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bar.jpg
乌姆巴尔
Umbar
地理
类型 城市/港口
地理位置 中洲的南方,哈拉德地区以西
国家/地区 努门诺尔王国
刚铎王国
刚铎与阿尔诺联合王国
住民 黑努门诺尔人
刚铎人
哈拉德人
乌姆巴尔海盗
描述 庞大的天然海港,其中建有要塞和港口
配图:《中洲角色扮演游戏》的“乌姆巴尔”补充包封面

乌姆巴尔Umbar)是位于刚铎南部的一个大港。它在历史上曾经数度易手,长期脱离刚铎控制,直到埃莱萨王的时代才被刚铎王国彻底收复。

地理描述

乌姆巴尔位于贝尔法拉斯湾南部、安都因河入海口以南,其东面是辽阔的哈拉德地区,南边则是不为人知的远哈拉德。乌姆巴尔本身是一座庞大的峡湾,南北两侧均被陆地包围,只在西侧有一处狭窄的出口:这种地形能够很好地阻挡风浪,因此是天然的良港。

根据地图(《中洲总图》)和原著描述推断,“乌姆巴尔”一名似乎不仅指代海湾,同时也包括了海湾周边的一部分陆地地区,一定情况下还指统治这一地区的政治实体;而“乌姆巴尔港口”则特指乌姆巴尔的港湾部分。不过在平时的使用中,这两个地名一般不作严格区分。峡湾的最东端坐落着“海盗之城”。

历史

努门诺尔统治时期

约从第二纪元1800年起,努门诺尔人开始在中洲的沿海地区建立永久性的居所,确立自己在中洲大地的统治权。他们可能正是在这段时期发现了乌姆巴尔,意识到它作为港口的优越性、移居于此。不过,鉴于“乌姆巴尔”这个名称并非努门诺尔人所起,而是某种含义不明的土著语言,所以乌姆巴尔早前显然还有其他民族居住,但我们对他们的情况一无所知。

第三纪元2251年(努门诺尔第十四代国王塔尔-安卡理蒙于该年登基),努门诺尔人开始分裂成拥护国王、反叛诸神的忠王派和笃信诸神的忠贞派,乌姆巴尔的绝大多数居民都归属于忠王派。忠王派热衷权势和财富,乌姆巴尔是他们在中洲聚敛、运输财货的许多港口之一。

第二纪元2280年,为了应对逐渐崛起的索隆的威胁,努门诺尔人将原本只是贸易港口的乌姆巴尔,兴建成了庞大的要塞。此举被证明行之有效:当索隆开始进攻努门诺尔人位于沿海的城镇时,他唯独无法攻陷坚固的乌姆巴尔。第二纪元3261年,向索隆发起反攻的阿尔-法拉宗也选择率领努门诺尔大军在乌姆巴尔登陆。这支军队声威极盛,甚至索隆本人也不得不俯首称臣,被俘虏回努门诺尔。因为这场大捷,乌姆巴尔成为了杜内丹人民族自豪感的象征。

然而,索隆凭借着蛊惑人心的能力,不仅很快逃出囚禁,还将努门诺尔人的心灵诱向黑暗。忠王派堕落成为索隆的帮凶,服从他的意志,向他讨教邪恶的学识。这些人被称为“黑努门诺尔人”,他们在中洲烧杀抢掠,乌姆巴尔无疑是他们实施罪行的重要基地。

第二纪元3319年,堕落至极的努门诺尔王国遭受神罚、沉入大海,但远居大陆的乌姆巴尔则安然无恙,仍旧处在黑努门诺尔人的掌控中。索隆返回中洲时,黑努门诺尔人立刻投靠到索隆麾下,参与了最后联盟大战:但是他们战败了,索隆落荒而逃,乌姆巴尔的实力也遭受重创。

第三纪元初期,随着刚铎王国威势的不断增长,乌姆巴尔只能承认刚铎的统治权,并且可能和刚铎进行了一次政治联姻(刚铎国王塔栏农的妻子贝如希尔是一位黑努门诺尔人,但不确定是否来自乌姆巴尔)。但这远不足以抵挡刚铎的扩张野心:第三纪元933年,刚铎国王埃雅尼尔一世海陆并进,攻陷了乌姆巴尔,当地的黑努门诺尔人贵族被迫流亡。尽管他们联合哈拉德人试图反攻(第三纪元1015年),并围困乌姆巴尔长达三十五年,但是因为刚铎控制了海路、不断输送援军,所以乌姆巴尔一直没有陷落。第三纪元1050年哈尔门达奇尔一世彻底击溃围城敌军,乌姆巴尔就此并入刚铎,而黑努门诺尔人日益衰落、成为历史。

刚铎统治时期

摧毁黑努门诺尔人政权之后,刚铎统治了乌姆巴尔接近四百年(第三纪元1050年 - 1448年)。乌姆巴尔对刚铎来说十分重要:它是强大的要塞和良港;它毗邻哈拉德地区,有利于加强对哈拉德诸国的控制;它还是阿尔-法拉宗登陆的地方,是杜内丹人民族自豪感的象征。为了纪念那场登陆,刚铎人在海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丘上立了一根白色巨柱,作为纪念碑。碑顶设有一颗闪耀的水晶球,天气晴朗时,人们即使在刚铎的海岸或是西边的远海上,都能看见它。

