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均来自: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
《中洲历史IV:中洲的变迁》此文已更新完毕。
欢迎大家捉虫和讨论,包子爱你们~❤


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SM)

第一章 《失落的传说》未收录的部分史料(一共三段)
Part I Prose Fragments Following the Lost Tales

正文完稿时间:2016-10-18
添加译名表和部分修改:2016-11-15
译名更正:2017-07-11

前言

  • 看不懂的词汇大多来自有道翻译,可能与原文的意思有很大偏差。不是翻译!
  • 第一人称是小托。后文有完整故事。基本上——(原文注释)、【我的注释】
  • 非常感谢LOF上歌者大大的帮助❤~一把抱住了大腿!

正文

在给出《神话概要》(Sketch of the Mythology)和“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的文段前,这里有一些简短的片段收录在这儿。

(i)部分

在所有稿纸中,这里有一份早期的资料,标题写着《图尔林(Turlin)和刚多林的流亡者》,不过很快被废弃了。这似乎与《刚多林的陷落》传说的起源有着紧密的关系(II.149),但与此同时这份资料收录着很多新的东西。直到传说的晚期版本有了清晰的轮廓,阿斯巩(Asgon)这个名字在终版《刚多林的陷落》的修订稿中,才被米斯林(Mithrim)所替代。文本如下:在图尔林(Turlin)这个名字出现在故事中(但没有出现在标题中)的前三次里,他都被修订为图尔巩(Turgon);在第四第五次出现时,父亲直接写了图尔巩(Turgon)。我全篇都用了图尔巩(Turgon)这个名字。

+++

“然后,”阿兰威(Ilfiniol)之子沃隆威(Bronweg)说,“要知道“众水之王”乌欧牟从未遗忘在米尔寇(Melko)恶势力欺压下的精灵一族,但是他能做的很少,因别的神明(Gods)【这篇故事中好像还没有出现维拉(Valar)这个词】怒火未息,他们对诺多族(Gnomes)关上了心门。他们对双圣树之死十分惋惜和遗憾,这令居住在维林诺的隐蔽山峦中的他们,封闭自己而不关心外面的世界。乌欧牟担心在米尔寇(Melko)邪恶力量会使中洲(Earth)付之一炬、遍地悲伤,万物在劫难逃;他希望维林诺集结力量来对抗邪恶势力,以免为时已晚。他想着若是有诺姆派信使回维林诺,将海那边的消息告诉主神祈求他们的原谅和同情,那么他的两个心愿便可以实现了;因雅凡娜(Palúrien)和她的儿子欧洛米(Oromë)对世界与生灵的博爱【维拉关系图附在“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中】,只是他们的爱仍在心中沉睡。可是,从域外之地(Outer Earth)到维林诺的道路凶险异常,并且神明(Gods)在环山四周布下了魔法,使得维林诺对外界隐藏。因此,乌欧牟坚持不懈地鼓励诺姆向维林诺派出信使,但米尔寇(Melko)狡猾且充满智慧,他不眠不休地警惕着所有接近精灵族的生物。道路漫漫充斥邪物,精灵族的信使不仅要克服沿途的危险,还要坚定信念避免被邪恶引诱。因而,大部分扬帆西行者,最终都下落不明了。

在如今的版本中,我们看到了乌欧牟是多么希望,有精灵族的信使可以克服路途中的危险到达彼岸。这段文稿或许就是他日后希望图尔巩派人去寻找维林诺的设定起源。

在那些日子里,在泪雨之战后,最强大的人类一族居住在中洲北方的土地上。那片居住地有许许多多的名字,日后从科尔(Kôr)来的精灵【光明精灵】称呼微光雾霭(Twilit Mist)为希斯罗迷(Hisilómë);在精灵一族中最广为人知的诺姆精灵称呼黯影之地(Land of Shadows)为多尔罗明(Dor-Lómin)。在诺姆出奔前,那片土地上住着很多很多人,米斯林湖(Mithrim)的广阔水域也坐落于该处。其他种族称呼他们为月亮子民(Tunglin)或弹奏竖琴的民族(Fork of the Harp),因为他们喜欢自然的音乐,在林木与原野上吟游歌唱,但他们不知道大海是什么,也不歌颂海洋。可如今,这支民族从可怕的战争中回来,进入了那片地区。他们深入该地,远在东方的亲族已来不及召回他们了,而且他们也没有打扰当地的精灵族。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坚持要与隐匿在山中的诺多精灵(Gnomes)、依然处在悲伤中的黑暗精灵(Dark Elves)和宁霓阿赫山谷(Vale of Niniach)中的不信任者建立友谊。

