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词条叙述的对象出现于托尔金的作品中,但它并没有被给予确定的名称。
本维基为方便查阅,酌情暂定该词条的名称。

我们要像一条船都不曾从西方航行来此地时,那些野蛮人的王一样火葬。
前努门诺尔人
Pre-Númenóreans
分类 人类
居住地 中洲的广大地区(包括埃奈德地区明希瑞亚斯阿加黑蛮地布理地区埃林沃恩等地)
语言 前努门诺尔语
成员 斜眼南方人弗雷卡伍尔夫塔尔-埃尔玛哈扎德布尔达麦曼·黄油菊

前努门诺尔人Pre-Númenóreans)是中洲人类原住民,与继承努门诺尔遗产的杜内丹人相对。这些原住人类是第二批向西迁徙的伊甸人的后裔。他们那些抵达了贝烈瑞安德的亲族后来被称作哈拉丁人,而他们中的许多部族定居在了埃奈德地区明希瑞亚斯等地。这些区域于第二纪元被努门诺尔人殖民。

在历史上,前努门诺尔人经常被大敌欺骗,帮助大敌攻击中洲的自由种族

按照杜内丹人的看法,前努门诺尔人与他们和北方人类之间都毫无亲缘可言,但实际上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历史

第一纪元

最初,人类自希尔多瑞恩向西迁徙。在白色山脉附近,这些人类中的第二批移民加入了德鲁伊甸人的部族并与他们一同生活了一段时间。而当人类再次被大敌的邪恶逼迫,大部分不得不离开白色山脉一带继续向西流浪时,一部分德鲁伊甸人也随着他们向西方行进[2],越过了卡伦纳松豁口

但是,他们中有一些人在西迁途中未能穿越覆盖明希瑞亚斯与埃奈德地区西部的密林,只得滞留在后方。这部分人类就是后世前努门诺尔人的先祖。他们最终在蓝色山脉以南的沿海区域,特别是在明希瑞亚斯定居下来[3]。在第一纪元的最后,这些人类已分布极广。北至巴兰都因河灰水河之间的广阔土地,南至乌姆巴尔,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第二纪元

愤怒之战中,贝烈瑞安德覆毁,邪恶人类纷纷从安格班逃往其他地区避难。居住在白色山脉中,发展水平较为落后的前努门诺尔人缺乏统一的领导,很早就已分散为森林中的小部落各自生活,因此面对入侵者时手无缚鸡之力,只得束手就擒。由于他们拒绝加入反抗维拉的军队[3],他们最终遭到了邪恶人类的恐吓与征服[4]。在这黑暗的岁月里,那些被侵略的白色山脉原住民不得不迁居至迷雾山脉南部的河谷中,并随即进入旷野中继续游荡。其中一些人最终到达了古冢岗,他们成为了日后布理人的祖先[5]

当努门诺尔人返回中洲时,他们并没有辨识出明希瑞亚斯的森林人类和伊甸人之间的亲缘。由于森林人类的语言与阿督耐克语之间并无多少关联[3],努门诺尔人甚至将这些林中人类和黑暗人类混为一谈。

早在第二纪元,在后世将成为刚铎国土的内陆地区就已存在远离海岸的前努门诺尔人社群。除了阿加和一个原始的小渔港外,贝尔法拉斯湾的海岸上很可能没有其他的人类聚居地[6]——部分埃尔达定居在埃蒂尔泷德并自那里西渡,许多人类出于对他们的恐惧逃进了白色山脉深处,躲藏在山脉两侧的谷地里[3]

努门诺尔国王阿勒达瑞安的时代之后,其继任者继续推进他的殖民建设工作,这最终导致他们与前努门诺尔人之间爆发了持续的武装冲突[7],直到他们尽可能伏击并歼灭了这些原住民。自此,两支民族成了宿敌。努门诺尔殖民者在征服和建设时从不考虑合理安排农业或补植树木。同时,他们的造船产业也严重破坏了河流沿岸与海岸线的生态。努门诺尔人在格瓦斯罗河南北的森林中开辟了无数道路,他们不断地向明希瑞亚斯埃奈德地区推进并摧毁阻碍他们征服大业的一切。同时,殖民者们在内陆地区建设了据点,他们的势力范围直抵埃瑞吉安的南部边界格蓝都因河,甚至越过了前努门诺尔人与所谓的“敌对民族”居住的范围。这些人类是先前被驱逐和残杀的白色山脉原住民的残余[5]。最终,面对努门诺尔殖民者的暴虐与残忍,原住民们屈服了。他们克服了对精灵的恐惧,从明希瑞亚斯向北逃亡至位于巴兰都因河河口南部的埃林沃恩大岬角一带,在附近的森林里避难。许多埃奈德地区的人类也逃往了黑蛮地,并躲藏在山中。

