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洲历史》第四卷《中洲的变迁
HoMe IV 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

第一章 《失落的传说》后续片段
Part I Prose Fragments Following the Lost Tales

正文完稿时间:2016-10-18
添加译名表和部分修改:2016-11-15
译名更正:2017-07-11
全文修正:2020-03-23

前言

正文

在给出《神话概要》和“最早版本的《精灵宝钻》”的文段前,有几则短篇可以简单地在这里给出。

(i)

在零散的稿纸间,有一份早期的手稿,不久便被废弃了,标题写着《图尔林和刚多林的流亡者》。我们会看到,它与《刚多林的陷落》这一传说的开篇有着紧密的联系(II. 149),但与此同时,这则短文还包含了许多新的东西。从米斯林这个称呼,我们能做出清晰的推断,这则故事是传说晚期版本的开头,因为它仅在终版《刚多林的陷落》的修订稿中,才取代了阿斯巩这个名字(II. 202)。短文如下所示。“图尔林”这个名字前三次出现在正文(而非标题)时,都被改成了“图尔巩”;而在第四第五次出现时,就已经是“图尔巩”了。因而,我全篇都直接用了“图尔巩”。


“然后,”伊尔芬幽之子布隆威格说,“要知道‘众水之王’乌欧牟从未遗忘备受米尔冦压迫的精灵一族的悲伤,但是他能做的很少,因别的诸神怒火未息,他们对诺姆族关上心门,偏居在维林诺隐蔽的山峦背后,而不关心外面的世界,沉痛怜惜并追悔双圣树的死亡。诸神中,仅有乌欧牟惧怕米尔冦的邪恶力量会将大地毁于一旦;他希望维林诺集结全部力量来对抗邪恶势力,以免为时已晚。倘若让诺姆族的信使能成功回到维林诺,祈求宽恕和对大地的怜悯,那么他的两个目的或许也能够实现了;因帕鲁瑞恩和她的儿子欧洛米对那些无垠疆域的爱,只是他们的爱仍在心中沉睡。然而,从域外之地到维林诺的道路凶险异常,且诸神将环山隐藏,并用魔法封闭了道路。任凭乌欧牟坚持不懈地鼓动诺姆向维林诺派出信使,米尔冦狡猾且诡计多端,他不眠不休地警惕着所有接近精灵族的生物。路途遥远邪物聚集,精灵族的信使不仅要克服沿途的危险,还要坚定信念避免被邪恶引诱。因而,许多有胆量动身出发的精灵,永远地失踪了。

传说,乌欧牟是那么绝望,即便用上了他最新最好的设计,仍然没有精灵信使跨越险阻抵达彼岸.

泪雨之战后的那些日子里,人类一族大多居住在中洲北方的土地上。该地有许多的名字,科尔的精灵称呼它为希斯罗迷,意为“微光雾霭”;在精灵一族中最博学的诺姆族称它为多尔罗明,即“黯影之地”。米斯林宽广又苍白的湖水散布在那片区域,本有一支人数众多的民族居住在湖边,其他人称呼他们为图恩林或弹奏竖琴的民族,因为他们喜欢自由的音乐,喜爱在林木与原野上吟游歌唱,但他们不知大海为何物,也不歌颂海洋。这支民族住得太远,没赶上集结号,于恐怖战役过后才来到这里,他们也不曾背叛精灵一族。实际上,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与隐匿在山中的诺姆族、或许仍处在悲伤中的黑暗精灵保持着友谊,纵使毁灭性的打击使得猜忌在尼霓阿赫山谷中滋长。图尔巩便是其中之一,他是佩烈格之子,印多之孙,[埃雅>]奋格尔的重孙。奋格尔是那支民族的领袖,他听闻集结号后,将所有子民召集起来,从远东相应号召。但图尔巩不常与自己的亲族呆在一起,他更喜欢独居,和语言相通的精灵交朋友。他独自一人游荡在米斯林湖岸,时而在林中狩猎,时而在石间用坚固的木制竖琴即兴弹奏,那琴的弦是用熊筋做的。图尔巩既不是为人类歌唱,亦不是为其他的生灵而歌。虽有许多生灵听得这原始歌声中的力量,从远方前来听他弹奏。[但是?]图尔巩留下了歌谣,转而去往山中的无人之地。

