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均来自: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
中洲历史IV:中洲的变迁》内容不定期更新。
欢迎大家捉虫和讨论,包子爱你们~❤

〇、前言

  • 看不懂的词汇大多来自有道翻译,可能与原文的意思有很大偏差,译文仅供参考。
  • 正文的第一人称是小托。后文有完整故事。基本上-->(原文注释)【吐槽或自己添加的注释】[专有名词无译文旧名]
  • 修改日期:2017年11月20日 13:40 星期一
  • 页面大小:51,530

一、正文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Part III The Quenta
第三辑 诺多史

这份作品显然是一份打字稿(我父亲亲手打的),因为这份稿子没有任何预先的注释和草稿。《诺多史》全文,或者至少是它大部分的篇章,写于1930年。这对我来说,是可以确切推断出来的(见第10节,第213-214页)。在一个与原先大不相同的开头段(即《维拉本纪》的起源)后,正文成了一份对“神话概要”的重写和扩展;再往后看,很快就能发现,我父亲在创造《诺多史》(后文我会简写成“Q”)时,就把S(“神话概要”)摆在了自己面前。《诺多史》在故事架构和语言风格上,更接近出版在《精灵宝钻》中的《精灵宝钻征战史》(事实上,有许多句子在“神话概要”中,已能窥得一瞥)。

在《诺多史》的标题和结尾处,都有提到埃瑞欧尔(即在“神话概要”中出现的那位;不是艾尔夫威奈)。他同样来到了科尔提力安,但(依旧如“神话概要”中的那样)《嬉乐不再的小屋》无迹可寻。就像我之前在“神话概要”(第48页)里提到,这个故事确实没有出场,但这并不表明我父亲将这一设想整个儿丢弃了:在“神话概要”中,父亲可能是有意省略了它,因为他的目的是要以简明扼要的形式,讲述古老纪元的历史。然而在《诺多史》的标题中,父亲写到,这份作品是“从《失落的传说之书》里提取出来的,此书由蕾希安的埃瑞欧尔所作”。至少这样,我们可以猜测,埃瑞欧尔听得《失落的传说》的一些地点依然存在。[1]

标题十分清晰地说明了,虽然《诺多史》是一份完成度极高的文本,我父亲依旧将其视作纲要,它是一份“简明历史”,“节选自”另一部更长的作品;并且这一观点,一直是——或许可以称作——他对“精灵宝钻”的构思中,一个很重要的元素。神话故事第二阶段创作的起点,是写一则整个故事的简明纲要(神话概要),虽然我不清楚这个想法是否源自于此;但我觉得,事实很可能就是如此,从逐步展开的连续故事——它引导了从“神话概要”到《诺多史》的创作,再到断章的版本,直至1937年的完稿。

诺多史》中的大部分扩写和详述,很可能是在父亲修订时才加上的。此外,《诺多史》包含着一些——并非从当前文本中衍生出的——特征描写。这些描写在“神话概要”被省去了,却能在更早版本的作品寻得它们的踪迹,但它们仅是对《失落的传说》的回忆(不管怎样,你都会这么认为——且毋庸置疑是个非常清晰的回忆录)。如果事实真是如此,你可能会期待着在这里那里,找到些措辞相似的部分重现;但事实上,这样的句子似乎是少得可怜。

打印稿的创作进程,在结尾处变得相当复杂。从第15小节开始,我父亲扩写并重打了部分文本(虽然被废弃的页面并没有被销毁)。但我没理由认为,这两个版本的创作间隔了很长时间;因为在故事快要结束的地方(第19小节),在打下19小节的原稿后,唯一的第二版文稿紧接了上去,直至《诺多史》完结。这强有力地暗示着,再版文稿与原稿是属于同一时期的。

随后,父亲对整个文本进行了全面修改,他用墨水很仔细地做了更正; 虽然时常都是些极小的改动,而且通常也不过是些表达用词上的细微变化。 这“层”修订显然是最早的;[2]之后,父亲又在不同时期,对文本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改。而后来的这些修改,通常写得十分仓促,铅笔字迹也不总是清晰可辨的。

给出原稿,再罗列每一处格式上的改进,这显然是不必要的;无论如何,这样数目庞大的参考注释标号,都需要额外做一份引言。因而,我在书中给出的正文是不带注释的,它囊括了所有的微小改动,但绝对不会影响叙述的过程或改变其含义。至于另一些修订,它们没有在正文中被采纳,但如果我能从上述的第一“层”中,把它们清楚地区分出来(虽然情况并非总是如此),我将它们标记为“后期修改”,并记录在了注释中。

我把这份文稿分成了19个小节,就像我对“神话概要”做的那样(见第11页);但《诺多史》开头段,在“神话概要”中找不到什么可供的部分,因而我没有给它标小节号。

原文

THE QUENTA


herein is
QENTA NOLDORINWA
or
Pennas-na-Ngoelaidh

This is the brief History of the Noldoli
or Gnomes, drawn from the Book of Lost Tales
which Eriol of Leithien wrote, having read
the Golden Book, which the Eldar call Parma
Kuluina, * in Kortirion in Tol Eressëa, the


Lonely Isle.

