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 Montanini - Men of Northern Rhovanion.jpg
北方人类
Northmen
分类 人类
居住地 洛汗王国
罗瓦尼安王国
安都因河谷
黑森林
长湖镇
河谷城
语言 西部语
洛希尔语
河谷语
身高 高大,但逊于杜内丹人
肤色 白色
发色 金黄色
阵营索隆为敌
寿命 大约八十岁左右
成员 洛希尔人
伊奥希奥德人
长湖人
林中居民
河谷邦一族
贝奥恩一族
配图:中洲集换卡牌游戏插图

北方人类Northmen),是对定居在中洲北部的一系列具有相似特征的人类民族的统称。他们大多和哈多家族有着血缘关系,但在第一纪元的西迁过程中半途而废,没有像同胞一样抵达贝烈瑞安德,因此在智慧和寿命方面均显逊色。第三纪元,北方人类在罗瓦尼安地区建立了许多强盛的国家和城镇,其中以洛汗王国河谷邦最为著名。

外貌与特征

北方人类的外貌和哈多一族伊甸人近似,大多数人身材强壮高大(但比杜内丹人矮一些,后者的平均身高接近两米),发色金黄,容貌英俊,肤色白皙,瞳色呈浅色。他们生性英勇无畏,待人接物慷慨而真诚,跟矮人杜内丹人霍比特人都曾结下友谊;但有时,他们也会显得骄傲固执,过分冲动。总体而言,北方人类是黑暗魔君索隆的敌人,尤其仇恨奥克,然而在金钱和权力的诱惑下,仍有可能被邪恶所利用。他们的特长在于驯养和骑乘马匹,许多人是优秀的骑兵和弓箭手,在工艺和建筑方面则比较落后。北方人类有自己的多种语言,不过没有发明文字,文学创作仅止于口口相传的歌谣。在文明更加发达的杜内丹人眼中,北方人类属于中等人类,依然保持着未受教化的远古先民的蓬勃朝气。

历史

第一纪元

北方人类是远古年代中反抗魔苟斯暴政的人类的后裔,为了躲避魔影,这些来自不同民族的反叛者离开人类的苏醒之地希尔多瑞恩,不断向西流亡。当西迁诸族抵达大绿林东部时,其中一支人丁兴旺、擅长畜牧的民族产生了分裂,它的大部分成员从南面或者北面绕过大绿林之后,选择在水草丰美的安都因河谷定居,这些人就是北方人类的先祖,他们很快占领了罗瓦尼安的广阔土地;而剩下的一部分成员坚持迁移,最终抵达了贝烈瑞安德,并在那里以哈多家族的名称为人所知。因此,北方人类是哈多家族的亲族,他们在许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1]

第一纪元后期,北方人类开始和墨瑞亚长须矮人部族进行交流,人类渴望向睿智的矮人学习知识,而矮人中意于人类的畜牧和农耕技术。于是,罗瓦尼安地区逐渐诞生了一种互惠互利的独特经济形式:北方人类帮助矮人耕作,为他们提供粮食,矮人替人类修建房屋和道路,打造优质的手工制品。这种经济体系尤其使矮人获益,这既是因为他们换取得来的商品,其价值常常高于他们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也是因为他们藉此摆脱了农业生产之苦,有闲潜心研究工艺。[1]

第二纪元

第二纪元伊始,失去魔苟斯领导的奥克大军涌向东方,他们虽然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毕竟数量庞大、装备精良,墨瑞亚矮人在和他们的战争中屡次落败,而缺乏武器和防御工事的北方人类损失更加惨重。为此,双方决定结成军事联盟,各施所能:矮人为北方人类提供武器,巩固城防,北方人类则利用自己擅长马术的优势,训练斥候和弓骑兵,防范奥克入侵于未然。正是在这一时期,出于沟通合作的需要,长须矮人开始学习北方人类的语言,并发展出用人类语言取化名的传统(矮人拒绝对外族透露自己的矮人语真名)。[1]