他在那里学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破碎的讯息从远处传来,渴望向他传授更深的知识。然而,他的心从未忘却漫长的湖岸和雾霭中米斯林苍白的湖水,他注定不会永远住在那里。一日,魔法和命运引导他去往一处洞天石壁,一条发源于米斯林的暗河从下流出。图尔巩进入洞穴,发掘它的秘密,却不慎被米斯林的河水冲向岩石的中心,他或许再也无法活着回去了。据那人所说,若不是乌欧牟的指示,诺姆族是无法造出那样深邃而隐蔽的道路的。后来,诺姆人来到图尔巩面前,带他在山内黑暗的通道里行走,直到他重回到光明中。


本文完(同期的创作手稿换了一个主题,见后文(ii))。

“图尔林”肯定是“图奥”的演化(另一个形式的“图尔”出现在《刚多林陷落》的正文中,II.148),“图尔巩”也是如此。可在《失落的传说》中,“图尔巩”确实是刚多林之王的名字。重要角色的名字在各版传说中奇怪的挪用现象,或许有些像《蕾希安之歌》里,凯勒巩成了辛葛的名字,玛格洛尔成了贝伦的名字。

特别有趣的是,对图奥族人起源的描述:他们从东方赶往泪雨的战场,可他们到得太迟。这与后期故事中,战前到来的东来者不可能完全没有联系。在这则故事的家谱里,图奥(或图尔林、图尔巩)是“佩烈格之子,印多之孙,奋格尔的重孙”。在《刚多林的陷落》里,他是“佩烈格之子,印多之孙”(II. 160);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的片段里,他是奋格尔之子,相关笔记还写到,图奥自称奋格尔(III. 145)。他的族人在这则故事中叫做“弹奏竖琴的民族”图恩林,然而在《刚多林的陷落》中(同上),他的族人属于“北方人类之子的天鹅家族”。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开头提到乌欧牟的愿望和设计的地方:他不断试着劝说诺姆派信使去维林诺,他不同于众维拉,希望维林诺的力量能及时抗击米尔冦。但后文未再出现乌欧牟试着提醒诺姆送消息去维林诺;虽然在《维林诺的隐藏》开头有明显提到乌欧牟特立独行,怜悯大地上的诺姆族(I.209),但该处曼威瓦尔妲和乌欧牟都反对维林诺脱离“世界”的命运。

最后,“尼霓阿赫山谷”肯定是泪雨的战场;可参考《吉凡诺的故事》(I.239-40)中的“悲泣山谷”。“尼霓阿赫”之名,此后再未被使用过。虽然,图奥后来是沿着“彩虹裂隙”奇立斯宁霓阿赫来到大海边的。

(ii)

《图尔林和刚多林的流亡者》的手稿(纸张和自己都是相同的,也都放在一起),后续展开十分有趣。因为,此短篇代表了继《吉凡诺的故事》大纲之后,第一次转向日后诺多族来到中洲的故事。潦草的铅笔字辩识起来有些困难。


然后,诺姆族之王盖米尔召集了不高兴的族人,对他们说:“我们终于来到了这片大陆,踏上了这片土地,甚至以精灵的智慧都无法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此后,我们迄今在路途上所遭受的折磨、痛苦和眼泪,将成为歌谣和故事,在所有精灵族中流传下去;乃至伊欧尔的其他孩子们也当记住它。”

诺姆族在大地北方地区的西海岸边,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痛苦得到缓解。有些精灵去往遥远的地方,获得当地的知识;他们想知道米尔冦逃往何方,或维林诺的金银珠宝藏在何处。[删除:然后,盖米尔召集族人,整顿他的三支大军,他的长子国昐统领第一支,他的次子德林带领着第二支,他的三子[欧烈格>]露西恩率领第三支,而盖米尔则是他们的领袖和君王。]那之后,这支民族向东偏南迁徙,国昐和德林的全部力量勇往直前。现在,冰层融化,积雪[变薄?],树木在丘陵上生长,他们内心得到宽慰,再度奏响竖琴,吹响精灵笛。岩石伴着精灵的甜美音乐和无数[脚步声?]共鸣;新生的花朵在军队行过之处绽放,大地为诺姆的到来而欢喜;日月未曾在那地见过比他们闪闪发光的长矛和金色盔甲更美的事物[1]。女人、诺姆侍女和诺姆孩童跟在后面边走边唱,那片土地还未曾听过如此明亮且充满希望的歌声,纵使它悲伤又不详。那歌谣出自[科尔>]图恩山上,彼时双圣树依旧繁茂。

