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ahido - Gondorian.jpg
刚铎人
Gondorians
分类 人类
居住地 刚铎王国
语言 西部语
辛达语
昆雅语
身高 平均两兰加(约1.93米)
肤色 多为白色
发色 多为深黑色
阵营索隆为敌
寿命 起初远超普通人类,后渐缩短为100岁左右
成员刚铎人列表
配图:© Fantasy Flight Games

刚铎人Gondorians),是生活在中洲大陆西部地区的刚铎王国境内的居民。如果追根溯源,刚铎人的祖先是失落的努门诺尔王国杜内丹人流亡者,所以他们还有一个称谓叫做南方的杜内丹人;不过,因为他们在中洲的西部定居已逾三千多年,刚铎人和中洲原住民的血脉早就产生了融合,其中尤其受北方人类的影响最深。

刚铎人创造了中洲大陆上目前已知的最先进的文明之一,在四位船王统治的黄金时代,刚铎王国无论是在经济、军事还是在文化方面都占有统治地位。尽管三场灾难性的事件导致了刚铎的衰落,但直至第三纪元末期,刚铎人依然是一道守护西方地区的可靠屏障,并且在魔戒大战中饰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外貌与特征

刚铎人普遍拥有白皙的肤色、深暗的毛发和偏于灰色的眼睛。他们的身高格外显眼,努门诺尔血统纯正的刚铎人,其身高平均可以达到两兰加左右,约合一点九三米,不过这个身高在后世有变矮的趋势。混血的刚铎人通常身材较矮,肤色也更黑一些,这一类居民主要生活在刚铎王国的莱本宁洛斯阿尔那赫采邑。贝尔法拉斯采邑的刚铎臣民则拥有像大海一样的灰蓝色的眼睛。[1][2]

和其他的人类民族相比,刚铎人最突出的特征是他们惊人的长寿,王室家族往往可以活到两百岁以上,甚至接近三百岁;普通的贵族家庭也能够享有百年寿数。不过,由于失去了诸神的恩赐,刚铎人的寿命在中洲越来越短,刚铎王室血脉断绝后,这个衰减的过程变得更加迅速。对比之下,北方的杜内丹人身为刚铎人的同胞,虽然国家覆灭、民族衰微,但因为血统纯正的缘故,仍能活到普通人两倍的寿命。[3]

历史

刚铎人起源于孤悬海外、拥有高度发达文明的岛国努门诺尔王国,后者在国势如日中天的全盛时期,却因为亵渎神灵而被末日浩劫完全毁灭,只有王室贵族埃兰迪尔伊熙尔杜阿纳瑞安率领九艘舰船幸免于难。历经了风暴摧残之后,伊熙尔杜与阿纳瑞安两兄弟带领船队在安都因大河的下游流域建立了一座流亡者的王国:刚铎,它的臣民主要是努门诺尔王国的幸存者、当地的努门诺尔人殖民者及其后裔和中洲的原住民,这些人构成了日后那支被称作刚铎人的民族的基础。[4]

刚在中洲站稳脚跟的刚铎人随即参加了对抗黑暗魔君索隆的一系列战役,并在精灵阿尔诺王国的助力下,获得了最后联盟大战的胜利。当魔多的黑暗力量被铲除之后,刚铎人将目光转向了南方的大海与酷热的沙漠,在四位船王执掌刚铎王权时,刚铎王国不断地向更远的南方和东方扩张自己的版图,他们的征服战争捷报频传,哈拉德地区诸国纷纷向刚铎人屈服。第四代船王哈尔门达奇尔二世在位期间,刚铎人的权威达到巅峰,没有任何敌人胆敢向他们提出挑战,刚铎国王受到说各种语言的人们的敬畏。[3]

然而,正如中洲大陆的万事万物一样,衰颓的迹象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刚铎人中间出现了,三场灾难性的事件使刚铎王国大伤元气。第一场灾难是叫作亲族争斗的十年内战,由于生活经历使然,刚铎国王维拉卡对被视为野蛮人的北方人类青眼有加,他的继承人埃尔达卡竟然是刚铎人与北方人类的混血,此事激起了国内民众的怨愤。埃尔达卡刚刚继承王位,内战就在海军统帅卡斯塔米尔的领导下爆发,尽管国王最终在北方人的援助下击败了篡位者,但战火已经酿成了无法挽救的损失,许多贵族家族在内斗中绝嗣,大港与战略要地乌姆巴尔被叛军割据,迟迟未能收复。内战结束后,大批北方人类因为战功而被刚铎接纳,广泛的异族通婚削弱了刚铎人的智慧和力量。[3]