译文

《诺多史》


在此处是
《诺多族的历史》

朋那斯-那-纳国艾莱兹[3]

这是诺多利族诺姆族的简明历史
摘自《失落的传说之书》
蕾希安的埃瑞欧尔在“孤岛”托尔埃瑞西亚
科尔提力安读过被埃尔达称作
《帕尔玛·库露伊那》[4]的《金皮书》后


写下了《失落的传说之书》


  • 【注释】
  1. 诺多史》的结尾处有提到,埃瑞欧尔“记得那些,他在美丽的科尔提力安听闻的事”。但《失落的传说之书》,却是埃瑞欧尔由“金皮书”改编来的(根据标题可知)。他在科尔提力安时,有阅读过《金皮书》。(显然,《塔夫洛贝尔的金皮书》[Golden Book of Tavrobel]的作者,要么是埃瑞欧尔艾尔夫威奈)自己,要么是他儿子赫欧尔仁达[Heorrenda];亦或是其他人,但在很久以后,我们仍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2. 贝烈瑞安德”出现在原稿中,首次在第13小节,注释10,不像先前在打印稿上用墨水修改成“Broseliand”的那样。由此可见,这“层”中的某些修改,是在故事仍在创作过程中时添加的。
  3. 非官方译名
  4. 《帕尔玛·库露伊那》[Parma Kuluina]:在早期昆雅语[Qenya]字典中,《金皮书》的精灵语名字是《帕尔玛·库露伊能》[Parma Kuluinen](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310页)。

0

  • 【注释】

1

  • 【注释】

2

  • 【注释】

3

  • 【注释】

4

  • 【注释】

5

  • 【注释】

6

  • 【注释】

7

  • 【注释】

8

  • 【注释】

9

  • 【注释】

10

  • 【注释】

11

  • 【注释】

12

  • 【注释】

13

  • 【注释】

14

  • 【注释】

15

  • 【注释】

《诺多史Ⅱ》§15

  • 【注释】

16

  • 【注释】

《诺多史Ⅱ》§16

  • 【注释】

17

  • 【注释】

《诺多史Ⅱ》§17

  • 【注释】

18

  • 【注释】

《诺多史Ⅱ》§18

  • 【注释】

19

  • 【注释】

二、评注

开头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编号 《神话概要》与《诺多史》 《诺多史Ⅱ》 《诺多史Ⅱ》修订 《贝烈瑞安德编年史》Ⅰ
1 埃雅仁德尔(和沃隆威[Bronweg])拜访了科尔,却徒劳无获,因精灵们早已离开那里。(第17节) 埃雅仁德尔(和埃尔汶,携带着精灵宝钻前往维林诺。他阻止埃尔汶陪同他继续向前,作为”两支亲族的使者“为族人发声。(第17节) 在维林诺的海边,埃雅仁德尔同埃尔汶永别。(第17节注释4) 埃雅仁迪尔来到了维林诺,代表两支种族,为他们说情。
2 埃雅仁德尔建造了那座塔,群鸟都前来造访。(《诺多史》补充:为失去了埃尔汶而悲伤。)(第17节) 埃雅仁德尔带领着舰队里离开西方;他建造了海鸟之塔,埃尔汶同他在一起。(第17节) 维拉将埃雅仁德尔的船封圣,并将它送入了天空。(第17节注释20)
3 群鸟展翼,将汶基洛特升入天空。(第17节) 埃尔汶为汶基洛特设计了翼。(第17节) 埃尔汶建造了那座塔,并为自己设计了鸟儿那般的羽翼,但仍无法够到埃雅仁德尔,他们就此永世分离。(第17节注释20)
4 他被太阳灼伤,被月亮狩猎。埃雅仁德尔漂泊着,宛如一颗流浪的星星。他没有精灵宝钻。(第17节) 他带着精灵宝钻航入天空(可能同埃尔汶一起?),域外之地的人们看见了这颗星星。(第18节) (埃尔汶没有跟他在一起)
5 最后的战役中,他从天而降,不计其数的鸟儿伴随着他。他杀了安卡拉刚。(第18节) 埃埃雅仁德尔自天边归来,击败了邪黑龙安卡拉刚。
6 最后的战役后,迈德洛斯的精灵宝钻交给了埃雅仁德尔,埃尔汶被寻回并来到他身边;他带着精灵宝钻,与埃尔汶一同驶入域外黑暗中(第19节)。[《诺多史Ⅰ》在写到该处前就已结束] 他被太阳灼伤,被月亮狩猎。埃雅仁德尔漂泊着,宛如一颗流浪的星星(第19节)。
维拉将埃雅仁德尔的船封圣,并将它送出了黑夜之门。埃尔汶跟他在一起(第19节)。
(埃尔汶没有跟他在一起;第19节注释6)
  • 【注释】

19

编号 《神话概要》 《诺多史Ⅰ》 《诺多史Ⅱ》 《贝烈瑞安德编年史》Ⅰ
1 埃尔汶贝伦(夺得)的精灵宝钻抛入了大海,宝钻失落。 埃尔汶将贝伦(夺得)的精灵宝钻抛入了大海,宝钻失落。 埃尔汶将贝伦(夺得)的精灵宝钻带给了汶基洛特[1]上的埃雅仁德尔;借由精灵宝钻的力量,他去往了维林诺 埃尔汶带着精灵宝钻跳入大海,借由乌欧牟的帮助找到了正在返航的埃雅仁德尔;借由精灵宝钻的力量,他去往了维林诺。
2 迈德洛斯打算放弃,但玛格洛尔出言反对了他。 玛格洛尔打算放弃,但迈德洛斯出言反对了他。
3 玛格洛尔独自一人从芬昂威[2]那里窃取了一颗精灵宝钻,随后逃脱。 迈德洛斯和玛格洛尔一起从芬昂威那里窃得了两颗精灵宝钻,但迈德洛斯被抓。 迈德洛斯和玛格洛尔一起从芬昂威那里窃得了两颗精灵宝钻,但两人都被允许带着精灵宝钻离开。 迈德洛斯和玛格洛尔在夺取精灵宝钻时死亡。
>修改为:迈德洛斯和玛格洛尔孤注一掷夺取精灵宝钻。
4 玛格洛尔从精灵宝钻所带给他的痛苦中意识到,他已失去宝钻的所有权。 迈德洛斯从精灵宝钻所带给他的痛苦中意识到,他已失去宝钻的所有权。 迈德洛斯从精灵宝钻所带给他的痛苦中意识到,他已失去宝钻的所有权。
5 玛格洛尔带着精灵宝钻跃入火坑。
>修改为:他把精灵宝钻抛入深坑后,在海边徘徊。
迈德洛斯将它的精灵宝钻扔在地上,随后自杀。
玛格洛尔把精灵宝钻抛入深坑,随后在海边徘徊。
迈德洛斯带着精灵宝钻跃入火坑。
玛格洛尔将精灵宝钻抛入了大海后,在海边徘徊。
原先无此段
>后期修改为:但迈德洛斯死去了,他的宝钻落入了地心。玛格洛尔将他夺得的宝钻掷入大海,他永世徘徊于海边。
6 迈德洛斯的精灵宝钻被诸神[3]判给了埃雅仁德尔。 迈德洛斯的精灵宝钻被诸神判给了埃雅仁德尔。[4] 贝伦(夺得)的精灵宝钻从未失踪,而是由埃雅仁德尔保存着。
  • 【注释】
  1. 原文为Wingelot,是埃雅仁德尔的船
  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E9.9D.9E.E5.AE.98.E8.AF.91的引用提供文字
  3. 原文为Gods,维拉一词的早期形式
  4. 此处是克里斯托弗根据剧情做出的推测,因为《诺多史Ⅰ》并没有写到该处就已结束。