那些赶在前头或游离于诺姆大部队之外的侦查员和少许子民中,没有人比珠宝匠费艾诺和他的七个儿子们更热切,也没有人心中燃着比他们更炽热的火焰[2];但他们什么都还没发现,诺姆来到故事中经常提到的充满魔力的北境,因其林木幽暗、山脉灰浅,诺姆称呼它为暗影之地多尔罗明。彼处有一湖泊静卧,米斯林无垠的湖水映出环山苍白的影像。诺姆在这里又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盖米尔为族人在湖岸和岸边的树林里建造居所。他重新点兵,将军队重新编排为矛兵、弓兵、剑兵,因诺姆尽可能多地从维林诺和玛卡尔的武器库带走武器,以备与米尔冦一战。这三支大军由盖米尔统领,他的儿子们国昐、德林和露西恩(非后期故事里另一位蔷薇花丛中的露西恩)各带领一支;剑兵是国昐的重要战力,德林有更多用长柄……精灵矛的士兵,最让露西恩高兴的是他的弓箭手数量和……——弓自古以来就是精灵族最精通的武器[3]。古时,诺姆族的主色调是金和白,以纪念双圣树,但盖米尔的标志是银底绣金冠,每位将领都有一面美丽的旗帜;那时,国昐的标志是金底银剑,德林的是银底上有一片绿山毛榉叶四周点缀金花,露西恩的是金天鹅展翅于布满银星的蓝天;无论是日光下、雾霭中、月光里,还是在无星的夜晚,仅凭绣在旗帜上诺姆自制珠宝发出的光,费艾诺众子制作的标识和那些旗帜都会熠熠闪耀[原文如此]。

过了一段时间,费艾诺越过一片丘陵,这片丘陵将多尔罗明隔在阿塔诺尔的旷野和秃丘[以北>]之外。与他同行的人不少,还有三个儿子为伴。一天傍晚,他们爬上山顶,看见远处面对[他们?]的峡谷口,有红光摇曳。费艾诺想弄清楚这火焰是什么。于是,在寂静的夜里,他和追随者集结前往该处。破晓前,他们俯视着那处山谷,看到山谷里驻扎着一支人数不少于他们的军队。那些人围坐在一个大柴火堆旁,大部分人还在沉睡,只有一小部分醒着。费艾诺上前,他的声音嘹亮,在漆黑的山谷中回响:“汝为何人?是诺姆还是其他?速速回答,[你们]要知道,费艾诺众子正包围着你们。”

然后在山谷中爆发出巨大的喧闹声,费安纳尔的人们很快就知道,这里没有小矮人,因为他们声音刺耳,哭声不佳,许多箭头朝着那个声音在黑暗中飞来飞去,但是费安纳尔不是在那里更长。他迅速地走了出来,并在山谷的嘴里吸引了大部分民兵,在那里溪流从树丛中发出来。

随后,山谷里爆发出喊叫声,费艾诺追随者很快意识到那绝不是精灵族人,因他们的嗓音刺耳且叫喊声难听,外加许多箭矢刺破黑暗射向那个声源,但那时费艾诺早已离开,并且把他的大部分族人带到山谷口,那里有一条自树丛中流出[4]


正文在新一页的顶部戛然而止,显然没有后续。

诺多王室仍未出现,但我们有了一位诺姆王盖米尔,还有他的三个儿子国昐、德林和露西恩(最后一位原先叫欧烈格),带领他的三支军队。无线索表明,费艾诺和他的儿子与这些人有任何亲缘关系。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的片段里(见 III. 146-7),“芬国昐”取代芬威·诺烈米的位置,作为图尔巩伊丝芬的父亲首次出现出现,但他并不是芬威的儿子,更不是“盖米尔”的儿子。我对此的看法是,这里作为国昐或芬国昐父亲的盖米尔,也是相关诗歌和晚期故事里,身为芬国昐父亲的芬威;“盖米尔”一名或许又与“芬-国玛”有着确切的联系。在《吉凡诺的故事》中,“芬-国玛”是芬威·诺烈米的另一个名字(I. 238-9,另见I. 263,“诺烈米”一栏)。要记住的是,在初代传奇故事中,芬威·诺烈米不是费艾诺的父亲,他也没有在维林诺米尔冦杀害,而是来到了大地。——上文中,盖米尔的另两个儿子,德林和露西恩,其他地方也未再提到过。

