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为,一位老学究以对古代语言文学的热爱为源起给自己创造的世界,一个属于抽着烟斗埋身族谱和译本、哼着奇异精灵音律、念叨古老河流和城市的诸多名号的老霍比特人的世界,在译介上不追求通俗化和流行化是一种罪过。

好的作品自然会吸引对的读者,托老的写作不是为了向任何人事妥协,他的精神世界只对真正了解和热爱他笔下世界的人敞开,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感动托老的感动,醉心托老的醉心。Laurelindórenan lindelorendor malinornélion ornemalin. [1]原本就是一个自得其乐的安静世界,所有歌谣和传说也并非为了迎合读者而作,托老想写的内容只出自私人的热情和志趣,而宣传推广或馈飨大众是显然不在其中的。如果这就是曲高和寡,我倒希望世上多些这样纯粹的小说。

引用

avatar
Leopold Break
北京语言大学大一生。

Leopold Break的更多文章

且看托老如何鬼畜 To Isengard
  5     2
5.0
5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摸摸头(´•ω•`๑)

4个月