图尔巩(Turgon)就是想要跟精灵们建立友谊的其中一人,他是佩烈格(Peleg)之子,印多(Indor)之孙,奋格尔(Fengel)的重孙,奋格尔是那支民族的领袖。图尔巩(Turgon)听说远在东方,他们所有的族人集结起来列队出征,但是图尔巩(Turgon)的子民人数不多,他们更喜欢隐居和精灵的友谊。图尔巩(Turgon)独自一人游荡在米斯林(Mithrim)的湖岸,在林木中打猎,在岩石中即兴创作音乐,他用林木做了把简易的竖琴,用熊筋制了琴弦。

但他并不是为了让人类听到而歌唱,很多生灵听到了他歌声中的力量,从远方前来聆听。(但是?)图尔巩(Turgon)停下了歌唱,去了山中那荒无人烟的地方。他在那儿呆了许久,学到了很多神奇的东西,但他从未忘记那些漫长的湖岸滩涂,还有雾霭之中米斯林(Mithrim)平静的水面。然而他并没有在那些地方永远住下去,因有种魔法和他命中注定的命运。有一天,命运引导他去了一片开阔的洞天石壁,一条发源于米斯林(Mithrim)的暗河从此处奔涌而出。图尔巩(Turgon)进入了那个洞穴想要找出它的秘密,但他一进去就被米斯林(Mithrim)的水带向了山石的中心,他或许再也无法回到光明中去了。 他在山中的暗河水道里遇上了那些被乌欧牟鼓励去寻找西方大地的诺姆,而这些隐蔽的隧道可能也是他们造的。后来诺姆们带着图尔巩(Turgon)沿着黑暗的通道向前走去,直到他们重新回到光明之中。

+++

本文完(虽然从目录页上的时间记载来看,父亲与此同时开了另一个坑,见后文(ii)部分)。

图尔林(Turlin)肯定是图奥(Tuor)之名在创作中不断演化着的一个形式(另一个形式Tûr则出现在《刚多林陷落》中,II.148【是Quenta部分】),图尔巩(Turgon)这个名字也是如此。可在《失落的传说》(Tale)中,图尔巩(Turgon)这个名字确实是刚多林之王的名字。这个有趣的主要角色名字在各版传说中的变迁现象,或许可以同《蕾希安之歌》中的一段简单替换作对照。在《蕾希安之歌》中,凯勒巩(Celegorm)替换了辛葛(Thingol)的名字,玛格洛尔(Maglor)替换了贝伦(Beren)的名字。

特别有趣的是,图奥那一支人类起源的描述:他们从东面(East)出发赶往泪雨的战场,可他们到得太迟了。在后来的故事中,他们几乎不能在战前摆脱东来者的侵扰。在图奥(Tuor)/图尔林(Turlin)/图尔巩(Turgon)的家谱中,他是“佩烈格(Peleg)之子,奋格尔(Fengel)之孙”。在《刚多林的陷落》的故事中,他是“佩烈格(Peleg)之子,印多(Indor)之孙”(II. 160);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片段里,他是奋格尔(Fengel)之子(III. 145);在相关笔记中,图奥(Tuor)他的名字就叫奋格尔(Fengel)。他的子民叫做Tunglin或弹奏竖琴的民族,然而在《刚多林的陷落》(III.145)中,他们这支民族属于“北方人类之子的天鹅家族”【原文:“the house of the Swan of the sons of the Men of the North”】。