很明显,此处的“国昐”是芬国昐这一角色的首次出现,先于《刚多林陷落之歌》被废弃的开头。换句话说,最早的大纲中,隐含着费艾诺之死的故事(I. 238-9)已经不见了,虽然上文结束得太过突然,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父亲已续写了一点。我们已经知道,费艾诺死在了一场与奥克的战役中,而他们正是被费艾诺和他的同行者惊动的、在峡谷里扎营的奥克。或许,我们也当能由此解释《刚多林陷落之歌》中令人困惑的两行:

格拉姆惑斯[5]的弯刀夺去了
芬国昐的生命,当芬国昐独自站在费艾诺身边时。

无论如何,大部队分裂和费艾诺背叛的故事,还要很久才会出现。

米斯林(阿斯巩)的扎营已在早期的大纲中出现,但大纲后续部分提到(I. 239),诺姆族在那时首次设计了兵器。然而上文则说,他们早已有了大量武器储备,“来自维林诺和玛卡尔的武器库”。上文中,首次出现了花朵在诺姆军队行过之处绽放的描述。

为纪念双圣树,盖米尔的儿子在军队中使用的特殊纹章全由金银二色组成——(很奇怪)旗帜是由费艾诺众子缝制的。在《神话概要》中,芬国昐的旗帜保留了这一设定,是银蓝相间的(p. 24)。

伊欧尔这个名字,出现在正文开头,以描述“在伊欧尔的其他孩子中”(与精灵族相对)。因此,这名字似乎就是指伊露维塔。不过在别处,它又是完全不同的指代:早期的诺姆词典,它等同于肯雅的“伊瓦瑞”,一位“著名的‘大海的吹笛者’”。

(iii)

第三段也是最后一段,写在一张单独的纸条上。它包含着从《失落的传说》到《神话概要》时期,“诺多族的出奔”演化过程中最为奇特的一段。


双圣树伫立在黑暗中。平原上一片混乱。诺姆族点亮了火把,在图恩或者克尔集结;费艾诺哀悼他的父亲布茹伊希微尔(费烈巩)[改为(费烈欧尔)],号召诺姆族启程,去寻找米尔冦和他们的宝藏——他渴望夺回精灵宝钻——但芬威格和芬国昐出言反对他。诺姆大声抗议,准备离开。梭洛辛佩拒绝:因埃斯隆(丁林特)明智的话。弄潮者[海滩?]。费艾诺的威胁,进军库·南·艾赫。拱形地,灯火通明的码头,他们抢夺船只。吉凡诺看见他那艘巨大的装饰着天鹅羽毛、有着红色船桨的船摇晃着[离港?]&他和他的儿子冲向拱形地,威吓诺多。在拱形地的战斗&在吉凡诺的(诅咒?)前,诺姆把他扔进浪涛。诺姆抵达范格洛斯&懊悔——烧了船。


这里布茹伊希微尔(外加费烈巩>费烈欧尔)依然是费艾诺的父亲,就像《失落的传说》里那样;但芬国昐和芬威格已经出现,并出言反对费艾诺(但并不清楚芬威格是芬国昐的父亲(芬威),还是芬国昐儿子(后来的芬巩)(见 III. 137-8、146)。从未在“精灵宝钻”后续演化中涉及的细节描写,在这里出现了唯一的一次。“埃斯隆(丁林特)明智的话”究竟说了什么,以及“费艾诺的威胁,进军库·南·艾赫”一事的背景,如今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范格洛斯”一名又在别处出现了一次。在《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第31页的631行内容是《胡林的子女》(早先是范盖尔),提到一首或几首歌,歌词如下

在范格洛斯的战斗, 并且费艾诺众子的
誓言牢不可破

(这场战斗和誓言之间无需有什么联系)。但无论在范格洛斯发生了什么,也已无从考证了;此后,也没有别处暗示过,烧船一行使他们懊悔。在《失落的传说》中(I. 168),诺姆在跨越冰峡时,“放弃了他们偷得的船只”;梭隆图尔向报告曼威此事(I. 177),“一大队空了的白船在劲风中飘动,其中一些着了大火”;曼威“从而知道诺多利在那里永远地离开了维林诺,烧了或抛弃了他们的船只”。