三、附录一:古英语版《诺多族的历史》

《诺多族的历史》的古英语译文片段
由艾尔夫威奈或埃瑞欧尔所作
附加精灵语名词的古英语对应词

正文

  • 【注释】

名词表

与这份古英语正文相关的,则是几份精灵语名词表,外加它们对应的古英语形式。其中一些名词的古英语含义,映射于它们精灵语名词的含义,显得格外有趣;虽然你们可以看见,其中的大部分都不是确确实实的翻译。首先,是维拉的名词表:

众主神,即“Fréan”。ós (ése)

古英语中,“fréa”意为“统治者,领主”;“ós”意为“神”(在专有名字中的使用,像是Oswald一词),复数形式元音变化。

1. 曼威,即“Wolcenfréa”

古英语中,“wolcen”意为“天空”;参考现代英语中的“welkin”。

2. 乌欧牟,即“Gársecges fréa”或“ealwæter-fréa”

“Gársecg”一词,见古英语版《诺多史》第26行的注释。在正文中,乌欧牟被叫做“ágendfréa ealra wætera”,意为“众水之主”(逐字翻译为“所有水源的所有主”)。

3. 奥力,即“Cræftfréa”

4. 托卡斯,即“Afoðfréa”

古英语中,“afoð, eafoð”意为“威力,力量”。

5. 欧洛米,即“Wáðfréa”和“Huntena fréa”

古英语中,“wáð”意为“狩猎”;“狩猎之王和猎者之王”。在古英语版《诺多史》中,他被叫做“Wealdafréa”,意为“森林之主”,翻译自“Tauros”。

6. 曼督斯,即“Néfréa”

古英语中,“né(o)”意为“尸体”;参考自古英语版《诺多史》的“néoærna hláford”,意为“亡者殿堂之主”。精灵语名字则是奈范图尔,见本书第199页。

7. 罗瑞恩,即“Swefnfréa”

古英语中,“swefn”意为“梦”。

8. 米尔冦,即“Mánfréa, Bolgen, Malscor”

古英语中,“mán”意为“邪恶,卑鄙”;“bolgen”意为“怒不可遏的”。一个有记录的动名词“malscrung”,有着“令人困惑的,令人着魔的”的含义;见牛津英语词典,见该条目“Masker”(动词),意为“使迷惑”。

9. 欧西,即“Sǽfréa”

++++++++++++++++++++++

这里还有一些人名和地名的古英语对应词表。既然它们明显属于同一时期,我就将这些名词表并在一起,按字典序排列了:

1. 阿尔达隆:Béaming

古英语中,“béam”意为“树”。

2. 阿蒙微洛斯[Amon Uilas]:Sinsnáw, Sinsnǽwen

古英语中,“sin-”意为“永恒的”;“snáw”意为“雪”,“snǽwen”(虽无记录)意为“雪白的”。阿蒙微洛斯[Amon Uilas]出现在《诺多史》第98页,注释2。

3. 安卡拉刚:Anddraca

古英语中,“and-”作为复合词的第一个元素,意为“敌对,对立面”(“anda”意为“敌意,憎恨,妒忌”);“draca”意为“龙”(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350页)

4. 安格班:Engbend, Irenhell

“Engbend”包含了古英语中的“enge”,意为“狭窄的,受限制的,压迫的,残忍的”;“bend”意为“监禁,桎梏”;因此,“Engbend”并不是一个翻译词,而是两种语言间的一个文字游戏。

5. 阿斯卡:Bǽning

这条河,在《诺多史》和《精灵宝钻》中,都被叫做阿斯卡,在《贝烈瑞安德编年史》里也同样(见第367页)。我无法翻译“Bǽning”一词。倘若它是古英语“bán”的派生,意为“骨头”(参考“bǽnen”意为“……的骨头”),它可能有着像是“一处满是尸骨的地方(即河流)”的意思,可参考那些在碎石渡口战役中,溺死于这条河中的矮人;但这似乎不太可能。

6. 炎魔:Bealuwearg, Bealubróga

古英语中,“bealu”意为“邪恶”,参考现代英语中的“bale(ful)”【灾祸(邪恶的)】;“wearg”意为“重罪犯,歹徒,被诅咒的生物”(古诺尔斯语中,“vargr”意为“狼,歹徒”,源自“Wargs”【座狼】一词);“bróga”意为“恐怖”。这几个古英语名字就像“Engbend”那样,是根据发音相近的古英语单词独创的。

7. 贝尔希尔[Bansil]:Béansíl, Béansigel

第二个元素是古英语的“sigel”,意为“太阳,珠宝”(参考J.R.R. 托尔金,“Sigelwara land”一词,出自《Medium Ævum III》,1934年6月刊,第106页);第一个元素可能是“béam”,意为“树”。这又是一个例子,艾尔夫威奈仅是用了古英语单词来给出一个相似的读音(当然也有着合适的词义),而不是用以翻译原单词。——在《刚多林的陷落》名词表中,贝尔希尔[Bansil]被译作“美丽的微光”,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214页。

