苦欲绝。此时他要求诺姆全族尊他为王,因为芬威(4)已死,而他蔑视众神的判决。

“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服从那些嫉妒的维拉?”他问道,“他们甚至不能保护他们自己的国度不受大敌侵害?”他命令诺多族人准备好在黑暗中出奔,彼时维拉仍在哀悼;为了在世间寻求自由,以自己的本领赢得新的国度,因为维林诺已不再比外面的世界更为明亮欢乐;为了追捕魔苟斯,发动战争直至大仇得报。接着,他发下了一个可怕的誓言,他的七个儿子拔出长剑,径直冲到他身边,一起发下同样的誓言。他们所发的誓言不可打破,以曼威、瓦尔妲和圣山(5)之名发下,若有谁敢持有、夺取或阻止他们占有精灵宝钻,无论对方是维拉、恶魔、精灵、人类还是奥克,他们都将怀着复仇与憎恨之心追击到天涯海角。

芬国昐与他儿子芬格威发言反对费艾诺,怒火与恶语险些再次激起冲突;但芬罗德出言安抚,试图令他们冷静下来,他的儿子中只有费拉贡德与他立场一致。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和埃格诺尔都加入了费艾诺的阵营。最终诺姆族被费艾诺的话语说服,他们投票表决,决定离开此地。但图恩城的诺姆族拒绝废弃芬国昐的领导权,因此诺姆族分做两大队人马出发:一支由芬国昐领导,他与儿子们违背自己的智慧,迁就族人的普遍意愿,因为他们不愿抛弃自己的族人;另一支由费艾诺领导。有一些人留在后面。这些诺姆族与昆迪族一同住在婷布伦廷上。直到很久之后,他们才再次回到这个讲述他们族人的战争与漂泊的传说

avatar
太阳雨
愿星光照耀你的前路。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菠萝辛苦了:pray:

5天
avatar
Arvedui
0

又是个天坑,菠萝加油hhh

18天
avatar
太阳雨
0

2333厚葬我自己

18天
avatar
0

超级无敌感谢!

21天
avatar
太阳雨
0

我会努力的,大概又是一个有生之年系列www

18天
avatar
0

回复@太阳雨:一起加油!

1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