最后,吉凡诺作为一位澳阔泷迪的精灵出现在故事中。他是被诺姆族掷入大海的其中一位,虽然并没有提到他是否淹死了。但塔夫洛贝尔的吉凡诺是一位诺姆(I. 174-5);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位吉凡诺是不同的。在那种情况下,最有可能的是,塔夫洛贝尔的那个精灵已经换了名字;不过,我觉得,他没有就此消失。[6]

译名表

A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Artanor Artanor 阿塔诺尔 “大地之外”(“The Land Beyond”),早期传说中多瑞亚斯的名字。有大片的荒原和无植被覆盖的丘陵,第二篇故事中,费艾诺带领他的三个儿子和部分族人,离开多尔罗明后,进入了这片土地。
Asgon Asgon 阿斯巩 米斯林的早期名字。直至《刚多林的陷落》的修订稿中,才被米斯林所替代。并非日后帮助图林在杀死布洛达后逃走的多尔罗明人类阿斯巩

B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Bronweg Bronweg 布隆威格 沃隆威的早期名字。伊尔芬幽之子。他是第一篇故事的讲述者。
Bruithwir Bruithwir 布茹伊希微尔 是《失落的传说之书》中费艾诺的父亲。另有费烈巩(Felegrom)、费烈欧尔(Feleor)两个名字。

C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Côr Cor 克尔 见此译名表Kôr。
Cú nan Eilch Cu nan Eilch 库·南·艾赫 在第三篇中,提到费艾诺的威胁,向此地进军。再无其他记载。

D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Delin Delin 德林 在第二篇故事中,他是诺姆王次子。他的部队里有大量长矛手。他的旗帜是银底上绣以一片绿山毛榉叶和金色的繁华。关于此人,再无其他记载。
Dimlint Dimlint 丁林特 梭洛辛佩族。在第三篇故事中,梭洛辛佩因听了他明智的话,而在海滩边拒绝了诺姆族。另有埃斯隆(Ethlon)这个名字。关于此人,再无其他记载。

E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Ethlon Ethlon 埃斯隆 见此译名表Dimlint。

F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Fangair Fangair 范盖尔 Fangros的早期名字。见此译名表Fangros。
Fangros Fangros 范格洛斯 地名。在第三篇中,诺姆到达此地后,为自己的烧船行为懊悔。在《贝烈瑞安德的歌谣》中,指代《胡林的子女》的部分有歌谣唱到,费艾诺众子在此地的战斗,发下不可破的誓言。早期被称为范盖尔(Fangair)。关于此地,再无其他记载。
Fëanor Feanor 费艾诺 珠宝匠费艾诺。非诺姆王族,有七个儿子。他的儿子们为诺姆王室制作徽章、缝制战旗。费艾诺带领一部分人和他的三个儿子离开多尔罗明来到阿塔诺尔,暂未战死。
Felegrom Felegrom 费烈巩 费艾诺父亲的早期名字之一。见此译名表布茹伊希微尔(Bruithwir)。
Feleor Feleor 费烈欧尔 费艾诺父亲的早期名字之一。见此译名表布茹伊希微尔(Bruithwir)。
Fin-golma Fin-golma 芬-国玛 《吉凡诺的故事》中,芬国昐之父芬威的另一个名字。见此译名表盖米尔(Gelmir)。
Finweg Finweg 芬威格 是芬国昐之子芬巩的早期名字,但第三篇中,也可能指芬国昐之父芬威。

G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Gelmir Gelmir 盖米尔 第二篇故事中的诺多之王,率领全族人离开维林诺来到中洲。他有三个儿子国昐、德林和露西恩。象征徽章是银底金冠。在《吉凡诺的故事》中,又名芬-国玛。
Gilfanon Gilfanon 吉凡诺 在第三篇故事中,他梭洛辛佩族。当看见自己的船被诺姆开走时,他和他的儿子前去阻拦,在拱形地爆发了争斗。他被诺姆扔进海里,生死未卜。而塔夫洛贝尔的吉凡诺则是个诺姆。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之一》中,讲述了《吉凡诺的故事》。
Gnomes Gnomes 诺姆族 “智慧的”,诺多族的早期名字。
Gods Gods 诸神 即后期故事中的维拉,三篇故事中还未出现Valar这个词。
Golfin Golfin 国昐 即日后故事中的芬国昐。在第二篇故事中,他是诺姆的王长子,率领剑盾兵,旗帜是金底银剑。