在第二纪元刚刚进入第二个千年之时,大敌索隆继续向西部地区施压,并离开了他在鲁恩的据点,迁至魔多。在那里,他受到了原住民的欢迎。他利用了这些原住民对努门诺尔人的憎恨,将他们征募进了自己的军队,作为突击队的间谍与向导。前努门诺尔人与索隆的合作对努门诺尔的殖民事业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许多殖民据点遭到了劫掠和烧毁。

努门诺尔国王塔尔-米那斯提尔派遣了一支强大的舰队驰援中洲,抗击索隆。在激战之后,魔多的军队在后方被击溃了,虽然这为西部地区带来了长久的安定与和平,但代价也很惨重——埃利阿多地区几乎满目疮痍。在大战中得以幸存的前努门诺尔人显然在战后再次渡过了格蓝都因河南下,回到相较横遭战火洗劫的埃利阿多而言更为安全的黑蛮地。

在南方,努门诺尔人发现了一个绝佳的天然港湾,并沿用了当地前努门诺尔人为其起的名字——乌姆巴尔忠贞派港口城市佩拉基尔的殖民队伍也于第二纪元2350年黑蛮祠附近发现了前努门诺尔人的社群并实现了与那些被称为山中之民的前努门诺尔人的直接接触[3][8],双方虽没有爆发激烈的冲突,却也没有建立友谊。而这些山中人类在索隆逃离魔多,吉尔-加拉德实力愈发强大之后也终于反悔了,逐渐离开了索隆邪恶的控制[9],但他们对这位旧主的恐惧与服从从未消退。

努门诺尔沦亡后,忠贞派埃兰迪尔及其追随者在中洲建立了流亡王国——阿尔诺刚铎。许多前努门诺尔人在这时选择了离开索隆的控制,接受流亡王国的统治。但是,虽然名义上前努门诺尔人成为了流亡政权的臣民,他们仍然对与努门诺尔相关的一切怀恨在心,态度也很不友好。同时,他们也从未学会区分忠王派与忠贞派。另外,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没有忘记索隆得势的那些日子[9]。即便如此,前努门诺尔人仍然向新兴势力臣服了。最早向刚铎效忠的正是由山中之王率领的山中之民。

不幸的是,现实最终证明,山中之民并不是刚铎可靠的盟友。当索隆再次向中洲的自由人民开战时,伊熙尔杜召集山中之民为刚铎而战,反抗索隆。但他们却出于对索隆的恐惧而不愿履行誓言。于是伊熙尔杜愤怒地咒诅了他们:

汝将成末代之王……汝等永远不得安息,直到履行誓言之日。

诅咒应验了,这些背誓者逃入了山中,并躲藏了起来。往后的岁月里,他们逐渐衰微,死后也无法安宁,而是成为亡灵,在生前居住的土地上游荡,长久不得解脱,直到预言中的那一天来临。

第三纪元

埃利阿多的原住人类从第二纪元末期开始逐渐被阿尔诺文明同化了[5],这增加了流亡王国的人口。但是,北方王国因最后联盟大战而衰弱,人口折损惨重。在第三代国王维蓝迪尔的时代,原住人类与努门诺尔遗民的数量已经极大程度地削减了,甚至不足以统治王国全境。也正是因为人烟稀少,埃兰迪尔建国之初亲自设立的疆域中有很大一部分遭到了废弃,包括曾经的都城安努米那斯。最终,在第十代国王埃雅仁都尔去世后,阿尔诺分裂成了三个小国——阿塞丹卡多蓝鲁道尔[9]。当霍比特人迁徙至阿尔诺时,努门诺尔人及其盟友的数量有所回升,然而敌人也为数不少——虽然在阿塞丹,王权得以存续,努门诺尔的影响也并未消退;但在鲁道尔,山区人篡夺了王位,杜内丹人也逐渐衰微,直到被完全清剿。最终,安格玛王国建立了,其由巫王统治,居民多为巫王麾下的前努门诺尔人[11],他们因受邪恶势力影响而被称为黑暗人类