也值得一提的是,开篇乌欧牟的期望和计划有写到:他不断地尝试着劝说诺姆送信使去维林诺,他被其他维拉所孤立,他希望维林诺的力量能及时打击米尔寇(Melko)。可文中并没有出现乌欧牟用何种方式,来尝试着提醒诺姆送消息去维林诺;并且虽然在《维林诺的隐藏》的传说一开始有提到,乌欧牟因怜悯远在东方大地上的诺姆而被其他维拉孤立(I.209),但此处曼威瓦尔妲和乌欧牟都反对为了“世界”的命运而隐藏维林诺。

最后,“宁霓阿赫山谷(Vale of Niniach)”肯定在泪雨战场的一边;参考《吉凡诺的故事》(Gilfanon's Tale:I.239-40)中的“悲泣山谷(Vale of Weeping Waters)”。“宁霓阿赫山谷(Vale of Niniach)”之名,此后再未被使用过。虽然,图奥后来是沿着一条位于彩虹裂谷(Rainbow Cleft)、叫奇立斯宁霓阿赫(Cirith Ninniach)的路走向大海的。

(ii)部分

《图尔林(Turlin)和刚多林的流亡者》继续更新(文章和手稿是单独写的,但它们都放在了一起)有了更多好玩的详细描写,这也代表着日后《吉凡诺的故事》(Gilfanon's Tale)大纲中,《诺多族来到中洲》的故事起源。这段是用铅笔写的,辩识起来有些困难。

+++

然后,盖米尔(Gelmir)诺姆之王召集了他那些不高兴的族人并对他们说:“我们最终来到了这片大陆,踏上了这片土地,甚至以精灵的智慧都无法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在路途上所忍受的悲伤和痛苦将会成为歌谣在精灵族中传颂下去;甚至是伊露维塔(Ior)的其他孩子们也会记住它。”

很长一段时间诺多精灵(Gnomes)居住在这篇大陆北方地区的西海岸边;他们内心的痛苦也减轻了。他们中的一些精灵更进一步探索这片土地,获得了更多的知识;他们想要找到米尔寇(Melko)逃往何方,或是找到一处可以藏从维林诺带来的金银珠宝的地方。(删去:然后盖米尔(Gelmir)他的族人和他的三支大军,他的长子国昐(Golfin)是其中一支军队的首领,他的次子Delin带领着另一支,他的三子露西恩(Lúthien)带领着第三支军队,但盖米尔(Gelmir)是他们的领袖和王。

那之后,这支族群向东迁徙,一部分向南。国昐(Golfin)和Delin的军队勇往直前。如今,冰面开始融化,雪层变薄,树木参天,山丘葱茏,他们内心感到宽慰,他们再度弹起竖琴,吹响精灵笛。四周的岩石也跟着那些甜美的精灵之歌共鸣,花朵在军队踏过之处绽放,大地迎接诺姆的到来。因那片土地未曾见过红日银月,也未曾见过比他们金光闪闪的矛尖和金铸兵器更美丽的东西。但人类(?)女子诺多女精灵和诺多的孩童跟在军队后面边走边唱,这片土地还未曾聆听过如此清亮且充满希望的歌声。虽然,那歌谣是在双圣树依然繁茂时,他们在图娜山(Tûn)的提力安(Kôr)城内所唱,现在听上去,它充满了悲伤,也预示着不幸的凶兆。

那些诺姆的军队深入腹地,分散开向前进发。<歌者大大的译文>可诺多族中没有人比珠宝匠费艾诺和他的儿子们更热切,也没有人心中燃着比他们还要炽热强烈的火焰。他们满怀着热情,希望能在这片土地(Great Land)上一展宏图伟业</歌者大大的译文>。但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进入了传说中经常提起的充满魔力的北方土地。因它深色的林木和灰色的山脉,外加它浓重的雾霭,诺姆称呼暗影之地为多尔罗明。那儿有个湖泊,米斯林的广阔湖面,倒映着环山苍白的图像。诺姆在这里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葛米尔(Gelmir,【就是之前提到的那个老爸】)让族人在湖岸和湖岸边的树林里建造居所。他重新点兵,并将军队重新编排为矛兵、弓兵、剑兵,因为他们不缺兵器,战神马卡尔(Makar)的武器库援助了他们攻打米尔寇