8. 巴拉贡德,巴拉希尔:Beadohun, Beadomær

古英语中,“beadu”意为“战争”。

9. 包格力尔:Bróga

古英语中,“bróga”意为“恐怖”。

10. 贝烈格:Finboga

古英语中,“boga”意为“弓”。

11. 贝烈盖尔:Ingársecg, Westsǽ, Wídsǽ

大海的诺姆语名字还未在正文中出现。Ingársecg = Gársecg;“Útgársecg”即“外环海”(见古英语版《诺多史》,第26行注释)。

12. 贝烈戈斯特:Micelburg

意为“大堡垒”,即原意(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336页)。

13. Ban的儿子Blodrin:Blodwine Banan sunu

“Blodwine”可能包含了古英语的“blód”,意为“血”;而“bana”是“杀人者”。

14. 多瑞亚斯:Éaland, Folgen(fold), Infolde, Wudumǽraland

古英语中,“éaland”意为“水边或河边的陆地”——无疑与西瑞安和埃斯加尔都因流域相关。Folgen(fold):古英语中,“folgen”是“féolan”的过去分词,意为“穿过,前进,去往”,但日耳曼语和古诺尔斯语的同源动词又有着“隐藏”的意思,这可能是这儿的“folgen”被给予了古诺尔斯语中“fólginn”的意思,“隐匿的”,即“隐匿(之地)”。刚多林就被称为“Folgenburg”。“Infolde”是一个没有被记录的单词,可能有着像是“内陆”或“陆地之内”的意思。“Wudumǽraland”无疑包含了“mǽre”,意为“边界,边缘”。

15. 多尔罗明[Dor-lómen]:Wómanland

见埃瑞德罗明[Ered-lómen]。

16. 专吉斯特:Nearufléot

专吉斯特还未在正文部分出现。古英语中,“nearu”意为“狭窄的”,“fléot”意为“海湾,河口,峡湾”。

17. 埃瑞德罗明[Ered-lómen]:Wómanbeorgas

古英语中,“wóma”意为“声音,噪音”,“beorg”意为“山”;即回声山脉。相似的,“Wómanland”即“多尔罗明[Dor-lómen]”,回声之地[Land of Echoes]。这是这些名字的晚期词源说明;见第233-234页。

18. 盖理安:Glǽden

盖理安一词出现在《诺多史》第14节中,由“Fiend”一词修订而来。古英语中,“glædene”意为“鸢尾,金鸢尾”,就像《魔戒》中的“金鸢尾沼地”和“金鸢尾河”中。

19. 刚多林:Stángaldor(burg), Folgenburg, Galdorfæsten

古英语中,“stán”意为“岩石”;“galdor”意为“符咒,魔法”;“fæsten”意为“堡垒,要塞”。“Folgenburg”(隐匿城市?)一词见多瑞亚斯词条。

20. 希斯路姆:Hasuglóm, Hasuland (Hasulendingas)

古英语中,“hasu”意为“灰色”;“glóm”意为“黄昏,薄暮”。“Hasulendingas”意为“Hasuiand的子民”。

21. 劳瑞林:Gleng(g)old

古英语中,“gleng”意为“装饰,光辉”;“Glengold”不是一个翻译词,而是对“Glingol”一词的读音模仿(意为“金色的歌声”,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216页)。

22. 米斯林:Mistrand, Mistóra

古英语中,“óra”意为“河岸,海岸”,“rand”也有着相同的意思。

23. 纳国斯隆德:Hlýdingaburg, Stángaldor(burg)

“Hlýdingaburg”意为“Hlýdingas的城市”,“纳洛格(Hlýda)的子民”。“Stángaldor(burg)”也是刚多林的古英语名。

24. 纳洛格:Hlýda

“Hlýda”意为“喧嚣者”(古英语中,“hlúd”意为“喧闹的”;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87-88页)。

25. 熙尔玛利尔:Sigel, Sigelmǽrels

“sigel”见上文的“Bansil”词条。古英语中,“mǽrels”意为“绳子”;“Sigelmǽrels”是另一个独创词的案例——但它指的是矮人的项链。

26. 西瑞安:Fléot (Fléwet), Scírwendel

尽管在古英语中几乎找不到什么根据,这儿的“Fléot”一定有着“河流”之意,虽然这是这个词在同源语言中的通用解释(参考上文的专吉斯特)。Scírwendel:在古英语中,“scír”意为“明亮的”;“wendel”没有出现,但毋庸置疑它指的是河道的蜿蜒曲折——参考老林子里的柳条河,就我父亲的注释而言:“‘-windle’并非真实存在(柳条河是模仿了‘withywind’一词,一个旋花植物或旋花属植物的名字)”(见《A Tolkien Compass》的《Guide to the Names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第196页)。

27. 陶尔-那-达尼安[Taur-na-Danion]:Furhweald

添加在《诺多史》第9节(注释1)中,“Taur Danin”是“陶尔-那-浮阴”的旧名,在它的词义仍是“朝气蓬勃的,即便浓密又黑暗”;陶尔-那-达尼安[Taur-na-Danion]被改为陶尔那-多尼安[Taurna-Donion],即“松树之地”多松尼安的旧名。古英语中,“furh”意为“冷杉,松树”,“weald”意为“森林”。

28. 陶尔-那-浮阴:Nihtsceadu, Nihtsceadwesweald, Atol Nihtegesa, Nihthelm unfǽle

古英语中,“sceadu”意为“阴影”;“weald”意为“森林”;“atol”意为“可怖的,可怕的”;“egesa”意为“恐怖”;“niht-helm”意为“夜影笼罩”,一个出现在《贝奥武甫》和其他诗歌中的诗意复合词;“unfǽle”意为“邪恶”。在长诗和《诺多史》中,参考现代英语翻译,“致命夜翳的森林”。

