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堪称历史悠久,早在《魔戒》出版之后不久,就有人如此发问。对此,托尔金在《托尔金书信集》的第154封信件里给出了专门的解释。解释虽然稍长,但值得全文引述。

“有些评论家觉得整个故事情节颇为头脑简单,无非是一场正邪大战,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 这些读者读得很匆忙,他们手头没有完整的作品,而且他们当然没有读过我创作却未曾出版的精灵族历史——所以他们的看法是可以谅解的(可是他们不应该忽视波洛米尔这个角色)。然而,精灵并非是全然善良正义的。他们曾经和索隆交往甚密;而且,不管有没有索隆的帮助,他们都已经沦为了“防腐师”的角色。他们妄求鱼与熊掌二者可以得兼:既想生活在凡世的中洲,因为他们已经爱上了这片土地(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彼地可以享有高人一等的地位),又不想承受凡世的时光流转,于是竭力阻止中洲的历史变迁、阻止它的发展、想让它停滞为自己能在其中潜心艺术的乐园,却不顾中洲的大部分土地是一片荒芜。他们最终被悲伤和恋旧之情压垮了。刚铎的人类和这些精灵也颇为相似:他们是一个日渐衰败的民族,唯一崇奉的圣地乃是坟冢。然而,这毕竟是一个有关战争的故事(至少战争是故事的主题和背景),在战争中没必要抱怨“人们站在同一方对抗另一方”。甚至连这一点我也没有过分简单化:我创作了萨茹曼、德内梭尔和波洛米尔这样的角色,就连奥克之间也有背叛和内讧。”
—— 《托尔金书信集》,信件154号

诚如托尔金所言,他笔下的不同种族有着丰富的民族性,从来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精灵高贵却保守,人类进取而短视,矮人坚毅但贪婪……他创作的角色亦是真实多面:波洛米尔德内梭尔萨茹曼格里马费艾诺……无不有自己的人性挣扎。更不必说《精灵宝钻》中记载的远古历史,展示了精灵和人类的一次又一次堕落。

然而,为什么托尔金的作品却被经常戴上“脸谱化”的帽子呢?究其原因,大概有三点。

  • 其一,正如托尔金指出的,这是《魔戒》等作品的主要情节使然。在描述战争的作品中,两营对垒、敌我分明是必然存在的情节,这就使人产生了“脸谱化”的错觉。
  • 其二,这是托尔金的创作手法使然。在各类意识流描写泛滥的二十世纪,托尔金却选取了近乎白描的行文风格。这种文风适合英雄史诗般的情节,但也疏于对人物情感的刻画。阿拉贡的个性也许和詹姆·兰尼斯特一样复杂,但是我们绝少读到阿拉贡的内心独白,他的性格心理仅仅能从言辞和举止推知一二。白描和浓墨重彩,这两种手法并无高下,但后者在刻画复杂人物时无疑更加讨巧。
  • 其三,这也是中洲神话的主题使然。和《冰与火之歌》这类着眼于人的斗争的作品不同,中洲神话着眼于神的斗争人的斗争为塑造人物服务,而神的斗争更具抽象色彩,更为表达思想服务。中洲世界是存在抽象的光明与黑暗之争的,在这种情况下,强行要求“去脸谱化”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脸谱”就是抽象,完全失去了“脸谱化”,也就弱化了作者想要通过正邪斗争表达的思想,中洲神话也就部分的失去了它深刻的哲学意蕴。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太棒了QAQ
9个月
avatar
SerGawen
0
涨姿势!
10个月
avatar
东篱
0
wow点赞!
1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