这三支大军由盖米尔(Gelmir)统领,国昐(Golfin)带领一支,Delin一支,露西恩(Lúthien,不是在日后传说中玫瑰的露西恩【大概就是指辛葛与美丽安之女】)一支;国昐(Golfin)的军队可能是剑盾兵,Delin的士兵可能更多地是用长矛,露西恩的军队可能有很多弓兵,因为弓剑自古以来就是精灵族的武器,而且被当做是一项奇妙的技能。

现在诺姆的主色调是金和白,用以纪念古时的双树荣光,但盖米尔的标志是银色幅面上有个金色的王冠,每个将领都有一面浅色的旗帜;国昐(Golfin)的标志是金色幅面上一把银色长剑;Delin是菱形花格的幅面上,绣以绿色的山毛榉叶和金色的花朵;露西恩是天蓝色幅面上一只金色展翅的天鹅,四周伴着许多银星;费艾诺众子则在这个标准和旗帜上做了改变,他们的标志是阳光、雾霭、月光、无星的黑夜和缝上诺多自制的珠宝。

费艾诺离开了多尔罗明,翻过了那些山丘,越过了阿塔诺尔的荒原和秃山;他带着不少人,他的三个儿子也陪着他。一天傍晚,他们爬到一座山巅。在山顶上,他们看见远处一个开口正对他们的峡谷里,有火光摇曳。费艾诺想知道那火是什么,于是,他在夜色中迅速地集结了族人前往该处。黎明之前,他们抵达了那处山谷。他们看见山谷里驻扎着一支人数不比他们少的军队,他们围坐在一个大火堆旁,他们大部分人已经睡着了,只有一小部分醒着。费艾诺上前,清楚地说道:“你们是谁?是诺姆还是别的民族?最好快点回答,要知道费艾诺的孩子正包围着你们。”

接着山谷里爆发出尖叫声,费艾诺的子民很快意识到山谷里的绝不是精灵族人,因他们那尖锐的嗓音和讨人嫌的叫喊声。许多箭矢从谷底飞上来,刺破黑暗射向费艾诺先前站的地方,<歌者大大的译文>但那时费艾诺早已迅速地离开,并且把他的大部分族人带到山谷口,那里有一条小溪流淌……</歌者大大的译文>

+++

这段故事在这儿突然中断了,在新一页的最上方,确实也没有更多书写的痕迹了。

这则故事中,后来的诺多的王室家族还未出现,但我们有了一个诺姆的国王盖米尔(Gelmir),还有他的三个儿子国昐(Golfin)、Delin和露西恩(最后一处改成了Oleg),统领着他的三支军队。这里没有暗示费艾诺和他的儿子同这个家族有什么联系。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的文段中,芬国昐这个名字才第一次出现,作为图尔巩阿瑞蒂尔(Isfin)的父亲,但他并不是芬威的儿子,也不是盖米尔的。但我觉得,这篇文章里的盖米尔,是国昐(Golfin)或者芬国昐的父亲,所以他也可以被看做是后期版本中,作为芬国昐父亲的芬威;可能是盖米尔这个名字还有个形式是Fin-golma,这名字是《吉凡诺的故事》中,芬威(Nólemë)的另一个名字。要记住一点,就是早期传奇中,芬威(Nólemë)并不是费艾诺的父亲,他也没有在维林诺米尔寇(Melko)杀死,而是来到了东方大陆。——盖米尔的另两个儿子,Delin和露西恩(Lúthien),再也没有在其他地方提到过。

这很明确,此处的国昐(Golfin)是芬国昐这个角色第一次出现在故事里,同样的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的开头还有一段被废弃的故事。换句话说,早期大纲中,暗示着费艾诺之死的故事已经不见了。虽然上面这篇文结束得太突然了,但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性,父亲想要把这个故事扩写一下。我们已经知道了费艾诺死在了一场与奥克的战争中,那些是费艾诺与他的同伴惊动的、在一座山谷里扎营的奥克。或许,由此我们可以解释《刚多林陷落之歌》中有这么一段令人困惑的句子;

就在当芬国昐独自站在费艾诺身边时,格拉姆惑斯(Glamhoth【thks歌者大大~我一开始不认识这个单词,是歌者告诉包子的(/ω\),精灵语的奥克】)的弯刀取了芬国昐的性命。