在南方王国刚铎,前努门诺尔人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同化了。秉持着扩张主义政策,四位船王不断地发起对外战争,征服前努门诺尔人,扩大了刚铎的领土与势力范围。在之后的世代里,前努门诺尔人的血脉与杜内丹人不断地融合。有说法称这种融合使杜内丹人的力量与智慧衰微了[9]

山区人自巫王处学习了妖术[12],自第三纪元十四世纪开始,他们在埃利阿多的山峦间修建起黑暗的堡垒[13]并不断侵扰杜内丹人。正如上文曾提到的,鲁道尔的王位最终被一位与安格玛结盟的山区人首领据为己有。很快,鲁道尔全境沦陷,被忠于安格玛的邪恶人类占领。残存的杜内丹人不是被杀死,就是被迫向西逃亡[11]。然而,绵延几个世纪的安格玛战争极大地消耗了参战双方的人口,卡多蓝王国也因此而荒废[13],很可能一直无人定居,直到重联王国建立。鲁道尔的人类也损失惨重,从此只有邪恶生物栖居在那片土地上。大瘟疫的爆发也对埃利阿多造成了可怕的破坏,杀死了众多人口,进一步加深了土地的荒废程度。在瘟疫肆虐之后,除埃林沃恩仍有猎人活动之外,明希瑞亚斯的其他地区都已荒无人烟。

随着刚铎向东方和南方的不断扩张,黑蛮地人却因居住在远离王国人口中心的偏远地区而得以免受努门诺尔文化的影响。实际上,除重要的交通节点沙巴德以外[3],荒凉的埃奈德地区鲜有杜内丹人涉足,更无其他定居点[14]。黑蛮地人虽名义上是刚铎的臣属,却不受其影响,保持着独立。他们敌视杜内丹人,固守着自己的语言和习俗。然而,黑蛮地人对奥克以及那些与奥克同流合污的邪恶人类也怀有敌意[15]。当斯图尔族霍比特人黑蛮地居留期间,他们曾一度使用一种与当地语言相似的语言。同时,与黑蛮地人的交流也使得斯图尔族自己原本的语言被略微改变了,混入了一些黑蛮地人的单词,并最终形成了一种与黑蛮地语高度关联的方言[5]

黑蛮地人离群而居、行事隐秘、人口较少、同时也几乎不和其他人类民族来往。因此他们在大瘟疫中得以幸存,受灾程度也比其他民族要轻[5]。瘟疫之后,他们仍然居住在迷雾山脉的山麓之间。在刚铎末代国王埃雅努尔失踪,诸王血脉断绝之后,黑蛮地人不再向刚铎臣服。而在警戒和平期间,黑蛮地人不断越过艾森河、毫无阻碍地迁入卡伦纳松并定居下来[14]。就这样,卡伦纳松的居民中混有黑蛮地人血统的越来越多,该地的各处堡垒也渐次落入黑蛮地人之手,刚铎实际上已经没有足够的能力和人口来统治卡伦纳松。

第三纪元2510年 ,当刚铎面对巴尔寇斯人的大举侵略、几乎亡国时,“年少的”埃奥尔带领伊奥希奥德人自北而来,拯救了刚铎王国。因此,时任刚铎宰相奇瑞安将整片卡伦纳松都赠送给了伊奥希奥德人,允许他们称王自治。卡伦纳松,也就是后来的洛汗,从此成为了伊奥希奥德人(后来被称为洛希尔人)的领地。在洛汗第二代国王布雷戈和第三代国王阿尔多的统治时期,原本盘踞在卡伦纳松的黑蛮地人被全部逐出国境,艾森河沿岸再度被军队驻守。因此,黑蛮地人憎恨洛希尔人抢走了他们的土地,称呼他们是“北方来的强盗”。从此,黑蛮地人与洛汗结下了深重的仇怨,与其争斗不休。刚铎的宰相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遭来了黑蛮地人的仇恨。此后,每当洛希尔人衰弱之时,这些自认被外敌夺去土地的黑蛮地人就会悍然入侵洛汗[14]