一千多年的岁月里,北方人类与矮人的联盟行之有效,自行其是的小股奥克无法和他们相抗衡。然而,当中洲的邪恶力量再度聚集于魔君索隆麾下时,实力对比改变了。第二纪元1695年,索隆悍然入侵埃利阿多精灵与索隆之战爆发,埃瑞吉安陷落,墨瑞亚遭到数百年围困,矮人在迷雾山脉罗瓦尼安的其他据点纷纷落入奥克掌控。与此同时,被索隆操纵的东方野蛮部落大举进攻罗瓦尼安,肆意劫掠。战火席卷过后,两族的联盟不复存在,北方人类人丁寥落,他们不得不放弃安都因河谷的古老家园,藏身于森林和山洞中;罗瓦尼安的辽阔土地一直被索隆统治,直到精灵与人类的最后联盟第二纪元末期将其解放。[1]

第三纪元

第二纪元终末的最后联盟大战推翻了索隆政权,刚铎王国的威势随后带来了漫长的和平时期,北方人类的人数和实力在这段时期内重新增加了。刚铎诸王对他们友好相待(部分是因为北方人类身为哈多家族的同胞,和杜内丹人血缘关系很近),赐予他们安都因河东岸大量刚铎难以实际控制的领土,以期他们协助抵御东夷入侵。在这片新的家园上,北方人类建立了一系列诸侯小国,其中最强大的国家是维杜加维亚统治的、位于大绿林奔流河之间的罗瓦尼安王国。不过,北方人类的王侯并不总是忠诚于刚铎,其中一些利欲熏心者会跟东夷暗中联合,刚铎对此深感忧虑。[2]

刚铎第十九代国王罗门达奇尔二世致力于解决北方人类不忠的问题,他将许多北方人类整编到刚铎军队中,同时格外重视改善和维杜加维亚之间的关系。为此,他派遣王子维拉卡出使北方,与维杜加维亚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以让维拉卡熟悉北方人类的风俗和政策,不料维拉卡却擅自娶了维杜加维亚之女维杜玛维为妻,此举在重视血统的刚铎贵族看来难以容忍。当两人生下的混血儿埃尔达卡登基时,爆发了史称亲族争斗的刚铎内战(第三纪元1432年),贵族叛军意图将血统纯正的舰队统帅卡斯塔米尔推上王位。战火持续了十五年,埃尔达卡凭借北方人类的援助才取得最终的胜利;作为回报,大批北方人类在战后获准迁入刚铎,还有不少北方人类获赐封地和军衔。[2][3]

此后的数百年中,北方人类的罗瓦尼安王国实际上是逐渐衰弱的刚铎的一道屏障,保护其北部和东部边境不受侵略,虽然直到这道屏障被毁,刚铎诸王才意识到它的重要性。罗瓦尼安王国的毁灭始于第三纪元1635年大瘟疫,这场灾难袭来时正值冬季,北方人类和马匹都躲在拥挤的小屋和马厩中避寒,瘟疫因而变得尤为致命;此外,医疗技术落后的北方人类也缺乏抵御疫病的有效办法。大瘟疫结束后,罗瓦尼安王国超过半数的人口和马匹死于非命,北方人类很久都未能恢复元气。[4]

第三纪元1851年,当东夷战车民对刚铎发起绵延将近一百年的侵略时,靠近鲁恩罗瓦尼安王国首当其冲。战争打响四年后,刚铎国王纳马奇尔二世率领大军北上,尽力援助北方人类的残部,但他在平原之战中惨败,自己也战死沙场,刚铎被迫放弃了安都因河东岸除伊希利恩之外的所有领土,而强盛一时的罗瓦尼安王国从此不复存在。王国中有幸并未沦为奴隶的臣民,少数依然生活在奔流河流域,有些逃往刚铎避难,剩下的北方人类都被维杜加维亚的后裔马尔赫威尼集结起来,他们从黑森林安都因河之间北上,定居在安都因河谷中:北方人类的这一支余部被称作伊奥希奥德人[4]