29. Tindbreating þe þa Brega Taniquetil nemnað

蒂姆布伦廷[Tindbreating]的维拉语名为“塔尼魁提尔”: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27页,“Brega”见维拉词条。
【蒂姆布伦廷是“Timbrenting”的新译名,也是塔尼魁提尔的古英语名字。þe好像是the,þa好像是these,Brega是Valar,nemnað不知道。】

30. 维拉:Bregu

古英语,“bregu”意为“统治者,君王”,复数形式(虽无记录)为“brega”。另有两个名字加入这一词条:“Mœgen”意为“大能者”,在古英语版《诺多史》第6行使用;Ése(见第255页)。

31. 维林诺:Breguland, Godéðel

古英语中,“éðel”意为“国家,家乡”。

32. 维尔玛:Godaburg, Bregubold

古英语中,“bold”意为“住处”。

++++++++++++++++++++++

另一页给出了精灵族名和诺多利族王子名字的古英语对应词,按照家族谱系表排序。

这页开头如下:

Fíras.包括人类和精灵。

此处“Fíras”的用法同古英语版《诺多史》中的矛盾,这里的“Fíras”是“Elde”一词(见第11、13行)的修订版,用以区分“Elfe”一词。内容如下:

Fíra children【Fíra的子女】[1]

§1. Þæt eldre cyn: 维拉或朋友[2]

  1. Ingwine: Iyftelfe, héahelfe, hwítelfe, Líxend. Godwine
  2. Éadwine: goldelfe, eorðelfe, déopelfe, Rǽdend. Fin-ningas
  3. Sǽwine: sǽelfe, mereþyssan, flotwine, Nówend. Elwingas

Wine 只可能是古英语中的wine(旧式复数形式wine),意为“朋友”(这个词既可用来表示地位平等,也可以表示高级或低级);但它在此,作为一个维拉的同义词出现,确实奇妙。

给予第一支亲族的名字,“lyftelfe”包含了古英语中的“Iyft”意为“天空,空气”;“Líxend”意为“闪闪发光的一族”。

第二支亲族:“Éad-”在诺多利的文字中无疑被解释为“富有”。我不太确定“Rǽdend”的意思,虽然在诺多利中,从某个方面来看,它很明显指的是“知识”或者“渴求知识”。“Finningas”意为“芬威[Finn]的子民”(在《诺多史》第2节中依然可以找到,Ing和Finn是诺姆语形式的英格威和芬威。虽然这一设定,在日后对正文修改时,被删去了。)

第三支亲族:古英语中“mereþyssa”意为“冲击大海者”(用于记录古英语,船只的诗歌);“flotwine”包含了古英语中的“flot”意为大海;“Nówend”意为“水手,掌船者”。

++++++++++++++++++++++

家族谱系表中,“Fëanor”后紧接着这个名字的古英语形式“Finbrós Gimwyrhta”(意为“珠宝匠”);既然他的儿子们在此被叫做“Brósingas”(源于第1199行“Brósinga mene”,意为“Brósings的项链”),“Brósingas”大概是“-brós”的逆序造词。他的儿子们同时也被叫做“Yrfeloran”:是一个没有被收录的复合词,“那些失去了继承权的”被褫夺者。Brósingas或者费诺众子如下所示:

1. Dægred Winsterhand

古英语中,“dœgred”意为“黎明,破晓”;“winsterhand”意为“惯用左手的”(因为在从桑戈洛锥姆上救下梅斯罗斯[Maidros]时,他的右手被砍断了,见《诺多史》第8节)。我无法在古英语词义上寻得一点“Dægred”与“Maidros”相同的地方,除了对梅斯罗斯[Maidros]的一个极晚期注释与之相关(因随着逐步推进的书写记录,被埋藏已久的构想可能会在许多年之后再度浮现):根据这一设想,他遗传了“诺丹妮尔家族稀有的棕红发色”(诺丹妮尔是费诺的妻子,见《精灵宝钻》第64页),并且“被他的兄弟和其他亲人”喊做“Russandol”,意为“铜脑袋”。

2. Dægmund Swinsere

我不能通过词义将“Dægmund”与“Maglor”联系起来,在古英语中,“mund”意为“手”,也意为“保护”;不过(虽然并无记载),“swinsere”意为“音乐家,歌唱家”(参考“swinsian”意为“创作音乐”)。

3. Cynegrim Fǽgerfeax

Celegorm ‘Fairfax’,即金发的凯勒巩。“Cynegrim”可能是替换了一个读音相近的古英语名字。

4. Cyrefinn Fácensearo

Curufin the Crafty,即机巧的库茹芬,古英语中“cyre”意为“选择”【也有“自由意志”的意思】,“fácen”意为“欺骗,狡诈,卑鄙”(一个全是贬义的词);“searu”意为“熟练的,诡计多端的”(也有着不好的含义,“阴谋,陷阱,背信弃义”);“fácensearu”意为“背信弃义”。

5. Colþegn Nihthelm

Cranthir the Dark,即黑暗的克兰希尔。古英语中,“col”意为“煤”;“nihthelm”见上文的“Taur-na-Fuin”一词。

6. Déormód huntan & 7. Tirgeld huntan

Damrod and Díriel the hunters,即猎手达姆罗德和迪瑞尔。在古英语中,“déormód”意为“内心勇敢的”;“tír”意为“荣耀”;“-gild”(名字里是“-geld”)意为“有价值的”。

芬国昐以Fingold Fengel之名出现(古英语中,“fengel”意为“国王,王子”;参考《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45页),他的儿子们是Finbrand(即Finweg或芬巩),Finstán(即特刚);成分“stán”意为“岩石”,大概是为了表示Turgon名字里的“-gon”是“gond (gonn)”,意为“岩石”,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上)》第254页。芬国昐的女儿是Finhwít(即Isfin),Eöl改为Éor;Meglin是Mánfrið(一个没有收录的复合词,“mán”意为“邪恶行为,卑鄙”,“frið”意为“和平”)

