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Nasmith - Eärendil and the Battle of Eagles and Dragons.jpg
愤怒之战
War of Wrath
精灵宝钻争夺战的一部分
时间 第一纪元545年 - 587年
地点 贝烈瑞安德
结果 维拉的大军胜利
贝烈瑞安德绝大部分沉入海洋
魔苟斯被掷入空虚之境
战斗双方
魔苟斯的爪牙,包括炎魔奥克及为数众多的 维拉的大军,包括诺多族凡雅族精灵
迈雅埃昂威伊甸人三大家族的剩余成员
指挥官
魔苟斯 埃昂威
菲纳芬
战力
“不可计数” 未知,应为数极众
人员伤亡
基本全军覆没 未知,应伤亡惨重
配图:by Ted Nasmith

愤怒之战War of Wrath),又称大决战the Great Battle),是发生在第一纪元末期对抗魔苟斯的战争,魔苟斯在此战中被彻底击败,后被维拉掷入空虚之境。愤怒之战是发生在贝烈瑞安德的最后一场大战,也是中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


魔苟斯座下的力量倾巢而出,其势惊人难以形容,连安法乌格砾斯都无法容下,北方全境都卷入了战火。
—— 《精灵宝钻》,精灵宝钻征战史-第二十四章,埃雅仁迪尔的远航与愤怒之战


战争过程

战争源起

第一纪元开始五百年后,魔苟斯几乎控制了整个中洲,诺多族的反抗以失败告终。精灵与人类被魔苟斯俘获,被迫在安格班为奴。

刚多林陷落之时,城中有影响力的诺多精灵几乎全部殒命,但有一小部分幸存者在乌欧牟的保护下定居在西瑞安河口图奥伊缀尔之子埃雅仁迪尔就在其中。他迎娶了迪奥宁洛丝之女埃尔汶,成为了西瑞安河口的领袖。在奇尔丹的帮助下,他们建造了一艘大船汶基洛特。埃雅仁迪尔不时驾驶着它出海,希望能找到维林诺,恳求维拉的帮助。

序幕

在埃雅仁迪尔的一次归途中,费艾诺众子向埃尔汶索要精灵宝钻,未果后发动了第三次亲族残杀。埃尔汶胸佩精灵宝钻跳入海中,而乌欧牟将她托出波涛,使她化为一只白色大鸟,飞过大海去寻找埃雅仁迪尔。见中洲已然无望的埃雅仁迪尔与妻子及船上的三名人类同伴再次调头,航向维林诺,埃尔汶保有的那颗精灵宝钻系在他额上。靠着精灵宝钻的力量,他穿过了迷咒群岛,成为第一个踏足维林诺的人类血脉。他被带到维拉的面前。在那里,他阐明两支亲族交付的使命。他为诺多族恳求宽恕,为他们深重的悲伤请求怜悯,祈求众神垂怜人类与精灵,在危急时刻向他们伸出援手。他的祈求获得了应允。[1]

于是,维拉的大军开始备战,他们中有许多迈雅,更有无数凡雅族和从未离开阿门洲的诺多族。泰勒瑞族精灵虽因之前的亲族残杀并未参加作战,但他们听取了埃尔汶的进言,准备了足够多的水手驾船送维拉的大军渡海前往东方。[1]

大决战

第一纪元545年,维林诺的大军在贝烈瑞安德登陆。维拉大军军容壮盛,足迹所至,群山轰鸣;魔苟斯座下的力量倾巢而出,其势惊人,难以衡量。北方全境都卷入了战火。[1]

最终,魔苟斯的力量被击败了:炎魔被消灭了,只有寥寥几只逃之夭夭,藏入大地根基里深不可及的洞穴中;无数的奥克军团要么像遇到大火的稻草般灰飞烟灭,要么像枯叶遇到狂风被扫荡一空。三支身为精灵之友的人类先祖家族,虽然余者不多,仍为维拉一方作战。但另外有一大批人类的子孙加入了大敌的阵营,也因此招致了精灵的蔑视。当战争进行到最后一年的时候,魔苟斯临近失败,于是他向对手发动了最后一波早已备好的拼死攻击,从安格班的地穴中飞出了此前从未现身的有翼恶龙。那支恐怖大军的猛攻极为突然,破坏极大,以至于维拉的大军也被驱退,损失惨重。因这些恶龙扑来时挟着雷霆、霹雳,以及火焰的风暴。恶龙大军中最强大的一条是“黑龙”安卡拉刚,它也是阿尔达历史上最庞大也最有力的恶龙。凭借这些恶龙的力量,魔苟斯击退了西方大军,将他们往海岸上驱赶。[1]