第三纪元1432年 - 1447年亲族争斗中,乌姆巴尔和佩拉基尔港都支持叛军首领“篡位者”卡斯塔米尔卡斯塔米尔兵败身死之后,他的儿子们率领舰队逃到乌姆巴尔建立起据点,而国王埃尔达卡因为没有海军,所以无法追击。卡斯塔米尔的儿子把乌姆巴尔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王国和所有刚铎国王之敌的避难所,从此与刚铎争斗不休。

海盗统治时期

盘踞乌姆巴尔的卡斯塔米尔叛军,被刚铎人称为“乌姆巴尔的海盗”,因为他们一有机会就袭击刚铎的航船、劫掠刚铎的沿海地区,成为刚铎的心腹大患。除此之外,海盗还肆虐南刚铎地区,南刚铎变成了海盗和刚铎诸王之间的争议地带,逐渐荒废。

乌姆巴尔海盗的构成比较复杂。最初的海盗是卡斯塔米尔麾下的叛军,他们显然都是血统比较纯粹的杜内丹人;但是在来到乌姆巴尔之后,由于和哈拉德人的通婚,大部分人在三代以后就几乎全部丧失了自己的杜内丹人血统,只有海盗们的首领(卡斯塔米尔的后裔们)除外。另一方面,不断有刚铎王室成员逃到乌姆巴尔,加入海盗的队伍:因为在亲族争斗之后,刚铎诸王对近亲变得警惕又嫉妒,所以许多遭受无端怀疑的人都选择逃往乌姆巴尔。

第三纪元1540年,乌姆巴尔海盗串通彼时还是刚铎附属国的哈拉德诸国,发动了一场针对刚铎的叛乱,刚铎第二十三代国王阿勒达米尔战死沙场。叛乱持续了十一年,直到哈尔门达奇尔二世将其平定(第三纪元1551年)。

第三纪元1634年时,乌姆巴尔由安加麦提桑加杭多统治,他们是卡斯塔米尔的曾孙。经由间谍,安加麦提桑加杭多了解到刚铎国王米纳迪尔正待在佩拉基尔港,国王认为乌姆巴尔和哈拉德已经被自己的父亲(哈尔门达奇尔二世)镇压,因此毫无防备。于是两位海盗沿安都因河而上发动突袭,杀死了国王,劫掠了佩拉基尔和刚铎沿海地区,最后满载而逃。

米纳迪尔王之子泰伦纳登基之后,立刻开始筹备舰队,准备攻取乌姆巴尔。可惜,他在第三纪元1636年大瘟疫中病死,壮志未酬。大瘟疫严重损耗了刚铎的元气,使其一时无暇顾及乌姆巴尔海盗:但米纳迪尔王的血仇并没有被人遗忘。第三纪元1810年,刚铎国王泰路梅赫塔突袭攻占了乌姆巴尔,卡斯塔米尔在后裔在这场战斗中死绝,乌姆巴尔的港口和要塞也被摧毁。因为这次胜利,泰路梅赫塔将“乌姆巴达奇尔”这个头衔添加到自己的名号中,乌姆巴尔此后再度由刚铎统治了一段时期。

但是,在第三纪元1851年 - 1944年战车民之战中,国力凋敝的刚铎又一次失去了乌姆巴尔,海港落入哈拉德人之手。哈拉德人延续了卡斯塔米尔叛军的海盗传统,继续袭击、劫掠刚铎。第三纪元2460年警戒和平结束、索隆重返多古尔都,刚铎不久便遭受了奥克乌姆巴尔海盗的进攻。第三纪元2758年,海盗派出三支准备许久的庞大舰队,大举进攻刚铎的沿海地区;他们还在艾森河河口登陆,与当地的黑蛮地人叛军联合,试图推翻刚铎的盟国洛汗,但是最终落败。

第三纪元2951年索隆重新崛起,公开现身,他的爪牙很快就掌控了乌姆巴尔,并且推倒了纪念阿尔-法拉宗登陆、也标志着索隆耻辱的白柱纪念碑。乌姆巴尔对于索隆来说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它可以对刚铎的南方领地造成致命威胁:而刚铎将领梭隆吉尔也认识到了这一点。第三纪元2980年,他向宰相埃克塞理安二世请缨出击,率领一支小型舰队,乘夜突袭乌姆巴尔,烧掉了海盗的一大批船只,还亲自打倒了港口统帅。乌姆巴尔海盗的威胁因此大大减小了。

第三纪元3019年佩兰诺平野之战中,乌姆巴尔海盗为索隆提供船只、运输军队。不过,他们的舰队被阿拉贡召唤的亡者大军夺取,非但没有给索隆提供助力,反而被用来运送刚铎援军,成为刚铎取胜佩兰诺平野之战的关键。索隆败亡、巴拉督尔覆灭之后,阿拉贡(“埃莱萨王”)彻底征服了乌姆巴尔,脱离刚铎管辖一千五百余年的乌姆巴尔终于回归。

名称释义

“乌姆巴尔”这一名称来源于某种人类语言,其含义并不清楚。它和昆雅语词汇“乌姆巴尔”(意为“命运”)没有任何关系。

扩展阅读

《第三个流亡王国,兼论最后一位黑努门诺尔人》,安德烈亚斯·默恩著

引用与注释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