I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Ilfiniol Ilfiniol 伊尔芬幽 阿兰威的早期名字。波隆威格之父。
Ior Ior 伊欧尔 伊露维塔。但在早期的诺姆词典中,它等同于伊瓦瑞,意为“最著名的‘大海的吹笛者’”。
Isfin Isfin 伊丝芬 阿瑞蒂尔的早期名字。
Ivárë Ivare 伊瓦瑞 “最著名的‘大海的吹笛者’”。

K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Kôr Kor 科尔 提力安早期名字。是光明精灵居住地。图娜山和提力安城也一度共有科尔这个名字。亦写作克尔(Côr)。

L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Lúthien Luthien 露西恩 原为欧烈格。在第二篇故事中,他是诺姆的王三子,率领弓兵。象征徽章是天蓝底上有一展翅的金天鹅。关于此人,再无其他记载。

M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Makar Makar 玛卡尔 诺姆出奔时,从他的武器库带走了大量兵器。
Melko Melko 米尔冦 米尔寇早期名字。

N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Niniach, Vale of Niniach, Vale of 尼霓阿赫山谷 在第二篇故事中,它是泪雨的战场,可参考《吉凡诺的故事》中的“悲泣山谷”(Vale of Weeping Waters)。与日后图奥所经过的“彩虹裂隙”奇立斯宁霓阿赫可能有些关联,但“尼霓阿赫山谷”这个词,再无其他记载。
Nólemë Noleme 诺烈米 芬威早期的名字,在第二篇中,他是国昐、德林、露西恩之父。

O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Oleg Oleg 欧烈格 见此译名表Lúthien。
Outer Earth Outer Earth 域外之地 即中洲。同Outer Lands。

P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Palúrien Palurien 帕鲁瑞恩 雅凡娜的早期名字。

S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Solosimpi Solosimpi 梭洛辛佩 泰勒瑞的早期形式。
Sorontur Sorontur 梭隆图尔 梭隆多的早期名字。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中,梭隆多向曼威报告“诺多在跨越冰峡前,放弃了他们偷得的船只”一事。

T

原名 去字符 译名 说明 备注
Tavrobel Tavrobel 塔夫洛贝尔 托尔埃瑞西亚的一个村庄,诺姆族的吉凡诺住在那里。
Tûn Tun 图恩 图娜山的早期名字。光明精灵居住地。
Tunglin Tunglin 图恩林 “弹奏竖琴的民族”。居住于黯影之地的森林和原野,喜爱自然之音,但对大海一无所知。
Tûr Tur 图尔 图奥。《刚多林的陷落》中,Tuor的另一个形式。见此译名表图尔巩(Turgon)。
Turgon Turgon 图尔巩 日后故事中的图奥。在《刚多林的陷落》中,图尔巩想要同精灵们建立友谊,他是佩烈格之子、印多之孙、奋格尔的重孙;奋格尔是一位领袖,属于图尔林,即“弹奏竖琴的民族”。在第一篇故事中,这个名字前三次都被写作“图尔林”,后来用了“图尔巩”。在《刚多林陷落之歌》的片段里,他是奋格尔之子,在相关笔记中,他自称奋格尔。在《刚多林的陷落》里,他是佩烈格之子,印多之孙,属于“北方人类之子的天鹅家族”。
Turlin Turlin 图尔林 日后故事中的图奥。见此译名表图尔巩(Turgon)。

引用与注释

  1. 感谢多谷的译文
  2. 感谢歌者的译文
  3. 感谢多谷的译文
  4. 感谢歌者的译文
  5. 感谢歌者纠正
  6.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ume IV-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I. Prose Fragments Following the Lost Tales
avatar
感觉放寒假前都没有时间写维基了,大哭QAQ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的更多文章

死亡沼泽的沉尸
  0     2
《诺多史》附录
  5     1
最早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
  5     5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弄完了,吐血_(:зゝ∠)_😂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