由此我们可以推测,诺多王室之间的分歧和费艾诺背叛的故事,还要好久才会出现。

米斯林(Asgon)驻扎已在早期的大纲中出现,但后来这部分的故事中提到,诺姆在那时首次发明兵器,然而在上文中,他们的兵器是来自维林诺和战神兵器库的。最早版本的,花朵在诺多军队行过之处绽放,也在这儿出现了。

一个由盖米尔的儿子们所引领的风尚在军队中形成,所有都是金银相间的,因那记忆中的双圣树。因而费艾诺众子的旗帜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在神话概要(Sketch of the Mythology)中,芬国昐的旗帜是银蓝相间的,他们保持了这一设定。

Ior这个名字,出现在了文段开头用以表达“在Ior的其他孩子中”(与精灵族形成对比),因而,这名字似乎指的就是伊露维塔,而在别的地方出现时,名字又有了很大改动:早期的诺姆词典,等同于现在的昆雅词典中的Ivare“最著名的‘大海的吹笛者’”。

(iii)部分

第三段也是最后一段,是一张独立的纸片,包含着《诺多族的出奔》中故事发展中最古怪一段,开脑洞的时间处于《失落的传说》(Lost Tales)和《神话概要》(Sketch of the Mythology)之间。

+++

双树(Trees)伫立在黑暗中。平原(Plain)上一片混乱。诺多点亮了火把,在图娜山(Tûn)或者提里安(Côr)【有一段时期图娜和提里安都叫Kôr或Côr】集结,费艾诺为他的父亲Bruithwir/Felegron/Feleor【都是《失落的传说》里费艾诺爹的名字】失声痛哭,号召诺姆出奔,去寻找米尔寇(Melko)和他们的珍宝——他渴望夺回精灵宝钻——但Finweg(芬威/芬巩)和芬国昐出言反对他。诺姆高声呼喊,准备离开。因听了Ethlon/Dimlint【小托也不知道是谁】智慧的话,泰勒瑞族(Solosimpi/Foamriders)在海滩边拒绝了他们。费艾诺威胁族人在Cú nan Eilch【小托也不知道在哪里】集结。

在拱形地,灯光照亮的港口,诺姆夺取了船只。吉凡诺(Gilfanon,一个澳阔泷迪的精灵)看见他那艘巨大的装饰着天鹅羽毛、红色船桨、如天鹅振翅一般的船要被开走(?)了。他和他的儿子冲到拱形地那儿,并威胁诺姆赶紧放下屠刀,三秒下船。于是在拱形地的仗打响了,因吉凡诺(Gilfanon)先前的诅咒(?),诺多把他扔到了海浪里。诺姆到达了Fangros【小托也不知道是哪儿】,为自己烧船的行为感到懊悔。


+++

这里Bruithwir/Felegrom/Feleor依然是《失落的传说》中费艾诺的父亲;但芬国昐和Finweg已经出现,并出言反对了费艾诺(但此处并不清楚Finweg是芬国昐爸芬威,还是芬国昐儿子芬巩)。一些细节性描述,在日后《精灵宝钻》的演化过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比如,Ethlon/Dimlit智慧的话到底说了什么,又是在一个什么样的背景下说的;费艾诺威胁着集结军队去Cú nan Eilch的故事如今已完全消失、无迹可寻。不过Fangros(早期Fangair)这个地名,在别处还出现过一次,在改版的《胡林的子女》中,标注了一首歌,或一些歌,如下:

在Fangros的战斗中,费艾诺众子的誓言是不可破的。

(这场战斗和誓言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无论在Fangros发生了什么,也已无从考证了;也没有别处暗示,烧船引起了诺多的悔改。在《失落的传说》中,诺姆在跨越冰峡时,放弃了他们偷得的船只;梭隆多(Sorontur)将此事报告给了曼威,“一队白船在大风中空空地飘荡,其中的一些还着了明火”;曼威“知道诺多(Noldoli)在那里永远地离开了维林诺,抛下他们的船只,并放火烧了它们”。