当情况转而变得对维拉危急的时候,周身闪耀着白焰的埃雅仁迪尔来了,围绕着汶基洛特聚集了穹苍中所有的大鸟,梭隆多是它们的统帅。天空中展开激战,持续了一整日,继而又是状况不明的一整夜。破晓之前,埃雅仁迪尔杀了安卡拉刚,将他自高空中抛下。他跌落在桑戈洛锥姆的群峰上,山峰随着他的灭亡一同崩毁。安卡拉刚死后,维拉大军士气高涨,重新夺回了失去的土地。魔苟斯的绝大多数力量被摧毁,幸存者被驱赶到了大地的最深处。不久魔苟斯的力量就被彻底摧毁,仅余安格班一处作为他最后的堡垒。[1]

此时,魔苟斯的力量已极度衰弱,他逃向安格班地穴的最深处,乞求和解与宽宥。但他的双脚被砍中,他被面朝下掼倒在地,随后被捆上从前戴过的铁链安盖诺尔。他的铁王冠被打成项圈扣住脖颈,他的头被摁垂到膝头。魔苟斯还霸占着的两颗精灵宝钻被取下了王冠,它们在晴空下闪烁着纯洁无暇的光辉。埃昂威取过宝钻,对其严密看守。[1]

最后,魔苟斯被维拉从黑夜之门推出世界的边墙,落入了永恒的虚空之境。那些边墙上永远设有警戒,埃雅仁迪尔把守着天空的壁垒。[1]

后续结果

北方安格班的势力就这样覆灭,邪恶王国被扫荡净尽。大批奴隶走出了地底深处的囚牢,但他们见到的是一个面目全非的世界。因为敌对双方的怒火猛烈至极,世界西部的北方地区支离破碎,海水咆哮着涌入诸多裂罅,到处是混乱与巨响。河流不是断绝消失,就是改道而行,山丘被踏平,谷地却隆起,西瑞安河也不复存在。而埃瑞德路因山脉以西的绝大多数土地,包括埃瑞德路因山脉的一部分,都成了废墟,不久后沉入波涛之中。[1]

于是,埃昂威身为大君王的传令官,召唤贝烈瑞安德的精灵离开中洲。绝大多数的诺多族和辛达族都听从了,但也有少数选择继续向东前进,例如加拉德瑞尔吉尔-加拉德迈兹洛斯玛格洛尔送信给埃昂威,希望他将两颗宝钻还给他们。但埃昂威答复,费艾诺众子如今已丧失了过去所拥有的对父亲杰作的所有权,他们因誓言而盲目,行了许多残酷无情之事。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乘夜潜入埃昂威的营地,偷走了那两颗宝钻。然而宝钻烧灼了他们的手,疼痛令他们无法忍受。于是,迈兹洛斯怀着痛苦与绝望,投入一到充满熊熊火焰的裂罅,就这样失去。玛格洛尔将宝钻抛入大海,从此永世徘徊在海边,怀着痛苦与懊悔在波涛旁吟唱。就这样,三颗精灵宝钻找到了长久的归宿:一颗在穹苍高天之上,一颗在汪洋深水之底,还有一颗在世界核心的火焰之中。[1]

伊甸三族,因帮助维拉作战而获得赏赐:在一片新的土地上安居。一块陆地自维林诺与中洲之间升起,它被维拉称做“赠礼之地”安多尔,但伊甸人将其取名为“星引之地”埃兰娜,又称其为“西方之地”努门诺尔[2]帮助魔苟斯的人则逃往东方。[3]

当埃瑞德路因山脉破碎后,矮人城邦诺格罗德贝烈戈斯特也化为废墟,矮人们纷纷逃离。[4]

魔苟斯剩余的仆从向东逃去。索隆作为魔苟斯的前副官,请求维拉的宽恕。埃昂威并无裁决功能,便要求索隆前往维林诺接受判决;索隆害怕维拉的判决,隐藏在中洲未走,并重新堕入黑暗。[3]

至于魔苟斯本人,他被维拉从黑夜之门推出世界的边墙,落入了永恒的空虚之境。那些边墙上永远设有警戒,埃雅仁迪尔把守着天空的壁垒。

然而,强大又邪恶的米尔寇,魔苟斯·包格力尔,恐怖与憎恨的大能者,他在精灵和人类的心中播下的谎言,是一颗永远不会死亡又无法毁灭的种子。直到世界的终结,它都不时重新发芽,并会结出黑暗的果实。


引用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