在阿尔多逝世以后,洛汗的边境重地艾森加德遭到了忽视,其控制权落进了视黑蛮地人为友的外族人手里。藉此,黑蛮地人重又开始渗透进入洛汗境内。后来,艾森加德甚至完全被黑蛮地人所占领。因为艾森加德的纵容,许多黑蛮地人得以在洛汗的西伏尔德地区安家落户。他们很快就对洛汗公然表现出敌意并开始四处劫掠[14]第三纪元2710年,洛汗国王狄奥亲自率兵前去探查黑蛮地人劫掠的情况,意在查明这些强盗自何处而来。他在艾森加德附近击败了一群黑蛮地人,以为自己已帮助洛汗全境解除了敌人的威胁。然而,直到他向艾森加德派去使者却被拒之门外之后,狄奥王才惊愕地发觉艾森加德已落入敌人之手。

在这期间,两支民族不可避免地部分融合了。据称,阿多恩河两岸地区的领主,黑发的弗雷卡就具有相当一部分的黑蛮地人血统[16]。在他本人被海尔姆王亲自杀死,子嗣被赶出国境,被迫流亡之后,其子伍尔夫联合受索隆挑唆入侵刚铎海盗,与自己在黑蛮地居住的亲族一同进攻洛汗。伍尔夫的主力自艾森加德南下,而海盗也从莱夫努伊河艾森河口登陆,同他们会合。这支叛军的军力太过强盛,洛汗损失惨重,节节败退,很快,首都埃多拉斯也沦陷了。而刚铎受海盗攻击,无暇东援[16]。但最终,经历了漫长冬季,折损严重的黑蛮地叛军还是被海尔姆的外甥弗雷亚拉夫率领的精兵击败了。在刚铎的帮助下,黑蛮地人很快被完全击溃,只得向洛汗投降。经此一役,艾森加德又重新回到了洛汗手中,洛希尔人对西伏尔德北部的控制力也得到了加强[14]

之后,许多黑蛮地人仍然在艾森河和阿多恩河之间的洛汗西部边界滞留,直到伏尔克威奈王最终收复了边境,完全把这些敌对的异族人赶出了国境[16]。但是,西部边境一带的大部分居民依然有黑蛮地人的血统。这些混血者虽然名义上效忠国王,但忠诚度很低[14]。因此多年之后,当萨茹曼堕入邪恶、侵略洛汗时,此地的居民多半都投靠了萨茹曼的军队。

魔戒大战期间,萨茹曼通过煽动黑蛮地人对洛汗的世仇,将许多黑蛮地人招募进了自己进攻洛汗的军队。他甚至还将一些黑蛮地人和奥克混血,制造出了半奥克杂种人。据说,在斜眼的南方人就是这些可憎的混血者中的一员。

在两次艾森河渡口之战以及号角堡之战中,黑蛮地人都是萨茹曼大军的重要部分,战斗起来非常凶狠.这既是因为两族间的世仇,也是因为萨茹曼欺骗他们称洛希尔人会把俘虏活活烧死。号角堡之战结束后,许多黑蛮地人向洛汗投降。他们被派去清理战场、修缮工事,并被要求承诺再也不武装渡过艾森河渡口,然后就能自由返回黑蛮地。来自敌人的宽恕令黑蛮地人惊愕,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己受了萨茹曼的欺骗。

第四纪元

魔戒大战后,黑蛮地人向刚铎的埃莱萨王派遣了使节。同时在伊奥梅尔王的统治下,黑蛮地人与洛希尔人之间的仇恨也有希望从此结束,两支民族的相对和平得以实现[16]

名称词源

在人类学、考古学和语言学中,前缀“Pre-”用于表示在一支占统治地位的较为高级的民族或语言到来或出现之前的原始状态,前努门诺尔人正是努门诺尔文化与杜内丹人民族在中洲最终占据统治地位之前的较为落后的人类民族。可参考科学术语“前凯尔特”(Pre-Celtic)、“前日耳曼”(Pre-Germanic)、“前希腊”(Pre-Greek)与“前印欧”(Pre-Indo-European)。

引用与注释

本词条部分内容来自 Tolkien GatewayPre-Númenóreans 词条。本维基基于 GNU 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 分享其内容。
5.0
3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