最后,吉凡诺(Gilfanon)作为一位澳阔泷迪的精灵出现在故事中。他是被诺姆扔进大海的其中一位,虽然并没有提到他是否淹死了。但金皮书(Tavrobel)中的吉凡诺(Gilfanon)是一位诺多(I. 174-5)。很明显,这俩吉凡诺(Gilfanon)并不是同一个精灵。因此,最可能的情况是,金皮书(Tavrobel)中的那个精灵在后续的故事中换了名字;虽然,我觉得他并没有消失。[1]

译名表

  • 仅标注与《魔戒》、《霍比特人》、《精灵宝钻》、《未完的传说》、《胡林的子女》或其他11本《中洲历史》中有出入或新出现的名词。

A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Artanor Artanor 阿塔诺尔 “大地之外”(“The Land Beyond”),早期传说中多瑞亚斯的名字。有大片的荒原和无植被覆盖的山丘,此辑第二篇故事中,费艾诺带领他的三个儿子和部分族人,离开多尔罗明后,穿越了这片土地。
Asgon Asgon 阿斯巩 米斯林的早期名字.直至《刚多林的陷落》的修订稿中,才被米斯林所替代。并非日后帮助图林在杀死布洛达后逃走的多尔罗明人类。

B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Bronweg Bronweg 呵呵 沃隆威的早期名字。Ilfiniol之子。他是此辑第一篇故事的讲述者,转述了乌欧牟的意志与担忧。
Bruithwir Bruithwir 呵呵 是《失落的传说之路》中费艾诺的父亲。另有Felegrom、Feleor两个名字。

C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Côr Cor 科尔 见此译名表Kôr。
Cú nan Eilch Cu nan Eilch 呵呵 在此辑第三篇中,费艾诺威胁族人在此地集结。关于此地,再无其他记载。

D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Delin Delin 呵呵 在此辑第二篇故事中,他是诺多的王次子,率领矛兵随父亲盖米尔前往域外之地。象征徽章是菱形花格的幅面上,绣以绿色的山毛榉叶和金色的花朵。关于此人,再无其他记载。
Dimlint Dimlint 呵呵 一位泰勒瑞精灵。在此辑第三篇故事中,泰勒瑞族因听了他的话,而在海滩边拒绝了诺多族借船的要求。另有Ethlon这个名字。关于此人,再无其他记载。

E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Ethlon Ethlon 呵呵 见此译名表Dimlint。

F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Fangair Fangair 呵呵 Fangros的早期名字。见此译名表Fangros。
Fangros Fangros 呵呵 地名。在此辑第三篇中,诺多到达此地后,为自己的烧船行为懊悔。在改版的《胡林的子女》中,费艾诺众子在此地战斗时,发下不可破的重誓。早期被称为Fangair。关于此地,再无其他记载。
Fëanor Feanor 费艾诺 费艾诺。在此辑第二篇中,他既非诺多王族,也未死于同魔苟斯的战役。
Fëanor, Sons of Feanor, Sons of 费艾诺众子 费艾诺儿子们的统称。在此辑第二篇中,他们不是诺多王族。象征徽章是阳光、雾霭、月光、无星的黑夜,外加诺多自制的珠宝。其中三位跟随父亲费艾诺离开多尔罗明,深入贝烈瑞安德大地。
Felegrom Felegrom 呵呵 费艾诺父亲的早期名字之一。见此译名表Bruithwir。
Feleor Feleor 呵呵 费艾诺父亲的早期名字之一。见此译名表Bruithwir。
Fin-golma Fin-golma 呵呵 《吉凡诺的故事》中,芬国昐之父芬威的另一个名字。见此译名表Gelmir。
Finweg Finweg 呵呵 是芬国昐之子芬巩的早期名字,但此辑第三篇中,也可能指芬国昐之父芬威。