Finbrand(Finweg或芬巩)有一个儿子,叫FingárFinstán(特刚)的女儿叫Ideshild Silfrenfót(伊缀尔·凯勒布琳达尔)。

Finrod(即后来的费纳芬)被叫做Finred Felanóþ(“felanóþ”意为“敢于冒险的”),他的儿子们是Ingláf Felahrór(即费拉贡德;“felahrór”同“felanóþ”有着相同的意思,意为“敢于冒险的”),Ordred(即欧洛德瑞斯),Angel(即安格罗德),Eangrim(即埃格诺尔)。

Ordred(欧洛德瑞斯)有两个儿子,OrdhelmOrdláf;他的女儿是Friþuswíþ Fealuléome(即芬朵拉丝·法埃丽芙林;“fealuléome”可能是“金色光芒”的意思)。

最后,在这张表格中,还有芬威的的第四个孩子:Finrún Felageómor(“felageómor”意为“非常悲伤的”)

给予费拉贡德的名字,Ingláf Felahrór是值得注意的;因为“费拉贡德”日后则成了他的“昵称”,而他真正的名字则是英格罗(它直至很久以后,才被“芬罗德”一名所取代,而原来的“芬罗德”则成了“费纳芬”);见第411页。

  • 【注释】
  1. 古英语中“bearn”意为"child, son, descendant"
  2. 古英语中 þæt "that"

四、附录二:伊尔米尔的号角

这首诗无疑指的是《诺多史》第170页中:“图奥为他的儿子埃雅仁迪尔所做的歌中,那幻象饱含着力量与威严。”这首歌现存三个版本,及五份文稿。第一个版本仅存一份手稿,由40行诗句组成,它的开头是:

I sat on the ruined margin of the deep-voiced echoing sea
我坐在荒废的岸边,听着大海中的低沉回音

它的结尾是:

and I wake to silent caverns, and empty sands, and peace
我才注意到那寂静的洞穴、空无一物的沙滩和安宁

(文本的第15和66行在下文给出)。我父亲在由墨水写就的手稿上,又用铅笔添加了标题《潮汐》【The Tides】,同时还加有注释“1914年12月4日”和“在康沃尔郡的海岸上”。因为1914年夏天,他去康沃尔的利泽德半岛[Lizard Peninsula],拜访了汉弗雷·卡彭特,见《J. R. R. 托尔金:一部传记》,第70到71页。虽然我没有找到比这份文本更早的手稿了,但从我父亲在随后版本的注释中显而易见,他记得这首诗的初稿时间要比上文提到的日期早得多。

第二版的标题名为《一首远古时代的海洋赞歌》(古英语名为《Fyrndaga Sǽléoþ》[1]),现存两份手稿,仅在细节上有些不同。第二份手稿有一些小的修改,日期从:“1972年”,改为“1914年12月”,改为“1915年3月”[2],此外还有“散文社[牛津大学埃克塞特学院]1915年3月”。

这个版本的开头是:

In a dim and perilous region, down whose great tempestuous ways


在一处昏暗而危险的地域,沿暴风雨笼罩的道路而下
I heard no sound of men's voices; in those eldest of the days,
我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在那些最古老的时日里,
I sat on the ruined margin of the deep-voiced echoing sea...


我坐在荒废的岸边,听着大海中的低沉回音……

(例如:它开始于正文的第13行,第265页)在“空无一物的沙滩和安静的”一句(即【现存第一版】《潮汐》的结尾)后又增加了两行:

In a lovely sunlit region down whose old chaotic ways


在一处可爱的、阳光普照的地域,沿古老而杂乱的道路而下
Yet no sound of men's voices echoed in those eldest of all days.


在那最古老的全部时日里,依旧无人声回应。

汉弗雷·卡彭特正是从这个版本,而不是从1914年的那个版本中,引用了前六行诗句(见《J. R. R. 托尔金:一部传记》,第73-74页)。《海洋赞歌》同《潮汐》在扩写(前者有50行,后者仅有40行)与诗句重组方面都有着不同。

在《海洋赞歌》的第二份正文中,我父亲用铅笔写道:

这是那首图奥讲他儿子埃雅仁德尔听的歌。当时刚多林的流亡者在他们的城市被烧毁后,在“垂柳之地”南塔斯仁[Dor Tathrin]暂居了一段时间。如今,图奥是见到大海的第一人。但他在乌欧牟的引导下前往刚多林,离开了海洋的岸边。他穿过了垂柳之地,迷恋于它的美好,而忘记了他的探寻任务和从前对海的热爱。这时,外环海之主乌欧牟[3],乘着他的深海之车前来,坐在微光下的西瑞安芦苇丛中,向图奥奏起了他空心贝壳制成的魔笛。自此之后,图奥对大海的渴望再无法消去,他再无法安心在内陆居住。[4]

这很明显属于《刚多林的陷落》的故事(特别看《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153-156页),且它无疑是在传说的创作过程中添加进去的(还有第三个版本的诗篇),这是因为《海洋赞歌》既与图奥的传奇故事毫无联系,也确实与神话的特征没有任何关系。

第三版标题为《乌欧牟的号角》,直接取自现存的一份手稿和一份打字稿。直到现在,诗篇中才提及了乌欧牟和欧西(在远古的黑夜中,诸神撕裂了大地)。手稿上有一处与诗歌同期创作的注释写道。

1910-11-12经常有重写和改动。现在的样子是由于重写、添加序言。1917年春,在霍尔德内斯鲁斯(蓟桥营[Thistle Bridge Camp])一座孤独的房子里给它结了尾。

(关于鲁斯,见汉弗雷·卡彭特《J. R. R. 托尔金:一部传记》,第97页。)一处进一步添加的铅笔注释写道:“《刚多林的陷落》一文中的诗歌”。

因此,这首诗歌差不多是在撰写《刚多林的陷落》故事的同期,并入了图奥和埃雅仁德尔的传奇(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一》第203页,《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146页);它应当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中给出。

《乌欧牟的号角》的手稿上,有一些微小的修正。值得注意的是,“乌欧牟”改成了“伊尔米尔”(后者是诺姆语的形式,可在《胡林的子女之歌》和“神话概要”中找到)。而第二次提及欧西(第41-42行,它替代了两个早期的人名)。打印稿本来同手稿一模一样(在标题下加有单词“来自《刚多林的陷落》”),但打印稿有一些用红色圆珠笔做的细小改动,因而这是一些更后期的修改。这些改动并没有包含在下文中,我将它们附在了诗歌后的注释里。

原文

The Horns of Ylmir from ‘The Fall of Gondolin’

Tuor recalleth in a song sung to his son Eärendel the visions that Ylmir's conches once called before him in the twilight in the Land of Willows.