第二场灾难是从东方传播而来的黑死瘟疫,这场史无前例的疫灾使刚铎的人口锐减,就连国王及其子女也无一幸免,首都欧斯吉利亚斯变成了一座死城。更糟糕的是,人数不足的刚铎人无法继续维持对魔多边境的警惕监视,黑暗势力趁此机会潜回了这片暗影之地,秘密筹备着东山再起,而刚铎人对此却束手无策。第三场灾难则是东方野蛮民族战车民的大举进攻,虽然刚铎人勉强赢得了胜利,但他们的国力也被百年间的鏖战损耗殆尽。刚铎王国的末代国王埃雅努尔是一位脾气暴躁的莽夫,他提出要跟索隆麾下的大将安格玛巫王进行一对一的决斗,结果被敌人活捉折磨,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3]

王族血脉断绝的刚铎人只能接受摄政宰相的统治,刚铎王国的范围不断缩小,但依然顽强地抵抗着魔多的进攻,他们背后的安都因河以西的土地因此得到了保护,免受战乱毁坏。在奇瑞安宰相的摄政时期,刚铎人和自己曾经轻视的北方人类的一支洛希尔人结成联盟,他们以土地作为代价,换取了后者在战争中的多次援助。第三纪元末期,黑暗魔君索隆再度将战火燃向刚铎,这场史称魔戒大战的战争看似会以刚铎人的亡国灭族作为结局,但在各路英雄的誓死奋战下,它竟然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全胜,魔多霸权彻底覆灭,索隆也被永远地剥夺了力量。大战结束后,埃兰迪尔的直系后裔阿拉贡登上了空置已久的刚铎王座,刚铎人从一千多年的衰落中重新崛起,再度迎来了复兴的全新纪元。[3]

语言

详情请阅读:西部语

西部语起源于努门诺尔王国忠王派成员所使用的阿督耐克语,由于努门诺尔人在中洲频繁的殖民活动,这种语言尤其在中洲大陆的西部海岸地区广泛传播,形成了一种各民族都多少能够理解运用的通用语。当伊熙尔杜与阿纳瑞安带领流亡者抵达日后被称为刚铎的那片地区时,他们发现此地的居民已经被努门诺尔殖民者同化了:因此,这些在人数上处于劣势的幸存者们不得不采纳了当地住民使用的西部语,尽管身为与忠王派针锋相对的忠贞派的成员,他们对阿督耐克语抱有政治上的反感,更倾向于使用辛达语[5]

不过,辛达语还是在刚铎人之中保留了下来,它不是平民使用的日常语言,而是国王、贵族乃至所有拥有一定努门诺尔血脉的人们偏爱的语言;西部语也从辛达语中汲取了一些要素,变得更加丰富。此外,重要的人名和地名也依旧采用辛达语命名,有时甚至使用更加高贵的昆雅语(例如历代刚铎国王的尊号)。刚铎人操持的辛达语叫作刚铎辛达语,它在发音上跟纯正的辛达语有微妙的差异。[6]

习俗

  • 刚铎的贵族习惯于很迟才结婚,而且子女生育得也不多。历史上有数位刚铎国王得享天年,却没有后裔。[3]
  • 在进餐之前,刚铎人会转身面向西方,默立片刻,以此表达对故国努门诺尔的敬意。[7]
  • 刚铎王国的宗教信仰没有明确记载,但维拉一如的名号时常会被提及,前者出现在感叹或祈愿时,后者则只见于严肃正式的誓约中,例如两国缔结盟约的时候。[8][9]
  • 在刚铎,人们会给死者修建如同房屋的石制陵墓,尸体的防腐技术亦十分高超,这种习俗迥异于北方的杜内丹人,后者偏爱于堆筑坟丘。
  • 每年的九月二十二日是刚铎人的科玛瑞节,它是为了庆祝持戒人弗罗多摧毁至尊魔戒而设置的。[10]
  • 王权在刚铎人的心目中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虽然执政宰相长期以来执掌着王国的实权,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僭越国王的礼制。[7]
  • 刚铎的传统文化把各族人类划分三六九等:来自西方的努门诺尔人后裔属于高等人类,源自伊甸人三大家族的人类属于中等人类,黑暗人类则侍奉邪恶力量,与刚铎为敌。[7]

语录

正是靠着我们的英勇,东边的蛮人才仍被压制,魔古尔的恐怖也不得前进;也正是靠着我们的英勇,位于我们这道守护西方的屏障背后的大地才能保有和平和自由。[11]


我们米那斯提力斯人经过长年累月的考验,始终坚定不渝。我们并不渴望巫师大人的力量,只想拥有能力保卫自己,有能力从事正当的大业。[12]


因为大敌正在不断强大,我们却在逐步衰弱。我们是一支日渐衰微的民族,如同没有春天的秋天。[7]


国王们建造比活人的屋宇还要豪华的陵墓,重视家谱卷轴上那些古老的名字胜过自己儿子的名字。断了后裔的王公贵族坐在年深日久的殿堂中,斟酌沉思着家徽纹章;憔悴枯槁的人在秘密的内室里提炼强效的不老药,或在寒冷的高塔上占卜星象。[7]


我们有此荣幸:黑暗魔君的憎恨我们向来首当其冲,因为他的憎恨源自时间的深处,越过大海的深渊而来。[2]


来源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