G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Gelmir Gelmir 盖米尔 此辑第二篇故事中的诺多之王,率领全族人离开维林诺来到中洲。他有三个儿子国昐、Delin和露西恩。象征徽章是银色幅面加金色王冠。又可写作Fin-golma。
Gilfanon Gilfanon 吉凡诺 在此辑第三篇故事中,他是一个澳阔泷迪的精灵。当看见港口的船只将被诺多夺取时,他和他的儿子前去阻拦,触发了海港的战争。他被诺多丢进海里,最终生死未卜。而在金皮书中,吉凡诺(Gilfanon)则是个诺姆。在《失落的传说之路之一》中,著(?)有《吉凡诺的故事》。
Gnomes Gnomes 呵呵 “智慧的”,诺多族的早期名字。
Gods Gods 神明 即后期故事中的维拉,此辑的三篇故事中还未出现Valar这个词。
Golfin Golfin 国昐 即日后故事中的芬国昐。在此辑第二篇故事中,他是诺多的王长子,率领剑盾兵随父亲盖米尔前往域外之地。象征徽章是金色幅面上一把银色长剑。

I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Ilfiniol Ilfiniol 呵呵 阿兰威的早期名字。Bronweg之父。
Ior Ior 呵呵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从文稿内容推测出,这是伊露维塔的早期名字之一。但在早期的诺多词典中,Ior与Ivare同义,意为“最著名的‘大海的吹笛者’”。
Ivárë Ivárë 伊瓦瑞 “最著名的‘大海的吹笛者’”。

K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Kôr Kor 科尔 提力安早期名字。是光明精灵居住地。图娜山和提力安城也一度共有科尔这个名字。亦写作Côr。

L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Lúthien Luthien 露西恩 在此辑第二篇故事中,他是诺多的王三子,率领弓兵随父亲盖米尔前往域外之地。象征徽章是天蓝色幅面上一只金色展翅的天鹅,四周伴着许多银星。另有Oleg这个名字。关于此人,再无其他记载。

M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Makar Makar 马卡尔 战神。托卡斯的早期设定(?)。他向出奔的诺多提供武器,援助他们攻打米尔寇。
Melko Melko 呵呵 米尔寇早期名字。

N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Niniach, Vale of Niniach, Vale of 宁霓阿赫山谷 在此辑第三篇故事中,这座山谷位于泪雨战场的一边,居住着不被图尔巩族人信任的人。图尔巩和他的一些族人与此地的生灵结下友谊,虽然大部分人都对此很反感。参考《吉凡诺的故事》中的“Vale of Weeping Waters”。与日后图奥所经过的奇立斯宁霓阿赫“彩虹裂隙”可能有些关联,但“宁霓阿赫山谷”这个词,再无其他记载。

O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Oleg Oleg 呵呵 见此译名表Lúthien。
Outer Earth Outer Earth 域外之地 即中洲。同Outer Lands。

P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Palúrien Palurien 呵呵 雅凡娜的早期名字。

S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Sorontur Sorontur 呵呵 梭隆多的早期名字。在《失落的传说之路》中,梭隆多向曼威报告“诺多在跨越冰峡前,放弃了他们偷得的船只”一事。

T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Tavrobel Tavrobel 呵呵 即“金皮书”。
Tûn Tun 呵呵 图娜山的早期名字。光明精灵居住地。
Tunglin Tunglin 呵呵 “弹奏竖琴的民族”,日后故事中的灰精灵。居住于黯影之地和微光雾霭地区的森林河原野,喜爱自然之音,但对大海一无所知。
Turgon Turgon 图尔巩 日后故事中的图奥。在《刚多林的陷落》中,图尔巩想要同精灵们建立友谊,他是佩烈格之子、印多之孙、奋格尔的重孙;奋格尔是一位领袖,他的族人隶属于“北方人类之子的天鹅家族”,可能是图奥掌管白羽家族的起源。在此辑第一篇故事中,这个名字前三次都被写作Turlin,后来被修订为图尔巩。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片段里,他是奋格尔之子。在图奥的家谱中,他是佩烈格之子,奋格尔之孙。在相关笔记中,他的名字就叫奋格尔。
Turlin Turlin 图尔林 日后故事中的图奥。见此译名表Turgon。

引用与注释

avatar 我好懒啊_(:зゝ∠)_……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的更多文章

《诺多史》
  5     1
最早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5     3
最早版本的《维林诺编年史》
  0     0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弄完了,吐血_(:зゝ∠)_😂

1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