'Twas in the Land of Willows where the grass is long and green—[5]
I was fingering my harp-strings, for a wind had crept unseen
And was speaking in the tree-tops, while the voices of the reeds
Were whispering reedy whispers as the sunset touched the meads,
Inland musics subtly magic that those reeds alone could weave—
'Twas in the Land of Willows that once Ylmir came at eve.[5]

In the twilight by the river on a hollow thing of shell
He made immortal music, till my heart beneath his spell
Was broken in the twilight, and the meadows faded dim
To great grey waters heaving round the rocks where seabirds swim.

I heard them wailing round me where the black cliffs towered high
And the old primeval starlight flickered palely in the sky.
In that dim and perilous region in whose great tempestuous ways.
I heard no sound of men's voices, in those eldest of the days,
I sat on the ruined margin of the deep-voiced echoing sea
Whose roaring foaming music crashed in endless cadency[6]
On the land besieged for ever in an aeon of assaults
And torn in towers and pinnacles and caverned in great vaults;
And its arches shook with thunder and its feet were piled with shapes
Riven in old sea-warfare from those crags and sable capes.

Lo! I heard the embattled tempest roaring up behind the tide[7]
When the trumpet of the first winds sounded, and the grey sea sang and cried
As a new white wrath woke in him, and his armies rose to war
And swept in billowed cavalry toward the walled and moveless shore.
There the windy-bannered fortress of those high and virgin coasts
Flung back the first thin feelers of the elder tidal hosts;
Flung back the restless streamers that like arms of a tentacled thing
Coiling and creeping onward did rustle and suck and cling.[8]
Then a sigh arose and a murmuring in that stealthy-whispering van,
While, behind, the torrents gathered and the leaping billows ran,
Till the foam-haired water-horses in green rolling volumes came—
A mad tide trampling landward—and their war-song burst to flame.

Huge heads were tossed in anger and their crests were towers of froth
And the song the great seas were singing was a song of unplumbed wrath,
For through that giant welter Ossë's trumpets fiercely blew,
That the voices of the flood yet deeper and the High Wind louder grew;
Deep hollows hummed and fluted as they sucked the seawinds in;
Spumes and great white spoutings yelled shrilly o'er the din;
Gales blew the bitter tresses of the sea in the land's dark face
And wild airs thick with spindrift fled on a whirling race
From battle unto battle, till the power of all the seas
Gathered like one mountain about Ossë's awful knees,
And a dome of shouting water smote those dripping black facades
And its catastrophic fountains smashed in deafening cascades.
* * *
Then the immeasurable hymn of Ocean I heard as it rose and fell
To its organ whose stops were the piping of gulls and the thunderous swell;
Heard the burden of the waters and the singing of the waves
Whose voices came on for ever and went rolling to the caves,
Where an endless fugue of echoes splashed against wet stone
And arose and mingled in unison into a murmuring drone—
‘Twas a music of uttermost deepness that stirred in the profound,
And all the voices of all oceans were gathered to that sound;
‘Twas Ylmir, Lord of Waters, with all-stilling hand that made
Unconquerable harmonies, that the roaring sea obeyed,
That its waters poured off and Earth heaved her glistening shoulders again
Naked up into the airs and cloudrifts and sea-going rain,
Till the suck and suck of green eddies and the slap of ripples was all
That reached to mine isléd stone, save the old unearthly call
Of sea-birds long-forgotten and the grating of ancient wings.

Thus murmurous slumber took me mid those far-off eldest things
(In a lonely twilit region down whose old chaotic ways
I heard no sound of men's voices, in those eldest of the days
When the world reeled in the tumult as the Great Gods tore the Earth
In the darkness, in the tempest of the cycles ere our birth),
Till the tides went out, and the Wind died, and did all sea musics cease[9]
And I woke to silent caverns and empty sands and peace.

Then the magic drifted from me and that music loosed its bands—
Far, far-off, conches calling—lo! I stood in the sweet lands,
And the meadows were about me where the weeping willows grew,
Where the long grass stirred beside me, and my feet were drenched with dew.
Only the reeds were rustling, but a mist lay on the streams
Like a sea-roke drawn far inland, like a shred of salt sea-dreams.[10]
‘Twas in the Land of Willows that I heard th'unfathomed breath

Of the Horns of Ylmir calling—and shall hear them till my death.

译文

《伊尔米尔的号角》摘自《刚多林的陷落》

图奥在唱给埃雅仁德尔的一首歌中,回忆那微光下的垂柳之地,伊尔米尔的海螺在他面前奏响的场景。

那是在垂柳之地,彼地草长茵茵——
我正拨弄竖琴弦,风儿拂地不留踪影
风吹树梢沙沙作响,而那芦苇荡之音
如笛声一般低语,当落日余晖触到了草坪,
内陆音乐有着精妙的魔力,使得单凭那些芦苇就可编排——
那是在垂柳之地,傍晚伊尔米尔曾前来。