作为北方人类最主要的孑遗,伊奥希奥德人此后数次携手刚铎抵抗战车民第三纪元1899年,伊奥希奥德人首领马尔赫威尼率领一支关键性的援军,帮助刚铎国王卡利梅赫塔取得了达戈拉德之战的胜利。他同时还在战车民的后方策划了北方人类的奴隶起义,尽管未能成功。当战车民从达戈拉德之战的惨败中恢复时,马尔赫威尼之子佛特赫威尼首先向刚铎国王昂多赫尔送去警讯,报告了战车民的再度崛起。第三纪元1944年魔栏农之祸中,有一支伊奥希奥德人军队随同昂多赫尔王出征;他们可能也参加了营地之战,这场决定性的战役为战车民的漫长入侵画上了句点。但是,虽然刚铎和北方人类的联盟赢得了战争,罗瓦尼安王国却再也没有重建。[4][2]

第三纪元1977年,北方地区的邪恶政权安格玛王国西方大军(其中包括一部分北方人类骑兵)推翻,伊奥希奥德人由此获得了更大的生存空间,他们离开日趋拥挤的安都因河谷中游,向北迁移到安都因河源头处,不过仍然保持着和刚铎的使者来往。第三纪元2510年,刚铎再一次遭到东方蛮族巴尔寇斯人的进攻,刚铎宰相奇瑞安情急之下派遣使者向遥远的伊奥希奥德人求援。得知消息后,伊奥希奥德人首领埃奥尔立刻全军集结、南下援助,他们恰好在凯勒布兰特原野之战最危急的关头赶到,拯救了几乎灭国的刚铎。为表酬谢,奇瑞安把刚铎北部的卡伦纳松赠送给埃奥尔一族,藉此换取了他们跟刚铎的同盟誓言。伊奥希奥德人随后在卡伦纳松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即洛汗王国埃奥尔是洛汗的开国之王。[4][5]

第三纪元2590年,被冷龙赶出灰色山脉的长须矮人之王瑟罗尔在孤山埃瑞博重建了古老的山下王国。他们很快在山脉里找到了大量财宝,变得富甲天下,声名远播。因此,生活在奔流河流域的北方人类慕名北上,在埃瑞博山脚的谷地兴建了一座叫做河谷城的城市,长湖上的长湖镇可能也建立于这一时期。埃瑞博的矮人不仅开凿矿产,而且出售各种武器和工艺品,河谷城从繁荣的贸易活动中获取了巨额利润,那里的玩具市场被誉为北方的一大奇观。然而,关于山下王国财富的传闻,最后传到了恶龙斯毛格的耳中。这只当时最大的恶龙突然袭击埃瑞博山,杀死了山中的全部矮人,从此盘踞在用财宝堆成的金床上,时不时冲进河谷城掠食人类,直到城市化为一片废墟,但河谷城末代领主吉瑞安的妻儿设法逃到了长湖镇。[6][7]

第三纪元2941年瑟罗尔之孙梭林二世组织的一场孤注一掷的冒险,出乎意料地导致了山下王国和河谷城的复兴,戴因二世成为山下之王,吉瑞安的后裔巴德成为河谷邦之王,北方人类和矮人的联盟情谊在双方之间得以再现。魔戒大战期间,洛汗王国河谷邦第一次艾森河渡口之战第二次艾森河渡口之战佩兰诺平野之战魔栏农之战河谷之战等战役中浴血奋战;大战结束后,刚铎与阿尔诺联合王国国王埃莱萨重申和洛汗的军事同盟,并将河谷邦纳入王国的保护范围中,北方人类在第四纪元中仍然是抵抗黑暗阵营的重要力量。[8][9]

语言

托尔金并未给书中的北方人类专门设计一种语言,而是用现实中的日耳曼民族各语言,作为北方人类语言的翻译,现实中语言的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虚构语言之间的关系。罗瓦尼安王国的语言用哥特语加以代表,这是已知最古老的日耳曼语言之一。罗瓦尼安王国的遗民伊奥希奥德人,其语言具有哥特语到古英语之间的过渡特征,而伊奥希奥德人的后裔洛汗人使用古英语。河谷邦一族生活在中洲遥远的北方,他们的语言用北欧的古斯堪的纳维亚语加以表示。霍比特人一度定居在安都因河谷,他们语言中保留的古老词汇可以看出北方人类语言的影响;而矮人的化名全部取自北方人类的语言(虽然是这种语言在第二纪元时的陈旧形式),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和北方人类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来源与注释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