在河边的微光里,用一只空心的贝壳
他奏响了神乐,直至我心在他咒语下
在微光中破碎,草地褪去色泽模糊不清
岩石周围海鸟凫水,奔涌的灰河起伏不定。

我听见它们在我周围悲鸣,黑崖巍峨屹立
远古的星光在苍穹隐隐明灭不息。
在那昏暗而危险的地域,沿暴风雨笼罩的道路而行。
我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在那些最古老的时日里,
我坐在荒废的岸边,听着大海中的低沉回音
它带着泡沫的轰鸣,打着连续地节拍
撞碎在陆地上,彼地永世被无尽战乱围扰
撕裂高塔与山峰,掏空宏大的宝库地窖
它的穹隆摇晃伴随雷鸣巨响,它的基座堆叠成特殊形状
那是来自古时的海战中,碎裂的峭壁与暗岬。

瞧!我听到列兵布阵的动静在潮汐声后愈渐喧闹
当第一阵风开始呼号,当灰色海洋恸哭歌唱
当一股白热的愤怒在他体内苏醒,他的队伍整军奔赴战场
骑兵铁蹄滚滚横扫而过,去往设有攻防、坚定不移的海滨。
堡垒插满迎风招展的旗,在那些高高的原始海岸
挡回了古时汹涌潮汐的第一缕试探;
挡回了像是某种生物触手长须的猎猎长旗
它盘绕卷曲着向前,窸窣、飘落、缠绕。
接着,一声叹息、一句低语,发自那悄无声息的先驱
而其后,湍流汇聚,巨浪奔涌起伏,
直至泡沫如鬃水如马匹,乘着绿色的滚滚浪花而来——
疯狂的潮汐毁灭性地扑向陆地——他们的战歌骤燃于烈焰。

巨大的浪头夹杂着愤怒骤然抬起,而涛峰是堆叠成塔的泡泡
大海吟咏着的,是一曲无法预料的愤怒歌谣,
穿过欧西用小号猛烈掀起的澎湃波涛,
洪水声尚在变得浑厚,而疾风竟愈响;
当海风灌入,深穴嗡鸣、奏响笛音;
泡沫和巨大的白色水柱在喧闹中尖啸着喷射而出;
微风将大海苦涩的长发吹进陆地的阴影里
狂风中密布的海浪飞沫乘着回旋的急流逃离
从一场战役到另一场,直至诸海的力量
凝聚成山,高如欧西令人敬畏的双膝
喧嚣海水聚成的穹顶重重砸向那些滴着水的黑色立面
毁灭性的喷流撞得粉碎,化成了震耳欲聋的瀑布。
* * *
接着,我听到了海洋无尽的赞歌涨落抑扬
那管风琴的音栓,是鸥群尖细的鸣叫,是潮水雷鸣般的轰响;
听见海域的烦恼,听见波涛的歌唱
它的声音不断传来,滚滚涌入洞穴,
那里,赋格曲的回环之声拍击在潮湿的岩石上
唤起和音融入低语嗡鸣——
它是最遥远的歌谣,在海洋深处苏醒,
诸海的众声聚集到那乐音周围;
伊尔米尔,众水的主宰,用能使一切平静下来的手
创造了无可比拟的和音,使咆哮的大海也顺服,
海水褪去,大地又抬起了她闪耀的双肩
裸露在空气、浮云和远洋的雨中,
直至旋涡、绿色的涡流和细浪的拍击
都抵达了岛屿上矿岩,除了那古老而怪异的喊叫
来自被长久遗忘的海鸟和被赠予的古老双翼。

因那细语萦绕的小憩带我来到了那些远古的事物间
(在一处孤独的、朦胧微亮的地域,沿古老而杂乱的道路而下
我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在那些最古老的时日里,
当世界在混乱中动荡不安,因伟大的诸神撕裂了大地
在黑暗中,在我们诞生前,暴风雨统治的时代中),
直到潮汐退去,风儿平息,诸海的音乐终了
我才注意到那寂静的洞穴、空无一物的沙滩和安宁。

然后,那魔力离开了我,那曲子解散了它的乐队——
遥远的,很久以前,海螺在召唤——瞧!我站在甜美的陆地上,
我四周的草地上,垂柳生长,
那里长草微颤,我的脚上沾满了露水。
只有芦苇荡还在沙沙作响,一层薄雾笼罩在溪流上
像是一片海上的雾霭深入内陆,像是一块咸涩大海梦境的碎片。
在垂柳之地,我听到了深渊里的吐息

那是伊尔米尔号角的召唤——我当永世听得此声直至死去。


【注释】以下均为打印稿的后期修改,在第264页有提及:

  1. 古英语中,“fyrn”意为“古老的”,“dagaz”意为“时代”,“Sǽ”意为“大海”。
  2. 不太确定,原文:“Mar. 1915 < Dec. 1914 < 1972”。
  3. 在最初的宇宙论中,Vai是外环海。
  4. “Dor Tathrin”出现在《刚多林的陷落》名词表里,见《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二》第346页;乌欧牟的“深海之车”,见《米尔寇之囚》的故事,《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一》第101页。
  5. 5.0 5.1 第1和6行:'Twas改为It was
  6. 第16行:这行改为:“Whose endless roaring music crashed in foaming harmony”,并标注有一个“X”。
  7. 第21行:roaring改为rolling
  8. 第28行:这行标注有一个“X”,可能主要是因为用了did(见《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153页)。
  9. 第65行:这行改为:“Till the tides went out, and the Wind ceased, and all sea musics died (but this destroys the rhyme)”。
  10. 第72行:sea-roke;“roke”是一个存活至近代的中世纪英语单词,直译为“薄雾、雾霭、蒙蒙细雨”。

五、译名表

  • 塔夫洛贝尔的金皮书
  • 《帕尔玛·库露伊那》[Parma Kuluina]
  • 《帕尔玛·库露伊能》[Parma Kuluinen](在早期昆雅语[Qenya]字典中,《金皮书》的精灵语名字)
  • 赫欧尔仁达[Heorrenda]
  • 伊尔米尔[Ylmir]
avatar 我好懒啊_(:зゝ∠)_……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的更多文章

《诺多史》
  5     1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5     3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0     0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翻到吐血_(:зゝ∠)_

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